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盛夏之恋总裁追妻忙

盛夏之恋总裁追妻忙

作者:一夜盛夏 主角:盛夏裔夜  来源:掌文

连载免费 萌宝虐恋甜宠文

四方城有一声名狼藉的女人,盛夏。男人认为她人人可夫;女人认为她放荡不堪。可,实际上她不过是在爱上了一个人而已。为这个人,她这辈子,第一次用了最见不得人的手段。婚后五年,她受尽冷嘲热讽,受遍他的冷暴力,她为他九死一生,依旧换不回他的回眸。“裔夜,爱盛夏,那么难吗?”她问。...

65万字 更新:2020/06/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四方城有一声名狼藉的女人,盛夏。男人认为她人人可夫;女人认为她放荡不堪。可,实际上她不过是在爱上了一个人而已。为这个人,她这辈子,第一次用了最见不得人的手段。婚后五年,她受尽冷嘲热讽,受遍他的冷暴力,她为他九死一生,依旧换不回他的回眸。“裔夜,爱盛夏,那么难吗?”她问。

免费阅读

"麻麻……"小开心听着两人的声音,有些不安的拽着自己粉色的小裙子,小声的喊了一声。

两人都是一顿,盛夏在沙发上,裔夜距离小开心最近,沉默着摸了摸她的头。

小开心有些怯生生的拽了拽他的手,圆圆的小脸有些委屈。

裔夜顿了一下,将她抱起,放缓了声音,"开心乖。"

小开心趴在他的怀里,平日里笑嘻嘻的小脸,此刻有些闷闷的不高兴。

盛夏和裔夜几乎是在同时就发现了她的异样,四目相对一眼,几乎是在下意识的就达成了不在孩子面前争吵的共识。

次日,盛夏准备去见上一见岳海峰。

却在门口看到了刚刚拉开车门的裔夜,两人对视上的那一瞬间,裔总裁的眉头就拧了起来,"要去哪儿?"

盛夏径直就朝自己的车旁走,"去处理一些事情。"

"不准去。"裔夜想也没有想的就说道。

盛夏脚步微顿,神情没多大的变化。"这是我的事情。"

"……"她坚持,裔夜的态度也强硬,"我替你去。"

"你知道我要去哪儿?"盛夏略微差异的提高了秀眉。

"岳海峰。"他削薄的唇里吐出这个名字。

短暂的惊讶过后,盛夏的神情就恢复了如常,"这件事情我……"

"让岳海峰同意合作,我去比你去合适。"他的手段和名声在四方城那是传开的,用句或许不恰当的形容词那便是积威深重,对于岳海峰这种扶不上墙,却一直仗着家里的关系为非作歹的阿斗来说,最是管用。

盛夏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略微迟疑了一下。

裔夜知道她已经意动,"这件事情我会办妥,你的脚还没有完全好,在家好好休息,嗯?"

盛夏细细的看着他数秒,然后忖度了一下,低声说了句:"谢谢。"

原本见她答应下来,神情慢慢舒缓下来的裔夜,因为她这一句话,剑眉顷刻间就横成了大写的"川"字。"你该知道,我并不想要你的客气。"

她微笑弯唇,却只带着三分的笑意。

一个小时后。

某咖啡馆一角,裔夜看着面前神情恍惚,眼神中却充满戾气的岳海峰,神情寡淡的将自己今天来的目的说的清晰明了。

"卡里有一百万,该怎么做……"裔夜骨骼分明的指尖按在银行卡上,慢慢的朝岳海峰面前微微的推了推。

岳海峰看着桌上的银行卡,眼中闪过贪婪,也许以前他对于一两百万不会有多么的执念。但是如今……岳海群在闹分家,岳老爷子因为岳家的事情气的重病在床,岳海峰如今在岳家已经被挤兑的毫无立足之地。

这一百万现在对于他来说就是不可或缺的东西。

"明白,明白,裔总一句话的事情。"岳海峰贪婪的嘴脸显露无疑,"说实话,盛媛雪那个贱女人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她!"妈的,竟然敢给他戴绿帽子,搞上的还是老爷子。

这口气,他要是不发泄出来,怎么还算是男人!!

裔夜慢慢的理了理袖口的银质螺旋纽扣,将放在一旁的金丝边眼镜重新戴上,"既然这样……裔某就坐等岳少的好消息。"

岳海峰连忙点头哈腰的应承下来,暗中看了他一眼,将桌上的银行卡握在了手里。

裔夜看过来的时候,他又紧忙陪着笑脸,一副市侩的不能再市侩的模样。

裔总裁对此非但没有任何瞧不上眼的意思,反而……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无论是谈生意还是谈交易,永远不怕的就是对方贪心,而是对方……无欲无求。

而显然,岳海峰是前者。

……

"妈,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我看着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有多害怕……"

"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当时没有走开,你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都是我不好……"

"我真的没有想到姐姐竟然会下这样的狠手,我真的没有想到……"

盛媛雪坐在病床边,紧紧的握着赵晓姿的手,脸上的泪水不要钱一般的往下落,说的话也是情真意切。

赵晓姿刚刚从鬼门关里活过来,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听着她的话,却忍不住的身体颤抖起来,她哆哆嗦嗦的伸手想要去摸自己的肚子。

盛媛雪看着她的动作,顷刻间眼泪掉的更凶了,趴在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啊!"赵晓姿摸到自己原本已经有些隆起的腹部再次干瘪下去的时候,顿时就惨叫一声,"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

盛媛雪期期艾艾的看着她,一边擦眼泪,一边说道:"孩子……没有了,而且医生说,妈妈你本身就是大龄孕妇,这一次摔下楼梯又伤到了根基,以后怕是再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了……"

"盛媛雪,闭嘴!"盛建国去而复返,听到的就是盛媛雪的话,顿时额头上的青筋都出来了。

盛媛雪此时好像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掩饰性的捂了下嘴唇。

而病床上的赵晓姿则因为盛媛雪那一句"以后再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而整个人陷入了疯狂之中,她疯狂的扯着病床上的被子。抓住了盛媛雪话中的重点,面目狰狞的问:"是盛夏推的我?"

盛媛雪哭着点了点头,"是我……是我亲眼看到的,但是她现在身后有人撑腰,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律师保释……我好恨,恨自己没用……"

赵晓姿红着眼睛:"盛、夏!"

"看来,我来的好像有些不是时候。"岳海峰大刺咧咧的走进来,他刚才在门口也将盛媛雪的话听了一部分,只觉得自己以前真的是小看了这个女人,难怪就连老爷子都被她耍的团团转。

盛媛雪闻声脊背一僵,慢慢的回头,在看到岳海峰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顿时都戒备了起来,"你来干什么?谁让你来的?这里不欢迎你!"

岳海峰从身后拿出从几天前就一直放在家里的离婚协议,"你不是一直想要跟我离婚?我现在就成全你,这上面我已经签好了字,从今天开始你就跟我们岳家没什么关系了。"

这份离婚协议盛媛雪自然是清楚的,但是岳海峰一直不同意签字,甚至对她派去的律师放出话来,要一辈子拖死她。

怎么现在……突然会改变了主意,甚至都没有跟她讨价还价?

盛媛雪有些不敢置信的将离婚协议拿了过来,仔仔细细的从头看到尾,确认这份协议真的没有被动过手脚以后,视线又慢慢的落在了岳海峰的签名上。

结果她惊讶的发现……一切都没有问题。

岳海峰这是……真的打定主意跟她离婚了。

意识到这一点,盛媛雪不禁长舒了一口气,不管岳海峰态度突然转变的原因是什么,只要最终达到了离婚的目的,不再受他的牵连就好。

而盛媛雪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岳海峰跟她抱有一样的想法。

"看好了吗?看好了的话,咱们就去一趟民政局。"岳海峰说道。

盛媛雪收起离婚协议看了他一眼,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她自然是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下来。

简单的跟赵晓姿和盛建国打了个招呼以后,盛媛雪便跟着岳海峰离开,在出了医院以后,岳海峰忽然站定不走了。

盛媛雪见此,整颗心就跟着一顿,难不成……他是拿着离婚协议来诱使自己跟他出来,实际上却是打着有别的主意?

这种想法一出现在头脑中,盛媛雪整个人顿时就防备了起来。

结果实际上,岳海峰不过是在找车钥匙。

等一个多小时候,两人从民政局出来,盛媛雪看着手上的离婚证,从岳海峰忽然出现就不断揣测着的心,总算是落到了实处,整个人都显得轻松了不少。

岳海峰就是在这个时候开口的:"听说你又在想尽办法的陷害你那个姐姐?"

盛媛雪闻言一顿,随机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你在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冤枉她了?我是亲眼所见,就是她想要害死妈妈。"

岳海峰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朝着她瞥了一眼,然后手指紧紧的扣着她的脸,"这话你也就去骗骗别人。究竟是谁推的赵晓姿,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还不知道吧……当天,我也在那个商场。"

"不可能!"盛媛雪想也不想的就直接否认,"当时周围根本就没有人!"

"没有人?"岳海峰说道,"我可是亲眼,看到,是你把赵晓姿推下去的。"

盛媛雪有些慌了,甩开他的手,后腿了一步,强制自己冷静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动手的人就是盛夏。"

"动手的人是谁,我一点都不关心。"岳海峰说,"但是……想要我闭上嘴,你是不是要付出点什么?"

盛媛雪带着些戒备的看向他,"你想要多少钱?"

"多少钱?"岳海峰不屑的笑了笑,"我要五百万,你现在能拿的出来?"

盛媛雪死死的抿了抿唇,显然这个钱数大大的超出了她的承受范围。

"放心,我不需要你的钱。"岳海峰伸手在她的脸上狠狠的摸了两把,说道:"我要你陪我再睡一觉,最近都没怎么碰过女人,虽然你是个婊,我也不在乎了。"

他的语气轻贱而带着嘲讽,"你跟老爷子给我带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老子要一次性全部玩回来。"

盛媛雪打开他的手,"你做梦!"

难怪,他会同意跟她离婚,原来是知道她跟老爷子的事情,不过这样,也算是因祸得福。

"啪"岳海峰看着自己被打疼的手背,反手就给了盛媛雪一巴掌,同时爆了句粗口,"妈的,贱货,如果不是因为老子最近玩不到女人,你以为老子想碰你!"

他患有艾滋病的消息,早已经在他经常出入的圈子传开,那些个小姐,一个个对他避如蛇蝎。

"你如果不答应。老子现在就去警局,把你做的好事给抖出来,到时候……"他阴恻恻的冷笑了一声。

盛媛雪捂着脸,愤恨的看着他,但是却也不敢真的在这个时候跟他翻脸,如果他真的去了警局,那她……

"老子给你五秒钟的考虑时间,五,四,三……"

"我、答、应。"盛媛雪咬着牙说道。

岳海峰冷笑一声。手扣着她的腰,将人给揽在了怀里,"小婊子就是识相,走吧。"

盛媛雪被羞耻感侵袭,但是却不能反抗什么,就跟活吞了苍蝇一样。

她原本以为岳海峰会将他带到附近的酒店,可谁想他竟然直接把车开到了家。

盛媛雪这才有些慌了,"为什么要来这里?"

"老子就是喜欢在家里,下车!"说着便推搡着,将她拉下了车。

盛媛雪脚下一个没站稳,差点摔倒在地上,还没有来得及调整,就被岳海峰用拖的拖到了房间。

很快,房间里传来了压抑和痛苦的声音。

以前的岳海峰还知道收敛,现在的岳海峰完全就跟禽兽没什么区别,盛媛雪没过多久就后悔了,她试图挣扎但是却无济于事,反而被连扇了几个巴掌以后出现了耳鸣的状况。

"连养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养母都能下得去手,盛媛雪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有够狠的!"

"弄掉了赵晓姿肚子里的孩子,以后盛家就都是你的了。你打的是这个主意吧?!"

"果然山鸡就是山鸡,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岳海峰不断的拿赵晓姿的事情羞辱她,身心的折磨让盛媛雪的心神有些失控了,"是她活该!她和盛建国根本就没有把我当一回事!他们一心都想要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肚子里的孩子!他们根本一点都没有为我做过考虑,我不过是拿回原本就应该属于我的,我有什么错!"

"那个孩子,本身就不应该存在!他该死!他该死!"

听着盛媛雪口中吐出的这些话,岳海峰幽幽的笑了笑,等终于把人给折腾晕了,这才慢悠悠的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等洗完了澡,浑身轻松的岳海峰在阳台打了个电话,"裔总,你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好了,盛媛雪由已经亲口承认是自己推了赵晓姿,录音在你的邮箱里……"

"……是,她亲口承认的,不管是拿到法庭上还是警局,都可以直接鉴定真伪……那事后的一百万……"

"裔总做事就是爽快。"

等挂断了电话。岳海峰心满意足的转过头,准备好好的去睡上一觉,结果却在转身的时候眼前忽然一黑,"哐当!"

房间里半人高的花瓶就这样被摔成了碎片,岳海峰心有余悸的看着地上的碎片,朝着地上唾了一口,然后再猛然看向盛媛雪,"妈的,你想死是不是?!"

可谁知,他的情绪激动,盛媛雪的情绪比他还激动,扑过来就想要抓咬他,那股子狠辣的劲头,就跟疯了一样。

"你疯了是不是?!"岳海峰把人踢开,看着自己手臂上一道深深的抓痕,又想要上前补上两脚。

"你联合裔夜算计我!我跟你拼了!!"此刻的盛媛雪就像是一个疯婆子,她现在满脑子都是刚才岳海峰在电话里说的话,难怪他今天一直在拿赵晓姿流产的事情说事,原来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骗局。

一场专门针对她的骗局!

她为了堵住岳海峰的嘴,才让他在床上这么糟蹋自己,结果……这一切不过都是为了更好的算计她。

这一认知,让盛媛雪几欲发狂,她用嘴,用指甲,在岳海峰的脸上和身上留下一道道的伤痕,甚至有些地方都破了皮,溢出了血。

如果换一个人或许都不敢这么干,但是盛媛雪本身也已经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她根本就无所顾忌,她甚至想要就这么杀了他。

但是岳海峰到底是个男人,男人和女人在体力上本身就有着天然的优势,没用力两分钟的功夫,盛媛雪就被他按在了地上,岳海峰紧紧的扣着她的喉咙,"老子,弄死你!"

盛媛雪额头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手指死死的扣住他的手,试图把他的手拽开。

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岳海峰的手机响了起来,盛媛雪很有可能就真的会被直接掐死在这里。

在岳海峰松手去接电话的时候。盛媛雪大口的躺在地上喘息着,引发一阵阵的咳嗽声,拿着手机的岳海峰朝她看了一眼,盛媛雪打了一个寒颤。

"滚,别让我再看到你。"岳海峰说道。

盛媛雪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脖子,头发凌乱,浑身狼狈的向外跑走。

等她下了楼梯,却在客厅里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岳老爷子。

岳老爷子坐在轮椅上,在看到她的时候很是激动。挣扎着想要从轮椅上站起来,结果却狼狈的摔倒在地上,即使这样他也不忘喊道:"媛雪,你回来了……快过来,我看看……"

盛媛雪看着地上岳老爷子那种看待爱人一样的眼神,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