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推荐
应用推荐
个性推荐

当前位置: QQ1234小说网 > 软件大全 > 小说书籍 > 《如意佳妻》小说

《如意佳妻》小说

游戏大小:MB游戏语言:中文应用平台:Android更新时间:2017-08-30 09:55
评分: 10.0分

如意佳妻是以曲弯弯为女主的重生穿越文,其中汇集家斗宫斗言情等内容,是一部不可多得的女主强势爽文。

《如意佳妻》小说阅读

她嫁过来之后,已经陆续好几次趁着曲弯弯不注意,用赝品把她嫁妆里的宝贝换出来。昨天从横山侯府回来之后,她又换出来了几件,前前后后的加起来,数量也不少了。

这要是被检查出来了,可怎么办?

“我自己的东西,想干什么还要由何姨娘同意?”曲弯弯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走到姜掌柜的身边,问道,“姜爷爷,怎么样了?”

“郡主,”姜掌柜捋了捋胡子,指着箱子里几件古董说道,“这个,这个,还有这个,这几件都是赝品。”

“温状元,这是怎么回事?”曲弯弯倒是笑了,拿起一个赝品的青花蒜头瓶,直接丢在了温飞卿的脚下。

那清脆的声音,让何书瑶浑身一颤。

“我哪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想必这些东西抬过来的时候就是赝品。”温飞卿色厉内荏的回了一句。

他又不傻,虽然这赝品之事与他无关,可府里的中馈一向是何姨娘打理的,这事儿恐怕与她脱不了关系。

曲弯弯一听便轻轻的笑了,“温状元的意思是,皇上赏赐给本郡主一些赝品作嫁妆么?”

“这些……都是皇上赏赐的?”温飞卿顿时脸色一僵,“就算抬过来的时候都是真的,那我怎么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变成了赝品。”

曲弯弯当然知道,那些正品早就摆在某些人的房中了。

那时她一颗心都挂在温飞卿的身上,总想着她的嫁妆也是府里的东西,放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外人看见了,装点的也是温飞卿的脸面。

她以前不曾计较,可现在,却不想便宜了他们了。

毕竟,那些都不是她主动送出去的,而是何姨娘从她这里偷走的。

“温状元不知道没有关系,问问何姨娘就知道了。”曲弯弯淡笑道,“这座红珊瑚盆景,我可是在何姨娘的房里见过的,还有这个白玉吉祥如意盖炉,现在还摆在韦老夫人的博古架上呢,还有这一副《沙渚白鹭图》是挂在你的书房墙上吧?”

温飞卿起先没有注意,听她这么一说,才发现果然那些赝品都很眼熟。

“她说的都是真的?”温飞卿有些不敢相信,何姨娘将那画拿出来的时候,说是她自己的嫁妆,可居然这些都是曲弯弯的。

何姨娘有些尴尬,不得不低声说道,“姐姐说的……没错,那些东西的确是我从这里拿的……”

曲弯弯从来不注意这些,她还以为自己换掉了神不知鬼不觉,谁能想到她被休之后,竟然刺激的脑子灵活了?

“既然何姨娘都承认了,那就把从我这里拿走的东西,统统还回来吧,反正我现在时间多得是。”

“你从第一次见到我,就开始纠缠不清,如果不是你们横山侯府以势相逼,我怎么会娶你?昨日给你休书之时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你我从此再无瓜葛。可笑你以为拿几件俗物来要挟,我就会收回休书,让你重新回到温家,做梦!”

温飞卿这么一说,何书瑶立刻表现的真像是这么回事似的,上前拉住了曲弯弯的手,“姐姐,我知道你对相公一往情深,可既然缘分尽了,若你还对相公还有情分,就不要再苦苦相逼了……”

她要回自己被偷走的东西,怎么就成苦苦相逼了?

曲弯弯不动声色的将手抽了出来,淡淡一勾嘴角,“我也想尽快离开,不过还需要何姨娘多多配合,尽快把我的俗物拿回来呀。”

“你……”何姨娘尴尬的说不出话来,求救般的看向温飞卿。

曲弯弯又道,“温状元这么犹豫,是不舍得我离开呢,还是想扣着我的嫁妆不还呢?”

温飞卿脸上青红交加,他因为从小家境贫寒,所以在钱财上就格外敏感,最怕听到有人说他贪图别人的钱财了。

“留下来是绝对不可能的,你就别痴心妄想了。至于你的那些俗物,我才不会稀罕。”

温飞卿怒吼一声,“去把那些东西都给她拿过来!”

“可是这……”那些东西可都是很值钱的啊,何书瑶心里是一万个舍不得。

“快去!”

见温飞卿已经是气的脸色铁青了,何书瑶知道劝不了他了,只好心痛的去叫人把所有的东西都拿回来。

“不行,她拿走了嫁妆,温家都已经是透底了,再让她把这几件宝贝也拿了去,那我们以后怎么过?”何书瑶却想越不甘心,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今天老夫人去庙里上香,不在府里,你去告诉她,曲弯弯把府里所有之前的东西都搜刮走了,请她赶快回来。”

虽然派人去通知了老夫人,可何书瑶还是不得不把从曲弯弯嫁妆里拿走的东西都拿了回来。

曲弯弯又是一番检验核对,最后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来,“这数目好像不太对呀,怎么还差着几件呢?”

何姨娘尴尬的看了温飞卿一眼,“那几件……”

温飞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何姨娘这样犹犹豫豫的,会让曲弯弯以为他舍不得把东西交出来。

“那几件怎么了?都给她拿出来,赶快打发了她走!”

何姨娘有些委屈的咬了咬嘴唇,低声说道,“那几件都已经拿出去卖掉了。”

虽然温家的公中的花费都是曲弯弯花的钱,可她自己平日里也是有开销的呀。

曲弯弯倒是笑了,不由得感叹自己以前是有多糊涂。

横山侯府都快揭不开锅了,可自己不但养着温家一家人,居然连温飞卿的小妾,花的也都是她的钱。

“既然卖掉了,我也不为难何姨娘必须把东西拿出来。”

听曲弯弯这么说,温飞卿与何书瑶都松了一口气,却不想马上又听见她说道,“就让何姨娘按实价付钱给我好了。姜爷爷,您帮我算一算,这几件东西一共值多少银子?”

姜掌柜做的就是古玩生意,对这些东西的价格非常清楚,很快便算了数来,“郡主,这几件都是上品,总价值在三万两千五百两。”

这个数字将温飞卿吓了一跳,立刻转头向何姨娘求证。

何姨娘简直不敢抬头看他,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东西是她卖出去的,总价比这个数字还要稍微多一些。

曲弯弯愉快的笑了,“既然都算清楚了,那就请温状元还钱吧。”

温飞卿只觉得自己头皮一炸,手心里不由自主的沁出了汗来。这么多银子,让他上哪里去还?

不由得瞪了何姨娘一眼,咬着牙低声喝道,“银子呢?”

何姨娘咬着嘴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让她怎么说呀,她虽然是丞相府的女儿,母亲却只是个不受宠的小妾,在府里受尽欺负艰难度日,那些钱,她自己花了一些,其他的,都已经拿回去巴结嫡母救济亲娘去了。

何书瑶咬了下嘴唇,一脸难以启齿的柔弱,“夫君,这件事情,我原本是不想让你知道的……”

温飞卿心头一紧,“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其实那些银子,都用在夫君的仕途上了。在朝为官想提升一品是多么不容易,就算是有父亲的提携,那些相关之人也是个个都要打点周到的,若咱们连这银子都不出,父亲会怎么看夫君?”

温飞卿自己官职不高,总是觉得在何丞相面前抬不起头来,若是连这种打点关系的钱都要丞相府替他出,那他可就更没脸了。

“原来如此,”温飞卿放柔了声音,“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害得你受了这番委屈。”

何书瑶柔弱的依偎在温飞卿的怀里,“夫君品性高洁,是做大事的人。妾身怎么能拿这种俗事来烦夫君呢?”

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你侬我侬,曲弯弯翻了个白眼,轻咳一声,提醒道,“二位,等本郡主走了以后,你们想怎么抱就怎么抱,想怎么亲就怎么亲,可是现在,咱们的事儿可还没完呢。”

虽然是何书瑶的所为让他这么丢脸,可她也都是为了自己好。

温飞卿松开了何书瑶,怒视着曲弯弯,“这些嫁妆你可以拿走,但是我一文钱都不会再给你。”

“温状元这是打算耍无赖了?”曲弯弯唇角一弯,笑的很愉悦,“这样的话,本郡主可就要请何姨娘到皇上面前,把怎么偷了我的嫁妆卖掉,又是怎么让何丞相拿去打点上下的过程,一五一十的说明白,再说清那些银子究竟是打点到了谁的手里,也不麻烦温状元了,我请皇上帮我去讨。”

说完,她一摆手,“何姨娘,请吧?”

若这件事捅到皇上面前,不但要连累丞相,他的乌纱帽也保不住。

温飞卿忙挡在何书瑶的面前,一副要吃人的模样,“曲弯弯,你不要太过分,你想回温家来已经是不可能了,难道还想给我留下一个恶毒的印象吗?”

都到这个时候了,温飞卿居然还认为自己对他痴心一片。

曲弯弯嘴角一抽,转念道,“看在我们两年夫妻的情分上,这事儿也可以不麻烦皇上。不过,三万多两银子也不是小数目,这个亏总不能让我一个人来吃,温状元觉得呢?”

何书瑶警惕的看着曲弯弯,“姐姐,你不会是想要让夫君收回休书吧?”

“你放心,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还是明白的。”曲弯弯勾唇一笑,“既然这三万多两银子温家拿不出来,我也不能吃这个亏,不如就折中一下,温家有什么贵重的物品,可以按价折算后抵给我,能凑齐欠我的数目最好,如果凑不齐,我也认了。二位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当然温飞卿与何书瑶都是一脸的不愿,如果真按曲弯弯说的做了,那温家日后吃什么?

曲弯弯轻笑一声,“算了,既然温状元不同意,那本郡主这就入宫请皇上做主。”

“等等!”

见曲弯弯竟是真的抬腿就走,温飞卿忙叫住她,咬牙道,“我答应你。”

休妻之事虽面上不是他的错,可毕竟是违背了皇上的意旨,若此事再闹到皇上面前,哪还有他的好果子吃?

当即就叫人把家里的一些贵重器物都拿了出来,抵给曲弯弯。

姜掌柜当场验看折价,杂七杂八的加起来,竟才有一万多银子。

以前的曲弯弯虽然糊涂了一些,可毕竟在温家住了两年,很清楚眼前这些并不是温家所有的家当。

不过她嘴上虽然厉害,也不能真的就温家敲个干净,也就没有说破,大度的笑道,“严格算起来,除去零头,温家还欠我整整两万银子。”

她顿了顿,看到温飞卿与何书瑶的脸色瞬间紧张起来,又说道,“不过本郡主说话算数,剩下的那些就算了。”

说完,让人把东西都打包装箱,对温家半分留恋都没有。

见曲弯弯要走,何书瑶突然又叫住了她,柔弱又客气的说道,“姐姐既然愿意放弃那两万银子,还请您签个字据,免得日后再出现什么纠纷。”

口说无凭,万一日后曲弯弯后悔了,再来要银子怎么办?

还是瑶儿想的周到,温飞卿赞赏的看了何书瑶一眼,点头道,“拿纸笔来,请郡主立字据。”

曲弯弯明白他们夫妻俩小人之心,也不在乎,微微一笑,“好啊,本郡主最不喜欢拖泥带水了。”

拿来纸笔之后,曲弯弯请姜掌柜写下了一式三份字据,自己一份,温飞卿一份,另一份交给了姜掌柜保管。

出府的路上,姜掌柜赞赏道,“郡主这么做很对,写下字据,也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郡主请说。”

说话间,一行人走出了温家大门。

曲弯弯正要开口,突然看到四名家丁抬着一顶轿子快步走到了跟前。

轿子停下,温飞卿的母亲韦老夫人火急火燎的冲了出来。

一见到曲弯弯身后的一溜儿箱子,立刻火冒三丈,“曲弯弯,你竟敢趁着我不在来讹诈?我警告你,温家的东西你一样也不许拿走!”

韦老夫人早年丧夫,自己一手将温飞卿拉扯大,早就养成了强势霸道的性格,曲弯弯嫁到温家的这两年,可没少吃她的气。

可今时不同往日,曲弯弯可不会再忍气吞声。

她微微一笑,“老夫人不用害怕,温状元亲自看着呢,没人动得了属于你们温家的东西。”

韦老夫人才不信,“这些东西不是我温家的?”

韦老夫人接到何书瑶传去的消息后,便立刻加快速度赶了回来,总算是在门口把曲弯弯堵个正着,说什么也不能让她拿走一件东西。

“老夫人这话可说错了,”曲弯弯见一时走不了了,便让人把箱子放下来,拂了拂袖子,笑道,“既然是我的嫁妆,自然是要拿走的。”

韦老夫人冷哼一声,满脸的怀疑,“你说都是你的嫁妆,谁信?把箱子打开,我要检查!”

她身边的家丁早就做好了准备,立刻上前将箱子打开。

曲弯弯在一旁看着,并没有阻拦。

看到箱子里满满的贵重之物,韦老夫人心疼的都要抽抽了。可这些又的确是曲弯弯的嫁妆,她想留也是师出无名,只能咬着牙一箱一箱看下去。

终于看到了后面的两箱,立刻脸色一变,“果然被我抓出来了,你敢说这些不是温家的东西?”

周围已经聚了许多不少围观的百姓,韦老夫人从箱子里捡起一个瓷瓶,对着众人说道,“大家都来看看呀,这前朝官窑青花瓷瓶明明是老身买的,曲弯弯竟然将它混在了嫁妆里。”

又对曲弯弯疾言厉色道,“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个好的,却没想到你品性竟然如此低劣。你不守妇道让我儿子蒙羞不说,竟然还以取回嫁妆为名来拐骗我温家的财产,今日有老身在此,你休想拿走一件东西!”

“不会吧,这郡主真能做出拐骗夫家财产的事来?”

“有什么不会的,听说那横山侯府祖上的积蓄早已花光,快要支撑不下去啦。”

听着周围的议论纷纷,曲弯弯冷笑一声,“老夫人,这么些好东西我要拿走,你舍不得也可以理解,却不该颠倒黑白。如果这些东西都属于你们温家,温飞卿会让我拿走吗?你如此无理取闹,莫不是想贪墨了我的嫁妆?”

“说的有道理呀,难道这些真的都是她的嫁妆?”

“温状元现在虽然当了官,可温家毕竟是寒门,这么多年穷惯了,想把这嫁妆据为己有也是有可能的……”

“就是太无耻了些,休了人家,还要强占人家的嫁妆,真是世风日下啊……“

韦老夫人与温飞卿一样,生平最听不得被人说贪图别人的东西,如今被这么多人指指点点,简直要气死,赤红着一张褶子老脸道,“胡说八道!你说这是你的嫁妆,嫁妆单子呢,拿出来让大家看看这些东西究竟在不在上面。”

又冷哼一声,“这些东西都是我在望古斋买的,诸位如果不信,可以去望古斋查看底单,也好还老身一个清白。”

众人闻言一阵晕头转向,这二人各有各的道理,他们也分不清谁对谁错了。

曲弯弯不慌不忙的向前走了两步,站在韦老夫人的面前,淡淡的说道,“这两箱东西的确不在我的嫁妆单子上,以前也确实是你们温家之物。可是现在——”

她话音一转,抬高了声音,似笑非笑的说道,“温家从我的嫁妆里偷了好几件宝贝,现在又拿不出来,只好用这两箱子普通东西抵了,就这样我还整整亏了两万银子呢。”

韦老夫人立刻反驳道,“你少瞎说,我温家怎么会偷你的东西?”

“老夫人,郡主说的都是真的。”姜掌柜叹了一口气,“这件事情我可以作证,温家从郡主嫁妆里拿走的东西共有三万两千多银子。温状元还不了,便拿了这两箱东西来抵,共一万多银子,不过郡主大度,已经决意不要了。双方也都立下了字据,老夫人还是不要胡搅蛮缠了。”

姜掌柜在京城百姓心中是极有诚信之人,他一开口,围观的百姓们自是不再怀疑,纷纷指责起温家来。

韦老夫人还是不相信,“你说我温家偷了你的东西,有什么证据?”

曲弯弯淡淡说道,“何姨娘自己都已经承认了,老夫人不如去问问她?”

“是她?”韦老夫人愣了一下,随即咬牙跺脚道,“贱人!”

在她的眼里,温飞卿那么优秀,就算与公主婚配也是绰绰有余。

所以她不仅是不待见曲弯弯,对何书瑶的庶女身份更瞧不上,若不是何丞相能够在仕途上帮助温飞卿,她根本就不会让何书瑶进门。

此时得知何书瑶让温家吃了这么大亏,简直恨不得把她给撕了。

转而又怒视着曲弯弯,“谁拿了你的东西,你找谁要去,凭什么拿温家的东西,你这个小贱人,把东西还给我!”说着就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

然而曲弯弯身边的家丁也不是吃干饭的,立刻挡在了曲弯弯的前面,然后抬脚一踹!

韦老夫人咕咕噜噜的滚了出去,围观的百姓怕遭池鱼之殃,早眼疾脚快撤开了三丈远,将道路让了个干干净净。

她这形象太过生动,曲弯弯忍不住笑道,“韦老夫人辛苦开道,我可不能不领情。”

于是吩咐家丁,“把东西抬好,我们走。”

韦老夫人不堪其辱——把人踹滚了,居然还说人家是在为她开道,爬起来披头散发就冲了过来,“贱人,我跟你拼了!”

刚才她滚到了街对面,现在要冲过来还有不短的距离,可没冲两步就生生停住了——

一匹马狂奔而来,眨眼便到了韦老夫人面前,速度之快使得马上骑士立刻勒住缰绳也难保不伤到她,情急之下用强力迫使马儿稍稍转了方向,马儿高扬前蹄直立而起,一声长嘶,强劲的马蹄几乎是贴着韦老夫人的脸颊落了地。

那骑士大概是用力过猛伤到了自己,口中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韦老夫人吓得魂飞魄散瘫坐在了地上,其余众人也都被这突生的变故吓到,直到又有几个人呼呼啦啦骑马赶到,才纷纷回过神儿来。

随后而来的几人当中,一名褐衣男子连忙跳下马来,走到先前的那骑士身边,看着他身前的血迹,焦急担忧的问道,“爷,您没事吧?”

马上的男子脸色阴沉风雨欲来,正要开口,韦老夫立马从地上爬起来,冲着他便骂道,“哪里来的混账东西,竟敢在状元府门口纵马逞凶,你……”

话未说完,男子挥手一甩马鞭,“啪”的一声,将韦老夫人凌空抽翻在了地上!

脸上传来钻心的疼痛,韦老夫人惨叫着摸了一把,摸了一手的血,几乎吓晕过去。

曲弯弯也被吓了一跳。

以前也见过凶恶之人,可这样一言不合就对一个老太太下狠手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此刻她才仔细观察观察起端坐在马上的男子来。

他侧身对着她,四肢颀长脊背挺直,高大的身形看起来有几分单薄,脸色还带着些病态的青白,难以想象他手上居然有那么大的力道,能一鞭子将一个体态臃肿的老人抽的凌空翻起。

似乎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看自己,男子猛地转过头,眼风扫来。

四目相对,曲弯弯立时被他精致的五官惊艳的呼吸一窒。

只不过他的目光太过凶狠,眸子似乎带着血红之色,周身都泛着浓重的戾气,曲弯弯心头一惊,下意识的转开了视线。

恰好此时温飞卿从府里头跑出来,扶起了韦老夫人,也无意间打断了男子对曲弯弯的怒意。

“卿儿……”看到儿子,韦老夫人立刻感觉有了倚靠,忍不住老泪纵横,指责道,“这等狂妄之徒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你快叫人把他抓起来,给娘报仇啊!”

温飞卿头皮一阵发麻,忙拉了拉韦老夫人的衣裳,低声道,“娘,您别说了。”

然后就在男子的面前跪了下去,“下官见过大皇子。”

大皇子?

曲弯弯从记忆里得知,这位大皇子暴虐嗜杀,是个人人谈之色变的煞神。

只是他并不常在人前出现,所以认识他的人并不多。

韦老夫人顿时傻了眼,一句话也不敢说就扑通跪了下去。

大皇子晏殊野冷冷的开了口,“老而不善,该杀。”

韦老夫人浑身一颤,连求饶也不敢,温飞卿连忙说道,“家母不识尊容,有所冒犯,还请大皇子原谅。”

“杀她?”冷冷瞥了温飞卿一眼,晏殊野轻哼一身,“脏了本宫的手。”

说罢,他调转了马头飞驰而去,临走还特意转头看了曲弯弯一眼。

那赤红的眸子,森然的戾气,让曲弯弯心头一寒。

“郡主,我们走吧。”

姜掌柜轻声提醒了一句,曲弯弯才回过神来。

看着温飞卿搀扶着失神的韦老夫人已经回了府,点点头,让人抬上箱子,离开了温家。

姜掌柜想起曲弯弯之前的话,“郡主刚才说,让我帮忙?”

“嗯。”曲弯弯淡淡的说道,“我想把这些东西都卖给姜爷爷,不知您愿不愿意收?”

“卖给我?”姜掌柜吃了一惊,连忙摆手拒绝,“郡主这可使不得,这些可都是你的嫁妆,若是卖了,日后你如何出嫁?”

横山侯府如今的情况,他也略知一二,是绝对没有能力再置办一份嫁妆的。

曲弯弯并不紧张,笑道,“这些我知道,您不用为我担心。只要您收下这下东西,就是帮我的忙了。”

她现在考虑的可不是嫁人。

她不是那种甘于依靠别人生存的人,况且横山侯府的窘况,也依靠不了。

曲弯弯要做的,是想办法改变现状。

曲弯弯叫人把箱子都抬到了姜掌柜的铺子里,点算之后全都换成了银子。

横山侯府的人都在翘首以待,所以曲弯弯一回来,就被一大家子人包围了。

横山侯夫妇一直担心女儿回到温家会再被欺负,看到她安全归来,都是松了一口气,拉着她询问这一路的情况。

大伯母秦氏朝曲弯弯的身后看了半天,也没有看见嫁妆的影子,疑惑道,“弯弯啊,你没有把嫁妆带回来吗?”

听她这么问,孟氏也发现了问题,“是啊弯弯,你的嫁妆呢?”

曲弯弯莞尔一笑,“没有了啊。”

“没有了?”秦氏马上尖叫了一声,“是不是温家不肯还?”

众人的脸色都凝重了下来,横山侯道,“弯弯,到底怎么回事?”

“没事没事,”看到大家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曲弯弯连忙笑着解释道,“嫁妆都已经取回来了,不过我没有带回来,直接把它们卖到了尚品阁。”

“什么?”秦氏惊讶的说道,“你怎么能把嫁妆给卖了呢。”

孟氏有些心疼的将女儿拉到自己的身边,“弯弯,你告诉娘,你是不是还放不下温飞卿?”

女儿把嫁妆都卖了,这不是决意不嫁人了的意思吗?温飞卿不是个好东西,真不知道弯弯为什么那么迷恋他。

“娘,您说什么呢!”曲弯弯哭笑不得的说道,“我都已经嫁过一次了,可不想再随便嫁人。况且对我们家来说,银子可比嫁妆实用多了。”

“傻孩子。”孟氏心酸的红了眼眶,“以后自然是要谨慎找个好人家,可你也不能把嫁妆给卖了呀。”

秦氏此时并不关心嫁妆了,半信半疑的问道,“弯弯呀,你是说要把卖嫁妆的银子,都用到府里来?”

“嗯。”曲弯弯点点头,“府里的情况外人都知道,我又怎么会不清楚呢?反正一时半会我也不会出嫁,不如把这银子用到府里。”

秦氏惊喜万分,“弯弯真是懂事啊,这下咱们的日子可好过了!”

“是啊。”孟氏点头道,“弯弯,先去见过祖母,告诉她老人家一声,听听她怎么说。”

“对对对,应该先告诉母亲!”秦氏喜悦道,“那弯弯先去见祖母吧,时间不早了,我也回去了。”

秦氏说完便起身离开,曲弯弯也按照母亲的吩咐,把自己卖掉嫁妆的事情,去告诉了赵老夫人。

赵老夫人叹了一口气,欣慰的说道,“弯弯啊,祖母就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这样吧,明日把你大伯和三叔两家都叫过来,商议商议这银子该怎么花。”

曲弯弯一愣,虽然她本来就是打算把这笔钱用在全家人的身上,可老夫人这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还是让她觉得有些怪怪的。

一回到自己的房里,曲弯弯才发现,孟氏已经在这里等着她了。

她现在这个身体很虚弱,走了这些地方已经累到不行,便到孟氏的身边坐下,“娘,你怎么来了?”

孟氏怜爱的将女儿揽在自己的怀里,抚摸着她的头发,说道,“见过了祖母,她是不是说把老大和老三家叫过来,一起分你的嫁妆银子?”

曲弯弯惊讶的抬头看着她,“娘,您怎么知道?”

孟氏无奈的一笑,“弯弯啊,娘知道你是一番好意,可府里的情况,不是那么简单的。”

见曲弯弯面露疑惑,孟氏叹气道,“你大伯去世的早,老夫人早已经习惯多照顾他们一家了,你两个堂哥已经成了家,可都没有什么前程,还是靠着横山侯府;你三叔整日花天酒地不务正业,就是个无底洞,有多少银子扔在他身上也听不到个响儿……你的嫁妆虽然也不少,可怎么能经得住这么折腾。”

曲弯弯这才知道自己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思索了一会儿,问道,“娘,咱们家为什么没有人做官呢?”

曲家是世袭的侯爵,照理说在朝中应该有些地位才是,怎么会混到这么落魄的地步?

孟氏冷笑一声,“你大伯当年在军中是有职务的,若不是英年早逝,怕是也做出一番事业来了,这横山侯的位置,也落不到你爹爹头上;可你爹爹是个读书人,不会舞刀弄枪,年轻的时候也想不依靠府里的地位,凭自己的本事参加科举谋个功名,可惜老侯爷不同意,说参加科举的都是些寒门子弟,他若是去了,会丢了横山侯府的脸面;你三叔又是个不成器的,所以老侯爷虽有三个儿子,他死了之后,横山侯府还是败落了。”

曲弯弯无语,这可真是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参加科举丢人?有这样的想法,不败落才奇怪呢。

“那我两个堂哥呢?他们这样年轻,想谋个差事应当不难。”

孟氏叹了一口气,“你这孩子,府里的事竟然一点都不知道。你二哥以前在军中是谋了差事,可他嫌职位低微,现在天下太平,没有仗打,提升起来太慢,所以就不干了。至于你大哥,他是姨娘生的,府里境况如此,他能娶妻已经不错了,还想什么前程?”

曲弯弯无语,实在不能理解这姨娘生的为什么就低人一等。

她张了张嘴,还是没把反驳的话说出口,毕竟大伯母家的事情,母亲又做不了主。

“我知道了,”曲弯弯无奈揉了揉额角,“我会想个好办法的。”

她是要拿这些银子,来切实改变家人的生活,而不是毫无计划的浪费掉。如果没有一个生财之道,多少钱也还是有花完的一天。

次日一早,曲弯弯还没有睡够,就听贴身丫鬟轻云在身边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念叨。

她忍无可忍的拥着被子坐起来,睁着一双朦胧的睡眼,“曲小轻,你是和尚庙里出来的吧?”

轻云原本是随曲弯弯一道陪嫁到温家去的。何书瑶进门以后,有一次与曲弯弯起了冲突,轻云为了维护她,得罪了何书瑶,就被赶了回来,在府里做些杂活。

这次曲弯弯回来,轻云才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郡主说什么呢,奴婢明明是跟郡主一起长大的。”轻云撅了撅嘴,把曲弯弯要穿的衣裳拿了过来,“郡主还是快起来吧,刚才老夫人身边的挽香姐姐来过了,让您一会儿用了饭早点儿过去,说今日有要紧事商量呢。”

“什么要紧事,”曲弯弯穿好了衣裳洗漱,闻言轻嗤一声,“还不是要商量怎么分钱?”

曲弯弯把嫁妆卖掉的事情,阖府都已传遍了。

轻云听她这么说,娇俏的小脸上顿时涌起一层浓浓的担忧,“郡主,没了嫁妆,日后你怎么嫁人呀?”

“嫁人之前,还是先考虑怎么把肚子填饱吧。”曲弯弯一转头看见了桌上的清粥咸菜,愕然,“府里不会是真的到了只能喝粥的地步了吧?”

“嗯。”轻云点点头,忧愁的小眉头又皱了起来,“已经好久了。”

“妈呀……”曲弯弯重重扶额,好歹也是侯府啊,怎么就沦落到了这个地步?她之前还以为传言是夸大其词,可没想到,喝粥这事儿,竟然是真的。

曲弯弯无肉不欢,看见这寡淡淡的早餐实在是没有胃口,“你跟我说说,府里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起先还是想办法省银子,把下人遣散了一部分,吃穿用度上也都消减了开支。近来省都省不出来了,夫人都开始变卖自己的首饰了……“

看来横山侯府是真的山穷水尽了啊!

曲弯弯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轻云的肩膀,“打起精神来,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咱们一起想办法,绝对不会饿死的。”

“唉……”轻云一点没接收到曲弯弯传给她的鸡血,苦着脸叹口气,“只能过一日算一日了。”

曲弯弯天生见不得人发愁,忙推着轻云的肩膀往外走,“走吧,别让祖母他们等急了。”

等两人到了赵老夫人居住的松雪院,发现曲家的大大小小都已到齐,使人上了茶,正在互相谈论——话语中多是描绘自己缺银子的窘境。

见曲弯弯进来,大伯母秦氏眼睛一亮,当先开口夸赞,“还是弯弯懂事,小小年纪就知道为府里着想,往后你的两个哥哥可全都靠你了呢。”

孟氏轻飘飘的看了秦氏一眼,对她这副见钱眼开的模样很是瞧不惯,不冷不热的说道,“自古都是哥哥照顾妹妹,到咱们府里可是反过来了。”

秦氏脸上有些挂不住,这时候上首赵老夫人笑容满面的朝曲弯弯招手,顺便解了秦氏的围,“弯弯快来祖母这儿坐。”

虽说曲元献承袭了爵位,可对赵老夫人来说,长房的位置还是极重要的——曲元献只有曲弯弯这么一个女儿,百年之后这侯爵之位还是要由长房来传承。

依言到赵老夫人身旁落了座,曲弯弯扫了眼底下的长辈、同辈们。看到除了自己的父母和醉醺醺的三叔之外,莫不在迎上自己视线时露出多多少少带着讨好的笑容。

这样被人“重视”的感觉,真是让曲弯弯心里百味杂陈。

他们这样,无非是因为她手里有银子。就连轻云都知道为她忧愁没了嫁妆以后怎么嫁人,可这些亲人长辈,却只想着他们自己。

曲弯弯感叹了一瞬,想到眼下的情形,立刻打点起精神——毕竟是饭都吃不饱的人,还能期待他们多大义呢?

赵老夫人转头对孟氏问道,“献儿媳妇,大家也都到齐了,你打理着府里的中馈,依你看,这事儿该怎么办呢?”

她用词比较委婉,可意思却是明白的。

孟氏淡淡的说道,“还是先听听大嫂和老三的意思吧。”

“那行,”赵老夫人点头,“忠儿媳妇,你就先说说。”

她之所以这么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银子既然是曲弯弯拿出来的,她怎么会愿意别人比她家分的多呢,万一闹得不愉快了,曲弯弯不肯拿银子了怎么办?还是退一步,不但显得贤良大度,也能稳妥些。

赵老夫人满意的点点头,又转头看向自己的小儿子曲元畅——他今儿又喝多了,这会子正歪倒在椅子里睡着。

“畅儿,你可同意按你大嫂说的安排?”

曲元畅哼了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见,换了个姿势靠在椅背上,咂咂嘴继续睡了。

“畅儿?畅儿?”赵老夫人又唤了他两声,没有得到回应,便不满的对坐在他边上一言未发的陆氏说道,“你怎么也不管一管,任由他这一大早就喝的这么多,伤了身子怎么办!”

陆氏慢吞吞的抬起头来,淡淡的说道,“老夫人不是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哪里是我能管得了的。”

赵老夫人也知道他们夫妻关系不好,非一日之事,便也不再多言,叹了一口气,“畅儿醉成这个样子,此事就由你来决定吧,你大嫂的说法,你可同意?”

“什么同意不同意,”陆氏漫不经心的轻哼了一声,“弯弯一番好意,怎么安排我都没有不同意的。只是这银子,若是分给了他,他出去花天酒地我自是看不着,可总要喝醉了回来惹人生厌,倒不如不分的好。”

赵老夫人不悦的皱起了眉头,“你就是这个散漫的性子,也难怪畅儿心不在你身上。你不说自己没本事,管不住男人,却碍着银子什么关系?难道一家子喝西北风去,你就高兴了?”

陆氏的女儿曲亭亭年纪还小,被赵老夫人这疾言厉色一吓,扁扁嘴要哭,陆氏淡淡的将女儿搂紧怀里,“我是没本事,所以你们决定便好了,我没有不同意的。”

赵老夫人被她这副揉不扁搓不圆的态度气的不轻,转头对孟氏道,“那你的意思呢?”

孟氏想了想,说道,“嫁妆是弯弯的,卖了银子也是她的,还是让她自己决定吧,我这个做娘的,尊重女儿的意思。”

问了一圈,终于问到能做决定的人身上了。

赵老夫人将对陆氏的气压下去,温和的拉起曲弯弯的手,“听了你大伯母和三婶说的,你是怎么想的?”

秦氏无非就是常人心态,看重银子。让曲弯弯意外的是陆氏的态度,她看起来像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样子,莫不是早就对三叔心冷了吧?

而三叔,一双儿女都还年幼,却在外面花天酒地放浪形骸,一点也不顾及三婶的脸面,也难怪三婶会心冷。

曲弯弯想了想,说道,“大伯母的意思是,把银子分开,各家独自支配。表面上看起来,这是最简单的方法,可仔细想想,还是不妥。眼下府里头并未分家,所有人的吃穿嚼用还都在公中,由我娘打理;若是这银子分下去,那以后是不是还要分家?”

此话一出,秦氏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若是牵扯到分家,可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首一件他们就得从横山侯府搬出去。且不说他们并没有别的地方可以住,就算有,她也绝不会离开横山侯府。

只要住在府里,这横山侯的爵位,她的儿子曲东塘就还有希望,若是离开了,许多事情可就无法把控了。

曲弯弯又道,“银子终究是有数的,若分成三份再拿去置办家产,必然不够花。这样吧,这银子还是放在我这里,每个月由我娘计算公中需要的数额,再从我这里支取。大家觉得如何?”

陆氏首先点头,“我同意。”

这么一来,不但能够保证一家人的生活,也为她免了很多麻烦。

不能把银子切实的拿到手里,秦氏虽然有点儿失望。

不过转念一想,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靠着横山侯府总比自己出去开门立户强的多,再说,这东塘还要争横山侯的爵位呢。

赵老夫人被曲弯弯一句“分家”给吓住了,见这么安排众人都没有意义,又不用分家,也就没再说什么。

商议出了结果,众人都起身走了,赵老夫人却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侍女挽香疑惑的问道,“老夫人,郡主把咱们府里最紧要的问题都解决了,您还担心什么呀?”

“这叫什么解决了呀。”赵老夫人叹了一口气,“这么安排短时间内是没有问题,可弯弯迟早还要嫁人,到时候这些银子不又成了她的嫁妆?”

香也反应过来了,这些银子还在郡主的手上,如果她要嫁人,势必要带走。

可再一想又觉得不对,这些本来就是郡主的呀……她也搞不清楚了。

赵老夫人越想越不安,好像明天曲弯弯就要出嫁,横山侯府一文钱都没有了似的。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横山侯府不能坐以待毙!”

曲弯弯回去之后,先拿了两千银子给孟氏。

孟氏之前还担心曲弯弯会把所有的银子都分出去,现在看她心里还是有数的,便放心了。

“对了,娘……”曲弯弯见孟氏把银票收了起来,正要说话,孟氏便拍了拍她的手道,“你放心,娘知道这银子要紧,一定会省着花的。”

“我不是这个意思。”曲弯弯都要哭了,“我是想说,虽然咱们家还是缺钱,但是不能在饭食上节省啊,能不能买点肉……”

看着曲弯弯可怜巴巴的样子,孟氏忍不住好笑,戳了戳她的额头:“好,我这就让人去买肉。”

于是午饭的时候,曲弯弯如愿吃上了肉。

可这幸福泡泡才美了半天,就“咻”一声被戳破了。

次日一早,曲弯弯还在美梦当中,就再次被轻云叫她起床的魔咒念的抓狂。

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坐起来,曲弯弯一脸的严肃,“轻云,以后你再敢这么一遍一遍念咒似的折磨我,我真让你到和尚庙里念经去啊信不信?”

轻云一拍巴掌,“好呀,那以后奴婢只叫一遍郡主就起来,奴婢就再也不叫那么多遍了。”

曲弯弯顿时耷拉着脑袋败下阵来,伸伸懒腰,“说吧,今天又有什么事儿?”

“挽香姐姐又来了,说是老夫人请您过去,有好消息。”

见轻云笑眯眯的,曲弯弯好奇了,“什么好消息?”

轻云摇了摇头,开心道,“奴婢不知道,不过挽香姐姐说了,大小姐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

“这个傻丫头。”曲弯弯一边低头穿鞋子,一边咕哝着,“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儿呢,就高兴成这样。我知道了会开心,难不成是……天降横财?”

曲弯弯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昨天她想了一下午,都没想好生财之道,难道这一觉醒来,难题解决了?

想到这里,曲弯弯顿时积极起来,兴冲冲的赶到了雪松院。

“弯弯快来。”赵老夫人一看见她,便开心的招呼着。

横山侯夫妇也都在,只是曲弯弯发现,孟氏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曲弯弯在赵老夫人的身边坐下,疑惑的问道,“祖母,叫我来是有什么事?”

赵老夫人一脸慈爱的看着她,“弯弯啊,自古好姑娘没有留在家里的,虽然你上一段姻缘不佳,但是这一次,祖母一定会为你挑一个好人家的。”

这一次?难道老夫人的意思是这就要再给她找婆家?

曲弯弯瞪大了眼睛,愕然的看向孟氏。

孟氏并不赞同此事,皱眉说道,“娘,弯弯才回来,这事不必急于一时……”

“你懂什么。”赵老夫人脸上的笑容淡了些,不悦的看了孟氏一眼,“正是因为弯弯不同于未出阁的姑娘,才越是拖不得。她已经嫁过一次人了,不趁着年轻赶紧找个人家,往后年纪越发大了,再想找合意的可就难了。”

说罢又朝着横山侯,语重心长的劝道,“我知道你夫妻二人舍不得女儿,可我这也是为了弯弯好啊,若是拖的时间久了,耽误了孩子一辈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横山侯与妻子对视一眼,无奈点头,“那就听娘安排吧,只要弯弯满意,我与她娘也没有什么意见。”

“这就对了!”赵老夫人又高兴起来,“我已经有了两个人选,都不错,弯弯你自己来挑一挑。这第一个呢,是靖州府知府明锦锋,父母都已经过世了,嫁过去没有公婆压着,凡事都可自己当家。他这几日来京城述职,住上些日子就回靖州了,若是弯弯满意,这事儿可得抓紧办。”

孟氏的脸色极为难看,“那明锦锋好像这两年才死了夫人吧?”

“可不说是缘分呢?”赵老夫人笑道,“到今年正好是第三年!”

又叹了一口气,“咱们也别嫌弃人家是个鳏夫,毕竟弯弯也嫁过一次人了,不能跟未出阁的姑娘比。”

曲弯弯低头听着,一言不发。

心底却冷笑,嫁过人怎么了?嫁过人就低人一等,就只配嫁一个死了老婆的男人?

“年纪大些又如何?”孟氏几次反对,已经让赵老夫人很不满意,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了,“那靖州是个富庶之地,别看他是个四品的知府,就是拿三品京官跟他换,人家都未必肯。弯弯要是嫁过去,别的不说,那也是一辈子的锦衣玉食。”

曲弯弯顿时了然,她就纳闷自己刚刚把嫁妆拿出来支援府里,赵老夫人怎么会这么急着要给她找婆家,原来是打的这个主意。

想必那明锦锋必定家境殷实,若自己同意下嫁,到时横山侯府不但不用带去多少嫁妆,还能得不少彩礼,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

算计的倒是不错,只是这事着实让人心寒——她真心真意的对待横山侯府一家人,却没想到,赵老夫人转头就要把她给称斤论两的卖出去。

曲弯弯心中正凉,却听横山侯语气坚定的说道,“靖州离京城太远,弯弯若嫁过去,再想见一面就难了,此事休要再提。”

横山侯的性格,说好听了是内敛,说不好听就是木讷。

平日里话也不多,昨日一家人商量银子的问题之时,他便是一句话都没有说。

然而让曲弯弯没想到的是,今天在这件事情上,他竟然能这么护着自己。

距离远不过是个借口,主要原因是衡山侯觉得,这么做着实委屈了女儿。他的女儿就算嫁过一次人,也配得上这世上最好的男人。

曲弯弯一时间红了眼眶,鼻头也有些发酸。

前世她是个孤儿,从来没有感受过父母的疼爱。重生一世,虽然生活中也有一些不可避免的磨难,但她却得到了这世上最珍贵的情感。

赵老夫人性格虽然强势,但毕竟儿子有爵位在身,她还是看重的,便说道,“那就不提明知府了。还有一个人选,你们定然是满意的。京兆府尹的幺子郭昕锐,今年十九岁,年纪与弯弯也相当,最重要的是,他还没有娶妻呢。”

孟氏忍无可忍,“这个我不同意!满京城谁不知道那个郭昕锐风流无耻,专门干强抢民女的勾当?他是没有娶妻,可小妾姨娘有多少个,恐怕都数不过来。”

“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戳中了心头刺,赵老夫人也是怒火中烧,“也就一个你!进门都二十年了,没本事为献儿留个后不说,还不许他纳妾。献儿身为横山侯,以后连个承袭爵位的人都没有……”

说着便是悲从中来,“我们曲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哟……”

“好了!说弯弯的事,怎么又扯起这些有的没的来了?”横山侯不胜其烦的抬高了声音,“我跟您说过多少次了,是我自己不愿意纳妾,与月娘无关。”

顿了顿又说道,“弯弯的婚事,以后由月娘打理就行了,娘就别操心了。”

赵老夫人一惊,哭声戛然而止,“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嫌娘年老多事,给你添麻烦了是不是?”

横山侯头皮发麻,“我不是这个意思……”

赵老夫人脸色变了几变,手指哆嗦着指着曲元献,眼看着就要情绪爆发——

曲弯弯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握住了赵老夫人的手,柔声和气的安抚,“祖母不要生气,爹他一向孝顺,怎么会是这个意思呢?您这么说可真是冤枉死他了,他只是担心您的身体,不想让您累着啊。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可是为了横山侯府,我现在万万不能嫁人呀。”

赵老夫人一时被她哄得也没空发作了,闻言疑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成功的转移了赵老夫人的注意力,曲弯弯在她身边坐下来,语气和缓的分析,“我知道祖母疼我,怕我以后找不到好人家。可是您想想,眼下横山侯府这个状况,我又怎么舍得撇下祖母和爹娘不顾,自己嫁人去呢?虽说有这点嫁妆银子支撑着,一时半刻府里还过得下去,但银子毕竟也不多,过得了一日,却过不了一世。”

赵老夫人可不就是因为担心这个,所以才急着把曲弯弯嫁出去吗?

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不要嫁妆就行——可现在再想想,就算曲弯弯把嫁妆留下了,横山侯府也撑不了多久。

曲弯弯见她听进去了,继续说道,“孙女的打算是,在出嫁以前,想一个能长远的法子。到时候不但能保住咱们横山侯府的几世基业,这样孙女以后在外面受了委屈,也有个能靠得住的娘家。”

一番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赵老夫人的态度却并没有松动,“横山侯府的事,自有男人们去费心。你一个女孩子家,能有几分能耐,就不要跟着凑热闹了,传出去了叫人笑话。“

说完又冷冷的看了孟氏一眼,“既然你揽了这事,我给你三天时间,至少给我找个合适的人选出来,省得外头的人说我们横山侯府的女儿嫁不出去。”

赵老夫人最重视横山侯府,只要一想到外人对曲弯弯被休之事会如何议论,便如芒在背。

可找婆家又不是买西瓜,哪能保证三天就找到合适的?

孟氏张了张口,想让赵老夫人收回成命,曲弯弯悄悄的拉住了她。

一家三口从松雪院出来之后,横山侯便去了书房,孟氏与曲弯弯回到自己房中,才皱眉说道,“弯弯,方才你为何拦着我?”

“祖母一心要把我嫁出去,您说什么也没有用。”曲弯弯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得想个管用的办法才行……“

然而这管用的办法还没想好,一个小厮便急火火的跑进来,打断了曲弯弯的话,“夫人、郡主,圣旨到了!”

圣旨?

曲弯弯愣了愣,见孟氏也是满脸疑惑,稍稍猜测了一下圣旨的内容,不由得眼前一亮!

难不成,皇帝知道她被休之后,为了表示安慰,给她送钱来了?

于是赶紧催促着孟氏去接旨。

母女二人到达前院的时候,阖府的人都已经过来了。

而前来宣旨的人,居然是皇上身边的大内总管陈海。

除了曲弯弯满心期待,其余众人心中都忍不住纳闷。

老侯爷去世之后,横山侯府无人入仕,与皇家的来往也淡了,皇上怎么突然下起旨来了?

众人跪地接旨,待陈海把圣旨读完,曲弯弯的脸色都黑了。

她真傻,真的。

她只想到皇帝会给钱,却没想到皇帝也会赐婚。

可她在众人眼里不是二嫁女吗,居然也能被许给皇长子为正妃?

陈海宣读完圣旨,看着曲弯弯一脸如遭雷劈的呆滞表情,微微一笑,“瞧郡主欢喜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快接旨吧,咱家还要去状元府宣旨呢。”

曲弯弯接过圣旨,脑中灵光一闪,“状元府也有旨意?公公,皇上不会给温状元也赐婚了吧?”

“郡主真是聪慧,”陈海赞了一句,“皇上不忍状元公正室虚置,便为他赐婚武威将军府的大小姐为妻。”

“武威将军府的大小姐……”曲弯弯在脑海里稍一搜索,立刻瞪大了眼睛,“京城第一女汉子朱雪凝?”

“嗯哼。”陈海笑眯起眼睛,“郡主对皇上的安排可满意?”

“满意,真是太满意了!”曲弯弯大力点头。

何书瑶为了正室之位,费尽心思赶走了曲弯弯,却没想到前脚曲弯弯刚走,后脚朱雪凝就来了,她连正室的边儿都没摸到。

朱雪凝是典型的名字温婉,性格彪悍,可不像以前的曲弯弯似的又傻又天真。若她嫁到温家,何书瑶可就要从欺负人变成被人欺负了。

皇上如此安排,明显是对温飞卿休妻之事不悦了。

送走了陈海,横山侯皱眉看着曲弯弯手里的圣旨,重重叹气,“怎么会是大皇子……唉!”

皇长子晏殊野是先皇后所生,自小聪慧不凡,少年时期文武双全,堪称惊才绝艳。不但在大宁朝风华无双,就连四海之内,也无人敢撄其锋芒。

只可惜这一切都如昙花一般,极致绚烂后便迅速消逝了。

五年前先皇后长孙一族谋逆犯上,几乎被灭族,皇长子一夜之间性情大变,五年来,他身边的仆从侍妾被虐杀无数,暴虐嗜杀之名远扬。

所以即便皇长子早就到了适婚的年纪,却一直没有成婚,便是因为名门贵族的小姐们没有一个人敢嫁给他。

“皇上怎么会把弯弯许给大皇子啊?”孟氏眼圈都红了,哽咽道,“本以为你嫁到温家,能一辈子开心快活,谁知道竟是一天好日子没过过,末了还被休弃。想着你回来也好,总能再找到一个如意的佳婿,可大皇子……”

皇长子的身份地位自然是没得挑,若换成是五年前,能赐婚给他,横山侯府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现在,没了母族庇护,还是罪后之子,再加上那么个名声,曲弯弯嫁过去,别说日子能不能过好,性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呀!

横山侯夫妇都舍不得,赵老夫人沉默半天,竟也一反急着要曲弯弯出嫁的态度,沉沉的叹了口气,拧着眉一言不发。

她想要曲弯弯早些嫁出去,主要是为了维护横山侯府的名誉。

曲弯弯嫁给谁都可以,唯独嫁给皇长子,不但挽回不了横山侯府的名声,反而会让人更加耻笑。认为横山侯府的郡主的确嫁不出去了,所以才会嫁给一个没有人敢接近的煞神。

以后,天下人会怎么看待横山侯府?

可找婆家又不是买西瓜,哪能保证三天就找到合适的?

孟氏张了张口,想让赵老夫人收回成命,曲弯弯悄悄的拉住了她。

一家三口从松雪院出来之后,横山侯便去了书房,孟氏与曲弯弯回到自己房中,才皱眉说道,“弯弯,方才你为何拦着我?”

“祖母一心要把我嫁出去,您说什么也没有用。”曲弯弯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得想个管用的办法才行……“

然而这管用的办法还没想好,一个小厮便急火火的跑进来,打断了曲弯弯的话,“夫人、郡主,圣旨到了!”

圣旨?

曲弯弯愣了愣,见孟氏也是满脸疑惑,稍稍猜测了一下圣旨的内容,不由得眼前一亮!

难不成,皇帝知道她被休之后,为了表示安慰,给她送钱来了?

于是赶紧催促着孟氏去接旨。

母女二人到达前院的时候,阖府的人都已经过来了。

而前来宣旨的人,居然是皇上身边的大内总管陈海。

除了曲弯弯满心期待,其余众人心中都忍不住纳闷。

老侯爷去世之后,横山侯府无人入仕,与皇家的来往也淡了,皇上怎么突然下起旨来了?

众人跪地接旨,待陈海把圣旨读完,曲弯弯的脸色都黑了。

她真傻,真的。

她只想到皇帝会给钱,却没想到皇帝也会赐婚。

可她在众人眼里不是二嫁女吗,居然也能被许给皇长子为正妃?

陈海宣读完圣旨,看着曲弯弯一脸如遭雷劈的呆滞表情,微微一笑,“瞧郡主欢喜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快接旨吧,咱家还要去状元府宣旨呢。”

曲弯弯接过圣旨,脑中灵光一闪,“状元府也有旨意?公公,皇上不会给温状元也赐婚了吧?”

“郡主真是聪慧,”陈海赞了一句,“皇上不忍状元公正室虚置,便为他赐婚武威将军府的大小姐为妻。”

“武威将军府的大小姐……”曲弯弯在脑海里稍一搜索,立刻瞪大了眼睛,“京城第一女汉子朱雪凝?”

“嗯哼。”陈海笑眯起眼睛,“郡主对皇上的安排可满意?”

“满意,真是太满意了!”曲弯弯大力点头。

何书瑶为了正室之位,费尽心思赶走了曲弯弯,却没想到前脚曲弯弯刚走,后脚朱雪凝就来了,她连正室的边儿都没摸到。

朱雪凝是典型的名字温婉,性格彪悍,可不像以前的曲弯弯似的又傻又天真。若她嫁到温家,何书瑶可就要从欺负人变成被人欺负了。

皇上如此安排,明显是对温飞卿休妻之事不悦了。

送走了陈海,横山侯皱眉看着曲弯弯手里的圣旨,重重叹气,“怎么会是大皇子……唉!”

皇长子晏殊野是先皇后所生,自小聪慧不凡,少年时期文武双全,堪称惊才绝艳。不但在大宁朝风华无双,就连四海之内,也无人敢撄其锋芒。

只可惜这一切都如昙花一般,极致绚烂后便迅速消逝了。

五年前先皇后长孙一族谋逆犯上,几乎被灭族,皇长子一夜之间性情大变,五年来,他身边的仆从侍妾被虐杀无数,暴虐嗜杀之名远扬。

所以即便皇长子早就到了适婚的年纪,却一直没有成婚,便是因为名门贵族的小姐们没有一个人敢嫁给他。

“皇上怎么会把弯弯许给大皇子啊?”孟氏眼圈都红了,哽咽道,“本以为你嫁到温家,能一辈子开心快活,谁知道竟是一天好日子没过过,末了还被休弃。想着你回来也好,总能再找到一个如意的佳婿,可大皇子……”

皇长子的身份地位自然是没得挑,若换成是五年前,能赐婚给他,横山侯府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是现在,没了母族庇护,还是罪后之子,再加上那么个名声,曲弯弯嫁过去,别说日子能不能过好,性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呀!

横山侯夫妇都舍不得,赵老夫人沉默半天,竟也一反急着要曲弯弯出嫁的态度,沉沉的叹了口气,拧着眉一言不发。

她想要曲弯弯早些嫁出去,主要是为了维护横山侯府的名誉。

曲弯弯嫁给谁都可以,唯独嫁给皇长子,不但挽回不了横山侯府的名声,反而会让人更加耻笑。认为横山侯府的郡主的确嫁不出去了,所以才会嫁给一个没有人敢接近的煞神。

以后,天下人会怎么看待横山侯府?

欲知后事如何,请下载全文百度云资源链接:http://pan.baidu.com/s/1o8kcQ3S 密码:vo17

更多好看精彩的小说资源请下载QQ1234为您提供的免费小说阅读app继续阅读哦。

软件截图
  • 《如意佳妻》小说游戏截图
相关攻略
猜你喜欢
  • 《用我一生换你笑颜》小说《用我一生换你笑颜》小说
  • 《安分点枕边人》小说《安分点枕边人》小说
  • 《几度深爱成秋凉》小说《几度深爱成秋凉》小说
  • 《何处风景如画》小说《何处风景如画》小说
  • 《时光许你不悔》小说《时光许你不悔》小说
  • 《思念爱如潮水》小说《思念爱如潮水》小说
  • 《来世再说我爱你》小说《来世再说我爱你》小说
  • 《每天都在遭天谴》小说《每天都在遭天谴》小说
  • 《爱你终将成劫》小说《爱你终将成劫》小说
  • 《听爱在耳边发烫》小说《听爱在耳边发烫》小说
  • 《爱你在时光尽头》小说《爱你在时光尽头》小说
  • 《偏偏此生遇见你》小说《偏偏此生遇见你》小说
  • 《我把相思熬成泪》小说《我把相思熬成泪》小说
  • 《无关爱情》小说《无关爱情》小说
  • 《你的爱光芒万丈》小说《你的爱光芒万丈》小说
  • 《你不必多好,我喜欢就好》小说《你不必多好,我喜欢就好》小说
玩家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

热门游戏推荐 更多>>
  • 坦克世界0.9.20黑科技东方教授版坦克世界0.9.20黑科技东方教授版
  • 坦克世界0.9.20黑科技坦克世界0.9.20黑科技
  • 坦克世界0.9.20银币自动灭火坦克世界0.9.20银币自动灭火
  • 坦克世界0.9.20黑科技大牛版坦克世界0.9.20黑科技大牛版
  • 坦克世界0.9.20Q键去草坦克世界0.9.20Q键去草
  • 坦克世界0.9.20压树提示坦克世界0.9.20压树提示
  • 坦克世界0.9.20头顶装弹提示坦克世界0.9.20头顶装弹提示
  • 坦克世界0.9.20自动开炮坦克世界0.9.20自动开炮
最新游戏推荐 更多>>
  • 灼眼的夏娜灼眼的夏娜
  • 琅琊榜:风起长林琅琊榜:风起长林
  • 哈利波特:巫师联盟哈利波特:巫师联盟
  • 小米枪战小米枪战
  • 腾讯四川麻将腾讯四川麻将
  • 剑灵2中文版剑灵2中文版
  • 火影忍者火影忍者
  • 奇迹暖暖奇迹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