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何必曾相识

何必曾相识

作者:闻人可轻 主角:江浮唐意风  来源:掌阅

完结免费

一个已经把人生规划到退休的学霸。 江浮(女主):向塘街道的“杠把子”学渣,很聪明。 一对完全不搭的人,却产生了温柔,美好,甜蜜的化学反应! ...

16万字 更新:2021/02/25

在线阅读

举报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江浮唐意风是闻人可轻最新作品《何必曾相识》的主角,书中看点十足,主角江浮唐意风的塑造非常的经典,有血有肉,精彩满分,有兴趣的小伙伴快来本站看看哦。 一个已经把人生规划到退休的学霸。 江浮(女主):向塘街道的“杠把子”学渣,很聪明。 一对完全不搭的人,却产生了温柔,美好,甜蜜的化学反应!

免费阅读

小区楼间距比较宽,南北通透,房屋面积很大。在来之前,外公已经告诉唐意风,专门为他准备了一间房,在进门右手边的第一间。

房间里阳光充足,窗帘、书桌和床似乎都换成了新的,只是墙上有明显粘过海报的痕迹,海报撕了之后,留下了一些花花绿绿的边角。唐意风看着觉得有些碍眼,想把它们全部清理掉,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这个房间原本是罗消的。”

正想着,有人进门站在他身后。

唐意风回头,看到江浮满头大汗,靠在门框上,正津津有味地嘬着一支雪糕,另一只手还拎着一支没开封的。

她是什么时候,怎么进来的?

不过看到她手指头上钩着一大串钥匙,唐意风估摸了一下,认为江浮可能有整个小区住户的备用钥匙。

搞不清状况,他也没打算质问,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表哥,吃吗?”并没有等他回答,江浮把自己吃过的那支叼在嘴里,双手并用,将另一支雪糕的包装纸撕开递给他,“我们起州才有,别的地方吃不到。”

“谢谢,不用。”拒绝的态度很强硬,但是充满礼貌,显示出极好的家教。

“要化了。”江浮没放弃。

唐意风抬头,江浮站在窗口被太阳直射着,皮肤上起了一层细细的汗,双眼像是染上了一层金色,笑容太过热烈。

“我不吃甜食。”本来已经热燥了,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回。

江浮努努嘴:吃不就完了,又不是女的,还不吃甜食,事儿多!

但望着人家那满满两大箱子一看就不便宜的吃穿用品,江浮觉得自己手上这雪糕可能是掉价了点,也就不强行推销了,只是替他觉得累得慌。她指着行李箱中的东西说:“这些东西起州也有。”

“我知道。”

是柳音,她大概是觉得离开首都,其他地方都还没改革开放。事无巨细,吃的用的,能带的全部强行塞给他,也不管他愿不愿意。

“哦?”江浮挨着他蹲下,再次试探,“那是谁给你准备的,你喜欢的人?”

她那么问是有理由的,罗消说过他姑死得早,他姑父没二婚,那行李箱里面装的东西一看就不可能是一个男生会自个儿准备的。

唐意风微微蹙眉,来自内心深处的不解:“我跟你很熟?”

江浮毫不在意,并强词夺理:“名字都知道了还不熟?而且既然都这么熟了,给你个机会送我回家怎么样?”

这脸皮厚得!

唐意风把夏季衣服从行李箱中拿出来整整齐齐地码在床上,拒绝:“不是很需要这种机会。”

江浮嘬着雪糕:“你要嘛!我上来之后,有只狗堵在你们楼下,我巨怕。”

怕?

能脸不红心不跳地在台球馆里跟人约架,敢当街用人字拖砸人家出租车的人,会怕区区一只狗?

“真的。”怕他不信,她指了指自己右腿短裤边缘露出来的疤,“它以前咬过我,一朝被狗咬十年都怕狗,你听说过吧。”说着还无意识地把本来已经很短的裤子往上提了提,露出了她原本的肤色,雪白、细腻,和晒黑部分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唐意风:“……”

对方给出了一个相当固执的眼神,唐意风心头一躁,丢掉手中的东西,认输一般抓住她手腕就往楼下带,想眼不见为净。

抓着江浮的那只手,掌心很宽,连着手指的地方有层茧子,手指修长充满力量,温度偏高,像一团火。

江浮略慢他一拍,走在他的斜后方,能看到他干净的半个侧脸,映在午后的热空气中,帅就算了,还自带滤镜。下到最后两个台阶的时候,江浮才后知后觉地心跳加快。

唐意风带着她到楼下,连根狗毛都没看到,倒是看到了两桶蓝色桶装水,水泥地面上还有明显拖过的痕迹。

对视上他质问的眼神,江浮回神:“哦,哦,是这样的,小区停电停水,罗爷爷他们老年团去旅游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给你在小区外面买了两桶水,但是送水的大叔说天太热不上楼,我扛不动。”

唐意风侧目,江浮冲他眨眨眼,完了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嘬自己的雪糕。

“表哥不用跟我客气,”江浮一脸莫名得逞样儿,把另一支雪糕往他手上一塞,“回头见。”

拿在手上的雪糕很快就融化了,糖水混着奶油滴在地上很快就招来了几只苍蝇。另一只手的指尖还残存着刚刚抓江浮手腕时留下的触感,很软。

他低下头尝了一下。

甜。

与此同时,柳音再次打来电话。

她支支吾吾了很久,终于绕到正题上:“小风哥,你去了起州,会想我吗?会不会把我忘了,然后……”

“不会。”唐意风目光定在江浮走过的路上。

“真的?”

唐意风没回。

柳音很委屈地问:“要不,我也转学。起州是吧,我跟我爸爸说说,我也过去读,行不行?”

“别闹了行吗?”唐意风对她的耐心终于要消磨殆尽了,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弯腰把两桶水提在手上,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对面楼,江浮趴在阳台上伸出头笑盈盈地看着他,完了还冲他挥了挥手,像领导下基层视察那样。

下一秒,江浮被人扯着领子给拽进了屋。

“咳咳——”她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回头就对视上了许焰那双要吃人的眼,“谋财害命啊你?”

许焰把手中的暑假作业朝茶几上一摔,很不高兴:“又惹事?”

江浮反驳:“谁惹事了,为民除害那叫伸张正义。”

“你就不能消停一天?人民警察都没有你忙。忙成那样,正经事也不见你做一件,你是打算读第三个高一吗?再说了,毛尖家那点事,你查清楚了吗?是你去剪根电线就能解决的?”显然,那套鬼话应付不了他。

“这叫下马威,你懂什么。”江浮继续狡辩,“算了,跟你说不清楚。哎——”翻了一下许焰给她写的暑假作业,评价,“可以啊,这笔迹模仿得,虽然只是神似,不过应付我们老师已经够了,许同志今年有进步!”

和这个小区的其他同龄人相比,许焰算是个另类,除了学习没有别的爱好,被江浮划归为书呆子一列。近视眼镜从200度涨到了500度只用了半个学期,一个暑假别人都晒得乌漆墨黑,他却宅得越来越白。就连身高,因为缺少运动,也比毛尖他们明显矮了一截。

但尺有所短寸它就有所长,相应地,他的成绩也能把他们甩出一个银河系那么远。

“这是最后一次。”许焰说,“新学期开始,我读高三,没那么多闲工夫给你写作业。你自己的学习别那么不当回事,两个高一都这么旷课旷过来,成绩烂成这样,真不知道你留级有什么意义。”

江浮毫不在意,往茶几上一坐,捡起出门前吃剩下的西瓜啃了一口,味道不鲜了,又给放下。

“怎么会没有意义,让我终于认识到自己不是学习的料儿不算收获吗?”

许焰懒得跟她贫,放完话,起身出门,手还没碰到门把手,门就从外面被推开,接着一股浓重的酒臭味扑面而来。

许焰一抬头,来人颤颤巍巍地往前走了一步,然后一个不稳直通通地栽倒在他怀里。

“我的天哪,家姐,您这是又跑哪儿喝酒去了啊?”许焰实在闻不了家嫆身上的味,偏着头示意江浮快点接手。

江浮慢悠悠地选了一片新鲜西瓜啃完,然后又非常做作地扯了一张纸擦了擦手,这才起身,但没有接家嫆,而是对许焰指了指客房:“把她送那儿。”

许焰简直要给她跪了,忍着要被熏吐的强烈不适,连拖带拽地把家嫆往客房里带,快挨到床的时候,家嫆“哇”地吐了许焰一身。

“啊……”许焰直接崩溃,“江浮,你以后再别指望我给你写作业了。”

江浮哑笑,不接话。

夏季天黑得晚,快七点的时候,窗外还是明晃晃的。

本来已经是桑拿天了,向塘街道东区,也就是起钢家属院这一片,正好又赶上整改电路,电已经停了两天,这几天几乎把人热疯。

晚上,温度稍降,小风有一搭没一搭地吹来,在屋里蛰伏了一天的人才纷纷出巢。

小区门口保安室里的毛大爷坐在窗口,手中拿着蒲扇在摇,老掉牙的收音机放着磁带,里面咿咿呀呀,唱的都是江浮听不懂的戏曲。

看到江浮,毛大爷把蒲扇伸出窗口挡住她,学着院子里其他孩子:“工哥,物业叫我提醒,说物业费涨了,让你们补齐剩下的。”

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盘卤花生和一瓶打开喝了一半的小枝江。江浮长臂一伸,抓了一把卤花生剥开一颗丢进嘴里:“光知道涨费,服务怎么不见长啊?”

“这你要去问物业,我就是个看门的,说了也不算呀。”说着,毛大爷又从江浮手中拿了几颗卤花生回去,“你奶奶什么时候回来?”

江浮把手中剩下的全部还回去,眉眼一弯,皮道:“怎么,想她啦?”

毛大爷脸一臊:“去去去,没正经的死小孩。”

江浮乐得哈哈大笑起来,刚笑没两声,身边突然出现一个阴影,以绝对的身高优势笼罩住她。

江浮心里莫名发毛,一扭身,抬头,对视上了唐意风那张帅得根正苗红的脸。

他换了件白色T恤,没有过多花色,但设计感很强,下摆处一个低调对勾的logo,裤子是黑色运动裤,两侧边三道白杠,脚踝处收口,很显腿长。

他看向她的目光非常浅,或者压根没看她。

“表哥,从外面回来,还是要出去?”江浮习惯性热情,先开了口。

唐意风用手指钩了钩领口,试图散热,本来是准备问毛大爷问题,但先回了她:“从外面回来,要出去。”

好家伙,直接把问号变句号来了一遍。

怕江浮智商不够,听不懂,实际上她真没懂,他解释:“出去买点东西,没找到超市。”

这位首都同胞肯定不知道小城市的超市并不是遍地开花,出门要靠点兵点将,点到哪一家就去哪一家。

也真是为难人家来体验生活了,江浮瞬间雷锋附身:“早说嘛,走,我跟你说去哪儿买。”

毛大爷叫住江浮:“工哥,顺便帮我带两节电池回来,收音机快带不起了。哎,给你钱。”

江浮没接毛大爷的钱,领着唐意风出了小区大门,站在岔路口,给他指:“你往前直走五百米,出了……”

惊人相似的话锋,唐意风莫名想起了白天那个九曲十八弯,弯到没朋友的问路,打断:“如果太远的话,我还是打车去吧。”

江浮一脸“你让我说完行不行”的表情:“出了巷子,就到了呀。”

唐意风:“……”

江浮机灵,哈哈一笑,算是打破尴尬:“我带你过去吧,正好帮毛爷爷买电池。”

唐意风礼貌拒绝:“不了,我自己去。”想了一下,“电池,我买。”

“那怎么行,他是我毛爷爷又不是你毛爷爷,”她脑子里灵光一闪,没正行,“还是说,表哥你觉得我的就是你的?没看出来,原来你是闷骚型的呀!”

唐意风:“……”

两个小时后。

眼皮上有道光打来,家嫆皱了皱眉头,忍着强烈的不适睁开眼。离床不远的椅子上,江浮盘着腿坐在上面,拿着手电筒,开开关关,没完没了。

“有病!”

家嫆咒骂了一声。

江浮没在意,将手电筒放在桌子上,把刚买回来的胃药朝她扔过去:“没热水,饮水机里给你接点?”

家嫆撑着坐了起来,昏暗的光线中,能看到她一脸的沧桑和倦怠,被酒精腐蚀过的大脑还混沌不清,眼窝深陷,苹果肌下垂严重,苍老程度远远在这个年纪该有的状态之上。

即便如此,她也绝不允许小辈们叫她阿姨,不允许江浮叫她妈,要喊她姐。江浮特别好奇她是哪里来的自信。

“家自信”在手电筒的光下看了一眼说明书,从锡纸中抠了几颗药出来,直接放进嘴里,就着唾沫咽了。

“你奶奶什么时候回来?”隔着一道门,家嫆不耐烦地问。

江浮接水回来:“你管我奶奶什么时候回来干什么?”

家嫆还醉着,没多少耐心:“找她拿钱啊!今年的赡养费,一分都还没给我,是打算让我喝西北风?”

“啪!”

江浮把水杯往她床头柜上使劲一拍:“要点脸行吗?”

似乎是习惯了母女俩之间的对话方式,家嫆面不改色,除了有点头晕,逻辑还是清晰的:“我怎么没脸了?当初跟江河离婚的时候,说得清清楚楚,赡养费要一直给到你十八岁,你现在离真正满十八岁不是还有好几个月嘛。”

“赡养费是养我,不是养你。再说,作为我的监护人,你有管过我一天?都离婚了,有事没事你老往这里瞎跑什么?”这话她对家嫆说过无数次,却也无数次表现出了它的苍白和无力。

“你也知道我是你的监护人,既然是你的监护人,那赡养费肯定得给我保管啊。往这里跑怎么了,你当我愿意来啊,你奶奶要是能自觉点,及时把钱给我打过去,我能来吗?我告诉你,就是有人求着我来,我都不会来,又不是金銮殿!还有吃的没?”

“没有。”

江浮顺便拿走了放在她床头的那杯水。

这时,客厅外响起敲门声。

来不及把手中的水放下,江浮直接跑过去开门。

闷热的夜风擦着楼道水泥地扑面而来,门口站着的人,轮廓干净利落,挡住了江浮面前的光。

来人开口礼貌,但礼貌得似乎心不甘情不愿:“请问,有地方给手机充电吗?”

“有。”

毕竟是大帅哥亲自开口,就算没有,创造个地方也要让它有。何况江浮还是八方有难一方支援的“起钢一姐”,最爱操心别人家的鸡毛蒜皮,简直比片警还忙。

别说整个向塘东区都没电了,就算是全中国,不,全世界都没电了,哪怕是飞到外太空,唐意风这手机,她也要给他充上电。

想都没想,江浮回头就把客厅里连接着电风扇的那个插线板给拔了,然后把头往门口的方向一偏:“跟我来。”

嚣张了一天的高温,到了这个点终于燥不动了,风从小区南门方向过来,把头顶的香樟树叶吹得沙沙响,偶尔会有一两片红透的叶子离开树梢,轻飘飘地落在地上。

江浮走在唐意风前面,还是白天的那身打扮,只是头发有些散了。细长的身体被街对面的光照到,影子落在身后,唐意风的脚边。

“充电,为什么要拿插线板?”唐意风象征性地问了一句。

江浮回头,说得相当随意:“偷电肯定要有装备啊。”

“偷电?”唐意风站着不走了,“那算了吧,也不是什么要紧的电话,我等电来了再充。”

“这怎么行,你第一天来起州,不能给你留下坏印象。”

唐意风:“……”所以,你对“坏印象”的理解是不是有点对不起你的语文老师?

“偷电是犯法的,”唐意风拉住她准备折回,“而且也不安全。”

江浮很会挑重点:“表哥你这么关心我啊?”

“主要是犯法。”找她果然是个错误。

江浮觉得逗他很好玩,但对方毕竟初来乍到,她还在执着于要给对方留个好印象,于是点到为止:“你放心好了,好歹我也是个共青团员,思想觉悟那是被组织考验过,合格了才被允许加入的。”

唐意风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相信了她的鬼话。

街对面,向塘西区,包纱厂家属院,灯火通明。

院墙要比起钢家属院的矮,墙头上乱七八糟地插着许多玻璃碴儿,棱角锋利,闪着寒光,看一眼都肉疼。

唐意风疑惑:“有门不走?”

江浮指了指其中一片玻璃碴儿所剩无几的墙头:“都说是偷电了。”

其实是怕遇到铁观音,毕竟白天仗着人多,狠话已经放出去了,这会儿要是跟人碰了面,她就只能且必须硬着头皮跟对方单挑。

如果真的单挑……

那还是爬墙吧。

江浮把插线板往肩上一挂,踩着墙根的花坛往上一跃。

好,卡住了。

“你……你推我一把。”

唐意风前后左右看了一眼,真想转身离开。

江浮又催:“快点,我要掉了。”

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唐意风在几秒钟的犹豫之后,居然没直接走掉。

从后面不好推,他怕把人直接给推栽过去,他自己先翻越上墙,然后跳了下去,张开双臂:“翻,我接你。”

“不行,翻过去我就没重心了,你要是接不住,我会摔死的。”

唐意风伸着手,耐着心:“不会,能接住。”

“那我翻了啊。”

“嗯。”

“不行,我得先跟你说好,要是接不住整个人,请你务必想办法保护我的脸,毕竟以后可能要靠这个吃饭。”

唐意风:“……”那你会饿死吧!

“知道了。”

“那我翻了啊。”

“嗯。”

“不行,我还是要跟你交代……”

话刚说一半,唐意风原地往上一跳,双手抓住墙头,接着翻身上去,胳膊不由分说地从她腋下穿过去,揽住她轻轻往下一跃,两人一并落地。

屁事没一个。

“哇!”江浮轻喘了一下,正准备夸他厉害来着,忽然感觉自己胸前怪怪的,有什么东西正摁着那里,她低头一看,是一只颀长干净的手,顺着那手往上看,看到的是唐意风的脸。

为了礼貌又不失尴尬,她大气地问了句:“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唐意风没回过神还揽着她。

江浮扬起嘴角,坦坦荡荡地指出:“我的胸。”

唐意风反应过来,见鬼了似的松开她,但他整个人已经如遭雷击,浑身抽了一下,接着嗓子像是被火烧了,干得胀痛,脸也跟着烧了起来。

没见过男生害羞,江浮觉得他还挺有意思,自己都没说啥,他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江浮不受影响地指了指靠近院墙的那个单元的一楼:“我从他们后阳台翻进去,你拿着插线板。”

唐意风的震惊一拨接一拨:“这是非法入……”

“这是我二大爷家。”江浮宽慰他。

那唐意风就更不懂了:“去二大爷家需要翻墙?”

江浮扭头,一脸认真的表情:“这我就要给你普及普及了,我们起州的风俗就这样,去亲戚家都是爬墙翻窗的,越亲的越是要爬。”

唐意风:“……”你当我傻?

江浮实在灵活,话刚说完,一个助冲,翻了进去,唐意风连阻止都来不及,她就已经到了连接阳台的门边。然后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顺便让他把插线板三角插头那一边递给她。

五十步和一百步,无非也就是正在犯错和已经犯错的区别而已。再说唐扶生打来的那通电话,或许很重要也说不定。

唐意风短暂犹豫之后单手按着阳台,双腿轻松跃过去,落在江浮旁边,把她往边上推了推:“我来。”

“什么?”

唐意风说:“这种事,我来,要是有人要算账,就找我。”

房门被轻轻推开,客厅的光流过来,落在唐意风的脸上,睫毛在直挺的鼻梁上留下长长的影子。

侧脸也很好看,说话时,嘴唇张合,能隐约看到里面几颗洁白的牙齿。

“问你话呢,发什么呆?”

唐意风用胳膊肘捅了捅江浮。

“啊?啊?”

“我问你电源在哪里?”

“哦,哦。”江浮回过神,“进门左手边,一米远的地方,有个置物架,在置物架的后面……”

“没看到。”

“在置物架后面有双红色的高跟鞋。”

“?”唐意风回头,给出一个“你耍我”的眼神。

江浮心虚:“哎呀,不是,你听我把话说完嘛。看到红色高跟鞋了吗?”

“嗯。”唐意风个子不矮,蹲爬着很吃力。

“是不是红蜻蜓的?鞋面上有被踩的痕迹,鞋底上有码子,36号对不对?”

唐意风:“回去吧,我不充了。”

“别,好了,我不问了,电源在门后面。”

唐意风:“……”

头顶上的夜空很混浊,墙根处长着春天没除尽的野草,草丛里虫鸣阵阵。客厅里的电视剧一集结束正在唱片尾曲,阳台上的门没关紧,留了一条缝。

插线板挂在阳台上,手机充上电,刚开机。

两个人在阳台外面,气氛有点尴尬。

“咳咳——”江浮被蚊子咬得不轻,边挠露在外面的皮肤,边打破沉默,“首都有蚊子吗?”

废话!

这两个字刚在脑海里闪过,他扭头,看到江浮细长的脖子连接着肩膀的地方被蚊子叮了好几个大包。

而她正十分有耐心地在胳膊上的每一个红包处掐“十字”。

她穿得确实有点少,但他穿得也不多啊,脱给她他就只剩条内裤了。

他自己是无所谓,不,还是有点所谓,关键对方是个女孩子……总之,把T恤裤子脱了给她穿这个方案不妥。

“要不,你先回去?”

这绝对不是过河拆桥,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最佳方案。

“你拆迁队的?桥拆得这么专业!”江浮往他身边蹭了蹭,“谁教你的?”

如果这段对话里需要有个人出来背锅,那一定是:“唐扶生。”

“谁?”

“我不是那个意思。今天真的要感谢……”

真的,一点都不骗人,唐意风已经在强迫自己对江浮改变看法,心理建设都搭建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她再次飞身钻进了她“二大爷”的家去偷床单,还正好被她“二大爷”抓了个现行,最终导致两人落荒而逃,连插线板都来不及拿的话。

“走正门啊,还爬什么墙!”江浮刚弹起来,唐意风就从她身后一把抓住她。

“不行,走正门的话……”

“遇到那个红毛我来解决。”唐意风把她往自己身边一拉。

那语气,哇哦,江浮在心里想,好有安全感呀!

江浮发了个愣的时间,唐意风已经抓着她往包纱厂家属院大门口狂奔。

而江浮的“二大爷”正抡着插线板气势汹汹地追了过来,边追边喊:“小兔崽子,给我站住,今天不剁了你们第三只手,我就不姓王。”

“你二大爷不姓江?”唐意风明知故问。

江浮跑得连气都喘不过来:“表……表的。”

唐意风似乎懒得去拆穿她:“你家表亲戚还真多。”

“多你一个不多,哈哈!”

夜风温柔地拂过天际,老城区上空错杂的电线在夜幕中安静交织,红绿灯掐着秒数切换。

街对面的小区沉浸在一片黑暗中。

等他们奔跑着过了马路,起钢家属院在发电机的响声中,轰然变亮,无数华丽的灯光面对着他们铺陈而来。

他俩站定,互相对望了一眼,江浮先笑了出来。

“你可以回家充电了。”

她的眼睛实在是漂亮,瞳孔的颜色极深,灯光映在里面,就像晴空万里的夜,无数星辰在上面闪烁。

他拉着她的手,忘了松开。

“嗡——”

拿在另一只手上的手机一响,唐扶生的电话再次打来。

唐意风接起:“喂?”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