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言情→ 绝世小佛陀

绝世小佛陀

作者:小黄瓜 主角:云通、文若  来源:袋鼠书城

完结免费 修真神医

《绝世小佛陀》的主角是云通文若,这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小说,小黄瓜是本书的作者,人物性格鲜明、饱满,感情细腻,情节张弛有度,值得一读!“阿弥他大爷的陀佛,这位姑娘,我见你眉间黑煞缭绕,想来是见鬼了。小僧这里有灵珠一枚,只要你随身携带,万鬼恶怨皆近不得你身。现在只要998,小僧还赠送你一道佛家至高无上的驱邪手印……” “你会看相?你会抓鬼?那不是道士的手段么?” “姑娘说笑了,佛道本是一家……” “信你有鬼!” “姑娘莫走,价钱好商量……”...

135.5万字 更新:2019/10/1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 评论

《绝世小佛陀》的主角是云通文若,这是一本已完结的都市小说,小黄瓜是本书的作者,人物性格鲜明、饱满,感情细腻,情节张弛有度,值得一读!“阿弥他大爷的陀佛,这位姑娘,我见你眉间黑煞缭绕,想来是见鬼了。小僧这里有灵珠一枚,只要你随身携带,万鬼恶怨皆近不得你身。现在只要998,小僧还赠送你一道佛家至高无上的驱邪手印……” “你会看相?你会抓鬼?那不是道士的手段么?” “姑娘说笑了,佛道本是一家……” “信你有鬼!” “姑娘莫走,价钱好商量……”

免费阅读

坐在去东陵市的火车上,云通感慨万千。

终于从老和尚的魔掌之下解脱出来了!

想想昨日一别恍如昨日。

“云通啊,为师一身修为通天彻地,不日就会渡过雷劫去往西方极乐世界了。可为师实在没什么把握,现在只能找一处避世之所苦修一番,争取证得大道。”

老和尚眉目低垂,说的认真,可云通却是一脸的不解,“师父,渡雷劫不是道家的说法吗,你一和尚渡什么雷劫?还有,这些年你带我四里八乡坑骗了不少村民,你说的雷劫不会是报应吧?”

老和尚眉毛一挑,一副懒得跟云通争辩的样子。

“为师去意已决,留你一人在这破庙里也着实不放心。为师早些年出红尘磨炼搭救了一个年轻人,他为了报恩当时给了为师半块玉佩。现在,你拿着这半块玉佩去东陵市投奔他去吧!”说着,老和尚从怀中摸出了一块泛黄的古玉,递到了云通的手上。

听老和尚这么一说,云通双眼一红,眼泪止不住地唰唰往下掉。

听老和尚说自己三个月大就被他给捡到了,十八年了,自己足足被这满口“阿弥他大爷的陀佛”的老神棍奴役了十八年!

现在云通的心里,说舍不得是有的,更多的,是一种逃出生天的喜悦。

老和尚见云通都哭了,忍不住心头也是一酸。没想到自己这么坑云通,他还是对自己感情如此深厚。

这不,舍不得都哭了。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自己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也总得找个归宿了。

因此,在徒弟和女人面前,老和尚坚定不移地选择了女人。

云通一把抹掉眼角的泪水,嘴巴都快咧到了耳根,“师父你终于想通了,肯放过我了么?”

老和尚本来还在伤感,甫一听云通这话,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要不是念在你我十八年的师徒情分上,老衲今天非得一掌毙了你这孽徒!

老和尚面皮抖了抖,从兜里缓缓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红票子,一脸怜惜的样子看着云通道:“这是为师的全部家当了,你省着点花……”

看着几张鲜艳的红票子,云通眼睛里满是绿光,欣喜地接过钱,珍重地放在了怀中,“师父,你床底下那个加了三把锁的铁箱子里……”

云通话没说完,老和尚一副警惕的样子猛地睁开了眼睛,然后条件反射般地捂住了胸口。

那里,吊着三把老旧的钥匙。

嘴角一阵抽搐,老和尚对着云通叮嘱道:“你记住,没有必要万万不可显露佛家神通。你现在天眼通才刚刚突破肉眼到天眼的境界,后面还有慧眼、法眼和佛眼,至于天眼通之后的天耳通、他心通、神境通、宿命通以及漏尽通,为师也帮不了你什么,你自己慢慢琢磨吧。”

“还是那句话,多做善事,多行功德。佛家神通不仅要靠自己修行,更要靠功德愿力加持。”

听了老和尚的叮嘱,云通定定地点了点头。

忽地,云通像是想到了什么,“师父,昨晚你说梦话说要去峨眉山念慈菴会会那边的师太……”

被云通这么一说,老和尚脸皮再厚也忍不住爬满了绯红。

“当心牛鼻子道士和那些眼高于顶的术士,天色不早了,你走吧。”老和尚不耐烦地朝着云通挥了挥手。

说完,老和尚竟如入定般闭上了眼睛,再也不见丝毫动静。

云通瘪着嘴对老和尚鞠了一躬,然后这才猫着身子走出了门外。

当然,云通可没有直接走,他而是悄悄摸回了老和尚的房间,在老和尚的枕头底下,找到了一串佛珠。

这串佛珠自云通记事起就一直在老和尚身上,是他的心肝宝贝,云通既然如此舍不得师父,当然要偷,哦不,拿走这么一串佛珠当纪念了。

……

火车上人满为患,叫卖声与小孩儿的哭闹声此起彼伏。

不过这都影响不了云通。

好歹跟老和尚修行了十八年,这么一点喧嚣就算再加一点脚臭味,云通权当过眼浮云,我自眼观鼻鼻观心,神游天外即可。

火车到了一个站,人潮翻涌,上下的人都在互相拥挤着。云通眼神一瞥,刚好瞧见一位年轻美女带着一个小男孩俏生生地走了进来。

年轻美女身着白色碎花洋裙,在人群中如鹤立鸡群。她生了一副标准的东方古典脸,眉眼如黛,琼鼻小嘴,美的不可方物。

尽管云通心头猛念了几句清心经,可他的心脏还是猛地跳个不停。

多好的美女啊,可惜这么年轻就为人妇了,这质量跟山里头自己这些年见到过的所谓美女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云阳心头慨叹,慢慢地又收回了不舍的眼睛。不管怎么说,自己现在好歹剃着光头,一副打扮也算半个出家之人,这么目光灼灼地盯着人家美女看也实在有些不妥。

火车又慢慢发动了,云通眼光迷离,出神地看向了车窗外。

可就在此时,一道凄厉的尖叫声响彻了整节车厢。

“小午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姐姐啊,快醒醒……”

听闻这声尖叫,不管是在热络地聊天的还是百无聊赖在四处打望的乘客都纷纷探长了脑袋往着声音的来源处张望。

只见一个年轻的美女抱着一个四五岁大的男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她的脸上满是焦急,在她的怀中,那个被她喊作小午的男孩儿浑身不停地在抽搐。

这不就是刚刚上车的那个古典美女么?

虽然隔的有些距离,可云通还是看的很真切。

小男孩眼眸紧闭,脸色绯红,他的两只小手都紧紧地攥在了一起,连手指关节都泛起了阵阵青白之色。

看模样,小男孩似乎是在承受着某种痛苦一般。

周遭的乘客见此也都纷纷议论了起来,可他们议论是议论,偏偏没有一个人敢走上去。

小男孩的症状诡异而且吓人,看起来就不是普通的什么小毛病。

有两个像是对医术有点研究的年轻人目光倒是在小男孩和年轻美女身上流转了片刻,可最后他们眼眸一阵挣扎,也放弃了上前施救的想法。

这种事,尽人事听天命就好,愣头青似的冲上去,到时候人没救了反倒惹上麻烦就划不来了。

年轻美女见本来围过来的人群又慢慢地往后退了退,她急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求求各位,有没有谁是医生,救救他吧!”

尽管年轻美女声音凄婉,可人群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这无关道德不道德的问题,先不说自己有几斤几两,就算是真有两把刷子,在火车上一没药品二没医疗器械,整出人命了咋办?

云通刚站起来准备过去看个究竟,没想到一道微微有些佝偻的身影猛地从云通身旁掠过,直接把他又给挤回了座位。

“怎么回事?我来看看!”

这是一个头发已经有些花白的老者,他的身上带着一种从容,直接从人群的最里面走了出来。

“老先生您是医生?”见老者拂开人群,直接走到了年轻美女的旁边,她不禁希冀地望向了老者。

闻言,老者轻皱着眉头摸了摸小男孩儿的额头,又翻了翻他的眼皮,他还没开口,就有乘客惊呼了起来。

“这不是东陵大学中医系的杨教授吗!”

“怎么,你认识?”

“嘿嘿,我倒是认识他,可他老人家不认识我。我有个侄子在东陵大学读书,去年我送他上学的时候刚好看到杨教授在开学典礼上致辞呢!”

听乘客这么一说,年轻美女像是一下子看到了希望,她的脸上满是殷切,“老先生请救救我弟弟吧!”

“先说说症状,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先前有没有什么异状?”老者也着实是一个敬业的人,并没有跟年轻美女多说什么,直接就切入了主题。

年轻美女缓缓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道:“也就几分钟以前,小午忽然对我说他看到有个姐姐在车厢上面爬,还对他笑。小午打小就被我爸妈给惯坏了,经常撒谎骗人,我也没有把他的话当回事。可没过一会儿,他就开始翻白眼,然后全身抽搐,我怎么喊他都不醒。”

听年轻美女这么一说,老者轻轻点了点头道:“患者现在已经出现昏厥、发烧和抽风的症状,包括他之前所说的见到什么人在车厢顶上爬,这应该是发烧之后产生的幻觉。我想这是脑膜炎引起的惊厥之症!”

听老者这么一说,四下都一片惊呼。

他们一是感慨于小男孩小小年纪就患了脑膜炎,二是对老者感到服气,没想到就这么一抚一摸,小男孩的病症就已经被他给判定出来了。

这东陵大学教授的名头还真不是盖的!

年轻美女见老者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连忙开口道:“老先生……!”

年轻美女话还没出口,老者抬手止了止,他微微一笑,从怀中慢慢掏出一卷牛皮,缓缓摊开,“小问题,我扎几针便好,把他放平。”

果然,牛皮卷一摊开,里面整整齐齐地竖列着一排排长短不一的澄亮银针。

老者的指尖在银针的尾部轻轻滑过,慢慢从牛皮卷里取出银针,找人借来打火机简单地消了毒之后,对着小男孩的头部就开始刺。

小男孩此时被年轻美女平放在了座位上,老者持着银针就准备刺向小男孩头顶的穴位,没想到这个时候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阿弥他大爷的陀佛!惊厥之症倒是真的,不过嘛,可不是脑膜炎引起的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