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我追时光而来

我追时光而来

作者:四月厚声 主角:祁亦安时光  来源:文鼎

连载免费 婚恋总裁

祁亦安:我想问一条路,到你心里的路。时光: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

0万字 更新:2020/07/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祁亦安:我想问一条路,到你心里的路。时光: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免费阅读

这几天,东佩集团的高层连续开了几个会议,已经确定了一件事情,就是时正东决定要退的事情。这件事情搞得大家人心惶惶的,特别是一些公司的高管,例如周文就是其中的一个。因为他们知道这个即将接任总裁的人是时总裁的小儿子,叫时光,是一个极其严苛、挑剔的人。

接下来的日子,设计部特别清闲,没有新的任务下来,大家按点上班又按点下班。

这天早上,公司高层又开了一个扩大会议,周文也参加了。时正东在会上再次明确地提出来,他说身体不行,思想也跟不上时代,决定让他的小儿子来代替他。这个东佩公司虽然说是股份制,可是真正在股东们的手里的股份非常之少,时正东有绝对的权利这么做。

看来,这是时正东的告别会,一个英雄就此要退休了。

会后,周文没有闲着,他差不多与设计部的每一个人都进行了一次谈话。他得保证在新总裁上任之时他手底下的兵不能变节,他看到这个设计部才人辈出,他有些恐慌:他已经不是刚毕业时那个才华横溢敢闯敢拼的周文了,他现在被工作和生活改变得只剩下了世俗,他的内心无比担忧。

当周文把祁亦安叫到办公室的时候,周文笑着给祁亦安倒了一杯水。

“亦安,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周文笑着,他问别人可不是这样问的。

“周总监是一个严于律己的人,时时刻刻为我们起到了优秀的带头模范作用。”

祁亦安的这话听得周文自己都笑了,但是祁亦安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她一直都是浅浅地笑着。

周文收敛了笑意,“亦安,你知道我的,从来就不善言谈,要是有什么不好地方,还请你多多谅解。”

“总监,您一直都是我们的表率。”

“亦安,你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孩子。”

“谢谢您的栽培,让我从一个实习生到今天的位置。”

“你是一个人才,这是你应得的,换做谁都会怎么做。”他笑了笑又说,“别说你现在是一个小组长,就是设计部副总监的位置你也是可以胜任的。”

“谢谢,只是我还没有这样的能力,就只是做小组长我都觉得压力太大了。”祁亦安始终保持着警惕和刻意。

“亦安,如果我不做总监了,我们能做朋友吗?”周文看着祁亦安的眼睛。

“总监,你真会开玩笑。”

“亦安,我是认真的,我们能成为更加亲密的朋友吗?”

祁亦安喝了一口水,没有说话。

“亦安,如果新总裁上任,我还是总监的话,你能不能辞职,做我的女朋友?”

“总监,你太会开玩笑了。”祁亦安笑了笑,放下水杯,“你太幽默了。”

周文从她的表情上,看出了她的不愿意甚至是不屑一顾,他暗中恼火不已,但却不好发作。

这个女人真是嚣张不懂事!

“嗯,就是一个玩笑,试探你的。”他转身说,大声说了句,“请出去!”

祁亦安出来了,长舒一口气,若释重负,这个周文已经不是她三年前来公司认识的那个周文了。

下一个进去的是郑莉,他们聊得时间很长,她隔老远都能听见里面不时的笑声。

......

路易安外出回来,把他的狗拴在院中,又将买回来的食物放进冰箱,随后去卧室换衣服,取下口罩和墨镜,穿上一身随意的家居服。

唉,当明星真累啊,出个门都这么不容易,他感叹。

路易安煮了一碗面,他吃面的时候,他的妈妈路琳打来电话。

“儿子,妈妈给你买的房子,你住得还习惯吗?”路琳在那头问。

“妈,你放心吧,我挺好的。”路易安说。

“孩子,妈妈还给你拿了一个剃须刀,是妈妈公司最好的产品,不过你用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些。”

路易安暗笑她妈妈余多的担心,路琳公司的剃须刀,估计临川的十个男人中就有八个人在使用吧,价格实惠品质上乘。

可是路易安不知道,路琳此刻正坐在藤摇椅上,将手中的电话搁在了膝头,她想起了她第一次看到她儿子刮胡子的样子,那时他还叫秦淮。

小秦淮下巴涂满泡沫,笨拙地打开剃须刀的开关,准备平生第一次刮胡子,那是他爸爸秦晔送的剃须刀。他小心翼翼地在脸上推着剃须刀,不是发出一些疼痛的叫声,最后他也没有理成个样子。最后还是他的爸爸过来帮他,他才完成了第一次的刮胡子。

正是小秦淮他的这番艰苦的努力让路琳觉得她便从此刻开始老了。

那时,路琳和秦晔还没有离婚。你说,怎么都一起过了半辈子才发现性格不合呢?

那时,路琳的公司还只是一个加工厂,还没有她自己的品牌。

那时,最重要的是,秦淮还叫秦淮。

“妈妈,你在干什么?”那头传来几声叫声。

路琳才回过神来,她笑了笑,“妈妈在想,淮淮已经是个大人了,我还这么啰嗦。”

路易安听到“淮淮”时愣了愣,他很久没有听到她这样叫他了。

“路易安,”路琳显然知道了她错了,立马改口,“你现在是明星了,更要好好地保护自己。”她嘱咐完这一句就挂了电话。

路易安把电话扔到了一旁,他至今仍然十分清晰地记得,八年前,当他的母亲把抚养判决书扔到他的面前,路琳擦干了眼泪说:“你从今天起,跟我姓了,你给自己重新起个名字吧。”

“路易安。”他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

有些事情,他知道已经无能为力了,与其看他们争吵,不如让他们各自安好。

“好,妈妈希望你一生都过得容易、安心。”

几天后,秦淮以路易安的名字过了他的十八岁生日,去社区办理了他的身份证,签证,随后他去了美国,再后来又去了韩国。

往事不可追,路易安笑了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无话可说。

如今,他似乎遂了路琳的心愿已经过得风生水起了。但是路琳不知道,他的名字,不只是一生都过得容易、安心的意思,更多的是关于一个人,而这个人,只能是祁亦安。

路易安又想起了什么,他迅速地捡起沙发上的手机,他重新打开那条视频,希望从下面成千上万的评论中找到一些关于祁亦安的蛛丝马迹。果然,他得知祁亦安在东佩汽车有限公司上班。事不宜迟,他回房间,重新换衣服,收拾起他的墨镜,匆匆开车出门而去。

路易安刚一出门,天就下起了暴雨。没有办法,谁叫这是夏天时节的临安呢?

临安,他八年没有回来了,变化巨大,用沧海桑田来形容也不为过。

路易安跟着导航来到东佩集团的楼下时,正是他们的下班时间。他把车停在了大门口,雨刷不停地刮着挡风玻璃,他猫在车上,他希望看到一个没有打伞,更没有人相伴的祁亦安。

他的内心激动不已,他反复在想,见面的第一句话应该跟她说什么,尽管这个场景已经在他的心里上演过千千万万遍。

此刻,他还是如此不自信,忐忑不安。

八年了,她还能认出我吗?像她那么优秀的人,应该早就已经找到相互喜欢的人了吧?

这时,一个女人追着一个男人朝他这边过来。

女人撒着娇说:“总监,人家今天可以坐你的车吗,雨实在太大了。”

男人回头一笑,深不可测,“你想的话,你就上吧,不过开到那里停可是我说了算。”

“当然是总监说了算,总监最会疼女人了。”

“是嘛,那你今天晚上要不要试试?”男人淫魅一笑。

女人娇羞地说道,“总监真是坏透了,人家怎么不见你这样跟祁亦安说话。”

“你别提她!”他十分不满,“她整天地假正经,看了就心烦。”

“好好好,不提不提。只要你高兴,我今天跟你走。”女人说着先上了车。

本来还想从他们的口中探知更多关于祁亦安的消息,可是他们却开车走了。

路易安失望不已。

不过更加失望应该是他不知道,他右边祁亦安的白色奥迪也开走了。

左边的,右边的,都开走了,路易安的豪车停在那里十分孤单。

今天雨大,尽管祁亦安的车技十分不错,她还是很小心翼翼地开着。不过她的脑中一直在回想,刚才她车旁边停着的那辆黄色保时捷,车中的男子带着墨镜,她十分好奇,那个人他会不会就是员工们一直在议论的新总裁时光?

祁亦安终于回到了家,她弄完饭吃,洗了澡,舒服地窝在临窗前面的那个大沙发里,她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上输入:东佩时光。

立马出现了很多的信息,可是一条有用的信息都没有。她叹了口气,这个时光还真是无聊。于是她又重新输入:东佩时明。

出现很多信息,其中一条她十分惊讶:著名青年舞蹈家叶敏卿与东佩集团继承人时明离婚。

她点了链接进去,却发现是一条来自一积娱乐的娱乐新闻,只有这简单的几句话,说两人性格不合,和平离婚。

这是什么时代,连一条娱乐新闻都这么惜字如金吗?看来在网上是查不出这个时光的蛛丝马迹了。

小的太年轻,那么就查查老的吧。

祁亦安没有放弃,于是她又重新搜索:东佩时正东。

果然,这个人的信息多一点,不过都是一些与他相关的商业新闻,祁亦安失望极了。

东佩楼下,路易安等到那栋大楼上的灯光都差不多熄灭之后,他才缓缓地开车走了。夜色降临,他不禁问:祁亦安,你在哪里呀?

如果可以他宁愿扔掉他的豪车,也愿意重回过去,和祁亦安一起嘻嘻哈哈地走在校园的路上,给她背书包,帮她买辣条……

路易安很懊恼,当初为什么不留下她家的地址呢,和她的联系方式呢?是呀,年少的秦淮,当时多么信誓旦旦,多么信心十足,他认为他们永远都不会分开!他固执地坚信地认为他才不要那些繁琐的信息呢!他们是命中注定不会分开的!可是,他那里猜到大人的世界说变就变,他早上还在和祁亦安打闹,下午就被他的妈妈拖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一别,八年。

祁亦安,我们八年不见了。

一滴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

他开车往他们以前的高中去,他多么希望她还在那课大柳树下等他。

路易安驱车到的时候,他才发现学校早已经不见了,现在那里是繁华的商业区了。

路易安一路开车狂奔而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