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别惹萧先生

别惹萧先生

作者:Jane 主角:虞硚萧远之  来源:若初

连载免费

虞硚讨厌成天做戏的男人,可她的男人就是这样。好在很快要一拍两散。萧远之很烦女人捉摸不定,可他的女人就是这样。好在可以慢慢调教。数年之后——做戏的换成了虞硚,实烦那个捉摸不定的萧远之。...

3万字 更新:2021/02/25

在线阅读

举报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别惹萧先生》小说主角虞硚萧远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由本站在此提供,主要讲述的是主角虞硚萧远之的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看看吧。 虞硚讨厌成天做戏的男人,可她的男人就是这样。好在很快要一拍两散。萧远之很烦女人捉摸不定,可他的女人就是这样。好在可以慢慢调教。数年之后——做戏的换成了虞硚,实烦那个捉摸不定的萧远之。

免费阅读

出了柏豪酒店,你又报了一次警?”

凯旋街一间酒吧的杂物房,沈萱蹲在正清点酒水的虞硚旁边,睁大眼睛问道。

从片刻的愣怔中回过神,虞硚嗯了一声。

昨晚在离酒店最近的派出所办完报警手续,看着虞伯年被带过来,虞硚才离开。

一站到外面街上,她就彻底崩了,一路哭着回到出租房。

然后就是从白天到现在,虞硚脑子一直懵着,很简单的酒水账,她半天没对上。

叹了口气,沈萱用手摸摸虞硚上了遮瑕粉的脸,嘟囔道:“你家那都是些什么亲戚啊!”

手机这时响了。看到号码,虞硚赶紧接起,听对方说了好一会,脸色越发黯淡下来。

“怎么啦?”沈萱看出虞硚表情不对,等她挂断电话,马上问道。

“派出所那边通知,不予立案,虞伯年被放了。”虞硚仰起头,将眼眶里瞬间盈满的泪硬逼了回去。她一会还要做生意,不能吓跑客人。

“为什么?”沈萱一下站起来,“那些人干的缺德事,不是自己说出来了吗?”

手机录音不能作为法定证据,难怪昨晚萧远之把话讲得那么不加掩饰,原来早知道结果。

虞硚一度还以为,萧远之良心发现,才会帮她套虞伯年的话。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人家到底是虞雪男朋友,胳膊肘怎么会往外拐。

“就这么算了?”沈萱小心地问道。

虞硚苦笑一声,她不想说社会黑暗,可的确有人做了坏事,却没受到惩罚。

沈萱探过身,心疼地抱了抱虞硚。

“谢谢!”虞硚低声道。

昨晚发生的那些,虞硚不敢向躺在病床上的虞太太哭诉,幸好还有朋友沈萱,愿意做她的树洞,让她可以倾诉心中愤懑。

可心里再愤懑,又能如何?

现在的虞硚哪有时间伤春悲秋,只要还有一口气,她就得打起精神。就比如今晚,虞硚必须多卖几瓶酒,把昨天的业绩一块补回来。

在酒吧卖酒这份兼职,是沈萱给介绍的。刚开始虞硚和沈萱一样做侍应生。可后来发现,卖酒挣的提成是侍应生好几倍,虞硚没多考虑,立刻转了行。

钱,是万恶之源,也是救命稻草。

等虞硚终于盘好酒账,一直坐在边上的沈萱举起手机,问:“是他?”

虞硚随意瞟了眼,屏幕上是一张她一时半会忘不掉的脸。那人和某位首富站在一块,称得上玉树临风,衣冠禽兽。

“刚才我搜萧远之的名字,一出来就是虞雪订婚的信息。她是不是有毛病啊?前几天对着记者说恨嫁心切,转眼就跑没了影,”沈萱不住地摇头,“虞家人也够恶心,以为是旧社会,搞什么李代桃僵。”

虞硚:“……”

“呀,我说多了!”沈萱一把捂住自己的嘴。

“是啊,真恶心!”虞硚附和道。沈萱过分小心了,她还不至于那么脆弱。

沈萱拍了拍虞硚肩膀,又忍不住说了起来:“还有萧家,我也查了,当爷爷的真偏心,为了把萧远之培养成继承人,小儿子扔外头不许回来,”话到这里,沈萱啧啧两声,“知道上一个和那孙子享受同等待遇的,最后怎么个死法?”

“不知道。”

“明朝有个建文帝,也是越级上位,被他叔叔逼宫,最后一把火,把自己烧死了!”沈萱哈哈笑起来。

“干活了!”虞硚实在笑不出来,将身上那件抹胸裙往上拉了拉,站起身来。

沈萱也跟着起来,瞧瞧虞硚抱在怀里的酒,提醒道:“喝的时候悠着点,上回吐血吓死人了。一定要记住,先保住自己小命,才能保住你妈!”

虞硚明白沈萱是真担心自己,用手拉拉她头上兔子耳朵,故作轻松地道:“知道了,真不行的话,我卖一个肾,什么都解决了!”

“你疯啦!”沈萱差点蹦起来,“院学生会正帮你募捐,有什么难关,大家伙陪你一块闯过去!”

“说着玩儿的!”虞硚眼圈到底红了,还好有这么多同学朋友,就算杯水车薪,也给了她不少精神上的支持。

“袁师哥怎么办?”沈萱忽地拉住虞硚。

愣了片刻,虞硚垂下眼帘:“什么都没发生过,以后别提这事了。”

好像一个晚上,虞硚的世界被打得粉碎。

今晚酒卖得还算不错,足以让虞硚忽略掉,几杯下肚之后,胃开始隐隐作痛。

这边虞硚用手顶着胃,刚从一个包间出来,有处得不错的侍应生凑近,笑着叫虞硚花名,“琪琪,305刚到几位,点你去送酒,那都是有钱的主,拿最贵的没错!”

“谢了,哥!”虞硚赶紧振作起来。

305包间,小心翼翼抱着一支木盒的虞硚走了进去。

“都看看,这儿的头牌酒妹到了,身段够味吧!”一个男人怪声怪调地来了句。

虞硚唇角勾着笑,半垂着眉眼,不想让人瞧见眸中那一抹厌恶。

在这儿打了大半年的工,虞硚也算见识过三教九流。好人不少,坏的更多。可来的都是客,要想挣钱,人家说什么难听的,都得当耳旁风。

“你这什么酒?”有人直接上手,将虞硚怀里的酒夺过去,三下五除二拆了包装盒。

虞硚张了张嘴,紧张地盯着被抢走的酒。

“明摆着是假的,”那人顺手将酒扔给旁边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瞧不起谁呢,今天是庆祝咱们老大劫后余生,没被女人坑死。几个意思,你这是坑人坑成习惯了?”

目光挪到那白衬衫脸上,虞硚冷不丁一个激灵。

……萧远之!

“对不起,这酒不卖了。”虞硚说着,便要抢回酒。

有人找上门砸场子,她知道厉害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什么叫不卖了,萧哥,这女的瞧不起你!”抢酒的那人伸手一挡,差点碰到虞硚的胸部。

虞硚下意识护住前胸,试图挡住四下不怀好意的目光。

包间里的人开始起哄,乱成一片。

“砰”的一声,虞硚猛一抬头,没想到趁这工夫,萧远之居然把酒开了。

“开瓶就要给钱!”虞硚急得吼了出来。

“跑这儿卖假酒,骗到萧老大头上,还想不想在蓉城混下去!”有人连唬带吓地道:“这儿老板是我哥儿们,明天你不用上班了!”

本来就不舒服,眼看被人抢了酒,饭碗也要砸,虞硚到底爆发:“一份兼职,不要就算了!如果萧先生眼睛不瞎,心不黑,就能品出这酒是真是假。要想报复,什么法儿都可以,何必这么下作!”

“哥,这女的嘴够欠,揍她一顿?”边上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有意思,”萧远之一抬手,示意周围人闭嘴,随后嘲弄地瞧着虞硚,“不过买你一瓶酒,怎么就成了下作?”

四周响起嗤笑,还有人轻佻地吹起口哨。

虞硚从随身小腰包里掏出二维码,“要买是吗,一万八!”

此刻虞硚就盯死萧远之,看这厚颜无耻的掏不掏钱。

“钱没问题,把这瓶酒喝了,一分不少你!”萧远之将酒重重地墩在面前茶几上。

“漂亮!”一帮人大呼小叫。

只迟疑了一秒,虞硚将二维码往茶几上一拍,拿过酒瓶:“谁不给钱,谁就下作!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