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衙门府里娇厨娘

衙门府里娇厨娘

作者:霞霞 主角:柳霜儿温渊铭  来源:追书云

连载免费 架空宠文重生

柳霜儿一直以为温渊铭是个热心肠的好官,为了她悲惨的前半生瞻前顾后,东奔西顾,直到某日被哄骗入了洞房才知道,原来这厮在玩夫人养成计划。...

59万字 更新:2020/08/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柳霜儿一直以为温渊铭是个热心肠的好官,为了她悲惨的前半生瞻前顾后,东奔西顾,直到某日被哄骗入了洞房才知道,原来这厮在玩夫人养成计划。

免费阅读

它叫做突破他人的心理防线,港台的电视剧常见。

犯人被请去喝难喝的苦咖啡,且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盘问令人无法休息,无法思索,整个人处于崩溃的边缘。

待的时间一长,心理防线崩溃,自会和盘托出。

温渊铭专注的模样,令她心中只觉得有一丝好笑,如何能够向他们解释电视之类的高科技的东西,眼睛一转,微笑道:“霜儿在书中瞧见照搬而来,不曾想到一用便见效!”

摇了摇头,她啧啧道,“看来他们的心理素质极差,做贼心虚!”

温渊铭眉间舒缓,“若是坦坦荡荡的,就算恐吓又有何用?”

“大人说的正是,人人都像大人一样两袖清风,县中的治安必定会首屈一指。”

她的嘴巴倒甜,方法也极为有效,目光流出深深的赞许之意。

“大人,您真的不吃吗?”很快的一碗面见底,瞧他坐着自大地摇扇,柳霜儿不觉好奇地问道。

不知何时离开的侍卫重又归来,从怀中掏出来几个热乎乎的包子放在桌上。

温渊铭瞧也不瞧一眼,收起扇子含笑地看着她,“可吃饱了,要不要再来一碗?”

“不必啦!”抚着圆滚滚的肚子,她好奇地问道,“大人真的不再吃一点儿?”

“不必!”说罢立刻起身,侍卫呆呆地站在原地,着实不解,连馒头都吃了啊,为何偏偏他买的不闻不问呢?

眼见二人远去,忙地追上。

摊主只冲他喊道:“你们的包子......”

无人回应,摇了摇头。

回去后立刻开堂,柳霜儿侯在他旁边。

苏老三来到公堂后睁圆了眼睛,不敢相信地看向柳霜儿,她同样的背负手,下巴高抬,威风凛凛的。

眨了眨眼睛,没有看错,如今的柳霜儿哪像是之前的任人欺负的软柿子,似乎身后有了靠山,摇身一变,不敢地视。

“瞪什么瞪?”柳霜儿剜了他一眼。

苏老三立刻缩着脖子低垂下头,讪讪地不敢出声。

“堂下所跪何人?”

“草民苏老三,大人,小的是冤枉的呀!”

两旁的衙役一字排开,心怦怦怦直跳。

温渊铭拿起手边的卷宗飞快地瞟了一眼,“这是昨日招供的罪证,如何说冤枉?”

他的脸色一白,昨天晚上本想着紧咬着牙关的,奈何无人搭理,又不时有人冷嘲热讽,甚至耳畔还响起罪犯被殴打的声音。

一下,两下,棍棒撞击着皮肉的声响,浑身上下冒出无数的鸡皮疙瘩,令他的心神不宁,闭上眼睛,好似瞧见自己阴不抓铐住拷打的情形。

狱卒不时地前来说起犯罪时所受的各种刑罚,待到四更时,再也受不住,便向众人招认了些许的罪证。

如今想来越发的后悔。

凝神间,突听得砰的一声,惊堂木重重拍在了桌上,温渊铭威严的面庞似玄冰般的冷寒,声音毫无温度,“还不快如实招来!”

“小的......”他吓得嘴唇哆嗦,结结巴巴得语不成句。

柳霜儿从怀中将早已写好的罪证拿出来,朗声说道:“苏老三,数日前强买民女不成心怀报复,更是命人入室行凶,心肠歹毒。”

她的声音清脆如珠,听在苏老三的耳中如同催命符,浑身忍不住的颤抖,面色苍白,眼见到她步步前来,身不由己地往后倾倒,浑身无力地跌坐在地上。

将罪证展在他面前,柳霜儿唇角浮起来一抹清冷的笑意,“苏老三,大人没有冤枉你吧?”

温渊铭的瞳孔紧缩,目光泛着森森的寒气,不怒自威。

他的心尖一颤,再次爬起来,五体投地不住地磕头,不敢反驳。

“大人,他已经默认!”

柳霜儿心中一喜,立刻回眸,见他脸色冰寒,眼珠似墨玉,摄人心魂,面色一阵,此时的他与刚刚和她一起聊天说话的男子判若两人。

一个温润如玉,谦谦君子,此刻更像是冷面阎王,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他呢?

“对此可有异议?”一道冷光扫向苏老三。

他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目光如芒在背,连连地点头:“小的认罪!”

柳霜儿将罪证展在他面前,沾上红泥,按上指印,当即小跑着上前呈在温渊铭的面前,“大人请看。”

“只是这一些?”

就在衙役准备将人拖走时,温渊铭陡然问道。

他惶恐地抬头,眼睛滴溜溜转动,目光闪烁着,看向柳霜儿时泛着一股恼怒,感受到温渊铭冰冷的目光,双手环抱手臂,不住地摩挲着,颤声道:“小的,小的......”

还有?柳霜儿号气恼至极,正欲走下去时,温渊铭却一把扯住,冲她微微地摇头,示意她继续听下去。

瞅着柳霜儿气冲冲的模样,他顿时收回目光,低声说道:“昨日的男子和大娘回去后,小的左思右想觉得不妥,准备找人做掉他们。”

闻言气不打一处来,柳霜儿怒道:“你杀人灭口?”

他们手段如此歹毒,想想不寒而栗。

“没有,没有!”他忙不迭地摇头,哭丧着脸,“哪里知道,母子两人异常的狡猾,并未回家,只是做出家中有人的假象,我们的人前去,发现屋子里一直点着灯,放着两个稻草人,他们已经悄然遁去,不知踪迹。”

睨了他一眼,柳霜儿冷冷地说道:“你该庆幸,若不然背上人命官司,此刻怕是抵命啦!”

苏老三提着袖子擦拭着额头的汗珠,惶恐地叫道:“大人,小的一时糊涂,如今,男子和大娘安然无恙,小的罪状大人如何判定?”

“这是大人的事!”侍卫在一旁冷斥道。

他顿时闭上了嘴,不敢吭声。

柳霜儿站在旁边偷偷瞄了一眼,温渊铭瞧着的正是苏老三的生平,他是县里的乡绅,家中殷实,和县官的关系不浅。

如今只是纵人行凶未遂,按理说,只要有人担保便可无恙。

他微闭着眼睛,以手托着额头,眉头微拧着,看似极为为难。

柳霜儿弯腰低声说道:“大人,如此大错并未铸成,虽然可恶,可按照律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