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历史→ 大唐第一废物王爷

大唐第一废物王爷

作者:我爱大包子 主角:李运唐蓁蓁  来源:黑岩

连载付费 废柴逆袭权谋

《大唐第一废物王爷》作者我爱大包子,主角是李运唐蓁蓁。这本书的作者用生动细致的手法形象的描写出书中的每一个角色,令读者过目难忘,喜欢此文的朋友们赶紧来了解下吧!...

1万字 更新:2019/12/1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大唐第一废物王爷》作者我爱大包子,主角是李运唐蓁蓁。这本书的作者用生动细致的手法形象的描写出书中的每一个角色,令读者过目难忘,喜欢此文的朋友们赶紧来了解下吧!

免费阅读

哗!!

众人哗然,除却魏征,几乎所有人皆是茫然不解,堂堂朝廷一品大员竟是给一位少年郎下跪,这是何等的荒谬至极。

方才听魏相言语,称其为云王?莫不是他真乃云王。

“魏相,您方才说他是……”蓝田县男毕恭毕敬的问道。

“此子乃太宗皇帝落于民间的皇子,云王殿下,可不是你们说的灾星,懂了吗?”

“什么,他是皇帝的儿子?”

众人大呼,尤其是蓝田村的村民,一个个吓的血色全无,想到这些年他们欺负和羞辱李运母子的情形,他们害怕李运趁机抱负。

李运看着蓝田村民,脸上写满了怒色,那些曾经对自己恶言相向的老叟稚妇们。

来此之前,魏征早已是了解李运的情况,见他面带怒色,故意大声说:“殿下,这些羞辱你的村民该如何处置?”

咯噔!

闻听此言,村民心中一沉,暗叫不妙。

“吾为唐民,当受唐律之约,魏相乃帝国肱骨之臣,定熟知唐律,敢问他们之行径,不知触犯唐律几何?”

魏征言道:“村民之行径,已触犯《斗讼律》,当笞四十,杖六十,见血为伤。”

李运哼笑一声,道:“如此刑法,实在过于轻判,村民殴打和羞辱皇族之人,更是罪加一等,魏相可别想要徇私。”

“不知殿下觉得应当如何判罚才是?”魏征问道。

“这群人犯上作乱,欺辱皇族,可视同谋反,所有人皆当判处死刑。”

吸---!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蓝田村民听完后,吓的两腿发软,众人扑通跪在地上,喊道:“大人饶命,王爷饶命啊。”

魏征也知李运心有怒火,毕竟这么多年遭人欺凌,而今终是可以痛快的反击,只当是过过嘴瘾。

然则……

李运接下来的一个举动却是令人无不胆敢而颤,“饶命?你们欺负我和娘亲的时候可是想过会有今天?我不止一次说过,侮辱我可以,但不可以侮辱我的娘亲,你们今天必须死。”

说罢,李运提刀杀去。

行至半途,被魏征拦了下来,说道:“殿下,怒火发泄完了就此作罢,何必真要动手?”

“让开!老子今天要杀了这群老杂毛。”

“殿下,你可曾想过,如果今天你杀了村民的话,可是会寒了天下人的心,陛下努力开创的盛世局面将会就此崩塌,这种后果你就可曾想过,莫要意气用事。”

盛世?!

李运呵呵一笑,李世民为了他自己,不惜派人杀害娘亲,如今害人不成,反过来假惺惺的佯装作态?李运就是要毁了他一手缔造的王国,寒了天下人的心。

他要让整个天下为娘亲陪葬,包括李世民,更何况区区蓝田村民。

“滚开!”

李运一声怒吼,将魏征撞了出去,提刀便是大杀四方。

“老家伙,刚才是你羞辱我的娘亲对吧?”

“王爷饶命,老朽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老不死的,现在知道错了,晚了,去死吧。”

“王爷饶……”

老叟话不曾说完,李运一刀将他的头颅砍了下来,鲜血洒了一地。

“李运杀人了。”

村民德高望重的老人被杀,所有人都慌了,他们四下逃窜,可李运杀心已定,怒吼:“全都给我去死。”

啊!啊!啊!

一声声凄厉惨叫,无数人倒在屠刀之下。

魏征见此状,仰天大呼:“造孽啊!造孽啊!!”

他万万没有想到,李运竟然如此的残暴,难道他真的是大唐的天煞孤星?!

“李运,你犯下大错,臣一定要上表弹劾于你。”

一时间,血染蓝田村,整个村子的人都被李运给杀了,一个不留。

杀光所有人后,李运冰冷的说了一句:“你可以弹劾我了。”

“苍天啊。”

魏征仰天长叹,他本是来接李运回宫的,却不料想闹出这种事情来。

而李运却不顾他是否悲愤,心中暗说道:“娘亲,您的仇,孩儿会让李世民以及整个帝国付出血的代价,您不让我参与皇室斗争,孩儿偏要参加,我要用他们的鲜血祭奠您的在天之灵。”

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报仇的时候,他要成为王爷,取得他的信任,一步步毁了他。

……

------

------

长安!

李运入城不过数日,方才是安顿下来,完成了册封典礼之后,有了自己的府邸。

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关于他屠戮了蓝田村所有人的消息,终究是瞒不住的,被魏征一纸状书告之朝廷,旋即远播朝野内外,如同狂风暴雨一样席卷了整个长安城。

而“李运“这两个字也瞬间被所有人都记住了,几乎一夜之间,成为了长安人人所唾弃的任务。。

他的生平过往也是被人翻了出来,关于他是天煞孤星的事情更被好事人放大,故意诬陷于他,发表威胁论。

“这个李运,仗着自己是太宗皇帝的儿子,便是无法无天,简直岂有此理,此子若不加以惩处,将来天下百姓必受其害。”

“什么狗屁皇子,他不过就是皇帝的私生子,不好好夹起尾巴做人,竟然杀人,他死有余辜。”

“听说他还是煞星转世,只要跟他扯上关系,一定会倒霉的,他的娘亲就是被他克死的。”

“呸!狗屁煞星,他就是个废物,像他这种人,怎么不去死。”

“陛下不杀他,天理都难容。”

所有人都恨不能杀了李运,希望这种人快点死。

……

于朝堂之上,今日议会气氛尤为紧张,自魏征从蓝田村归来后,朝堂上便生出了不少反对的声音。

而大多反对的声音则是关于册封李运的事情,毕竟李运是私生子,其母出身卑贱,可李世民不顾群臣反对,册封李运为“云王”。

可他万万没想到,李运竟然做出了这种事情,屠杀了一个村庄的人。

想他的母亲乐瑶,那是何等的温柔贤惠,可怎么就生出了一个如此凶残暴厉的儿子,可想到这些年对他们母子的亏欠,让李世民特别的头痛。

“陛下!此劣徒屠杀村民,劣根难驯,且不说他脾性如何,就他屠杀村民一事,则断然不可留用身边,否则只会为帝国蒙羞,还请陛下圣断,除此妖孽,肃清朝堂。”

说话者,便是国舅长孙无忌。

“长孙大人说的极是,此子生于山野,劣性难驯,行如野兽,留他活路,只会生灵涂炭。”侯君集说道。

“侯大人所言甚是。”

……

一时间,所有人几乎一边倒的趋势想要李世民杀了李运,而李世民念旧情,心中犹豫不决。

最后,他看向了一直迟迟不曾说话的房玄龄,道:“玄龄,此事你觉如何?”

房玄龄不说话,他知道李世民一定会问自己,因为房玄龄和乐瑶算是故友,故友之子,他自然不会不管不问,道:“臣知陛下犹豫为何,既是如此,倒有一策,或可行之。”

按照律法,李运的行径确实该杀,不杀不足以平息民愤,可李运是乐瑶的儿子,杀了他又对不起死去的乐瑶,这让李世民十分头痛。

得知房玄龄有好的计策,不仅连忙问道:“是何计策,快些跟朕说来?”

“臣以为,李运之罪,不可轻饶,诸位大人担忧不无道理。”李世民听了,刚想说这是什么破计策,可房玄龄反而继续再说:“然则,李运有罪不假,却事出有因,他从小受尽村民屈辱,敢问各位大人,你们从小被人欺凌,心中气愤与否?”

是啊,一个长期遭人欺负的人,又怎会善罢甘休,更何况李运死了娘亲,悲上添悲。

此时,朝堂众臣不语。

见众人不说话房玄龄则继续说:“各位大人不说话,那便是默认了我刚才的说话,各位大人皆是文学素养之士,尚且做不到忍气吞声,而今又何必为难一个少年郎呢?”

“你们口口声声说李运劣性难驯,是煞星,在我看来,李运确是个孝顺的孩子,他为了娘亲,被人欺负十多年而不还手,在娘亲死后,确因村民羞辱他的娘亲而大开杀戒,这不是孝又是什么?”

“房大人此言差矣,杀人就是杀人,无所谓目的如何?李运触犯唐律,就该受罚。”长孙无忌说道。

房玄龄不急不躁的说:“罚,当然要罚,我也没说不罚,可关键是如何惩罚即可平息民愤,亦可对云王起到警戒之用。”

“丞相可有办法?”

房玄龄微微一笑,对太宗皇帝说:“陛下,诸位大人都觉得李运劣性难驯,那便是暂且记下他的罪过,找一位仁德之师教育他,若他真是劣根难驯的话,到时候再定他的罪过如何?”

“此法甚好,不知何人可堪当重任?”

“论及贤德,当属皇后长孙娘娘,她之仁德,无出其右,由她来管束李运,陛下也会放心吧,如此之策,可谓一石二鸟,陛下您觉得呢?”

长孙无忌闻听,当即站出来反对,怒道:“房玄龄,此等危险之人放在舍妹身边,你居心何在?”

可不等长孙无忌多说,李世民欣然接受,对于长孙皇后,他再放心不过,当初册封李运,观音婢也是极力赞成的。

由他教化,自然安心。

“就按照玄龄的方法来做,李运交由皇后管理,与诸皇子公主同入国子监学习,准备迎接半年后的科举大考,朕倒要看看,是朕的儿女厉害,还是民间的书生们更强。”

“陛下,万万不可啊。”长孙无忌说道。

“朕心意已决,退朝吧。”

退朝之后,长孙无忌满是愤懑的瞪了房玄龄一眼,他知道房玄龄和李运的娘亲年轻时候私交甚好,说什么权衡之策,根本就是暗中帮助李运。

房玄龄回府途中,于车轿中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乐瑶,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小运他能走到何种地步,就看到他自己了。”

------

------

“蓁蓁,你好久没来王宫了,母后可时常念叨着你呢。”

太子李承乾领着一群人,围着唐蓁蓁身边打转,她可是长安第一美人,亦是长孙皇后的表妹,可是无数人追求的对象,当然李承乾也不例外。

由于唐蓁蓁的父亲老来得女,故她与李承乾年纪相仿,而且在唐代什么表姑表妹相互成亲可不算是什么稀奇事。

唐蓁蓁颔首微笑,道:“我这次进宫来,可是有要事找表姐。”

“找母后作甚?”

“我听说陛下找到了失散民间的儿子,特来询问此事,毕竟这可不是小事。”

“你是说李运吗?不过是私生子,一个民间来的贱种罢了,你要见他,我派人把他抓来见你就是。”

“承乾,他可是你的哥哥,你怎能这般说话?”

“我可没有煞星哥哥,听说他屠杀了一个村子的人,他母亲也被他克死了,跟他有关系的都没好下场,还是离他远些。”李承乾说道。

“我可是听说他被陛下安排在表姐的宫中,由表姐敦促于他,你们以后可就是低头不见抬头见。”

“什么?!此话当真?”

“真假与否,前往后宫一探便知。”唐蓁蓁说道。

说至此,李承乾快步朝后宫走去,他可不想跟灾星一起。

……

至后宫,果然如唐蓁蓁说的那般,李运被交由长孙皇后,并一起入国子监学习,这可是得到了李承乾的强烈反对。

“我不同意,父皇什么意思,凭什么让那个煞星跟我们一起上学,反正我就是不同意。”

而此时李运已是在皇后宫中,听到李承乾的话后,自顾走走到李承乾身边,说道:“你就是李承乾?”

“我就是,你是谁?!”

李承乾明知故问,故意摆出一副很嚣张的样子。

“李运,你的大哥。”

此刻,唐蓁蓁也是注意到李运,在他身上不由多打量了几眼,原来传说中的杀人魔就是他,一位俊郎的少年。

“我呸!你一个乡野来的贱种,克死自己娘亲的煞星,你也配做我的大哥?”

李运暗下一沉,忍了,可李承乾竟然不知好歹,道:”真不知道你娘怎么生出你这样的儿子,她真够倒霉的,也活该被克死。”

“你说什么?”

“我说,你娘被你克死,她活该啊,你个天煞孤星,快滚出皇城,别玷污了神圣的大殿。”

“承乾,不可无礼……”

“你有种再说一遍。”

“说就说,我可是太子,怕你啊,你娘生了你个贱种,活该被克死,她死有余辜。”

“侮辱我可以,但不能骂我娘。”

“骂她怎么了?她生出你这种人,她不是个好东西,你和你死去的娘都不是好东西,你们怎么不去死啊。”

“你!找死!”

李运真的怒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