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军事→ 唐末战图

唐末战图

作者:你是那道光束 主角:薛洋、尹世恒

连载免费 军婚复仇

陆翊亲自押着贝翊青在前面开路,陈潇潇带着剩余的家丁护着薛洋在后面一路朝东门而来。此时整个舒州城内所有的百姓和商行酒肆全部关门闭户,陈家府宅的大火照亮了半座城池,也向所有人宣告着今晚的这场突袭的惨烈和诡异,舒州城表明的平静也就跟今晚的这场突袭和大火一样开始被彻底打破。...

30.7万字|403次点击更新:2019/01/04

在线阅读

陆翊亲自押着贝翊青在前面开路,陈潇潇带着剩余的家丁护着薛洋在后面一路朝东门而来。此时整个舒州城内所有的百姓和商行酒肆全部关门闭户,陈家府宅的大火照亮了半座城池,也向所有人宣告着今晚的这场突袭的惨烈和诡异,舒州城表明的平静也就跟今晚的这场突袭和大火一样开始被彻底打破。

免费阅读

“给第一都的物资已经启程了吗?”薛洋见到陈烨点头也不再多言,带着骑兵队纵马而去。这几天随着望江和宿松被拿下,十三司和舒州军通过缴获和购买的方式又得到了几匹北方的良马,让这支小小的骑兵部队再次得到扩充。在翊卫营逐渐承当更重要的作战任务的时候,骑兵队就需要兼职作为薛洋本人的亲卫而存在。

从太湖到宿松县城路程倒是不远,但是道路比起其他地方却差了很多,很多地方因为地处丘陵河谷,行走艰难。前朝的官道因为年久失修也被洪水冲垮了不少。所以薛洋一路上都时不时的看到舒州军后勤队的人在路边整修道路,不然的话大队物资根本无法通行。

“师兄,听闻尹家也是商贾大家,为何连进出宿松的官道都没有协助官府整修?商人经商,最重的就是商道通畅。宿松至太湖该是最便捷的商道了,为何年久失修到如此地步?”薛洋一行人走走停停,百无聊赖之下他也放慢脚步和在后面坐车的尹宗道聊起天来。尹宗道虽然被他从太湖知县的位置上赶了下来,但是好歹在宿松又救了他一家老小的性命,所以尹宗道虽然面对薛洋很尴尬,但是态度比起以前要好得多了。

“尹家在宿松虽然是商贾大家,但是地位却并不高。宿松真正的大家族是李家和甘家。”尹宗道坐在马车前摇了摇头,继续道:“前者控制了宿松县县衙大权,后者拥有着宿松最肥沃的土地,家族人口众多,不是我尹家能比的。”

“李家,甘家。”薛洋嘴里面念叨了几句之后笑道:“师兄既然推荐族弟尹世恒,是否愿意帮忙劝说其出任宿松知县呢?”

“不是我不愿,而是不能。”尹宗道苦笑道:“师弟莫非以为我在太湖县的时候没有邀请他来助我一臂之力吗?霍同宇虽然才华卓著,但是终究不如自家人顺手。只是我这族弟脾性古怪,恃才傲物,根本就不通人情世故,所以只能转而征辟霍同宇的。”尹宗道看了一眼薛洋,继续道:“此次师弟不计前嫌救我一家性命,处于感激为兄举荐这位族弟,但是说句实际的,为兄并无把握能够劝说其出山相助。”

“无妨,只要是真有才学,就算是学着古人三顾茅庐又有何妨?”薛洋倒是摆了摆手笑道:“再者言道,请他出山也是要借助其才华为这宿松数万父老乡亲谋福祉,想来还是有希望的。”

他们两人边走边说,在路上又过了一夜,第二天上午才抵达宿松县城。尹宗道带着家人先行返回家族,而薛洋而直接进了陆翊的军营。

“主公前来为何不着人通知,末将也好带人迎接。”陆翊将第一都大营安在了城外,见到薛洋到来急忙带着向冲等人前来大礼参拜。

“此行是另有要事要办,正好过来看看你们。”薛洋让骑兵队入营修整之后来到陆翊的帅帐点头道:“出征在外还能够严格执行军纪军规,不扰民不懈怠,你们让我很欣慰。”

“多谢主公赞许,末将等会谨记主公教诲,不敢忘怀。”陆翊带着众人肃然一诺。

“来的路上我已经安排十三司在宿松境内的所有人手秘密探查李家和甘家的具体内情,你给在其他地方剿匪的各部下达密令,一旦接到十三司救援信号,需要全军出动,不惜一切代价协助他们拔掉这两颗毒瘤,甘家和李家可不是良善之家。”

薛洋下达过军令之后笑道:“陆翊你收拾一下,明日一早随我去拜访一位贤者,看看我们有多大面子能不能请他出山治理这一县之地。”

“主公此来就是为了请人出山的?”陆翊一听这话顿时明白过来了,有些好奇道:“什么人如此大的架势需要主公不远百里从太湖赶来宿松,就为了拜访他?”

“尹宗道的族弟尹世恒。对了,你们这段时间驻扎宿松,对于宿松的地方民情了解多少?”薛洋示意向冲等人下去忙自己的,他和陆翊就坐在帅帐之中聊起这段时间的经过。陆翊将诉讼之战的大体经过向薛洋汇报了一遍,重点是攻城战役的展开。

“攻防战我和军师已经在着手制定相应的方略,到时候让各级将领集中学习,不至于让你们在实战中摸索,再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薛洋点了点头道:“如今岳西三县已经全部拿下,大规模的争战会告一段落,下一阶段之重点就在于如何治理好三县,颁布新政,刺激民生。”

“尹家在宿松虽然是大家,但是其主要产业都在商事之上,宿松多山,山货也比较多,尹家往常都是宿松各地山货送到府城,然后从府城贩回紧俏品回县内。”陆翊笑道:“其实这一套并不新鲜,陈家也有相关产业,而且规模比起尹家更大。随着我军拿下宿松,陈家产业一进来,尹家必然会面临极大的冲击,不复从前盛景。”

薛洋点了点头没有再纠结这个问题,在营中休息一夜。第二天一早两人带着几名随从从大营出发前往县城西北方位的尹家一处别庄,也就是尹世恒的住处。

“主公,这哪是什么别庄啊?这根本就是一处农户人家嘛。”宿松县城西北是一片丘陵,小山连绵起伏,夏日时节到达此处倒是清凉不少。只不过这个所谓的别庄却让陆翊哭笑不得。说是别庄但只是区区几间简陋的竹楼隐没在一片竹海之中,竹叶婆娑,风声阵阵,一阵清幽之气悠然传出,让薛洋等人赶路而带来的燥热为之一清。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走吧,既然是访贤问老,此等所在才是来对了。”薛洋示意几名随从牵马在此地等候,自己和陆翊两人踏着幽深的小径穿行在这片竹海之中,朝着那几间竹楼的所在而去。

“竹生空野处,捎云耸百寻。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薛洋刚刚走到竹楼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个清朗的男人声音,只不过这语气之中倒是透着一股莫名的愤懑之意。

“耻染湘妃泪,羞入上官琴。谁人制长笛,当为吐龙吟。”薛洋倒是丝毫不见怪,反倒是顺着对方的诗句接了下来。这首南北朝时期梁代的刘孝先的《竹》写的倒是很不错,至少在前世薛洋就能够诵读于心。

不过此时他一出声也让楼内知晓了他的踪迹,那歪斜的楼梯上一扇竹门打开,一位身着粗布青衫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见到薛洋两人之后愣了一下随即道:“刚才吟诵诗句的是否为尊客?不知两位来陋室,乡野之人不知礼节,还请莫怪。”

“此地山清水秀,曲径通幽,竹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尹丈夫倒是好逍遥,居于此地,抱膝长吟,独善其身,坐看人世浮沉。”薛洋也不理会自己随口而出的“惊人之语”有没有让对方惊讶,随着他来到主楼旁边的一座简易的凉亭坐下之后笑道。

“哦,看样子尊客不是无心踏入我这三寸之地了。”尹世恒倒是为之一笑道:“坐看人世沉浮,那是神仙,我本只是山野乡民,乱世之中苟图衣食安稳而已,可不敢效仿先贤。在下尹世恒,不知尊客名讳如何称呼?”

“薛洋。”薛洋微微一笑道:“在下带来新品剑毫一抔,尹丈夫可否借贵宝地一用,你我在这酷暑之中品茗谈心,也不枉我百里而来。”

“呵呵,也好。小郎君稍待。”尹世恒在听到薛洋的名字之后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不过当薛洋拿出一个白瓷小瓶之后立即笑道:“看样子小郎君是深知我之爱好,这天柱剑毫乃是岳西无上珍品,今日能够一品,实在是三生有幸了。”

薛洋朝着陆翊点头示意,后者走到一边取来山谷中流淌而过的泉水,而尹世恒也从竹楼之内搬来了茶炊之具开始烧开泉水,然后碾碎茶叶煎水。

“果然是回味绵长啊。”薛洋看着尹世恒熟稔之极的泡好茶水,然后给自己和陆翊分别斟了一盏之后,端起茶盏一饮而尽,闭上眼睛回味半晌方才笑道:“久未尝过此等茶中珍品,有些失态,让两位见笑了。我想今日两位到此不会专程为尹某一解这茶瘾吧?两位出手不凡,而且此等天柱剑毫可以随身携带,定然不是凡人。而小郎君开口言称自己是薛洋,我想如今岳西三县敢用这个名字的也就只有一人了,不知尹某猜的可有错?”

“尹丈夫猜得不错。在下薛洋,这位便是陆翊。”薛洋微微一笑,大大方方承认道:“今日前来,确实不是游山玩水,而是想向丈夫借一样珍爱之物。”薛洋说的郑重其事,而且开口直接言道是借,倒是让对方没反应过来,跟着问道:“小郎君数月之内从岳西崛起,到如今拿下三县之地,可以和府城刺史府分庭抗礼,这位陆将军更是领军拿下宿松县城,恢宏一时。又有何物需要跟我一个落魄之人相借?”

“呵呵,既然是借,那在下自然是心里有谋算,所以丈夫不必担心。而且薛洋也愿意拿出足够的担保物,确保丈夫不会吃亏。”薛洋点头道:“虽说舒州军起家时日短,但我薛洋到如今为止尚未食言过,所以还请丈夫放心。”

“哦,倒要听听小郎君到底想借何物,又打算拿什么来做担保?”尹世恒被薛洋说的来了点兴趣,笑道:“如果合适的话那在下自然是愿意的,毕竟能够在此山中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

“在下想借丈夫的一腔才华。”薛洋微微一笑道:“借尹丈夫十年光阴出山助天下百姓一臂之力,在乱世之中走出一条活路。”

薛洋的这一番话让对方的眼神一愣,但是随即就听到薛洋继续道:“担保物就是宿松数万百姓之福祉,天下百姓未来之太平。不知尹丈夫以为如何?”

“小郎君好大的心志。”尹世恒微一沉吟之后脸色也变得肃然起来道:“只是天下百姓之太平只怕还未必由得小郎君做主吧?就这般轻易的当做我尹某人出山的担保,未免草率。”

“我薛洋出身贫寒,本就是天下百姓一员。”薛洋起身之后继续道:“我舒州军中无数豪杰之士能够聚拢在一起,不为别的,而是为天下百姓而战,岳西三县所有百姓均可为我舒州军作证。舒州军成于斯,长于斯,自当为百姓张目。而尹丈夫在此地隐居十余年,以竹为伴,甘于清贫,难道不是在等待一个能够为百姓做主的人出现吗?”

“我自信能够做到始终如一,心静如水,还请尹丈夫斟酌一二。”薛洋端起茶盏一饮而尽,长声吟道:“谁人制长笛,当为吐龙吟。如今南岳之地,风云已起,先生难道不愿意就此乘风而起吗?”

“是乘谁的风?小郎君的风吗?”尹世恒同样站起身来问道,那双原本散漫的眼神此时不知为何变得异常锐利,让旁边一直默不作声的陆翊有一种侧目的感觉。这位看起来放荡不羁的中年人体内有一股常人难以相信的力量在这一刻觉醒。

“百姓之风,而非我薛洋之风。”薛洋摇头道:“天下百姓罹难百年,昔日的汉唐雄风在数不尽的战乱之中烟消云散。我华夏大地不能再继续这种无休止的征战和内耗了。百姓需要太平,苍生亟待安抚,此情此景,非我薛洋一人之力能够完成,惟愿天下有志于百姓社稷之辈携手一起,于乱世之中趟出一条新路,一条百姓能走之路。”

“百姓能走之路?”尹世恒喃喃自语几声之后摇头道:“只怕这条路不通,小郎君心气可佳,可自古以来,历朝历代无数人主想要的不过是这万里江山,有谁真正在乎这无尽的百姓生死?”

“历朝历代没有,那就从这一朝开始吧。要建立一个人人如龙,奋勇向上的盛世确实如幻影一般不现实,但却未必是一条死路,只是无人知晓其中诀窍而已。”薛洋笑道:“如果在下知道呢?”

“此言当真?”薛洋的话让尹世恒霍然转身站在了他面前,浑身上下的气息也开始突然异变。

“自然当真,而且同样以天下百姓之未来为担保,丈夫可愿随我去一观?”薛洋微微一笑。

“愿随小郎君一观。”尹世恒点点头道:“如若当真能有一个人人如龙的盛世,尹某就算是披肝沥胆,也愿竭尽忠诚。就冲小郎君一言,尹世恒愿终身侍奉郎君,百折不诲。”尹世恒当即双膝跪地,一诺到底,“尹世恒拜见主公,承蒙主公不弃,跋涉百里,尹世恒愿追随主公身边,牵马坠蹬,在所不辞。”

“哈哈,陆翊,马上通知大营,以最高礼节迎接尹先生加入,我舒州军又添大贤,百姓也多一份希望。”薛洋将尹世恒扶了起来,三人看着眼前的竹海竹楼,相视而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

军事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