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点点红梅落雪间

点点红梅落雪间

作者:佚名 主角:祁落雪、贺南洲  来源:微阅云

完结免费 虐恋民国短篇

点点红梅落雪间是作者“佚名”创作的虐恋题材小说。小说描述了:贺南洲的伤,恢复得很快,无人再敢在他面前提一句祁落雪的名字。而他,这么些天里,也一次都没有问过。少帅府邸此刻已经早已撤掉了所有新婚的东西,恢复了原本冷肃的模样。...

6万字 更新:2020/05/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点点红梅落雪间是作者“佚名”创作的虐恋题材小说。小说描述了:贺南洲的伤,恢复得很快,无人再敢在他面前提一句祁落雪的名字。而他,这么些天里,也一次都没有问过。少帅府邸此刻已经早已撤掉了所有新婚的东西,恢复了原本冷肃的模样。

免费阅读

当晚,贺南洲宿在了祁落雪的院子,再未离开。

外面的红梅开了又谢,落下满地芬芳,贺南洲未曾见过江玲霜一眼。

佣人们传,说海城督军听到女儿受气,也曾致电过来,可贺南洲早已今时不同往日,又怎么可能将他这个老丈人放在眼底?

此事便不了了之,再无人提。

而如今只要得空,贺南洲便会在这红梅苑中,教祁落雪写字和学洋文。

她的字越发秀丽娟雅,洋文也能勉强说上那么几句。

他在一旁处理军务,她便在一旁帮他沏茶。

他累了,她帮他揉捏按摩。

冰雪消融,北城迎来了春天。

贺南洲再度挥军南下,这一仗打了大半年,南北一统完全成了定局。

贺南洲凯旋的时候,可谓举国朝贺。

他却牵着祁落雪的手,要兑现当初娶她的承诺。

如今,祁落雪站在他的身边,再无一人敢妄言半句!

婚礼日子已经定下,祁落雪却不要西式婚礼,而是偏爱十里红妆。

镜子前,略施粉黛的她越发艳色逼人,一身红色嫁衣将她整个人衬得更加姿容绝世。

听着唢呐鞭炮声越来越近,盖头下的她唇角微微扬起。

那藏于袖中的勃朗宁触手冰凉,让她的心也微微收紧。

恰时,贺南洲已到。

她未想过,他会打破礼俗亲自来接。

男人一身红衣,尊贵俊美的模样刺痛了祁落雪的眼睛。

她想,玲婉姐姐是否也曾这般嫁给这个男人?她当时又是怀着怎样的心?

她那时可会知,大婚不过半年,就会死在一杯毒酒之下!

祁落雪的手指狠狠收紧,掌心尖锐的疼痛让她清醒。

是这个人,是他害死了让她光明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大姐姐,他此刻的柔情,不过是害死另一无辜女子的穿肠毒药!

祁落雪的心,渐渐坚定下来。

贺南洲却已经她前面蹲下,温柔地对她说:“雪儿上来,我背你上骄。”

男人肩膀宽阔坚实,祁落雪生平第一次被这般背着,她尽量不让贺南洲感觉到她袖中的异样,可一低头,却见着男人笑得从未有过的单纯爽朗。

她能察觉到,他真的很开心。

心底某处,猝不及防有涩涩的味道传来,祁落雪晃神之间,已经被放到了轿子中。

唢呐声就在耳畔,一片喜气里,祁落雪被堂堂正正接入了曾经的少帅府,如今的大帅府主宅。

新人交拜。

一番礼成之后,祁落雪被送入了洞房。

她静静地坐在床边,手指轻轻摩挲着袖中的枪。

贺南洲进来时候,已经醉了。

他生平第一次喝醉,却又强迫自己还撑着几分清醒,来到祁落雪的面前。

“雪儿,是不是久等了?”他声音浸着醉意,比平常还要低磁好听。

祁落雪声音轻软:“没有,少帅,你累不累?”

“叫我什么?”贺南洲低笑道:“乖雪儿,应该叫我夫君。”

祁落雪迟疑片刻,这才羞羞答答:“夫君。”

贺南洲听得喉结滚动,他已然过去搂住她,隔着盖头亲吻:“雪儿,我终于娶你为妻。”

闻言,祁落雪呼吸一颤,她几乎忍不住:“不知道夫君这句话,有没有对别的女子说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