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三千鸦杀小说

三千鸦杀小说

作者:十四郎 主角:覃川傅九云  来源:掌阅

连载付费 虐恋短篇

好看的精品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三千鸦杀》为作者十四郎所著的小说,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言情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作品,喜欢的读者们快来看吧!...

18万字 更新:2020/03/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好看的精品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三千鸦杀》为作者十四郎所著的小说,情节把握自如,是当下言情小说中受到主流追捧的作品,喜欢的读者们快来看吧!

免费阅读

“他对我那么一笑,说:‘好香……姑娘,可以吻你吗?’啊……我真是做梦也不敢想!你说……你说他难道真的看上我这啥都没有的小丫头了吗?”

翠丫躺在床上鼻血横流,眼冒星光,第三十一次重复这句话。

覃川随口答应,她在忙着找东西,记不得自己有没有带进来了。

“他对我那么一笑,说……”

在第五十次重复的时候,覃川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女子梳妆必备之桂花油。

“他对我那么一笑……咦?等下,川姐你在做什么?!”翠丫腾地从床上蹦下来,目瞪口呆地看着她把一整瓶桂花油朝头上倒,“你……你疯啦?!味道那么重!”

覃川笑得格外亲切温柔:“嗯,这样才香。翠丫也来点吧。”说着把剩下的桂花油一股脑倒在翠丫身上,吓得她又叫又跳:“你真的疯了!领头管事会骂死我们的!”

“不会。”覃川慢条斯理地用梳子把油腻腻的头发梳整齐,“待会儿去凝碧殿,比咱们夸张的必然有大把,法不治众。”

翠丫闻闻自己身上,脸皱得像包子:“这么香反而过了,真腻!”

覃川难得在耳边簪了一朵珠花,薄施粉黛,奈何她脸色蜡黄,五官生得亦不好,上了脂粉反倒觉得更难看些。翠丫只觉惨不忍睹,隐约感到向来随和的川姐,今日很古怪,她又不知怎么开口问。

“那个……川姐,你真不觉得这香很腻人?”翠丫小心翼翼地问。

“不会啊,要香就得香得彻底。”

覃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笑了。

两人一路顶着迷人的桂花香往凝碧殿赶,人人为之侧目。好在殿里已经集合了大部分的杂役,年轻女杂役们几乎个个戴花熏香,弄得一屋子乌烟瘴气,油腻的桂花头油香混在里面,反倒不那么出众了,只不过害得领头管事进来后打了十几个喷嚏而已。

“咳咳……我知道你们这些外围杂役能进到内里,心里很喜悦……但也不要喜得太过了……”领头管事提醒了几句,见没人理他,也只好作罢。他向来在里面管事,没接触过外围杂役,不知怎么相处,“算了……我来分配活计,叫到名字的上来领牌子。”

覃川的活儿是照顾琼花海,那里种着大片奇花异草,等白河龙王来了,便挑选开得最好的花朵,拿去装饰各大殿宇。

正把令牌仔细在腰间拴好,肩上突然被人一撞,翠丫虚弱无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川姐……他……他又来了……快扶住我……”

怎么又软了?覃川莫名其妙地回头,只见傅九云倚在殿门上,捂着鼻子,既有趣又嫌弃地看着殿里乱糟糟的景象。

领头管事在一片哗然声中慌张跑过去,低眉顺眼地问:“九云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傅九云点点头:“没人告诉过你,今天玄珠要用凝碧殿吗?”

那管事脸色都吓青了,结结巴巴:“什……什么?玄珠大人要用凝碧殿?怎……怎么没人告诉小的……这怎……怎么办?!”

傅九云眨眨眼睛,像是觉得吓他特别好玩,于是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原来你忘了,玄珠如今听说你弄了一群外围杂役把凝碧殿搞得乌烟瘴气,气得脸都白了。”

领头管事一声不吭,白眼一翻,利落干脆地昏倒了。

傅九云没想到他这般胆小如鼠,用脚轻轻踢了踢他,眼见此人是真的晕了,不由嗤笑:“咦?竟这样没用。”

他抬眼朝殿内扫去,见众多年轻女杂役穿红着绿,浓香扑鼻,心里好笑,捂着鼻子走下来,也不说话,只一个个仔细看过来,忽见翠丫浑身酥软双颊晕红地看着自己,他毫不犹豫走到她面前,柔声笑:“姑娘,又见面了。”

两行细细的鼻血顺着她的人中流下来,翠丫的声音如梦如幻:“九云大人……我……我愿意被您吻……”

这话大胆得令在场所有杂役大吃一惊,覃川从后面悄悄掐了她一把,翠丫浑然不觉,估计早已魂魄离体了。

傅九云并不惊讶,三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低下头,却是在她面上嗅了一下,失笑:“……你还真的是很香。”

翠丫如痴如醉:“山下杂货铺买的桂花油,五文钱一斤,是新鲜桂花……”

傅九云笑得更欢了:“既然如此,那你将眼睛闭上。”

翠丫毫不犹豫紧闭双目,睫毛瑟瑟颤抖,面上红晕如潮。覃川神色复杂地看着翠丫,倘若今日真的让傅九云在大庭广众之下吻了她,传出去名声有损还是小事,一片痴心被伤害才真是糟糕。她年纪小,等发觉所有的爱恋投注出去,却什么结果也没有,兴许这个男人转身就要忘了她,那就是一辈子的伤害了。

一念及此,她动作极细微地自荷包里抽出银针,在翠丫背上轻轻一扎,她立即软倒在地,覃川急忙扶住,大叫:“翠丫!翠丫?她好像又晕过去了!大家快来帮忙啊!将她抬到通风处!”

先时目瞪口呆的杂役们纷纷过来帮忙,把翠丫抬到靠窗的椅子上,打开窗户透气。

覃川见殿角花瓶里插着一把羽毛扇子,作势过去拿起,转身要替翠丫扇风,谁晓得回头却撞在一人怀里,被他轻轻扶住肩膀,低声问:“没事吧?”

那声音惊得覃川猛然间出了满身冷汗,神色木然地抬头,果然见傅九云站在眼前,饶有趣味地盯着自己。她赶紧点头哈腰,笑得满面春风:“小……小的没事,多谢九云大人!我们在外面都常听说您老待人亲切和善,今日一见才明白传言还未说出您老一半的好来。小的能进来,真是天大的福气呀!”

配着她惨不忍睹的妆容,那笑容说多猥琐就有多猥琐,鬓上珠花随着她点头哈腰的动作一晃一晃的,看起来可笑极了。加上一颗黑压压沉甸甸的油头,以及浑身刺鼻的桂花头油香,大抵世上男人能不被她打倒的已经是凤毛麟角了。

可是傅九云偏偏看得特别专注、特别深情,甚至若有所思地扶着下巴,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最后还亲手替她把鬓边珠花扶了扶,对她温柔一笑。

覃川浑身发毛,不着痕迹退了一小步,指着翠丫:“小的担心姐妹,先去看看……”

手腕被他抓住,覃川本能地出了一身鸡皮疙瘩。他贴得极近,口中热气喷在耳郭上,又痒又麻,令她不由自主想到了那个阴暗的黄昏,猛然躲开。

“……你的荷包挺别致的。”等了半天,实在没想到他会说这么一句话。

覃川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她挂在腰间的旧荷包,包口是松垮垮的,显然被打开过。她急忙哈哈一笑,飞快地系好包口,连声道谢:“多谢九云大人的赏识,这是小的三年前在西边镇子买的,十文钱一个。”

“是吗?”他漫不经心应了一声,突然反手抓起那个荷包,淡道,“那借我看看吧。”

覃川一把扑了上去,死死抱住他的胳膊,声音颤抖:“大人,小的荷包里只有二钱银子,日后还得吃饭买桂花油……您……您手下留情!”

傅九云慢条斯理地扯着包口的系带,声音极温柔:“二钱银子也不少了,可以打两壶上好梨花白。”

“九云大人!”覃川叫得好生凄凉好生无助。

荷包被打开,里面寥寥几样东西都放在他掌心:银子一块,不多不少刚刚二钱;束发带一条,半旧磨损,洗得还算干净,如今上面也满满全是桂花头油香气;断了半截的木头梳子一把,梳齿间还绕着几根油汪汪的头发。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傅九云像是有些意外,朝空荡荡的荷包里看一眼,确定再没有任何遗留。他沉默了一瞬,将那块二钱银子捏在手里,抛了一抛:“果然是二钱银子,你没说谎,很是乖觉。”

说罢在她脸颊上轻轻拍了拍,微微一笑,把梳子并发带装回荷包,系回她腰带上,那二钱银子自然是顺手牵羊拿走了。

覃川哭丧着脸,假借将荷包收入怀里的动作,将方才暗藏在袖口内的银针同时收进怀内,背上一片冰凉,却是被冷汗浸透了。

“九云大人,那二钱银子……”她追上去,满脸尽是依依不舍。

“这里是在吵闹什么?”一个冰冷的女声突然在殿门处响起,声音虽然不大,却瞬间压住了满场乱糟糟的说话声,众杂役瞬间就安静下来。

覃川的脊背仿佛被鞭子抽了一下似的,人却站住了。

转身,呼吸,心跳平稳。在没有见到她之前,她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如此平静,可以挺直了脊梁,静静看着她。

玄珠站在凝碧殿门口,从气质到神态都冰冷高傲之极。可是她真的美极了,即使在当年狠狠羞辱她的时候,眼神刻薄,出言如刀,也刻薄得极美,挑不出一丝毛病。与面上那傲然的神情不同,她的手却柔顺地挽着另一只胳膊,紫色袖子的胳膊。

左紫辰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覃川面前,与以前竟然没有一点分别,双目轻合,容光清极雅极。当年朝阳台上倾城一笑,仿佛还只是昨天的事。

直到猝然移开视线,覃川才发觉自己还没有做好见到他的准备。她的双手不知何时已经捏紧成拳,抑制不住地微微发抖,胸口有一种窒闷的疼痛。

那一瞬间,覃川想起很多很多事情。不知道是不是世人皆如此,温情美好的东西忘记得那么快,到最后,留在记忆里的,永远只是那些苦涩痛苦到难以言说的片段。她想起自己是怎么几夜不睡赶到香取山,想起倾盆大雨是怎样肆虐,想起在左紫辰房门前跪了一天一夜,抛却了所有的自尊,却依然求不到半点回应。想起玄珠冰冷的声音:“他只怕你死得不够快。”

想忘掉,却记得越发深入血肉,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偶尔午夜梦回,却总是梦见他少年时执着那根长柳,轻轻敲在她头上,声音温和:“傻丫头,怎么拔了柳树精的胡子?”

最后一天醒来的时候,没有泪也没有痛,她所余的只有茫然。突然大彻大悟。

大抵人的心能装的感情也只有那么些,再多就不行了。她喜欢人心的这种脆弱的自我保护,还有自我欺骗。

现在好像能比较平静地抬头了,覃川扭动僵硬的脖子,朝左紫辰那边看一眼,再看一眼,再看一眼。

“怎么了?你眼皮在抽筋?”傅九云突然开口,大约是终于受不了一个丑女在自己面前作怪。

覃川赶紧低下头:“没……没有……那两位大人如此美貌,简直是天人下凡,小的看傻了……”

她的声音不大,可是殿里突然安静下来,这句话就显得极为突兀,人人都不由自主望着她,觉得她胆子不小。

左紫辰突然退了一步,捂着鼻子打个喷嚏,没过一会儿,又打了个喷嚏。众人傻傻地看着这位天人般俊美的男子,接连不断地打喷嚏。形象……那个,当然还是很光辉的。

覃川别过头不看他,原来他这对香味臭味都敏感的鼻子就算修仙也没修好。

玄珠眉头微蹙,声音冷若寒冰:“殿内臭气熏天,取水来。”

她身份特殊,在香取山仍有四个婢女服侍,一声吩咐,四个婢女早从外面的清池里舀了满满四桶水,提到门口。

玄珠淡道:“泼。”

哗啦啦——覃川突然觉得全身一凉,她站得靠前,四桶水倒是有大半都泼在她身上了,淋个透心凉。

“再泼。”玄珠望着殿梁上的游龙戏凤,语气淡漠。

直到泼了十几桶冷水,杂役们才突然反应过来,哭喊着跪地求饶。她却视而不见,只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拔开瓶塞,在左紫辰鼻下晃了晃。

四个婢女察言观色,厉声高喝:“没眼色的蠢货,还不滚?!”

杂役们小声哭泣着,连滚带爬地逃出凝碧殿。覃川在脸上抹了一把,却弄了满手脂粉,不由苦笑,自知现在的容貌必然荒谬无比。她顾不得擦干净,拔腿跟上人群,继续趁乱走人。

傅九云抱着胳膊在旁边闷笑,好整以暇地看着她从身边擦肩而过,一股淡而幽然的体香忽然钻入鼻腔,虽然味道极淡,被桂花头油的香气盖着。可能是由于浑身湿透,头油也被冲掉不少,那味道便一闪而过。

他闪电般伸手,一把抓住了覃川的胳膊。她吃了一惊,急忙回头,惊疑不定地看着傅九云,他在笑,眉眼展开,有一种独特的天真。

“看你可怜,二钱银子还给你吧,下次买个好点的桂花头油。”

把银子塞进她冰冷潮湿的手里,再拍拍她花里胡哨不成样子的脸,放开了手。

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进入内里的第一天就是那么不平凡,听说当晚领头管事差点儿被赶出去——玄珠恼他将凝碧殿弄脏,当场就要他收拾包袱滚蛋。领头管事那么大的年纪,哭成个泪人。后来还是别的弟子劝解,说他在这里做了二十年,也算个老人家了,总得给他几分面子,才保住他继续做内里管事。

众杂役见识了玄珠的威严,顿悟内里原来并不是什么仙境宝地,反倒比外围还要可怕。人家管事二十年的老脸面都没人理会,何况他们这些庸人?自此专心干活,男杂役们舍弃一切勾搭之心,女杂役们脱下所有精心打扮,将那些胡思乱想的心思尽数收拾起来。

所幸内里地方大,房子多,每两人住一个空荡荡的大院落,待遇比外围好了十倍不止。

那天晚上,除了翠丫一直懊恼关键时刻再次晕倒,没见到紫辰和玄珠两位大人,让覃川的耳根不得清净之外,其他一切都还是很顺利的。

隔日起个大早,各自拿着令牌去临时开辟出的杂役房领工具,覃川因见翠丫依旧嘟着个嘴,闷闷不乐的模样,便笑:“你到底是气没被九云大人亲到,还是气没见着玄珠大人他们?”

“都有。”翠丫揉着眼睛,这孩子一夜气得没睡好,眼泡肿得好似被人打了一拳,“川姐,你说我怎么那么没用,总在关键时刻丢人现眼?”

覃川心里有鬼,呵呵干笑两声,试探着问:“那……那要是你真的被九云大人亲了,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亲就亲呗……我又没想要嫁给他,要个吻也算圆个梦。”

原来……原来人家这么想得开,倒是她多事了。覃川想起自己昨天险些被傅九云认出来,这次轮到她懊悔了,把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临时杂役房门口已经排了老长的队,杂役们有条不紊地凭令牌取工具。轮到覃川的时候,交出令牌,却只拿到一个小瓷瓶、一个长柄银勺。她仔细研究了很久,也没弄明白这两个东西怎么用。

“照料花园,难道不用水桶啊扁担啊什么的吗?”覃川虚心向女管事请教。

女管事很年轻,很漂亮,一脸天真地反问:“水桶扁担要来怎么用?”

“就是挑粪水啊,灌溉花园,没肥料花怎么开得好看?”

“粪水?!”女管事花容失色,“那么脏的东西怎么能带进琼花海!你……你千万不要乱来啊!”

覃川赶紧低头承认错误:“小的不敢,请管事赐教。”

女管事心有余悸:“琼花海种的都是仙花仙草,每日只需用瓷瓶去天上池舀满了水,分花草的种类一日一滴到数滴不等,很简单的。”

果然很简单。

覃川觉着自己在女管事的眼里,左脸印着粗鄙,右脸印着浅薄,额头上大大的“俗人”二字闪闪发光,于是俗人很聪明地告退了。

走了一半,突然又折回来,小心翼翼地赔笑:“那……请问天上池又在哪儿?”

女管事看着她的眼神,让她明白自己头顶再添“蠢货”二字。

覃川上两次来香取山,一次只是粗粗而看,一次是无心观看,八成以上的地方都没去过。今日既然可以站在内里,索性坦荡荡看个够。仙山福地,诸般景致不但美,更多的是令人惊叹其违反常理的设置。譬如这琼花海,在严寒气候里照样绽放绚烂,每朵花都有巴掌大小,粉紫霞红,团团锦簇,一直铺到看不见的视界外。这般五彩缤纷,过于明丽的花海,少了一分仙家肃静,却多了一丝富贵喜庆。

花海四角尽头,甚至不需寻找,是个人都能看见那四条自虚无半空直坠而下的细细瀑布,仿佛四条银光闪闪的龙,那便是天上池了。

覃川随手折了一朵大红花,放在鼻前一嗅,没有一点儿香味,莫非仙家品种的花草是没味道的?她把玩着朝东角的瀑布走去。

仙花碧水中,有一座白石小亭。亭里坐着个紫衣男子,乌发如檀,双目微合,手里端着冻石杯子,正在独自摆着棋盘。一道细细瀑布自亭后湍湍而泻,飞珠溅玉般,却在离地面三寸处归于虚空,半滴也不会溅出来。

覃川像被雷劈了似的,转身就走,到底迟了一步,左紫辰清冷的声音自亭中传来:“外围杂役,怎会来到这里?”

躲不过去,隔着重重鲜花,她缓缓行礼,声音平静:“见过紫辰大人,小的刚来,不识得路。惊扰了大人的雅兴,罪该万死。”

他没有回头,捻着一颗竹棋子放在棋盘上,淡道:“你要去哪里?”

“回紫辰大人的话,小的在找天上池,打了池水去灌溉琼花海。”

“这里就是天上池,过来打了水,速速离去吧。”

覃川答应了一声,垂头走到瀑布旁,灌了满满一瓷瓶的水。耳中先时犹如擂鼓般,咚咚直响,慢慢却平静下来了。

四周是那么寂静,她可以清楚地听见他指间竹棋子落在棋盘上的清脆响声。记得以前他就爱自己跟自己下棋,她那时候年纪小,缠着他非要对弈一盘,他拗不过她,只得神色古怪地答应了。连下三盘,他败得一塌糊涂惨不忍睹。她简直不敢相信,呆呆地看着他微微泛红的脸,结巴道:“你……呃,你是不是在让我?”他别过脸,面上闪过一丝懊恼,冷冰冰干巴巴地说:“你方才不是问我为什么总是自己与自己下棋吗?这就是原因。”

左紫辰能干聪明,做什么都是最好,可他偏偏棋艺烂透,下几盘输几盘,纵然心底十分喜欢下棋,也只能自己跟自己下了,大抵是为了遮丑,顺便塑造高不可攀贵公子的形象。

不知过了这么些年,他的棋艺是不是提升了些。

覃川觉得自己现在可以平静地想起这些往事,手不抖,呼吸不颤,眼泪不流,实在太厉害了,自己都忍不住要佩服自己。

小心翼翼捧着灌满水的瓷瓶,她面朝左紫辰,倒退着走了十步,松了一口气。转身,往前走,刚松下去的那口气突然又被提起来,覃川险些被呛死,急急忙忙捧着瓶子跪在路边,叩首于地——行的是国礼。

“小的见过玄珠大人。”

对面施施然众星捧月般走来一行人,为首的正是玄珠。对跪在地上的覃川,她看也不看一眼,经过她身边的时候,却微微停了一下。

身后的婢女立即会意,冷冰冰地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在此徘徊,打扰紫辰大人的雅兴?”

覃川十分乖巧地说道:“小的是负责照料琼花海的杂役,今日来此是为了取天上池的池水,不敢打扰紫辰大人。”

玄珠这才瞥了她一眼,继续往前走去。

那婢女冷道:“既然是职责所在,玄珠大人也不会责怪你。明日起,不许再来东角这里取水。”

覃川说个是,默然看着一行人走向白石凉亭。左紫辰放下棋子,起身挽住了玄珠的手。她平淡地移开视线,花海的风好大,吹得双眼发涩。她眨了眨眼睛,缓缓起身,将衣服上的尘土拍净,加快脚步往相反的方向去了。

以前玄珠就一心一意缠着左紫辰,对所有靠近他身边的女子都心怀仇恨,如今大约终于得偿所愿了。

将瓷瓶里的水倒出两滴,长柄银勺盛了,洒在蔷薇花丛里,只一瞬间,那些蔷薇仿佛被仙水洗涤过,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变得莹润妩媚,花瓣上依稀还残留着微尘般的晶莹水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覃川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这也太神奇了,两滴水而已。

脑后的发辫突然被人自身后捞起,傅九云醇厚里带着酥软的声音冷不防在她耳旁响起:“怎么?今日用的还是廉价桂花油?”

覃川惊得差点把瓷瓶砸了,几乎是跳着转身,瞬间就退了三四步,扑倒在地,大约是为了掩饰失态,声音特别响亮:“小的见过九云大人!”

傅九云抱着胳膊,笑吟吟地道:“咦?你很怕我?”

覃川赶紧摇头,讨好地解释:“九云大人亲切和善,小的怎会害怕?小的是为了表达内心的尊敬之意……”

傅九云笑得更欢,柔声道:“香取山下人虽然多,你却是第一个这般热情表达仰慕之情的。大人我很感动。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

覃川忍着背上一片片耸起的鸡皮疙瘩:“小的叫覃川,今年十八岁了。”

傅九云又好笑,又有些嫌弃地打量她瘦弱的身体:“十八岁?不像啊。”

“这个……小的自幼体弱……生得瘦了点……”

他点点头,半晌不说话。覃川以为他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不由心生警惕,谁知他却转身飘然而去,醇厚的声音被风吹动,直送到她耳朵里:“小川儿,桂花油擦再多,也做不了美女的。”

覃川愕然抬头,他早已去得远了。

当晚,年轻漂亮的女管事领着一行敲锣打鼓的抬轿杂役,众目睽睽之下来到了覃川所住的那个小院落。

“覃川,你出来。”女管事高声叫她的名字。

覃川忙了一天,累得连饭也没吃,躺在床上半睡半醒。翠丫一个劲推她,如临大敌:“川姐!快……快起来呀!管事点着火把来找咱们麻烦了!”

覃川一头雾水地披衣出去,外面黑压压站了一片人,有看热闹的,有羡慕嫉妒的。

“大人,那个……小的是犯了什么错吗?”她小心翼翼地问女管事。

女管事神色复杂地看着她,摇摇头,朗声道:“九云大人传下话来,兹有杂役覃川,为人甜美可爱、谈吐活泼,吾心甚爱之,命她今晚前来伺候。”

哗——周围顿时炸开了锅似的,吵吵嚷嚷。覃川傻了,直到有人过来用布条要蒙住她的眼睛,她才急忙一跳:“等……等下!管事大人,这是怎么……”

女管事叹了一口气,又羡慕又好奇地打量她:“别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九云大人到底是看上你哪点?”

她一挥手,立即有人上前不顾反抗,硬是把覃川的双眼用布条蒙上了,然后将她塞进轿子里。一声起轿,众杂役又和来时一样,敲锣打鼓放鞭炮,轰轰烈烈地离开了,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傅九云今晚要找一个外围女杂役来伺候。

一路摇摇晃晃,不知走了多久,覃川只觉轿子停了下来,有人过来搀扶,领着她绕来绕去又走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停下了。

她内心惶惶,不知傅九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布条覆在脸上难受得很,也不敢抬手取下来。呆站了半日,不见有人来招呼,她怯怯地伸手出去乱摸,忽然摸到一把头发,下意识地拽了拽,对面立即传来哎一声,正是傅九云的声音。

覃川一把摘下布条,扑倒在地:“小……小的见过九云大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