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恰与棺人共枕眠》小说

《恰与棺人共枕眠》小说

发表时间:2018-09-01 10:18:46 作者:八宝

《》精选章节

《恰与棺人共枕眠》主角是顾九黎江辰,是云淡风轻创作的小说。剧情介绍:原主顾九黎是顾尚书府可怜的嫡女,被亲爹卖给定王府做第九任王妃。她不甘心,在出嫁前一晚跟心仪的太子萧傲书私奔。被抓回来,强塞进喜轿。

第一章 ‘吸血鬼’

冷?热?

顾九黎只觉得全身如同在冰火两重天间徘徊。胸口如抱着炙热的岩浆,后背好似贴在千年寒冰上。

“啊……”

脖子上的剧痛让她痛呼,瞬间睁开若宝石般耀眼的眸子,她竟然在一具透明的冰棺里……

一身大红色古装喜袍的男子正压在她身上,贪婪的吸食着她脖子里面温热鲜红的液体……

顾九黎果断抽出发间的银钗,用力朝男子刺去,结果却被男子抢先一步抓住她冰冷的小手。

男子冷冷的抬起头,只见他脸上戴半张银面具,嘴角还沾着未干涸的血渍,森冷的眸子闪着诡异的冷光。

“敢杀本王的人,都埋在花圃做花肥!”

“你是人是鬼?为何要吸我的血?”顾九黎咬牙慢慢冷静下来,清冷的眸子警惕的打量着面前的男子。

萧寒澈性感的唇瓣微微向上翘起,露出阴森的冷笑,“顾九黎你少跟本王玩花样,顾家以为将你与人私奔的事遮掩的很好,真是可笑!这世上没有本王不查不到的事,现在你就乖乖被本王吸干……”

“我不是……我没有跟人私奔……”

顾九黎疑惑的否认道,大脑一片混乱。她是二十五世纪顶级的药剂师,怎么可能跟人私奔,不对这里是哪里?

萧寒澈阴鸷的眸子审视着身下的顾九黎,薄唇微勾阴森的笑容令人皮发麻。

“本王倒要看看你的嘴有多硬。”

他俯身用力咬住顾九黎冰凉的唇,浓浓的血腥味在两人唇齿间慢慢弥漫开来。

顾九黎羞愤的睁开清冷坚毅的眸子,狠狠瞪了他一眼,毫不犹豫用力咬回去。

“唔……”萧寒澈闷哼一声,喉咙间浓浓的腥甜味,让他想掐死身下的女人。

“你竟敢咬本王?”

哗啦一声,他用力撕烂了她的喜服。毫无不留情的直接撞进她的体内……

“啊……”

顾九黎只觉得身体好似被人生生的撕成两半,下半生火烧火辣的痛。

与此同时大段陌生的记忆强行挤入她脑中,她的脑仁生疼。此时她才意识到,她穿越了!

原主是顾尚书府可怜的嫡女,被亲爹卖给定王府做第九任王妃。她不甘心,在出嫁前一晚跟心仪的太子萧傲书私奔。被抓回来,强塞进喜轿。

最后,她的喜轿刚落地,就被定王府的下人丢进冰棺,连拜堂都省了。

萧寒澈只觉得身体里的那股嗜心火,一点一点被压制下来。

“果然,你的身体才能孕育本王的子嗣!”

说完,他身下的动作更加粗鲁,完全不顾身下的女子能否承受,猛烈的撞击,就像锋利的刀刺进她的私*处……

鲜血顺着私*处一点一点流出,染红了透明的冰棺,让冰棺的颜色更加诡异阴森……

顾九黎忍着羞辱和身下的剧痛,双手拼命的捶打他,长长的指甲狠狠的掐进他的肉里,鲜血染红她的指甲……

“滚!休想我为你生孩子……”

她全身虚弱,大脑却很清醒。她终于明白定王府明知原主与人私奔还肯娶原主,原来就是为了让原主当生育工具。

凭什么只有这具身体可以,其它女人不行!

“一个生育工具,没有权利说不!”萧寒澈发红的眼睛慢慢恢复黑色,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

“我不是……混蛋放开我……”顾九黎拼尽全身力气,用力的甩了一个耳光,重重的打到萧寒澈脸上。

他脸上微微一顿,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狠厉。

“你若再反抗,本王让你像前八任王妃一样,彻底消失!”

说完大手直接掐住顾九黎的腰,令她动弹不得,然后疯狂的撞击……

事毕萧寒澈飞出冰棺,穿好红色的喜服。一套黑色锦缎绣金丝蟒袍,腰间系着金镶玉腰带,脚蹬黑色羊皮靴子。银面具下那双俊眸,泛着冷冽之光,仿佛地狱之冰一样冷澈。冷澈中还夹杂着鄙夷和不屑。

他冷冷走到冰棺前,“在你没有成功怀上本王子嗣前,你休想逃出本王手掌心!”

顾九黎不屑的冷笑,她想逃,谁也拦不住!

“来人,将她从冰棺里拖出来,倒吊起来!”

两个低着头的青衫丫鬟像鬼魂一样走进来,麻利的将顾九黎从冰棺里拖出来,倒吊在房梁上。

顾九黎全身骨头都跟被人拆散似的,现在还要被人痛苦的倒吊着,她气的吐血。

“你们放开我……”

萧澈寒冷冷走到她面前,阴森的眼神居高临下望着她,高傲的下巴微微上扬。

“还有,你最好马上怀孕,你这种货色本王碰一次都烦!”

顾九黎瞬间明白过来,这男人把她倒吊起来,居然是为了让她尽快受*孕。

他说完不屑的转身,懒得多看她一眼,大步走出房间。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股冷风灌进来,顾九黎的大脑因此反而更清醒。

她狡黠一笑,小心的抚摸手腕上花纹诡异的镯子,心中默默念了几句。

一道淡紫色的气体慢慢从镯子里透出来,一点一点包围住她全身。瞬间她身上的伤口就不疼了,就好似有温水轻抚过她的全身……

在二十五世纪人类生病已经不需要手术,只需要用药剂师配出适合病人身体物质的药物,然后那些药物可以快速到达病灶杀死细菌病毒,身上的伤也能在半个小时内迅速恢复不留一丝疤痕,而且毫无痛苦。

而药剂师的药箱和药房,则全都放在一个高分子空间内。这个空间可以是药剂师身上的任何物品,顾九黎的手腕上的镯子,就是她的药房。她想取出任何药品,手镯都可以智能感应到。

可谓是方便省时,省力,而且超级人性化。这就是二十五世纪的高科技!

就在她安心的治伤时,突然门砰一声,被人用力的推开,接着一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在众人的簇拥下走进来。

第二章 生下子嗣放你自由

淑太妃只见顾九黎全身被一团淡淡的紫气包围,手紧紧攥成拳头,惊叫一声,“妖女!”

顾九黎心里一惊,那团紫色气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出现过一样。

“该死!”她低咒一声,用魔法治伤时最忌被外人打扰的,否则药剂师自己会受到反噬。

“把她给本太妃带上来!”淑太妃沉着脸威严道。

“是,太妃!”两个粗使嬷嬷应声,麻利的上前将顾九黎放下来,直接拖到太妃面前。

“啪”的一个响亮的耳光生生的甩到顾九黎脸上,瞬间脸上多了五个红肿的手掌印子。

“母妃为何要打我?”

顾九黎抬眸冷冷望着太妃,在她没逃出去之前,她必须用原主的身份生存下去。

“哼!打你还便宜你了,说,你是不是妖女?是何来派人你来害王爷的?”

“太妃,我若是妖女岂会被王爷折磨成这般?我岂不是早该用妖术逃走?”顾九黎委屈的咬着苍白的唇,眼眶闪着星星点点泪光。

淑太妃凌厉的眼神审视顾九黎看了片刻,眼底的疑虑才一点一点消除。

啪啪……又是两个耳光。

顾九黎被打的头晕眼花,牙齿咬的咯嘣响。她堂堂魔法大陆最优秀的药剂师,居然被人打的如此惨,这笔账她记下了!

“你竟然敢抓伤寒儿,本太妃今日就让你知道,不听话会是何下场!”

淑太妃咬牙骂完,冷声吩咐道。

“来人,将王妃关进囚室!”

“母妃凭什么关我?我身上的伤比王爷的更重……”顾九黎不愤道,果然在定王府她毫无地位可言。

“呵呵……就冲你这张脸,寒儿没将你的肉一刀一刀割下来就不错了。等你生下孩子,你就去陪前八任王妃吧!”

淑太妃森冷的说完,抬抬手。

顾九黎就被粗使嬷嬷强行拖走,连再说一句话的机会也没有。

……

奢华的雅致的房间内,萧寒澈躺在榻上,他闭紧眼睛逼着自己睡着。

这几年他每日只能睡三个时辰,或许这是死亡逼近的前兆。

半梦半醒中,一个又一个恶梦席卷而来。每一个片段都离不开暗室里那个女人。

明明他非常厌恶女人,更厌恶背叛他的女人,为何会梦到那个蠢女人呢?

就因为这个女人身上有那个女人的影子?

萧寒澈突然起身,面具下的薄唇微勾,露出一抹嗜血的冷笑。

……

一天一晚,顾九黎就这么被关在冰冷的囚室里。其间有人来送过水和几个冷馒头,仅仅只够维持生命。

为了不让人发现端倪,她只敢用手镯里的药治好身上一半的伤。

安静阴森的囚室里,她穿着破破烂烂的大红喜袍,不仅不觉得害怕,反而睡的安稳极了。

一缕月光投射在她洁白如玉的小脸上,光洁的脖子上,被咬伤的地方又红又肿……

忽然一阵异动,顾九黎猛地睁开眼睛,借着那缕淡淡的月光,警惕的审视着面前的萧寒澈。

他依旧戴着银色面具,让她看不清他的面容。不过他漂亮的唇瓣,却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你醒了?”萧寒澈盯着她平静的问道。

“你又想来吸我的血?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得成!”

“本王来是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顾九黎冷冷瞪了他一眼,清冷的眸子里透着嘲讽,显然并不相信。

“本王可以放你自由。”

“真的!”她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只要你为本王平安生下子嗣。

“萧寒澈平静的吐出这句话,冷冽的眸子审视着她。

顾九黎漂亮的眸子里露出一丝怀疑,“恐怕即便我生下子嗣,你们也一样会杀我灭口!”

“不会,只要你乖乖听话,生下子嗣。本王就放你自由,本王向你承诺。你可以不信,但机会只有一次!”

“我信!”顾九黎冷笑,眼里划过一抹狡黠。

“真乖!”萧寒澈俯下身冷笑,伸出手扣住她的下巴,吻住她的唇。

“唔……”顾九黎本能的抗拒。

萧寒澈眼底闪过一抹杀意,薄唇含住她的耳垂,“怎么?你想和她们一样彻底消失!”

不……她才不想!

“还是……你和她们一样怕本王?嫌弃本王?”萧寒澈用力撕扯着顾九黎粉嫩的唇瓣。

顾九黎本能的抬手,却又被萧寒澈成功捉住,压制在头顶。他冷漠的嘲讽道,“既然你爹将你卖给本王,那你就是本王的东西,本王愿意睡你,是你的福气,懂么?”

说完他突然放开她,冷笑着走出囚室。

萧寒澈自己也不明白,他为何特意来囚室跟那个女人废话,或许是想看她在囚室害惊恐害怕的样子……

结果他失望了!

……

安全度过一晚,今日是三朝回门的日子。

顾九黎料定定王府再厌恶她,也不想被人说三道四,必会放她回顾尚书府。

所以章嬷嬷出现在囚室时,她一脸淡定,眼底连一丝涟漪也没有。

“王妃,太妃吩咐今日由老奴陪您回门。”

“有劳章嬷嬷了,不过堂堂定王妃像乞丐一样出去,落的也是定王府的脸面,章嬷嬷你说是不是?”

顾九黎扯了扯唇瓣,冷漠一笑。

“王妃放心老奴自会安排人为您梳妆,不过太妃有句话让老奴带给王妃。若王妃敢把定王府的事情透露出去半个字,王妃以及王妃的至亲,都将死于非命!”

“章嬷嬷放心,我既然嫁入定王府,就必定会守王府的规矩。”

顾九黎心底冷笑,顾尚书府那些人若真因她死于非命,她倒是挣到了。

盛装打扮一翻后,她在章嬷嬷的注视下,坐上定王府专用马车。

“王妃,不如您趁回门的机会求老爷将您从定王府救出来?”丫鬟香绣红着眼眶,顾九儿被淑太妃关在囚室的事情她都知道。

顾九黎把玩着刚刚染好的红指甲,“他都把我卖进定王府,岂会救我出去?”

“可是……奴婢想到王妃受的苦,心里就难受……”

顾九黎拿帕子轻轻擦掉香绣眼角的泪水,嘴角划过一抹冷笑:“香绣,今日*你陪我演一出好戏如何?”

第三章 你竟然殴打继母

香绣呆呆的点点头,总觉得今日的王妃跟以往有些不一样,可是她也说不清到底哪里不一样。

“还有,定王府的事情不可透露半个字,不然我也保不住你,可明白?”

顾九黎认真叮嘱道,现在她还捏在定王府手里,首先必须要自保,才能筹谋逃跑的事宜。

“奴婢记下了!”香绣惶恐的点点头。

顾九黎贴到香绣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香绣脸上的表情由吃惊到震惊,就像一张调色板。

……

很快,马车便到了顾尚书府。

香绣小心的扶着顾九黎从马车里下来,只见顾府门前冷冷清清,连守门的小厮都懒得上来迎接二人。

“哼,这帮人也太欺负人了!”香绣愤愤不平道。

“我们进去吧!”顾九黎平静道,眼底散发着点点冷意。她倒要看看,那个卖女儿的爹是个什么东西!

两人一路走到二门处,整个顾尚书府连丫鬟婆子见了顾九黎都懒得上前见礼,反而一副看好戏的眼神。

“大姐儿,怎不见定王陪你一同回门呢?”继室吴柳月扭着水蛇腰,保养得宜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皱纹。

顾咏文扫了眼孤零零回门的顾九黎一眼,脸刷一下黑了,冷声质问:“定王呢?”

吴氏故作亲热的拉起顾九黎的手,“大姐儿,快告诉娘可是你惹怒定王,所以定王才不陪你回门,故意落我们顾府的脸面?这老爷可还在朝中为官,岂不被同僚看笑话……”

顾九黎不着痕迹的抽出自己的手,刚想开口,顾咏文就一个响亮耳光甩到她脸上。

“不争气的东西,丢尽我们顾家的脸面!”

吴氏一脸担忧,只是眼底却闪过一抹得意之色。正好被顾九黎捕捉到,她捂着被打的脸,眼底强*压浓烈的恨意。

“老爷,妾身担心定王会因为大姐儿对您心生不满,最近您不是想坐上户部员外郎的位置……”

顾咏文生平最在意的就是他的官位,但凡影响到他仕途的,都是他的仇人。

“来人,上家法!”

“是,老爷!”管家殷勤的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软鞭。

这软鞭可是吴氏特意为顾九黎准备的,打在身上不伤皮肉,可是却伤筋动骨。专门用来教训后宅不听话的小妾姨娘,被打的人也有苦难言。

顾九黎之所以一直隐忍不发,除了是怕贸然出手让人看出端倪。还有一点就是摸清顾家这些人的底细,知已知彼百战百胜。

啪!

一软鞭重重的打在她手臂上,疼的她差点叫出声来。

“大姐儿,你可不能怪老爷。若是因为你牵连到老爷的仕途,你可就是顾家的罪人……”吴氏红着眼眶,假惺惺的哭泣道。

顾九黎长长的睫毛微垂,在眸底沉下一片暗影,正好掩盖住她眼里的嗜骨冷意。

她手轻轻抚过手腕上的镯子,心里稍稍一动。智能手镯里就有一道透明的气体朝吴氏飞去……

“打死你这个蠢货……”顾咏文现在恨不得直接打死顾九黎,手下的力道更重,更狠了。

啪啪……

一连好几软鞭,又响又狠。

“啊……疼……救命啊……”吴氏连连惨叫,痛苦的靠在丫鬟怀里,后背胸前火烧火辣的疼。

所有人都一脸诧异,怎么吴氏在叫疼,被打的大小姐一点反应也没有呢?

顾九黎强*压眼底的得意,一脸疑惑的望着众人,好似她全不知情。

顾咏文审视的打量她几眼,见她还是跟以前一样木讷蠢笨,也就没多想,手中的软鞭更用力朝她打去。

“疼……老爷……别打了……全打妾身身上了……”

吴氏叫的更惨了,这会子她可以肯定那软鞭就落在她身上。对,每一软鞭都没打在顾九黎那小贱蹄子身上,却全打在她身上。

顾咏文一脸不明所以,难道他真打在吴氏身上了。

顾九黎诡异一笑,抬起楚楚可人的泪眸,“爹,九儿不知自己错在哪里。当初可是您硬将九儿卖给定王府,卖女求……”

她话还未说完,啪啪……又是好几软鞭打到她身上。

吴氏疼的在地上直打滚,“别打了……救命……老爷停手啊……”

没错顾九黎激怒顾咏文,就是为了让顾咏文多打她几软鞭,反正最后疼痛全转移到吴氏身上。

她用的药是二十五世纪最新研究成果,痛苦转移。可是把一个人身上的病痛和伤害,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

顾咏文慌忙上前扶住吴氏,一脸关切:“柳月,你怎么了?”

吴氏脸色苍白,眼眶溢满泪水,唇微微颤抖:“老爷,她……她是妖……跟她娘一样都是害人的妖……您分明打在她身上,疼的却是妾身……”

顾九黎清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狠厉,牙齿咬的咯嘣响。骂她就算了,连原主死去的娘都骂,实在忍无可忍了!

她突然大步走上前,啪啪几个响亮耳光甩在吴氏脸上,打的吴氏一脸懵逼。

“你……你竟然殴打继母?”

“顾九黎,你反了吗?”顾咏文也惊到了,一向胆小老实的顾九黎竟然敢打吴氏。

顾九黎一脸委屈,双眸溢满晶莹的泪光,转身朝顾府下人肯切道:“还请大家不要将今日二夫人辱骂正室,羞辱苛待本王妃之事传出去。二夫人再不是,也是本王妃的继母!二夫人可以不慈,本王妃却不能不孝!”

她说完转身朝吴氏关一脸切道:“二夫人脸可还疼?本王妃也是没办法,若不做样子给其它人看。他们将二夫人辱骂本王妃的事情传出去,岂不是给爹招祸。让王爷以为顾府不将定王府放在眼里!”

一时顾府的下人纷纷点头,没想到大小姐做了定王妃还是如此善良宽厚,倒是难得。

吴氏张了张嘴,狠狠瞪了顾九黎一眼,这丫头何时变的如此牙尖嘴利了,堵的她无话可说。

“爹,您放心,即便二夫人待本王妃再不好,本王妃也不会说半个不字。今日母妃特意命人备了回门礼,还请爹过目。”

顾九黎说完朝香绣看了一眼,香绣机灵的将礼单送到顾咏文手中。

顾咏文立刻松开怀里的吴氏,慌忙打开礼单快速扫了几眼,又抬起精明的眼睛打量顾九黎几眼。

“爹,既然这里没什么事,本王妃就去祠堂祭拜娘了!”顾九黎说完,优雅的转身。

礼单上的东西于定王府不算什么,可是对于顾府来说,可都是贵重的宝贝。

顾家下人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顾九黎优雅从容的离开。

顾九黎没走几步远,突然停下来。

“香绣,我们去看看阿弟吧!”她记得原主还有一个亲弟弟,既然她代原主活下去,就有义务帮原主照顾好弟弟。

“王妃,刚刚您真是太霸气了,居然打的二夫人哑口无言!”香绣一脸崇拜。

“放心,往后这样的好戏多的是,今天不过是开胃菜罢了!”顾九黎勾唇冷笑,这个好后母她往后该多‘亲近’才是。

香绣心底暗叹,王妃现在真是霸气十足,不动声色间就让二夫人有苦难言。往后跟着王妃必定有好日子过,她可得更忠心才是。

此时花丛中传来男女暧*昧的调笑声。

第四章 我就帮你们助助兴吧

“太子,您弄疼婉儿了……顾九黎那蠢货居然以为太子喜欢她……”

“婉儿本太子帮你除掉顾九黎这个眼中盯……你还不快从了本太子……”

“太子若真怜惜婉儿,不如快些娶婉儿过门……嗯……”

……

顾九黎脚步微顿,锐利的眸子扫向远处的芙蓉花丛。只见一男一女搂在一起亲亲我我,很是恩爱。

她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水润的眸子里渗出丝丝杀意。

原来私奔是这二人联手算计原主的,想到原主死的如此窝囊,她胸口就窝着一团火……

“既然你们如此恩爱,我就帮你们助助性吧!”

顾九黎眸中泛寒,薄唇勾起诡异的弧度。她下意识摸摸宝贝手镯,一道白光飞进花丛中。

“香绣,还不快去通知爹和夫人,二妹妹与人私通。”

香绣愣了一下,马上机灵的点头,朝书房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喊。

“不好了,二小姐跟男人私通……”

“快来人啊!二小姐跟外面的野男人私通……”

……

顾九黎悠闲的站在花丛边上,把玩着刚染的红指甲,颜色太淡了,她并不是特别满意。

此时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勾唇森冷一笑,大步朝芙蓉花丛中走去。

“二妹妹,你竟然和太子做出如此苟且之事?太不知羞耻了……”

顾九黎惊呼一声,眼前两具光溜溜的身体,紧紧的纠*缠在一起。全然不知她们的丑事已被人发现了。

她重重的抬起手,啪啪几耳光打在还沉浸在情*欲中的顾婉儿脸上。

顾婉儿这才慢慢回神,惊呼一声,“啊……你……你怎会在此?”

啪啪啪……

又是好几个耳光子,顾九黎打的又响又狠。顾婉儿白净的脸上,很快就肿的像猪头一样。

“顾九黎,你竟然打我,我定要禀告爹,让爹抽死你……”顾婉儿捂着红肿的脸,狡猾的眸子透着恨意。

“婉儿妹妹,爹和二夫人不忍打你,我这做长姐的却不得代劳了。你与太子还未成婚,却行如此苟且之事,你可还把顾家的颜面,把爹的脸面放在眼里?”

“你……”顾婉儿咬牙,一脸愤恨。顾九黎这个蠢货竟然敢打她,这笔账她定要算。

萧傲书脸上没有一丝尴尬的起身,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慢慢穿好衣裳,相比这下还光溜溜坐在花丛中的顾婉儿就狼狈多了。

顾九黎故作轻松一笑,“太子殿下见到本王妃,难道不该唤一声‘皇婶’!“

“你不配!”萧傲书嗤笑,大步走出花丛。

“堂堂太子竟然白日荒淫,与女子在花丛中乱搞,此事若传到皇上耳中……”

萧傲书脸刷一下黑了,他抬起手……

顾九黎一挑眉,“怎么?太子殿下这准备打皇婶吗?这不孝之罪不知道会不会让言官在朝堂上弹劾你呢?”

萧傲书额头青筋暴起,咬了咬牙敷衍的拱拱手,“皇婶!”

“真乖乖!太子果然是个好孩子!”

顾九黎说完转别有深义看了吴氏一眼,一脸随意把玩着手腕上的镯子:“本王妃就不明白了,明明二妹妹和太子都睡了。为何太子会半夜约本王妃私奔呢?”

吴柳月脸上青白交错,喉咙间一股腥甜。

婉儿怎么如此糊涂,青天白日就跟太子在这里厮混呢?而且还让顾九黎这贱蹄子发现了……

顾咏文混迹官场多年,自然发现他误会顾九黎与太子私奔之事。虽然不喜欢她,可是想着之前对她的惩罚,多少有些愧疚。

“爹,以前的事情本王妃也不愿再计较了。只是如今婉儿妹妹婚前夫贞,这要是传出去……”

吴氏脸色煞白,扑通一声跪在顾咏文面前,“老爷,婉儿年幼无知犯下如此大错,还请老爷念在婉儿平时乖巧懂事的份上,饶了婉儿这一回吧!”

顾婉儿爬行到顾咏文面前,顶着一张猪头脸,哭的伤心。

“爹,婉儿也不知道怎么这样,这一定是有人陷害婉儿……”

顾九黎一脸诧异的望着顾婉儿,“婉儿妹妹,难道你怀疑太子殿下给你下药?”

萧傲书脸黑的跟锅底似的,“定王妃休要血口喷人!”

此事若传出去,他这个太子的脸面还要不要了,那些言官非让他吃不完兜着走。

“太子这话该对婉儿妹妹说,本王妃实在想不出何人能害婉儿妹妹!”

顾九黎薄唇微微翘起,眼底泛起星星点点的冷意。

“是你……是你害我……顾九黎……是你加害我。爹娘,你们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顾婉儿左手指着顾九黎,一脸愤恨。

“香绣,掌嘴!”顾九黎轻飘飘道。

香绣面露犹豫,忐忑的目光朝顾九黎看去。最后一咬牙,挺直后背走上前,啪啪几耳光重重的打在顾婉儿脸上。

“二小姐得罪了,您不敬王妃本该丢进顺天府,可我们王妃仁慈,念在姐妹一场的份上,只对您小惩大诫。二小姐还不谢恩!”

吴氏惊到了,这还是刚刚那个木讷胆小的顾九黎吗?不动声色将她和婉儿都打了,她们却毫无反击之力。

“大姐儿,你竟然不念一丝姐妹之情?”

“本王妃知道二夫人心疼婉儿妹妹,可是若本王妃今日若不好好调*教婉儿妹妹。他日婉儿妹妹若得罪贵人,怕是搭上整个顾府也未必保的住她!”

顾九黎说完,一脸为难的朝顾咏文看去。

“爹,既然婉儿妹妹已经与太子有了夫妻之实,此事就只能想办法遮掩住。不然婉儿妹妹无法做人,顾府也会成为全京城的笑话。”

“嗯,大姐儿说的不错。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解决此事。”

顾咏文难得觉得顾九黎说的话顺耳,他就是想巴上太子,想让婉儿成为太子妃。

顾九黎冷笑,一步一步从容的走到萧傲书面前。

“太子殿下身份贵重,自是不能娶婉儿妹妹为正妃。不若太子殿下纳婉儿妹妹为妾,也算是全了顾府的脸面。太子殿下觉得如何?”

“不,我不要做妾!”顾婉儿咬牙,狠狠瞪了顾九黎一眼,这贱蹄子果然没安好心。

“太子殿下……您说过会娶婉儿……不会让婉儿受委屈的……您可不能负了婉儿……”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在“阅明中文”上连载,为了保护正版及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