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仙侠小说 > 《缺月谷》小说

《缺月谷》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marco 发表评论

《缺月谷》是一部武侠小说,作者:不念不去,文章主要内容:月缺月圆,缘起缘灭都与我无关,我只想与你长相厮守。十三岁便从三千暗卫的包围中取了敌国皇帝的首级。但自己的师傅一晚上不见踪影,这是否与自己有关系,带着疑问,我便在缺月居中一直等待着师傅的归来。

第一章 月下关

我叫萧山,字溪之。

是江湖第一剑客。

也是皇帝的恩人。

武成三年,义阳王招募江湖义士刺杀昏君武成帝。

武成帝手下有暗卫三千,深不可测,江湖中无人敢响应义阳王号召。

唯有我,接过师傅的寒冰剑,便孤身勇闯皇宫。

在三千暗卫包围下,我杀了个七进七出,不仅割下武成帝头颅,还拿出了传国玉玺。

义阳王成功登基,我被封为大武国第一剑客。

从此,一战成名。

那一年,我十三岁。

许多人打听我的来路,刺探我的剑法。

他们疑惑的也是我想知道的。

我也想知道我的剑法叫什么名字,我也想知道我的师父他师承何处。

可是,自我手刃武成帝第一晚,师傅便不知所踪。

我留守在师傅的缺月居,我知道,终有一天,师傅会回来的。

到时候,我再问师傅也不迟。

但是,五年过去了,师傅始终没有回来。

而我,也渐渐地修成了师傅教给我的所有剑诀。

在这五年里,想找我的人越来越多了,他们有的想跟我学剑法,有的想打败我,还有的,想嫁给我。

每一个来的时候都自信满满,但离去的时候皆是灰头土脸。

在我眼里,他们连一只苍蝇都不如。

因为他们挥剑的速度太慢太慢。

他们心中的杂念拖慢了他们挥剑的速度。

想打败我的,执着于观察我的剑法,执着于胜负;想嫁给我的,在挥剑时,偷偷看我的脸;想跟我学剑的,更不敢使出全力。

而我,始终无欲无求。

我日日辰时练剑,虽然师傅教我的剑诀我都领悟了,但还有一点我尚不能领会。

师傅说,每一次挥剑都要快,要比敌人快,要让敌人措手不及。

可是后来,师傅又说,你要学会停,学会收住。

师傅说,曾经有个女人,让醉心于剑术的他停了下来。

我呢?

什么东西能让我停下来呢?

无论是谁来与我斗剑,都无法令我停下拔剑的快乐。

武阳八年,已经没有人来找我了。

因为我的剑术已经是无人能敌了。

来找我的,没人能在我剑侠挥剑十次。

二十一岁那年,满庭寂寞,门可罗雀。

我在门前种满流萤草。

流萤草有异香,能吸引各色飞虫。

我挥出的剑已经能够切下飞虫的翅膀,而切下的瞬间,飞虫尚在挥翅。

我管这一剑叫做斩翅。

快到能砍掉飞虫翅膀的剑。

渐渐的,满院的飞虫都不见了。甚至连我院子所在的山谷,也没有一只飞虫了。

快到年尾了,院子里的流萤草因冬寒而枯萎。

在我认为这一年会如此平静地过去,接着,我会迎来二十二岁时,一阵马蹄声传来。

那马蹄声很混乱,绝不只一匹马。起码有四匹,应该是宫中的四马香车。

宫中女眷皆乘四马香车出行。

寂静了一年,我忽然生出了一种好奇。

这次来的会是何人?

我飞出内室,立在院门后,以剑鞘挑开院门,透过缝隙,我看到了一线朦胧的碧光。

碧纱糊的宫灯照着一辆四马香车,车帘被一双老手掀开,一个长发束起的少女自车内持剑走出。

她低头下车的刹那,额前的两须短发垂下来,令我想起师傅手栽的杨柳垂丝。

少女持剑而来。

我就立在院门后等她。

“这次,是为了什么?”我微笑,碧光照着她发白的容颜,我问:“是为了拜师,是为了偷窥我剑法,还是为了打败我?”

少女勾起唇角,语气冷漠坚定:“为了报仇!”

报仇?我不自觉地凝眉,第一次感受到一股凛冽的敌意。

“或者说,为了杀掉我自己!”

少女的语气冷漠决绝。

我疑心顿起,她为什么,要杀掉她自己?

但我知道,这会是一个好的对手,她的剑术一定在之前找我斗剑的诸豪杰之上。

因为她的声息是那样锐不可当,那样坚定决绝,仿佛刺出去便绝不会收回。

但我知道,她就算用尽一生的力气,也不可能接我三招。

“姑娘,出招吧!”

她的剑很亮,剑身薄薄的,剑刃锋利,刺向我时,像是一阵阴寒的风。

我侧身避开,右手挥剑挡住,她的剑尖抵在寒冰剑的剑鞘上,我能感受到她的气力不济。

“是很快,但是少了劲道。”

我笑。

少女回身,蹙紧了长眉,反手将剑刺向我,我只需要手腕一旋,稍微用点内力,便能将她的剑打飞。

但我还是决定陪她玩玩,到第五剑时,我已没了耐心,直接一挑手,将她的剑打偏,顺势剑尖刺向她的心口,最后在她胸口处停住。

她的眼中泛起惊讶与屈辱的神色,接着反手将剑挥向自己的脖子。

原来,她所谓的杀了自己是这个意思。她想和我鱼死网破。

我挥剑止住了她的剑势。这应该是第一次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

“你叫什么名字?和皇宫是什么关系?”

“八年前,你杀害武成帝时,顺手也杀了那群暗卫。我是暗卫统领的徒弟,也是武成帝的义女。”

我点头:“就算你再练一百年,你也打不过我。倒不如忘掉那些事,好好过日子去。”

“武阳帝假仁假义,为先帝哭丧,封我为初平郡主。以我的权势,只要想找好的剑客,随时都可以派人围杀你。”

我笑了笑:“我是武阳帝亲封的天下第一剑客。没有人敢杀我。”

因为我,是朝廷的象征。是武阳王的象征,我死了,就代表有人挑战武阳帝。

所以,有脑子的人都不会想着害我。

“这样?你不如杀了我!”

我摇头,我的寒冰剑是从不出鞘的,除了那次杀武成帝是个例外。

少女转身离去:“我会再找你的!我会亲手杀了你。”

找我?

我的命是师傅给的。自然不能叫你拿去。

我闭了闭眼,眼中再次出现了少女下车的模样,她非常美。美到叫我日后会想起她,那时,我会乱了我的神智。

如果心乱了,我的剑会慢的。

“你就那么想死?”

“你和我,只能活一个!”少女的声音像是挤出来的一样:“要么杀了你,要么你杀了我。”

我垂头:“你知道武成帝是昏君吗?”

少女冷笑:“是不是昏君,黎民都活得同样痛苦。不要打着为国为民的名号杀人放火。”

话音刚落,少女便倒了下去。

在她说出无论武成帝是不是昏君,人民都同样痛苦时,我便挥出了我的斩翅剑法。

那一剑挥在她的脖子上。

少女倒下时,嘴还张着。

其实,她说的对,世上的事,不是善恶昏明可以争辩地清楚的。

第二章 祭尸

门外一阵马蹄声,我猜是带少女来的宫人们,她们离去了。

我不在乎她为什么离去,想来是怕我杀了她们。

可惜,我的寒冰剑从不沾无足轻重的人的血。

能死于我寒冰剑下的,要么是皇公侯爵,要么是豪侠,要么是我的死敌。

无足轻重的人,根本不值得我出手。

马车远去,马蹄声渐渐消失。

我看着少女的尸体,心道,如果师傅在,一定会怨我脏了他的庭院。

曾经我在院子里杀了一条活鱼,师傅罚我拖洗了三天的地。

我去西边的厢房找到了一块御赐的绸布裹好少女的尸体,接着抱着这块布飞去了五里外的宁清河。

宁清河靠近集市,集市里有一家日夜迎客的猪肉店。

猪肉店靠煮麻辣猪肉片出名。

店主是一个宫廷御用厨娘。这个厨娘二十岁进宫,二十五岁因为宫斗而被放了出来。

师傅带我来这里吃过几次猪肉。

那几次猪肉片是厨娘亲自做的。薄薄的,粉嫩的夹杂白丝的猪肉片,蘸着麻辣酱倒进面前的小锅里,很快便吃的浑身爽快。

师傅说,这间猪肉店有时也做江湖暗客的交易。

所谓暗客,便是暗刀门的门客。

暗刀门专接杀人的活。杀人后,要处理的尸体便送到各个联络好的猪肉店,请店里的人处理。

这个猪肉店也接暗客的活儿。

猪肉店靠近清宁河。

“伙计,我要出事。”

出事是暗语,用于暗刀门与猪肉店处理尸体。

那伙计会意,喊来了打杂的伙计,“快把那尸体抬过去。”

这家猪肉店处在集市外缘,白天是平民百姓来吃点东西,晚上就多是江湖中人了。

我环顾一圈,今晚没有顾客,看来最近江湖很太平嘛。

我相信,这家猪肉店会处理好少女的尸体。

真可惜,这么美的女子,我竟然不知道她的名字。

很多年前,师傅给我讲过一个深宫的故事。

说,有个皇妃生了龙子,但皇后嫉妒,便命贴身侍女买通公公夺走了龙字,并且将龙子送给了宫里的御用厨娘,接着,厨娘做了一道人肉羹汤给刚生产的皇妃吃。

后来,事情有变动,厨娘被赶出宫。

我不知道,故事里的厨娘是否是这清宁河边猪肉店里的厨娘。

我在这里吃过饭,见过那厨娘一面,徐娘半老,风韵犹存。想来年轻时是娇花一朵。

伙计抬走那少女的尸体,我不知道厨娘会如何处置它。

师傅说,店里的人会找地方安葬暗客送来的尸体。

但愿吧。

厨娘与那少女都是很明艳的人。

我转身欲走。

店里的小二伸手按住我的肩。

好强的内力。我惊讶,随即释然。

能接暗客的活儿,如果内力不强劲,如何在武林生存。

“有事吗?”我问道,顺便握紧了手中的剑。

“客官,我们替你处理那尸身。你是否该给点赏钱?”

我松开剑把,“去问问你们厨娘,裹着尸身的绸布值多少两黄金。”

店小二微微惊讶,随即松开了我的肩膀,内力一卸,我舒服多了,随即快步走出猪肉店。

本想回到缺月居,但转念一想,月色如此好,不如乘风漫步。

这里的集市白天很热闹,晚上却很清冷。

清冷到,比剑光还要孤独。

我走在集市上,不远处,有个小孩正被人追打。

这么浓的夜色,竟然还有没回家的小孩。

“呸,你这个小偷!”

被追打的小孩被围在中间,一群小孩矮下身子去打他。

我抱剑站在一边,曾经我以为世界上利欲熏心你死我活的都是一群大人。

现在才忽然觉得,原来从小时候开始,我们就鱼死网破冷眼相对了。

“啊!”地一声,一个小孩子胸口插着一把刀倒了下去。

被围在中间的小孩慢慢站了起来,瞪着眼睛狠狠地拿着刀片道:“谁再敢动我一下,我就弄死他!”

弄死他!

那群小孩一哄而散,到底的小孩了无声息。

我抱剑离开,心想,现在的孩子真无趣。

我已没有了继续散步的闲心。很快,一个老人驼着背走了过来。

“公子,你看到我孙子了吗?”

我低头,这个老人身上有股糊灯笼纸的浆糊味儿。

刚刚那个倒地的小孩身上也沾了浆糊粉。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我素来无欲无求。

我直接越过他转身离开。

“小满哦,你去哪里了哦。天天被那群坏孩子带着乱走!”

我忍不住回头看他。

月光下,他的伶仃的背让我说不出话来。

我展臂施展轻功,飞到了刚刚的地方,把那倒地的胸口插刀的小孩带走了。

缺月居第一次有客。

这小孩胸口的刀插的不准,没有伤到要害,但是很深。

想来那被欺负的小孩是存了心要弄死他。

从前,师傅告诉我冤冤相报何时了。你杀了一个人,他就算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所以我不轻易挥剑,除非别人送死。

这群小孩,从小便这样。

我看这小孩的眉目也该有八九岁了。应该已经读了三年的书了。

镇上的私塾三年内是免费的。

读了三年的书,竟然也还是这样。

当真人心难教。

怪不得师傅不准我随便教导别人。

这小孩还有气息,我点了他的穴道止血,给他用了最好的药,又包扎好,这才用内力催醒了他。

“你是谁?”那小孩看着我,随后哭道:“刚刚我好怕。”

是吗?

“那你为什么要欺负别的小孩,他被你欺负了,当然会反抗。”

“我们只是教训他,但是没想到他会杀人。他明明知道,我要是死了,我孤苦伶仃的姥爷会伤心。”

那小孩语气理直气壮,我好笑道::“如果一个人明知道他的行为会给别人带来致命的伤害,却还是决定做,证明这个人要么走投无路,要么是个阴险小人。”

我低下头看向那坐在我的凳子上的小孩道:“一个动不动就想弄死别人的人,你一定要远离。日后远离那群人。天亮就回去吧。”

那小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随后道:“你让我天亮就走是怕我拖累你?我现在就走。”

那小孩不由分说便脚尖点地,迈着短腿走出去了。

我摇摇头,他要走便走。与我无关。

门外有块匾额上面写的缺月居,但用的是前朝便被下令为只有贵族可用的楷书字体。

这样的字体,这种小孩是认不出的。

所以,他不能说出我的住处。

这缺月居外只有一条宽阔大路。

沿着这宽阔大路可以走到一个分叉,分叉通向三条小路,小路口不远处是通向各个小村。

这小孩应该能知道怎么找到自己的家。

所以他的背影消失了,我倒不担心。

我站在窗边看着空无一人的宽阔大路。

有些复杂地想,当初被师傅逼着练剑,我曾负气离家出走。

当我的背影消失在大道尽头时师父是否站在窗边,像我此刻这般心中有许多考虑。

师傅,萧山又想念你了。

第三章 灯笼

我的师傅,无名无姓。

也许他有名字,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他带我去过许多地方,他不需要说什么,只要拿出一方令牌出示,别人就会对他毕恭毕敬。

好像他的那张令牌有着神奇的力量,能让所有人俯首帖耳。

我翻阅了师傅留下的所有书籍都没能找到有关那方令牌的记载。

师傅给我留下的书籍包纳一切,五行八卦,天文历法,地势军阵,皇宫秘闻都尽在其中。

唯一漏掉的就是关于那方令牌的记载。

我慢慢地给寒冰剑的剑鞘系上丝带。

师傅说,寒冰剑乃天下第一神剑,剑而有灵,遇其主,则剑灵有神。

神剑是不能用来杀蝼蚁的。

正如,杀鸡不可用宰牛刀。

所以师傅告诉我,每一次我的寒冰剑出鞘,都要让这柄的挥出有意义,每次有一个人死在我的剑下,都要在剑上留个标记,这个标记就是丝带。

剑上沾一次死人血,我就要系上一条红丝带。

如果,我的剑救了人,那就要系上一条蓝丝带。

但是,师傅说,神剑只杀不救。

所以,师傅送我的丝带里只有红色的。

昨天,一个少女死在我的剑下。

寒冰剑第一次系上了红丝带。

“扣扣”

有人敲门。

这次,是谁?

我握紧了剑,希望来人不要像昨天的少女一样逼我动杀机。

看着剑鞘上飘动的红丝带,我深吸了口气。

推开门。

门口站着一个拄着拐杖的驼背老年人。

他很瘦,瘦成了一根竹竿。

他低垂着头,手里还拿着一串灯笼。

我认出来了,他是昨天我救下的小男孩的姥爷。

“有事吗?我家主人不在。”我开口。

师傅说,人在外,谁都要防着。

“我孙子说,这里的主人昨天救了他。”

老人的声音很沧桑,但是缓慢。

带着种古拙的味道。

我按下心头的犹疑,认真听他说。

“我孙子说,昨天他看到这屋子大门前没有灯笼,所以想做一串灯笼送给恩人。”

老人伸高手,把灯笼提起来。

那一串嫩黄色灯笼在风里一摇一摇,很是好看。

武林人,夜不点灯。

所谓的不点灯,是指门前不挂灯笼。这是为了纪念侠客柳七绝而约定的规矩。

十年前,这规矩尚有人遵守。

十年后,早就淡忘了柳七绝的传说。

但是,我不能忘。虽然我不知道那传说是什么。

可这么多年来,师傅坚持门前不挂灯笼,必是有执着的原因。

我破了规矩,师傅回来,必会动怒。

我接过灯笼,随即道:“家主会把它挂在内院的。请不必再来了。”

关上门,外面的事情便与我无关了。

这灯笼。

我清淡地笑了笑,随即毫不犹豫地将它丢上天。

剑出。

灯笼在剑鞘闪动下化为淡黄色飞灰。

缺月居内,不得放外人的东西,这是师傅的规矩。

之后的日子里,依旧无人来扰。

而年关将至,外头也是一片热闹喧腾的气氛。

我抱剑出去,风微寒,带着冬日特有的潮湿。

风吹起我的袍子,红剑带随风飘飘。

我径直走向猪肉店。

招待我的是厨娘。

原来厨娘是这家猪肉店的老板的老婆。

看在我师傅的面子上,她把我安排在了二楼靠窗的座位上。

这家猪肉店靠着清宁河。

我坐在窗边,抬起帘子便能看到远处归来的片片风帆。

心情莫名地变得愉悦起来。

店小二送来了去年我吃过的菜。

按照老板娘的逻辑,江湖中人,吃的不挑。一般前年吃什么的,今年还会喜欢点什么。

有人会吃出习惯,吃出口味来。

只有皇宫才会让人看不出你喜欢吃什么。

面前的桌上摆满了去年吃的红烧蹄髈,清蒸猪肺,油爆猪尾巴。

这是去年师傅带我吃的。

去年师傅坐我对面。

其实,我想告诉老板娘,这份菜让我伤感。

“换一份!”

隔壁桌的糙胡子大汉大喊道:“换一份!老子看到这糖醋猪排就想起了淹死清宁河里的姨娘!换一份行不行!我的姨娘,小时候最爱给我做猪排吃。”

那大汉说的话正中我下怀,我忍不住噗嗤一笑。

其它桌上的客人也笑了起来。

这时,小二又给我这里送来一盘肉:“客官,这是咱们老板娘送的。这菜叫白骨肉。”

很别致嘛!我点点头,尝了一口。

其实,我不那么挑剔。

虽然有些伤感,但这菜的味道是上等的。

窗外远处河上渡头快挤满人时,我这里也就快吃饱了。

这时厨娘走到我面前来,低声道:“公子前儿送来的那女尸很香哦。皮肉细嫩,很香。你刚吃的细溜白骨肉就是她。”

那道白骨肉很香,筷子一夹就松散了。居然是那少女?

“呕!”

我有些反胃。

这时老板娘掩嘴一笑,俏生生道:“骗你的呢!那女尸我扔河里了。”

我转头看她,她的脖子很长,脖子右侧有一颗黑痣。

像是白玉兰上趴了一只蚂蚁。

我记得师傅给我的书中有记载:“南山教有圣女,为一纨绔子弟叛逃师门。后加入刀客门,成为江湖第一刀客。与那纨绔子弟并称双刀煞。圣女右脖侧有黑痣,状似蚂蚁,人又称黑蚁煞女。”

我抬头看她,想到师傅说的厨娘故事,忽然了然。当年刀客门被朝廷所灭,那纨绔子弟被朝廷擒住,当街施以烹刑。这圣女便入宫做了厨娘,后来加入宫斗,煮了皇帝的儿子为爱人报仇。

哦。原来如此。原来这厨娘就是黑蚁煞女。

“怎么,我最近没瞧见你师傅?”

我对她狡黠一笑:“你的脖子沾了墨点。”

她惊讶地捂住脖子,我跳下凳子便走了。

师傅常说,人生在世,不可随便爱人,不可随便算计人。

现在我觉得,很多事情从来都是身不由己。

走到一楼,我给小二扔了一锭银子便抬步出门了。

集市异常热闹,我立在集市的一角,看远处喧腾的人群。

然后想,师傅,你在的地方是否同样如此热闹洋洋。

“我可以送你一盏灯笼吗?”

身后传开一道稚嫩的童音。

第四章 拜师

那声音很熟悉,我循声望去,转头看去竟然是前几日救下的那个小孩。

小孩抿着唇,脸色有些紧张。

他侧着小身板,两手捧着一个灯笼,立在一个小女孩面前。

“我可以送一个灯笼给你吗?”

我转头看向他,这么小的年龄就这么会讨小女娃欢心。

那小女孩哼了一声,伸手啪地一打,将那盏胖胖的灯笼打落在地,随后骂道:“我才不要呢,小铜说,拿了你的东西,他就不会和我玩了。”

“冷一笑,你给我滚开!”

一个瘦高的小孩嗖嗖地跑了过来,一把推倒了那个小孩。

我看的很仔细,那小孩是刻意推在小男孩伤口上。

前些日子,他在小男孩胸口插了一刀,要不是我救下他,他怕是死了。

被推倒在地的小男孩坐在地上,双手撑地怒视着推他的小男孩道:“你插我的那一刀,我会还给你的。”

倒是个硬气的孩子。

推他的男孩不屑一顾地扬起头,自袖子里抽出一把匕首,扬了扬道:“都给我揍他。谁不听话,我就用这刀杀了谁!”

那些小孩都怕刀,都一齐作势上去要打那倒地的小男孩。

“恩人,帮帮我!”

小孩对着立在一边冷眼旁观的我喊道。

还蛮聪明的嘛!

我举起剑,对那群小孩喊到:“不准以多欺少!”

那小孩一骨碌爬起来跑向我,笑道:“恩人公子!恩人公子我又遇见你了。”

我举着剑,剑上红带飘飘,那些小孩被吓得一哄而散。

“恩人公子,多谢你。”

“不是和你说了吗?让你看见他们就绕道走,怎么又招惹他们了?”

那小男孩委屈巴巴道:“我没有惹他们。是那个莫铜自己惹上我的。我不想惹谁,偏偏莫铜非要排挤我。”

说完,小男孩肚子里传来一阵响声。

“恩人,能借我三个铜板吗?”

扶额,这孩子怕是赖上我了。

师傅解释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时,是这样说的。

所谓一生二,指的是,任何事物本是毫无关系的,一旦发生关系,之后便会有绵绵不绝的后续事情。

比如你救了一匹狼,日后,它便会想着报恩,为了报恩,它会多杀几匹羊送给你,这样,牧人家的羊就少了许多,牧人的用度会随之减少,而集市上的羊皮也会减少。

所以,你的一件行为,会引发许多不可预料的事。

前几日救这小孩的行为,怕是也会给我平静的生活带来许多变数。

所以,从前师傅总教导我,慎始慎终。不要随便和人打交道。

小孩拉着我的袖子,委屈巴巴:“我饿了。”

我本想抽出袖子,可是回头一看,角落里居然有几个小孩蹲守着。

瞬间,我懂了。

我要是不带这小孩一起,恐怕我一走,他又要被其它小孩欺负了。

这事,真是一环接一环。让我左右为难了。

怪不得师傅总说外面的事情大都剪不断理还乱,要我始终做个旁观者。

但现在,怕是做不了了。

小男孩又委屈巴巴道:“恩人公子,你带我走吧。”

我拉着小孩,往一家羊肉店去了。

“喜欢吃羊肉吗?”

羊肉汤碗里升腾雾气,雾气将小男孩的圆脸遮住。

“喜欢吃。”

小男孩运筷如飞,大快朵颐。

“恩公,我叫冷一笑。”

“恩公,你手里的这柄剑真好看,我可以摸摸吗?”

我收回剑,往他碗里夹了一筷子肉,正色道:“这剑不能给你摸。”

冷一笑乖巧地缩回手。

这顿饭吃完,我便拉着冷一笑走出门了。

门外,有三个孩子盯着我们。

这下子,我不能不正视这一切了。

我走向那三个孩子,和蔼道:“盯着我们做什么?”

“我们老大让我们来的,要是看到冷一笑和你分开了,我们就要把冷一笑抓走。”

倒是实诚。

“你老大是?”

“我们老大是莫铜。”

哦!

“就是前几天晚上被你们围起来打,后来拿刀杀冷一笑的那个吧?”

我摇摇头:“真是没用的小屁孩啊!原来还抱成团欺负莫铜来着,被莫铜镇住后,又听莫铜的,一起抱团欺负别人了。”

素来没用的人喜欢抱团。

素来抱团的人容易被厉害的人震慑住。

素来震慑这群乌合之众的恰恰是恶人。

素来懦弱的人容易在恶人的指挥下自相残杀。

我蹲下来,问那三个小孩:“冷一笑与你们无冤无仇吧?”

那三个小孩迟疑了一下,接着点点头。

“那你们欺负他干嘛?”

那三个小孩面面相觑。

“莫铜欺负过你们吗?”

那三个小孩点点头:“莫铜如今总是对我们颐指气使。”

我开导道:“你们团结起来,别听他的不就好了?”

那三个小孩迷迷糊糊地看着我。

“啪!”

一颗石子从我耳边擦过,身后传来莫铜的声音:“你是什么人?小孩的事情大人不要管!”

我蹙眉,如果大人真的不管小孩的事情,那不知道小孩子们会变成啥样了。

“你就是莫铜?”

莫铜自袖子里抽出那把威吓了许多小孩的刀,说道:“你们都把这个大的给我为围住!”

几个小孩面面相觑。

莫铜擦着刀,笑道:“谁不听我的,开春去了私塾,谁身上就得被我刻出朵花儿。”

好狠毒的孩子,这才几岁啊。

“怎么,你们三个是和冷一笑一伙儿的?”

莫铜看着刀,眼神凛冽地像寒风,冷冷地看着那三个孩子。

那三个孩子为了证明自己的忠心,立刻把我和冷一笑围起来。

我的剑不会杀小孩。

“想飞吗?我带你飞。”

我对着冷一笑笑道,随即一把拉着他,纵身飞上天。

我的轻功学的不错,带着冷一笑也不觉得累。

落在缺月居门前,我对冷一笑道:“我问你,以后,那群小孩还会欺负你吗?”

冷一笑回过神道:“有莫铜就会欺负我。”

“他为什么只欺负你?”

“因为他要立威!靠欺负我,把其它人团结在一起。”

好,我懂了。

“恩人公子,你可以保护我吗?”

嗯,可以。

“我师傅不准我随便收徒弟。可是,你呢。也不知为什么,和我特别有缘。”

我拉着冷一笑进了缺月居,心道:“师傅,弟子给你带了个徒孙。弟子知道你未必喜欢。可是,弟子不帮他,他怕是会死的。师傅,等我教他几招,大不了日后赶他出师门吧。”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缺月谷》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