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席少的贴心小棉袄

席少的贴心小棉袄

作者:江进酒 主角:叶舒然席慎  来源:微阅云

连载免费 婚恋霸道总裁

叶舒然想不明白,云城的打工仔到了霓城,怎么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席家二少,对她犹如陌生人。 而她,未婚,却有了他的孩子。她问:说好的结婚呢,你是真的把我忘了吗? 她也想不明白,对她不再有半分感情的人,为什么又要娶了她。 娶了她,却不愿承认她。 后来,她想明白了,原来她只是他跟另一个女人爱恨纠葛的一副催化剂。 再后来,叶舒然对席慎说:你还是把我忘了吧,跟着你,我不舒服……...

20万字 更新:2020/06/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叶舒然想不明白,云城的打工仔到了霓城,怎么就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席家二少,对她犹如陌生人。 而她,未婚,却有了他的孩子。她问:说好的结婚呢,你是真的把我忘了吗? 她也想不明白,对她不再有半分感情的人,为什么又要娶了她。 娶了她,却不愿承认她。 后来,她想明白了,原来她只是他跟另一个女人爱恨纠葛的一副催化剂。 再后来,叶舒然对席慎说:你还是把我忘了吧,跟着你,我不舒服……

免费阅读

男人低头看了眼女人的细白小手,脸上露出几分猥琐笑容,但碍于这是在大马路上,他不好做什么。

他扬了扬手上的传单,道:“传单你发完了吗?”

叶舒然一看那些传单,有些理亏,她咬了下嘴唇辩解:“可是——”

不等她说完,男人打断了她:“小妹妹,不是我不给你工资,上头给的工资里头没你的份儿,总不能让我自己掏腰包给你填补吧?”

男人刚才还恶声恶气的说话,这会儿叫起了小妹妹,叶舒然一愣,不知他怎么突然变脸了。

就这短短一秒钟的功夫,男人反手握住了叶舒然的小手,捏了捏,细皮嫩肉的,不比那些精心保养的女明星逊色。

他脸上的笑容更加猥琐,说道:“不过你如果肯陪哥吃个饭,哥给你钱,怎么样?”

说是陪吃饭,其实真正意图是什么,叶舒然作为一个成年人自然听得明白,她瞧着那只黑乎乎的大手,只觉恶心得要吐了,他把她当成什么了!

她像是烫着了一把抽回手,恶狠狠道:“谁稀罕你的钱,滚!”

她知道,这笔工资要不回来了,这一天也白干了,但若继续纠缠下去,她反而会吃更大的亏。

转身时,叶舒然的苦笑难看得像在哭。

当派单员的日薪并不高,一天也就一百块。一百块,却可以是三天的生活费。

她做云家大小姐的时候,从没有视钱如粪土,花钱如流水,可现在却视钱如命。

她翻滚了下苦涩的喉咙,深吸了口气调整情绪,抬眸时,却见几步远的地方,席慎正站在车旁,手里握着一支手机打电话。

他身着笔挺的手工西服,黑色外套,白色衬衣,衣领散开了两颗扣子,单手斜插在裤子口袋,旁侧的黑色宾利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衬着他翩翩贵公子的形象,像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吸引来往过路人的目光,比她这一身女仆装还吸引人。

叶舒然眨了眨眼,不自觉的又想到他在云城时的模样。

那时候,他不是什么霓城席家的二公子,只是个普通的上班族,穿着平价西服,坐地铁上下班,他大多时候喜欢穿休闲装,像个大男孩,笑着时眼底有星光。

眼前的这个人,对她而言,太陌生了……

叶舒然愣神时,席慎的目光冷不丁地扫过来,两人的视线隔空相望。

他是不是都看到了?

刚才她还很有骨气的把他看做陌路人,可自己的狼狈却被人看了个精光……一想到这个,叶舒然有几分慌乱,低头掩饰自己的窘迫。

她看着脚上的灰扑扑的帆布鞋,脑中蓦然响起工头的话,“上头给的工资里头没你的份儿”,叶舒然脚步一顿,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席慎。

此时,席慎已经挂了电话,他坐在驾驶座上,顺手要关车门,感觉到车把被人从外面扯住,席慎眉毛皱了下,转头看过去,就见叶舒然怒气腾腾地站在车边上。

席慎眉毛拧得更紧了些,眼里淬了冰似的,薄唇开合:“放开。”

叶舒然抿了抿嘴唇,气息沉下,她不但没松手,反而将车门彻底打开,冷声问道:“是不是你干的?”

他不想她留在霓城,就让房东连夜把她赶出去。

他看到她在发传单,就打电话派人夺了她的工作。

他赶尽杀绝,不给她留活路!

叶舒然悲哀地想,坏了他跟未婚妻的订婚,有必要这么恨她吗?为了讨好那个姚蔓吟,非要这么对她吗?

哪怕是一场游戏,他们也曾有过旧情,就不能念着她的丁点儿好?

男人漆黑的眼没有半点波澜,眼前的女人苍白的脸挂着汗珠,瘦弱得看起来摇摇欲坠,可眼神里却满含愤恨。

席慎眉心微蹙,薄唇轻抿,没有半点回应。

他的沉默,在叶舒然看来,俨然就是默认,她愤然道:“席慎,你别欺人太甚,把我逼急了,大不了我们鱼死网破,我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有多渣,到时候,你就别想跟你那未婚妻再有什么百年好合!”

这话,显然戳到了席慎的逆鳞,他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他微微地眯起眼,露出几分阴冷,讽刺道:“你果然不死心。”

这女人有备而来,她既然盯住了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收手。他看了眼她身上的女仆装,原来在这儿等着他呢。

要想再有纠葛,总得有个契机,作为一个骗子,制造机会是她拿手的。

席慎冷眸一闪,看了眼她的肚子,冷声警告道:“惹怒我的代价,你想好了吗?”

叶舒然看到他阴冷的眼神,肚子紧缩了下,手指微颤。

这个男人,已经不是她的席慎了,他在霓城权势滔天,他要是做点什么,她是无法抵抗的。

叶舒然抿了抿嘴唇,努力撑着不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太弱势。她一字一句认真道:“席慎,我说过,你我之间不再有任何瓜葛,我不会来打扰你。”

“我只是暂时留在霓城,想攒些离开的钱而已,可你让房东赶我走,让我没有落脚的地方,又不给我工作,让我没办法吃饱饭,你觉得,当我走投无路时,我还能保持冷静吗?”

她顿了顿,从脖子里扯出一根红线,线上绑着一枚戒指。

简单的圆形款,银色的,没有任何宝石点缀,素得毫不起眼。可因为是他给她的求婚戒指,她便宝贝得贴身藏着,就怕被何智辉拿去卖了。

叶舒然将戒指摘了下来,放到席慎面前,道:“这枚戒指,是你在云城机场给我的,你说,等你结束了霓城的工作,就会回来娶我。”

说到这时,她的声音渐渐哽咽,眼底泛起了泪花。曾经有多相爱,现在就有多伤人。

“现在,这是你我之间唯一的联系。既然你跟我恩断义绝,这戒指便还给你,我不需要你的东西,你也不需要再防着我,想尽办法将我赶出霓城!”

说完,她将戒指砸到他的身上,手指蜷紧了捏成拳。

本来,她只是想等宝宝出生了,这戒指给宝宝留个念想,可现在她意识到这个想法是错误又可笑的。

孩子是她的,留他的东西做什么念想?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