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人间不等事

人间不等事

作者:阿梨乐 主角:青幕  来源:黑岩

连载付费 悬疑都市

《人间不等事》作者阿梨乐,主角青幕,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看点十足,人物刻画饱满,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3万字 更新:2020/02/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人间不等事》作者阿梨乐,主角青幕,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看点十足,人物刻画饱满,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免费阅读

2088年,有一项世界公开的AI技术,就是在成年时,可以去购买佩戴一种可以自动扫描搜索,上网,导航,聊天,备忘录,查询等功能的隐形眼镜。科学家们将该技术命名为:AI瞳。

三:初使

我、母亲、和赤裸裸的黎绅从医院出来了,周围有些人用怪异的眼光看着我们,随即又转头若无其事。

我不在乎。

一路上,我们沉默不语,母亲是不是询问我学校的事,我只支支吾吾应付地回答。为了打破尴尬,她下车去街边的全自动无人商场去给我和黎绅买衣服,叫我和黎绅在车上等她。

“黎绅让主人不开心了吗?”他眨巴眨巴眼睛,望着我。声音还是和以前一样。

“没......没有。”第一次被自己的同班同学叫做主人。

太可怕了。

“那个,你叫我,叫我阿青就好了。因为那个人也这么叫的......”后面一句我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阿青,高彬彬,黎绅。真是毫无关系可言。

“阿青多难听啊,黎绅要叫主人小幕好了。”他抬起头,没有望向我。

“唔......”我没有了言语。

“那个人是谁?”他质问我。

“你以后就知道了。”

“以后,我还要知道小幕很多事呢。”他笑着对我说,和延续管家的笑容截然不同。

我心想着把高彬彬的记忆芯片装在现在的延续人黎绅上。

“不用,你马上就会知道了。”我声音低沉了下去。

黎绅被我的话语吓到了。

母亲拿着两套衣服出来了,黎绅去厕所把衣服穿好后,我们上车回了家。

“这件事都快搞了一上午了。”母亲气呼呼地对我说,“我要走了,把你们送到小区门口,你和他自己回去吧。”

“哦,好。”我回答。

母亲把我们放到小区门口,匆匆走了。我看了一眼黎绅。

“她是谁?”黎绅问我,却没有望向我。

“她是我妈妈。”

“为什么我没有?”他还是直勾勾地盯着地。

“我是谁?”

“你是黎绅。”其实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可我感觉我不是,我只知道我叫黎绅,可是我却不知道我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心里空落落的,好难受。”

因为你没有装记忆芯片啊,我心里暗暗想。

“你就是黎绅,你从医院来,现在要去我家,心里空落落的原因是饿了,好难受是今天天气降温而你穿太少。”我一口气回答完了他所有的问题。

“家在哪里?”他望向我。

“诺,”我指向我家阳台,“就在那里。”

“可那是你家啊。”他又低下头。

“你怎么知道哦?”我惊讶地问他。

“延续人都自带AI瞳功能,况且你刚刚告诉我了。”

“真厉害。”等我一到成年,当天我就把我的破手机扔了,去买AI瞳。

“小幕夸黎绅厉害,黎绅很开心啊。”他又笑了,像三月的暖阳。

“你这不就承认你是黎绅了吗?”我也笑了,拉着他的衣角,“我的家就是你的家。”

他跟着我走了。

回到家之后,我打开一碗方便面在茶几上开始吃,他望着我。

“油都吃到脸上了。”他笑着,用手抹了一下我的脸。

“你不吃哦?”

“延续人是不会饿的。”

“你知道你是延续人哦。”说完这话我就后悔了,太失态了。

“知道。”他的眼神暗淡下去,又抬起头来面向天花板。

随即又变得沉默下去。

“黎绅,如果我把你变成另外一个人的话,你会恨我吗?”我不知道我希望接收到什么答案,会还是不会,好像对我来说都没那么重要。

“喜欢和恨意会抵消吗?”他反问我。

“也许吧。”

“那黎绅对小幕的恨会被抵消的。”他有眨巴眨巴眼睛,笑着望着我。

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看了一眼之前放在茶几上高彬彬的记忆芯片。

“这是什么?”他沿着我的目光找到了这个芯片。

“不,这没什么。”我一想到他有AI瞳,简直无所不知。就去抢他手上的芯片,但他躲开了。

“小幕要把我变成这个人吗?”他站在一边盯着我,我说不出口。

“不,没有,真的没有。”我不敢看他的眼睛,躲闪着找到可以安放眼神的位置。

他的瞳孔又变得柔和起来。“这样啊,还真是一枚货真价实的芯片,”他把记忆芯片放回原来的位置,“系统规定不能读取记忆芯片以及其它带有隐私的内容。”

货真价实?这不是一枚克隆芯片吗......

“所以你只知道这是一枚记忆芯片?”我呼地长叹一口气。

“我还知道这是高,彬,彬,的记忆芯片。”他在“高彬彬”这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表示他的不满。“小幕你是跟他签合同了吗?”他语气厚重。

“是,是啊。”若是我把克隆芯片的事告诉他,算不算自首?但他的AI瞳竟然没有发现这是克隆芯片。

“为什么啊?”他歪过脖子来询问我。

“因为,因为我实在是太讨厌他了,就花高价和他签合同买走他的记忆芯片,等他死了也别想用自己的记忆再活下去。”大脑一秒钟思考来的东西果然漏洞百出,毫无逻辑可言。可黎绅竟点点头相信了。

“好希望马上拥有自己生前的记忆啊。”黎绅坐到我旁边来,“这样就能知道小幕更多事了,还可以去找父母了。哦对了小幕,我生前和你什么关系啊?是不是很好,是不是?”

如果我告诉他不是太好的话,会如何呢?

会不开心吧。

“嗯,挺好。”我还是不忍心在给他装高彬彬记忆芯片之前让他再难过。

“我也觉得,小幕就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女孩了。”他乐呵呵的像个傻子。

“你也不过就见过我一个女生嘛。”我撅嘴轻轻说着,但他还是听到了。

“也对哦,哈哈。”他尴尬地挠了挠头,“那小幕,你那时候,”

“喜欢我吗?”

我心头一怔,是恋人的喜欢,还是朋友的喜欢啊。怎么会这么想呢?就算是关系好到不行,也不能就靠这一点主观臆断吧。平时怎么没发现他这么神经大条。我有些愧疚,他对于我来说,只是个可有可无的替代品而已。

“小幕的脸变红了诶。”他眯着眼睛看着我,“热热乎乎的。”他又指指了自己的身体,“可以感热的,所以不能在高温运行。”

“那你怎么这么想?”我问。

“因为经过我搜索后发现,只有互相深爱着对方,才会在对方死后对其做出延续。”他一本正经地说着。

忘记他有AI瞳,可以随时上网搜索的。要是我告诉他我延续他是为了让他替代高彬彬,恐怕他会被气活过来吧。

“我们关系好而已。”我还是不敢看他的眼睛。

“那为什么我的父母没来?”他向我走来,并捧住我的脸让我强行看他,“难道他们不爱我吗?”他的眉头紧锁,眼睛里的浑浊变得澄澈。

“不,他们,他们,也许没那么多钱。”我变得结巴,因为我也不知道缘由。

“黎绅感觉小幕在撒谎。”他的眉头都快攥在一起了,手把我的脸按得生疼。

“不,我真的不知道!”我大喊了一声。

“好吧。”他的眼神有些暗淡了,手也放了下来。

“我要写作业了。”我跑进卧室立刻关上门,但没锁。我的心跳得我自己都能听见,我这是害怕,还是什么?太可怕了。这几个字在我脑海里闪了一遍又一遍。这种若隐若现的恐惧感回荡在我心中。我在思考着,还是否装入高彬彬的记忆芯片。这个问题,或许在我心里答案已经变得犹豫不决了。

“吱呀”,黎绅把门开了个逢,把头探进来了。

“你不知道进人房间要先敲门请示吗?”我抱怨道。

“哦。”他把门关上了。

“扣扣扣!”“主人我可以进来吗?”

“不可以。”我不仅是害怕了,还有点小生气。

黎绅在外面用恶心的语气撒娇道。

呕。

“你这人......行了行了进来吧。”我实在受不了这该死的肉麻。

他幸灾乐祸地小跑进来,盘腿坐在地上,望着我。

“刚才那些哪里学的?”我没看他。

他低着头,小声地挤了一句:“搜的。”

噗。我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又咳咳两声保持严肃,还是不理他。

“黎绅惹主人生气了吗?”

“没有。”

“主人,你要是生气,你打黎绅也行,你不要不理黎绅好不好。”

“行了行了,”再这么下去,他又要开始撒娇了。我可受不了。“我生气,是你没经过别人同意就拿人东西,还莫名其妙地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还有你不敲门就进别人房间,还有你又喊我主人了......”

我喝了一口旁边的水,继续说:

“还有你啊,能不能改改你那臭毛病,别一天天的‘黎绅’‘黎绅’,听起来就好烦。难道不能说‘我’吗?”

黎绅听得直发懵。

“好,我改,我改。只要主人......小幕不再不理我就好,嘿嘿。”他又对我傻笑着,我憋了一肚子的恐惧和怒火都烟消云散了

“我要写作业了,不要打扰我。”我别过头去,打开笔记本电脑。

“作业是什么?”他又歪着脖子问我。

“你不是能自己查吗?”

“小幕多跟我说说话能增进感情。这也是网上说的。”他依旧保持着原有的笑容。

唉。

“作业就是......在学校学习完毕后老师布置当天的任务。”其实,我活了15年,连最基本自己现在在做的事都解释不清楚。

他点点头,又问我为什么要写作业,我说不写的话就要被老师骂的。

“骂?......哦,骂就骂呗,你就当他们是一群驴就是了。”

我瞪了他一眼,他把脖子缩了缩表示歉意。

“会请家长啊。”我敲下一道选择题。

“请家长又怎样?大不了也被家长骂?”他不解地问我。

“母亲会不高兴的。”我又敲下一道选择题,眼神迷离了许多。

“其实我觉得,这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小幕写作业肯定不是为了讨老师、妈妈的喜。”

“对啊——”我伸了个懒腰,“写作业就是为了有个好成绩,我成绩不好,即使有高中可读,但总感觉心里过不去这个坎。”

“小幕成绩哪里不好了,十多名啊。”他看见笔记本电脑界面上的名次。

“我们班总共就50多个人,哪里好了?最多也只能算中等吧。”

“小幕,要不我来帮你写作业吧。”他对我说。

“不行的,这样下去,成绩会越来会差。”

“可是很快啊。”他一副无辜的样子让人想自尽。

“成绩变差的话......那个人就会越来越越来越瞧不起我。”那个人,是我心目中的高彬彬。我又开始自讨没趣了,可仍敲着选择题,至于答案,全然没有一丝想要思考的意愿。只记得漫天的作业,到处的参考书,母亲的训斥,还有高彬彬怜悯掺杂着蔑视的目光。习惯在这些年来变得沉默,变得麻木。忘记飞逝的时间,忘记自己是谁,忘记要干嘛......

“那个人到底是谁啊?嗯......如果小幕现在没想好怎么回答,那么我可以等到你想好了再告诉我答案。”

我本来也只想在黎绅面前塑造神秘的那个人,还有高彬彬令人厌烦的人设。

“既然这样,我就看着小幕写作业好了。”

......

“吱嘎”,是大门打开的声音。

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七点了,母亲算是回家了。

她直径走来打开我房间的门,问我今天有没有好好写作业,我回答有的。她看了一眼黎绅,出去做饭了。

“妈妈进门也没请示你啊。”黎绅小声问我,明显底气不足。

“呵。”我鼻孔哼了一声。

“哦对了小幕,你之前说有高中可读,是哪个高中啊?”他又开始发问。

“本日的高等学校。”

“本日......”我知道,他又开始用AI瞳进行查询了。

“是个不错的地方呢。”他捏了捏手指。

“那小幕,你会带我去吗?”他说这话时,嘴巴有些颤抖。

“会啊。”听起来毋庸置疑,其实,如果高彬彬也去本日的话,母亲就让他照顾我,我可能就不带上黎绅了。

“吃饭了!”母亲的吆喝打断了我与黎绅的谈话。我走出房间,黎绅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我和母亲坐到餐桌两侧,黎绅则缩在墙角。

“你今天欺负他了?”母亲看了眼我,指了指黎绅。

“没有,他不饿。”我吸着碗里的粉。

“哦。”她好像明白地点点头。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中考了,虽然这成绩对你没啥影响,但是就算走个流程也要认真。”母亲头也不抬,“叫他给你补补课。”

“谁?”我想问黎绅还是高彬彬。

“都可以,你们明天约着去咖啡店复习吧。”

......

“嗯?”我吓得愣了半晌。

“嗯什么嗯?我今天又碰到高彬彬他爸了,人家这次模考语文考试又甩了你十几分,数学也比你多几分。就算你英语物化比他高,人家总分还是比你高了七八分,我就不明白了,你青幕在学校学了那么就还没一个在外面全天补习英语的人考得高,你一天到晚都在干嘛!啊?”

“嗯......”我不也要学习日语嘛,况且他补了那么久的英语还是比不过我......

“嗯什么嗯?青幕你每天真是瓜兮兮的,连个学都念不好,人家高彬彬多优秀,前几次去本日考试人家都通过了,你呢?要不是人家老师给你补到原题,最后那次通得过吗?真是的。高彬彬的词汇量都到八千了,你才不到五千。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我不说话了,眼泪打湿了我的睫毛,但没流下来,我克制住了。

我感觉到黎绅一直在看着我。

“你语文考116就在那里沾沾自喜,结果呢,人家高彬彬考了121还觉得自己没考好。我真不知道你每天在学校都在干嘛,你都不知道高彬彬过得有多充实。人家努力的时候你就在玩,你就是贪玩。”

在学校为了多写点作业而不去上厕所,就算晚上睡得再晚隔天也得打起精神听课,晚自习写完作业不管再困也要打开拓展进行学习。因为考差跑到厕所小隔间悄悄哭一场,但每次考好了在你眼里都是是老师的功劳。

还有,考试时要装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然真没发挥好他们就以为你的实力真的那么差而不是没把考试放在心上。

可我只是心里想想,倘若说出来,又要变得磕磕巴巴了。

母亲回房关门了。

“怪不得你那么讨厌高彬彬。”黎绅在旁边嘀咕。

我不做声,眼泪一股一股流进了碗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哦......”黎绅拉了个板凳坐在我旁边,拍手唱起了生日歌。

我用手抹了抹眼泪,问他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的。

“AI瞳难不成还能读取他人隐私内容吗?”我问他。

“是我在你桌上的学校申请表看到的......我发誓,它自己在那里的,我没碰。”他把三根手指竖在了耳边。

我笑了,他告诉我网上说过生日就要送生日礼物,明天给我买一个。我点点头表示乐意接受。可转眼一想他哪来的钱,不过没有作声。

“唉,还没有人给我过生日,没有记忆,连这些东西都想不起。”他闷闷不乐。

“你的延续时间是6月23日,以后就是你生日的时间啦。”我微笑着看着他,“我明天也会给你买生日礼物的。”

“谢谢小幕。”他笑得像满月的婴儿。

黎绅在我碗里加了些凉白开,说是眼泪进去了就变咸了,我笑着说声谢谢。

“黎绅,喜欢和恨意,真的会抵消吗?”我抬头望天,直到脖子仰痛了也不放下来。

“小幕对于妈妈来说,会的;但对于高彬彬......”他回过头,笑着望着我。

“大概连喜欢都不会有的。”他嘻嘻笑了。

“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之前还来问我。”我还是望着天。

“是和小幕相处的第一天才领悟到的。”他也跟着我一起抬头望天。

“是吗?是吧......”我喃喃自语道。

“仿佛现在已经没有任何事值得我期待了。”我说道,黎绅没有说话,只是看了我一眼。

“青幕!明天上午十点高彬彬来接你!”母亲笑嘻嘻地走出来,她又和那个人的父亲通电话了。

“你们一起去附近咖啡店写作业,不许迟到!晚上我和他爸来陪你们吃饭。”

“嗯。”我知道了。

等母亲再次打通电话回房间时,黎绅问我:

“我能不能跟小幕一起去?”他继续眨巴他的眼睛。

“本来你就要一起去。”

“是......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小幕我们赶紧收拾收拾吧,哦对了,你赶紧写作业。嗯不对,我们要带些什么吗?咖啡店?......哦哦,我知道了......”他高兴地喋喋不休,一会站起来,然后又坐下。“只可惜那个......高......彬彬也要来。”他小心翼翼地说出这几个字,跟生前的时候简直没有一点是一样的。

太令人不习惯了。

“没事。”我无奈地笑了笑,毕竟,我那时想见他到疯,但是又没有勇气直面他,那个对我来说优秀到我望而不可及的人。

我回房间写作业,黎绅就在旁边呆呆地看着我,不动声色,静得吓人。

......

“明天,明天,我去干嘛呢?”黎绅摆弄着自己的手指。

“我有不会的题就问你。”我打了一道问答题的答案。

“还有小幕,我......我......”他侧过身去,“唉,其实也没什么。”

“怎么了?”没想到他还会卖关子了。

“不是,就是......唉......我明天,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延续人。”

“谁?”我故意挑逗他。

“高彬彬”他嘟着嘴不情愿地吐出着三个字。

“他要是不问你就不说呗,还有别把你AI瞳的神通广大展现出来不就行了。”我转过身去,幽幽地说。

黎绅不想让高彬彬知道他是延续人,一定有他的难言之隐。我不去猜测,也不去询问。对于世间万物失去了好奇心,苟活于世,并无大碍。延续人没有低人一等,但看上去,就像上个世纪的黑人歧视一样。不同于大众的事物,是难以被人们轻易接受的。承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实在是太艰难了。之所以那么多人还是不愿意去做延续,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不知道黎绅的父母会不会也这么想。

晚上,我躺在床上,脑子里根本就没办法安分下来。黎绅在旁边地板上站着,他说自己不用休眠。

今天是没办法给他装高彬彬的记忆芯片了,我心想。这就像给自己找了个回避的借口,因为我现在对装芯片的念头,已经越来越模糊了。经过一天与他的交谈,我越来越对自我的认知表示怀疑。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在我心里的概念也逐渐逐渐成为困惑我的源头。我极力想要追求到答案,可我连答案所对应的问题都不是太清楚。先得到答案,再去追寻问题的根本吗?罢了,我现在就算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自己想得到什么答案。

晚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