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 手机版

首页言情→ 深夜给我一杯酒

深夜给我一杯酒

作者: 猫曈予 主角:蒋清欢、金禹坤

完结免费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就拉开了华苑人夜生活的序幕,彻夜不眠,小楼吹彻玉笙寒。我已经是华苑三楼的一个小小领班,说白了就是一个级别不高的小妈妈桑,我叫蒋清欢,他们都叫我清姐。在这个繁华的夜场里,没有谁能真正出淤泥而不染。身为当局者,我不清。我听见外头有人叫我,我一面应着,一面就走了出去。叫我的是六楼钻石包房的妈咪蓉姐,我能在华苑安稳地做到现在,许多时候是要仰仗蓉姐相帮的。...

41.7万字|90次点击更新:2018/10/11

在线阅读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就拉开了华苑人夜生活的序幕,彻夜不眠,小楼吹彻玉笙寒。我已经是华苑三楼的一个小小领班,说白了就是一个级别不高的小妈妈桑,我叫蒋清欢,他们都叫我清姐。在这个繁华的夜场里,没有谁能真正出淤泥而不染。身为当局者,我不清。我听见外头有人叫我,我一面应着,一面就走了出去。叫我的是六楼钻石包房的妈咪蓉姐,我能在华苑安稳地做到现在,许多时候是要仰仗蓉姐相帮的。

免费阅读

我咬咬牙,裹着桌布朝着更黑暗的方向悄无声息地跑去。

我是有家的,家的方向,我在梦里无数次都在朝着这条路走,我毫不怀疑假如哪天我被折磨疯了,我也一定会朝着这个方向一直走到我家里去。

若说我在这世上还有什么牵挂,那就是我妈。我妈孤身一人,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我没有办法跟她联络,她一定非常担心我。

我现在身上只裹了一条旧桌布,浑身伤痕,狼狈不堪,但我知道,只要回到家里,有我妈在,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走到一半,脚步却硬生生地收住了。

我现在的身份,可能已经是致人死亡的纵火犯了。渣哥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他女朋友,而且他还曾经带另外两个人进地窖来一起折磨我,我的存在不是秘密。说不定,警方已经迅速查明了情况,我被列为了嫌疑犯,正布下天罗地网缉拿呢!

我在秋风中打了个寒颤,赤脚踩着的地面冰冷,身上的每一处痛楚都在提醒我,我还活着。我连一天的正常生活都没有过上,我不想死。

跑吧!

我转身朝着一条大路跑去,瑟瑟发抖地躲在路口弯道旁边的一棵大树后面,我只能去碰碰运气了。

夜晚的车很少,罗县并不是什么大城市,寂静的马路好半天都没有半点声响。

我只觉得孤凄,世界之大,我毫无容身之地。我并不害怕黑暗,人在这种时候往往会被激发出一些潜能来,大不了就是一死,连死亡都清晰地近在眼前的时候,什么黑暗,什么鬼魅,都失去了威慑力。

等了好半天才终于听到了一点声响,有一辆车子开过来。

大概是在黑暗的地窖里待得太久,我的夜视能力比较强,车子还没靠近,我就已经看见了车标。

但我让车子开过去了,我临时改变了主意,没有做任何举动。我应该等一辆豪车,在身份尊贵的人面前,我获救的几率可能更大。

我咬咬牙,继续在树后面躲着。天亮之前,我必须等到一辆适合带我离开的车子。这是我一生中极少有的,不得不把一切都交给命运的时刻,焦灼,担忧,一切都是徒劳,只能谨慎地盯住路口,一旦有了机会,决不可错过。

我的运气好像还不算太差,在等了三个多小时,天色似乎隐隐已经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我等到了一辆黑色宾利。

因为是夜行,且经过弯道,车速并不快,目测不超过五十码。我算准了时机,手里捡了一块石头,等着车子快要进入弯道的时候,我突然从树后面冲出来,先把石头朝车轮扔过去,然后人也朝着车子挨过去。

已是凌晨三四点钟,正是容易犯困的时候。许是司机正好也有些困倦,精力不济,石头打在车轮上已经发出了声响,我快要撞上去的时候,司机才反应过来,一脚急刹车,“吱”的一声,车子在碰到我大腿的瞬间已经刹住了,我没有受重伤。

但我顺势往边上倒去,没错,我就是来碰瓷的。

司机显然受到了惊吓,愣了一会儿才对车上的人说道:“老板,我……我该死,刚才走了个神……”

车上的人并没有震怒,淡淡地“嗯”了一声,吩咐道:“下去看看。”

可见这个老板并不是那么的小肚鸡肠,我的运气很好。

司机下车来查看的时候,我躺在路边装晕。

我浑身伤痕累累,看起来不太乐观,借着车灯的光线,可能看不太真切。司机过来探了探我的鼻息,又拉起我的手脚看了看,回头跟老板简单汇报了情况,老板于是发话了,“直接送去医院吧。”

他不打算报警处理交通事故,太好了!

我忍住欢呼雀跃的心,任由司机抱起我,然后把我放在了放倒的后座上,车子重新发动。

我终于安全离开了罗县!我身上只裹着一块桌布,司机抱起我的时候桌布散开了一点,我试图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用手去拉,但我手才刚挪动了几公分,头顶上传来那个老板冷峻的声音,“装不下去了么?”

我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眼睛睁开一条缝,结果正对上他一张威严的脸。

他大概六十岁上下,算是个老头了,脸上并不很显老态,我是从他脖子上的褶子推断出年龄的。

我这么眯着眼睛偷瞄,也全都落入了他眼底。

“为什么要故意往我车上撞?”

他毫不客气地戳穿了我,我索性直接睁开了眼睛,舔舔干涸的嘴唇,“我杀人放火,我要逃亡,你带我走吧,去哪里都可以。”

这个人看起来地位不凡,眼神锐利,似乎有洞穿一切谎言的能力,我觉得当着他的面现编谎言有点难度。

“杀人放火,那就把你交给公安局好了。”

他的语气不紧不慢,但并不像是在威胁我,反而像是在试探我的反应。

我知道,现在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足够谨慎,足够吸引他,让他对我足够感兴趣,不至于半路把我扔下去。“大半夜,开着宾利连夜从罗县这种穷乡僻壤回来,应该不是办什么正经事,你应该也不敢报警吧?”

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而已。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毫无底气,生怕说错了话惹恼他直接开门把我扔下去,或者为了证明他不是不敢报警,而直接拨个110。

也许是我成功地戳中了他的心事,多多少少得到了他一丝半点的欣赏,所以他居然没说什么,我得以继续待在他的车子上,逃离了罗县。

我从他和司机的对话里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三百公里之外的大城市北陵。

后来的很多年里,我就一直留在了北陵。

我在北陵,生活得很不容易,从卖酒的包厢公主做起,其中的艰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我又在出神了,最近不知怎么的,我总是容易陷入回忆。

披着一张桌布逃出罗县,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我现在栖身于华苑,这是北陵市最大的一家娱乐城,坐落在最繁华的朱雀区。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就拉开了华苑人夜生活的序幕,彻夜不眠,小楼吹彻玉笙寒。

我已经是华苑三楼的一个小小领班,说白了就是一个级别不高的小妈妈桑,我叫蒋清欢,他们都叫我清姐。在这个繁华的夜场里,没有谁能真正出淤泥而不染。身为当局者,我不清。

我听见外头有人叫我,我一面应着,一面就走了出去。叫我的是六楼钻石包房的妈咪蓉姐,我能在华苑安稳地做到现在,许多时候是要仰仗蓉姐相帮的。

果然,打扮时尚性感的蓉姐站在外头,拽着我就往外走,走廊里全是她的香奈儿五号的味道。

“走走走,六楼今儿人太多,扛不住了,你快过来帮我搭把手……”我咬咬牙,裹着桌布朝着更黑暗的方向悄无声息地跑去。

我是有家的,家的方向,我在梦里无数次都在朝着这条路走,我毫不怀疑假如哪天我被折磨疯了,我也一定会朝着这个方向一直走到我家里去。

若说我在这世上还有什么牵挂,那就是我妈。我妈孤身一人,这大半年的时间里我没有办法跟她联络,她一定非常担心我。

我现在身上只裹了一条旧桌布,浑身伤痕,狼狈不堪,但我知道,只要回到家里,有我妈在,一切都会好起来。

我走到一半,脚步却硬生生地收住了。

我现在的身份,可能已经是致人死亡的纵火犯了。渣哥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他女朋友,而且他还曾经带另外两个人进地窖来一起折磨我,我的存在不是秘密。说不定,警方已经迅速查明了情况,我被列为了嫌疑犯,正布下天罗地网缉拿呢!

我在秋风中打了个寒颤,赤脚踩着的地面冰冷,身上的每一处痛楚都在提醒我,我还活着。我连一天的正常生活都没有过上,我不想死。

跑吧!

我转身朝着一条大路跑去,瑟瑟发抖地躲在路口弯道旁边的一棵大树后面,我只能去碰碰运气了。

夜晚的车很少,罗县并不是什么大城市,寂静的马路好半天都没有半点声响。

我只觉得孤凄,世界之大,我毫无容身之地。我并不害怕黑暗,人在这种时候往往会被激发出一些潜能来,大不了就是一死,连死亡都清晰地近在眼前的时候,什么黑暗,什么鬼魅,都失去了威慑力。

等了好半天才终于听到了一点声响,有一辆车子开过来。

大概是在黑暗的地窖里待得太久,我的夜视能力比较强,车子还没靠近,我就已经看见了车标。

但我让车子开过去了,我临时改变了主意,没有做任何举动。我应该等一辆豪车,在身份尊贵的人面前,我获救的几率可能更大。

我咬咬牙,继续在树后面躲着。天亮之前,我必须等到一辆适合带我离开的车子。这是我一生中极少有的,不得不把一切都交给命运的时刻,焦灼,担忧,一切都是徒劳,只能谨慎地盯住路口,一旦有了机会,决不可错过。

我的运气好像还不算太差,在等了三个多小时,天色似乎隐隐已经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我等到了一辆黑色宾利。

因为是夜行,且经过弯道,车速并不快,目测不超过五十码。我算准了时机,手里捡了一块石头,等着车子快要进入弯道的时候,我突然从树后面冲出来,先把石头朝车轮扔过去,然后人也朝着车子挨过去。

已是凌晨三四点钟,正是容易犯困的时候。许是司机正好也有些困倦,精力不济,石头打在车轮上已经发出了声响,我快要撞上去的时候,司机才反应过来,一脚急刹车,“吱”的一声,车子在碰到我大腿的瞬间已经刹住了,我没有受重伤。

但我顺势往边上倒去,没错,我就是来碰瓷的。

司机显然受到了惊吓,愣了一会儿才对车上的人说道:“老板,我……我该死,刚才走了个神……”

车上的人并没有震怒,淡淡地“嗯”了一声,吩咐道:“下去看看。”

可见这个老板并不是那么的小肚鸡肠,我的运气很好。

司机下车来查看的时候,我躺在路边装晕。

我浑身伤痕累累,看起来不太乐观,借着车灯的光线,可能看不太真切。司机过来探了探我的鼻息,又拉起我的手脚看了看,回头跟老板简单汇报了情况,老板于是发话了,“直接送去医院吧。”

他不打算报警处理交通事故,太好了!

我忍住欢呼雀跃的心,任由司机抱起我,然后把我放在了放倒的后座上,车子重新发动。

我终于安全离开了罗县!我身上只裹着一块桌布,司机抱起我的时候桌布散开了一点,我试图趁着他们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用手去拉,但我手才刚挪动了几公分,头顶上传来那个老板冷峻的声音,“装不下去了么?”

我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眼睛睁开一条缝,结果正对上他一张威严的脸。

他大概六十岁上下,算是个老头了,脸上并不很显老态,我是从他脖子上的褶子推断出年龄的。

我这么眯着眼睛偷瞄,也全都落入了他眼底。

“为什么要故意往我车上撞?”

他毫不客气地戳穿了我,我索性直接睁开了眼睛,舔舔干涸的嘴唇,“我杀人放火,我要逃亡,你带我走吧,去哪里都可以。”

这个人看起来地位不凡,眼神锐利,似乎有洞穿一切谎言的能力,我觉得当着他的面现编谎言有点难度。

“杀人放火,那就把你交给公安局好了。”

他的语气不紧不慢,但并不像是在威胁我,反而像是在试探我的反应。

我知道,现在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必须足够谨慎,足够吸引他,让他对我足够感兴趣,不至于半路把我扔下去。“大半夜,开着宾利连夜从罗县这种穷乡僻壤回来,应该不是办什么正经事,你应该也不敢报警吧?”

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而已。我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毫无底气,生怕说错了话惹恼他直接开门把我扔下去,或者为了证明他不是不敢报警,而直接拨个110。

也许是我成功地戳中了他的心事,多多少少得到了他一丝半点的欣赏,所以他居然没说什么,我得以继续待在他的车子上,逃离了罗县。

我从他和司机的对话里知道,他们的目的地,是三百公里之外的大城市北陵。

后来的很多年里,我就一直留在了北陵。

我在北陵,生活得很不容易,从卖酒的包厢公主做起,其中的艰辛,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我又在出神了,最近不知怎么的,我总是容易陷入回忆。

披着一张桌布逃出罗县,已经是六年前的事情了。我现在栖身于华苑,这是北陵市最大的一家娱乐城,坐落在最繁华的朱雀区。

每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就拉开了华苑人夜生活的序幕,彻夜不眠,小楼吹彻玉笙寒。

我已经是华苑三楼的一个小小领班,说白了就是一个级别不高的小妈妈桑,我叫蒋清欢,他们都叫我清姐。在这个繁华的夜场里,没有谁能真正出淤泥而不染。身为当局者,我不清。

我听见外头有人叫我,我一面应着,一面就走了出去。叫我的是六楼钻石包房的妈咪蓉姐,我能在华苑安稳地做到现在,许多时候是要仰仗蓉姐相帮的。

果然,打扮时尚性感的蓉姐站在外头,拽着我就往外走,走廊里全是她的香奈儿五号的味道。

“走走走,六楼今儿人太多,扛不住了,你快过来帮我搭把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