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恋爱才是正经事

恋爱才是正经事

作者:艾小图 主角:周放、宋凛  来源:掌阅

完结免费 甜宠文都市

影视热播原著小说《恋爱才是正经事》,这是最近人气超高的一部都市风格小说,故事中的两位主人公是“周放、宋凛”,知名网络作家“艾小图”的经典之作。小说描述了:“疼。”周放越憋越觉得有点喘不过气了,不舒服地嘤咛了一声。...

30万字 更新:2020/06/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影视热播原著小说《恋爱才是正经事》,这是最近人气超高的一部都市风格小说,故事中的两位主人公是“周放、宋凛”,知名网络作家“艾小图”的经典之作。小说描述了:“疼。”周放越憋越觉得有点喘不过气了,不舒服地嘤咛了一声。

免费阅读

奇怪得很,自从碰到宋凛的女儿后,宋凛就有好一阵子不回这边了。

周放想想,当初宋凛秘书说的那些话。

宋凛这个人对感情冷漠,对女人随便,对事业心狠手辣,唯独对这个女儿,虽然教育不得法,却是实打实的关心。

人人都有他的软肋,其实宋凛也不是真的没有弱点。

周末,周放本来准备回爸妈家吃饭,却不想被秦清一个电话给拦截了。

也不问问周放有什么安排,说完要来就直接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她打了一个出租车就火急火燎到了周放家里。下车的时候大包小包的,一副逃难的样子。

事实上,她还真是来逃难的。

秦清近来惹上了情债,还是一个五年前就认识的小弟弟。

周放吃力地拖着秦清的行李箱往家里走,没好气地问她:“这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能把你逼成这样?”

提起这人,秦清也是一把辛酸泪,她轻叹了一口气:“想我这几年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居然被一个22岁的小男孩逼到有家不能回了。”

“22岁不好吗?你不是一贯喜欢小鲜肉么?”

秦清摇头:“那怎么一样,我只喜欢*关系。”

周放也顾不上累了,凑过来八卦道:“怎么,这个还有精神上的?”

“说了你都不信。”秦清说:“五年前我不是刚离婚么,当时挺痛苦的,就在网上蹲论坛,然后认识了一个男网友,一聊聊了好久,挺有好感的,后来我就想约着见一面。”

“然后?”

回忆起从前,秦清这情场老手居然也老脸一红:“见面以后,发现那小伙子长得挺帅,个子也高,有185,我当时比较饥渴,就把他往酒店里拐。”

“继续。”

“我衣服都脱好了,觉得不能白睡人家啊,就问他,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我可是从来不占便宜的,就想着这也算作为睡人家一晚的报答。”

按下电梯按钮,周放转过头问秦清:“那他要了什么?”

“他说,他也没什么需要的,叫我给他写试卷。”讲到这里,秦清脸变了变:“我看着孩子长得高,想着可能是个大学生,我也没毕业几年,要是同专业估计还是会做。”秦清顿了顿,撇着嘴道:“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他给我拿了一沓试卷和一本参考书。我翻过来一看,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周放觉得这故事实在有些荒诞,难以置信地问她:“高三的?”

秦清痛苦地点点头:“17岁。”

周放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前几天我去做投资,在投行里又碰到他了。这孩子现在在投行里上班。小小年纪都是业务骨干了,经理把我安排给他,我一开始没认出来,后来他就提醒了一下我。”

“然后就缠上你了?”

秦清悲壮地点点头。

周放想了想,认真地说:“投行,年龄资历比较虚,多看背景和本事,听你的描述,感觉他外表、能力、经济条件都和你以往包的那些小鲜肉不一样啊,很优质啊!”

说到这些,秦清毫不掩饰欣赏之:“那必须的不一样。”

“要不你考虑考虑长期发展?”

秦清白了周放一眼:“我疯了吗!他比我小6岁!我这不是祸害祖国花朵么?”

“以往你包那些小帅哥,没见你这么有人性的。”

“那怎么一样,我那是替那些,找不着好谋生的小鲜肉,解决了就业问题。”

“……”周放忍不住吐槽:“您老人家可真是敢说。”

秦清逃难出来的,很多东西走得太慌乱没有带。行李放下,周放就开着车到最近的shoppngmall买东西了。

这片商圈是围绕着宋凛参与开发的楼盘而建的,集购物、休闲、娱乐、生活、于一体,也带旺了附近的房价。

超市在地下一楼,都是卖的进口商品,因为价钱比较高,逛的人也不是太多。秦清在找她用惯的漱口水和牙线。周放的视线则落在了一旁的计生用品上。家里那盒安全套好像被宋凛用完了。

周放还没打算买呢,秦清已经绕过货架走了过来。看到周放在看安全套,嘴上自是没有好话。

“哟,看最大号的呢?”

周放白了她一眼:“去。”

秦清撇撇嘴道:“这男人可真抠,这玩意儿都要你买,合着到你这就只出根黄瓜了。”

秦清这满嘴跑火车的本领周放是了解的,为了防止她再说下去,赶紧扯着她去结账。

从超市出来,见大家都乘着扶梯往楼上走,秦清也非要拉着周放一起去凑热闹。

一楼的国际区域全都是国际知名的一线奢侈品牌,此刻正挤满了人,这倒让两人有些诧异了。难不成是大牌打一折了?

挤进人群,才发现是某奢侈品牌进驻shoppngmall的开张剪彩,品牌请来了新晋“95后”小花来站台,该小花以“素颜女神”的称号走红,形象健康甜美,之后参演了几个小说p改编剧,最近势头正劲。

很多人拿着手机一直在拍她,并且激动地喊着她的名字。现场人头攒动,声浪阵阵,这姑娘人气倒是实打实的。

秦清看着现场的状况,感慨道:“靠脸吃饭就是好。”她戳了戳自己的脸颊:“老天爷不赏饭啊!”

周放推了一把她的额头,阻止她再胡说八道,拉着她往人群外围走。

“诶诶诶!等等!”秦清一把又把周放拉回来:“你们家黄瓜也在。”

周放下意识回过头来,正看见宋凛和那个小明星和店长什么的一起,拎着咖啡的缎面彩带,优雅淡然地剪了下去。

现场掌声如雷,面对镜头,宋凛始终是那副高高在上谁也不鸟的样子。他的眸光清冷疏离,隔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视线落在周放的脸上,周放不自在地抠了抠手指。

“他看我们这边了。”秦清笑着推了推周放的肩膀:“这么远还眉目传情。”

周放拍了秦清一下,正准备说话,就发现他只是淡淡扫了一眼,停留的时间很短暂,很快就移向别处。周放脸上待笑未笑的表情甚至都没来得及收起。

周放和秦清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自作多情的尴尬感,周放尤甚。

宋凛这人虽然经常有花边新闻,但多是被偷拍。他个人素来低调,不爱参加这样的活动,怎么会好心给人家品牌剪彩?

“最近看微博,aprl代言人合约到期了,这意思,是不是下一季的代言人是这素颜女神?”

周放远远看了一眼宋凛,正看到镜头拉近,那小明星自然地挽上宋凛的手臂,微微偏头靠向宋凛的肩膀。面对突然靠上来的年轻女人,宋凛只是低头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异样的表情。两人的脸一起转向相机,那小明星对着镜头灿烂的微笑,宋凛则是一贯沉稳持重的模样,那画面,看上去竟然没有一丝违和感。

“走了。”周放强扯着秦清离开,她不想承认自己在那一刻感到一丝失落。

这种反反复复忽上忽下如同坐过山车的感觉,实在让人没有安全感。

她从来没有和一个男人保持过这样的关系。不管是霍辰东还是汪泽洋,当年都是堂堂正正交往的。

女人的心和身体是一起的,就算周放再怎么嘴硬,也不得不承认,她心里已经把这个男人当做她的男人来依赖了。

人已经走远了,秦清终于忍不住骂:“男人就是不自重,人家要靠就让靠。瞅瞅他什么眼神,跟他妈不认识一样,睡过就忘,记忆比金鱼还短。”

秦清戳了戳周放的肩膀:“我早和你说了,你有钱有人,玩那些小嫩草多好?你呢,非要挑战高难度,去攀高峰。”

周放皱了皱眉:“我攀谁了?”

秦清乜她一眼:“你说谁?宋凛啊!”

此时此刻,这个名字让周放心底一沉,说话间,头不自觉低下去看着自己的脚尖:“我和他不是你想得那样。”

秦清用一样的眼光看向周放:“放,你别告诉我你认真了。你知道宋凛是什么人吗?他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多少年了?哪怕是传绯闻,也没有哪个女人能坚持一年的!”

周放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许久许久,她才听见自己有些低落的声音。

“一年啊,那还挺久的。”

秦清恨铁不成钢:“你啊你!赶紧醒醒!”

*****

秦清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又是来商场,怎么都不肯就这么“空手”回去,要求去做美甲。周放手指甲短,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也没有心情,提出自己去逛逛。秦清知道她心情不好,便也随她去了。

一个人走在偌大的shoppngmall。名牌店的开业活动结束,“素颜女神”乘坐保姆车离开了,那些粉丝都追去了停车场,商场里一下子空荡了许多。

其实她也没什么心思逛,只是想一个人走走,好好思考,她不想承认自己此刻的样子有些失魂落魄。

一个人走着走着,又走回了方才宋凛剪彩的店,开业酬宾,里面的顾客远比一般情况多。

周放也不知道是怎么走进来的,她挤在人流中跟着逛了逛,走进内区,人少了一些。她一抬头,看见宋凛正在和里面的人说什么。

宋凛一抬头,正好也看见了周放,远远地与她四目相对,然后勾了勾唇,眼角流露出一丝笑意。他微微低头,不知道和人家说了什么,那人走后,就见他径直向周放走来。

周放脑子有些乱,转身就要想逃走。

没走出两步,人已经被宋凛拉了回来。

他对这家店的功能分区无比熟悉,两步一带就把她推进了试衣间。

试衣间不算逼仄,比一般的品牌大出许多,宋凛将她抵在墙角,两人靠得很近。周放感觉到宋凛的呼吸悉数落在她的头顶,让她的脸颊也跟着烧了起来。

周放垫着脚尖,背紧紧靠着墙壁。她从试衣间的镜子里看到了他们紧紧相贴的身体,以及宋凛脸上的那么一丝欣喜。

“怎么落单了?”还是一贯的雅痞模样,口气随意:“你那朋友呢?”

周放觉得他身上带着别的女人的气味。视线也不自觉落向他的左肩。

女人矫情起来真是可怕,可她却无法让自己从俗套的矫情里跳脱出来。原来听说和亲眼看到,真是两回事。不管听到多少宋凛的传说,他和别的女人挽着手在她面前,这对周放来说,是第一次。

他这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周放立刻从混沌中清醒了过来。她用力捶了他一把,挣扎着要从他怀里出来。

宋凛没有松手,只是低着头,看着周放在他怀里泥鳅一样扭动,面上带着几分笑意:“这是闹得什么别扭?”

周放推了他一把:“就是讨厌你这动手动脚的老流氓行径,不行吗?”

看着周放撇着嘴孩子气的举动,宋凛眼眉微弯,平日里淡漠疏离的男人,一笑起来却有让人如沐春风的奇异感觉。

不难看出,此时此刻,他心情很好。

“还在为我上次的话生气?”宋凛一手搂着周放的腰,一手拍着周放的背,用逗孩子的语气说着:“怎么?这是要和我闹决裂啊?”

宋凛以为她还在为上次他说“不会爱”而生气,她也懒得解释。被困在他怀里,动也不能动,看他哪哪都不顺眼,尤其他左边的肩膀。

宋凛不提上次还好,一提更气,猛得踮起脚,新仇旧恨一起发,毫不犹豫绝不留情,张开嘴一口咬在了宋凛肩膀上……

宋凛被咬了,既不动也没有吃痛的表情。许久,他抬了抬肩膀,扯动的时候稍微皱了皱眉。他低头看了她一眼,笑意颇浓。

“女人就是麻烦,爱记仇。”

周放恨恨瞪他一眼:“嫌麻烦你别找女人啊。”

宋凛坏坏一笑,大掌滑过周放的纤腰,落在紧实的**上,挑逗地一掐:“多了确实吃不消,还好只有一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