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古风→ 狂妃追夫日记

狂妃追夫日记

作者:南月酒 主角:邱舒月周靖骁  来源:原创书殿

连载付费 甜宠文复仇欢喜冤家

《狂妃追夫日记》作者南月酒,主角邱舒月周靖骁, 小说文风很欢快,是小甜文,文笔很细腻,是一本值得读的原创小说。...

1万字 更新:2019/12/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狂妃追夫日记》作者南月酒,主角邱舒月周靖骁, 小说文风很欢快,是小甜文,文笔很细腻,是一本值得读的原创小说。

免费阅读

邱舒月在冷宫,已经呆了三个年头了。

一年,比一年寒冷。一年比一年难熬。

她缩在角落里,嘴里嘟嘟囔囔的说着什么,任凭距离在近都听不真切。

这年的风,格外的阴冷刺骨,跟带刀子似的,不停的往身上戳着。冻得她的身上长了大片的冻疮,不少地方已经开裂,看上去十分狰狞可怖。

巴掌大的小脸上,布满了心如死灰的绝望。

她有一种预感,明年的春天,她是等不到了。

可是她不甘心啊,苦熬了小半辈子,结果都便宜了那个贱人!

想至此,邱舒月猛烈的咳嗽了几声,脸色更是惨败骇人。

此时,门外响起一阵急躁的脚步声,破门如同虚设一般,让人直闯而入。

见来人,邱舒月颇为激动的喊着:“陛下,你终于来找我了。”

“舒月,这是我最后一次求你了,国师说你和卷云是亲姐妹,只有你的血能救卷云。卷云现在怀有身孕,她不能出事的。你是她的亲姐姐,你一定不会想要看见你的妹妹和侄子出事对不对。你只需要提供自己的血,就能救活两条性命啊。”

周靖寒的话,如他的名字一样的寒冷。

“周靖寒!”邱舒月已经许久没喊过他的名字了,嗓音还带着几分嘶哑,“是卷云害我小产,是她害我终身不孕,是她诬陷我毒杀贵妃,是她断我十指,十指连心啊,周靖寒!你知道我当时多么疼吗?不,你从来都不知道,因为你从未想过。我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那个卷云。你如今跟我来谈姐妹情,你们对我可有情?”

邱卷云知她怀孕,便故意在孕期给她吃一些寒性的东西,导致她小产,终身难孕。知她琴技高超,自认为比不过,便派人砍去她的十指。

如此姊妹情深,让她恨不得现在就撕了她的皮!

“若不是我,这个皇位都轮不到你来做。这些年,你扪心自问,我帮了你多少。你曾说过,会娶我为后,一辈子心里都有我的,一辈子对我好的,可是你现在对我弃之如履,还纵容包庇那个贱人陷害欺辱与我。周靖寒!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周靖寒皱眉紧皱,苦苦哀求道:“我知道错了,只要你的血献给卷云,我什么都能答应你的。”

邱舒月睁圆双目,眼白布满了血丝,一字一句的说着:“好啊,我要那卷云贱人去死,你去杀了她啊。”

“舒月,那你就是不肯答应了。”周靖寒的脸色骤然阴冷了下来。

“假仁假义,这么快就露出嘴脸。我不答应,你们还不是能硬来。就像那个贱人自己弹琴不如我,便让人砍去我的十指,还装什么装?在如何装模作样,也盖不住自己这副恶心的嘴脸。”说着,邱舒月笑了,笑容中透着几分狰狞。

听着这些话,周靖寒的脸色愈发的阴沉下来,他抬起手就挥在邱舒月的脸上,“够了,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你,卷云的第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夭折?卷云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子,不是你欺辱她,坑害她,她怎会去报复你?”

邱舒月冷笑一声,“我连碰都没碰到那个孩子,贱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周靖寒,你这个昏君,夏国迟早会亡在你的手里。”

周靖寒额头上的青筋暴起,突然扑向了邱舒月,双手死死地掐着她的脖子,“邱舒月,你真的以为朕不敢杀了你吗?”

“你敢,那你就直接杀了我啊。周靖寒,别让我看不起你,连个女人你都不敢杀。”

邱舒月的话,无疑是刺激到了周靖寒,随着周靖寒愈发的用力,邱舒月整张脸都被涨成了紫红色,呼吸也是更加的困难。

这时候,一旁的内侍急忙劝说道:“陛下,您这要是杀了废皇后,贵妃可怎么办啊。”

提及邱卷云,周靖寒的脸色这才缓和些许。

“好,把她送去国师府,让国师处置。”

一刻钟后,邱舒月被送至国师府,邱卷云闻讯赶来,看着狼狈至极的邱舒月,脸上扬起得意的笑容。

“邱舒月,你居然还能活到现在,真是叫人惊讶啊。”

“我活着,你一定很失望吧。”

邱卷云听了,笑得花枝乱颤,“那你一定不知道,自己为何能活到现在。”

她的话,让邱舒月有些疑惑,难道,还有人保她不成,又或者,要说是因为他们的怜悯?

可笑。

“陛下一直拿你来挟制赤王,只要你在陛下的手里,赤王就不敢造反。前几日,他还与陛下达成约定,说他若能带兵一百灭敌十万,陛下就会放了你。”邱卷云说着,脸上露出几分扭曲的笑容,“这无疑是在自寻死路,真应该让赤王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看他还会不会为了你这么拼命。”

邱卷云的话,在邱舒月的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赤王周靖骁?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和赤王,明明是敌人啊,她还做过那么多伤害赤王的事情。

到头来,害她的是她最亲近相信的人,要保她的,居然是她斗得死去活来的敌人?!

真是可笑至极!

“现如今,赤王已经死在战场上了。我送你下去陪他,也是成全了赤王的心愿。你们到了下面成了一对鬼鸳鸯,也不用太感激我。”邱卷云抬起绣花鞋,狠狠地在邱舒月的手上碾着,恨不得把她的手掌给踩烂了。

“邱卷云,你这么能耐,为什么还是个妃子,连皇后都当不上。”

这句话无疑是踩着了邱卷云的痛脚,她费尽心机多年,虽博得周靖寒的宠爱,但出身庶女,到如今还是个贵妃。

有周靖寒的宠爱又能如何?她如今已经没了母族的扶持,哪里比得过那些出身显赫的贵女!

邱卷云一把抓起邱舒月的头发,重重的磕在地面上。磕得邱舒月是头破血流,眼前一片晕眩,一度感觉自己快要昏迷过去。

“你凭什么笑话我?你看看你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还有什么资格取笑我?”

看着暴怒如雷的邱卷云,一旁的国师漠然提醒道:“娘娘,时辰未到。”

“什么时辰到了没到,我根本就没事,不过是找个理由弄死她罢了。”邱卷云一脸嫌恶的说着,“赶紧动手,看着这个贱女人活着,我就闹心!”

刚说完,殿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看见一个一身浑身是血满是狼狈的男子一手落在门上,口中喘着粗气,与邱舒月的目光一对上,眼中迸发出异样的光芒。

邱舒月远远地望着这个男子,干涸已久的眼眶中溢出热泪,只恨她瞎眼,竟然不识真心人,错信了豺狼虎豹!

邱卷云见他来了,气急败坏的推开了一旁的小厮,夺走了他手中的匕首,高高举起,刺入邱舒月心脏的位置。

“不!”听着耳边的一声怒吼,邱舒月的视线渐渐模糊,意识也渐渐溃散。只是记得耳畔歇斯底里的吼叫声,还有,那血液喷涌的声音。

好不甘心啊,她居然就这么死了!死在了这个贱人的手上。

这一生,她为了这对狗男女,连累了疼爱自己的爹,拖垮了不可一世的赤王,时至如今,不人不鬼,连死都不能痛快。

她好恨啊,恨自己,也恨这对狗男女!

若能有来世,她必定要这一对狗男女血债血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古风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