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言情小说 > 《恃君宠》小说

《恃君宠》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marco 发表评论

《恃君宠》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十七年柊,主要剧情为:小时候,林嘉若最大的目标是成为一名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 可是一不小心,爹娘就给她挣了个了不得的身份;又一不小心,被一个宠妻狂魔拐回了家; 大秀什么的,这辈子是不太可能了,就勉勉强强做个恃宠而骄的……嗯…… 这是一个娘重生、爹穿越,一起宠着本土女儿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第一章 娘重生了

林嘉若一直清楚地记得,那是永康十年四月初十,她刚刚满了五岁,她的娘亲徐氏就重生了。

那一天,春光灿烂,她正在大堂姐屋里玩,娘亲身边的杜鹃匆匆跑了来,神色慌张得把她们姐妹四人都吓到了。

“三夫人醒了,着急着喊四姑娘过去呢!“

说着,也不等林嘉若跟堂姐们话别,就拉着林嘉若往季秋院跑去。

林嘉若人小腿短,被杜鹃带得好几个踉跄,差点摔倒,不由得生起气来“慢点!慢点!手要断了!“

小孩子的尖叫声格外刺耳,杜鹃忙放慢了速度,好声劝慰“我的好姑娘,夫人午睡醒来,就急着找您,您可快着点,夫人似乎有些不好“

林嘉若被吓了一跳“什么叫有些不好?娘亲午睡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就不好了?“

杜鹃是林嘉若外祖徐家的家生子,是林嘉若娘亲徐氏的心腹丫鬟,她说的话当然不会有假。

但她这会儿明显一副说不清的样子,支吾两下,索性丢了一句“您到了就知道了!“

还没到季秋院,院门口没有人守着,远远就听到院子里一阵哄闹声,夹杂着各种尖叫,林嘉若有些害怕地停住了脚步,奈杜鹃归心似箭,硬拉着林嘉若往里走。

林嘉若刚跨进院门,就呆住了。

只见一个状若疯癫、披头散发的女子,动作粗野地骑在一个婆子身上,面目狰狞地掐着婆子的脖子,这这这,这真的是她那优雅美丽、大家闺秀的娘亲?

“夫人!夫人!姑娘来了!”杜鹃大力将林嘉若拉到了徐氏面前。

徐氏面容一松,看了过来。

还真是娘亲!林嘉若不安地问:“娘亲,您怎么了?”

瞄了一眼地上的婆子,又是吃了一惊,这不是徐嬷嬷吗?徐嬷嬷可是娘亲的奶娘,娘亲平时待她最亲厚不过了。

徐氏猛地朝林嘉若扑了过来。

“阿若!阿若!我的儿啊!“林嘉若被徐氏紧紧地按在胸口,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我的娘亲啊!您老远把儿喊过来,就是为了闷死我吗?

林嘉若一边挣扎,一边心中暗自埋怨。

“夫人!夫人!快松开,姑娘要喘不过气了!“还好徐氏身边的黄鹂看出了林嘉若的困境,出声提醒。

徐氏忙松开女儿,看到林嘉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自责不已“阿若!阿若!你没事吧?都是娘不好“

林嘉若被徐氏的满脸泪痕吓了一跳,忙说“我没事!我没事!娘,您怎么了?“

徐氏被她问得愣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古怪的眼神将林嘉若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又用手将她从头到脚都摸了一遍,仿佛在检查她是否完好无缺。

徐氏的眼神古怪极了,看得林嘉若浑身发毛,双手摸她的时候一直在颤颤发抖,林嘉若很想躲开,但看着徐氏又有点害怕,不敢躲。

徐氏终于摸完了,眼里渐渐地流露出喜出望外的情绪:“阿若,你没事?你还好好的?”

林嘉若困惑地眨了眨眼,小声问:“娘亲,我一直好好的啊?您是不是做噩梦了?我昨晚也做噩梦了,梦到父亲带了个妹妹回来呢!莺儿说梦都是相反的,娘亲不要害怕。”

说着,拿着自己的手帕笨拙地给徐氏擦眼泪。

小女孩白白胖胖的小手伸到眼前,被徐氏一把抓在手心,惊疑不定地问:“阿若,你今年几岁?”

林嘉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惊讶地望着徐氏:“娘亲,您怎么连我的年纪都不记得了?我今年五岁啦!”

“五岁五岁”徐氏喃喃地念了两声,忽然大喜,“太好了!太好了!阿若!”

脸上泪痕未干,徐氏就抱着林嘉若哈哈大笑起来。

乖乖巧巧被徐氏抱着的林嘉若却是愁眉苦脸的,杜鹃说的原来不是吓唬我,娘亲果然是不太好。

是做了噩梦魇住了吗?好在娘亲还认得我,林嘉若想着,心里生出一股保护欲,伸出自己短短的小手臂,努力地去抚摩徐氏的背。

徐氏感觉到林嘉若的动作,感动得泪流满面,哽咽着说:“阿若,你是娘亲的心肝宝贝,娘亲的掌上明珠,娘亲这次一定会保护好你和愿之!”

林嘉若听得一头雾水:“娘亲,愿之是谁?”

大堂兄叫林致之,二堂兄叫林修之,三堂兄叫林平之,愿之这名字听起来像是林家这一辈男孩的名字,可她怎么没印象呢?

徐氏身子僵了一下,一只手从林嘉若身上滑了下来,轻抚上自己的腹部,柔声道:“愿之是你嫡亲的弟弟!”

徐氏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这事林嘉若也早就被告知过了。

林嘉若才五岁,哪里懂妇人怀孕生子的事,听徐氏这么说,就信以为真:“娘亲肚子里是弟弟吗?他可真小!”

林嘉若好奇地看着徐氏尚未显怀的小腹,徐氏是个美人,腰肢纤细柔美,林嘉若一想到这样小的肚子里藏着一个弟弟,就觉得应该是个很小很小的娃娃,就像大堂兄雕的木人和二堂兄捏的泥人一样小。

提到未出世的孩儿,徐氏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她柔柔一笑:“弟弟现在还小,但是他会长得很快,再过几个月,他就会将娘亲的肚子撑得很大,还会用小脚踢娘亲的肚子,就像你小时候一样!”

林嘉若听得好奇极了,伸手想摸徐氏的小腹,又怕被弟弟踢着,犹豫不决。

“夫人和姑娘进屋再聊吧,别累着了!”黄鹂见徐氏似乎恢复了正常,小心翼翼地提出建议。

徐氏和颜悦色地点了点头,牵着林嘉若往屋里走。

进了屋,立即有丫鬟端了热水和毛巾上来,杜鹃亲自拧了毛巾为徐氏擦脸。

徐氏有孕,本来就没有上妆,热水净面之后,一张俏脸白里透红,除了眼眶还有点发红之外,看不出任何异常了。

“弟弟叫林愿之吗?是爹爹取的名儿吗?”林嘉若这会儿已经完全忘了刚才发生的事,一颗心被牵到未出世的弟弟身上。

谁料徐氏身周的气氛毫无预兆地又变了。

林嘉若没听到徐氏回答,觉得有点不对劲,下意识地抬头去看,瞬间被吓了一跳。

徐氏一张俏脸阴沉得几乎能滴水了,更可怕的是她的眼神。

徐氏原本是个活泼俏丽的美貌少妇,一双眸子生得尤为讨喜,不笑的时候又大又清亮,一笑起来就弯弯如月牙,令人一看就好感倍增。

林嘉若正是遗传了徐氏这双眼睛,走到哪儿都讨人喜欢。

可徐氏那一双清澈明亮、讨人喜欢的眼睛,此刻却装满了令人心惊的仇恨,双唇抿得发白,脸色隐隐发青,整个人可怕得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

“林!时!生!”三个字是从徐氏的牙缝里挤出来的,看那表情像是恨不能食其肉饮其血。

林嘉若哪里过这个模样的徐氏,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不是娘亲!娘亲不是这个样子的!

第二章 赶走奶娘

林嘉若一直清楚地记得,那是永康十年四月初十,她刚刚满了五岁,她的娘亲徐氏就重生了。

那一天,春光灿烂,她正在大堂姐屋里玩,娘亲身边的杜鹃匆匆跑了来,神色慌张得把她们姐妹四人都吓到了。

“三夫人醒了,着急着喊四姑娘过去呢!“

说着,也不等林嘉若跟堂姐们话别,就拉着林嘉若往季秋院跑去。

林嘉若人小腿短,被杜鹃带得好几个踉跄,差点摔倒,不由得生起气来“慢点!慢点!手要断了!“

小孩子的尖叫声格外刺耳,杜鹃忙放慢了速度,好声劝慰“我的好姑娘,夫人午睡醒来,就急着找您,您可快着点,夫人似乎有些不好“

林嘉若被吓了一跳“什么叫有些不好?娘亲午睡前不还好好的吗?怎么就不好了?“

杜鹃是林嘉若外祖徐家的家生子,是林嘉若娘亲徐氏的心腹丫鬟,她说的话当然不会有假。

但她这会儿明显一副说不清的样子,支吾两下,索性丢了一句“您到了就知道了!“

还没到季秋院,院门口没有人守着,远远就听到院子里一阵哄闹声,夹杂着各种尖叫,林嘉若有些害怕地停住了脚步,奈杜鹃归心似箭,硬拉着林嘉若往里走。

林嘉若刚跨进院门,就呆住了。

只见一个状若疯癫、披头散发的女子,动作粗野地骑在一个婆子身上,面目狰狞地掐着婆子的脖子,这这这,这真的是她那优雅美丽、大家闺秀的娘亲?

“夫人!夫人!姑娘来了!”杜鹃大力将林嘉若拉到了徐氏面前。

徐氏面容一松,看了过来。

还真是娘亲!林嘉若不安地问:“娘亲,您怎么了?”

瞄了一眼地上的婆子,又是吃了一惊,这不是徐嬷嬷吗?徐嬷嬷可是娘亲的奶娘,娘亲平时待她最亲厚不过了。

徐氏猛地朝林嘉若扑了过来。

“阿若!阿若!我的儿啊!“林嘉若被徐氏紧紧地按在胸口,感觉自己快窒息了。

我的娘亲啊!您老远把儿喊过来,就是为了闷死我吗?

林嘉若一边挣扎,一边心中暗自埋怨。

“夫人!夫人!快松开,姑娘要喘不过气了!“还好徐氏身边的黄鹂看出了林嘉若的困境,出声提醒。

徐氏忙松开女儿,看到林嘉若一张小脸涨得通红,自责不已“阿若!阿若!你没事吧?都是娘不好“

林嘉若被徐氏的满脸泪痕吓了一跳,忙说“我没事!我没事!娘,您怎么了?“

徐氏被她问得愣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古怪的眼神将林嘉若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又用手将她从头到脚都摸了一遍,仿佛在检查她是否完好无缺。

徐氏的眼神古怪极了,看得林嘉若浑身发毛,双手摸她的时候一直在颤颤发抖,林嘉若很想躲开,但看着徐氏又有点害怕,不敢躲。

徐氏终于摸完了,眼里渐渐地流露出喜出望外的情绪:“阿若,你没事?你还好好的?”

林嘉若困惑地眨了眨眼,小声问:“娘亲,我一直好好的啊?您是不是做噩梦了?我昨晚也做噩梦了,梦到父亲带了个妹妹回来呢!莺儿说梦都是相反的,娘亲不要害怕。”

说着,拿着自己的手帕笨拙地给徐氏擦眼泪。

小女孩白白胖胖的小手伸到眼前,被徐氏一把抓在手心,惊疑不定地问:“阿若,你今年几岁?”

林嘉若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满是惊讶地望着徐氏:“娘亲,您怎么连我的年纪都不记得了?我今年五岁啦!”

“五岁五岁”徐氏喃喃地念了两声,忽然大喜,“太好了!太好了!阿若!”

脸上泪痕未干,徐氏就抱着林嘉若哈哈大笑起来。

乖乖巧巧被徐氏抱着的林嘉若却是愁眉苦脸的,杜鹃说的原来不是吓唬我,娘亲果然是不太好。

是做了噩梦魇住了吗?好在娘亲还认得我,林嘉若想着,心里生出一股保护欲,伸出自己短短的小手臂,努力地去抚摩徐氏的背。

徐氏感觉到林嘉若的动作,感动得泪流满面,哽咽着说:“阿若,你是娘亲的心肝宝贝,娘亲的掌上明珠,娘亲这次一定会保护好你和愿之!”

林嘉若听得一头雾水:“娘亲,愿之是谁?”

大堂兄叫林致之,二堂兄叫林修之,三堂兄叫林平之,愿之这名字听起来像是林家这一辈男孩的名字,可她怎么没印象呢?

徐氏身子僵了一下,一只手从林嘉若身上滑了下来,轻抚上自己的腹部,柔声道:“愿之是你嫡亲的弟弟!”

徐氏已经有了四个月的身孕,这事林嘉若也早就被告知过了。

林嘉若才五岁,哪里懂妇人怀孕生子的事,听徐氏这么说,就信以为真:“娘亲肚子里是弟弟吗?他可真小!”

林嘉若好奇地看着徐氏尚未显怀的小腹,徐氏是个美人,腰肢纤细柔美,林嘉若一想到这样小的肚子里藏着一个弟弟,就觉得应该是个很小很小的娃娃,就像大堂兄雕的木人和二堂兄捏的泥人一样小。

提到未出世的孩儿,徐氏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她柔柔一笑:“弟弟现在还小,但是他会长得很快,再过几个月,他就会将娘亲的肚子撑得很大,还会用小脚踢娘亲的肚子,就像你小时候一样!”

林嘉若听得好奇极了,伸手想摸徐氏的小腹,又怕被弟弟踢着,犹豫不决。

“夫人和姑娘进屋再聊吧,别累着了!”黄鹂见徐氏似乎恢复了正常,小心翼翼地提出建议。

徐氏和颜悦色地点了点头,牵着林嘉若往屋里走。

进了屋,立即有丫鬟端了热水和毛巾上来,杜鹃亲自拧了毛巾为徐氏擦脸。

徐氏有孕,本来就没有上妆,热水净面之后,一张俏脸白里透红,除了眼眶还有点发红之外,看不出任何异常了。

“弟弟叫林愿之吗?是爹爹取的名儿吗?”林嘉若这会儿已经完全忘了刚才发生的事,一颗心被牵到未出世的弟弟身上。

谁料徐氏身周的气氛毫无预兆地又变了。

林嘉若没听到徐氏回答,觉得有点不对劲,下意识地抬头去看,瞬间被吓了一跳。

徐氏一张俏脸阴沉得几乎能滴水了,更可怕的是她的眼神。

徐氏原本是个活泼俏丽的美貌少妇,一双眸子生得尤为讨喜,不笑的时候又大又清亮,一笑起来就弯弯如月牙,令人一看就好感倍增。

林嘉若正是遗传了徐氏这双眼睛,走到哪儿都讨人喜欢。

可徐氏那一双清澈明亮、讨人喜欢的眼睛,此刻却装满了令人心惊的仇恨,双唇抿得发白,脸色隐隐发青,整个人可怕得仿佛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

“林!时!生!”三个字是从徐氏的牙缝里挤出来的,看那表情像是恨不能食其肉饮其血。

林嘉若哪里过这个模样的徐氏,目瞪口呆了一会儿,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这不是娘亲!娘亲不是这个样子的!

第三章 丫鬟也要赶走

林嘉若的预感是对的。

第二天一早,林嘉若刚起床,徐氏身边的四个大丫鬟之二,杜鹃和黄鹂就过来了,说徐氏要喊林嘉若屋里的丫鬟过去问话。

“那我一个人去给祖母请安吗?”林嘉若一边问着,一边在脑中开始画起从季秋院到慈荫堂的路线。

“夫人让奴婢陪着姑娘去慈荫堂请安!”杜鹃笑嘻嘻地说。

林嘉若有点不情愿,杜鹃毛毛躁躁的,昨天被她拉着一路小跑,差点摔倒不说,回来后手都青了一圈,现在想起来还隐隐作痛。

但娘亲都发话了,林嘉若再不情愿也不好拒绝。

“那你不准拉我的手!”林嘉若唬着脸说。

杜鹃看她小孩子做大人严肃模样,觉得可爱得不行,压根没听清她说什么就笑眯眯地点着头。

林嘉若见杜鹃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直觉地不信任她,索性将手揣在袖子里。

这样总不能牵我的手了吧?

林嘉若得意地想。

林嘉若到了慈荫堂的时候,大家就看到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娃双手拢在袖子里,眼睛乌溜溜的,脸上表情机警中带着点儿得意。

二姑娘林嘉芷冲过来对着林嘉若一阵揉搓,笑嘻嘻地说:“阿若胖嘟嘟的,真是可爱!”

但凡女子上至八十,下至八个月,就没有喜欢听“胖”字的!

林嘉若已经是个五岁的小姑娘了!“胖嘟嘟”这个词绝对是侮辱!

林嘉芷已经十岁了,五岁的林嘉若奋力反抗也逃脱不了林嘉芷的魔爪,长辈们是不会管小孩子的打闹的,林嘉若只好求助地看着一边的大堂姐林嘉兰。

“不要闹了!”林嘉兰低声斥道,“让祖母看到成何体统!”

林嘉兰是长房嫡长女,在众姐妹面前很有威严,林嘉芷被她说了一声,虽然嘟囔了一句“祖母才不在意呢”,还是乖乖地放开了林嘉若。

林嘉若一得自由,就窜到了林嘉兰身后,朝林嘉芷做了个鬼脸。

林嘉芷还想冲过去抓她,听到嫡母孙氏干咳了一声,才悻悻作罢。

过没多久,住在前院的林修之和林平之也到了,只有大堂兄林致之在萧山书院念书,每月十五、十六才回来两天。

正巧林老夫人也起身了,让人出来喊他们进去。

林老夫人身边服侍着的是窦嬷嬷和柳太姨娘。

林老太爷生前很宠爱柳太姨娘,林老太爷过世后,林老夫人就让柳太姨娘搬到慈荫堂贴身伺候自己。

林修之和林平之还要去族学,请安后听了几句关怀的话,就离开了,剩下女眷们陪林老夫人闲聊。

林嘉若跟着姐姐们问过安之后,就熟门熟路地摸到最末一个位置,自己爬上去,正襟危坐,假装在听大人们讲话,实则神游天外。

忽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阿若想你爹爹了没?”

林嘉若反射性地挺直身板,响亮地喊了一声:“想!”

屋内的大人们会心地笑了,林老夫人和蔼地笑道:“这次回来,叫他待到你娘生了再走!”

原来是爹爹要回来了!

林嘉若的爹是林家的嫡幼子,老夫人的心肝宝贝,名叫林时生。

林时生是个风流才子,一天到晚不着家,不是游学就是赴会,林嘉若连他的长相都记不清了,还怎么想念?

“你们几个孩儿要好好招呼人家,不要失了礼数!”老夫人说完这句话,就挥挥手让大家都散了。

林嘉若眼珠子转了转,悄悄蹭到林嘉兰身边,小声问道:“大姐姐,祖母让我们招呼谁?”

林嘉兰轻轻瞪了她一眼,但还是告诉了她:“是我金陵舅家的表哥和表弟,跟了三叔来我们家住上一阵。”

林嘉若“哦”了一声,她隐约记得大伯母娘家是金陵非常有名望的人家。

回到季秋院,照例先去徐氏房里一起吃早饭。

林嘉若一眼就看到了莺儿,只当徐氏留她等自己一起回去,也就没在意。

吃过早饭,林嘉若便将在祖母那听来的仅有的两个消息转告徐氏:“祖母说爹爹要回来了——”具体哪天回来她没注意听,担心徐氏问起,就想紧接着说下一件事。

没想到徐氏冷哼一声,道:“他是该回来了!”

林嘉若惊讶地说:“娘亲你知道啦?爹爹也给您写信了?”

徐氏又是一声冷哼。

林时生会给她写信就有鬼了!只不过上一世的那一天让她印象深刻罢了。

林嘉若“哦”了一声,又说起另一件事:“大姐姐金陵舅家的表哥和表弟也跟着爹爹过来我们家玩儿!”

徐氏愣了一愣:“你大伯母的娘家侄子?”前世好像没来啊?

林嘉若点头:“是啊。娘亲,大姐姐的表弟比我大还是比我小?”

“比你大两岁。”徐氏漫不经心地回答。

这对兄弟以后可都是了不得的人物,哥哥后来中了探花,娶了宰相之女,弟弟更是

那样人中龙凤的两兄弟,对林时生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怎么会和他同路过来?

说起来,前世愿之还是他救出来的,只是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

无论如何,他们母子总是欠了他一份大恩情。

想到这里,徐氏面色一缓,嘱咐林嘉若:“甘家这两位表公子都是好的,你要好好招待他们!”

林嘉若嘴里答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甘家表哥来了,自有大哥哥和大姐姐招待,哪里轮得到我呀!

饭吃完了,话也说完了,林嘉若跳下凳子,眉眼弯弯地说:“娘亲,我要去找三姐姐玩儿了!”

小女孩儿无忧无虑的模样看得徐氏心都化了,摸了摸她的头,柔声笑道:“去吧,记得回来吃午饭!”

林嘉若迈着轻快的脚步往外走去。

一只脚刚跨过门槛,人就停了下来,惊讶地回头:“莺儿,怎么还不走啊?”

她这一叫,莺儿的头都埋到胸口了。

“这事儿,娘亲还没来得及告诉你呢,从今儿起,莺儿和白露就不跟你身边伺候了。”徐氏含笑看着她。

林嘉若还没从温柔体贴的莺儿姐姐被娘亲赶走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就听到徐氏又补了一刀:“以后杜鹃跟着你!”

林嘉若一脸被雷劈的表情看着徐氏。

会唱歌哄睡的奶娘赶走,会做点心绣荷包的莺儿也赶走,给她换一个会捏疼人的杜鹃!

这是我亲娘吗?

左手腕忽然隐隐作痛起来,林嘉若深吸一口气——

“我不要——”尖叫声响彻云霄。

第四章 探望奶娘

一个五岁的孩子怎么反抗自己的娘亲?

这个问题,很多年后林嘉若也有想过,看看那时她杀伐决断、有如神助的娘亲,觉得自己当年已经不能更勇敢了。

徐氏没想到林嘉若会反抗,毕竟她是一心为了女儿好。

就像很多大大小小的孩子一样,林嘉若对娘亲的这片苦心完全不能领会,甚至感觉到了恶意。

“娘亲昨天赶走了奶娘,今天又要赶走莺儿和白露,还把娘亲的身边人安插到阿若身边,难道阿若和二姐姐一样是庶出的吗?”林嘉若气鼓鼓地质问。

林嘉芷就曾不屑地说过,二伯母想赶走她的奶娘,还要在她身边安插自己的人,后来被她姨娘在二伯父面前哭诉了两句就作罢了。

徐氏都被她气笑了,挥退了边上伺候的人,把林嘉若拉到跟前捏了捏脸:“你胡说什么!你当然你身边的人哪个不是娘亲给你的,现在不过是她们伺候得不好,娘亲再给你换几个!”

“阿若觉得她们伺候得很好!”林嘉若揉了揉被捏疼的小脸,寸步不让。

“你小孩子懂什么!”徐氏轻轻松松一句话就把林嘉若的“觉得”推翻了。

大人总是这样不讲理!

形势很严峻!林嘉若沉下脸,在脑海中飞速地思考对策。

要不哭闹耍赖?

林嘉若马上对自己摇头,不能胡闹!

“阿若摇什么头呢?”徐氏好笑地问。

“莺儿说,娘亲怀着小弟弟很辛苦,阿若要听话,不能让娘亲生气。”林嘉若垂头丧气地说。

徐氏听了她的话,愣了一愣,眼中若有所思。

林嘉若看到徐氏面色有所缓和,忽然福至心灵,软绵绵地拉着徐氏的手摇了摇:“娘亲,阿若都要做姐姐了,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娘亲要是觉得阿若不懂,为什么不教教阿若呢?”

徐氏听得眼眶一热,她的阿若这样懂事了……

徐氏很有一股冲动,想把那些心怀不轨的人都告诉林嘉若,可一看眼前的女儿,站着还不及坐着的她高,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何苦连累了孩子,那些丑陋和仇恨,就让她一个人背负好了,这辈子,一定要让阿若和愿之平安无忧地长大!

林嘉若明明看到徐氏就要张开说了,又闭上了嘴,功败垂成的挫败感让她整个人瞬间蔫了下去。

徐氏看着心疼,犹豫了一下,说:“这样吧,莺儿也还是跟着你,娘亲再把杜鹃给你!”

莺儿说起来也没有直接参与那些事,只是性子太过软绵,带得林嘉若也毫无主见,才让人钻了空子,有杜鹃盯着,她也可以放心些。

林嘉若心中仍然愤愤,娘亲居然要派杜鹃来当间谍!

徐氏心虚地以为林嘉若生气是因为她不肯说实话,就好声好气地说:“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娘亲什么事都同你商量!”

林嘉若不以为然地哼哼了两声,大人就喜欢拿这种话搪塞小孩子。

但她又不想放弃这个机会,想了想,抬起手比了比自己的个子,问:“长多高算是长大?”

徐氏以为哄住了她,心里一开心,随口说了一句:“像你大姐姐这么高吧!”林嘉兰都十二岁了,十二岁是可以什么都知道了。

徐氏没想到的是,为了她这一句话,林嘉若卯足了劲地让自己长高,高到徐氏都担心她会因为太高而嫁不出去了。

莺儿是要回来了,白露还是丢了。

离开徐氏房间的时候,林嘉若一脸的郁郁寡欢,默默无语地走出季秋院,在院门口站了好一会儿,突然转了个方向,往西侧门走去。

杜鹃一看,这方向不是去二房的仲夏院啊,自觉受了三夫人的嘱托,要看好林嘉若:“四姑娘这是要去哪儿啊?”

林嘉若斜了她一眼,哼!就不告诉你!

西侧门是林府下人进出的通道,靠近西侧门那边都是林府下人的住处,杜鹃摸不准林嘉若来这里做什么,可是出于责任感,还是要严肃地拦一拦:“四姑娘是什么身份,怎么来这种肮脏的地方?这里都是下人们进出的,冲撞了姑娘可怎么办?”杜鹃忠心耿耿地劝说着。

林嘉若本来就心情不好,被她一拦,火就更大了,你不让我去,趁杜鹃不注意,一猫腰从她手边钻了进去。

杜鹃忙追了进去。

林嘉若一边躲避杜鹃的追赶,一边叫嚷:“奶娘!奶娘!你在哪儿啊!”

一间屋里跑出来一个年轻妇人,看到林嘉若又惊又喜:“四姑娘,您怎么来了?”

林嘉若看到她,欢快地跑跳着扑过去,妇人慈爱地笑着把她搂在怀里:“四姑娘怎么来我们这下人的地方了?是来找奶娘吗?昨晚睡得好吗?”

杜鹃追到了跟前,狠狠地剜了妇人一眼:“芸娘,你引着四姑娘来西侧院,要是被三夫人知道,有你好看的!”

芸娘有些害怕。

林嘉若生气地说:“是我要来找奶娘的,奶娘才没有引我,你要是去娘亲面前乱说,我就、我就……”好气哦,竟然没有什么可以威胁杜鹃的,林嘉若挤了半天,才一跺脚,“我就让莺儿掌你的嘴!”

莺儿吓得连退两步。

林嘉若恨铁不成钢地瞪了她一眼。

虽然没有威胁到杜鹃,杜鹃还是挺尴尬的,被小主子记恨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林嘉若看杜鹃歇了气势,就不再理她了,兴高采烈地抱着芸娘说话:“奶娘,你放心,我昨晚睡得可好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没了奶娘就睡不好?不可能的!

林嘉若回答得这样中气十足,芸娘莫名有些失落,但看到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女孩儿这么惦记自己,心里也是暖暖的,连声道:“那就好!那就好!”

“奶娘,你在家里好吗?你要给长寿生弟弟了吗?”说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就往芸娘肚子上瞄去。

芸娘脸上一红:“你这孩子!生孩子哪有那么快?”

没有那么快吗?林嘉若有点失望:“那阿若的弟弟还要多久出生呢?”

芸娘温柔地笑道:“到十月就差不多出生了,今年秋天的时候,四姑娘就要做姐姐了,要像个大姑娘了。”

我本来就挺像大姑娘啊!林嘉若不服气地想,明明是你们要把我当小孩子!

忽然看到芸娘身后,有个孩子从门后探出一个圆圆的脑袋,好奇中带着敬畏地看着林嘉若。

林嘉若长这么大,还没被人用敬畏的目光看过,不由得挺直身板,回忆了一下林嘉兰的大家闺秀式微笑,模仿着徐氏的语气,和蔼可亲地问:“这是长寿哥吗?”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恃君宠》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