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燃烧

燃烧

作者:午晔 主角:高风许佳桐  来源:网络

连载免费 热血爽文都市

《燃烧》为作者午晔所著的小说,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言情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作品,喜欢的读者们快来看吧!...

15万字 更新:2020/06/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燃烧》为作者午晔所著的小说,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言情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作品,喜欢的读者们快来看吧!

免费阅读

高风跑出楼门,上了自已的车,从衣服里拿出一卷复印好的材料,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会,然后驱车匆匆离去。

时间已经过了下午四点,夕阳红护理院一片宁静。

高风推门走进一间十几平米的小房间。卫生间的门开了,周伟搀扶着高四海走出来。高风赶忙上前,扶着爷爷坐在轮椅上。

“爷爷,您今天感觉好点吗?”他附身轻声问。

高四海一言不发,两眼空洞地望着窗外。

周伟从卫生间拿了一块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医院四点有个会,我先走了。”他走到门口又站住,“小风,你出来一下。”

高风跟着他一起走到门外的僻静。看周伟一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样子,高风心里顿时不安。

“小风,不瞒你说,爷爷的病情有加速恶化的迹象。”周伟艰涩地说,“照这样的趁势,不出个把星期,就只能卧床了。”

“没有别的治疗方法了吗?”

“爷爷患阿尔茨·海默症已经八年,能有今天的状况已经是奇迹了。”

“以后爷爷就只能一直卧床了?”高风怅然,“那……和植物人也没有什么差异了。”

周伟沉默片刻,拍拍高风的肩膀,转身离开。高风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才回到房间里,拿起地上的热水瓶,打算出去接壶热水。

走廊里有很多出来活动筋骨的老人。高风一路走,一路笑着和他们打招呼。转过一个拐角,他远远看到母亲陈洁,脸上的笑陡然凝固住。

“小风,辞职手续都办了吧?”陈洁走到近前。“什么时候去上海?”

“明天。”高风面无表情地看着母亲。

“恭喜你。”陈洁递给他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高风没有伸手。

“妈也不知道你需要什么东西,自作主张给你买了一块手表。”陈洁的表情变得僵硬。

“我有手表。再说我现在也不戴表。”高风依旧不碰那个盒子。

“已经买了,你就拿着吧。”陈洁的语气里有一丝哀求的意味,“在上海,不象在龙城,更何况你以后是律师了,总有一些场面上的应酬的……”

“谢谢,退了吧。”高风看着母亲的尴尬,“还有事吗?没事的话你走吧,我还要去陪爷爷。”

他转身朝着高四海的房间方向快步走去。陈洁呆立在原地,泪水涌上了她的眼眶。

晚上7点,高风走进家里二室一厅的老房子。客厅里放着一箱正待打包的书,还有一个大大的行李箱。

他精疲力尽地走到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空空如也。没办法,他只好关上了冰箱的门,走进卧室。

无所适从地在床上做了好一会儿,他拿起手机打给李显。

“大律师,又有什么事?”李显的声音听着很疲惫。

“老李,你在区户籍办有没有人认识?我想找一个人,叫杨衡,罗红英的儿子,杨衡曾经和我在高一时同班过一个学期,后来辍学离开了龙湾,这么多年没有见过他,可我今天却在龙湾的街上碰到他了,他好象刚从外地回来……”

“你是说杨衡可能知道罗红英的下落?”李显兴奋起来,“罗红英可是咱们市第一个上网追逃的逃犯,你在哪儿,我马上过来,要是能抓住罗红英,我李显就能真正扬眉吐气一回了,高风,你现在已经脱了警服了,这功劳就全归我行不行?”

“事情可能有点复杂。杨衡可能怀疑北山山洞的那具尸骨就是他妈罗红英。所以,我现在想马上找到他。我记得他爸好象还在龙湾。”

“嗨,我还瞎激动了一回,不过再急也要等到明天上班了,我现在正在帮人民群众找狗呢。”李显挂了手机。

高风叹气,拿出复印的案卷,仔仔细细看了一遍。

“没什么问题啊。”他呐呐自语,合衣躺下,很快就睡着了。

时间转瞬即逝,太阳落下又升起,给城市带来新的早晨。

高风开着破吉普,在早高峰的车流中挣扎。街上因为在大兴土木拥挤不堪。他一边慢慢前行,一边打着手机。

“喂?老李啊,你给的地址不对啊,这地都拆了,正在建地铁呢,你能不能再让你那户籍办的朋友帮帮忙,看能不能查到杨三水搬到哪去了?拜托啊……”

一个走神的工夫,他的车头朝着前车的车尾扎了过去。高风急刹车,但已经来不及了。咣当一声,撞了个正着。

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从前车驾驶室里走出来,到车尾看了看,抬头不急不恼地望着跳下车的高风。

“对不起,是我全责,我赔。”高风忙说。

“你认识这车吗?”

“有保险公司……”高风仔细看了看前车,笑容立刻消失了。那是一辆劳斯莱斯,保险杠凹下去一大块,这修一下,少说得十万。

此时后面的车已经排起了长龙,烦躁的喇叭声此起彼伏。

“许叔。”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高风抬起头来,看到许佳桐从车里走出来。他愣住了。

“怎么,不认识我了?”许佳桐微笑。

高风有点尴尬地笑了笑。

“许叔,把车往前开开,找个能说话的地方,我上他的车。”许佳桐走到高风的车边,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高风只得匆匆上车。

劳斯莱斯发动,慢慢前行。高风亦步亦趋地跟着,不看身边的许佳桐。车里陷入沉默。他们一直开到空旷的路边才停下。

“你的事我都听说了。”许佳桐打破沉默,“你要到上海最牛的律师事务所当见习律师。当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以后要替那些罪犯辩护,晚上能睡得安稳吗?”

“改变嘛,连美国总统都说要Change。”

“那美国总统得向你学习,八年前你就学会了改变。”许佳桐笑道。

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

“没错,这世上只有你最有资格恨我了。”高风自嘲。

“不,我太忙了,没时间记仇。”许佳桐淡淡地说,“再说,被恨的人没有痛苦,恨人的人都始终遍体磷伤。”

“我还有点急事。车的事还是走正规程序吧。”高风指指劳斯莱斯。

“到了上海,你请我吃顿饭就算扯平了。”许佳桐拿出手机,“加个微信?”

高风犹豫了一下,打开微信的二维码。许佳桐扫码,推开车门走了出去。高风望着劳斯莱斯离去,把手机扔到一旁。车子上了路面,朝前方而去。

在狭窄的街道上绕了好几圈,高风才找到李显给的新地址。他敲了半天门,里面听不到一点动静。没人?高风继续用力敲门,几乎要把破旧的门从门框上擂下来。终于,他听到开锁的声音。一个男人颓废地站在门里,酒气扑面而来。

“你好,请问你是杨三水吗?”

“可能,你是谁?”杨三水口齿不清。

“我叫高风。杨衡的中学同学。”

“我已经十年没见过他了。”杨三水仿佛听不懂他的话。

“他回龙湾了,我昨天见到他了。”

“杨衡?”杨三水醉熏熏地回头,朝着屋里走去。

“杨衡昨天回来,就要求和北山山洞发现的那具尸骨进行DNA亲子鉴定。”高风跟进来,打量着破烂的家具和一屋子的彩票报纸、各种酒的空瓶。

“你是警察?”杨三水目光呆滞地看着高风,突然伸手推他,“出去,我不跟警察说话。”

“二十年了,有什么理由让杨衡坚定不移地相信,他妈罗红英是清白的?”高风抵挡着,“当年他才八岁!”

杨三水不说话了。

“杨衡知道‘4.05’案的真相?是不是当年他给警察作了伪证?”高风这一问,杨三水酒醒了一半。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他扯住高风的衣领。

“杨衡离开龙湾有十年了吧。据我所知,这十年来他从没回来看过你……”

“请你马上离开我家。”杨三水推搡高风。

“我走。”高风挣脱他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杨衡回来,你让他给我打个电话。”

杨三水接过来一看,是派出所的名片。

“快走!”他把高风推出了家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