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重生归来,娇妻不娇

重生归来,娇妻不娇

作者:彩墨 主角:闵夏染宋衍  来源:悠空

连载付费 重生都市

《重生归来,娇妻不娇》作者彩墨,主角闵夏染宋衍, 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看点十足,人物刻画饱满,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58万字 更新:2020/01/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重生归来,娇妻不娇》作者彩墨,主角闵夏染宋衍, 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看点十足,人物刻画饱满,文笔极佳,实力推荐。

免费阅读

闵夏染重生以来第一次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这个男人的脸,深邃立体的五官,还是像以前一样有着临危不惧的气魄。

也只有她也知道,这男人的内心,是多么的冷漠。

宋衍,这个让她死都不瞑目的男人。

光是这样看着,她就不禁咬牙切齿。

似是察觉到某处不知名带有恨意的眼光,男人倏然侧过头来望向她。

闵夏染心下一颤,心虚般的偏过头。

他的视线仿佛能够穿透镜片,准确无误的抓住了她不可启齿的偷窥现行。

她为什么要心虚?她微蹙起眉心,懊恼着方才被他一眼就瞪下阵来。

电梯在十八楼停下,易尔卉率先闵夏染一步动作,负责开路:“不好意思,借过一下。 ”

拎着电脑和公文包的男人往一侧挪了挪脚步,另一个双手插在未带一丝褶皱的西装口袋里的男人,纹丝不动。

易尔卉见状,一手抵着电梯的门,一边又重复了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到了,麻烦借过一下。”

许是见她态度诚恳又礼貌,男人终于动了动,只挪了一步。

挪出的空间,不多不少,够过一个人的。

易尔卉见此人也大有来头的模样,这里不是在桐市,也不能仗着闵总的名号肆意妄为。

只好先走出了电梯,然后望向了身后的闵夏染。

后者一脸的冷漠,冰冻千尺的那种。

而方才那个让出一步空间的男人,此时又重新站了回去,不偏不倚就站回了电梯门口的正中央。

易尔卉一脸无奈,只好再次开口:“不好意思,先生,我家闵总还没….”

男人脸上终于有了变化,垂眸望向她,声音冷冷的,透着不容置疑。

“怎么,不会说话?”男人垂头,定定地看向眼前一脸冷漠的闵夏染,即使在室内,她也未曾摘下墨镜,多日未见,不仅一个招呼未打,全身上下更是散发着疏冷。

闵夏染一手摘下墨镜,透过电梯里的镜面直直的望向宋衍,扬起似笑非笑的嘴角:“难得宋总还记得我。”

似是察觉到她口中宋总二字极具嘲讽,宋衍开口的声音也似钻了冰:“想忘记都难。”

她勾了下嘴角,轻嗤一声,墨镜在她白皙的手指间转动,似是不经意,又似再刻意不过。

闵夏染旁若无人般的走出电梯,重重的用肩膀装向那堵杵在门口的身躯,发出沉顿的一声闷响。

闵夏染微微侧身走过,目不斜视,嘴上还不忘留下一句散漫的:“借过。”

敷衍极了。

闵夏染丝毫没有觉得不妥之意,扬长而去的背影逐渐消失在电梯门的夹缝里。

电梯里的气压急骤降低,宋衍脸色阴沉,同时也诧异的很,这个女人以前不是很死皮赖脸的要缠着他?不是为了在他面前存好感,多文静的模样都能装?

现在不光能做到爱搭不理,连视而不见都这么自然而然了。

就在电梯门即将合上之际,宋衍伸手拍住,然后大步踏出。

身后的助理一脸茫然:“宋总,这是十八楼.."

“闵夏染!”一道中气十足的醇厚嗓音在楼层里响起。

闵夏染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只是她试图摆脱身后男人的计划并未如愿,还未走到办公室门口,就被人从身后一把拉住了胳膊,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男人掌心的温度和力道。

闵夏染转头看向宋衍,似笑非笑道:“宋总这么热情?”

宋衍皱起眉心,打量着眼前这张笑的假模假样却又不失妩媚的脸。

哪里还有半分会因为和他距离靠近了些就面红耳赤的羞怯。

“热情?”宋衍似是听到一个好笑的笑话,不屑的勾了勾嘴角。

就着她纤细的手腕将她拉近自己一分,近乎贴近他的胸膛,他故意贴在她的耳边,放轻了语调:“论热情,哪比送上门来更热情的?”

“嗯?”宋衍如愿以偿在她的脸上看到一丝怪异,更加得寸进尺一分。

“宋总。”一道清脆的女声突如其来的打断宋衍欲更进一步的动作。

宋衍手中的动作一滯,闵夏染得机推开了他,然后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轻蔑的望向宋衍,嘴角浮起一抹得意。

闵夏染回头,扯起嘴角一抹笑,一脸无害朝关霖打着招呼:“嗨,好久不见呀。”终于又见到你了,闵夏染心中越是痛,面上却越是笑的甜。

关霖的脸色极其不佳,带着质问的视线直直的望向宋衍,相对闵夏染的热情友善,她实在是装不出来笑脸。

“你来干什么?”关霖见宋衍没有要开口的意思,于是宣誓主权般的走近到他身侧,扶上他的手臂。

闵夏染将关霖的动作收进眼底,若是以前她必定打死都不会相信自己的昔日闺蜜会夺走她喜欢的男人。

现在看到这一幕,她只觉得讽刺极了。

她依旧温婉的笑道:“宋总和关小姐真是恩爱呢。”

“不过。”她微微敛了笑,略有深意的望向宋衍:“许久不见,宋总还真是热情。”

若隐若现的暧昧让关霖的脸瞬间煞白。

闵夏染视而不见,继续笑得妩媚生花:“难怪关小姐上刀山下火海也不离不弃。”

“闵夏染。”一直沉默的宋衍终于开口,话里的警告意味极浓。

她挑眉:“我说错话了?”

关霖哑口无言,只有握着宋衍手臂的那只手越收越紧,露出泛白的骨节。

“我以为我们上次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关霖低着嗓音,此时看上去有点楚楚可怜。

见关霖一副小可怜的模样,将墨镜取了下来,眨了眨眼睛,眸中闪着天真的神色:“我们上次说什么了?”

既然她爱演,那自己也奉陪。

上次见面,她刚重生过来,还像以前一样是个不谙世事的少女,只哭着闹着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关霖给她的回答是:对不起,我和衍是真心相爱的。

现在想想,闵夏染真想给当时的自己从头浇一桶冷水,真是又蠢又丢人。

不过,君子报仇三年不晚。

她今天心情好,再加上每个萦绕在梦里的那些场景,她明白这口气如果不出,她这辈子都会不痛快。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