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古风→ 帝王嫡宠重生为后

帝王嫡宠重生为后

作者:君无言 主角:盛宁璎萧煜明  来源:有梦文学

连载付费 重生甜宠文

《帝王嫡宠重生为后》作者君无言,主角盛宁璎萧煜明,小说文风很欢快,是小甜文,文笔很细腻,是一本值得读的原创小说。...

1万字 更新:2020/01/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帝王嫡宠重生为后》作者君无言,主角盛宁璎萧煜明,小说文风很欢快,是小甜文,文笔很细腻,是一本值得读的原创小说。

免费阅读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

盛宁璎站在廊下吹风,她已经重生回来一个月了,诏狱里那些黑暗腐烂的气息已经渐渐远去,然而上一辈子的那些刻骨铭心的疼痛,却越来越清晰。

在心里默数着日子,她知道,萧景悦上门提亲的日子快到了。

“姐姐,您找我?”

一个轻柔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盛宁璎心中一动,转头便看见盛宁琪拿着披风朝自己走过来。

盛宁璎却不动声色地看了她一眼,转身任由盛宁琪给自己披上披风,开口问道:“这几日,你可曾见了三皇子?”

盛家嫡母早逝,只留下一双儿女,便是世子盛安玠和郡主盛宁璎,盛宁琪是母亲走后父亲一夜醉酒留下的,她生母虽然入府做了侍妾,却也难产而死。

盛宁璎比盛宁琪大两岁,向来疼爱她,自然也没有人来磋磨盛宁琪。也是因此,盛宁璎才更恨盛宁琪!她怎么都想不明白,盛家到底哪里亏欠了她盛宁琪,竟让她做出那般猪狗不如的事情!

“三……三皇子?”听着她的话,盛宁琪心中一跳,随后立即否认道:“没有,我没见过,他不是去了京郊禁军营吗?”

她总觉得自己这个嫡姐自从一个月前开始,就像变了个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里没有了往日的温柔疼爱,就连之前天天挂在嘴边的三皇子,也在她这里得不到笑脸。

想起前几日三皇子皱着眉头对自己说暂时不要见面的样子,盛宁琪心中的不甘更甚。

明明都是盛家的血脉,凭什么她盛宁璎一及笄变得封郡主,而她及笄时却什么都没有!

不过没有关系,盛宁璎心心念念的三皇子亲口对自己说过,他心中属意的人是自己,甚至将一颗东珠送给了自己做信物。

纵然得封郡主又如何?自己到底是赢过了她一次!

这一次,便是一辈子!

盛宁璎闻言勾起嘴角,看了一眼满院的仆役,人都齐了,好戏便可开场了,漫不经心地开口:“是么?妹妹好像对他的行踪了若指掌啊,我都不知道他在哪儿,你是从哪儿知道的?”

“我……”被盛宁璎这么一问,盛宁琪瞬间语塞,她知道是因为三天之前,萧景悦来府中见盛宁璎,临走的时候告诉她的。

“怎么?不说?”见她吞吞吐吐的样子,盛宁璎轻笑一声:“你不说,我来帮你说。”

盛宁璎说着,将一枚系着东珠的璎珞扔到她的面前,冷声道:“东珠珍贵,向来便是宫中娘娘才有的珍宝,我可不记得,你什么时候得了宫中这般珍奇的赏赐!”

那璎珞在地上滚了两圈,滚到了盛宁琪的脚下,而她在看见这东西的一瞬间,就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她千算万算,却没想到前些日子弄丢的东西会出现在盛宁璎的手里。她这个姐姐,身份尊贵,从来不屑于内宅的这些算计争斗,因此也从来不管事。

这样要紧的东西,她向来都是贴身收藏,唯一一次拿出来,是在上次和萧景悦幽会的时候,因此在发现丢了之后,便想着是不是落在了他那里。

却不曾想……

众人皆被这变故弄得一惊!看向盛宁琪的目光也变了味道!

暗通款曲!勾引的还是嫡姐的未婚夫!二小姐平日里柔弱的样子都是装的吗!?

“你是不是奇怪,我为何会拿到这个?”看她的表情,便知道她现在在想些什么,盛宁璎冷笑一声说道:“你那日从外面回来,我想找你说说话,便等在院中,谁知你心里高兴,没注意看路,碰到了明珠,这东西便从你身上掉了出来。”

“明珠是我房里的大丫鬟,自然是见过东珠的,她以为是你贪玩,拿了库房的东珠打璎珞玩,便将东西拾了禀报给我。”

盛宁璎的话音刚落,盛宁琪就迫不及待地开口:“是!是我贪玩!我上次看见姐姐房里的东珠,心里羡慕,就……姐姐!我不敢了!我不该嫉妒长姐,求长姐责罚!”

听着她的话,盛宁璎不但没有丝毫松动,反而勾起了嘴角,她早就知道,盛宁琪不会这么容易松口的,和萧景悦有染的事情一旦坐实,不但父亲和哥哥不会放过她,就连萧景悦都会受到连累。

“是吗?可是府中的东珠上,都没有刻字啊……”

随着她的话,众人的目光落在那颗东珠上,之间上面赫然刻着一个“悦”字。

这下,便是坐实了盛宁琪和萧景悦有私情的事!

盛宁琪呆呆地看着地上的东珠,冷汗爬满了后背,她明明记得,这东珠上是没有字的!

她日日贴身收藏的东西是什么样子,她怎么会不清楚!不管是从收到这颗珠子开始,还是到丢了这颗珠子以后,这上面从来都是光滑无暇的!怎么可能刻字呢!?

“姐姐,我是冤枉的……我……”盛宁琪哭嚎着跪行几步,一把抓住盛宁璎的裙摆,想要辩解,却看见了一双平静无波的眼睛。

那一瞬间,盛宁琪突然有种自己被看穿了的错觉,仿佛自己做的所有事情,都瞒不过这双眼睛!

不!盛宁璎不可能知道!

盛宁琪在心中安慰自己,面上却做出委屈万分的样子。

“这璎珞是你的,你认了。现在又说有人冤枉你……”盛宁璎露出难过的神情,低下头对着盛宁琪说道:“母亲去得早,侯府没有主母,但从小到大我有的你都有,你若是喜欢三皇子,直说便是。我是你的嫡姐,也是府中长姐,这事我不会不允,你何必如此?”

众人都听出了她语气中的失望和难过,却只有盛宁琪一人,看见了她眼中的森然的恨意!

那恨意从她眼中透出,让盛宁琪生生打了个寒颤!

“今日之事,我会禀明父兄,这些日子你就闭门思过吧!”本以为盛宁璎会借此发挥,却不想她只是淡淡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便带着仆从离开。

一直到整个廊下只剩下她一人,盛宁琪才回过神来。

回到自己的院中,盛宁璎屏退左右,只留下两个贴身的大丫鬟,明珠和如意。

这两人上辈子是自己的陪嫁丫鬟,为了保护自己惨死,这辈子自然也是她最得力的助手。

“明珠,辛苦了。”盛宁璎喝着茶,嘴角勾起笑容,有了今日这一场戏,她要退婚便是名正言顺的事情了。

就像盛宁琪所辩解的那样,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做下的。

重活一世的她,既然知道了两人私通的事情,又怎么会什么都不做呢?几乎是在重生的第二天,她就开始让明珠和如意注意盛宁琪的行踪了。

这颗东珠璎珞,她上辈子便知晓。耐心等了一个月,终于等到了萧景悦送出东珠的这一天,于是便让明珠故意在盛宁琪回家的路上撞上去,将东西偷来,又在上面刻了字。

这样的物证,任谁也说不出半个错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古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