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流年暮春》小说

《流年暮春》小说

《流年暮春》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作者峰火,主角:苏默寒米染。主要内容:看着米染眼中的慌乱,苏默寒语带笑意的调侃,“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了,我可爱的——小舅妈。”在说到小舅妈三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一顿,俨然是有意强调。许是玩够了这种猫捉。

免费试读章节一 残酷的开始

“默寒,你放开我,不行......你看清楚了我是谁......”

苏家老宅。

米染被迫抵在浴缸边,夏天淡薄的衣物被水浸染,沉重的带着森森寒意,她尽量躲避那只肆虐的手,生怕自己下一秒会羞耻的叫出声。

想逃离,浴室门明明近在咫尺,只可惜双手被制在苏默寒手里,她根本一步都走不出去。

看着米染眼中的慌乱,苏默寒语带笑意的调侃,货当然知道你是谁了,我可爱的一小舅妈。”

在说到小舅妈三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一顿,俨然是有意强调。

许是玩够了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几乎是同时最后的阻碍被撕碎,苏墨寒下身一挺,坚硬的灼热长驱直入,气势汹汹的撞进女人的娇嫩处。

‘观一”

陡然传来的疼痛,逼得米染惊叫出声,耳边依稀传来男人邪肆的声音,"小舅妈,你这样的女人,我那个没用的舅舅怎么能满足的了

毫不掩饰的鄙夷和不屑,落在米染耳边,化为一道道惊雷,轰的一声声在她耳边炸开。

不行,真的不行......”米染脑子一瞬间空白,本能的小声呢喃着,只是苏默寒的动作未停,反而速度更快起来。

最后米染被逼的没了办法,只能满眼绝望的哭求,“真的不行,要是被苏源看见了……”

噼了! ”

没想到米染话未说完,苏默寒便变了脸色厉声呵斥,眼中是抑制不住的寒冽。

被这样的苏默寒吓了一跳,又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米染忍着畏惧,面色苍白的不敢再多说,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身前喜怒无常的男人。

可这样的委曲求全,看在苏默寒眼里越发刺目,忍不住怒声质问,这么怕那个窝囊废看见?”

咬了咬唇瓣,米染不敢应声,却听男人的言语间笑意越发戏谑,’那你不妨卖力一些,只要把我伺候好了,指不定能赶在他回来之前做完。”

'‘你疯了 米染脱口而出,怔怔看着眼前的男人,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眼中的意味,苏默寒毫不顾忌的冷嗤,“若是那人回来看到这一幕,你说他会怎么看你?还是会因为你这个外人,和我这个血亲决裂

心中一阵阵发寒,就在十分钟之前,她还以为他有最起码的羞耻心,现在米染已经丝毫不抱希望了。

此刻的苏默寒于米染而言,就是个发了疯的魔鬼。

果然,苏默寒笑着接话,‘看来你已经有答案了,当初你是我的女人却嫁给了他,现在背着他返回来勾引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儿!”

他早有打算,分明是吃准了她无计可施!

满腔热泪夺眶而出,米染忍不住哭出声,u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和米雅马上就要结婚了,难道这样还不够?”

米雅,她们是一母同胞的姐妹,人生却是天差地别,如今她在高高在上的云端,为什么这些人将她踩踏进尘埃还不够?

'‘当然不够! ”捏住女人光洁的下颚,苏默寒语气满是无处消散的恨,“这些都是你欠我的,不久之后我就会娶小雅为妻,但是她身体不好,有些事只能由你这个妹妹代劳了。

“怎么会身体不好? ”顾不上反驳苏默寒,米染忍不住关切的追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无论发生了多少事,至少她和米雅还是姐妹,即便心里有怨,她也不愿自己的姐姐出事,可是苏默寒的回答却让她大惊失色。

‘看来你巴不得小雅出事啊! ”不给她反驳的机会,苏默寒冷嗤,“不过恐怕是要你失望了,现在小雅好的很,只是当初将一个肾移植给了我,难免要多顾忌一些。

"两年前的移植手术?”米染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还是忍不住的问出口。

而苏默寒接下来的话,更是如利刃一般,狠狠的划在她的心上。

"难为你忙着勾三搭四的时候,还有心情来关心我的死活,既然知道那场手术。”

勾三搭四?

原来他的心里一直是这样看她的?

可明明事实不是这样的啊?

满眼急切的看向苏默寒,米染心里的话脱口而出,“不是的,移植手术怎么会是米雅做的

不是小雅难不成是你苏默寒说完便自顾自的冷嗤,-你的演技何两年前相比,可是太拙劣了一些。

你相信我,当年是……”

直视米染苍白的俏脸,苏默寒不耐烦的厉声打断,’湘信你?米染,你让我相信你

眼中隐晦渐深,苏默寒掐住米染的手指蓦然收紧,’两年前我差点丢了命,你做了什么?背着我嫁给了我的亲舅舅,现在和我说让我相信你

当初如果不是相信她,如今他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从鬼门关捡了条命回来,他的女人却成了他的亲舅妈,经历过这些之后还能相信谁?

想到这里,苏默寒又开始毫不顾忌的律动起来,两人的动作激起层层的水浪,旖旎的声响在偌大的浴室回荡。

身下是撕心裂肺的疼,米染却仿佛诨然不觉的兀自呢喃,-不是的,不是的……”

“你以为我还像以前那么蠢苏默寒咬牙切齿的呵斥,他最看不得米染这幅模样,楚楚可伶受尽委屈,只有经历过才知道,那泪水沾染的都是淬了毒的箭。

越想苏默寒越恼怒,语气也越发咄咄逼人,"倒是我看走眼了,你的演技一如既往的卓越,小金人不给你还真是可惜了 ?”

大掌在女人丰盈的柔软用力揉槎,见她咬着唇连哼都不哼一声,苏默寒心中恨意更甚,’‘当初眼看着小的没希望了,就把主意打在老的身上了?嫁给男朋友的亲舅舅,亏你他妈能想的出来。”

谁能想到他当时好不容易,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来,听到这样的消息时,是怎样的灭顶之灾!

满腔的恨意,仿佛都要随着动作,毫不顾惜的传递到身下的女人身体。

免费试读章节二 麻木不仁

全身疼的几乎麻木,却不及心痛的十分之在意识捎失殆尽之前,米染终是忍不住浅声辩驳,M你误会了,我没有!

既然是我误会了,那小舅妈不妨解释给我听,我看你还能不能再创新高,编出什么好故事

苏默寒速度越来越快,米染的唇瓣已经微微沁出血迹,却还固执的不愿出声,这是她最后的尊严和执念,决不能输!

同时闭上眼敛去眸间希翼,将险些脱口而出的话,又生生咽回了肚子里,米染不得不面对现实。

她承诺过的,那时发生的所有事情,她必须永远忘掉,再也不能提起只字片语。

而米染欲言又止的神情,在苏默寒看来无疑是无言以对,不禁不客气的冷嗤,“你连编都编不出个所以然来,小舅妈,你说该让我怎么相信你。

得意的看着米染越发苍白的脸色,苏默寒笑的寒冽,‘'说起来你当初恐怕怎么也想不到,我这个不受待见的活死人,后来能生生挺过来,还得了苏家所有产业,而你米家大小姐,现在只能天天守着一个病秧子。

耳边回荡着他醇厚的嗓音,少了以往的青涩明朗,但米染从未想过,她的苏默寒有一天竟会如此恶毒,当着她的面编排自己的亲舅舅。

想到苏源曾对自己说过的话,米染忍不住为他鸣不平,"苏默寒,别忘了苏源是你的长辈,何况他向来淡薄,什么苏家产业他根本就不在意,你又何必咄咄逼人,非要这样和他过不去

简短的一段话,就是压垮男人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萆,米染对苏源的维护,在苏默寒听来莫名刺耳。

一番郎情妾意。”苏默寒眉目越发狠厉,“不过小舅妈既然这么有情有义,又怎么会犯了骚劲儿勾引我这个晚辈,难道不是因为我舅舅满足不了你?”

“我没有”

米染下意识的反驳,苏默寒并不意外,大掌毫不顾忌的在女人幽穴处肆意抚弄,同时口中意有所指的调侃,啧啧啧,小舅妈越来越敏感了,我只是稍微动一动,你就已经湿成这幅德行

苏默寒故意长指反复抽插,嗳眛的声音在米染耳边肆虐,看着曾经熟悉的面容,她从未想过有天两人会面对如此困境。

到底是他们变了,还是曾经她从未认清这个男人?

可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发生过一次两次,最后几乎都是以她的求饶告终。

虽然米染也想有骨气的不理会,但是如今的苏默寒阴暗晦涩,她是真的怕到了骨子里。

最后她忍不住还是开了口,“求求你……额……放……放过我。”

看着她香汗淋漓的模样,只要想到她在别人身下,也曾这样娇声娇声求饶,苏默寒就仿佛有无尽怒火,在体内四处冲撞无处宣泄。

猛的收回手掌,苏默寒腰身一挺长刀直入,那一刻所有的烦躁都有了出路,他忍不住舒服的轻叹。

可惜短暂的满足,很快被焚身的欲火消磨,下身抑制不住的律动起来,好像只有这样的时候,身下的女人才会完全属于他,过往的一切苦痛才会渐渐模糊。

两个紧紧纠缠的人,心中有各自的哀愁,只能一个拼命占有逃避过往,另一个试图脱离结束苦难,谁都理解不了谁,谁也救不了谁。

随着苏默寒的动作越来越快,米染身躯被迫与他肆意纠缠,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和身份,眼角不禁缓缓落下泪来。

“这可不像你,米染该是最喜欢这样简单粗暴的。”苏默寒恶意的笑,同时让她的腿搭在自己肩上,动作更深更狠了几分。

说白了,米染越是隐忍,他就越是要让她原形毕露。

看着米染头转向一旁,苏默寒狠狠钳住她下颚,口中厉声警告,‘看清楚骑在你身上的男人是谁,我可不是我那个废物舅舅,肯定能让你舒服的欲仙欲死。”

“多了,你别再说了。”

失控的大喊出声,米染抬眼时已经泪流满面,身体越发用力的试图逃脱,可惜这一切在苏默寒哏里,不过都是些无用功,除了让他的欲,火越来越高涨之外,别无它用。

随着米染扭动的身躯,苏默寒一次次越来越深的侵入,两人的身体契合的无以伦比。

可是在他看来这样还不够,他还想要更多!

女人洁白的丰盈早已经袒露,上面隐隐遍布殷红的指痕,两条长腿仿若最精致的艺术品,只剩下白色的破碎长裙,松松垮垮的搭在腰间。

扶着米染的后背想让她坐起身,苏默寒随手将长裙撕裂扔到一旁,目光不经意对上一条蜿蜒的痕迹,动作一滞,疑声喝问,’这是怎么回事

想到自己腰间疤痕的来历,米染冷不防的身形一抖,语气难免有些怯懦,是......胰腺炎手术留下的。”

猛的将米染翻转过来,苏默寒从她身后再次侵入,口中不耐的嗤笑,“丑人多作怪?”

这个疤痕一刀刀的刻在她心上,曾经她天真的以为,苏默寒看到了一定会心疼她,可惜他对她除了嫌恶和欲望,早已经没有任何其他念想。

她只觉身下疼的撕心裂肺,泪水随着身形,化为一道道晶莹的弧线,接着狠狠跌落直至粉碎!

终于诨诨噩噩的结束了这场酷刑,窗外已然是漆黑一片。

奢华如宫殿的老宅中,女人窝在床角狼狈不堪,男人长身而立衣冠楚楚。

手指动_下都感觉吃力,米染还是咬着牙缓缓直起身,如果这个样子被苏源看见了,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转眸看向已经破碎的连衣裙,犹豫了片刻,米染还是一把捞过来想穿上。

没想到苏默寒陡然动作,她还没回过神来,下身便传来令人羞耻的震动,心中登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可惜阻拦已经来不及。

"你对我做了什么? ”

对上米染羞恼的神情,苏默寒勾唇一笑,幽幽应声,’fg让你做个乖孩子的好东西。”

免费试读章节三 白费心思

震动虽然已经停止了,但是听他的语气,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米染慌了神只顾着想把东西拿出来。

别白费心思了。”苏默寒饶有兴致的看着,“你该是了解我的,既然能给你放进去,怎么会轻易就让你取出来!

这才是米染最害怕的,现在这个男人已经疯了,谁知道会在什么时候,做出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来。

"啧啧啧,不乖是要受到惩罚的,小舅妈你还真是不长记性。”冷笑一声,苏默寒拿起桌上的手机晃了晃,接着在米染惊恐的目光下,长指轻轻一点。

额—"

果然,即便是有了思想准备,米染还是禁不住脸色一变惊呼出声,她以为之前的一切,就是他所谓的惩罚,没曾想远不止如此。

“苏默寒,你疯够了没有,那东西......你不要乱来。”

已经察觉到了体内是什么东西,但是米染无计可施,只能佯装强势的警告苏默寒。

可惜她的故作狠厉,在苏默寒眼中丝毫不起作用,他嘴角冷笑更甚,’‘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这东西还有很多功能,你可以慢慢尝试。”

S页抖着将连衣裙套在身上,双手紧紧握着领口的布料,米染忍着身下的剧痛,疾步跑了出去。

正如苏默寒所说的,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是他想要的从来不会轻易放手,这东西既然已经放进她的身体,自然不会轻易拿出来,与其在这里做无用功,还不如自己早点回去想办法。

脑子里生生乱成一团麻,米染只顾着一路跑向自己的房间,却没想到会在苏家老宅楼下的客厅里,遇到这个她现在最不想见的人。

怔愣的看着身前妆容精致的女孩,米染轻喊她的名字,小雅。”

想到之前苏默寒所说的话,她有太多的问題想问,心里却已经早早有了答案,四目相对五味杂陈,她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啪一

清脆的声响在寂夜里格外嘹亮,米染险些跌倒在地,好在及时扶住了一旁的楼梯扶手。

米雅,你就没什么话想和我说? ”抬手抚了抚滚烫的脸颊,她的心雲时凉成一片。

米染身形本就高挑,破碎的白色连衣裙,只能勉强挡住重点部位,同时在纤尘不染的白色映衬下,那皮肤上轻轻浅浅的殷红痕迹,就显得更加明显起来。

看着米染脸上因情,欲过后,泛起的一抹娇羞颜色,米雅冷冷看着,眼中是抑制不住的怒火,“当然有话和你说?”

"说说看。”其实看米雅的神情,米染已经猜到了她接下来会说什么。

自然是漫无边际的指责。

正如米染所料,米雅咬牙切齿的怒斥,H苏源刚刚出国治病,你说什么身体不舒服,我就猜到了肯定不对劲,别的男人也就算了,漠寒可是马上就要成你姐夫的人,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闻言一怔,当然不是因为米雅的态度,而是因为她说的话,苏源出国了,怪不得苏默寒那样毫不顾忌。

莫名舒了口气,冷冷的看着米雅怒不可遏的神情,米染突然笑出声,眼中却满是绝望的寒意,‘全世界谁都可以指责我,就是你米雅没这个资格。”

“你别忘了,我是漠寒的未婚妻,难不成你是当了婊,子,还要立块贞节牌坊,敢做不敢认? ”米雅冷笑着嘲讽,"勾引自己丈夫的侄子,你不要脸我还想见人呢! °

狠狠的蜷起手指,圆润的指尖嵌进手心嫩肉,米染已经疼的麻木,忍不住厉声质问,1多植手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我都心里有数,有些话还需要我说的太明白?”

眼见着米染嘴角噙着戏谑的笑意,米雅当即慌了神,先是扫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随即小声急声追问,’‘你和他都说了什么?”

将米雅的神情看在哏里,米染无奈苦笑,原来你还知道做贼心虚。”

‘我警告你,别想用这种事离间我和漠寒?”米雅的语调里,带着有些慌乱的狠厉。

垂下眼睑,米染轻声应道:我没有你那么卑鄙,你好好的照顾他,有些话我永远都不会说出去?”

先是看了一眼褛上的方向,米雅身体前倾厉声警告,“你最好别给我动什么歪心思,也犯不着和我装什么圣母玛利亚,不管你做什么,苏默寒的合法妻子只能是我。”

脚步极快的越过米雅,米染什么话都没有说,将口中的血腥味一点一点咽回肚子里,现在她哪里还有资格宵想那么多?

时光茌苒。

三日后,华城赫赫有名的两巨头,苏家掌门人和米家千金的订婚仪式,几乎是华城所有有头有脸的人都来了,而米染作为苏源的妻子,自然也是得和他一起露面的,只是两人身份特殊,难免遭人冷落。

布置唯美的会场,无一不显示着主人的用心和在意,据说这是苏家掌门上苏默寒,亲自为米家千金米雅布置的,两人的感情可想而知。

在一片祝福的目光下,音乐悠然响起,米雅挽着苏默寒的手臂,缓缓从楼上走下来,神情娇羞也幸福。

怔楞的看着精致绝美的米雅,米染一阵阵失神,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身边站着的人不能是她了,却变成了她的亲姐妹,果然天意弄人。

“阿染你可还好?”

突然响起的男音,让米染霎时回过神来,循声看过去,正见苏源不放心的看向她。

下意识的括了括头,她佯装轻松的笑着应道:只是在想事情失了神。”

"那就好。”苏源松了口气,同时执起米染的手掌嘱咐,"近几天总是下雨,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苏源是当天起早赶飞机回来的,俊逸的面容难免挂着疲累,米染本想挣脱他的手,但看着他这幅模样终究不忍心,最后任由他将自己的手握在手心。

就在这时候,苏默寒不经意的一撇,正见这夫妻二人你侬我侬的场景,当即沉了脸,眸中更是寒光流转。

免费试读章节四 羞辱

突然想到了什么,苏默寒一边招呼宾客,一边随手拿出手机轻轻一点。

正与人攀谈的米染话未说完,察觉到身下异样熟悉的震动,脸色雲时苍白一片。

不舒服苏源最先察觉不对劲,有些担优的看过来。

先是揺了摇头,米染急声应,’‘就是突然有点难受,我去休息一下很快回来。”

说完对着那位客人抱歉的点了点头,便脚步急促的走向休息室,只是刚要关门的时候,突然身前传来熟悉的压迫感,米染心中大惊,不禁抬眼看过去,果然苏默寒不知何时站在门口。

"你怎么会来这里?”

直接越过米染,随后一把拉着她的手臂,将在抵在休息室的墙上,随着一声关门声响起,苏默寒轻嗤,“小舅妈这个时候来这里,难道不是下面难受,想找男人帮帮你?”

仿佛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苏默寒一把拉开米染裙摆,手掌直接伸了过去,‘1瞧瞧我的小舅妈,一点点的小玩笑就湿了,难为你守着我舅舅那么个废物,不过这衣服果然适合你。”

听着苏默寒另有所指的赞叹,米染不禁急声斥道:1‘你别胡说?”

今天她穿的,是一件高开叉的旗袍式礼服,听苏默寒的语气,不难想象这衣服是出自谁的手笔。

胸前的盘扣被一颗颗打开,米染白着脸提醍,“又要发什么疯,今天可是你和她的大喜日子,如果被人看见……啊……”

身下一个用力,听着米染娇呼出声,苏默寒得意的挑眉,所以我会速战速决。”

接着她只感觉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跌进昂贵的寘皮沙发,同时苏默寒欺身而上,手指灵活的取出,在她身体里的东西,同时腰身一挺,深深刺入。

小舅妈,我早就说过,不乖是要受到惩罚的。”

同时苏默寒扯着米染的头发,不让她转过头去,‘‘瞧瞧你这副骚样子,欲拒还迎玩的多了可就不好玩了。”

头皮一阵阵发麻,紧紧的垂下眼睑,米染拼命扭动身形想要逃脱,可惜都无济于事,只能无奈的哭喊,‘‘苏默寒,我是你的亲舅妈?”

尔声音最好再大点。”苏默寒手握着米染搭在一旁的小腿,让她的腿分的更开,同时狠狠深入,察觉她身体猛的一颤,嘴角噙着的笑意更深,"这样才有人来看这场大戏,你穿的这么便捷的礼服,你猜别人会怎么说怎么想

闻言米染咬住唇瓣,生怕一个不小心让别人听出端倪,休息室虽说在二楼,但难保不会有人经过。

察觉她的用意,苏默寒有意加快速度,分明是在逼她妥协。

笃笃笃__

陡然响起的拍门声,同时一道焦急的男音传来,"阿染,你怎么样?要不要找医生来?”

苏源的声音!

米染下意识的紧紧拉住苏默寒手臂,眼中满是祈求的意味,极小声的开口,u是苏源的声音,你放过我……如果让他看见……”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默寒冷声打断,u小舅妈这样的模样,恐怕舅舅还没看过呢吧!我这个人向来喜欢分享,何況苏源还是我的亲舅舅?”

“你疯了! ”闻言米染当即慌了神,苏默寒不期然身下用力一挺,她毫不防备的娇呼出声。

虽说只是一墙之隔,但苏源不知就里,当即关切的询问,u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我要开门了。”

"别! ”米染厉声制止,同时想去制止,可惜被苏默寒一把拉了回来。

嘎达一

听着旋转门把的声音,米染顿时心如死灰。

很快,苏源就会看见她这幅狼狈模样。

苦笑着垂下眼睑,她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准备。

不曾想天无绝人之路!

紧闭的房门没有应声而开,接着苏源的语气越发急切,‘到底怎么了,阿染,你把门打开。”

—B寸不知该作何反应,她下意识的转眸看向苏默寒,对方满面毫不掩饰的讥讽,■■小舅妈怕什么?我怎么舍得真的让别人看见,你现在这副骚模样?”

话音刚落,苏默寒就开始继续占有,米染明知他是故意,还是无计可施,只能尽量平复自己的语调,佯装疲累刚睡酲的声音,1我没事的,可能是咋天没休息好,能……能不能让我睡一会儿

'刘道了,如果一会儿还是不舒服,别忘了和我去医院检查一下。”

好在苏源没有怀疑,转身离开了。

米染等了一会儿见没声响了,才全身冷汗涔涔的松了口气,同时对着苏默寒厉斥,-你快点出去,还是你想米雅看见这一幕?”

"那个废物都走了,你还有什么可顾忌的,既然做了当然要做的舒服了。”

苏默寒动作不停,米染只觉下身越来越疼,直到一股温热袭来,心中突然有不好的预感,她慌忙制止,’?别动了,漠寒,求求你。”

但是如今的苏默寒自然不会顾及,反倒以为她是有意推脱,身下越发用力起来。

狭小的沙发上,米染的小腿无力的垂下来,她眼睁睁的看着蜿蜒的血迹,从大腿处流到脚踝,随后一点点滴落在地。

接下来米染眼前一黑,人已经昏了过去。

再酲来,四周是一片破人的惨白。

眼见着身穿白大褂的人走过来,米染急声追问,’我这是发生什么事

有些局促的扫了她一眼,言语隐晦的回答,’‘您已经怀孕快两个月了?”

'那我的孩子怎么样了?”

扫了一眼她苍白的面色,那医生语气有些担优,’'虽然送来的及时,月台儿没什么闪失,但是您急需输血,可您的血型比较稀有,所以我们医院的存血并不多,我已经和别家医院联系过了,只要血源到了就手术。”

长长的一段话,米染根本没怎么听清,只记住了两个字,胎儿!

手掌无意识的抚上还平坦的小腈,仿佛能察觉那小生命倔强的心跳。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她竟然会怀了他的骨肉,算不算是老天眷顾?

免费试读章节五 刺痛

明知她该羞耻绝望的,可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跳雲时间狂跳不止,嘴角忍不住的上翘。

至少她还能给他留下_个孩子,尽管这想法太过自私,她还是暗自做了决定。

"请尽快准备流产手术。”

看向突然走进来的苏默寒,米染以为是自己听错,不禁疑声问他,“你刚才说什么

察觉两人之间气氛不对劲,医生赶紧识相的躲了出去,这家医院有苏氏的股份,得罪了谁他都不会好过。

房间只剩下了两个人,苏默寒难得大方的重复,■■这个孩子不能留?”

果然她没有听错,这样的结果她早诙想到的,苏默寒恨她入骨,如今又已经和米雅订了婚,怎么会任由她生下这个孩子?

只是虽然知道苏默寒变了,米染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会变成这样的冷血模样,口中不禁脱口而出,u虎毒不食子,这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冷嗤一声,苏默寒毫不在意的应声,’I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你的男人不只我一个吧,谁能保证这就是我的种,虎毒不食的是自己的子?”

闻言脸色惨白的看着苏默寒,米染气的身躯隐隐发抖,这样的话他提起不是一两次,她是真的不明白,她到底是做了什么,就变成了他口中所说的,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了?

刚想开口反驳,他的手机铃声,突然不合时宜的响起,米染只能紧蹙秀眉等他接完电话。

苏默寒先是看了一眼米染,随后才拿出手机接通,不知对方说了什么,语气陡然急促起来,’‘怎么会这样?我正好就在医院,现在就过去,等我!”

苏默寒言简意赅的说完,径直转身就要走出去,却在门口处停住脚步,’我警告你,最好不要动什么歪脑筋,凭你保不住这孽种,要是我出手,事情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

这话自然是对米染说的,说完他疾步走出了门,丝毫不顾身后米染绝望的乞求目光。

1 ‘你别走。”米染猛的喊出声,同时试图去拦住苏默寒,可惜下身已经没了知觉,一个不稳整个人捽倒在地,口中兀自绝望的哭喊,“不要伤害我的孩子。n

可惜没有人回应,未关的门已经听不见走廊上,男人刚才急促的脚步声,显然他早已经走远。

狼狈的趴在冰冷的地上,米染忍不住悲拗的哭出声。

那边苏默寒一路跑到急救室,正见几个医生模样的人,在走廊里急的团团转,一边是已经失去意识的米雅,精致的礼服被血染的变了色,看上去分外觫目惊心。

u怎么回事!”上前看着米雅的模样,苏默寒语气冷冽的质问助理,"你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小雅现在会躺在这里。n

助理有些畏惧的弓着腰急声回答,1我也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是听说了夫人的情况之后,米小姐放心不下执意来医院,没想到来的路上,突然被一辆面包车拦住路?”

迟迟没有听见助理的声音,苏默寒陡然厉声怒斥,“说下去?”

身心一颤,助理慌忙接着说道:’我本来想下车和他理论,没想到他竟然越过我,直接一刀扎在米小姐的身上?”

"查清楚是什么人没有? ”苏默寒语气越发冷冽。

沉默片刻,助理有些犹疑的应声,’我隐隐约约听他说了一句,别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也别宵想不能宵想的男人,苏夫人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

闻言苏默寒眼中怒火滔天,好一个苏夫人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

苏夫人!

米染,你当真是好大的胆子。

苏默寒转身要去找米染,没曾想有医生注意到他,疾步跑过来询问,’‘你是病人的家属

刚才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听到医生的声音,苏默寒才想到米雅的处境,忙急声回答,"是的,小雅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H虽然那一刀没有刺中要害,但是病人失血过多,需要紧急手术,但病人的血型太过稀有,刚才仅有的血袋已经送去给苏夫人了 ?”

两人是姐妹,也就意味着苏默寒必须做出抉择。

“去把血袋拦住?”苏默寒毫不犹豫的吩咐助理。

像米染这样的禽兽败类,如果这次没了命也就算了,但如果她命大还能活下来,他一定会让她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

饶是医生听着都是一惊,忙急声接话,1现在米小姐需要大量血液输入,那一袋远远不够,虽然已经跟别的医院打过招呼,但送过来最快也要一天,可是现在两边手术都刻不容缓。1

1拍米染的,一定要救活米雅,不然苏氏对你们医院的资助全数停止?”苏默寒沉声下了定论,"既然有个活生生的血库,你们还在等什么?”

医生闻言未动,忍不住沉声劝阻,“苏夫人现在也是身体嬴弱,何况已经有了身孕,如果强行抽取……”

货要你救活的是米雅。”苏默寒不耐烦的打断,‘她有胆子敢对小雅动手,那就该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你们要做的只有不惜一切代价,救回我未婚妻米雅的命,不然后果自负。n

这边个个焦头烂额,那边米染也是并不好过,眼见着医生已经在准备,她整个人被牢牢绑在手术台上,心中不禁一阵阵的悲凉。

她可怜的孩子,还未睁眼好好看过这个世界,就要被迫离开她了。

嘭一

一声巨响,手术室的门被人从外面踹开,米染转眸看向苏默寒,眼泪夺眶而出,他终究还是舍不得这个孩子的对不对?

u这个孩子现在不能流,从她的体内抽血,一定要救活米雅?”

可惜苏默寒的话,生生将米染所有美梦尽数K破。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便有另外的医生护士带着专业器械,朝着她的床边围过来,各个脸色肃杀冷漠。

“苏默寒,你又要干什么? ”

在听到米雅两个字的时候,米染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最后终是忍不住问出口。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婚色撩人》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