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逾情难了的夏天》小说

《逾情难了的夏天》小说

《逾情难了的夏天》作者柠檬不青橙,本书主角林逾,陆维远。剧情介绍:林逾着实吓了一跳,甚至傻了,她觉得这事太荒唐了,“陆总,这是干什么?我不行的,我没有演戏的经验,肯定会演砸的。”林逾说这话都结巴了,这都是什么状况啊?难道助理还要负责假扮女朋友?

免费阅读第一章 第六次失业

七月的夏天,天气燥热。北广大厦广场上,林逾吃力的抱着整理箱,顶着大太阳追赶着快要发动的公交车。此刻她的心情就像这天气一样燥热不堪。

林逾不是第一次失业了,大学毕业五年,已经换了六份工作了。相信在同学里,这绝对是没人能破的记录。

五年里,林逾有着各种奇葩的辞职理由。不是嫌没完没了的加班没自由,就是嫌工作内容枯燥浪费生命。这一次离职,也算是轰轰烈烈了,对她来说简直到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地步了。

老板晚上请客户吃饭,又让她去顶酒,当老板笑嘻嘻的样子,告诉林逾下班别走有聚餐时,林逾心中的怒火腾的一下燃起来了,就像是只炸了毛的狮子,指着他那猥琐老板的鼻子大骂道“郭大成,你还要脸不?三天两头让我陪客户吃饭,你把我当什么了?老娘不是三陪女,愿意陪你自己去陪,老娘不伺候了。”

这一骂,给郭大成骂懵了,还没有哪个员工敢和他这样,平时个个都是敢怒不敢言。这一次,他没想到平时一向顺从的小丫头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变得这么嚣张,郭大成简直做梦也没想到。等郭大成回过神时,林逾已经收拾好东西走人了。关系好一些的同事上前打算拉回林逾,结果被甩开了。有些下不来台的郭大成只能对着围观的员工大骂发泄几句,就匆匆回了自己办公室。

这种小公司,老板拉员工去陪客户吃饭这种事早已不足为奇,况且,在大家眼中,郭大成这种猥琐老板能干出这样的事太正常不过。只是吃吃喝喝,说些客套话,在别的员工眼里虽然不愿意但还真不至于像林逾那样发起飙来。

抱着箱子坐在公交车发烫的椅子上,太阳透过窗户晒得林逾愈加烦躁起来,甚至有些后悔,如果刚才忍耐一下,不和老板闹翻。也不至于赶在这毕业季和应届毕业生们抢饭碗。林逾觉着自己有些矫情,已经工作这么多年了,怎么还那么冲动,毕竟一时过了嘴瘾不能当饭吃。而且上个月刚刚付了房子的首付,每个月不仅正常的生活开支,付房租,而且还要还房贷。

想到这林逾在心里开始骂自己,发哪门子神经买什么房子,自己一个小女子又不用娶老婆。然后开始骂那些怂恿自己买房子的人,让自己这27岁的小女子从乐天享受派一下变成了房奴,自己居然也耳根软了,真是自讨苦吃。

林逾不敢去想象接下来找工作的日子,那种不是被人嫌弃就是嫌弃别人的挑挑拣拣的面试的日子实在不好过。太阳很大,晒得林逾觉得热的有些呼吸困难,一点点迷糊下去,她感觉自己慢慢失去了意识。

“喂,别睡了,醒醒。快醒一醒!”林逾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肩膀,她勉强的半睁着眼睛,感觉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好像中暑了,先喝点水吧。”林逾迷迷糊糊接过一个水瓶,咕噜咕噜的大口喝起来,直到喝光了整整一瓶水,才好像有些清醒。

林逾睁开眼看着眼前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正在扶着她的肩膀望着她,林逾感觉浑身不自在,下意识的挣脱开、躲开了这张满脸胡茬的脸。

“你是谁啊?”林逾彻底清醒了,但眼前这场面让自己发懵。

“你没事了吧?你刚才有些轻微中暑了,我在你太阳穴上擦了药油,你休息一会应该没事了。”说话间,胡茬大叔又拿出一瓶水放到了林逾手中。

“喂!可是你是谁啊?”林逾环视一下四周,费解的看着这位胡茬男人,林逾记得自己刚才明明在公交车上,怎么现在却在路边树荫下。

“车到终点站时,司机看怎么叫你都不醒,以为你出事了,就打算报警了。我刚才一直坐在你后边,看你样子像是中暑了,就把你从车里抱下来了,透透气你好的也会快点。”胡茬男人友好的笑了笑。

“抱我下来?我可真是谢谢你了,你还不如让司机报警了呢!”林逾对于眼前这个满脸胡茬看似有些颓废的男人提不起半点好感,听说被他抱下来的,甚至有些嫌弃。林逾双手用力一挺想要站起来,但却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林逾这副把好心当成驴肝肺的样子真的着实让人讨厌,可胡茬男人好似并没有在意,只是用手一把扶住了她。

“我叫陆一正,是第二医院的医生,刚才只是职业习惯,希望你不要想太多。既然你没事了,那我走了,再见。”胡茬男人说完话不等林逾回应便转身离开了。

“哪来的神经病医生?胡子拉碴,一脸猥琐相。”林逾嘴里嘀咕着,但眼睛却一直看着这个叫陆一正的医生。也许,今天的林逾看谁都是猥琐相吧。

“你的箱子别忘了拿,不过挺重的,劝你多休息一会再走,免得再晕倒还要给别人添麻烦。”陆一正停下脚步头也没回的来了这么一句,林逾憋了憋嘴,不屑的对着陆一正的后背白了一眼。

林逾低头看着地下的整理箱,一下又开始想起自己失业这事,便又开始头疼起来,现实总是要面对的。而现在她没有心情做什么,只能重新开始一轮骂自己,骂劝自己买房的人。

这公交的终点站便是安城的第二医院,这距离林逾在吉祥路的出租屋还有十几站地车程。林逾决定坐出租车回去,虽然这当下很是缺钱,但真的害怕一会再来个中暑晕倒。

林逾忽然间觉得自己今天真的是有些过分了,怎么变得疯狗一样乱咬人呢,毕竟刚才那个陆一正帮了自己,不但没有感谢他,还冷嘲热讽人家,哎,都怪那个郭大成把自己气的乱发神经,这回辞职也算是个正确选择,总算是远离那个鬼地方了。

回去的路上,林逾在出租车上犹如一只瘫软的死狗,瘫到后座上一动也不想动。而这个四十多岁的司机师傅却不停的找着话题和林逾搭讪,这种热情的搭讪林逾也只是嗯、啊得回应着。也许每个城市的出租车司机都有一种技能,那就是陪乘客聊天,天南海北,家长里短,好像没有他们不了解的领域一样,这种表现友好的热情服务就像是坐车附赠的业务一样,让你都不好意思拒绝。

“姑娘,你是大学生吧?”司机师傅从后视镜里打量着林逾,友好的笑了笑。

“师傅,我长得那么像学生吗?我可都工作好几年了。”司机师傅这句话竟然让林逾有些小小的开心。

“是吗?你都参加工作了?看起来真的像个大学生呢。姑娘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啊?”看来这个司机师傅真的很健谈。

“师傅,我都大学毕业五年了,还那么像学生吗?哈哈!”林逾被问到工作的事竟然有些尴尬,只能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总不能说自己刚失业吧。忽然觉得没有工作好像很丢脸的一件事。

“我就说嘛,一看你就是有文化的姑娘,这个我可不会看错。不过我真没看出来你已经工作了,我还打算和你打听点事呢?”司机师傅忽然一脸正经的样子。

“打听什么事啊?”林逾对司机师傅要打听的事饶有兴趣。

“我以为你正在上大学,想问问你有没有学习成绩好要做家教的同学呢,我家那臭小子马上要读高三了,学习成绩也不稳定。以前找了一个家教还不错,补习了半年成绩上来不少。但是人家今年毕业了前几天刚回了老家,我这两天正打算去大学城那边再给他找个家教呢,我家那臭小子自觉性太差了,这马上高三了,真是让我操心啊。”司机师傅道出原委,表现出些许的焦急。

“师傅,那你看我行吗?”林逾忽然间觉得这家教的工作绝对适合现在的自己。

“啊?你不是参加工作了吗?还有时间做这个吗?”司机师傅显然有些顾虑,毕竟工作了几年学校学的那些东西谁还会记得那么清楚。

“师傅,你放心吧。我是安大本科毕业的,上学时候成绩很好的。不瞒你说,今天我刚刚辞职,所以上课时间上也没有问题。”林逾指了指自己的整理箱,有些尴尬的笑笑。

“哈哈,姑娘,我相信你,看你样子就是个靠谱的孩子。我看人不会错的,这是我电话,一会把你联系方式发给我。”司机师傅说话间递给了林逾一张小卡片。

林逾低头看着这张小卡片,笑着说“林师傅啊?咱俩还是一家子呢。我叫林逾,我这就把我号码发给你。”

“你叫林逾?这名字不错,小鱼儿,哈哈!我叫林建新,咱爷俩真是太有缘分啦。你是小林,我是老林,还真是一家子呢。”林建新还真不是客套话,他是真心觉得这丫头不错,自己年轻时候就羡慕别人家生女儿,没想到却生了个臭小子,这回见到林逾真是满眼的喜欢。

林逾也的确是一个招人喜欢姑娘,虽然算不上什么大美女,但却长了一张白皙讨喜的脸,是那种让人越看越喜欢的耐看型的姑娘。

“哈哈哈,以后我就叫你林大叔,怎么样?”林逾也觉得这个司机大叔很可爱很风趣。

“啊!林大叔,快靠路边停车,我到家啦!”只顾着聊天的林逾突然发现车已经开过头了,林建新一个急刹把车停在了路边“你这丫头,真迷糊,只顾着聊天不看路。”

“大叔给你钱。”林逾笑嘻嘻把钱递给了林建新。

“都叫大叔啦,还要什么钱啊,快回家吧,上课的事咱们电话再联系。”林建新笑着对林逾摆了摆手。

“这哪行啊,大叔是大叔,车费是车费啊,大叔再见啦。”林逾把车费扔到了副驾座位上,便下了车。

抱着大箱子,站在大太阳下,阳光依然很耀眼,林逾忽然间觉得,所有烦心的事情都豁然开朗了。

免费阅读第二章 宵夜

“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噜啦啦,我爱洗澡,皮肤好好……上冲冲下洗洗……”林逾一边洗澡一边哼着歌,很惬意的样子。她觉得,既然这大好时光不用工作,那还不赶紧在家好好享受一下,洗个澡,美美的睡上个午觉,真是想一想就很开心。

正洗的嗨皮的林逾透过哗啦啦的水声,隐约听见手机铃声在响。

“烦死了,哪个不开眼的这时候打电话。”林逾平时最讨厌的就是上厕所和洗澡时候别人打电话,嘴里叨叨着不情愿的围上浴巾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林逾拿起手机,呆住了,是一串没有名字的号码,但这个号码对林逾来说是那么熟悉,她发现自己始终没能忘记。林逾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接这个电话。

打电话的这个人是江辰宇,林逾相恋四年的前男友。

江辰宇是林逾的大学同学,一个长得像韩剧男主角的长腿欧巴,安城本地人,大一刚入学时就对林逾展开了爱情的攻势,整整半年,终于打动了林逾。大学这几年里,两人好的如胶似漆,班上同学都以为这一对能修成正果。可毕业不到一年,江辰宇就劈腿了。

林逾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以为早已忘记那个混蛋,可此刻当这个熟悉的号码再次出现时,她一眼就认出了他。

直到整首歌唱完,电话终于不再响了,林逾始终没有接。

手机关掉,林逾决定好好的睡一觉,不想被别人打扰自己。

躺在床上的林逾闭上眼睛但却丝毫没有睡意,无论怎么让自己去放空,却只能愈加清醒,干巴巴的听着挂钟的滴答声。

林逾不禁想起了九年前,一个18岁的女孩第一次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城市,初来乍到,对这个所谓的繁华大城市没有任何好感,她觉得安城的繁华少了一种安全感。

可母亲却希望她可以在这里读书,生活。大学四年里,妈妈无数次告诉她毕业后不要回家乡那个没有发展的四线小城了,在大城市发展才能有出息。可林逾最初决定留在这里的原因并不是妈妈的嘱托,而是因为江辰宇,或者说是因为爱情。

可能大多数女孩对于爱情都是充满了美好的幻想,毫无抵抗力吧。可毕业仅仅一年,留在这里的理由就消失了。也许后来林逾没有离开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习惯吧,她自己也没想过在这里一呆就是九年。

可每每想到这,林逾都忍不住苦笑,毕业五年了,妈妈所谓的有出息好像离自己越来越远,自己不过是一个普通女孩罢了,只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过简单安逸的生活。也许自己永远不会成为电影里的职场女强人。

想到这些,林逾竟有些伤感,忽然感觉这些年的自己过的很辛苦。虽然任性,却从不敢放纵,生活已然让自己慢慢的开始理性,独立,学会了保护自己。

伴着墙上挂钟依然清晰的嘀嗒声,林逾终于还是睡着了。

这一觉睡的很沉,很舒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房间里漆黑,安静,林逾用手在床上摸索着。摸索了半天,拿起手机才发现手机下午已经被自己关掉了。

林逾轻轻的按下开机键,黑暗中手机屏幕的光有些刺眼,林逾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几秒钟后,手机铃声开始响了起来。林逾觉着这声音很烦,很吵,便连眼睛也懒得睁开,胡乱用手挂断了电话。

几秒钟后,手机铃声继续响了起来。林逾依然懒得睁眼,伸了个懒腰随口骂了一句要死便不情愿的接通了电话。

"谁啊?"林逾压住怒火,却控不不住不耐烦的语气。

"说什么梦话呢?我是苏凉。你个死丫头,找了你一下午了,怎么一直关机呢?玩失踪啊?"林逾被这聒噪的声音吵的更烦了。

苏凉,林逾大学同学,也是林逾最好的朋友,一个妖娆性感的女子。林逾是她唯一的女性朋友,或者说,这么一个性感的妖精,没有哪个女孩愿意和她成为朋友。无论和谁站在一起,她总会抢了别人的风头。有姿色,有身材,最让别的女生嫉妒的是从小到大,身边的男孩都会傻乎乎的围着她转,心甘情愿的任她摆布。而林逾却很喜欢这个苏凉,在林逾眼中,苏凉是一个很有个性的真性情女子。

"大美女,今晚没有约会吗?怎么这么有空找我?"林逾依然懒得睁眼,一手拿着电话,一手轻轻的揉着额头。

"死丫头,辞职这个好消息怎么不告诉我?要不是我打电话到你公司找你还不知道呢!这回姐绝对支持你,郭大成那个猥琐货,你早该炒掉他了。"

苏凉一直不赞成林逾在那种不正规的小公司工作,怂恿林逾换工作很多次了。苏凉眼中的郭大成就是一个土鳖,在一个土鳖暴发户的公司能有什么发展?而依林逾这种性格能在郭大成的公司呆上一年之久必定会有她的原因。

"大小姐,我哪是辞职啊?我是失业,好不好?都怪你,非让我买什么房子,所有家底都付那个该死的首付款了,现在我都要吃土了,就指望你养我啦!"想起房子的事,林逾又开始新的一轮碎碎念。

"在一个城市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怎么能算是有家呢?你说对吗?"苏凉严肃的语气中有些许无奈,说完这话,苏凉勉强的笑了笑。

林逾内心一直都很感激她,她懂苏凉对她的好,像姐姐一样为她着想,她甚至感觉苏凉是上帝赐给她的,她很珍惜她们之间单纯而牢固的友情。

苏凉是一个很现实的女子,林逾懂得这现实来自于她的经历。她听过苏凉的故事,一个从小没感受过家庭温暖什么都靠自己的女孩又怎么会有安全感呢?每每看到苏凉勉强的笑容,林逾都会有心疼的感觉。

"是是是,你说什么都对,我听你的,安心当房奴,好不好?"林逾故作轻松的撒娇。

"逾,你还爱他吗?"苏凉想了一会,终于说起这个话题。

林逾一惊,"他今天也给你打过电话了?"

"今天江辰宇找过我,他说了很多你不知道的事,其实我挺理解他,我感觉得到他还是很爱你的。"

"爱我?呵,是朋友就别再提他了。太晚了,睡吧。"林逾有些控制不住想哭,这么多年,以为早已放下,可现在提起他还是有说不清的感觉。

"好吧,明天我们见面再说吧,好好睡一觉吧。"苏凉知道提起这个人会让林逾失去理智,但逃避始终不会办法。

挂断电话,林逾看了一眼时间,九点半。睡了这么多,好像整个人都睡傻了,不能再这样逃避下去,自己不能总被这些过往的事影响自己。林逾决定出去吃个宵夜,善待自己从善待自己的胃开始。想到这,肚子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林逾想既然知道饿,就证明自己没有事了。

吉祥路附近的几个胡同有很多家小吃,晚上营业到凌晨两三点钟,很是热闹。九十点钟,真是上客的好时候,夜里的繁华才刚刚开始骚动。

林逾好久没一个人去外边吃宵夜了,她决定去曾经经常光顾的那家路缘烧烤店喝上几杯,放松一下。

林逾简单的换了休闲衣,跨上个小包便出门了。

一路上很是热闹,烧烤大排档就有七八家,家家几近爆满状态,夏季最火的便是这些烧烤大排档了。林逾喜欢这种大排档,在那些高档餐厅吃饭的,大半是陪着陌生人,谈着工作,不知道食物好不好吃,总之是没有吃饭的心情,满脑子的精力都在注意说话方式想着工作合同。而一起来大排档的,便几乎都是亲密的哥们朋友,不用绷紧神经,在一起侃侃大山,聊聊家常,轻松愉悦,自然也有了吃饭的心情。

"美女,自己来的啊?好久没见你过来啦。来,这边坐,你来的是刚刚好,最后一桌了。"老板热情的把林逾引到了角落的一个小桌子旁。做生意的记忆力都比常人要好,林逾大概一年没有光顾这家店,老板竟然还认得她,也许这便是生意人的基本特长。

"老板,哪个烤的快随便先给我上点,再来半打啤酒。"林逾一直觉得喝酒是凭心情的,想喝的时候怎么喝都不会觉得难受,而陪客户吃饭则喝上两瓶便开始恶心作呕了。而今天林逾真的很有喝酒的兴致。

"好嘞,美女,我记得你爱吃羊肉小串多辣,对吧?再给你来条你最爱的烤鱼,今天鱼特新鲜。"老板边说边微笑着。

"老板,你记性真好,我这么久没来,你都记得我爱吃什么,怪不得生意越来越兴隆。"林逾玩笑的调侃着老板。

"谢美女吉言,我这就给你拿酒去,你这今天肯定有啥高兴事庆祝,不过一个人还不要喝太多。"老板笑呵呵的转身去拿啤酒。

林逾很喜欢这家店,已经好多年了,一对年轻小夫妻,二十四五岁的样子。老板不仅烧烤手艺好,而且喜欢和顾客聊天,说话也很受听。后来生意做大了,便多请了烧烤师傅和服务员,不再是原来的夫妻两人店了。但味道依然很好,生意也越来越好。

很快,服务员把酒上来了。林逾给自己倒上一杯,无奈的笑了笑:今天算是庆祝什么呢?庆祝自己失业?还是庆祝自己单身四年了?林逾拿着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接着又把杯子倒满了。

林逾清晰的记得和江辰宇分手的日子,没有刻意,却总是不经意想起,还有两天,就整整四年了。

林逾一杯接着一杯,想着喝完这酒就要重新自己的生活,再也不要让那些烦恼影响自己。

第三章 醉酒之后

"哥,一个人吗?我帮你拼个桌行不?咱这没空桌了。这个时间家家都爆满,别的店也够呛有位置了。"

"那不麻烦了,谢谢。"

"别走啊,哥,这大晚上的出来都是为了喝一杯,那边有个美女自己一桌,我去和她商量一下拼个桌,还更热闹呢。"

林逾听见烧烤店老板和人说话的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便抬头顺着声音看了一眼。只见店老板拉着一个男人向自己走过来。

"美女,商量一下,拼个桌行吗?"店老板笑呵呵的问林逾。

"哦,随便。"说话间,林逾便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吃了一惊。

"是你啊!"男人也感到有些意外。

"呃,你是陆,陆?"

林逾看着眼前的陆一正,眼前的这个人干干净净三十不到的样子,身材高大,帅气的脸庞带着一丝痞痞的笑,和白天那个胡子拉碴的大叔截然是两个人。

"是,陆一正。"陆一正对林逾迷人一笑。

"白天的事,谢谢你啊。你,坐吧。"林逾想起白天的事,有些尴尬。

老板看着两人认识,便识趣的离开了。

"看来你没事了,酒量还不错?"陆一正一边拉出椅子坐下一边摆弄着桌上空瓶子,对着林逾玩味一笑。

这眼神让林逾很不自在,随手开了一瓶酒递给了陆一正,没有说话,只是用余光偷瞄着他那摆弄瓶子的手,那只手白净纤长,像是女生的手,很是好看。

陆一正接过瓶子,便咕咚咕咚喝了起来,一口气干掉手中的啤酒。然后又拿起一瓶酒,把瓶盖用牙齿启开,又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服务员小姑娘端着烤鱼过来上菜,看着桌上的空瓶子便微笑道:"两位,菜上全了,还需要加点什么吗?今天的虾很新鲜哦!"

"那就来一份吧。"林逾把头转向陆一正:"你想吃什么,随便点,今天我请客,就当感谢你白天帮了我。"

陆一正喝掉瓶里最后一口酒,呵呵一笑:"再来一打啤酒!"

"好,二位稍等。"服务员转身离开了,带上了几个空瓶子。

陆一正启开一瓶酒递给了林逾:"我总得知道请我喝酒的姑娘叫什么名字吧!"说话间,陆一正再次对着林逾鬼魅的一笑,这笑容很迷人,但充满了未知,让林逾有些不知所措。

"几瓶酒而已,再说,这酒是为了感谢你啊。"林逾低下头,继续喝酒。

服务员小姑娘搬来一打啤酒放在了地上,拿出两瓶酒启开分别放到了两人面前,笑着说:"哥,姐,酒齐了,有事再叫我!"

“谢谢你,小姑娘,麻烦给我来一份云吞面。”林逾把头转向陆一正,“你来一份吗?”

陆一正摇摇头,“不要!”

“姐,你稍等。”服务员小姑娘声音很是甜美。

“看你瘦不拉几的,还挺能吃的。”陆一正哈哈的笑起来。

林逾觉着这玩笑开得很无聊,便没有理会继续喝酒。

“不过,你只是看着瘦不拉几的,还挺重的。”陆一正颇有深意的对着林逾哈哈笑起来。

林逾一下子不自觉想起来白天陆一正说他把自己从车上抱下来的事,腾的一下突然脸红了。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混合着陆一正此刻的大笑,林逾竟感到害羞起来。

“说说你的故事吧。”陆一正突然收住的笑容,变得正经起来。

这一正经倒让林逾变得不自在起来,“什么故事?我和你很熟吗?”

“小妞,你这一个人大半夜的喝这么多酒,说没有故事鬼都不信吧!”陆一正望着林逾,眼神中充满了痞气。

“小妞?呵,就你,还医生?你那不正经的样子哪像个医生。”林逾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便继续倒酒,喝酒。

“我又不知道你的名字,只能叫你小妞了。并且,谁告诉你医生不能是我这个样子了?那你和我说说医生是什么样子呗?“陆一正坏笑的看着林逾。

林逾愈加感觉这个陆一正不是什么正经人,此刻有一种被他调戏的感觉。“服务员,买单!”林逾大喊一声便起身要走。服务员小姑娘正端着云吞面往这边走。

“别走啊,你的云吞面来了,快吃吧。”陆一正一把拉住了林逾,从服务员手中接过一大碗云吞面,赶快放到了林逾面前。“开玩笑而已,怎么那么敏感啊?从现在开始我不说话了行不?你好好吃饭吧。”

林逾没应声坐了下来,其实林逾根本谈不上生气,只不过不擅于应对陆一正的这种玩笑。

陆一正默默的低头吃菜喝酒,果然不再说话。而林逾则低头吃着那碗云吞面。相比别桌的热闹,他俩这吃饭得氛围一下变得很诡异,各吃各的,没有声音。

这一大碗云吞面被林逾吃的精光,吃完云吞面便又开始喝起酒来。林逾的酒量也许是天生的,如果想喝,这种啤酒十瓶八瓶都不成问题,大学时,和室友喝酒,她永远都是剩下的唯一一个清醒的。可她讨厌别人劝酒,那种不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喝的酒,她一点都喝不下。可今天的酒,林逾说不清是愿意喝还是不愿意喝,心里明明想喝,却开始有些力不从心。毕竟已经十瓶啤酒下肚,已经开始晕了。

“借酒消愁消的也差不多了吧,你喝的太多了,走吧,我送你回家。”陆一正发现林逾样子已经喝醉了,便把外套脱下,顺手披在了林逾身上。

“谁说我借酒消愁?姑奶奶我什么时候会发愁呢?服务员,再来半打啤酒,快点啊!今天,谁不喝谁孙子。”林逾话还没说完便开始干呕起来。

陆一正赶紧拿出钱包把钱扔在了桌子上,“老板这边买单,不用找了。”陆一正扶起了林逾想赶紧送她回家,可林逾却瘫软成一滩泥,扶也扶不稳。陆一正只好半蹲在地上背起了她。

"呃,真没说错,你还真不轻。也不知道你瘦不拉几的怎么会这么重呢!"陆一正开始了自言自语碎碎念。

"喂,别睡啊,你得先告诉我你住哪啊!"陆一正背着林逾走出了大排档,便不知去何方向。

"别睡了,醒醒啊,我给你送到哪啊?"陆一正觉得头疼,心想自己今晚都有家回不去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大活人,真是自找麻烦。

陆一正只能背着这个醉的不省人事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女子去酒店过夜了,但凡有别的办法,陆一正也不愿招惹眼前的这个麻烦。陆一正想起吉祥路上有一家快捷酒店,很近,想到这陆一正便用力往上掂了掂自己后背上的这个麻烦,往吉祥路走去。

清晨,林逾是被一道刺眼的光晃醒的,迷迷糊糊只是感觉浑身酸痛,连伸懒腰的力气都没有。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一下子懵了。一种不祥的预感立刻涌了上来,她开始害怕起来。她像等开奖一样慢慢的掀开自己身上的被子,只看见自己身体光光的样子,洁白的床单上绽开一朵血色的花,林逾傻了。呆了几秒钟,便大叫起来"啊---!"

"大早晨的鬼叫什么呢?啊---,你干嘛呢?"林逾的尖叫声把正在洗澡的陆一正吓了一跳,便围上浴巾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结果就看到了林逾半裸的身体,这么香艳的场面才着实是惊到他了。

"啊!要死啊!"陆一正围着浴巾走进来把林逾吓得不轻,这才反应过来,赶快把被子盖住裸露的上身。

"陆一正,你,你个大-色-魔。你个混蛋,你个淫-魔-王八蛋。你个禽兽不如的家伙,不要脸。"林逾开始语无伦次起来。

"喂,林大小姐,你发什么疯呢?我明明让服务员买了睡衣给你,谁知道你现在怎么,怎么这样子了!"陆一正话说一半,也觉得有些尴尬。"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好不好?你也不至于这么大反应啊!我是医生,每天要看很多人的,都习惯了,你也不要太介意啦!"

"滚,你个人渣,还装傻,你这种人真是恶心!"林逾有些愤怒的发疯。对于性,她是一个传统的女孩,她接受不了现在这样稀里糊涂的酒后失了身。

陆一正看了看林逾又看了看自己,恍然大悟,"林逾,我是真的什么都没干。你昨晚吐了我一身,还不让我洗个澡啊?我衣服都让服务员拿去洗了,还有你的,也是服务员帮你换下来,我还让她帮你换了个睡衣。我照顾了你一夜,好不好?你这不停的吐啊吐,还有些发烧,做梦还炫耀自己的酒量,哎,你这个女人啊,天快亮了你才安稳下来。为了你这麻烦货,我天亮才睡。哎,算我倒霉,你不用谢我了啊!"

"对,就是这个睡衣,怎么跑地上了呢?"陆一正指着地上的睡衣,像是找到了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一样。

"那,那床上的这个是怎么回事?"林逾想起平时的确有裸睡的习惯,可自己此刻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回忆不起来。

"什么?林大小姐,你说什么呢?"陆一正已经被林逾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弄懵了,无奈的走向林逾想看看她说的床上的东西。

林逾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露出了床单上的那个血红的花朵。

陆一正看着那血迹,便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

免费阅读第四章 一个乌龙

林逾傻呆呆的看着陆一正,被他笑的愈加气愤。

"林大小姐,没想到你还是老处女啊!不过,不过是你想多了吧,这不是你宝贵的初血,如果我没猜错,你的大姨妈大驾光临了吧!"

哈哈哈哈,陆一正笑的停不下来。的确,这个大乌龙着实好笑。

"我凭什么信你?看你那猥琐样子,我很难相信你是好人!"林逾半信半疑,此刻正在记忆中搜索着上个月大姨妈的日期。

"林大小姐,你觉着你吐成那副德行我对你能有什么性趣?再说,你这姨妈驾到,也不方便是不?我从不喜欢浴血奋战的,哈哈哈哈!"陆一正笑的没完没了,故意调戏林逾。

此刻的林逾又气又羞,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还不信?那林大小姐,那你可以来我们医院检查一下那个东西还在不咋啊,理论上如果没有意外破裂,它应该还在的。"陆一正假装很正经的样子,"直接我帮你检查也可以啊,省着去医院麻烦。"

"你个变态大色狼,你有病吧!检查你自己的去吧!"林逾又害羞又气愤,真是想活剥了眼前这个讨厌的陆一正。

"我真的是医生,我是产科医生,以后你生宝宝可以找我的,毕竟朋友一场。。。"

"滚!"不等陆一正话说完,林逾就一个枕头扔了过来。

"林逾,你别。。。"

"滚出去,我要换衣服了!"

"好好好,我给服务台打电话,让她们送衣服来。你先把睡衣穿上吧。我去洗手间躲一会。"陆一正自知玩笑开的有些过分,便立刻收敛起来,变得严肃起来。

陆一正拿起手机躲进了洗手间,"你好,请把1207的衣服送过来。好,谢谢。呃,等一下,再帮我送一包卫生棉。呃?我也不懂,总之要好的。嗯,谢谢。"

挂断电话,陆一正倚在洗手台边,不禁想起了刚刚林逾害羞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女孩子虽然对自己很无礼但却不乏真实可爱。

林逾起身去拿地上那件睡衣,发现床上多处血迹,心中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看来真是来大姨妈了。哎,这平时来个大姨妈肚子都会疼的要死,这回竟毫无感觉。林逾赶快穿好了睡衣,但这条性感的吊袋睡裙实在是让她不好意思面对房间里这个异性,索性又躲回被子里。等着送衣服的服务员。

服务员敲门声打断了两个人各自的心思。

陆一正打开门接过两人的衣服和一包卫生棉。关上房门,转头看着林逾,"小鱼,我帮你把衣服放进洗手间了,你去里边换吧。"

"嗯,麻烦你转过头去!"林逾此刻也冷静了下来。

"没问题。"陆一正对着林逾努了努嘴,便转过了身,那个表情好似再说又不是没看过你,弄得林逾好不自在。

洗手间里,林逾发现自己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在了浴巾架上,上边摆着一包卫生棉。林逾竟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陆一正!”林逾尽量平复着自己的情绪。

“嗯?林大小姐有什么指示?”陆一正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床上玩味的看着从洗手间出来略带羞涩的样子。

“昨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吧,我们以后,以后就当不认识,可以吗?”林逾吞吞吐吐,觉得像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嗯?陆一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林逾突然反应过来,这家伙已经叫她名字很多次了。

“你这个女人真让人受不了,本来也没发生什么事,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陆一正皱皱眉头,“不过,为什么要当不认识呢?你这女人还真是狠心,一天之内帮了你两次,你竟然这么快想和我撇清关系。”

“撇清关系?我们本来也没关系好不好!一天之内遇到你两次都没什么好事,以后不见你我也没什么损失。”林逾背起背包,刚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似得,“你到底怎么知道我名字呢?我从来没告诉过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你认识我吗?”

“你这女人电视剧看多了吧!你以为我跟踪你,调查你啊?真是笨的可以了,我们住酒店不用身份证吗?看来你昨天醉的真是不省人事了,早知道直接把你卖了。”陆一正说起身份证,顺手拿起床头的身份证看了起来,“哦?原来你是伊城人啊!我去过那,很不错的地方,风景很美,姑娘也很美。”

林逾一把夺过身份证,恨恨的样子。“神经病,关你什么事!我走了,再也不见!”

陆一正看着转身愤怒离去的林逾,不禁笑了起来,“真是个有趣的笨女人。”

林逾离开酒店,才发现这个酒店离自己家只隔了一条街,看了看时间,已经十点钟了。林逾也感觉到肚子有些饿,决定吃完早餐再回家。路过报亭,林逾买了一份招聘报纸,决定吃完饭就回家看报、上网找工作。毕竟,生活得继续,房贷房租哪一样都需要钱。就当今天是一个新的开始。

糯米粥,素馅小包子,这是林逾最喜欢的早餐搭配。林逾一遍吃着早饭,一遍翻看着报纸,立刻被一个占了整页篇幅的招聘信息吸引了,“天坤集团竟然招聘了!”林逾忍不住自言自语。

因为这个天坤集团是安城知名的大公司,福利待遇数一数二。只是每年五月份去指定的高校招聘少量的应届毕业生,那些应届毕业生都挤破头想尽各种办法进天坤。之前从未像现在这样的大规模的公开对外招聘。林逾仔细看着招聘细则,发现天坤集团广告策划部招聘策划专员,招聘要求自己都算符合,薪金起步竟然是自己原来的三倍!“三倍啊!”林逾动心了,觉得这么好的机会自己必须要去试一试。

林逾决定赶快回家准备简历,想想就很开心,如果能去天坤工作,自己的房贷都是小问题了。想到这,林逾心里美美的,仿佛已经被这家大集团录用了一样。

林逾仿佛是蹦跳的回到出租屋的,进门就开始打开电脑,开始制作自己的个人简历。林逾忽然觉得这份简历好难做,不知道人家会不会嫌弃自己的工作经历,五年换了六份工作,这种状况很难不被人家嫌弃。就算不被怀疑工作能力,也会让人觉得你为人做事不踏实。想想头都大了,这简历真是把林逾难倒了。

“救命啊!啊!”林逾伸着懒腰,有些抓狂,甚至开始头疼,索性瘫在椅子上做装死状。

敲门声打断了正在装死的林逾,林逾极不情愿的起身,慢悠悠的向大门走去。

“你个死丫头,快开门啊!”门外苏凉大喊着。

林逾快走了两步,嘴里叨叨着“这个姑奶奶怎么来了呢?”

打开门,看见门外穿的性感低胸的苏凉,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穿成这样要去参加晚宴啊?我这片住的都是老大爷老太婆,你这样来我这,刚才没被那些大爷大妈用眼神杀死啊?”林逾边说边往卧室走。苏凉一副不屑的样子关上了大门跟着走进了卧室。

“死丫头,我喜欢。你不是一向我行我素的吗?什么时候开始在意别人的想法了?”苏凉恰恰也是那种我行我素的人,正是因为如此,多年前她才觉得林逾能成为自己的朋友。

“你怎么知道我在家啊?”说话间,林逾懒洋洋的走到客厅拉开冰箱,拿出了2瓶果汁,又懒洋洋的回到卧室,递给苏凉一瓶,“你喜欢的菠萝味道的!”

苏凉白了林逾一眼,“你这终于不用早起上班的人,不在家里睡懒觉还能去哪?不过这才十点钟,你就起床了,我真的好意外哦!”

苏凉说的没错,这几年里,每个周六日,除了有重要事情或者朋友约会,其余的时候就从来没在11点之前起过床。苏凉总是骂她,你这个懒癌晚期的女人是找不到男人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懒得化妆、懒得做皮肤护理,懒得认识新朋友,终究会变成黄脸婆孤独终老。而每每这个时候,林逾都会撒娇的抱住苏凉:我怎么会孤独终老呢,我有你啊,这就够啦。

“我这不是早起找工作嘛!”林逾拿起手中的报纸在苏凉眼前晃了晃,“不过,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不用上班吗?来找我干嘛呢?”

“我休年假了,明天和秦翔去旅行。早上刚去公司交待一下工作,就直接来找你了。你这死丫头还敢问我找你干嘛!昨天我话都没说完,你就着急挂断,不就是提起江辰宇了么,你就那么没有出息吗?都听不了这几个字了吗?难道你要永远这样吗?”

“我早就忘了他了,只是好端端的提起他干嘛?真是无聊!”林逾装作莫不在乎的样子。

“死丫头,你就是嘴硬,这样有什么用?不管你想不想听,我都要和你说。昨天江辰宇找过我了,他说了一件我们都不知道的事。我觉得他说的是真的。”苏凉不依不饶的样子,林逾懒得理会,漫不经心的用吸管吸着果汁。苏凉便开始讲述了江辰宇告诉她的这件事。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在“奇热小说”上连载,为了保护正版及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