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管理→ 秦暮夕容恒

秦暮夕容恒

作者:薇薇安的猫 主角:秦暮夕容恒  来源:掌读小说

连载免费

一朝重生在一个弱爆了的乡下丫头身上,且看她如何斗智斗勇斗渣女! 只是,哎——这里有个人怎么总是粘着我? “小丫头,你跑不掉的……” 他身为有容大boss,还追不到一个小丫头?...

19万字 更新:2021/02/23

在线阅读

举报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秦暮夕容恒》由小编给各位带来,是近期非常火热的大神小说。主要角色有秦暮夕容恒,情节内容十分好看,各位读者们,赶快来看一看吧!一朝重生在一个弱爆了的乡下丫头身上,且看她如何斗智斗勇斗渣女! 只是,哎——这里有个人怎么总是粘着我? “小丫头,你跑不掉的……” 他身为有容大boss,还追不到一个小丫头?

免费阅读

张妈有些不服气地想要顶嘴,却对上秦暮夕那双目光,像是冬夜里深渊的冰石,她瞬间背后起了寒颤。

秦暮夕合上门,换好衣服,这才走到客厅内。

秦母和秦暮远秦暮晚兄妹正坐在餐桌上等她。

秦父这些日子因为收购案的事,正在国外出差,要一个月后才能回秦家。

秦暮远和秦暮晚都是云海高中的学生,原本今天是周六,两兄妹都不上课,但秦暮远虽然年纪不大,但对秦氏的公司事务早已熟练,除了上课常常去公司参与秦氏的决策。

这才直到晚餐期间才回来。

见秦暮夕走进,秦暮远只淡淡看了她一眼,随即说道:“吃饭吧。”

态度很是冷淡。

一旁的秦暮晚扯了扯他的袖子,似乎是让他态度好点,秦暮远不以为意,只揉了揉她的头,语调缓了缓:“吃你的饭。”

秦暮晚无奈地对着秦暮夕笑了笑,眼中却带了几分挑衅。

秦暮夕毫不在意地坐下,咬了口糖醋排骨,听秦暮远边吃边笑着夸奖秦暮晚道:“听说晚晚这次的画又是第一?再这么下去,我们家都可以开个画展了。”

秦暮晚除了学习成绩优秀,一手油画更是在名门圈里一绝。

“你妹妹学什么都像什么,拿个第一有什么的,毕竟是我们亲自看着长大的。”秦母嘴上这么说,但眉眼中压不住骄傲与喜悦。

这才是她亲手养大的好女儿。

多才多艺,聪慧温柔。

秦暮晚暗自窥了眼似乎毫不在意的秦暮夕,唇角勾了勾,谦虚说:“妈,这不算什么的,妹妹也就是之前不在家,不然这些她肯定也能学好的。”

秦母扫了眼正夹着菜往嘴里送的秦暮夕,态度冷淡地敷衍道:

“既然晚晚都这么说了,还不知道暮夕对琴棋书画什么的哪样感兴趣,我也给你找个老师跟着学一学。”

琴棋书画?

听到秦母的话,秦暮夕挑了挑眉,那些都是她上辈子玩腻了的玩意。

当初跟随师父,千罗万象,各门各类都学了个大概,虽说不能样样顶尖,但是吊打个平常的艺术家,还是没什么难度。

见三个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秦暮夕似乎沉思了片刻,懒洋洋道:“感兴趣嘛,大概就是种菜养猪钓鱼耕地吧...”

种菜养猪耕地钓鱼...

秦母的脸瞬间绿了。

她这个女儿,真是个奇葩!

难道让她找人来教秦暮夕学会这些,滚回去跟那女人一起种田吗?!

秦暮远冷哼一声,搁下筷子激愤地呵斥道:

“既然进了秦家,就要有点秦家小姐的样子,这些东西都是那些村妇学的,你学这些是要给我们秦家丢人吗?!”

“还成吧,我也就对这些感兴趣了,如果妈和哥哥要我学的话。”秦暮夕四号不为她的态度所动,慢条斯理地夹着菜用餐。

主座上的秦母气的咬牙切齿,却碍于风度家教,只能狠狠剜了眼秦暮夕,冷声说:“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只是那些杂技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还有暮远,明天上午你带暮夕去见下陈校长,帮她办下入学手续,我和晚晚明天上午有事。”

秦暮远沉着脸,“嗯”了声算是应下。

第二天清晨。

秦母用完餐,带着秦暮晚上了车。

刚坐下,秦母就忍不住拉着秦暮晚的手欢天喜地激动地笑道:“晚晚,今晚盛家有场晚宴,妈妈想着带你去,所以上午我们先去化妆打扮下,我让人送了晚礼服过来,等回去我们再试晚礼服。”

盛家?

秦暮晚一瞬间反应过来,她害羞地红了红脸,“妈,是云齐哥回来了吗?”

盛云齐,盛家的小少爷,两年前出国留学,是整个云城最有名的年轻俊杰。

英俊帅气不说,更是年纪轻轻就拿到了哈佛的双学位,再加上盛家在云城的权势也是拔尖的,是云城最想嫁的男人top1.

秦母和盛家老爷子都是有益撮合秦暮晚和盛云齐的。

此时听到这个消息,秦暮晚难免有些欢喜。

秦母看着她的样子,也是松了口气。

然而秦暮晚脑中忽地闪过秦暮夕那张绝美的脸,她咬着下唇,有些担心地问道:“妈,那暮夕她不去吗?按理说,暮夕才是您的亲生女儿...”

听她提起秦暮夕,秦母眼中的厌恶一闪而逝。

那个孽种,把她养的好好的,让她克死自己吗!

“暮夕也去,不过她就是个陪衬,用不着打扮的多好,暮夕一出生时,她爷爷就和宁城的容家结了亲。容家的二公子容桓你知道吧,那就是暮晚的未婚夫。”

秦暮夕微张了口,讶异非常,忍不住脱口而出:“可容桓不是喜欢男的吗,那个宋少...”

论家世,容家当然没得话说。

云宁两城,比钱比权,容氏都是一骑绝尘,金字塔尖上的家族。

容桓作为下任容家家主,惊才绝艳、手段非常,可偏偏早在四年前就和宋家的宋臣当众出柜,加上容桓从不碰女人,容桓和宋臣的事几乎锤的不能再死了...

碰上这么个未婚夫,秦暮晚简直要替秦暮夕哀悼了。

“你呀,别替那丫头操心,妈只希望你和小齐能...”

“妈...”

秦暮晚靠进秦母怀中,满意地撒着娇。

秦暮夕,亲生女儿又怎么样,秦家还不是属于她的,秦暮夕也只能嫁给那个好男色的容桓,成为两城的笑话!

而另一边。

秦家的花园内。

秦暮远散着步,准备带秦暮夕去学校入学,忽然角落里传来下人细碎的议论声。

“张妈,你说的是真的啊?咱们二小姐读完初中就辍学了?还是自己主动不念的?”仆人剪裁着花枝,便跟张妈咬舌。

张妈一想到秦暮晚那副样子就觉得厌烦,当下擦着手上的水斩钉截铁道:“这还能有假,她成日在乡下跟人傻里傻气的招猫斗狗,家里头又穷,初中就不读了,跟着那村妇天天下田地里头干活...”

“那小姐倒是有些可怜,本来是好好的小姐...”

话还没说完,被张妈一口打断:“可怜?她可什么怜?她是蠢笨读不明白书,要是换了我们大小姐,还不是能乖乖读书挣出出息?人蠢是没得救的...”

“张妈!”秦暮远听到几人的议论,脸色有些难看。

被秦暮远发现,张妈到底有些心虚,支吾道:“少爷,我,.我不是...”

秦暮远沉了沉脸,冷声吩咐道:“一会去告诉小姐,让她自己去学校办入学手续!还有晚上妈要带她去参加晚宴。”

既然他的妹妹不喜欢读书,那入学手续,也不用他帮忙办了。

至于他不去,秦暮夕要参加入学考试,那跟他有什么关?

秦暮夕倒是没想到,秦暮远会放了她的鸽子。

听着张妈有些得意和不屑的传话,秦暮夕淡淡地应了声“嗯”,她扫了眼窗外。

外头的太阳有些烈。

看来她这个入学手续,还得自己跑一趟。

秦暮夕想了想撑着伞,插着耳机打车去了趟云海高中。

校长办公室内。

校长看着秦暮夕的成绩单,神情有些为难:“秦同学,您的成绩恐怕不能进入云海高中...虽然您的父亲在学校有过投资,但是学生的水平也不能差的太大,我们不要求您和您哥哥姐姐一样优秀,但是这分数....”

从小学到初中,一片闪瞎眼的不及格。

当了校长这么多年,他都没见过这种学生。

这成绩当然是死去的秦暮夕考出来的...

秦暮夕倒是对校长的态度一点也不意外,她自顾自地将手中的魔方拼好,慢悠悠地从包中掏出牛皮纸文件递了过去,不急不缓娓娓道来:

“几年前,我有幸见过林谢先生一面,相交一场,林先生便把这个作为礼物赠与晚辈,校长看完再决定愿不愿意让我入学吧。”

林...林谢?

校长睁大眼,简直不敢相信在她的口中听到了谁的名讳!

世界最知名的教育学家,闻名于世的物理学家,被称为国家宝藏、师之楷模的林谢先生!

他讶然不已,正想着细问,却见秦暮夕已经拿着魔方和背包起身离开,眉眼懒意缱绻“校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校长拎起羊皮纸袋,狐疑地打开羊皮纸。

一个小小的精致的胸针掉出来,下面是一张简短的卡片说明。

兹以赠晚辈秦暮夕,以物理之天才,成就天才之物理。

全球物理研究协会最高荣誉奖章。

印章是真的,连独特的银质都是真的。

目光扫过两行简短的小字,校长倒吸了口凉气,连指尖都在颤抖。

这个秦二小姐,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全球最顶尖的物理学院都穷尽一生都得不到的奖章,全世界的物理天才都翘首以盼的荣誉与光荣...

就这样落在了这个尚且都没成年的女孩手里?

不行!

他要问清楚这到底怎么回事!

校长刚琢磨着打电话给秦暮远,此时手机忽然响起,来电者恰好是秦暮远。

他摁下接听键,正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想要问个明白,却被秦暮远先抢了白:

“校长,我是暮远,我打电话来是想问问暮夕她的手续办完了吗?她从小被养在外头,蠢笨不堪,学习成绩一塌糊涂,整日里玩物丧志,要是实在太差的话,您也不必顾忌我和父亲的颜面...”

等等?

蠢笨不堪?

一塌糊涂?

玩物丧志?

这说的是谁家的谁??

总不会是说那位秦二小姐吧???

校长酝酿了许久,想尽了措辞才缓缓开口:

“暮远,也许你刚把妹妹接回来,对她并不很了解,她似乎在某些方面颇有天分,我们已经决定录取秦暮夕同学了。而且学校会重点培养她,尽最大可能给她教育资源上的倾斜。”

几分钟后。

秦暮远撂下电话。

脑中回荡着一句句”颇有天分、重点培养,最大可能给予教育资源的倾斜。”

这说的,真的是他的亲生妹妹,秦暮夕吗?

疑问不消片刻,外头传来管家的声音:“二小姐回来了。”

秦暮远一抬眼,见秦暮夕悠闲地走进客厅,脸上还是那副不施粉黛的模样,身上的白t恤配着简单的牛奶裤,硬是被她穿出了几分不凡的美感。

他不是让仆人告诉她晚宴的事了吗?

女人不都是要化妆做做头发吗?

“你不知道今晚有晚宴?”秦暮远拧着眉打量她。

秦暮夕倒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哥哥这么好心,立在原地逆着光抬眼看了他下,懒散道:“晚宴怎么?我这样很丑?”

当然不---

她的气质出众,懒散随意中带着几分坚定与桀骜,常常让人忽略那张脸,是多么的惊心动魄,令人心动不已。

哪怕是一个简单的挑眉,都让人觉得十分妩媚冷艳。

可他的印象里,晚晚每次赴宴都精致得像个瓷娃娃一样,怎么秦暮夕偏偏这么...

不过秦暮晚有更好奇的话问她,走近两步目光复杂地俯视她,问:

“你是通过学校的入学考试了?”

原来是这件事。

“那个啊----”秦暮夕勾了勾唇,“我可没时间参加入学考试,我只是给了校长一个小礼物。”

考试实在是无聊透了。

还好当初她帮林谢老先生解决了个小问题,林谢先生投桃报李送给她个小饰品,靠着这个小玩意,足够让她读的上书了。

没想到,她一个堂堂秦家二小姐,进入云海高中还要作弊。

啧,可真够丢人的。

秦暮远对她的答案有些不满,但秦暮夕只是笑了笑转身上楼。

看着她娇小的背影,秦暮远的疑虑更深了几分。

什么样的小礼品能让校长如此看重他这个山野来的小姑娘?

该不会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管理小说排行

    人气榜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