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心理学→ 陆温暖薄凛

陆温暖薄凛

作者:游仙子 主角:陆温暖薄凛  来源:中文书城

连载免费

陆温暖在薄家当奶妈,遇着主人的薄凛。 只因他儿子喜欢她,他便娶了她,可他怎么天天爬她床? 第一年,他说:“我不想看你的脸,转过身。” 第二年,他说:“按照契约,你无权拒绝我的要求。” 第三年,……...

5万字 更新:2021/02/26

在线阅读

举报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本站在此提供陆温暖薄凛全文完整阅读,主角陆温暖薄凛无删减在线阅读,这是一部作者游仙子最新著作的小说,主要主角是陆温暖薄凛,剧情精彩不容错过。 陆温暖在薄家当奶妈,遇着主人的薄凛。 只因他儿子喜欢她,他便娶了她,可他怎么天天爬她床? 第一年,他说:“我不想看你的脸,转过身。” 第二年,他说:“按照契约,你无权拒绝我的要求。” 第三年,……

免费阅读

黑色商务车在朦胧的春雨里缓缓地往前行驶,车内飘荡着舒伯特的《小夜曲》,优美舒缓的旋律,让人陶醉。

车后座的陆温暖局促不安地蜷缩起来,手里紧紧地攥着正红色的结婚证。

她仍不太敢相信,自己居然嫁给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男人,并且在登记结婚时,她才得知他叫薄凛。

薄凛被南山人称为阎罗王,近几年,他大肆收购各行各业,逼得很多人家破人亡,而他牢牢地掌控着南山人的衣食住行。

人们痛恨他,将他描述成面目狰狞,身体残疾的老头子。

可他不仅很年轻,还有鬼斧神工的俊美容颜。

那双剑眉下镶嵌着深邃又高深莫测的冰眸子,鼻子刀削般笔直,性感的薄唇渲染着诱人的玫瑰色。

忽然,薄凛侧过脸,冷睨着正在偷看的她,散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孤傲气息。

陆温暖被他看得得心慌,可她想到女儿的医药费,便硬着头皮开口:“薄先生,我的侄女急需要三十万动手术。”

当初陆温暖未婚生育,为了给女儿上户口,就过继给无法生育的嫂子,于是她的亲生女儿就成了侄女。

薄凛面无表情地合上笔记本,从钱包里拿出一张黑卡,公事公办道:

“按照结婚协议,你每个月可以领取一百万的零用钱,随你支配。每满一年,就能再提高五十万。”

一百万?

这也太多了吧!

陆温暖愣了下,然后忐忑不安地接过黑卡:“谢谢薄先生。”

薄凛微眯着眼,狭长的眼线扫向她:“为了不引起麻烦,日后在外人面前最好称呼我的名字。”

那目光太过犀利,似能把她从里到外都看穿了。

陆温暖低下头避开锋芒,识趣地问道:“私底下,我还是称呼您为薄先生对吗?”

薄凛满意地点下头,再抬手看着黑曜石机械腕表叮嘱:“我要出差半个月,家里的事就交给你。”

“嗯!”

陆温暖恭顺地应道,在心里却是欣喜不已的。

一时间,她无法接受自己结婚的事实。

车子驶入医院,陆温暖马不停蹄地跑去前台缴完手术费,再去保温室。

她透过保温箱,痴迷地看着沉睡的女儿。

孩子已经八个月大,还不到十二斤,长得瘦瘦小小的。那张苍白的脸没有丁点血色,嘴唇泛着不健康的紫绀色。

她得知怀孕时,恨透肚子里的胎儿,偏胎儿太大,不能做人流。当她听到胎儿的心跳声,母爱才逐渐萌发,后来儿子刚出生就夭折,她更加疼爱女儿。

探视时间很快过去了,她心情沉重地走出保温室,不料却迎面撞上了一人。

陆温暖抬头想要道歉,但看到来人她惊住了。此人正是她的初恋男友司南柏,旁边是她的堂妹陆诗韵。

她心猛地抽痛下,然后惶然地要逃走。

司南柏伸手拦住陆温暖,那双清眸满是期许地看着她:“温暖,别人都说你生了一个女儿,只是谣言对吗?”

陆温暖不敢直视他的眼,别过头佯装冷漠地提醒:“司南柏,我们已经分手了。”

旁边的陆诗韵也走上来,面露关切的神色:“姐姐,你退了学,又搬了家,我们都联系不上你。昨天浩东哥打电话向我借钱,我才找着你。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木已成舟,我没什么好说的。”

陆温暖抿紧下嘴唇,无奈地苦笑,转身就要走人。

司南柏使劲地抓住陆温暖的手,疼得她皱起眉想抽回手,偏他又不肯松手。

在两人挣扎间,宽大的钻石戒指掉下来,滚落到陆诗韵的脚边。

陆温暖连忙弯腰想捡起来,陆诗韵却抢先一步,震惊得大声问:“姐姐,你从哪里得来蓝海星辰?”

陆温暖慌张地夺回戒指,不自在地应道:“这是假的。”

陆诗韵瞪着水濛濛的大眼睛,清纯无辜地说:“我在拍卖会上见过它,后来一个神秘人买下了,你手中蓝海星辰绝对是真的。谁送给你的?”

这句话就像点着炸药包,司南柏气得英俊的脸庞涨得通红。

他愤恨地直盯着陆温暖冷嘲:“大家都说,你去会所当公主,后又被包养了。本来我还不相信,看来这是真的。那人对你挺阔绰,不过他不娶你,也不认你的女儿,看来只把你当玩物。”

陆温暖的脑海涌现着那些可怕的回忆,公布栏上她艳情露骨的照片,同学们鄙夷的目光,还有老师痛恨的责骂声。

一夜之间,她从全国顶尖大学的优秀生被陷害成在欢唱卖笑的小姐,还被拘留了一个月。

在看守所里,她每天都被打得皮开肉绽,还断了两根肋骨。晚上被锁在马桶旁边睡觉,甚至还被逼得喝过尿......

过往的种种如同一把利刃扎入早就千疮百孔的心,陆温暖以为自己不在乎了,但司南柏挑开旧伤疤,她的心仍是会钻心地疼起来。

陆温暖捂着胸口,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意。

“即使是玩物,我也心甘情愿。现在我过得很好,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互不相关。”

她曾天真地以为即使全世界都怀疑自己,司南柏一定会相信她,可他反而成为那个补刀的人。

陆温暖挺直脊背迈步往前走。

司南柏觉得她隐瞒了什么,疾步想追上去问清楚。

陆诗韵见状,狠狠地掐着大腿外侧,捂住肚子痛苦地叫起来:“唔,我好疼。”

司南柏停下脚步,转身关切地询问:“诗韵,你是不是胃痛?”

陆诗韵泛红着眼眶,使劲地推着司南柏:“我没事的,你快去追姐姐。”

司南柏看向陆温暖离去的方向,犹豫了一下,还是抱起陆诗韵直往急诊室跑去。

陆诗韵软绵绵地躺在司南柏的怀里,柔声劝说:“姐姐可能受到了金钱的蛊惑,才会出卖身体,她本质不坏的。”

司南柏涌起来的爱意马上熄灭,冷哼一声:“她刚才都说心甘情愿当别人的玩物,你还替她找借口,实在太善良了。”

陆诗韵脸靠在司南柏的肩膀,嘴角勾起了一抹阴狠的笑意。

当初,她给陆温暖安排了五个男人,恐怕陆温暖也不知道孩子生父是哪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心理学小说排行

    人气榜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