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都市→ 狼殿下

狼殿下

作者:明晓溪 主角:马摘星朱友文  来源:

完结免费 热血长篇

《狼殿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由QQ1234小说网为大家带来,这是明晓溪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讲马摘星、朱友文的故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60万字 更新:2020/05/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狼殿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由QQ1234小说网为大家带来,这是明晓溪创作的一部都市小说,讲马摘星、朱友文的故事。情节内容生动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为大家介绍本书的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免费阅读

来年,春。

自初春雪融以来,狼狩山上有狼怪出没的消息,在奎州城内传得沸沸扬扬。

据传那狼怪修炼成精,嗜血残暴,不但能呼风唤雨,更能指挥狼群,甚至迷人心志,让人分不清东西南北,即使是最熟悉狼狩山地形的猎户也曾着了道,被困山中三天三夜才找到出路回家。

有人说那狼怪有一双赤红双眼,大如铜铃,只要见了便会七孔流血而死。有人说那狼怪满嘴可怖獠牙,且有剧毒,只要被咬到一口,立刻毙命。更有人说,那狼怪甚至偶尔会偷溜下山,混入城里,哪家孩子不听话,狼怪便会趁机叼走那孩子,带回山上吃掉!

‘再调皮,狼狩山上的狼怪就会把你抓走,然后从你的手指头开始,一根一根吃掉,吃完之后再吃你的脚趾头,都吃完了就咬开你的肚子……’只要这么一说,再无理取闹的孩子都会立刻安静,眼露恐惧。

各种传说绘声绘影,加油添醋,真真假假,将这狼怪形容得越发扑朔迷离,没人知牠的来历,也不知该怎么治牠。

但,为了讨生活,仍不时有不怕死的猎户上狼狩山打狼,只因北疆之地盛传狼肉能治百病,新鲜狼血更是治疗风湿痹痛的妙方,只要猎得一头狼,就能保证大半年不愁吃穿,自然有人愿意冒这个险。

这天天气晴朗,蔚蓝天空飞过几只雁鸟,偶尔微风轻拂,茂密林间鸟语啁啾,虫鸣低吟,几只野兔在湖边草丛觅食,一片祥和。但忽然间虫鸟沈寂下来,机警的野兔抬起头望了望,惊慌地跺了一下脚,立即飞奔而去,瞬间不见影子。

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要出现了。

一声惊恐的尖叫传来,划破狼狩山上的宁静,接着林间窜出一名年轻猎户,他跑得跌跌撞撞,一个踉跄,身上的箭袋不小心掉了,他转身想捡,但林间忽然爆出一声石破天惊的野兽嚎叫,他吓得膝盖发软,箭袋也不要了,转身继续逃跑,此时一阵阴风忽然袭来,接着天地昏暗,一阵又一阵的浓雾不知从何处浮现,竟将他团团围住,让他分不清方向。

然后他听见沉重的脚步声从浓雾中传来。

年轻猎户吓得全身哆嗦,脑袋里浮现今日上山打狼前,老猎人的叮嘱:‘听说上月有个经验丰富的猎户不信邪,收了昂贵的订金要上山打狼,结果在狼狩山上遇到了狼怪,被咬得半死不活!可怜啊……’

他因为贪赌欠了一堆债,实在还不出来,只好冒险打狼,谁知道这么倒霉,真被他遇见了狼怪……

一双赤红狰狞的兽眼自阴森浓雾中显现,接着一面目狰狞的巨兽缓步走到他面前。

‘别……别过来……我、我以后不打狼了……也、也不会再来狼狩山了……放过我吧!’他一面后退一面结结巴巴地哀求。

狼怪张开血盆大口,发出震天怒吼,林间群鸟惊飞、野兽奔逃,下一刻狼怪便朝他扑了过来!他吓得差点没屁滚尿流,转头瘸着腿拚命逃跑,只怕再不逃,就会被这可怕的狼怪给生吞活剥了!

他连头都不敢回,狼怪的吼声依旧不断在他身后响起,巨大回音在整座狼狩山间环绕,阴风阵阵,浓雾重重,野兽的气息近在咫尺,竟感觉彷佛有几百几千只狼在他身后追赶!

老天爷啊!赏他再多钱,他也不敢再上狼狩山了!

*

‘少主啊!求求少主帮帮草民,帮帮猎户们!咱们都快饿死了!’

瘸腿的年轻猎户被人搀扶着,扑通一声跪下,一面磕头一面道:‘猎户们都是靠打猎吃饭、贩卖狼皮狼肉为生,如今狼狩山上狼怪肆虐,随意伤人,已不知有多少猎户受伤无法上山打猎,前几日草民也被狼怪所伤,这条腿差点就被狼怪咬断了!再这样下去实在不是办法,还请少主能帮帮我们!’

马府大厅内,不见城主马瑛,而是马瑛独子马俊大方斜倚在正中央主位上,马瑛出外边防,派他做为代理城主,难得有百姓上门求情,显示他这个代理城主的威严,只见他一脸志得意满,摆了摆手,问:‘你真看清狼怪的模样了?’

‘看、看见了!’年轻猎户颤声道。

‘是什么模样?’马俊倒有些好奇了。

‘双眼赤红、血盆大口、还有可怕的獠牙!而且不只一个!牠……那狼怪还有许多手下!个个都要草民的命啊!草民吓坏了,转身就跑,一路上还摔伤了腿——’

‘停停停!’马俊打断。‘你这身伤,到底是狼怪所为?还是自己摔伤的?我从头听到尾,根本都只是你自己在吓自己!什么红眼睛、血盆大口的怪物,狼狩山上就只有狼群,连只老虎都没有!’马俊一脸不以为然,子不语怪力乱神,只有愚民愚妇才会相信这种流言。

年轻猎户不服气,对马俊道:‘少主,草民前来陈情,是希望您会替我们做主,收拾狼怪,保护百姓生计与安宁,少主您却不信草民——’

马俊再度不耐烦打断:‘狼怪根本是无稽之谈,别再来浪费本少主时间。来人,送客!’

‘等等!’一清脆女声响起,众人转过头,一名女孩身着青衫罗裙,快步走进大厅,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马府郡主马摘星。

年初,为庆祝梁帝朱温正式登基为帝,梁帝大封功臣,马瑛率领马家军镇守边疆,防范晋军有功,正式升任奎州城城主,其女摘星更破格封为郡主,人称摘星郡主。

马俊自以为瞒得天衣无缝,其实所作所为,马瑛全都知晓,只是他人不常在马府,无法替摘星出头,干脆向梁帝求个郡主封号给摘星,有了郡主这道封号,大夫人与马俊再怎么样也得卖梁帝面子,对摘星的态度只得收敛。

马摘星恭敬道:‘哥哥,狼怪传说已闹得满城风雨,看来也的确影响了百姓生活,他们不过是希望马府能派人上山,一探狼怪真假,给他们一个交代,你现在可是代理城主,如此敷衍了事,岂不失职?’

马俊被堵得一时词穷,脸色难看,奈何天性愚钝,一时三刻居然想不出什么话回嘴。

摘星又道:‘妹妹只是想提醒哥哥,这儿不少人都听见了哥哥的话,要是等爹回来,知道马府少主无视百姓需求,甚至赶人送客,不知作何感想?’

左一声‘哥哥’,右一声‘哥哥’,叫得好听,马俊再蠢钝,却也知她是仗着马瑛宠爱,语带威胁,非要他淌这浑水。

他冷冷看着马摘星,问:‘妳想怎么样?’

‘不过就是想请哥哥带人上狼狩山,一探狼怪真假,给百姓一个交代。’马摘星声音清脆,见马俊迟疑,转头看向前来陈情的年轻猎户,略使眼色,他立即会意,下跪大声恳求:‘恳请少主上山,一探真假!’

马俊正不知该如何回应,马摘星又道:‘哥哥该不会是害怕了吧?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狼狩山上绝不可能有狼怪吗?那么亲自带人上山查看,又有什么好犹疑呢?’她说完后面露谦和微笑,马俊看了只觉万般刺眼,深觉自己被这小妹看扁了!

‘好,本少主就亲自带人上山,一探究竟!但若狼狩山上没有狼怪,妳又怎么说?’马俊一拍椅,起身说道。

‘若无狼怪,岂不可喜可贺?不但消除了百姓的恐惧,哥哥替百姓解忧除虑,爹爹也以你为傲!’马摘星回道。

‘好妳个马摘星,伶牙俐嘴!’

‘哥哥需要妹妹一同前往,好壮壮胆吗?’马摘星又问。

‘不用妳多事!免得到时妳被狼怪捉走,我可没那个功夫救妳!’

*

奎州城郊外,狼狩山上。

明明是日正当中,马俊等人行到半山腰处,忽涌起浓雾,不久后竟连日头也被乌云遮住了大半,云迷雾锁,昏天暗地,恍若进入幽冥鬼界。

众人战战兢兢,几人点起火把,此时忽然响起一声响亮狼嚎——

‘狼怪——是狼怪!’骑在马上的马俊一惊,不禁喊了出来。

马俊虽一开始不信狼怪,但听了猎户的叙述后,心里多少受了点暗示,加上这狼狩山上的确处处透着古怪,不但忽然起雾,且安静异常,先不说听不到一般的虫鸣鸟啼,甚至连一丝风也无,凝滞的空气让人不安,一行人皆感胸口沉重,马俊甚至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一名护卫连忙安抚:‘少主,这狼狩山上本就聚集狼群,偶尔听得几声狼嚎,实不需如此大惊小怪。’

紧接着又是一声狼嚎,距离居然一下子拉近许多,几名护卫神情紧张,手按刀柄。

眼见白雾越来越浓,团团将众人围住,烟雾中绿光森森,不时窜动,乍看之下犹如兽眼,接着草丛窸窣作响,马俊紧张地四处张望,竟觉处处皆是狼影。

‘糟了!我们被狼包围了!这狼狩山上怎地有这么多狼?’马俊慌忙拔刀护身,面色惊慌。‘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保护我——’

一巨大黑影忽由浓雾中跃出,只见一头体型巨大的恶狼站在众人面前,血盆大口一开一阖,嘴角流涎,一根根尖牙森白锐利,喉间发出凶狠威胁低狺,粗硬毛发根根倒竖,双目赤红,浑身邪气。

‘是狼怪!狼怪出现了!’马俊惊慌失措,策马想逃,双手却僵硬不听使唤,马儿也受到惊吓,将他狠狠摔下,手里的刀还不小心划伤了腿。

‘狼怪——是狼怪——大伙儿快上啊!把这妖怪给杀了!’马俊一面挥刀乱喊,一面身子却拚命往后退,寻找庇护。

狼怪朝天怒吼,彷佛数百只狼齐声嚎叫,接着凄厉狼嚎由四面八方涌上,一行人吓得魂飞魄散,哪还有心思打狼怪,几名护卫推着已经脚软的少主上马,其余众人几声呼喝,纷纷上马往山下狂奔,狼狈窜逃。

‘快走——太危险了!此山非封不可……’马俊饱受惊吓的颤抖声音随风传来。

这狼狩山上,真的有狼怪啊!

*

他站在高处,视野俯瞰整座狼狩山,过了一个冬天,他的身子抽长了不少,全身肌肉更加结实,但右肩上却多了道长约一尺的可怖伤疤,即使伤口已经痊愈,仍看得出当时受伤之重,幸好他生命力如野兽顽强,加上她几乎天天冒险上山替他医治,他总算熬过了这个冬天。

听觉灵敏异于常人的他耳朵一动,隐约听到了一声铜铃,这是摘星与他的暗号,他立刻从高处一跃而下,朝女萝湖奔去。

春寒料峭,不过一夜,温度骤降,尽管湖边女萝草已露出点点绿意,但湖中央又结上了冰,冰层厚实。偷偷溜上山的摘星就在湖边,正要脱下身上的斗篷。

狼仔奔到湖边,摘星转身,道:‘狼仔,我想通了,今日我们就用“狼”的方式来决定你要不要随我下山!狼群靠打斗争高下,你和我较量一下,你赢了,我就再也不打念头要带你下山。反之要是我赢了,你今日就得随我下山!’她一直想带狼仔下山,让他重新融入人类世界,但吃过猎人苦头的狼仔说什么都不愿,不过这次她可是胸有成竹,已想出能让狼仔乖乖听话的妙计。

语毕,她走向冰层厚实的湖心,摆出架势,等着狼仔来挑战!

狼仔根本不把她那点身手放在眼里,只觉新鲜有趣,他跟着走向湖心,却一个不小心滑倒,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疼得脸都扭曲了。

摘星一脸似笑非笑,对着狼仔勾了勾手,道:‘怎么,站不稳吗?’

狼仔忽然跳起扑向摘星,她早有准备,一个旋身闪过攻击,却不料自己也脚下一滑,这次换她摔倒跌坐在地上,疼得她龇牙咧嘴。

狼仔笑了,他走到摘星面前,伸手要扶起她,摘星握住他的手,用力想将他拉倒在地,但拉了半天狼仔却文风不动,她只好自讨没趣,拉着狼仔的手站起身。

‘再来!’摘星喊完,推开狼仔,接着扑了过去,狼仔轻巧闪过攻击,手肘顺势勾住摘星脖子,将她的头困在自己胸前,摘星又急又气,拚命挣扎,却徒劳无功。‘臭狼仔!快放开我!’狼仔平日就常和小狼这样又扭又打,增进感情,他虽喜欢星儿,可他一点都不想下山,可能的话,他希望星儿能像狼群一样,永远都留在狼狩山上。

摘星身子忽然往下一沈,抬脚踢向狼仔的膝盖,狼仔一闪,摘星趁机挣脱,同时借力将狼仔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她得意抬起头,却见狼仔身手利落凌空翻了一圈,帅气落在冰面上,毫发无伤,表情比她还得意。

摘星沮丧地低下头,道:‘不比了!怎么打都打不过你,我的手还扭伤了,好痛啊。’她捧着自己的右手,装出快哭的模样,狼仔立刻过来想要查看伤势,摘星趁机推倒他,将他压制在地,还抓起他的手臂作势欲咬。‘怎么样?认不认输?’狼仔挣扎,她赶紧轻轻咬住狼仔的耳朵。

她见过母狼用咬耳朵的方式教训小狼,后来她询问有经验的老猎户,得知耳朵是狼的弱点之一,耳朵部位靠近脖子,加上皮薄,狼群打架,狼耳若被咬伤咬裂,便容易血流不止,受伤的狼便是输了。

狼仔耳朵一被咬住,虽不服气,还是停止了挣扎,摘星双手架住他的颈子,开心大喊:‘我赢了!’

他只有无奈,要论心机,他哪比得上人类?

尤其又是向来鬼点子特别多的马摘星?

他无奈地看着摘星跑回湖边,从随身的包袱里拿出一套少年衣物,以及一双鞋。

‘狼仔,快过来!’摘星唤他。

他慢慢走过去,看了摘星手上的人类衣物一眼,立刻皱起鼻子,面露不屑,他转过头,捡起之前摘星穿过的斗篷,一声不响套在自己身上,拉下帽沿,遮住了大半张脸。

摘星知他仍是老大不情愿,要是再勉强,说不定一翻脸就不下山了,只好由着他去。她对狼仔道:‘至少该穿上鞋子,不然披着斗篷却光着一双脚,怎么看怎么怪!’

他接过鞋,微微歪着头打量,不知道该怎么穿上。

‘来,坐下,我教你。’摘星道。

狼仔乖乖找了块大石坐下,摘星先拿过一只左脚鞋,蹲在他面前,替他套上,又教他自己套上右脚鞋,狼仔站起身,好奇研究脚上的鞋子,东踩踩西踏踏,觉得脚掌被鞋子完全包覆的感觉很新鲜。

摘星又拿出一样东西,想套在他的脖子上,他本能地想躲开,摘星解释:‘别怕,这不是项圈,我不是要绑住你,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庆祝你第一次下山,接触人类的世界。’

那是一条皮链,系着狼牙状的黑玉石坠子,摘星将链子挂在狼仔颈上,道:‘我听曾养过狼的老人说,狼牙是护身符,所以我特地找了工匠打造这条狼牙链子,希望日后可护你平安。你喜欢吗?’她小心调整链子的位置,秀美纤细手指轻抚摸那枚黑玉狼牙,满是对狼仔的关爱与呵护。

狼仔低头看着摘星替自己戴上的狼牙链,很是好奇,甚至还想将黑玉石放入嘴里咬一咬,却被摘星一掌拍开。

‘狼仔!这不是食物!’摘星又好气又好笑。

他开心地看着摘星,低下头,将额头抵在摘星前额,道:‘喜、喜欢。’

‘好乖。’摘星摸摸狼仔的头,称赞。

经过这大半年的相处,狼仔越来越听话了呢,虽然有时候还是野性难除,不过,她相信在自己的悉心教导下,狼仔一定会越来越像个正常人。

接着她的目光落在被搁在一旁的男装,心念一动:既然都带来了,不穿白不穿,干脆她来个改穿男装,如此带着狼仔在奎州城里蹓跶,就不会被人轻易认出了。

*

奎州城内,大街上热闹喧嚣,店铺林立,人来人往,头次下山的狼仔看得目不暇给,恨不得脸上能再多生出几双眼睛,什么都想摸、什么都想拿起来放嘴里咬一咬。他们经过豆腐铺,他看见雪白豆腐,好奇一摸,豆腐上出现一个乌黑手印,豆腐铺老板气得嘴都歪了!他们经过绣坊,他看见织布上一只只美丽彩蝶,却动也不动,他摇摇织布架,彩蝶还是不动,他更用力摇,结果织布架垮了,绣娘冲出来破口大骂!摘星只能拚命陪不是,奉上银子。

他们经过卖鸡的贩子前,他看到一只只鸡被关在笼子里叫卖,猎食野性大发,双目赤红,只想捉住那些鸡一只只吃掉,摘星连忙拍拍他的脸颊,喊:‘狼仔?狼仔!不可以!那些鸡不能碰!’他回过神,摘星拉着他的手离去,他忍不住回头多看了几眼,一只野狗不知从哪跑了过来,似乎也对鸡群虎视眈眈,他狠狠瞪过去,嘴里发出低狺:牠们是我的!休想碰!

野狗立刻耷拉脑袋,夹着尾巴逃了。

一处小酒馆前响起了二胡乐声,有人在表演皮影戏,台前已经坐了好几个人,最前排的座位仍空着的,摘星便拉着他坐下。

两人才坐下没多久,台上布幕便掀开了,一旁的二胡师傅一扬调子,刮得薄薄的羊皮上忽地闪出一个小女孩的剪影,说书人的声音在羊皮后响起:‘很久很久以前,在遥远的北方,有个女孩儿,叫做星儿……’

他看着台上小女孩剪影,正觉得那模样和摘星有些神似,一听‘星儿’这两字,立刻转头看着身旁的摘星,激动地指着台上,又指着摘星,大喊:‘星儿!’

他忽然站起身想去抓开那张羊皮,看看那个小女孩究竟躲在什么地方?

但摘星立刻制止了他,将食指放在唇上,他见状只好安静,又看了皮影小女孩一眼,才乖乖坐下。

台上的皮影戏,演的居然是摘星与狼仔相遇的故事。

当故事演到星儿在山上忽然被饥饿的野熊袭击时,狼仔跳了起来就要冲上台,幸好摘星早预料到了,连忙拦腰抱住狼仔,硬是将他拖回座位上,拍了拍他的脸颊,要他乖乖继续看戏。

‘星儿!危险!’狼仔焦急地指着台上。

摘星笑道:‘这只是皮影戏,说说故事罢了。’她又指指自己。‘瞧,真正的星儿不是在此吗?狼仔别怕,星儿没事。’她指指他的右肩,又道:‘你已经救过星儿一次了。放心,小狼一定会救星儿!’

果然,台上可怕的野熊被小狼赶跑了,但小狼也受了重伤,星儿伤心极了,抱着小狼痛哭。说书人声音悲切,搭配的二胡旋律更是尽责地如泣如诉,令人鼻酸。

台前聚集了越来越多的观众,大家都被星儿与小狼的故事吸引而来。

下一幕,小女孩仰头望着天空,虽看不见神情,但观众皆能感受到那份孤寂。只听说书人道:‘星儿的名字,是她爹娘取的,他们相当疼爱星儿,连天上的星星都愿意摘下来给她。但娘过世后,爹经常不在,星儿常觉得自己像是天边最遥远的那颗星星,孤单无依。星儿常常想,自己还不如当一颗地上的小石头呢,至少偶尔还会有人踢几下。’小女孩抬起脚,踢起几颗小石子。

接着小狼又出现了。

说书人道:‘但小狼的出现,让星儿不再孤单了。当小狼第一次喊出“星儿”时,星儿高兴得都哭了,因为自从娘过世后,就再也没人喊她一声“星儿”了。’

蝴蝶翩翩飞舞,一串串花瓣从天而降,小女孩与小狼开心玩耍追逐,伴奏的二胡旋律轻快俏皮,观众都感染了那份两小无猜的喜悦。

‘每当星儿不在小狼身边,她都会担心小狼会不会感到孤单?会不会受伤生病了,没有人照顾?星儿很想问小狼,愿不愿意变成人,永远陪在她身边?’说书人道。

狼仔微微歪着头看着皮影戏,表情似懂非懂。

小狼忽然不见了,接着出现了一个小男孩,两人手牵手一起玩耍,故事也到此结束了,观众纷纷拍手叫好。

摘星跟着拍手叫好,转头正想问狼仔好不好看?愿不愿意像故事一样,变成人,和她永远在一起?但她却发现身旁位置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了?

她不禁有些气恼,狼仔又跑哪去了?枉费她特地花了那么多心思与说书大叔讨论出这出戏码,期望他那颗狼脑袋能领悟她的心思呢!

臭狼仔!居然一刻也坐不住!气死她了!

*

他先是被一大队呼啸而过的人马吸引了注意力,他转过头,只见到最后几匹马的马屁股与扬尘,他身后有几人和他一样转头探望,有人低声道:‘城主回来了。’

他正想转头继续看故事,目光忽然瞄到街角一卖糖葫芦的小贩走过,一闻到那甜甜的果香,他什么都忘了,直朝小贩奔过去,伸手就拿走两根糖葫芦,想着一根给星儿,一根给自己,但他不晓得要付钱,拿了就要走,小贩连忙一把抓住他,喊:‘十文钱一支!’

狼仔不懂生意买卖的道理,陌生人忽然抓住他的手臂,他立刻想挣脱,也不知是小贩自己重心不稳,还是他不晓得控制力道,小贩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手上的糖葫芦也全撒在了地上。

他连忙伸手想去扶起小贩,一旁忽然有人喊:‘你偷东西就算了,居然还打人啊!’那人嗓门大,不久便有一群人围了过来,对着他指指点点,他感受到敌意,紧握糖葫芦,眼神警戒,每一个与他目光接触的路人都觉心里突的一跳,彷佛被猛兽的眼神盯上,背脊窜起一股寒意,有好些胆小者甚至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为了防卫,他体内野性躁动,不由发出低狺,嘴唇掀动,微微露出犬齿,狼样十足,在众人眼里却是怪异极了,更是忍不住议论纷纷。

‘好了好了,你们围着看什么呢!’在附近摆摊卖包子的老婆婆走过来挡在狼仔面前。‘这么多人围着一个孩子,他能不害怕吗?我刚刚都看见了,这孩子是想扶他起来,不是要打人!’

卖糖葫芦的小贩也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屁股,道:‘是我自己不小心跌倒的,他没推我。’

‘他不是偷了你的糖葫芦吗?’又有人道。

老婆婆拿出一枚铜钱,塞在小贩手里,道:‘这是那孩子刚才掉在地上的铜钱,大概是塞给你时太匆忙了,你没看到。’

围观的众人见既然是误会一场,便慢慢散去,老婆婆走到狼仔面前,亲切地问:‘孩子,你没事吧?’

他没有回答,只是低着头,还将帽沿拉得更低。

‘狼仔!’

狼仔一听到摘星的声音,警戒立除,浑身散发的威胁与危险气息也瞬间消失,他双手高举糖葫芦,欢快对摘星道:‘星、星儿——看……’

摘星对他安抚一笑,转身对小贩道:‘这位大哥,真对不住,我这朋友从小住在山里,第一次进城,出了洋相还请多多包涵,他并非有意白食,这掉地上的糖葫芦,我也全赔您,请您别生气了吧?’

摘星掏出锭银子交给狼仔,在他耳边低声道:‘狼仔,把这银子交给大叔。’

狼仔听话照做,小贩接过沈甸甸的银子,连忙对扮作男装的摘星道:‘小少爷,这……太多了。’

摘星道:‘大叔,您出门做生意也辛苦了,多余的钱,就当我们陪不是,好吗?’

小贩婉拒了几次,见摘星态度诚恳,便喜滋滋收下了钱。

摘星又拿出一枚铜钱,同样要狼仔交给老婆婆,老婆婆笑着接下了,转过身,从自己的摊位蒸笼里拿出两个热包子,交给狼仔,慈蔼叮咛:‘孩子,你一定是肚子饿了吧!这包子,婆婆请你和你朋友吃,但你可千万要记得,白拿东西就是不对,下次别再犯哪!’

狼仔见到肉包子,尽管嘴馋,还是先回头看了摘星一眼,见她点头,这才伸出手接过,包子刚从蒸笼里拿出来,还热烫着,狼仔捧在手里,心头有种难以言喻的温暖。

这是第一次,有星儿以外的人类,对他展现善意,愿意拿食物给他吃。

摘星向老婆婆道谢后,拉着狼仔的手离去。

狼仔将一根糖葫芦递给摘星,她接了过来,心头感动:那么贪吃的人,居然愿意把糖葫芦分她呢!

两人找了棵大树,坐下歇息。

‘狼仔,并非所有人都跟猎人一样坏,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像是卖包子的婆婆,还有卖糖葫芦的大叔,他们都是好人,他们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狼群。’摘星指指自己。‘他们就像星儿一样!都是好人!’

狼仔一脸若有所思,先是看看摘星,然后转过目光,瞧着大街上熙攘的人潮。

人类,到处都是人类,穿着衣服与鞋子的人类,说着与星儿一样的语言。

若不是因为星儿,他绝对不可能离开狼狩山,只因他从小就见惯了猎人们是如何屠杀狼群,布下可怕的陷阱,捕捉他唯一的家人,他自己也吃过几次猎人陷阱的苦头,身上伤痕累累。

可是星儿说,不是所有的人类都是坏人。

他看见一个孩子,正在学步,摇摇晃晃走向一名妇人,妇人张开双手,轻声鼓励,当孩子终于走到她怀里,她满面笑容,在孩子额头上亲了一下。母子相处的温馨,让他想起了母狼。原来人类真的不全都是那么坏,也有像母狼待他那样的母子情深。

‘狼仔,你愿意相信人类吗?试着接纳他们,就像接纳你的狼群家人。’摘星试探地问。

狼仔看着摘星的双眼,他只知道,星儿是对他好的,星儿所做的一切,都不会有错。他相信星儿。

‘好,星儿。’狼仔点点头。

摘星开心极了,自己终于成功‘驯化’狼仔了!

‘狼仔!为了奖赏你,这根糖葫芦也给你!’摘星将自己手上的糖葫芦塞到狼仔手上。

他自己那根糖葫芦,早几口吃了干净,此刻他看着手里的糖葫芦,忍着嘴馋,吃了一口、两口,最后留下一颗,又递还给摘星,想了想,又分了颗肉包给摘星。

摘星知狼仔贪吃,见他居然留下一颗糖葫芦给她,还愿意把热腾腾的肉包子也分她一颗,心头更加感动,‘狼仔,你对我真好。’

她笑着咬下糖葫芦,这是狼仔特地留给她的,不只甜在嘴里,也甜在心里。

见到摘星开心,狼仔也开心,且胸口暖暖的甚是舒服,他用额头抵住摘星额头,撒娇地蹭了几下,然后学着方才那妇人模样,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摘星一愣,推开他,又好气又好笑,道:‘狼仔!你从哪学会的?’

这儿可是大庭广众呀!她又穿着男装,旁人看在眼里就是两个少年状态亲密,成何体统?想要板起脸教训狼仔嘛,见他一脸天真,又于心不忍,况且她自己心里也有种模模糊糊的说不清的窃喜,想想日后有的是机会对狼仔解释,今日就暂且算了。

狼仔忽然抬头看着远方天空,一大片暗沉沉的乌云正迅速飘来,他指着乌云,对摘星道:‘雨。’

摘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听狼仔又道:‘很大,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都市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