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言情小说 > 《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小说

《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marco 发表评论

《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是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作者:火轻轻,主要剧情设定:和她拜堂的是六爷,洞房花烛夜是七爷十年等待,喻伊人见到了神秘莫测的七爷,也见到了高高在上的六爷。喻伊人是众人皆知童养媳。 白天他换着花样宠着她,入夜他玩着花样宠着她,是他?还是他? 他给她调制出绝世奇香,一味可以令人勾魂摄魄,为爱痴狂的香。。迷醉她,永世宠她。

第一章 七爷的童养媳

"大雪纷飞,皑皑白雪覆盖着占地千亩的大宅,赫赫有名的调香世家。

霍府,银装素裹。

一个六岁的小女娃在老管家带领下,进入大宅。

大厅中央,小火炉滋滋烤着炭火。

慈眉善目的霍家老太太喝着茶,飘悠悠的话落下,“丫头,今后你养在霍家,嫁在霍府。”

喻伊人抬头,看向了老太太,大眼睛闪烁着迷茫。

“今后你就是老七的童养媳,明白了吗?”老太太声音透着一股威严。

喻伊人立刻点了点头,“伊人明白了,今后我就是七爷的童养媳。”

“嗯~”老太太满意地点头。

时间如驹,一晃六年过去了。

喻伊人十二岁。

一片竹林,一处僻静的庭院。

喻伊人趴在门外,盯着掉在院子里的纸鸳鸯。

她记得小桃红跟她说过,竹轩是霍府的禁地,不得入内。

可是她要捡纸鸳鸯。

“啊~!”一道女子凄厉的惨叫声,从竹轩里传出。

喻伊人吓得胆颤心惊,双手握紧了。

竹轩里传出女子的哀求声,“六爷,饶命啊,六爷,饶命~贱妾再也不敢了!”

喻伊人好奇心的驱使下,爬过了假山,靠近窗外,探出一双乌黑的大眼睛。

瞬息间,喻伊人吓得脸色苍白,盯着屋里的一幕,一双腿都吓软了。

屋子里,地上趴着一个女人,片缕不着,雪白的肌肤上血痕斑驳,在地上颤抖抽搐,不停哭求。

四周站着一位位脸色森然,毫无血色的男人,这些个男人是霍府的护卫。

“说!是谁派你来偷香方?”一道幽然森冷的男人声音从屏风后传来。

“六爷,呜呜呜~我没有偷香方,没有。。呜呜~”

地上的女人,衣不蔽体,跪着爬上前,隔着屏风,不停地磕头,硬生生将脑袋磕出了一个血窟窿。

喻伊人震惊了,一颗心七上八下跳动,盯着水墨屏风,里头的男人就是六爷?霍晋城?霍家的当家人。

喻伊人进入霍家六年了,身为七爷的童养媳,一直生活在梅苑,从未见过七爷一面,更别谈见六爷。

听闻六爷和七爷是同胞孪生兄弟,性子不同,容貌却是生得一模一样。

喻伊人想着,若是能够一睹六爷的容颜,岂不就等于看见七爷的长相?

喻伊人自然很想看见自己未来夫君的模样,奈何六年之间,却是连个影子都没见过。

“啪嗒~”一声,屏风里头摔出一杯热茶。

滚烫的茶水泼在了地上女人身上。

“啊!”女人又是一声凄惨的叫声。

喻伊人吓了一跳,回神看向了屋里头。

“六爷~呜呜呜~我真的没有偷您的香方,真的没有。。”女人趴在地上蜷缩,片缕不着呈现在一个个男人面前。

“敬酒不吃吃罚酒!”屏风后,男人冷怒清幽的声音。

“郑庆,送她去水香窑,让她接客,一天不开口,就别出来了。”

“是!六爷。”郑庆朝着护卫挥了挥手。

“不!”女人嚎啕大哭,“六爷,我不要去水香窑,我宁愿死,六爷。。”

女人被两个护卫架着拖了出去,哭声撕心裂肺。

哭声渐渐远去,屋子里顷刻间恢复了死一般的沉寂。"

第二章 高高在上的六爷

"喻伊人躲在右边窗户,一双眼睛很想看见屏风后的男人,却只能看见身影。

“出来!”霍晋诚的目光穿过屏风,直射右窗。

从喻伊人一靠近窗户开始,他就知道了她的存在。

喻伊人吓了一跳,浑身打颤。

“出来!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两遍!”霍晋诚威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冰冷直透心骨。

喻伊人想要迈出步子,却是双腿发软地直打颤,根本迈不开步子。

霍晋诚递了一个眼神给郑庆。

郑庆立刻会意,朝着外头走去。

不出片刻,郑庆提着喻伊人的衣领子,好似拎小鸡一样,将她拎进门。

“跪下!”

喻伊人吓了一跳,连忙跪在了地上,浑身忍不住颤抖。

“刚才你都看见了?”霍晋城森冷的声音。

喻伊人回神,“六爷,我不是故意的,我想要捡纸鸳鸯,然后。。就走到这来。”

“你知道我是六爷?”屏风后的男人,声音寒凉如水,夹着寒冬腊月的冰凉。

喻伊人乌黑发亮的大眼睛闪烁着慌乱,“我听见他们这么称呼你。”

瞬间的沉寂。。

屏风后,男人啜茶水的声响,透着屏风,都可以感受到男人举止投足间的沉稳和从容。

“你是哪一苑的丫鬟?”霍晋诚淡漠的声音。

“梅苑。”喻伊人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

“梅苑?”霍晋诚一双精锐的凤眸微微眯了眯,声音暗沉,“叫什么名字?”

“喻伊人。”

霍晋诚眸底快速划过一道微澜,光芒清亮了几分,“你是老七的童养媳?”

“是。。”喻伊人乖巧地点了点头。

“抬起头来!”男人强势冰冷的声音砸落。

喻伊人缓缓抬起脑袋,一张稚气肉乎乎的小脸蛋,一双乌沉沉的大眼睛,清澈透亮,小巧的鼻子,扎着两条麻花辫,朴实的碎花套裙。

霍晋城眸底划过一道惊愕之色,不是眼前的小丫头多漂亮,是那一双眼睛让人惊艳,乌黑发亮,炯炯有神。

“还是个黄毛丫头,好奇心倒是挺重的。”霍晋诚幽幽然的声音,低头喝了一口茶水,落下茶杯。

喻伊人屏住了呼吸,一直张望着屏风后头,她很想看见这六爷的真面目。

“很想看见我?”霍晋诚一眼就看穿喻伊人的想法。

喻伊人缄默了,不敢回话。

“不用急,迟早你会看见我。”霍晋诚幽幽落声,言语中令人匪夷所思。

一阵沉寂,案台上的檀香缭缭绕绕,飘散开去。

“今天看见的,出去知道怎么说吗?”男人寒凉如水的声音又一次砸落。

喻伊人一怔,连忙开口,“六爷,今天我什么也没看见。”

“呵~”男人沉闷发笑,“不错,年纪虽小,倒是机灵。”

喻伊人不敢再说什么,低着头,因为她看得出这六爷根本不想让自己看见他的真面目。

“见过七爷吗?”屏风后,霍晋诚眸底划过一道凌厉。

喻伊人摇了摇头,低声回落,“没见过。”

“想不想见他?”

喻伊人点了点头,大眼睛眨巴眨巴,“想。”

“倒是诚实。”霍晋诚似笑非笑的口气,“今年可有十二了?”

喻伊人小心翼翼回落,“十二了。”

屏风后,霍晋诚修长的手掌骨摩挲着茶杯,深邃的凤眸看不清他的思绪,薄唇轻启,“再等四年,四年后你会见到他,也会见到我,退下吧。”

第三章 月圆之夜,嗜血如命

"喻伊人忐忑地起身,她忘了是怎么离开竹轩,只知道回到梅苑,整个人还是恍惚的,双腿是软的。

“伊人,你刚才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你呢。”小桃红走上前,推了推喻伊人的胳膊。

喻伊人盯着小桃红,欲言又止。

“对了,忘了告诉你,听后堂的婆婆说,今早六爷又处死了自己的三姨太。”小桃红压低声道。

“三姨太?”喻伊人皱了眉头。

“对啊,这六爷真是残忍绝情,听说娶了三位姨太太,接连被他处死了,太可怕了,幸好你嫁的人是七爷,不是六爷。”小桃红拂了拂心口,很安慰的神情。

喻伊人回想起竹轩那个惨不忍睹的女人,难道是六爷的三姨太?

小桃红看了一眼四周,“伊人,别忘了,明天就是月圆之夜了。”

喻伊人脸色骤然苍白,她清楚知道,月圆之夜意味着什么。

次日,夜色如水,圆月高悬。

梅苑里。

喻伊人靠着床头,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唇色苍白,脸色发青,小手捂住了心口。

“难受。。”喻伊人嘤嘤出声。

“好痛。。”

她可以清楚感受到心口被刀割得绞痛。

“吱丫~“一声,房门推开。

小桃红提着食盒,从门外偷偷摸摸进来,四下看了一眼,确定没人。

“伊人,那神秘人又送来了给你治心口疼的药。”

“快点给我。。好难受。。“喻伊人喃喃言语,近乎无力。

小桃红连忙上前,“您别急,药来了。”

打开了食盒,端出了一碗触目惊心的鲜血,还冒着热气。

“伊人,快点喝了吧,喝了就不疼了。”

喻伊人眸子流转着痛楚,一手夺过了那一碗鲜血,大口大口地吞入口中。

一碗鲜血见了底。

喻伊人嘴角沾着鲜血,捂着心口,微微闭上了双眸,舒了一口气。

小桃红连忙扯下一块手绢,为她擦拭嘴角的鲜血。

“伊人,心口还疼吗?好点了吗?”

喻伊人微微点头,苍白的脸色渐渐恢复了血色。

“小桃红,你说我为什么会这样?也不知道我喝的是什么血?”

小桃红连忙回道,“那神秘人留下了纸条,说是动物的血,让您不要担心。”

喻伊人皱了秀眉,紧紧拉住了小桃红,“那个神秘人你见过他的真面目吗?究竟是谁?”

小桃红摇了摇头,“天色太暗,那人蒙着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为你送这一碗血而来。”

喻伊人迷蒙的双眸,“此人能够在偌大的霍家来去自如,还知道我犯有心口疼的毛病,一定不简单。”

“伊人,也不知道你这犯的是什么怪病?能不能彻底根治?”小桃红担忧道。

“都四年了,未曾见好。”

喻伊人年近十二岁,此时此刻,笑得异常苦涩,“那么血腥的味道,我真的不想喝。”

小桃红忧伤感叹,“您六岁进霍家,我就跟着你,从您八岁开始,每逢月圆之夜,那个神秘人就来给你送血,我总感觉他就在我们身边。”

喻伊人四下看去,心里头莫名地恐惧。

喻伊人紧紧抓住了小桃红的手,焦急开口,“小桃红,你知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

小桃红苦涩笑了,“我知道,您担心四年后,要嫁给七爷的那一天。”

“你说七爷要是知道我得这种病,会不会被吓到?”

喻伊人一天比一天担心这事,又是一天比一天想要见到七爷。

小桃红比喻伊人大个三岁,安慰道,“伊人,老人家说过,要来的挡不住,要走的留不住,只能等到你嫁给七爷那一天。”

“嫁给七爷。。。”喻伊人幽幽开口,“还要四年。。”

小桃红点了点头,“四年说慢很慢,说快很快。”

喻伊人歪着小脑袋,只有十二岁的她,开始想象十六岁嫁给霍家七爷的那一天。

第四章 喻伊人十六岁,出嫁!

喻伊人在梅苑平淡如水过了四年,再也没有看见那位残忍的六爷,更没有见过神秘的七爷。

今天是腊月初六。

梅苑,喻伊人穿着大红色的喜服。

今天是她嫁给七爷的大好日子。

“伊人,要见到七爷,激动吧?”小桃红帮喻伊人梳理长发。

喻伊人瞧着镜子中的自己。

四年时间,喻伊人从当年的黄毛丫头出落得亭亭玉立,明眸皓齿,黛眉巧鼻。

一身大红喜服令她看上去更添几分娇媚。

“伊人,您今天真漂亮~我看得都动心了。”小桃红啧啧称赞道。

喻伊人紧张地抓住了小桃红的手,“小桃红,我好紧张,你说七爷性子脾气究竟是什么样?会不会暴躁?”

小桃红摇了摇头,“我也不晓得,若说六爷,所有人都晓得,那是一个生性残暴的主儿,这要问七爷,那就太神秘了。”

对于霍家六爷霍晋诚,喻伊人早有耳闻。

据说处死了三位姨太太,而霍家七爷,却是闻所未闻。

这时候。

门外,一串鞭炮声响起,噼里啪啦,异常热闹。

锣鼓敲敲打打进了梅苑。

屋内。

小桃红惊喜道,“来了!来了!迎亲队伍来了。”

这时候,喜婆摇着扇子跑进门,“哎呦喂~我的姑奶奶~快点!把红盖头盖上,该出门了。”

小桃红手忙脚乱连忙给喻伊人盖上了大红盖头,搀着她出门。

喻伊人一颗心跳得很快,六岁来霍府,霍家人养了自己十年,就为了让自己嫁给他们的七爷。

这一刻,喻伊人非常想看见那位神秘的七爷。

锣鼓声平息了,鞭炮声停止了。

四周顷刻间一片鸦雀无声,死一般的寂静。

喻伊人自然察觉到了异样,却是盖着红盖头,看不清状况。

她偷偷扯了扯身侧小桃红,小声道,“小桃红,发生什么事了?”

小桃红脸色尴尬地看着喻伊人,又是看向了迎亲队伍,为首的竟然是老管家。

老管家手中抱着一只大红公鸡。

“咕咕咕~~”公鸡突然间雄赳赳地啼叫了一声。

红盖头下,喻伊人惊讶了,又是扯着小桃红,“哪里来的公鸡?”

“请新妇牵同心结!”礼赞官落下声。

一条大红色的同心结,被喜婆塞进了喻伊人手中。

喻伊人跟着同心结往外走。

快要上花轿的时候。

“咕咕咕~~”又是一声公鸡的啼叫声。

小桃红忍不住在喻伊人耳畔,小声提醒,“七爷没来。。”

喻伊人浑身一震,立刻掀开了红盖头。

四周顷刻间鸦雀无声,盯着眼前漂亮可人的新娘子。

喻伊人却是怔怔盯着同心结另一头,竟然绑在了一只大红公鸡上。

喻伊人指着那一只大红公鸡,盯着老管家。

“吴管家,您别告诉我,七爷是一只公鸡?”

“呸呸呸~”一旁的喜婆立刻抹了抹耳光子。

“七少奶奶,说什么呢~七爷怎么会是一只公鸡?七爷行动不便,您呢,刚刚嫁人,学着多担待自己的丈夫,这么长一段路,就让这一只公鸡代劳了。”

喻伊人纠结地蹙着秀眉,心里头自然不乐意迎娶自己的是一只公鸡。

这时候,吴管家上前,平静提醒道,“七少奶奶,赶紧上花轿吧,别让老夫人六爷他们久等!”

喻伊人想着十年都等过来了,先咽下这口气。

上了花轿,一路鞭炮声,锣鼓声,十分热闹。

迎亲队伍从梅苑离开,绕过七七四十九道门,才到了主院。

霍府庭院之深,占地之大,由此可见。

主院,红木雕刻的翘头案上,摆满了琳琅满目的果子,点心。

四周都张贴了大红囍字。

喜堂外头,一直到喜堂内,到处都是人。

从喻伊人跟一只大红公鸡牵着同心结进了喜堂,一路上循来多少双注视的目光。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老夫人给七爷养了十年的童养媳。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娇宠童养媳:七爷,霸道爱》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