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恐怖小说 > 《我开专车遇到的那些诡异事》小说

《我开专车遇到的那些诡异事》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王peng 发表评论

《我开专车遇到的那些诡异事》一部灵异志怪小说,作者重庆老司机。大学生刘波毕业后为了生计跑起了网约车,之后就发生了一系列怪事。

免费试读章节一 日复一日

为了不至于让我把自己饿死,我老爹给我找了一份差事:他是开出租的,结果出租车被带班司机撞烂了,但是身上还有一个7年的出租车指标,他把这个7年的出租车指标卖了十几万给我买了台车。

“臭小子,读书不行那就接老子的班!现在出租车这行也不行了,你就用这车跑哒哒打车吧!做老子的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于是我就这样成了一个哒哒打车的司机!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夏天晚上,天非常的热,车的空调打的很冷,但是我却在不断的冒汗,看着我的手机APP系统。

时间是晚上8点41分,只要看到显示这个时间,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我咬着牙看着手机的时候,系统后台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系统给我派了任务单子!

看了单子的情况,我的腿不由自主的发抖,还把一脚油门踩死,搞得我的车发动机一阵尖叫!

‘乘客张小姐,不拼车,起点四川外国语学院大门口,终点石门大桥南桥头,全程6公里,计价12元……’

看着系统给我的提示,我深吸了一口气!

又来了!

她又来了!

还是她!

我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

重庆这个地方,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路太多,有导航你也未必能驾驭的了,还好从小生活在这个城市,一些卡卡角角里面的地方我都熟悉,自己老子给自己找的这条路也算是门当户对:司机的儿子,还是司机!

而重庆这个城市,却也是个中国驰名的诡异城市,在这个城市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各种诡异的故事,作为一个哒哒司机,也是如此。

看到这个单子我就发抖,那是因为我已经是第三天接到这个单子了!

三天前,我在同样的时间,系统也发送给了我这样一个单子,内容和这个一模一样。

看起来应该是一个叫做张小姐女孩,从四川外国语学院的门口出发,去的地方是嘉陵江边上的石门大桥桥头。

全程六公里左右,十几块钱的小业务。

虽然没多少钱,但是公司派的业务必须接,否则影响业绩,没办法我只好按了接车,然后向着四川外语学院跑去。

四川外国语学院简称川外,沙坪坝区有名的美人窝,上学的时候没少到这里来‘打望’,但是看着那些学生美女一个个被学校门口的豪车接走,我们这些穷屌丝也只有干看的份。

以前我就发誓:总有一天老子也到到这里用车接走一个美女!

可没想到我居然今天真的实现愿望了……

快到的时候我按照客户的电话给那个女孩打了个电话确认她在不在门口。

“小妹儿,我是哒哒司机,我快到了,你现在在哪里?”电话打通之后我对着话筒说道。

大概隔了几秒钟,我还以为对面电话是不是出故障的时候,那边穿了一个听起来有些稚嫩然后还有些发冷的女孩的声音。

“你好,我在川外门口。红上衣白裙子,背着一个黑色的包……”

这女孩听起来声音柔弱有些中气不足。不过意思还是表达清楚了。

这时候我也到了川外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了在哪里确实站着这样一个女孩,正在打电话。

“好了我看到你了!”

直接在门口掉头,在女孩身边停了下来。

女孩直接上了车。

跑哒哒也有一段时间了,一般遇到单身的女孩上车都是直接上后座然后坐到我的背后,一般都不会怎么和我搭话,不过这个女孩居然直接上了前座,坐到了我身边。

走近了我才发现:还真是个小美女!

女孩个子不高:这算是重庆女孩的标准特征,然后皮肤嫩的可以掐出水来,并且非常的白,身材小巧手脚比例非常的好,那双腿又细又直,规规矩矩的放在前座并拢,看着人就想掐一下,而那张脸肌肤更是吹弹可破,一头长发随风飞扬着,化着淡妆,又有一种学生的清纯,又带着一丝风骚的感觉。

但是女孩的脸色很冷,一点笑容都没有,这个和一般重庆女孩的热情大方完全不同。

上车之后我一脚油门直接下烈士墓走杨公桥,向着石门大桥桥头走去。

这段路不长,但是却比较堵车:无论是烈士墓转盘,杨公桥大上坡和沙杨路去石门大桥桥头都是著名的堵点,并且现在正好是晚上9点多,夜生活的那些人正在往外走,眼前看着一片红色的刹车灯。

那么漂亮的女孩在车上,我也不可能不心猿意马,不过我也知道我这种屌丝怎么可能和川外的美女发生什么事情?

其实我也只是想和她聊聊天也好:一天都在车上也很闷。

正在拼命的想着找个什么话题和美女聊聊的时候,美女却先开口了。

“师傅,你开车几年了?”

这听起来像是美女找我搭讪?

“我才开几个月,另外……我才大学毕业1年。”我有些哭笑不得。

“是么?真好。”

美女的语气非常的冷,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是要聊天。

等了一会儿,她继续问道“师傅,你觉得人活着是不是特别没意思?”

“我觉得没什么吧?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师傅你知道石门大桥的传说么?”

“什么传说?”

“石门大桥下面是嘉陵江,据说石门这个名字最早来源于那个地方有两块石头,像是通向一个鬼国的大门一样,所以每年在哪里跳河自杀的人不计其数。”

“嗯……还有这个说法啊?我怎么没听说?”

“没听说过就算了吧。师傅,你觉得这个世界有阴曹地府么?人要是死了以后,会去什么地方?”

“这个?”我听着更加古怪了:“你问这些干什么?”

“没什么。师傅前面路边停车就好了。”

这时候我已经钻过了整个路段,停在了石门大桥桥头边上。

女孩按了到达,然后打了个五星满分。

下车的时候她刚刚打开车门,却突然转过了身来,用一种非常冷漠的语气对我说道:“谢谢你送我最后一程,不过以后你跑车,请千万注意一些。”

说完了之后,她下车离开了。

我有些不知所措:看着她下车之后,缓缓的走上了石门大桥,向着桥上走去。

这女孩虽然漂亮,但是说话的腔调总觉得怪怪的。

就在我看着她的背影缓缓上石门大桥,我也准备接下一个单子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在女孩刚才坐的地方掉了一个东西。

用手拿起来一看:是一管钢笔。

那钢笔入手非常的沉重,看起来是一款很老式的上海‘英雄’牌的钢笔:这种笔我比较熟悉:当年我的语文老师就有一管,天天都插在衬衣的口袋里:那个时代有一管这种钢笔那就是成功、有学问、有内涵的标志,比什么苹果手机可有格调多了!

但是现在这种钢笔已经很少见到了,为什么这女孩会有一管?

拿起那支笔,我正想把女孩叫住,但是抬头一看:那个女孩已经从我眼前消失了!

刚才还在我面前走,为什么那么短的时间里就消失了?

然后我又想起来:在刚才接的单子上有那个女孩的电话。

顺着电话拨过去,回过来的只有“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回音……

我立刻加起了油门直接上了石门大桥桥头。

石门大桥是一座很老的桥,桥边上的人行横道比较窄小也没有任何岔路,找到那个女孩应该不成问题。

但是我一直缓慢的开过去,都到了桥对面的大石坝,都没有再找到那个女孩的身影。

这女孩到底藏到哪里去了?

想着那个女孩对我说的话。我感觉由衷的发寒!

“石门大桥下面是嘉陵江,据说石门这个名字最早来源于那个地方有两块石头,像是通向一个鬼国的大门一样,所以每年在哪里跳河自杀的人不计其数。”

找不到人,也没办法,我只能怀着一种忐忑的心情继续做我的业务,那管钢笔我直接丢在了车的杂物箱里。

而第二天,我接了一个到达三峡广场的业务之后,也是8点41分,系统派给我了下一单业务。

‘乘客张小姐,不拼车,起点四川外国语学院大门口,终点石门大桥南桥头,全程6公里,计价12元……’

看着这条信息,我立刻发现无论是名字还是电话都是我昨天接到的那个任务!一模一样!

原来她没事!

我开着车立刻冲到了川外门口。

还是她,还是红衣服白裙子,背着一个黑色的小包,我特别开心的打开了车门让她上车。

刚刚坐稳,我立刻把那管钢笔取出来:“真是有缘分,你昨天掉在我车里了!”

女孩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我,接着冷笑着说道:“师傅,开个哒哒打车,要搭讪女孩也不用用这种方法吧?”

我懵逼了:“你昨天不是也在这个时间坐的我的车么?”

免费试读章节二 最后一面

“你……小妹,你不会是记错了吧?”

我直接调出了手机的业务记录。

在APP系统里面应该还有昨天那一趟业务的记录才对。

但是当我在系统里面翻了半天居然都没找到那一单业务!

“师傅,现在泡妞都是这种套路了?”女孩冷笑着说道:“好了!你别再说这些了好不好?要不我取消单子好了!”

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只能苦笑着说道:“好了好了,你上车,我们马上出发。“

女孩一脸冷漠的上了车,我挂挡直接下坡钻过了一个桥,向着途经的西南政法老校区的大门之后直接向着烈士墓行驶而去。

一路上女孩也没有说话,等上了去杨公桥的路之后,看着前面的刹车灯,我只能先把这事情抛开,集中精力向着看着前面在堵车的道路中寻找一条捷径。

“师傅,你开车几年了?”

我更加困惑了。

昨天她好像也问了我这个问题?

我看了看外面:现在正在爬杨公桥的大斜坡,马路对面是阳光水城小区的大门。

我仿佛记得,昨天她似乎也是在这个时候问我这个问题的。

“我……”一时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嗯,对了,你才23岁,才开了几个月。”

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却开始自问自答了起来。

“你想起起来了?”我有些高兴的说道:“我说吧?昨天你就是坐的我的车!你也问过我这个问题!”

“是么?真好。”

她昨天似乎也是那么回答我的?

这女孩是不是有毛病?还是有什么别的问题。

正想问个清楚,但是后车已经在催着我走了,我只好挂挡加大油门向前,先翻过了杨公桥上坡过了那个红绿灯,上了杨公桥立交桥之后再次转过了头来。

“师傅,你觉得人活着是不是特别没意思?”

一切都像是在反复播放的视频:昨天也是在杨公桥立交桥上,她问了我这句话。

“小妹,请你不要开玩笑了,你到底是要干什么?你昨天确实在我车里掉了一支钢笔,我也打算还给你,请你别这样了好不?”

“没什么意思。师傅你知道石门大桥的传说么?”

还来!

“小妹,我不知道你到底在干什么,但是你这样特别没意思你知道不?我只是个开哒哒的司机,你这到底是在搞什么名堂?”

我快要冒火了:这女孩是脑子有问题么?

“石门大桥下面是嘉陵江,据说石门这个名字最早来源于那个地方有两块石头,像是通向一个鬼国的大门一样,所以每年在哪里跳河自杀的人不计其数。”

不但是语气,语调,声音,甚至呼吸断句都似乎和昨天一模一样!

现在外面是车水马龙,我的车里开着空调很凉快,但是我的手却开始不由自主的抖了起来。

“小妹,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不要在这样了好不好!我不知道你们现在都玩什么整人游戏喜欢这样!但是我完全不喜欢知道吗,你到在玩什么老子不管!但是在这么消遣老子当下老子把你踹下车去!”

与其说是我发怒了,还不入说是我心虚了。

“没听说过就算了吧。师傅,你觉得这个世界有阴曹地府么?人要是死了以后,会去什么地方?”

说这话的时候,她没有再平视前方,而是转过了头来面对着我。

那张脸和昨天没有任何区别,衣着也没有任何区别,甚至动作神态都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不可能是在演戏!

昨天到了这时候我已经非常的疑惑了,所以我昨天也很仔细的看过她的脸。

我相信,这张脸和昨天没有任何区别。

就在我真的忍不住想踩刹车的时候,骂个女孩又再次回了过去,然后指着前面说到。

“没什么。师傅前面路边停车就好了。”

这时候我也已经到达石门大桥桥头了。

有些机械的把车停了下来,我满头大汗的看着身边的女孩。

女孩打开了车门,然后在手机上评价了一个五星。

“谢谢你再次送我最后一程,不过以后你跑车,请千万注意一些。”

说完之后,她关上了车门,向着石门大桥的桥头走去。

看着她的背影,回忆着最后一句话,我突然发现:她最后一句话和原来不一样。

“谢谢你再次送我最后一程,不过以后你跑车,请千万注意一些。”

比昨天,她多了‘再次’两个字。

她是在开玩笑?还是在干什么?

想到这点我再次看着座位上。

这次的座位上并没有东西,我似乎是舒了一口气。

但是猛的一下,我发现车的座位下面似乎有个什么东西正在闪闪发亮!

直接弯下腰一把抓住拿到了眼前。

手里的东西是一个纸袋。

带着一些疑惑,我先看了看纸袋:应该是个什么服装的品牌纸袋,里面塞着一件白色衣服。

取出来看了看:那是一件男士衬衫,并且是旧衣服,磨的非常薄,看起来应该是被穿过很久的,上面还有一些年深日久洗不掉的暗污垢。

仔细看了看之后我能确定:这是一件70年代很流行的那种‘的确良’衬衫。

‘的确良’其实就是涤纶,一种非常便宜的布料,但在70-80年代非常的流行,算是那个时代的标志,也是那个时代为数不多的一种时尚。

这衬衣明显就是那个时代的东西,而且被人长期穿过和洗过。

女孩上车的时候我并没有注意她有没有拿着这样一个包!

但是这东西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在我车上!

抬起头再次向着石门大桥桥头看去。

她再次的无影无踪了。

石门大桥上的灯光充足,一路上也没几个人选择走过这座桥,一眼看去也只能看到那么稀稀拉拉的几个人:根本就没有那个女孩的踪影!

看着手里的纸袋,我默默的放在了一边。

我确定我肯定遇上了不同寻常的东西。但是到底是什么我还是不明白。

第三天。

也就是现在。

盯着那条任务消息,我深吸一口气。

无论是什么东西,老子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

加起油门,一路轰鸣着向着四川外语学院杀了过去!

经过烈士墓,一路冲上去经过了西南政法,过了那个拐弯,我再次看到了那个女孩。

白色裙子,红色上衣,挎着一个黑色的小包……和昨天我看到的她,前天看到的她,没有任何的区别。

在路上我充满着勇气,而在看到她之后,我刚才那那种一鼓作气一般的勇气有全部一下子消失了!

看着那个女孩站在路边左顾右盼的等车,一时间我居然有一种不敢上去的感觉。

这时候我已经到了川外的大门,女孩也看到了我的车,对我做了个‘掉头’的手势。

深吸一口气,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在川外门前掉头之后缓缓的走到了她身边。

女孩打开车门走了进来,还是坐在了我身边。

我没说话,直接加上了油门向前走去。

女孩也没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车窗外面。

“小妹,你这时候去石门大桥桥头干什么啊?”看了看她,我先是试探性的问道。

女孩缓缓的转过头来,看着我。

那眼光看起来非常的呆滞。

“师傅,你开车几年了?”

我咬了咬牙。

“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但是今天已经是我第三次接到你了,无论你是人是鬼,请你给我说清楚吧!”

女孩又缓缓的转过了头来。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非常的慢,就像是迟暮的老人一样。

“你才23岁,开了几个月的车……师傅,你知道为什么你会搭上我么?”

“你总算是承认了?你是不是连续第三天坐我的车了?”我立刻问道。

“师傅,请你不要见怪。”女孩的声音非常的缓慢。

这时候已经到了杨公桥大上坡,而今天看起来非常的堵,前面的车居然动都不动了。

“我知道我坐了三天你的车,但是,我真的不记得你。但是你会搭上我,是你命中注定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我完全不懂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师傅,我们有缘,所以你搭了我三次,不过你放心今天是最后一次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又转过了身去,再也不说一句话。

“你……你去石门大桥到底干什么?”我感觉我的手在发抖。

“石门大桥下面是嘉陵江,据说石门这个名字最早来源于那个地方有两块石头,像是通向一个鬼国的大门一样,所以每年在哪里跳河自杀的人不计其数。”

“……”

这时候,车冲过了杨公桥红绿灯,进入了沙中路了。

今天的沙中路一点都不堵车,很快就过了重大后门,只要一个下坡就到了石门大桥的桥头了。

“师傅,你觉得这个世界有阴曹地府么?人要是死了以后,会去什么地方?”

直到我靠边停车,女孩并没有下车,而是转过头来问了我这句话。

“我不知道,但是小妹,我现在警告你……不管你是什么原因,我不想再碰到你了!”我瞪着她说道。

“你不会再见到我了,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请你一切放心。”说罢,下车走了。

免费试读章节三 东风好友

老子就不信你会直接从我眼前消失!

那个女孩一直向前走着,走上了石门大桥引桥的人行道,我则一直在边上停着车耐心的等着。

这时候,哒哒的车载APP系统又有了提示音:有另外一单业务进来了。

我习惯性的按了一下接单,然后继续看着女孩。

她依然是继续向着上面走,并没有原地消失。

这时候,一个人直接拉开了我的车门上了车,然后对我笑笑:“师傅,可以出发了吗?”

我回过头去,发现一个胖子坐在我车上,拿着一份报纸笑着问我。

“你……哦!”

我看了一下手机才发现:这个胖子就是我下一个单子的客人:从石门大桥桥头去龙头寺火车站的。

就这几秒钟,我再次看着桥面上,却发现那个女孩又消失了!

就那么几秒钟的功夫,看着石门大桥的引桥上已经看不到她的身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到我发愣,胖子有不解:“师傅怎么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哦……哦哦!知道了!抱歉!抱歉!走神了!”

虽然神魂未定,但是现在毕竟是在大街上,我发动了车向前行驶。

“呵呵,小心开车啊,开车千万别走神。”胖子笑道。

去龙头寺就需要直接过石门大桥,于是我发车也上了石门大桥的桥头。

那个女孩真的不见了。就那么完全消失了!

上了桥头,那个胖子估计也是个话唠,看着石门大桥的桥面,笑着说:“师傅你听说了么?前天石门大桥有人跳桥呢!”

“是么?”我随意问道。

“没看报纸啊?嗯!就我这份上面的:是个川外的女孩,才20岁,不知道为什么就从石门大桥上跳出去了!昨天才把尸体捞上来!好可怜哦!才那么年轻,父母都不知道有多伤心!你说现在这些年轻女孩怎么就那么脆弱呢?”

胖子絮絮叨叨的,手里那拿着那一张报纸。

看着那张报纸,上面配着一张图片。

看到那张图片,我全身的冷汗都从毛孔里面奔流而下!

那是尸体的照片,头部被打了马赛克,躺在沙滩上,显然是被刚刚打捞起来。

从图片上能看的很清楚:女尸穿着红色衣服和白色裙子,肩膀上居然还有个黑色的挎包,大概是因为斜跨的所以也没丢。

这分明就是我这三天所看到的那个女孩!

虽然看不清楚脸,但是这身装束……从石门大桥上跳出去……

“那个女孩是前天跳的?”我使劲咬着牙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然后问道。

“对啊!报纸上说是前天晚上9点的样子跳的,当时还有不少人看到呢!说那个女孩到了桥中间,突然就翻阅了栏杆,当时桥上还有保安和不少人,看到那个女孩翻栏杆了想上去抓住,结果那个女孩一点没犹豫,就那么直接跳下去了!”

那个胖子絮絮叨叨的还在继续说着,但是我已经完全听不清楚了。

这个女孩已经死了,前天就死了。

那么昨天和今天,上我车的人到底是谁?那个和我说话的女孩到底是谁?

“嗯?哥们,你还挺有意思啊?这时代了还看这样的小说?”

这时候已经过了石门大桥了,那个胖子估计是觉得我车太小坐着不舒服,挪动了一下之后在我的车门上的置物处哪里抓了一本书出来。

我转过去看了一下。

那是一本很老的书:纸面都已经泛黄了,封面上用一种很有年代感的笔法画出了一个武侠小说的人物,然后在上面还有四个大字《血洗江湖》,同时下面还有一个作者名字,叫做雪雁。

这是什么?

我车里从来没有这种东西啊?

“卧槽,哥们,你还真有意思啊?这小说70年版的了,还是繁体的,都够的上文物标准了吧?你居然还看这个?”胖子翻着那书笑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笑了笑不说话。

到了龙头寺把我胖子放下去之后,关掉了APP系统不再接单,然后把那本书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

确实和我观察的差不多:这是一本70年代很流行的那种武侠小说,应该是盗版台湾的,作者完全就没听说过。内容基本就是鬼打鬼,现在看来没啥可读性,但是在当时来说是非常时尚的东西,也曾经流行一时。

第一天是那杆英雄钢笔,第二天是一件的确良衬衫,今天又是一本七十年代的武侠小说。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又代表着什么?

三件东西的共同特点就是都在70年代流行一时,并且这些东西看起来都被长期使用过。

把那些东西全部装进了纸袋子里,我凝神思考了半天,也想不出:我这几天到底遇到的是什么?

想了一下,我又打开了APP系统,反查我这几天的单子。

然后我又愣了。

除了前天8点41分,我接那个女孩的单子以外,昨天和今天的单子都没有。

在系统里,昨天和刚才的时间里显示我根本没有接到过任何的单子!

真的遇到鬼了?

前天我在8点41分的时候接到这个单子,然后在9点还差两分钟的时候把乘客送达到了目的地。

胖子下车的时候,我请他把报纸留下了,我仔细看了看报纸上的那篇报道:对女孩跳楼时间的描述是大概9点过。

也就是说,前天我把她送到了这里之后,她就直接走上了桥,然后在石门大桥上直接跳桥。

放心了那些东西,揉了揉眼睛。

看样子我确实是见鬼了!

仔细想了想之后,我打了个电话给我的一个兄弟。

“刘波?你还想得起我啊?”电话打通之后,那边传来一个听起来有些中气不足的声音。

“东风,我遇到鬼了。”我直接简明扼要的说道。

那边沉默了大概十几秒钟,然后再次响起了声音:“马上到我家来,我等你。”

放下电话,我直接掉头向着沙坪坝区走去。

一路杀到陈家湾,我直接开到重庆师范学院去找个地方停车之后,直接杀到了我要去的地方:陈家湾南友村。

唐东风,我从初中认识,一直混到现在的好哥们,也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真正的兄弟之一。

而且,我这个兄弟并不是个普通的人。

唐东风的家是沙区东风化工厂的。这个厂以制造污染闻名,几年前就被限产,最后被停产:因为生产的产品污染很大,造成了这个厂几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死人,家属生下来的孩子很多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而唐东风的老爸叫做唐召,小时候唐东风体弱多病,经常被他老爹带着上医院,当时根本就没有想到是自己长的产品有问题,唐召就觉得自己的儿子八字不旺,但是他这个人天生又疑神疑鬼的,不相信别人,于是一边带着自己儿子看病,一边找了本《周易》自己学了起来。

最后,随着儿子的不断长大,他成了本地《周易》研究会的骨干成员,据说对这方面的东西很是精通。

而唐东风也随着自己老爹耳读目染,也会了不少这方面的东西。

本来我以为这些东西都是忽悠,但是唐东风初中和我认识,只用了一个星期就让我改变了这方面的看法。

记得那时候大家都还小,一起去初中报道时候我认识他的,他见面就问我名字和出生年月日。

我有些奇怪但是还是报给了他,他皱着眉头想了想后就对说:“波为水,上清下浊,你的出身年月日属于火曜,名字取得不错,但是一身只能平稳,无法大富大贵:老师给你分配座位的时候,记得问你同桌的姓名。名字里不要有带水和带火的字,否则你肯定和同桌搞不好关系,还会吃大亏。”

当时我没有在意,结果老师分配座位的时候,给我分配来的同桌是个女生,叫做练若水。

只和她同桌了三天,我就差点莫名其妙的被她打破了脑袋:那个女生超级彪悍。

后来换了另外一个女生叫做张雅嫣的,才算是一切正常。

后来又有好几次,我见识到了他的奇特之处,我才真的相信这世界上还真有玄学这件事。

遇上这种事情,除了找东风求助我还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来到了南友村,上到了东风的家里,东风直接把我接了进去。

唐东风先是上下看了看我,然后把一杯热茶直接递给了我:“先喝两口,然后坐下来慢慢给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点了点头。

他爹唐召正在里面看着一本书,见到我来了之后,也走了出来:“听说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到底怎么回事?”

“叔叔好。”

“先别动。”唐叔叔先阻止了我说话,然后上上下下的仔细看了我半天,接着说道:“看你这样子应该还正常啊。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在他们家的客厅里坐了下来。

对着这两父子,我仔仔细细的把这三天的经历全部说了一遍,然后把那三件东西给他们看。

免费试读章节四 事情经过

两爷子拿起那些东西看了半天,唐叔叔点点头:“这些东西确实是我们那个年代的东西,当年这种的确良衬衫我也有一件,还是和东方他妈结婚时候穿的呢,这个武侠小说我好向也见过,只是不记得了。”

“唐叔叔,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您看呢?”

唐叔叔今年也五十多岁了,因为常年学周易还修道什么的,整个人都是精瘦,带着一副老花眼镜,他很严肃的看着我说道:“我感觉你应该不是见鬼,东方你看呢?”

唐东风也点了点头。

“一般来说,如果你遇到的是真的鬼,那么绝对不会留下任何东西给你:现在居然能留,下三样东西给你,那么就说明了一件事:这根本不是什么闹鬼,而是另有隐情。”唐东风说道。

唐东风也和唐叔叔一样:全身精瘦带着一副眼镜,他仔仔细细的看了看那些东西之后,看着我说道:“留下了东西给你,肯定有别的什么用意,我觉得你就先不要瞎猜了:这些东西你自己收好,以后也许会有什么用处。总之,不要总是放在心上就好了。”

“这就完了?”我有些失望的说道,

“从你面相来看,你不应该撞鬼,刘波,我给你说:阴阳之事有两个普遍规律。一个是因果报应另外一个是只渡有缘。”

“一个鬼如果出现在了你面前,绝对不是平白无故出现的:她肯定是和你有因果在其中,如果你不认识她,甚至从来没有见过她,那么她就不是鬼:或者说就算是,也不是来找你的。”

我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那么我就什么也不管,当做这些事情完全就没有发生?”

“该发生的事情总会发生,不该发生的永远不会发生。”唐东风笑道。

唐东风送我出来到了车上,我把那些东西放在了我后备箱里。

“刘波,思想负担不要太大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最近你和董燕怎么样了?”

听到这个名字我就叹气:“别提了,对我说了很多次分手,结果过了几天又给我打电话说舍不得我,然后就让我帮她做这个做那个……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董燕不是你能压得住的,不行还是彻底分了吧,否则吃亏的是你自己,你这样下去很困难的。”

听到这里我笑了:“你当年不是给我们算过命,说我们是三世夫妻,现在是第二世么?怎么现在还要劝我们分?”

“我说你们是三世夫妻不假,但是你们就算在一起了,现在这个样子会幸福么?命是命,运是运,这要分开来说。以后最好还是不要去理会董燕了。”

我笑了笑,开车走了。

出了师范大学,看看现在时间才10点多,我再次把APP打开继续接单子。

每个月的车贷还的还不是么?

刚打开系统,我的公司立刻给我派了一单业务。

看了一眼:居然又是四川外语学院!

老子和这地方有仇是不是?

仔细看了看单子内容我松了口气:是一个男孩要求用车去江北区的阳光城。

只要不是再遇到那个女孩就好。

出门过了陈家湾和杨公桥,按照导航我立刻找到了乘客:三个瘦瘦的年轻男孩,穿的很光鲜看样子是打算去娱乐的。

三个人上了车之后就叽叽咕咕的开始聊天了。

坐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上车后对着后面两个说道:“你们听说没有啊?前天法语系有个女孩跳江了?”

“切!劳资认得!那个女娃儿叫做张雅然!法语系著名的公交车!长得那个骚霍霍!天天打扮的像个卖的一样!我有个兄弟伙玩过的!说功夫好的很!”

“你格老子又日白!(重庆话:骗人)”坐在后排我背后的一个男孩笑道:“又是你兄弟伙?你在学校有几个兄弟伙我难道不知道?你兄弟伙还凶得很哦!一哈哈一个人单挑一条街,一哈哈又是一个人喝了30多瓶啤酒!我听说过那个张雅然的,法语系的校花,绝对的高冷女神,有不少人想追都没追的上,所以在学校里面还是很有名的!”

前面那个男孩明显就是个装逼,被人当面挑明了脸色有些发红。

“哈哈,你们两个游戏宅,天天对到校园网里面的美女流口水的家伙知道个屁啊。”

坐在后面另外一边,看起来最开朗的那个男孩笑道:“这事情我是最有发言权的,别忘了我女朋友就是法语系的,和这个张雅然很熟!”

两个只会胡吹大气的宅男立刻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举哥!说一下说一下!到底有什么内幕?”

“你们两个人啊,再天天通宵打游戏我看都要傻了:这两天学校里面全部都在说这事情,你们两个居然完全不知道。”

看着两个游戏宅的情绪依旧被提起来了,他笑着说了起来,我也提起了耳朵听。

“那个张雅然确实是个校花级别的,也确实比较高冷,不少人想追据说都没追上,在我们川外这种地方美女如云,后来也没多少人再去管她了,再加上她成绩相当不错,所以很多人把她看成那种成绩比较好的乖乖女。”

“但是到了大二的时候,她似乎就出了问题:有人看到她在学校的后门等人,然后被一辆轿车给接走了!”

“后门?卧槽!难道又是个二奶?还是小三?”两个游戏宅男激动的不得了。

“开始谁也不知道,我女朋友都目睹过两次,后来她解释说是自己在本地的一个叔叔接她去吃饭,但是后来又被人目睹了:那个男人每次送她回来的时候都是把她送到后门:并且都是在很晚的时候,但是有一次还是被人撞见了:那个男人停车和她告别的时候,亲了她嘴!”

“卧槽!那我没说错这就是个小三啊!”两个游戏宅男更加激动了。

这时候已经到了花卉园,快要到红旗河沟距离阳光城不远了。但是这里是著名的堵点,面前一片红红的刹车灯,车也停了下来。

“后来这事情就传来了,不过我们学校你们也知道: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她其实长得也不算是太好,所以也没起太大的波澜,不过后来这事情还有后续!”

“什么后续?接着说接着说!”两个游戏宅男更加激动了。

“后来有人在沙坪坝的三峡广场看到了他们两个牵着手逛街,不过这还不算最劲爆的!”

那个被称为举哥的家伙很会讲故事,故意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有人目睹:那个男人年龄挺大,应该有50多了。正在逛街的时候,突然有个50多岁的老女人冲过来就给了张雅然一个耳光!”

“原配出现了?”两个游戏死宅惊讶到。

“那可不是?有人目睹了:一个50多岁的老女人直接给了她一个耳光,然后举着随身的包就对着她狂砸,一边骂一边打不停的!那个男人把两个女人格到一边劝说住手,结果原配更是怒不可遏打的更凶!据说当时都差点见血了!”

“我去……那么厉害?后来呢?”

“后来?谁知道。反正这事情知道的人确实不是很多,张雅然还是继续在上课,可这次为啥跳桥就不清楚了,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和这件事有关系。不过我们学校,每年这种事都有不少,谁知道呢!”

“尼玛哦!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那个男的是不是很有钱?”我身边的游戏宅男义愤填膺。

“你说呢?听说是个搞房地产的大老板哦!”

这时候,已经到了红旗河沟,前面就是观音桥,也就是这帮人要去的阳光城了。

找了个地方停车后他们直接下车了,我仔细梳理一下。

这个叫做张雅然的女孩无疑就是做我的车跳桥的那个女孩,虽然知道了名字但是还是无法解释我遇到的事情。

仔细想了想那个叫做举哥的男学生讲的故事,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事情。

这个举哥的故事到底有几成真实性我不知道,但是故事里的男主角:按照他的说法,是个大概50多岁的男人。

也就是唐叔叔的那个年纪的人。

他们应该是属于生于50-60年代的人,而70年代正好就是他们的少年和青年时期。

我车里找到的那些东西:什么英雄钢笔,的确良衬衫,还有武侠小说应该就是那个年龄的人最喜欢的东西!

难道这些东西是……

找了个地方停车,我倒了后备箱去把那些东西翻出来看了看,我更加确信了我的判断。

这些东西,现在的年轻人肯定是不屑一顾:只能是一些成长在70年代的人才会喜欢的东西。

那个女孩分三次把这些东西给了我,到底有什么意义?

想了想,我回到了车里,心有些乱。

正在准备接下一个单子的时候,我的电话开始响了起来。

看着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是哪位?”

“……你叫做刘波,是个刚毕业的学生,在开哒哒是不是?”

我正要回答,对方直接说道:“你娃摊上大事了!”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我开专车遇到的那些诡异事》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