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都市小说 > 《猛鬼总裁,你慢点!》小说

《猛鬼总裁,你慢点!》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王peng 发表评论

《猛鬼总裁,你慢点!》是一篇都市言情小说,作者邪飞语。自从跟他在一起,倒霉的事一件接一件发生,见鬼了,遇妖了,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可恶的是他居然说她不是人。

免费试读章节一 赌酒

本市最高级的夜场。

震耳欲聋的音乐,此起彼伏的吼叫,疯狂摇摆的人群,闪花眼的镭射灯。这一切都让第一次踏入这种地方的秦宁头晕,若非万不得已,她岂肯主动走进这里。

最后两天时间她必须凑够酒鬼老爹欠下的赌债,否则……

那个否则后面是一个让她万劫不复的答案。

舞台上三点式美女热舞撩情,大厅的角落里三五成群的人喝酒把妹各个玩的够嗨。所有这一切都让秦宁的三观被刷新了一个高度又一个高度。

她快速的登上三楼,真正有钱的主都在在vip包厢。

这里安静了许多,每一个超级豪华包厢门口站着两到四名侍应生。

秦宁的目光扫过走廊两头,抓抓特意弄的乱蓬蓬的头,到底哪里才是她的目标呢。

“嘭”一个包厢的门被人撞开,从里面歪歪倒倒的走出两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一个显然喝了很多酒,脚步虚浮,不是旁边的人扶着她根本走不了路。

一边扶着她的女子不停的责备。

“你呀,贪财不要命了,喝那么多,徐少的钱不是那么好赚的。一杯酒一万是很惹眼,可是就你这酒量,能喝过萍姐么。真是自不量力,喝的胃出血,不要怪别人。”

醉酒的女子傻傻笑,“没……没事,我……还能……喝。”

扶着她的女子气的瞪她:“喝死你,还能喝。”说着拖着醉酒女子朝卫生间走。

秦宁眼睛一亮,一杯酒一万块,好大的数字啊,如果她能获胜,就可以轻松解除眼下的困境。看来今天晚上的运气不错,老天终于给她指了一条路。

只是她从来没有喝过酒,到底能喝几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然而现在酒量已经不是她去考虑的。她想的是这是个机会,不能错过。

秦宁深吸一口气,像上战场一样的举起一只拳头,对自己说:“加油,一定能行。”

说完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向该包厢。

刚要推门进去,门口的侍应生伸手拦住:“小姐,这里不能进。”

“为什么?”

“因为这里是徐少包的。”

“徐少是谁?”

侍应生一听,鄙夷的笑起来。

“你连身价百亿徐氏集团的太子爷都不知道,就敢乱闯。走走走,不要打搅了徐少的雅兴,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身价百亿,那区区几十万在他眼里岂不是小菜一碟。秦宁的心乐开了花,这才是她的救世主。今晚就从他身上下手了。

“他是花花公子,而我是美女,你说一个花花公子能拒绝美女么。不是说里面在赌酒,谁能喝谁就能得到青睐。我很能喝的。你们让我进去,若是赚了钱,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两个侍应生对视而笑,“我说小姐,就你这小身板,还能喝呢?我看你就三杯倒。你知道里面喝的是什么么?红酒白酒啤酒混搭。看见刚才那女的么,二斤酒量都喝成那个熊样。你行么?”

二斤酒量,果然可怕。但是再可怕,对于无路可走的秦宁来说也管不了了。

“二斤算什么,姐可以喝五斤。”反正吹牛不上税。

两侍应生瞪大了眼睛,那眼里写的是:真的假的。

秦宁不管他们信不信,乘两人发愣的说话,猛的推开包厢的门,冲了进去。

包厢内,人声超过了音乐声。一群衣着暴露,打扮时尚,各个都可以称的上人间尤物的女子围绕在一个年轻男子身边。

灯光洒在男子的脸上,秦宁不由得愣了一下。这男子如同从古风画中走出的妖孽,俊逸非凡,邪魅妖娆,剑眉星目间尽是邪肆张狂,双瞳潋滟,泛着妖邪般的光芒,绚丽而魅惑人心。薄唇殷红润泽,如绽放的死亡之花,释放着致命的诱惑。

此刻男子嘴角勾着一抹邪笑,一只手随意的在身边女子胸前揉捏着。看他毫不知耻的神色,秦宁知道这个人就是典型的花花公子,有钱到无耻的禽兽。

尽管心中厌恶,却不得不靠过去,因为她已无路可走。

侍应生没料到秦宁会直接闯进去,连忙追进来,一边一个抓住秦宁的胳膊。

“鲁莽的女人,赶紧出去,滚滚滚。”

秦宁好不容易进来的,怎么能就这样被他们拖出去。

“放手啦,人家要喝酒,凭什么我不能在这里喝酒。”

秦宁大声嚷嚷。

包厢里的人纷纷扭头看。当看到秦宁的模样时,几个时尚美女噗嗤笑了。

一人摇摆着走过来,用一种高高在上的眼神盯着秦宁。

“哟,这是哪来的乡下土丫头,就这样的还能进到这里来。你们这里怎么什么人都能进,真没品。”

侍应生连忙道歉:“萍姐别生气,这丫头不懂事走错门了。我们这就带她出去。”

说着用力的拖秦宁。

秦宁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豁出去,“萍姐是吧,听说你很能喝,我是挑战你的。你敢接么?”

叫萍姐美女眯起眼睛,鄙夷的将秦宁从头到脚,扫了一遍,鼻子里逸出一声冷哼,“就你,也配。”

鄙视就鄙视了,连尊严都快保不住的人,不在乎被人鄙夷,所以秦宁高高的扬起巴掌大的小脸,“你是没胆才会这么说。”

“哈哈哈……”

萍姐的身后传来众人的哄笑,在这种没有真情的地方,看到别人吃瘪,所有人都会幸灾乐祸。

“萍姐,这小妮子欠教训,一看就是个初出道的,要不,你就顺便教育教育人家。”

“就是啊,萍姐,您可是大姐大,怎么能被小丫头挤兑了。”

“萍姐,小丫头模样也不错,收服了,肯定有用。”

……

本来赌酒赢了的萍姐是不打算给自己找事的,但身后那群人这么一起哄,如果她不接招,会被那群人耻笑。

她狠狠的瞪了秦宁一眼:“想喝酒,不是我说了算,徐少说行才行。”

她把球踢给了那位花花公子,同时向徐少抛去一个超级大电眼,希望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徐少会一口否定,将秦宁赶出去。

作为花花公子的人见惯了美女,岂能对夜场的女子用心。他什么都不擅长,偏偏看女人最准。徐少的目光直直落在秦宁身上,然后脑中得到第一反馈就是,来了个雏,还是很有趣的雏。

“既然小美女喜欢喝酒,这里最不缺的是酒,只管喝,赢了有奖哦。”徐少眯起的眼睛中释放着火热的光芒。今天晚上就是她了。男人谁不喜欢新鲜的,秦宁恰好是最新鲜的那个。

萍姐的狠狠的咬了咬后槽,她打败了对手,以为稳拿奖金,结果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你说她恨不恨。但是恨也不能表现出来,若让金主不开心,损失更大。

做好了心理建设,萍姐嫣然一笑:“行,小妹妹愿意,姐就陪你一回。输了,可不准哭哦。”

哭这个字早就不在秦宁的字典里了。

免费试读章节二 拼了

桌子上摆放的酒,秦宁一个不认识,也不知道度数多少,后劲多大,不过现在的她也不想知道,就做个糊涂胆大的,至少不让人看出她心虚。

三种酒杯并排放好。

徐少推开围在周围的女子,将手放在秦宁肩上,语气轻佻,“小美女,喝不了,别硬撑,哥会心疼。”

秦宁条件反射的将他的手从肩上扒拉下去,豪气万丈的回:“徐少,若是我赢了,奖金能立即兑现么?”

徐少嗤的笑了,“能,一杯一万,喝多少算多少。”

秦宁指着啤酒杯,“那个,这也太大了,几杯就饱了。”

一杯就是一万,她宁愿喝体积小的,能多喝几杯。

“哈哈哈……”一群人嘲讽的大笑起来,啤酒度数低,只要肚子能装,喝多点不会醉太很。而红酒和白酒就不一样了,红酒后劲大,白酒更伤人。外行人才会说出秦宁那样的话。

徐少坏笑着,将啤酒杯拿起来,丢在一边。

“好,咱们不喝啤酒。”又将白酒杯推翻在桌子上,“这次就喝红酒。你们两个比红酒。”

这个好,秦宁开心做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谢谢,徐少。”

一群女人鄙视的翻着白眼。

“蠢货,把啤酒换成红酒,真没见过这么蠢的。”

“不知道什么旮旯里冒出来的土丫头,什么都不懂,就闯进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人家愿意蠢死,你管得着么。”

……

萍姐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小妹妹,喝坏身体不要怪姐姐没有提醒你哦。姐姐的酒量尽人皆知,没有底。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哦,到时候可别说姐姐欺负你。”

一个酒量没有底的人,难怪敢嚣张。但秦宁不愿去想后果,她就赌自己能坚持到最后。

在这种地方,拼酒算是无聊活动中的一种,尽管无聊但大家还是能看的热血沸腾。

“萍姐,加油!”

“萍姐,加油!”

所有人都是萍姐的啦啦队。

而秦宁不需要啦啦队,因为她有的是勇气。一直听说名贵的红酒好喝,可是第一口到嘴中,秦宁差点没忍住吐出来。一脸苦相的吐吐舌头,嘀咕:

“骗人,哪里好喝了。”

紧挨着徐少的红发美女,翘起唇,讥笑:“果然是土老冒呢,好酒都分不出来。这一杯酒就是一两万,给你喝,是你走运,屁都不懂。”

说着俯下身,故意将丰满的胸部压在徐少肩上,“徐少,你不觉得给这土丫头喝好酒浪费么。再者她也不配和萍姐喝一样的,不如上点普通的给她。”

徐少翻眼看她,本是满面笑容,但转眼面色即变为冷森,肩膀一抖把红发美女推开。

“你是在说本少在乎那一点钱,哼!”

本想讨好的红发美女顿时慌了,“不是,不是,徐少,我不是那个意思。”

“滚!”

作为这里最大的金主,他的话就是圣旨。而徐少一向说一不二,他说滚,谁敢迟疑半分钟,那就不是滚那么简单的事。红发美女一哆嗦,灰头土脸的跑了出去。

“一瓶了,已经喝掉一瓶了,萍姐加油啊。”

“不能让土丫头赢了去。”

“对呀,对呀,萍姐加油!萍姐加油!”

萍姐冷笑,“没看出来,小妹妹挺能喝的。来,第二瓶。”

喝到舌头麻木,就没感觉了,秦宁只想多喝一杯是一杯。一个人的酒量是有限的,所有喝到一定时候,那比的就不是酒量问题而是毅力。谁意志力强谁就能坚持下去。

“乖乖,第二瓶,萍姐真能喝。”

“会不会喝死人啊%3f”

“会不会喝死,与你何干,咸吃萝卜淡操心。”

“是啊,喝死也是人家的事。”比醋还酸的语气。

“一杯一万,再加上酒的钱,买这小丫头都够了。”

徐少嘴角勾起一抹邪笑,这小嫩芽今晚就是他的菜,分明不会喝酒却坚持到现在,是穷疯了,还是蠢到家了。但不管是哪一个,都不影响他的性趣。

头晕眼花胃发烧,这就是秦宁现在的感觉,但是她不能认输,那样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对手之前就喝过一轮了,现在比显然吃亏,不过人家没说不公平,她就装不知道。

萍姐的脸越喝越白,但眼睛已经红了。

“小妹妹,不错,能喝,跟姐混,姐一定不会亏待你。”

跟她混不就是当外围女么,过了今晚再说吧。只要她能赢,还上赌债,她就不用走最后一步。

“谢谢……萍姐……关照。”

围观的美女们无不露出吃惊的表情。

“这小妹妹不错嘛,撑到现在了。”

心地善良的捂着胸口,“真的会醉死的,怕怕。”

铁石心肠的人训斥:“关你屁事,又不是你醉死。”

有人扯扯萍姐的胳膊,小声提醒,“姐,为了一点奖金把命搭上划不来,我看这丫头片子是不要命的主,八成是穷疯了。已经是极限量了,你喝酒虽然不醉,但喝完一个星期都恢复不过来,身体要紧。”

萍姐血红的眼睛定住,尽管脑子像石头一样,到底还有一线理智,不能把命喝没了。

当秦宁又喝完一杯的时候,萍姐把酒杯一扔,“成,小妹妹,你……厉害,姐……认输了。”

“哈?”脑子快炸锅的秦宁眯着眼睛,想看清楚对面的人,愣是没听明白,实在是这时候她脑子已经成了浆糊。

徐少哈哈大笑,“好,本少就知道小美女不会输。”

秦宁的脑子浑浑噩噩的,不过她还没忘钱的事,转过身来,晃着脑袋。因酒而绯红的脸越发诱人,粉嫩的樱唇娇艳欲滴,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此刻雾气蒙蒙,声音也因为酒醉而变得娇软无力。

“徐……少,我的……钱呢?”

徐少推开身边的人,倾斜过身子,一手捏起她细嫩的下巴。

“不会少你一毛。”

“多少?”她最关心的还是这个,刚才数了杯数够五十五万。

徐少坏笑,“你想要多少?”

秦宁伸出两只手,她的意思是五十五,旁边人理解错了。

“哎哟,好大的胃口,开口就是一百万,她当自己是什么,公主嘛,切。”鄙夷的声音。

“真看不出来,一个土丫头居然敢狮子大开口,不知天高地厚。”

“我看她就是穷疯了,信口胡悠悠。”

一百万,那可是明星价,她们这些人谁都没有这种待遇,眼前这个穿的土了吧唧的小丫头,哪里值一百万。

秦宁睁大无辜的大眼睛,她没有说一百万,她要的是五十五万。

有人趴在徐少肩头,吹风:“这丫头八成疯了,徐少,不如将她赶出去。一百万,这是狮子大开口。”

作为只在乎自己喜不喜欢,不在乎钱的人,徐少自然不会把一百万放在眼里。

“本少不缺这一百万,小美女喜欢怎么能不给,不过……”一抹邪笑挂着他嘴角,“哥现在身上没有,你跟哥回去取,怎么样?”

“好啊,好啊,这就去。”秦宁不知道是陷阱,急不可耐的站起来就走,却一个踉跄栽了下去。那些女人一见,唰的闪开,巴不得她栽个头破血流,才不会扶她。

徐少当然不会错过占便宜的机会,一把拉住秦宁,抱住她的肩,“小心点,栽花了脸可就不好了。”

秦宁嘿嘿傻笑:“没……没事,我从……小到大,伤的……再狠,都……都能自动痊愈。”

没错。她就这点好,不管哪里伤了,转眼就好,还不会留下疤痕,这一特点让她省了不少医药费。

“这个好,到时候……”他在脑子中想象着各种虐的方式,一个不怕伤的人,多虐几次没问题。

免费试读章节三 杀人

看着徐少带着秦宁离开,包厢中的女人们嫉妒的眼睛冒出火来。有人甩手跺脚,“真是衰,这是哪来的小贱人,谁见过?”

其他人摇头。

“生面孔,肯定是第一次来。”

“哼,要是让我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混,我一定饶不了她。咱们姐妹今晚好不容易能伺候徐少一次,还以为能捞点油水,全被她毁了。”

萍姐安慰似的拍拍她的肩,“你以为徐少那么好伺候,今晚上有这小丫头受的,看她还是个雏,不知道能扛多久。徐少一向重口味,喜欢玩虐待,你们不知道吧。以后在徐少身上赚点小钱就好,别想着上他的床。上去了,未必下的来。”

“啊?!”一片惊叫声,刚刚的嫉妒,转眼变成了庆幸。

“老天保佑,幸亏今晚不是我。”

“看不出来,一副弱受模样的徐少,还是变态呢。”

萍姐哼了声:“富家公子几个不变态的。”

秦宁整个人挂在徐少身上,模糊的看到进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地方,印象中像是酒店。

“徐……徐少,这……是你家?”舌头快硬的抬不动了,眼前的景物晃的厉害,“好……漂亮哦。”

徐少将她丢在松软的大床上,傻乎乎的丫头,最能勾起他的性趣,“喜欢么?喜欢本少天天带你来。”

“呵呵,呵呵……我只要……拿钱……就好。”

“好啊,只要你让本少开心,钱自然少不了你的。”

“嘻嘻……嘻嘻……真的么?”

徐少转身打开音响,他不想一会叫声被外面的人听见,尽管总统套房的隔音效果好,但声音太大还是会惊动外面的人。

脱了外衣,甩在一边,从床头柜里拿出绳索、皮鞭、蜡烛等,一样样的摆好,然后盯着半睡半醒的秦宁邪笑。

秦宁很想睡过去,可是没拿到钱之前,她不能睡。超强的意志力指挥她晃晃悠悠的坐起来,“到……到家了,可……可以……拿……拿钱么?”

徐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执着的人,“钱,不急,咱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游……戏?”秦宁眯起眼睛,努力看清周围的环境,越看越不对劲,“什么……游戏?”

徐少拿了绳子,“来,乖,先把这个用上。”

绳子?虽然她醉的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看到绳子,她的脑子迅速闪过一个念头,这丫的想把她捆起来扔了,赖账。

“你……你干……什么?”

徐少笑嘻嘻的说:“玩游戏啊。”

此刻他在秦宁的眼中就是个十足大灰狼形象,“不要,你……”秦宁抬手指着徐少的鼻子,“我……不……上当。”

徐少的笑容转为冷森,“小美女,陪本少好好玩玩,钱就是你的。本少不会亏待你,表现的好,本少会经常光顾,你不想么?”

不要,她又不是专门出来卖的。她只想还了老爹的赌债,不想被逼债的人拉去站街头。她是才不得已豁出去这一次,才不要成为自己鄙视的人。

“打……打住,你……你误会……了,我不……是……”

徐少的脸色越发阴沉,他一向耐心不好,从来没有功夫跟女人磨叽,都是女人主动送上来。不过他现在腻了那些主动贴的,想试试强人的滋味。

“哼,上了本少的床,就由不得你了。”

一个饿虎扑食将秦宁压倒,抓住她的双手。

秦宁再迟钝也明白要发生什么,顿时火了,醉意减少几分,恼怒的瞪圆眼睛,“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吃了你。”徐少邪恶的笑。

“混蛋,放……开我。我……我……我会叫。”

“叫啊,大声叫,这里本少包了,叫破喉咙也没人管。本少不怕你叫,就怕你不叫。”他喜欢听女人叫,叫的越响亮,越能让他兴奋。

秦宁意识到问题大发了,扭头看见放在一边的鞭子等虐人用具,联想到电视演的种种变态行为,一下子就蒙了。不会吧,她可不想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变态。

奋力的一推,没推动,再踢,没踢到。虽然徐少看起来不是强悍的人,到底是男人,力气比秦宁大。

秦宁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麻,在危险面前她本能反抗。而身体却被徐少死死的压住,双手又被紧紧的抓住,双腿也动不了。

徐少正试图用绳索捆住她的双手。

一旦被捆住就没有挣脱的希望了,这是绝境么。

秦宁的眼中几乎冒出火来,不知道怎么办。

“呵呵,小野猫,”挣扎的越凶越有趣,作为有钱又无聊的花花公子,越是刺激越能激发他的暴虐,“是你主动送上门来的,不就是想卖高价么,本少给你足够的钱,别在这里装什么贞节烈女。不过是个贱货而已,老实点。”

“滚,滚你……祖宗……十八代,混蛋。”

秦宁的眼珠子红的发亮,已经不是酒醉的红,而是某种诡异因素引起的红。因充血而红,不会发光,此刻她的双眸就在冒着红光,妖冶的,嗜血的,充满未知可能的光芒并没有引起兴致高昂的徐少在意。他正忙着捆秦宁的手。

突然,秦宁的周身被一团青色包裹,面部表情变得凶悍凌厉,全身的肌肉一瞬间变得铁硬,不知道哪来的强大力量,让她猛的一挣。捆在手腕上的绳索应声而断,秦宁犹如超强弹簧,反跳起来,一把掐住徐少的脖子。五指硬如钢铁,力量超乎常人。

钢铁般的五指深深陷入徐少的脖子,阻断了血流和呼吸。处于兴奋状态的徐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已经失去还手的力量。两只眼珠子瞪的突出眼眶,脸色转为涨红。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却吐不出一句话。他本能的反抗,但在化身修罗的秦宁面前,他的反抗等同于蚍蜉撼大树。

时间快速流逝,徐少的挣扎渐渐失去力量,最后他像烂泥一般软下来,呼吸脉搏停止,两只眼珠子翻上去,只能看见眼白,嘴巴张的大大的,整张脸如紫猪肝一般难看。

秦宁的五指突然松开,眸子中的红光转瞬消失,她脑袋一歪,仰面倒下,随即发出细小的呼噜声。

在杀完人后,这丫的居然睡着了,还是秒睡。

徐少软塌塌的身体倒在一边。

一道虚影闪出来,虚影淡的几乎看不出形状。这虚影在徐少的尸体周围转了几圈,然后化作一条细线没入徐少的身体里。

片刻之后,徐少的手指动了,随即一只手握了起来,接着翻上去的眼珠回到原位,他的头慢慢的抬起来,缓缓地左右摇摆了几下。

“徐少”一点点坐起来,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将手举到眼前,仔细的看了一遍,嫌弃的撇撇嘴,然后他站起来,走到镜子前活动了一会四肢,觉得完全适应了,才对着镜子不甚满意的笑了笑。摸出口袋里的钱包,打开皮夹,抽出身份证,瞄一眼。

“徐言乐,24岁,呵呵……”

免费试读章节四 食言

昨夜喝了太多的酒,秦宁一觉睡到近午,才懒洋洋的醒来,但醒来的下一秒,她就想到了什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起来。

完了完了,她被人吃了,而且是在没有看到钱的情况下。该死的,喝多了果然误事。这下赔大了。

当秦宁看到站在窗口背对自己的人时,刚才的懊恼,瞬间消失。人没跑,那就好,赶紧讨债。不管昨晚发生了什么,她就记得一件事那就是钱赚够了。

背对着她的人穿着衬衣,背影瘦削,但能给人一种沉稳如山般的感觉。他一动不动的站着,莫名的给人一种淡淡的忧伤。

尼玛,她脑子抽了么,这时候还有心思研究人家是什么心情。拿到钱要紧。

秦宁快速站起来,宿醉后,头脑还有些昏沉,站的太快,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冲,于是,一头撞在了那人的背上。

“呜……好疼。”

郁闷揉着脑门,丢人死了。

被撞的人缓缓转过身,不带半点情绪的看着她,没有开口。

秦宁不好意思的抬眼看他,“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徐少依旧不说话,静静的看她,眸子里带着一丝研究的意味。

秦宁皱皱眉,总觉得这人跟昨晚上的那位不是一个,但这只是一种直觉,说不出理由。

“那个,我……可以给钱了吧?”

两眼变成孔方兄,快点给钱吧,给完钱她就立马滚蛋。

“钱?”徐少修长的眉微微一皱,面露疑惑之色。

秦宁立马紧张起来,这人不是要赖账吧,心底的一根弦立马绷了起来。

“喂,徐少,你不会忘了吧,你说的给我一百万,现在钱呢?”

“一百万?”徐少似乎在努力回想,不过他好像得了失忆症,神色间是一片茫然。

“告非,你果然要赖账。你们这些富家公子,怎么这样,说过的话是放屁么。酒我也喝了,还附带陪你睡了,你居然不肯付账。我……我会告你,告你强健,我还有两个月才满十八岁,算是未成年人,你看着办吧。”

“强健?”语气气死人的淡定,“可是我没碰你。”

“你……”没碰她,那怎么办。

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也不会有人作证说徐少答应给她一百万,希望就这么破灭了,昨晚的努力全部泡汤了。

秦宁的小脸垮了下来,一双无助大眼睛不停的转动,身体摇摇晃晃,像是刚刚跑完马拉松。

怎么办,没有办法告这个人,也很难让他付账。她又陷入了走投无路的境地。

秦宁开始喘气,大口的喘气,她急的时候就会呼吸加快,“你要是赖账,我就……”举起拳头又放下了,一看就知道自己打不过人家。虽然这家伙一副弱不经风的样子,但那胳膊上也有肌肉,肯定比她力气大,来硬的必然不行。

“徐少,”硬的不行,试试软的,“求求你了,我需要那笔钱救命啊。我不要一百万,五十五万就够了。你帮帮我,好不好,我真的有急用。大不了,算我借你的,好不好。以后我拼命赚钱还你。”

那张犹如冰块的脸,依旧冰冷,“凭什么?”

他凭什么帮她,又不认识她,尽管相处了一夜,但他还没兴趣研究一个靠卖肉赚钱的女人。

“徐少,你就发发慈悲之心吧。我就求你这一次,帮帮我。我愿意把自己给你,只要你肯给我五十五万。”

徐少的眉头紧紧皱起,语气里尽是鄙夷,“你……也值五十五万?”

他最讨厌为了钱不要尊严的女人,再活一次,再不要相信女人。

秦宁急的快哭了,“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昨晚说的好好的,喝赢了就给我钱。是男人怎么可以出尔反尔。我需要那笔钱,真的很需要,很需要,如果拿不到那笔钱,我会……”

看到徐少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秦宁绝望了,咬住嘴唇。这个人的样子如此决绝,一定不会认账了。

秦宁的拳头握起来,横竖都要被卖,尊严保不住,那就再卑微一次。

“徐少,你要是看不上我,没关系,可以帮我介绍给你的朋友。你的朋友一定也很有钱吧。我必须凑够五十五万。你帮我一次,好不好?”

陷入绝境的秦宁,用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对面的人。徐少的眼神一凝,他的心居然动了,这不应该。这样一个女人为了钱,什么样的谎言都能说。他不会上当。

“你走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被拒绝了,彻底无路可走了。秦宁狠狠咬住嘴唇,力度之大几乎将嘴唇咬破。在这个人面前她将尊严扔在尘埃里,却没有换来半点希望。再求下去只会让自己更不堪。摇摇晃晃的走去开门,拉开门的瞬间,她再次告诉自己,还有时间,也许还有希望。

门外一人正要抬手敲门,看见门里的人,那人轻佻的笑了。

“哎哟,徐少,你怎么待人家小美人了,瞧这幅霜打茄子的样子,真让人心疼。”

那人伸手想要摸秦宁的脸,秦宁本能的闪开。

对面这人一看又是个花花公子,瞧那副色迷迷的样子,长的再帅也掩盖不了内心的龌蹉。

被秦宁闪开,那人不高兴的皱起眉头,“小美女生气了,莫不是徐少没有伺候好人家,瞧这气鼓鼓的样子。徐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让美女生气呢。来来来,哥哥我给你开导开导。”

秦宁很想说,滚,谁要你开导。但目光落在他一身百万行头上,脑子里迅速转过一个念头。

“帅哥,你很有钱,是不是?”

那人闻言哈哈大笑,“你问我有没有钱,真有意思。我是徐少的朋友,你说呢?”

“若你有钱,可以先借我五十五万么?”

“啊?”那人一愣,旋即大笑,对徐少说,“真有趣,你昨晚就是跟她在一起的?”

徐少冷冷的回:“邵宏,别开玩笑了,让她走,不过是个下贱的女人,你跟她啰嗦什么。”

邵宏歪着头打量了一眼徐少,“言乐,你不对啊。以前你对美女,不管床上怎么样,表面上还是很有礼貌的。今天怎么这么说人家小姑娘。怪不得小美女很不开心,你也太不懂怜香惜玉了。”

徐言乐不悦转过身,“你有什么事,说了赶紧走。”

邵宏摸摸下巴,似是自言自语的说:“不对,很不对,徐少,你早上没吃药吧。算了,算了,谁知道你这家伙哪根筋不对。”

转脸对秦宁说,“咱们不跟他一般计较,你要借钱是不是?”

“是。”

“可我又不认识你,凭什么借钱给你呢?”

“我……只要你肯借,我什么都听你的。”

“哈哈……”邵宏用挑剔的目光将秦宁从头到脚扫了三遍,“你要把自己卖给我?”

“如果可以,没问题。”

“五十五万,”邵宏的目光里是满满的色意,“这小嘴够玩一个星期,这胸也够玩一个星期,不足a4的小腰给你算一个星期,一双修长的玉腿,也给你算一个星期,一个月够了。你陪我一个月,我就给你。”

陪他一个月,比永坠地狱好,“行,但我现在就要钱。”

“这么急,你要知道这种事一般都是先给定金的。我先给你三十万,时间到了,再给你二十五万,如何?”

“不行,我等不及,我现在就要。你放心,我秦宁说话算话,绝不食言。”

邵宏摸着下巴嘿嘿笑,考虑着要怎么讨价还价,但不等他开口,一阵冷风吹过,徐言乐突然出现在两人之间,并一把将秦宁推开。

“你就那么缺钱,迫不及待的要把自己卖了?”没来由的怒气冲上脑门,这个女人果然一点廉耻都没有,毫不遮掩的在这里讨价还价的卖肉,他看不下去了。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猛鬼总裁,你慢点!》》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