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若为高嫁

若为高嫁

作者:吕高 主角:夏青应辟方  来源:追书云

完结付费 虐恋重生

《若为高嫁》作者吕高,主角夏青应辟方,小说主要是讲的主角之间虐心的感情纠葛,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刻画十分饱满,是一本很好看的原创小说。...

107万字 更新:2019/12/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若为高嫁》作者吕高,主角夏青应辟方,小说主要是讲的主角之间虐心的感情纠葛,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刻画十分饱满,是一本很好看的原创小说。

免费阅读

应辟方袖袍一翻,吹灭了烛火,他实在不太想看这女人这张平淡无奇的脸,他见的闺秀哪张脸不是白里透红,粉嫩水嫩的?哪会像她这样,虽然谈不上黑,但也称不上白的脸?

------------------------------

对于洞房之夜,婶婶李氏对她也提起过,可说到一半,那李氏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然羞躁了起来,之后就含糊其词了。

夏青抬眸,夜色之外,她看到了他深邃黑眸中那丝轻蔑与冰冷。

应辟方几乎想甩袖离去,只想到重病的奶奶,想到答应过她的事,只能黑着脸不走。

当他翻身下来时,夏青不做作的轻吁了口气,不是在内心里,而是当着应辟方的面轻松了口气。

应辟方正整理着衣服的身子一僵,怀疑的看了床上的人儿一眼,方才他似乎听到了这女人轻松了一口气的声,就见这时后者拿过了一边的被褥盖上了身,转了个身睡去。

应辟方眯起了眼,他想应该是他听错了,可看着这个女人这般举动,不知为什么心里有气,他都这样对她了,她不该趁机表现一下好让他待她好点?

门打开,门又关上。

新房内静了下来。

夏青身体很痛,但更疲惫,尽管知道明天可能要应付很多事,但现在想了也没用啊,干脆好好睡一个觉吧。至于她这个夫君,他讨厌她,这倒没啥,总不能让所有人都来喜欢她吧,只是觉得有些幼稚,她堂弟夏石也比他懂事啊。

她觉得吧,一个成熟的男人,脸上肯定不是冷冰冰的,更不是什么心情都放在脸上,因为是家里的顶梁柱啊,就像他爷爷那样,肩负起一个家庭的重任,对上孝顺,对下是榜样。

这么想着,就睡了过去,毕竟也累了一天。

正当夏青还睡得死死的时候,突觉得胳膊上一陈疼痛,不得已,夏青只得睁开眼,见到了昨晚开后门的嬷嬷,嬷嬷阴沉着一张脸,一脸嫌恶鄙夷的看着她:“你还真当自己是少夫人了?睡得跟死猪一样,夫人和老夫人都等着你去敬茶呢。”

夏青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被褥早就被翻开了,难怪身子总觉得冷,忙坐了起来,一动,下身的痛楚让她倒抽了口气。

也就多坐了会功夫而已,嬷嬷一手又伸过手拧了拧夏青的胳膊:“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让夫人和老夫人等你这个贱丫头不成?”

夏青吃痛,望着嬷嬷。

“什么眼神啊?难怪夫人不喜欢你。”这乡下丫头实在是让人喜欢不起来,这种时候一般的人早该求饶了,不求饶也知道要讨好她啊,哪像这丫头一样傻愣愣的,竟然还直视着她。

“我真的那么让你们讨厌吗?”夏青将一件一件衣服穿起来,她嫁过来时,把所有衣服都穿在身上了,而这喜服只是一件薄薄的袍子,包在外面装装门面而已。

嬷嬷冷哼一声:“就你这样的丫头,还想让人喜欢?你知道应家是什么样的人家吗?要不是县太爷,你别说飞进来,连走进来都要被打断一条腿。”

“所以,应家是嫌贫爱富的人家?”

嬷嬷一愣,随即脸色更为阴沉了:“你这是在骂应家?”

夏青已经穿好衣服,摇摇头:“你们就是这么做的,不是吗?”

“你?”嬷嬷一时还真说不出什么话来反驳,半响,看着夏青一身麻做的棉袄,甚至这棉袄上还有那般多的补丁,轻视的说了句:“穷酸样,先跟我去见老夫人吧。”

夏青知道应家的那位爷爷已经离逝,只有应家奶奶还活着,但也是重病在床,夏爷爷曾经过这位奶奶,说奶奶是个很好的妇人,很会持家,她从爷爷眼里看出对这位奶奶的赞赏,还说等她嫁过去时,一定要好好侍俸奶奶左右。

应家很大,风景很美,夏青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人工弄成的假山流水,虽然比起山里水乡缺少了些灵魂,但看着非常精致,因此一路来,她的眼晴都没落下。

对于夏青毫不掩饰她惊讶和羡慕的眼晴,嬷嬷的眼神更为轻视了。

“方嬷嬷,你来了?”一二十左右的女子从一楼里走了出来,女子长相一般,但看着稳重,而且梳了一个妇人的头,她先是朝方嬷嬷行了个礼,再看向了夏青,见夏青淡淡看着她,愣了下后才朝她微微一笑。

见女子朝她笑,夏青不禁也笑了笑。

“水梦,老夫人好点了吗?”方嬷嬷看了看楼内,然后轻问。

说到老夫人,水梦面色沉重起来:“老夫人一直等着想见少夫人,先让少夫人进去吧。”

一进楼内,浓郁的药气就扑鼻而来,可见住在这里的人是多么的病重。

夏青见到了床上瘦骨嶙峋的老妇人,一见到老妇人的脸色,夏青心便一沉,那是病入膏肓无法回天之人的面色,她村子里很多老人就是这么去了的。

像是感觉到夏青的存在,老妇人缓缓睁开了眼晴,那是一双无力但不失和蔼的眸子,看到夏青时,老妇人脸上微微一笑,伸出了手。

夏青赶紧过去握紧了老妇人的手,轻喊了声:“奶奶。”

老妇人点点头,想了说了句什么,但夏青没有听见,不过看嘴形,应该是在说好孩子三个字。夏青便又叫了声:“奶奶。”

老妇人笑得很开心,可不一会,握着夏青的手突然捶了下来,眸子也缓缓的磕上了。

夏青一愣,急叫起来:“奶奶?奶奶?”

一旁的水梦和方嬷嬷赶紧走过来,水梦一探老妇人的气息,就哽咽了起来:“老夫人去了。”

夏青觉得鼻子发酸,静静的看着老夫人逝去的安详睡容,沉默的在一旁站着。

“我,我马上去告诉夫人,公子。”方嬷嬷倒也不显得慌乱,毕竟老夫人的病也就是这几天的光景了,但转身一看到夏青那没有悲喜的表情,脸色一沉,轻呸了声:“晦气。”说着,赶紧离开。

水梦也看向了夏青,见夏青只是觉默的看着老夫人,既没有悲痛,也没有伤心,心下也奇怪,只觉得这新来的少夫人也太实在了点,既不装,也不献,好歹,多少表露一下啊。

屋外的脚步声匆匆响起,转眼,应母与应辟方都来了,应辟方一下子跪倒在了床前,看着老夫人的遗容眼圈红了起来,显然对这位奶奶是非常敬重和喜欢的。

应母也痛哭出声,哭了一会,转身对方嬷嬷说:“快去京城告诉老爷,让他回来主持老夫人的后事。”

“已经派人报信去了。”方嬷嬷道。

应母点点头,用手绢擦去眼角的湿润,侧头看到夏青时,眼底就冒出了火:“我们应家也算晦气了,怎么你才一进门,老夫人就去了?”

夏青抬头看着应母。

一看到夏青黑白分明又沉静的眸子,应母就只觉得胸口堵得慌,厉声道:“看什么看?还不滚出去?看到你我心里就搁得慌。”

“我想陪陪奶奶。”夏青平淡的说道。

“什么?”应母觉得不可思议:“你脸皮怎么这么厚?没听出我话中的意思吗?你一进门就克死了老夫人,现在竟然还说这种话,你是想让老夫人走得不安生吗?出去。”

夏青看着老夫人的遗容,想到方才老夫人握着她手时那微微一笑,微垂下了眸子。

“出去啊。”见夏青没动,应母气得胸口气伏个不停。

“我想陪陪奶奶。”夏青依旧平淡的说道:“你这样大喊大叫,不是更让奶奶走的不安生吗?奶奶才离开没多久,气息还在屋里呢。”

“你?”应母气得一口气险些没提上来,看了躺在床上的老夫人一眼,竟也没再敢说什么,只是铁青着脸。

正给老夫人整理遗物的水梦不禁看了夏青一眼。

屋里开始忙了起来,丫头们进进出出给老夫人准备着后事,老夫人的几个贴身侍女们都在哭着,有几个哭得情真意切,也有几个只是做做样子。

夏青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安静的沉默的看着屋里的一切,最终目光落在了一直跪在地上始终没有坑过声的应辟方身上。

他这样已经跪了很久,可见他对这个奶奶是非常孝顺的。

就在夏青想着自己也是时候出去了时,方嬷嬷匆匆走了进来禀道:“夫人,老爷回来了”

“这么快?”应母讶异,这边离京城最快也要有二天的路程啊,忙对着跪在地上的应辟方道:“儿子,你爹回来了,咱们得去接一下,”转而对着旁边的丫环说:“还愣着干什么,快扶公子起来。”

应辟方已经自己站了起来走向屋外,应母赶紧也跟了出去。

想了想,夏青便也跟了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