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九品赘婿

九品赘婿

作者:楚君侯 主角:顾平之萧冷忆  来源:黑岩

连载付费 逆袭热血女婿

《九品赘婿》作者楚君侯,主角顾平之萧冷忆。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1万字 更新:2020/02/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九品赘婿》作者楚君侯,主角顾平之萧冷忆。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免费阅读

楚子羽,已故昌义伯、前漕运总督楚天栋之子,八年后突然回到了江都。

八年前,楚天栋遭人陷害,以叛通敌国、偷运军粮资敌的罪名,锒铛入狱,最后落得满门抄斩的下场。

楚子羽本该一并问斩,多亏廉亲王向先皇求情,保下他一条性命,改为发配充军。

陷害楚氏一族的敌人,就站在身前,一个个还活得生龙活虎。

听闻楚子羽的话,很多与八年前冤案有关的人缄默不语,心里开始盘算起来。

只有顾平之纵声大笑:“不知天高地厚的罪臣孽子,说话小心闪了舌头,你凭什么反对我的婚事?”

“就凭这一纸婚约!”

楚子羽从怀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扬在手里,沉声说道:“先父在世时,与靖宁伯签订过婚约,约定将萧大小姐嫁给我。白纸黑字,这就是凭据。”

众人看向靖宁伯,靖宁伯表情尴尬,眼神躲闪。

“伯父,难道你不愿意承认?”楚子羽逼视着靖宁伯。

“这……确有其事,可时过境迁……”靖宁伯支支吾吾。

楚子羽说道:“既然靖宁伯承认确有其事,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与萧大小姐的婚约未曾解除,试问萧大小姐怎能许配给姓顾的?”

无人应答,于情于理,楚子羽所说不差。

要怪就怪靖宁伯老糊涂,当初为何忘了解除婚约呢?

可靖宁伯也想不到,楚子羽能从疆场上活着回来,而且胆敢回到仇敌众多的江都城公然寻事。

“子羽,这件事情,咱们还有商量的余地……我可以赔付你一大笔钱财,条件是立即废除先前的婚约,如何?”

靖宁伯厚起脸皮,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如此无耻的话,他也是情非得已。

顾平之乃是权势熏天的侯爷之子,而楚子羽却是家族破败的落魄小子,何况还戴罪在身。

该选谁,傻子都能想明白!

“我不要钱,什么都不要,只要人!”楚子羽说得斩钉截铁。

顾平之再次大笑:“有婚约又怎样?我顾平之铁了心要娶的女人,谁敢说个不字?谁敢阻拦?”

楚子羽抬眼看向远处的萧冷忆,撇嘴说:“那我就只有杀人了!”

顾平之更是嚣张:“杀人?对啊,老子先杀了你,岂不是一了百了?你死了,那一纸婚约自然作废!”

对于顾平之来说,他绝不会被楚子羽拿出的婚约绊住手脚的,说什么也得娶到萧冷忆不可。

事关脸面,事关淮安侯谋划的大计,不容有失。

不就是杀个罪臣之子吗?有何惧哉!

堂堂一个侯爷之子,斗不过一个无权无势的小杂毛,还有脸面活在世上吗?

顾平之已然起了杀心,他倒退两步,随即拍拍手,亲兵卫队再次围攻上来。

楚子羽看也不看那些兵卒,环视众人道:“诸位可有话说?”

在场的达官贵人们一声不吭,显然默许了顾平之的举动,他们巴不得楚子羽当场命丧黄泉。

“靖宁伯,府上即将变作战场,你也不阻止吗?”楚子羽继续问道。

靖宁伯扭过头去,叹息道:“老夫无能为力。”

“姓楚的,你是不是害怕了?没人会帮你的!你要是早些滚出伯爵府,还能苟活几日,如今悔之晚矣!”

顾平之误认为楚子羽是在求救,语气更加蛮横霸道,杀心更重。

他蔑笑着挥手,剩余的三十多个亲兵一拥而上,刀剑齐出。

“后悔?哈哈,我求之不得!”

楚子羽畅快地笑了,而后收敛起笑容,阴森森对黑衣人说道:“昊然兄,杀个痛快吧!姓顾的留给我,我要亲手结束他的狗命!”

黑衣人二话不说,狂风骤雨似的卷了过去,弯刀上下翻飞,血水四溅。

惨叫声,哀嚎声,咒骂声,不绝于耳。

众人看得怵目惊心,脸色剧变,很多人逃奔回了大厅之中。

楚子羽摇着扇子,在刀光剑影中缓步而行,一步一个血印,逼迫向顾平之。

这一场战斗如同天降流星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等楚子羽矗立在顾平之身前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那三十多个兵卒或死或残,地上尸体横陈,血水长流。

黑衣人漠然长立,黑袍浸染了血水,颜色更深。

顾平之止不住地打颤,恐惧,他内心里全是深沉而冰冷的恐惧。

抬眼看向楚子羽,顾平之双腿发软,情不自禁栽倒下去。

“怕了吗?”

楚子羽蹲下身掐住了顾平之的脖子,直勾勾盯着他的双眼,语气里飘荡着大风雪:“八年前,面对着死亡的来临,我也这般害怕过!”

靖宁伯心知不妙,大叫道:“子羽,手下留情,顾平之是淮安侯的爱子,你不能杀他……”

“我杀的就是侯爷之子,杀的就是达官贵族!姓顾的,告诉你一句话,我楚子羽的女人,谁也抢不走!”

楚子羽手上使劲,顾平之双目圆睁,蹬着腿气绝身亡了。

顾平之死了,淮安侯的次子死在众目睽睽之下,死得猪狗不如。

那些达官贵人们半晌回不过神,兀自不敢相信。尤其是那些参与了冤案的人们,心头压着一块巨石。

楚子羽敢杀了顾平之,难道不敢杀了他们吗?

众人呆愣愣看向楚子羽,竟发现他面色平静,嘴角似乎还有一抹笑意,愈发感到不寒而栗。

楚子羽踢开顾平之的尸体,旁若无人一般走到萧冷忆身边,也不管人们的非议,一把握住了她的纤纤细手。

“冷忆,我回来了,咱们这就成亲吧!”

萧冷忆掀开盖头,露出了绝美的面容,动情说道:“子羽哥,我一直在等你……”

萧冷忆与她父亲靖宁伯有所不同,她不是一个势利薄情之人,反倒情深义重。

她与楚子羽青梅竹马,自从双方签订了婚约之后,一心只想嫁给楚子羽。

八年前楚家遭逢大难,楚子羽一去不回,萧冷忆肝肠寸断,但还是日日夜夜满心期盼子羽哥活着回来。

嫁给顾平之一事,萧冷忆剧烈反抗过,最终为了靖宁伯府着想,而且楚子羽生死不明,她才委曲求全答应下来。

可如今子羽哥回来了,就像脚踩祥云的盖世英雄一般回来了,她如同死灰的心重新燃烧起来!

楚子羽面向众人,君临天下一般宣告道:“我要与萧大小姐履行婚约,诸位作个见证。没有意见的,我暂且与你相安无事;有意见的,也给我憋着!”

靖宁伯被顾平之的死吓得魂飞天外,不知该如何是好,面如死灰说不出话。

大多数人也被血腥场面吓唬到了,同时忌惮恐惧楚子羽的狠辣,谁也不敢贸然出头。

更何况还有个催命鬼一般的黑衣人,他手中的弯刀杀气纵横,招惹不起。

“狂妄!就算你有婚约作为凭据,也不是你杀害侯爷之子的理由。楚子羽,你们二人杀了这么多人,必须伏法,否则我大虞国律法何在?尊严何在?”

江都知府还是跳了出来,指着楚子羽大骂。

顾平之死在江都城内,江都知府害怕日后遭到淮安侯的责难,故而强撑着出头了。

“对,知府大人所言不差,一码事归一码事。婚约上有纠纷,但也不能杀人!”

“杀人必须偿命,必须受到审判!”

江都知府的一席话,将很多人点醒了,他们抓住了楚子羽的把柄,纷纷出言攻击。

在场的都是些达官贵人,什么场面没见过,又都老谋深算。

起初因为事出突然受到惊吓,等回过神来,抓住楚子羽的把柄,自然不会放过他。

漕运总督张攸之断然喝道:“知府大人,有本总督在此,定要问个是非曲直,你放手去做吧!”

漕运总督乃是二品大员,且手握重兵,他发话了,江都知府顿时觉得底气十足。

“江都指挥使何在?本府命你速去调遣兵马,包围靖宁伯府,捉拿杀人凶犯楚子羽及其同党!”江都知府下令道。

指挥使领命而去,楚子羽无动于衷,甚至懒得加以阻拦,毫无惧色。

他反而笑了,笑得无比畅快:“好啊,我正担心诸位不敢出头呢,既然都跳出来了,我就陪你们玩耍玩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