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古风→ 娘子她千娇百媚

娘子她千娇百媚

作者:白沅 主角:沈婳徐延洐  来源:掌阅

连载付费 架空宅斗

《娘子她千娇百媚》作者是白沅,主角沈婳徐延洐,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35.2万字 更新:2020/02/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娘子她千娇百媚》作者是白沅,主角沈婳徐延洐,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免费阅读

沈婳默了会道:“他真这么说的?”

沈柏棠问:“哪句?”

沈婳咳了两声道:“刀子要抹他脖子,他就把脖子伸出去。”

沈柏棠道:“对,就那傻子说的。”

沈婳慢慢坐直身子,盯着沈柏棠道:“若是这事落你身上,你也喜欢一个姑娘,会不会为她做到这一步?”

沈柏棠摇头摆手道:“就算天上下来个仙女,我也不会为她要死要活,我图她什么?图她沉鱼落雁还是才艺出众,走趟青楼这样的可人儿多的是,还不用豁出命,只要豁点银两就能得偿如愿。”

沈婳道:“你真这么想?”

沈柏棠满不在乎地道:“还有假的不成。”

沈婳神情有些复杂地望着沈柏棠道:“三哥,你要记住,你已有婚约,别做坏了自己前程的事。”

沈柏棠嘴角扬起来,好笑道:“说得好像我真要为个女人去送命一样。”

沈婳听得脸色发沉,心里颤了一下,勉强稳住语气道:“三哥真要为个女人去送命,我为了你也绝不会容下那女人。”

沈柏棠好笑道:“怎么个容不下?”

沈婳直直看着他道:“三哥也知道,我和母亲相像,最是护短。”

沈柏棠的笑僵在脸上,他去年跟个王八蛋打架伤到头,昏睡几日没醒,沈婳当时提剑到人家里,把人打的半年没下床,被父亲罚跪在祠堂一个多月。

沈柏棠苏醒后去看她,她当时也说了这么一句话:“三哥也知道,我和母亲相像,最是护短。”

那时,他只是跟人打架,她就把人打的半年不能下床,要真有人害他送命,只怕送他命的人也甭活了。

沈柏棠正经起来,素来明朗的脸板成严肃状:“小五放心,我发誓,绝不让你操心。”

虽说沈柏棠发誓就跟放屁一样,但沈婳听完后心里还是舒服了点,总感觉今天办的都是大事,不管办没办成,至少都办下去了。

一夜好觉,睡到日上杆头。

沈婳睁眼望见窗外明媚的天色顿觉不好,眯着眼睛问安兰:“什么时辰了?”

安兰回道:“马上快巳时。”

“巳时!”沈婳大愕,整个人从床上跃下,一边穿衣一边慌乱道:“完了,完了,顾先生规定辰入未出。”

沈婳简单梳洗后就往书院跑,安兰往她手里塞早饭:“小姐、小姐,赶紧带上。”

沈婳哪还有心思吃东西,一溜烟地赶到书院,蹑手蹑脚从书房后门摸到自己位置,顾炎捋着长须望她一眼,心襟宽广的坐视不理。

顾先生真真大度!

沈婳伸手翻书,觉得身边似有不对,转头过去,徐延珩正托着下巴将她瞧,她努了努嘴,他便笑了笑。

顾先生仍在教北饶语,学习了一段时间,大家进步明显,已基本能说些简单对话,顾炎教学很有一套,先把基础打好,后面再学起来就非常轻松。

逢到中午时间,书院会安排午饭,饭后时间自由活动。

众人吃完饭三三两两在一起闲聊时,唐琰心眼尖地看向窗外,用胳膊肘碰了季锦一下道:“快看,宫里来人了。”

沈婳抬头,顺着季锦的目光往外看,见到一个穿着石青色蟒袍的宦官从外头走进来,手里捧着金黄色的圣旨。

圣旨一般用来委任官吏、表彰功德、册封宗室、告谕外邦等,宦官是捧着圣旨朝顾炎而去,沈婳不用想也能猜到应该是来给顾炎委任官职。

按着前世的记忆,也差不多是这个时间段,顾炎当了太子太师。

果不其然,宦官宣读了圣旨,皇上册封顾炎为太子太师,书院里顿时热闹非凡,一群学生都围上前去恭贺顾炎。

确实可喜可贺!

太子太师是专门教育太子的官职,等于直接跟未来储君打交道,地位非常特别,因为教的学生特殊,作为师长,地位也不容小觑。

从古到今,能担当太子太师的人一定要有才有德、胸怀若谷、老谋深算。

别的不敢说,但老谋深算这条顾炎是十分符合的,就凭一已之力把烂泥扶不上墙的萧正扶到了王位,还将自己儿子顾望之培养为永嘉国最年轻的左相,没点道行怎么行?

沈婳嘴角含笑,眼中却没半分笑意,她的目光快速扫过众人,木纳的太子正用他笨拙的语言在恭贺顾炎,其他学生也跟在后面吹着彩虹屁,像她一样屁股粘在板凳上动也没动的人总共有五个。

一个是她,一个是季锦,一个是顾望之,一个是沈柏棠、最后一个是徐延珩。

季锦抱着书正在背短句,顾望之低着头在写字,一个背得认真,一个写的认真,两人都是极品。

能在如此嘈杂的环境下背书,要么是个聋子,要么心性沉稳,这种稳还不是一般的稳,是比泰山还重的稳。

至于写字的顾望之更可怕,顾炎早年辞官后已是一介布衣,今天突然从一介布衣平步青云当上太子太师,简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父贵子承,顾望之等于一下子成为了官二代,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他居然还能低着头写字,要么能装,要么就跟季锦一样心性太过沉稳。

这两人,就是两座泰山。

沈婳的目光往后移,就落到沈柏棠身上,望着自己的亲哥神色变了又变。

沈柏棠坐在一张躺椅上,手里端着果盘,果盘摆得像模像样,少说也得有七、八种水果,一边吃一边指挥着徐延珩:“你往下面点、再下面点,对对,就那里,用力给我挠下,你今天没吃饭呀,能不能用点力。”

徐延珩反拿着毛笔正在给沈柏棠挠痒痒,大抵被沈柏棠指挥的有点烦,一副生无可恋状地道:“你再屁话,信不信我把你丢窗外去。”

沈柏棠就当没听见,叨叨的继续指挥,沈婳就看见徐延珩一边说着狠话一边用笔头用力戮沈柏棠。

沈柏棠边吃水果边唉呀呀的叫……

实在是看不下去,沈婳目光收回的时,顾望之正巧抬起头朝她望过来,虽说隔着青绫幕障,但两人同时在对方眸里看到了自己的影。

沈婳不动声色,顾望之神色自若,又像是很有默契似的,同时移开目光,一个落到纸上,一个落到虚无处。

不远处听到沈柏棠一声惨叫,大抵是被徐延珩戳狠了,叫得十分凄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古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