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你明明就不爱了

你明明就不爱了

作者:红酥手 主角:慕向晚慕以深  来源:书丛网

连载免费 都市言情

她是慕家不受待见的拖油瓶,却在情窦初开的年纪爱上了自己的“哥哥”,甚至阴差阳错的和他有了肌肤之亲。再相见,他是娱乐帝国高高在上的总裁,她是勇闯娱乐圈的新人,一不小心被他捏在了手里。禁忌而秘密的恋爱,让人难以戒掉。...

94万字 更新:2020/08/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她是慕家不受待见的拖油瓶,却在情窦初开的年纪爱上了自己的“哥哥”,甚至阴差阳错的和他有了肌肤之亲。再相见,他是娱乐帝国高高在上的总裁,她是勇闯娱乐圈的新人,一不小心被他捏在了手里。禁忌而秘密的恋爱,让人难以戒掉。

免费阅读

“你到底想我怎么样?慕以深,究竟想我怎么样?这些年,我已经离慕家远远的了,慕家我招惹不起,你慕以深我更招惹不起。我已经躲起来了,你还想怎样?”

“不想怎么样?”他的态度依然冷静,像是在欣赏着她的崩溃,“乖乖的按合约走,让你脱时,你就得脱!”想逃开他,逃开慕家,他不会让她如愿的。他的游戏里,如果没有奚向晚,不是太无趣了吗?

他怎么会说出这么恶魔般的声音,她全身颤抖,她找不到可以攻击他的地方,而自己却被他刺得遍体鳞伤。八年前的荒唐,她惨败收场。今天,她同样斗不过他。

小腹猛得开始剧烈的疼痛,旧日的痛苦记忆一涌而来,疼得更是让她想把自己毁灭。

慕以深看她突然捂住小腹,脸色比外面的阳光还要惨烈苍白。他也慌了手脚:“奚向晚,你干什么,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博得我的同情吗?让我告诉你,对你我永远不会有同情!”

向晚抬起头,连嘴唇都开始发白。在这么痛苦的情况下,她却笑了:“我怎么敢奢望慕大总裁的同情?慕以深,我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想怎么样。当初我并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他自己也在想,他究竟要她怎么样?奚向晚的确不曾对不起他,当年她勾引他没得到任何好处,反而被赶出了慕家。他恨她的母亲,但是她是无辜的。

这些年,他回来过几次,无论是过年、过节还是父亲生日,都曾提过让向晚回来,可是她没有一次回来过。四年前,她要求改名,改回姓奚。父亲倒是无所谓,他却莫名的觉得愤怒。

姓慕侮辱了她吗?她哪里来的傲气!其实慕家从来没把她当过家里的一分子,她要改姓父亲才会不痛不痒,事实上,外界根本不知道他还有一个继妹。也许就是那一件事,让他想要狠狠的教训她,他要看到她屈服。她是她母亲的女儿,她母亲要为她曾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而她身为女儿也不例外!

慕以深丝毫不为她的虚弱心软,这个女人满肚子的诡计,肯定是装的。他走到她面前,捏起她的下颌:“为什么?你妈曾对我妈做过的事情,刻在我脑子里现在都还清清楚楚。你是她的女儿,你觉得自己逃得掉吗?奚向晚,少在我面前装可怜,你这套对我没用!”

腹部剧痛得让她想现在就死去,慕以深眼眸里的仇怨深深震憾了他。当年的他,都不曾这么明明白白的表达自己的恨意啊!他恨母亲恨自己她是知道的,可是她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恨。

“慕以深,我真的不能拍泳装和内衣,你放过我吧!你想我做其他的都可以,我真的不可以!”她疼得流出了眼泪,她曾对自己发过誓,绝不在他前面哭的。她恨自己,恨这么没用的自己。

“为什么不可以?”她的眼泪莫名的刺痛了他,滴在他手上,滚烫滚烫的。他马上松开了她,只想逃开这怪异的感觉,“奚向晚,别人能做你就能做。少在我面前装什么贞洁烈女,我比作何人都清楚,你骨子里有多么的淫荡!”

“慕以深,你可以尽情的污辱我。没关系,反正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来踩我一脚。但是,我真的不能拍,不能拍。你想折磨我可以,可是我真的拍不了!”

她哭得梨花带雨,慕以深看到她的眼泪就很烦燥。她苦苦哀求的样子,没让他有半分的快意。

他本来期待着,以她刺猬般的个性,他越是打压,她反抗得更厉害的。她这么快屈服,他丝毫没有成就感。当年那个倔强好强的女孩有已经不复再见了。

突然,他脑海中闪出一个念头。或许,不能称之为念头,只能算一个本能。

他嘴角勾出笑意:“你说我怎么折磨你都可以?”

向晚打了个寒颤,腹部疼得更加厉害。她顾不得慕以深是不是有更恶毒的想法了,马上说:“是,只要你放过陈姐,只要你不让我拍,你想怎么样都行。”

慕以深一把将她搂住,发现她全身冰冷,身体还在颤抖。

不对,这个女人最擅长演戏,不要被她骗了。

他硬下心肠道:“你要想不拍也行。回国这么久,我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床伴,你若是做了我的女人,我当然不可能让自己的女人在镜头前宽衣解带。”

向晚身子一僵,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她全身虚软无力,只得紧紧纠住他的衣服:“为什么?为什么?”

她的动作反而让他误以为,她在勾引他,他握住她的手腕,她被迫的仰头,他看到了她苍白如雪的脸。他呼吸一窒:“你、你怎么了?奚向晚,别在我面前装模做样!”

她淡淡的笑,眼前的他也变得模糊,她甚至听不清楚他说什么,直到眼前漆黑一片,失去的了意识。

向晚再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外头阳光还是很亮,身体倒是轻松了许多。她按按眉心,以上慕以深深黑的利眼。

“你醒了!”慕以深语气还是很冷漠,“床边有粥,你先吃点,别一会儿又晕倒了。”

她立即竖起了警觉,这是一间六十坪的房间,摆着一张KINGSIZE的床。里面有电视,音响,冰箱一应俱全。“这是哪里?”

“我办公室的休息室,你刚才晕倒了。”医生来过了,她的身体很虚弱,还有痛感幻觉症。医生说只有病人曾经受过巨大的伤害,无法从过去的伤害中走出来,才会出现这种症状。

刚才在办公室,她不是装的。莫名奇妙的内疚这两个小时一直缠着他,他对自己说,对这个女人,不需要内疚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