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假面具

假面具

作者:猫曈予 主角:蒋清欢、金禹坤

完结免费

但这显然让他更兴奋起来,他一手举着蜡烛,一手抓住我的左肩,把我放倒在地上,然后把蜡烛倾斜着凑到我身上来。一滴滚烫的蜡油滴在我的胸口,正好掉在一块尚未痊愈的伤口上,痛得我浑身狠狠地一缩。我紧紧地咬着嘴唇不敢叫出声来,因为担心我的哀嚎和乞求会激发他的兽性,使他变本加厉地折磨我。嘴唇都快被咬出血来,他对于我的表情显然不太满意,加大了蜡烛的倾斜角度,让蜡油更快更多地滴到我身上。...

41.7万字|299次点击更新:2018/10/11

在线阅读

但这显然让他更兴奋起来,他一手举着蜡烛,一手抓住我的左肩,把我放倒在地上,然后把蜡烛倾斜着凑到我身上来。一滴滚烫的蜡油滴在我的胸口,正好掉在一块尚未痊愈的伤口上,痛得我浑身狠狠地一缩。我紧紧地咬着嘴唇不敢叫出声来,因为担心我的哀嚎和乞求会激发他的兽性,使他变本加厉地折磨我。嘴唇都快被咬出血来,他对于我的表情显然不太满意,加大了蜡烛的倾斜角度,让蜡油更快更多地滴到我身上。

免费阅读

我好不容易把她安抚下来,知道她肯定还没吃晚饭,我系上围裙到厨房去,给她做饭。

菜刚炒完,我手机就响了。上面的来电号码是我不久以前刚刚存下的,金禹坤的号码。

他现在是我的金主,我不敢怠慢,连忙拿着手机到卧室里去,小心翼翼地接通。

“我现在从公司出来了,小妖精,你的盘丝洞在哪里,东西收拾好了么,我来接你?”

不不不,我绝不能让他看见我住在这种破地方,有一个这么糟心的家。

“当然是在做美容,准备你今天晚上的‘大餐’咯!还要一点时间哦,可能还得两三个小时,你先回去吧,待会我自己打车过来,送货上门,如何?”

我换上了一种格外轻松调侃的语调,带着几分慵懒。在华苑的几年,我早已练就了瞬间变脸,各种模式无痕切换的本事,撒起谎来毫无违和感。

金禹坤没跟我计较,再给我报了一遍地址,挂了电话。

我说还要两三个小时是为了阻止他过来。事实上我可不敢真的让他在家里等那么久,我预支了三年的“薪水”,可得像伺候皇帝一样逢迎着他。

我家厨房也简陋,没有油烟机,刚刚炒完菜,一头的油烟味。我连饭都来不及吃,直接钻进了简陋的浴室。

热水器好像又坏了,也没有办法,幸亏天气还不太冷。我咬着牙用冷水洗头洗澡,换了一套比较新的连衣裙,化了一点淡妆,还洒了一点点商场打折的时候买的伊丽莎白雅顿香水。等经过了一路的散逸,等他见到我的时候,正好可以香得若有若无,恰到好处。

行李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这些破旧的行头怎么好意思拿出去?我只在梳妆台上挑了几样比较贵的化妆品塞在包包里,匆匆忙忙地拥抱了妈一下,让她自己吃饭,然后穿上高跟鞋出了门。

金禹坤给我的地址是一处高级别墅区,我原以为他住的只不过是一套公寓而已,等到了才知道,居然是一处独门独栋的花园洋房式小别墅。这太惊喜了,这种待遇,简直是金屋藏娇嘛。

我苦中作乐地想,我真是赚到了。

金禹坤见到我的时候问我:“不是说还要两三个小时么,怎么就过来了?”

我笑吟吟地上去挽住他的胳膊,把脸贴在他肩上,“这不是急着想见你么,禹坤……”

我故意把尾音拖得长长的,把他的名字叫得格外缠-绵。

他在我腰里的软肉上捏了一把,然后打横把我抱起来,坐到沙发上,“良辰美景佳人,来,陪我喝一点。”

我这才看到桌上摆着两只玻璃杯,还有一瓶写着大片洋文的酒,我虽然不大认得其他的字,但是认得上面大号字体的Brandy(白兰地),这酒起码得有四十度。我的酒量不差,可是我连晚饭都没有吃,空腹,我根本不想在这个时候喝酒。

我又不敢告诉他我家住得那么偏远,我既然都有时间去“做美容”,怎么会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桌上并没有其他可吃的东西,而且像他们这种有钱人,晚上喝一点白兰地是非常有逼格的高雅事,我总不能就着白兰地吃东西。他是金主,冲着那二百六十万,我也得舍命陪君子。

我一脸的妩媚和欢喜,陪他喝了一大杯白兰地。先前的一个足够刺激的冷水澡,加上空腹,冷酒,我这根本就是把自己往死里折腾。喝完之后我挺不舒服的,但还得强颜欢笑,一点都不能让他看出异样来。我脸上就像是戴着一张面具,我必须把戏演好。

等到他终于喝得尽兴了,让我去洗漱,我如蒙大赦。

站起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头晕了,但我强撑着不让自己的姿态摇晃。等一只脚踏进洗手间,我才松了一口气,允许自己放松一点。

我一口气还没呼完,哪知脚下一滑,再也站立不稳,噗通一声狠狠地跌倒下去,头重重地磕在了洗漱台的边缘上。我晕乎乎地倒在地上,并不觉得很痛,只是明显感觉到额角一热,应该是流血了。

真是倒霉,我来的第一天就出这种事。

“清欢,清欢!”

我听见了他的声音,他循声进来看我,然后我感觉到一个怀抱温柔地抱起我,拿什么东西清凉地覆在我受伤的额角上。

我的眼泪落下来,迷迷糊糊地抓着他的手,“禹坤,疼……”

我落泪其实并不是因为疼,而是害怕,怕他嫌我晦气,把钱要回去,把我赶出家门。如果真的那样,我就要重新面对盛老大他们那群可怕的人,他们真的会把我妈的腿打断的。

“没事的,我在,乖。”他好像并没有生气,还把我抱起来,放在了床上,然后拿冷毛巾替我止血。后来好像又拿了什么药来给我涂抹,清凉凉的很舒服。我只是一直止不住地落泪,人醉酒的时候总是特别的感性,哪怕是一点点的温暖,都会在心里被放大,感动得一塌糊涂。

我一直落泪,他就一直在帮我擦。他修长的手指拂过我的眼角,有种莫名的温柔,我甚至莫名地从他的动作中感觉到一丝心疼来。

他会心疼我吗?我是他花钱嫖过的女人,一个ji女,现在他又花了大价钱,包 养我,从此我就是他的奴婢,他的禁脔。

我想撑着不让自己睡去,好多感受一点这种短暂的温柔。从小到大我经历过太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除了我妈以外,好像还真没有哪个人对我这么好过。

从小到大,我听过的最多的话就是,婊?子养的还是小婊,子。他们瞧不起我妈,也瞧不起我。

可我渐渐的撑不住了,我终于还是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等我睁开眼的时候,天已经亮了,我发现金禹坤趴在床边,以一种看着都觉得不太舒服的姿势在睡着,旁边的床头柜上还扔着染血的毛巾和水杯。

我大窘,心里顿时打起鼓来,我到他家的第一天,居然是这么“伺候”金主的么?

察觉到我在动,他也抬起头来,见我醒来,捏了捏我的鼻子,“小妖精,吓死我了。”

“你……怎么不到床上睡?”

他家床那么宽敞,再睡两个人都没什么问题。

“你昨晚一直拉着我的手,我动不了啊!”他看着我,眼里带着宠溺的笑意,回头看见床头柜上一片狼藉,他又有点尴尬,“我不太会照顾人。你昨晚一直哭,很痛么?”

我温柔地看着他的脸。他的五官真好看,两道剑眉分明,眼神温柔,睫羽如扇,眼下卧蚕隆起,好像永远都带着三分笑意。我的酒已经醒了,可我现在依然沉迷和感动。

我摇头,重新恢复了元气,“不痛了,禹坤,看见你就不痛了,你有魔力。”

他像是松了一口气,看我确实不像有事的样子,这才绕过去在我身边躺下,侧身亲吻我的脸,“傻姑娘,酒量不好就说出来啊,不喝不就行了,干嘛这么拼?真不知道你这么笨是怎么在华苑混下去的。”

我抱住他,笑起来,“都说女人遇见了爱情智商就会降低,所以,禹坤,我一看见你,就变傻了,怎么办?”

我一边笑,一边把手慢慢地伸到他衣服里去,若有若无地轻轻抚摸,寻找敏感部位点火。

我只不过是额头磕伤了一点而已,昨晚休息一晚上,现在已经满血复活。该做的事情,还是不耽误的。我生怕这个时候他提出让我走,所以不管别的,先把他伺候好了再说。

我的手伸到他腰部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他身体开始有反应了。这个男人也真怪,明明这么有钱,应该可以有很多女人的,可是表现居然跟宅男似的,那么容易起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