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校园→ 舌尖上的爱情

舌尖上的爱情

作者:贤儿很忙 主角:宋璨璨杨乐  来源:掌阅

完结付费 纯爱青春短篇

《舌尖上的爱情》作者贤儿很忙,主角宋璨璨杨乐。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25.6万字 更新:2020/02/09

微信阅读

举报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青春)宋璨璨杨乐小说未删减版阅读,舌尖上的爱情小说全集在线阅读,《舌尖上的爱情》作者贤儿很忙,主角宋璨璨杨乐。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舌尖上的爱情》作者贤儿很忙,主角宋璨璨杨乐。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免费阅读

钵仔糕:以款式多样和口感“烟韧”著名的砵仔糕,和大多数美食一样都有一些独特的意义。“烟韧”这个粤语词除了形容食物有韧性不易断,还有一层意思,那便是用来形容情侣的恩爱、亲密。所以钵仔糕也成了情侣拍拖时常吃的小吃。

南城中学的西门外有一个小摊贩,老板只卖晶莹剔透的钵仔糕,味道甜冽而清香,吃过的人都会笑着称好。南城祥和路的7号院子有一个面如冠玉唇似涂朱的美少年,看似温柔如月,实则恶劣难缠,名唤余司珩。

而甜冽的钵仔糕与恶劣的余司珩加起来,刚好就是池暖的青春。

池暖来到南城那年的夏末,刚满十四岁,她一手牵着七岁的弟弟池夏,一手拉着一个笨重的行李箱,出现在了三十度高温的南城车站门口,四处张望着外公的身影。

彼时,车站外边一群少年闹哄哄地彼此推搡而过,而在越过她之后,其中的一个穿着红色球衣,手里还拿着一个钵仔糕的男孩却突然回过头来,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手中的钵仔糕在太阳底下显得尤为晶莹透彻,仿佛清灵的水晶玛瑙,闪着动人光辉。

池暖撞上了他的目光,继而又在看清了他的那张脸之后怔住了,那张扬的少年像是夏天的一个妖孽,不知是从何处逃出来的,亦不知要往哪里去。

外公的家在祥和路18号,街道两旁种满了美人树,绿油油的叶子在阳光照耀下显得更加苍翠动人。

外婆早就做好了饭菜,她一看到已经很久没见的小外孙,就激动得上前搂了搂池暖的肩膀,又抱了抱一脸怯生生的弟弟池夏。

“暖暖,小夏,外婆做了你们爱吃的菜,还有酸菜鱼喔,快过来吃饭!”

池暖转头一看,果然看到了那边凉亭下摆了一桌子的菜,还腾腾冒着热气。

“谢谢外婆。”

外公帮他们把行李搬到屋子里,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个木瓜,他弯下腰来笑眯眯地问池夏,“小夏,吃完饭跟外公一起吃木瓜好不好啊?”

池夏好奇地看了一眼那个黄澄澄的木瓜,又扭头看看正朝他点头的池暖,目光总算软了下来,脆生生地答道:“好。”

吃饭的时候,外公向池暖提起了祥和路的那几个令人头疼的小魔头,并嘱咐她与池夏,千万不要去招惹那群小崽子们。

他每说一句,池暖都乖巧地点头答应。

“尤其是街口余家的那小子,和街尾处程家的那两个孙子孙女,小暖你若是看见他们的话,能不接触就尽量不要去接触。”

外婆接过话茬子,“余家的那个小孩和老程的孙儿倒是长得真俊,就是太能闹腾了。哎哟,一闹起事来,整条街都能听到程局长怒吼着收拾那群娃儿的声音,然后就是他们一溜烟从街头跑到街尾,再从街尾跑到街头的踢踏声,周围一片鸡飞狗跳,热闹得很。”

外婆讲得眉飞色舞,像是旧时的说书人一般,池暖看见了,也忍不住抿着唇笑了。

外公认同地点了点头,“男孩子顽皮点也是正常的,不过,你是我外孙女,小夏也还小,你妈妈又专程拜托我跟你外婆照顾你们,所以外公可不希望你们跟着他们瞎掺和去。”

“嗯,外公,我知道了。”她微笑着回了一句,脑海里却突然闪现出了在车站门口遇见的那个红衣男孩的模样,暗自猜测着外公说的那群小魔王,是不是就是她碰到的那群男孩?

眉目如画,张扬闹腾,原来他姓余。

傍晚时分,余司珩爬上了池暖外公家的围墙。

池暖从屋子里出来,正好就看到他坐在墙头处逗着那只大黄狗在玩儿,火红色的衣袂在风中飘扬,整个人半隐在黄昏的斜阳下,柔软的头发微微染上了一圈金色,笑声朗朗,她不由得微微一愣。

“嗨!”他突然抬起头与她打了一个招呼,眼睛里仿佛住了一轮月亮,明亮得不像话,像璞玉晶莹,又似月光那般皎洁,叫人看了,不自觉地惊叹不已。

他从墙上一跃而下,稳稳地落在了葡萄架子旁,手里拎着一个纸袋子,大大咧咧地往石板凳上一坐,看了她一眼,便抿着唇笑,两颊有两个浅浅的酒窝。

“你家大门没开,所以我就爬了个墙。我是住在前面街口7号院子的余司珩,我妈打发我来是跟李奶奶借老醋和良姜粉的。”

原来外公口中的余家小子,真的是他。池暖暗自打量着他,一身红色球衣衬托得他更加耀眼,这会儿看起来他倒是一副明朗好少年的模样,可那双眼睛,又分明微微透着狡黠的光。

“外婆,有人找。”她转身往屋子里喊了一声,然后直接越过他走到了菜地边上,默默地撒菜籽和浇水。

余司珩饶有兴趣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继而从纸袋子里面掏出来一个晶莹剔透的东西。池暖无意中瞥见了,原是钵仔糕。

他极其自然地把那糕点放到了大黄的跟前,摸了摸它的头,示意它去吃,然后又在大黄快要吃到的时候,猛地把食物一抽,听到它哼哧哼哧委屈地叫,他却在一旁一脸无辜地回看它。如此循环往复几次,玩得不亦乐乎。

池暖轻轻皱了下眉,想来外公是没有说错的,这种无聊的恶趣味游戏也就他们这些人最是喜欢玩,也难怪街坊邻里都唤他小魔头。

见她不理会自己,余司珩起身走到了她旁边,顺手摘了一颗葡萄放入口中,那个酸爽!他的五官扭曲得近乎皱成了一团。

“哎,你们家的葡萄好酸,你还不如让你外公种点其他的,比如桃树,花开的时候有观赏性,花落了还能打个果子来吃吃,可比这酸死人的葡萄要强多了。”

池暖回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回了一句:“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余司珩见池暖这副模样,嘴角微微勾起,哎哟,这丫头有点意思,跟她外公有点像,这脾性可不就是跟那李老头一样硬邦邦的吗?

他寻思了一会儿,接着又从袋子里拿出来一个菠萝味的钵仔糕朝她晃了晃,“哎,那你要不要吃这个,这可是我们南城的特色小吃,你看看,外观晶莹剔透妙趣横生。要是咬一口,更是爽滑可口唇齿生香,嚼着嘎吱嘎吱作响,弹牙而不粘牙,味道甜冽又清雅。

“啧啧啧,人间极品!你要不要?我请你吃,怎样?”

池暖转头去看他手中的钵仔糕,晶莹光洁,还可以看见糕点里面点缀的几颗菠萝块,他温温的眼神也像是一块钵仔糕一般,泛着眸光点点。

她语气终是软了下来,但却仍旧没有什么温度地说了一句:“你吃吧。”

见她没接,依旧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余司珩讪笑着摸了摸鼻子,一双明亮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灵光一闪,一个念头便生了出来。

他也不再跟她计较,反正不是有句话叫做来日方长吗?刚好这阵子跟程惜他们找不到新玩意儿,这会儿碰到个有意思的池暖,他是不打算放过她了。

恰好这时池夏和外婆从屋子里出来,他便转头把手中的菠萝味钵仔糕塞到了小夏的手里,一副温暖大哥哥的模样,“来,哥哥送你这个,可好吃了。”

池夏拿着那根细竹签,又看看上面那团晶莹剔透的糕点,默默咽了一下口水,继而仰头问了一句池暖:“姐姐,我能吃这个吗?”

“小夏,既然阿珩哥哥送你了,那就拿着吃吧,这个小吃嘴儿味道倒是不赖的。”外婆笑着说,脸上的皱纹显得很是温柔。

“小家伙你放心吃吧,哥哥不会骗你的。”说着,余司珩还伸手去掐了掐池夏的小脸,“我也有个弟弟,跟你差不多大,改天我带他过来跟你一起玩。”

池夏没理会他,仍旧一脸乖巧地看着池暖,似乎不为美食所动的模样,姐姐不开口,他是不会吃的。

池暖看了一眼笑得像只狐狸的余司珩,再看看滴溜着大眼睛盯着自己看的池夏,然后开口道:“小夏你喜欢吃就吃吧,记得谢谢哥哥。”

得到了池暖的允许,池夏脸上立即漾开了笑容,对上余司珩那张笑脸,脆生生地说道:

“谢谢阿珩哥哥。”

“乖!小夏喜欢吃的话,哥哥以后还给你买。”

外婆瞧见了,笑着把一个布袋子交给余司珩,又接着开口:“阿珩,这是你妈妈问我要的良姜粉和老醋,你拿回去给她吧。”

他接过以后礼貌地道了谢,转身看了看池暖,又勾唇一笑,“李奶奶,下次我让梁琤给你送两条鱼过来,绝对好吃。”顿了顿,又朝池暖那边补了一句,“哎,小夏姐姐,改天再见!”

余司珩再一次出现在池暖的外公家已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了,彼时外公前脚刚带着棋盘踏出门去找顾爷爷下棋,后脚那个妖孽少年便出现在了院子里。

一同前来的,还有一个与他年纪相仿又长相乖巧的男生,肩上还趴着一只半眯着眼睛在打盹的慵懒小黑猫,而他手里则拎着两条还在活蹦乱跳的草鱼。

余司珩瞄见池暖此时坐在客厅的书桌旁,似乎是在教池夏念书,清脆的声音跑出窗台,传至他耳朵里。他微微一笑,走到了窗子旁边,伸手敲了敲玻璃,“嗨,小夏,哥哥给你买了钵仔糕。”

池夏抬起头,看到余司珩手中拿着的纸袋子,笑着跑到窗前朝他喊了一句:“阿珩哥哥。”

“真乖!来,这个给你。”说着,他把一整袋子的钵仔糕都塞到了池夏手中,“拿过去跟姐姐一起吃,菠萝味的最好吃,还有桂花味也不错。”

池暖放下手中的书本,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在这?”

这几天,她从邻居家大娘大爷的口中听到了更多的关于这四小魔王的事,还无意中碰到过局长大人打儿子的场景。也许外公说得对,她不应该跟他们来往太多,免得小夏学了他们以后也闹得鸡飞狗跳,也省得外公操心。

余司珩扬了扬唇,把梁琤往前一推,说道:“小夏姐姐,这是我的朋友梁琤,你叫他猫奴就行,这是他的猫,叫煤球。你看,我们是来给你的外婆送鱼的。”

池暖把目光往下一瞥,果然看到梁琤手里拎着两条鱼,这才开口,“外婆出去了,外公也不在家,你们把鱼放厨房的水盆里吧,等外婆回来了我再跟她说,还有,谢谢。”

梁琤仔细打量着池暖,越看越觉得熟悉,但又不记得在哪里见过,转头看到此时正在吃钵仔糕的小池夏,他突然一拍脑袋,终于想了起来,话匣子随即也打开了。

“原来你就是李爷爷的外孙女呀,那天在车站门口我见过你。难怪阿珩说你有趣,还说你弟弟可爱。现在一看,我也觉得你很有意思的。

“你都不知道,阿珩平时可不舍得把钵仔糕分给别人的,连我也别想吃上一块,今天他竟然愿意和你们分享,这说明他啊……”

“梁琤!”旁边的余司珩越听脸色越沉,咬牙切齿地挤出一句话来打断了梁琤的话,又一把把他从池暖面前拉开。

猫奴肩上的小黑猫受了一惊,呲牙咧嘴地朝余司珩做出攻击性动作,他忙往后退了一步,颇为头疼地说:“去去去,梁琤你给我带着你的猫一边凉快去!”

池暖看到他的模样,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梁琤看看他,又看一眼池暖,便委屈巴巴地抱着自家的猫,拎着两条鱼溜进厨房去了,嘴上还一边念念叨叨地吐槽着余司珩。

“梁琤他就是一话唠,平时话也多,他经常这样说话的,你不要介意。”

“我没有介意,他挺有意思的。”

“钵仔糕我是买给小夏的,他喜欢吃。嗯……你若是赏脸的话,就跟他一起尝尝呗,那可是张阿姨家的钵仔糕,手艺一流,吃了总不会亏的。”

“谢谢。”

池暖以前吃过钵仔糕,她也喜欢这种雅致又清雅的食物,小小的一个钵仔碗,盛着的是一团小小的幸福,甜冽而清香,曼妙而韵长。

说起来,这还是池爸爸出事之后,她第一次回到南城外公家,也是回来之后第一次尝到钵仔糕,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令人唇齿生香。

看她总算吃了,而且似乎对这钵仔糕还算满意的样子,笑意便从余司珩的嘴角漾开来,他也拿起一个香芋味的钵仔糕放进了自己的口中,嚼得嘎吱嘎吱响,脸上一阵得意,“我就说吧,我们南城的钵仔糕口味乃是一绝,这下你信了吧?”

她抬眼看了他一眼,良久,仍旧用淡淡的语气又说了一句:“谢谢。”

余司珩微笑着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如果池暖有留意到他眼里那一抹一闪而过的乖张神色的话,那么她便会明白,或许余司珩没有这么善良,美味的钵仔糕也可能只是一个恶意的假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