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武侠→ 大漠恩仇录

大漠恩仇录

作者:我叫张三丰 主角:白龙、黑龙

连载免费 架空复仇

要说起怪人,谁也比不上谷中的管事——吞天大盗不在时,向来都是管事掌管谷中大小事务。管事是个中年男人,一脸严肃,满头白发,从小工进入谷中开始,就没见他笑过,甚至在所有人都喝酒的酒席上,他仍是表情丝毫不变,更是滴酒不沾。...

17.3万字|79次点击更新:2019/01/09

在线阅读

要说起怪人,谁也比不上谷中的管事——吞天大盗不在时,向来都是管事掌管谷中大小事务。管事是个中年男人,一脸严肃,满头白发,从小工进入谷中开始,就没见他笑过,甚至在所有人都喝酒的酒席上,他仍是表情丝毫不变,更是滴酒不沾。

免费阅读

吞天谷中,吞天大盗等人的藏身之处。

一个月以来,一切如往常一样平静,尽管外界已近腥风血雨,但谷中仍未有风吹草动,只是吞天大盗这个月来有些异常——他一直将自己深锁房间里。

直到阿豹出事,吞天大盗才不得不出面。

阿豹是小工中的一个小个汉子,平日里为人随和,不会武功,不好酒,但他却有一个毛病——离不开女人,正是这个毛病,成了他最后一个致命的缺点。

阿豹在吞天谷一个月,虽也见到女人,但那些女人岂是他能戏玩的。终于,他那毛病就跟生理反应一般,无法抑制,最终,让他做出了蠢事。

他趁夜色,独自离开山谷,到了外面。相比于吞天谷,外面的世界的确异常热闹,灯红酒绿,妓院一家挨着一家。

阿豹在名为“春娇楼”的妓院驻足,挑了一个最中看的姑娘,谁料才进房间,老鸨就找来了官兵。自阿豹进入春娇楼第一刻,老鸨就认出了他。老鸨的眼睛往往异于常人,她不仅能一眼分出富人和穷人,记人本领也是独树一帜,否则又怎能待人左右逢源?

阿豹倒是死得其所。在官兵当场拿住他的时候,他二话不说,竟自顾咬舌自尽。被官兵活捉,他必免不了苦肉之刑,与其遭受痛苦,倒不如自己解决了。死的时候,阿豹仍躺在女人的肚皮上,嘴角的血染红了女人的小腹,阿豹算是一个从哪里出生,从哪里死去的好汉。

这个消息传到吞天谷的时候,谷中有些人已经开始慌了,他们除了惋惜阿豹,更担心的是吞天谷的位置会不会被暴露,因为阿豹出事的红光城离吞天谷离得很近。

吞天大盗出关的第一件事就是召集众人,商议要事。所有人都大概猜到了,谷中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天正值中秋月圆,圆月挂枝头,吞天谷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谷中人每天就如坐井观天一般,不论太阳还是月亮,都只有特定的一段时间才能看到,今天这样的情景实属难得。

吞天谷两侧均为悬崖峭壁,没有人知道,上方通往哪里。吞天大盗倒是可以上到崖顶,但随着年龄,次数也便越来越少。

聚贤厅内,灯火通明。谷中豪杰相聚议事,大多会选择这里,今天也不例外。

吞天大盗居于正席,黑龙白龙分坐左右,同席的还有沙陀子,博命杀手,冷面夫人,梁上兄弟......这些都曾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有正道,有歪道;有黑道,亦有白道。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曾遭朝廷追杀,如今,他们都住在吞天谷。

“阿豹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朝廷虽然昏庸无道,但它却不傻。”吞天大盗站起来,看了看众人,接着说道,“吞天谷有可能已经不是最安全的了,我们要趁朝廷找到我们之前,先打听清楚他们的消息。”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都很清楚接下来的事情了,唯一有待商议的是哪些人将要出谷。而且,每个人都觉得会是自己,希望是自己,同时也不希望是自己。希望是因为能再看看“离别已久的江湖”,不希望则因为担忧生命会永久留在谷外。

沙陀子听完,脸上皮肉抽搐了一下,只说了句:“天哥,让我去吧。”

吞天大盗很清楚沙陀子,这是个心思慎密的汉子。一脸粗犷,却有着比女人还要细腻的处事能力,因为他个子不高,其貌不扬,内心自然也就自卑。或许也因为这些原因,让他想得更多,活得更久。

沙陀子善机关暗器,这和他的性子很吻合,他不动手,能仅凭大脑构思出机关的任何一个巧妙的细节。沙陀子一生没碰过女人,也不喜女人,在他看来,女人是影响他判断的唯一障碍。

吞天大盗挥了挥手,示意沙陀子先静一静,“兄弟们,我们都想保护谷中的安全,但这件事不可一时意气,今天,我们要认真商议出结果。”

“不管怎么商议,出去的人中,总得有女人吧!”说话的是冷面夫人,温情一笑,接着又说,“没有女人的细心,男人肯定出乱子!”

“那可未必!”反驳冷面夫人的是梁上兄弟中的大哥——穿山甲,他说的同时,特意看着沙陀子。

“那确实,他连女人的诱惑都能抵挡,算不得男人。”冷面夫人一语出,众人大笑。

笑的人包括沙陀子在内,因为他唯一不讨厌的女人就是冷面夫人,甚至还有着敬畏。

冷面夫人当然值得男人这样的待遇,她生性直率,而且生得美艳动人,见者犹怜。但这样的面容却没让冷面夫人失去理智,她很能客观看清自己的美貌,她不自傲,不自恋,有的是自信。她懂得利用自己的美貌,但绝不是为利为名。

仅凭这点,冷面夫人就值得男人喜欢!

“在商议之前,我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这也是我这段时间闭关不出的原因。”看吞天大盗的神情,众人已觉不妥,因为他的眼神很凝重,他要说的事或许不够严重,但绝不会是好事。

吞天大盗看着众人,他很不想道出这件惨事,但还是无能为力,他喝一碗酒,缓缓道出:“兄弟们,在京城同金童子决斗时,金童子虽被我打伤,但我也中了她的童子针。”

“这怎么可能?”

“童子针是何物?”

听到这个消息,所有人都只有两个反应,一种是知道童子针的人,一种是没听到此物的人,前者惊讶,后者迷惑。

“据我所知,童子针是金童子的独门绝学,世上仅她一人能用。此针非铁非石,入体即化,受伤者不会死亡,但会武功渐失,每次运功,生命就会加剧削弱。”

道明童子针的是博命杀手,对于奇门遁甲之类的玩意儿,他一向比谁都清楚,因为他是杀手——活在猎物影子里的人。杀手要活得久,就得有常人没有的手段,知道常人不知道的新奇。

“那童子针岂不就是慢性毒药?!”事先不知道的人这才反应过来。

“大伙不用担心,我一时半会还死不了,只要不动用内功,我还是能活得好好的。”吞天大盗向来乐观冷静。

这在谷中人眼里是公认的,吞天大盗能在朝廷眼皮底下作案,能在朝廷无数次的追杀逃脱,他必须冷静。对于吞天大盗的过去,谷中无人知晓,或许只有一个人会知道一些,这个人是管事,但管事就是个假哑巴。

他不哑,但很少说话,几乎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你们出谷的时间里,我会传授二狗子武功,因为他小小年纪,就有了一些人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东西......为正义,连命都不要!”

吞天大盗说完看了眼二狗子,那个在玄黄店挺身而出的八岁孩童。

在谷中这段日子,很少有人会去关注这个骨瘦如柴的小孩,甚至看狗都不愿多看他一眼。这仅仅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二狗子的过去,但现在开始,他们都将会改观。

二狗子看到众人都盯着他,他没有不好意思,而是扫向众人,浅笑了下。

这个举动倒的确不符合他的年龄。

“二狗子,这个名字实在配不上你,现在我是你的师父,我给你一个新名字。”吞天大盗看着厅外的悬崖,思考了片刻,说了两个字“古越峰”!

古越峰从今往后就是二狗子的名字了。

“越风,越峰。你要比风快,比山峰高,越过吞天谷这座高峰,你就可以出谷!”这算是吞天大盗对二狗子,也就是古越峰的要求,同时也是对自己的要求,因为他接下来的岁月就是要将毕生所学传与古越峰。

“大伙们,从今往后,我不入江湖,吞天大盗已是过去!我就是吞天谷的天哥,古越峰的师父,将来有一天,古越峰必将代我,灭隆庆,吞吴朝!”

吞天大盗此话一出,众人心里已有数了,古越峰将来必是江湖新侠!

“现在大家应该可以商量,出谷之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武侠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