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掌中卿卿

掌中卿卿

作者:月姑凉 主角:傅卿卿萧徵  来源:黑岩

连载付费 虐恋婚恋

《掌中卿卿》作者月姑凉,主角傅卿卿萧徵。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1万字 更新:2020/02/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掌中卿卿》作者月姑凉,主角傅卿卿萧徵。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免费阅读

“将轿子抬着,我骑马便好。”男子一说完,白洛立刻将马牵过来,将缰绳递过去给了男子。

男子翻身上马,骑在前头。原以为他会策马而去,却不想他不过是慢悠悠的,好像在等身后的轿子一样。

“怎么回事?”白洛努嘴,看了一眼轿子。

白止怀里抱着剑,眼睛一直看着前头的男子,面无表情。

“问你话呢!”白洛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白止白了他一眼,随即又转头看向前方,声音不冷不热,“你知道爷为什么不带你在身边吗?”

“为什么?”白洛歪头问。

“因为你话太多。”白止说完,快了两步,与白洛拉开了些许距离。

“就你话少。爷也话少,谁都像你们一样,我们府里岂不是天天跟死了人一样?”白洛撇嘴,一脸不服气。

白止不理会他,继续往前。

白洛按捺不住好奇心,这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能让他们爷甘愿骑马。白洛狡黠的一笑,特意放慢了步子,等到轿子与他齐平时,便趁机去掀开了帘子。

怎么没人?

白洛正疑惑,就听前头传来声音,“白洛,你最近是皮痒痒了吗?”

白洛吓得把手缩了回来,笑笑,“没有,没有,爷,我只是出于,出于您的安全考虑。”

男子没有理会他,白洛只好悻悻作罢。

到了郊外,就看前处凉亭周边站了十几个护卫。而那凉亭之中站了一位体态婀娜的女子。

“你们在这候着。”男子翻身下马,朝那凉亭而去。

“萧徵……”女子听到身后有动静,便慢慢转过身来,看着来人,露出一笑。当年京都第一美人,即便如今过了风华正茂的年纪,但一娉一笑依旧可以动人心魄。

“臣……”萧徵正要行礼,女子立刻上前一步将他拦住,“如今是在宫外,我也是以故人的身份而来,你不必多礼了。”

萧徵后退一步,还是跪了下来行礼,“臣萧徵见过太后。”

眼前这位美人,就是当今的太后,王瑾仪。昔日京都第一美人,十六岁入宫,二十岁为后,如今二十六岁的年纪,已经当朝太后。

“你当真要与我这般生疏么?”王瑾仪的脸上有些怅然若失,“你我当初……”

“不知太后今日来找臣有何事?”萧徵打断了王瑾仪的话,他知道她要说什么,他已不想在听。

王瑾仪整理了一下仪态,在亭中坐下,闲聊道,“我怎么见你是骑马来的,难道轿子里坐了什么人?”

“确实有人。”萧徵回道,也不知道那轿子里的小人儿醒了没有。

“哦!”萧徵这般回答,王瑾仪也不好多问,便又道,“你上一位夫人过世也有一年多了吧。我想着,你也该再娶一位了。我替你物色了几位,都是体貌端庄的大家闺秀,你看看可满意。”王瑾仪说完,便命人将那几位女子的画像拿了过来。

萧徵站在原地,看了一眼那几幅卷轴,随即道,“臣已经有了一位心仪的人选,不劳太后费心了。”

王瑾仪面上一怔,随后笑着问道,“哦?不知道你看上了哪家姑娘,我可认识?”

“太后并不认识。”

“那我也要去瞧瞧,看看这品行相貌可能配得上你。”

萧徵道,“不必太后劳心,臣瞧上的,那些品行相貌在臣心中便算不得什么。”

王瑾仪的面上有尴尬,有失望。她抿了抿唇,半晌没有说话。

“太后若是没有什么事,那臣……”

“还有一件事。”王瑾仪立刻说道,“楚国在我大晋边境滋事一事,朝堂上一直没个定论,哀家想知道你的意思。”

“此事明日朝堂之上自会有定论,太后不必多虑了。”

“萧徵。”王瑾仪提了声音,“你一定要对哀家这般不近人情么?”

“臣与太后只有君臣之别,没有什么人情。”

“你……”

“臣告退。”萧徵慢慢退后,随即转身离去。

“太后,你怎么了?”听到功能更一声急唤,萧徵的步子停了下来。

“天气太热,哀家大约有些中暑了。”王瑾仪一边说着,一边视线落在了萧徵身上。

可那背影没有为她停留。

王瑾仪有些气急败坏,低声吩咐道,“去两个人跟哀家跟着他们。”

“太后,那可是侯爷,他身边可是高手如云。”宫女小声说道。

“哀家知道。哀家只是要知道那轿子里坐的到底是谁。就算他知道哀家派人跟着他,他又能对哀家做什么?回宫!”

“是,太后。”

萧徵走到轿子跟前,微微皱眉,“人还没醒?”

白洛一头雾水,白止顿了一下,道,“大约是没醒。”

“这是什么猫,简直像头猪。”

白止和白洛两头雾水。

萧徵弯腰进了轿子,坐了下来,“回府。”

“是,爷。”

白洛一脸迷惑,今天他们家爷好像特别的奇怪。来的时候非要骑马,怎么回去,又要坐轿子了。还有,那在里头睡着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难道有他不知道的秘辛八卦?

“白止……”白洛一脸八卦的去看白止。

白止淡淡回过来一句,“闭嘴,看路!”

白洛哼了一声,跑去骑马了。

萧徵坐在轿子里,莫名的心情十分不好。坐着感觉十分难受,偏偏底下那人还睡的香甜。萧徵用脚踢了两下,“给我起来!”

“别吵,让我再睡会。”里面传来呓语般的声音。

萧徵又用脚踢了两下,他一直注意自己的力道,别将这只懒猫给踢坏了。

傅卿卿十分不耐烦的哼了一声,随即睁开了眼睛。她从里面钻了出来,看着萧徵道,“人家在睡觉呢,你踢我做什么?”

“你是属猫的还是属狗的,就喜欢在这里钻来钻去?”萧徵有些忍俊不禁,觉得她越钻越熟练了。

傅卿卿俏皮的笑笑,“我是属猫的,粘人又温顺。”说完,傅卿卿还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背,喵了一声。

这是傅卿卿的必杀技,以前母亲不开心的时候,傅卿卿就这么哄她。母亲就会笑,笑着笑着,眼眶就红了。

萧徵听完果然一笑,此时心情大好了。

萧徵笑了,傅卿卿看的有些呆。这男人,看起来很凶,笑起来为什么这么好看?

傅卿卿半跪在萧徵跟前,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由衷的说道,“你是我见过笑起来最好看的人了。”

萧徵瞬间收了笑意,道,“你知道上一个敢这么放肆对我的人,是什么下场吗?”

“什么?”傅卿卿天真烂漫的脸上,还没察觉到任何一丝的危险。

“被我分尸喂狗了。”

傅卿卿吓得浑身一抖,手立刻缩了回来。

萧徵又笑了一声,这小家伙真是不禁吓,还真像只胆小的猫。

傅卿卿咽了咽口水,问道,“我这是在哪了?我要回去了。”时间大概不早了,家里那些人怕是已经散去了,她也该回去了,否则让爹知道就该担心了。

这么长时间了,她才想起来问自己在哪。这要是被人卖了,指不定真的还给人数银子呢。

“快要进城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傅卿卿。”这人也算是帮了她一回,傅卿卿觉得至少该告诉人家一个名字。

姓傅,那应该是傅明勰的女儿了。瞧这个年纪和打扮,应该是尚在傅府未出阁的小姐。

“白止,回去的时候,从傅府门口那边过。”萧徵对着外面吩咐了一声。

“是,爷。”

傅卿卿假装客气道,“不必了,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以你的脚力劲,走回去大概还需要一个多时辰。你要是想下去走,我也不拦着。”

傅卿卿想了想,道,“那就算了吧,反正我也不重,你这轿子多一个人也不算多。”

“你倒是会算账。”

傅卿卿笑笑,就当他是在夸她了。

半个时辰后,轿子在傅家大门不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

“到了,你下去吧。”

傅卿卿蜷在那里已经累得够呛,一听到说到了,赶紧起来出了轿子。要走的时候,又想起来什么,回头问萧徵道,“我还没问你,你叫什么名字呢!”

“萧徵。”

“萧徵,好,我知道了,谢谢!”傅卿卿说完,便扭头走了。

知道他的名字,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在普通不过的人名而已,看来这丫头根本就不知道萧徵是谁。

“爷,你还去傅大人府中么?”见傅卿卿绕过大门去了后门,白止问萧徵道。

“不必了。白洛,你去给我备一份寿礼。”萧徵说完,放下了帘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