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金爵钗

金爵钗

作者:橙子粥 主角:陈阿娇刘彘  来源:互联网

连载免费 虐恋宫斗

《金爵钗》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阿娇刘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作者橙子粥文笔极佳,情节跌宕起伏,令人十分揪心,强烈推荐。...

6万字 更新:2020/05/29

微信阅读

举报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金爵钗陈阿娇刘彘全文章节目录,陈阿娇刘彘完整在线列表,《金爵钗》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阿娇刘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作者橙子粥文笔极佳,情节跌宕起伏,令人十分揪心,强烈推荐。《金爵钗》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阿娇刘彘,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作者橙子粥文笔极佳,情节跌宕起伏,令人十分揪心,强烈推荐。

免费阅读

“阿娇,你说咱们要不要同这王美人——”回府的辎车上,母亲便迫不及待地问道。

“——当然。”我迅速给了她回应。

她却还未放下心来,轻皱着眉,“可是这王娡从前倒还算是得宠的,后来反而默不作声起来,在陛下跟前没有栗姬那么会邀功争宠。”

我徐徐清了清嗓子,“这反而是她最聪明的一点。”

“你是说——韬光养晦?”母亲也是在皇室沉浮许多年的,一点就通。

“那栗氏是最早入太子宫的姬妾,当时咱们的陛下还是个小太子,被她哄得团团转。后来这王娡到了,一下子就把宠爱全抢了过去。栗氏哪里肯罢休?估摸着是给这王娡吃了不少的苦头。”

“难怪陛下继位之后,这王美人愈发低调……”母亲接着我的话说道。

“能够沉下心耐着性子的人,才是最聪明的。这种吃过苦头的人,不会再犯同样的错儿。”

母亲了然地点点头,旋即又撇撇嘴道:“可这刘彘现下才六岁,又不得宠爱——”

“——明面上的不得宠爱。”

“哦?阿娇这是何意?”她挑眉示意我接着讲下去。

“母亲可知道陛下为何要给胶东王起个‘彘’字?”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她。

“这‘彘’字不就是‘猪’的意思吗?难道还有其他含义?”母亲轻轻挥了挥帕子。

我缓了缓心神,平静地娓娓道来:“孩儿小时候在长乐宫听皇外祖母讲故事,说咱们陛下年轻的时候一睡着就要做梦。他从前还是太子的时候,有一次坐车的时候困到睡着了,竟然是梦见了一只赤红色的猪从云中降下来,一直进入崇芳阁里头。甫一惊醒,就抬头望天,正巧还看见了崇芳阁上有红色的云霞蒸腾而上!”

母亲闻言一拍掌,惊喜地勾起唇角,“我也听陛下提过。后来他又召来一位算卦的姚翁请教,那人就说‘这是大吉大利的兆头,说明崇芳阁里头一定会降生一位尊贵之人!’只是从前陛下同我讲这事儿的时候,我还当着是随口的玩笑话,压根没往深处想!”

我抬了抬首,“母亲您想一想,陛下从前还在当太子的时候,那崇芳阁是谁住的?”

“崇芳阁是以前太子宫的一处阁楼,那是……王娡的住所!”

“不错!正是王娡那时候住的地方!而且……她那一年正好还怀孕了……而就在怀着刘彘的这一年,外祖父驾崩,皇帝舅舅继位……”我点到为止,不再继续往下说。

“那照咱们陛下的性子,应该是非常相信这些解梦的玄法,怎么会不宠爱刘彘这个孩子呢?”母亲若有所思。

“陛下继位之后,给刘彘取了这个‘彘’字,也就是说他十分相信当年那个红赤猪的梦,也对这个孩子抱着极大的期望。之所以明面上不大宠爱,放任他们母子在猗兰殿那种破落宫殿生存,是不想让他们成为——”

母亲沉吟片刻,“——众矢之的!”

对,就是不想让刘彘成为明晃晃的箭靶子……

这辎车一停,便是到达长公主府门口了。

我们被搀扶着缓缓下来,母亲却又叫住我,“阿娇——”

“母亲有何事?”

“你可是很早之前就认识刘彘了?”

果然,我母亲这眼睛也是挺毒的……

“从前宫宴上见过。”我低眉回道,并没说我两年前就准备培植刘彘的事儿。

毕竟这一张底牌,我自有打算,届时可有大用处呢。

母亲抬眉不信,“罢了,我也不追问此事,你一向是聪慧机敏的,万事掌握好分寸便可。”

“诺。”

自那日傀儡戏后,母亲便更为频繁地以“探望皇外祖母”为由进宫。

要说平日,她出入宫闱也是常事。

梁王小舅舅去梁国封地居住之后,窦太后终日无人陪伴,郁郁寡欢。因而母亲得圣上首肯,常伴皇外祖母左右,也是解了思亲之苦。

近日,这入宫的频次可是多上了好几分。

而且……嘴上说好的是来宫里看望皇外祖母,却是偏偏拉着陛下闲聊……

“阿娇,可是喜欢芍药?”皇帝舅舅见我盯着亭子外头搬送芍药的宫人发怔,不免轻笑。

我略一垂眸,“回圣上的话,前些日子阿娇新得了几支芍药玛瑙镂花簪,还想着得空便戴上给皇外祖母瞧瞧的,这会子却早忘得干净了。要不是现在瞧见宫人们搬送芍药花,哪里还想得起?”

圣上开怀大笑,“你这丫头,忘性可都快赶上太后了。”

母亲见皇帝舅舅今日心情甚佳,故作乖张地接道:“可不敢胡说,若是被母后听见,该是要生几日子的气了。”

圣上听闻此话,笑得愈发爽朗:“阿姐,待会儿母后来了可是千万要替朕保密啊。”

母亲见缝插针地笑着来了句:“那是自然,我们可是嫡亲的姊弟,阿姐当然万事都帮着你!那些争宠献媚的小人还想挑拨我们的关系,可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哦?阿姐说的是何人?”

“嗨,还不就是你那宝贝栗氏嘛……”

我自该知道母亲接下来怕是要狠狠地弹劾栗姬与刘荣了,便早早识趣地行礼退下。

其实那些命妇说的也不错,有陛下的宠爱,这栗夫人确是如日中天。

只是我母亲馆陶公主可是圣上唯一的嫡亲姐姐,自小扶持长大,此中的情分哪里是一个姬妾比的上的?

彼时宫中的面孔还都是我相熟的,老远见着我都是要恭敬地行个大礼。

想来也是,从小被母亲领着在宫闱之中随意穿梭,连何处开着什么花,我约摸着都能说上个十七八。

前几年尚且不懂事的年纪,在御花圃里头玩闹,倒是生生栽倒在了芍药花堆里。忘记是哪个倒霉的在下面给我当垫子来着,隐约间是觉着没那么疼了。

唯一记着的,是那刘荣,现在的太子爷,当日被我连带着拽了下去,胳膊养了好些日子,怕是他母妃栗姬从那时起便是记着我了。

再加上栗姬本就极为善妒,我母亲又时常给皇帝舅舅进献些美女消遣,无形之间令她日日担忧着,唯恐失宠,也难怪对我们再没有好脸色。

“阿娇,你若是喜欢芍药,孤遣人选几盆开得最盛的送去长公主府上,可好?”太子刘荣早早便站在了我身侧,瞧我神色慵懒无意搭理他,只好先开口。

“区区几盆芍药,我们府上多得是……”我看也不看他,只转身走着。

太子素来是个宽和知礼的,只是他母妃栗夫人与我家不和已久,所以我平日里皆是避着他走。

刘荣倒是不恼,只当不知道我对他的排斥。

“阿娇,今日宫中戏楼排演蚩尤戏,可想去看看?”

“没兴趣。”

“哦?可是在彘儿弟弟那里看过了?”他问得貌似漫不经心,实则是在套话探我的虚实。

我装作未曾发觉,神态自如,“那日看的是木偶小人儿排的戏,打打杀杀吵吵嚷嚷有什么好玩的?王氏母子也是无趣,只晓得端些瓜果出来!”

刘荣听此,倒也是神色轻快了不少,只是还不完全信我所说的,又状似无意地来了句:“听宫人们私下谣传,那日馆陶姑姑询问彘儿弟弟是否想娶阿娇为妻,他答得倒是妙极了,说是要贮个金屋子给你住……”

我面上装作对此话无比恼恨,撇了撇嘴,“太子殿下也说这是宫人们私下谣传而已,怎么还能拿到台面上说?胶东王不过也就是个半大的孩子,随口说句话竟是被有心人刻意传出来,一传十十传百,越说越玄乎,生生夸大了不少!”

怕他依旧有所疑虑,我又刻意接了句逾矩的话:“殿下竟也是个傻愣的?被那些看热闹的牵着鼻子走。”

此话一出,周身的宫人皆大惊,连忙跪下。

刘荣立马觉着自己是多疑了,倒是不计较我方才的冒犯之语,神色惶恐地向我赔罪,“是孤的错,是孤的错!阿娇万万莫气!”

我假意还未消气,任他如何哄,便是不听,只往前走。

其实这位皇太子,人品倒是真的还不错。

我这样拂他的面子,都还能好言好语地哄着我,也还算是很没有架子了。

只可惜,他没有架子,我却是有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