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言情小说 > 《帝君盛宠:逆天傀儡师》小说

《帝君盛宠:逆天傀儡师》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marco 发表评论

《帝君盛宠:逆天傀儡师》是一部玄幻类型的言情小说,作者:猫玖黎。主要剧情设定:光与暗皆不容她,再睁眼锋芒现,红眸出。失去过往的记忆,拥有无法掌控的神力,强者的灵魂,弱者的躯体,生死边缘长游走。他用陪伴打开她的心扉,她用行动守护着他,白发红眸,墨发蓝眸,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第一章 吾命缺九1

所向之心,向往未知,若有来世,愿为光,愿为阳,愿为你的眼,永不磨灭。——心中的光。

光与暗的梦魇,黑与阳的执念,用吾七世囚禁换你,彼岸一世无忧。——黎九

听说,花开本无岸,魂落忘川犹在川。醉里不知烟波浩,梦中依稀灯火寒。花叶千年不相见,缘尽缘生舞翩迁,花不解语花颔首,佛度我心佛空叹。——题记

斜阳似血,霞光满天。

“九儿,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声音一直循环着,一遍又一遍,倔强地不让泪水滑落,直到那最后的回声消失殆尽,直到她的灵魂彻底坠入黑暗……

少年跌跌撞撞的逃着,怀里抱着一个少女,少女奄奄一息,浑身上下遍布刀伤,一身白衣已被染成了血色。

凌乱的头发因浸了血,一缕缕地贴在苍白如纸的脸上,嘴边不断有鲜血溢出来,模样看起来十分凄惨骇人。

如果不是那深邃的眼眸微微眨着,都看不出来她还活着。

等等,她的另一只手臂皮肉下是金属材质。

他是谁?

九儿又是谁?

为什么她看不清他们的样子,周围一片漆黑除了面前的片段。

不掺任何杂质的黑暗,彷佛一个巨大的黑洞,一丝光线也无。

她挣开双眼,把手指伸到自己眼前,看不到。

空间感和方向感也随视力一起丧失,空洞洞,黑漆漆,黑暗中寻找不到光。

这到底是不是梦,为什么那么真实。

觉察到有危险正在慢慢靠近,顺着感觉看过去。

危险!

喊不出声音,明明开口了。

暗处的枪正在瞄准那说话的少年,她想提醒,可喉咙发不出任何声音。

另一面,生死离别,冷漠相对。

“七号,我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你,放下我,离开这里。”空灵而又清冷的声音,缓缓响起,紧接着,少女那双漆黑的眸光冷漠。

“不,九儿,你现在这个样子回去会死的,炸毁实验室,释放监狱里的异能者,他们不会放过你!我会保护你。”哪怕以灵魂为代价,也在所不惜,因为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的妹妹。

“聒噪。”少女掏出一枚种子,嘴里喃喃细语,种子迅速发芽变异,将少年包住,滚下面前的悬崖。

现在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了,是时候解决面前这些事情了。

“黎九,背叛组织,私自窃取实验室机密,组织有令,斩草除根。”这些跟屁虫还真的不死不休。

“就凭你们?”

那人脸上的笑容僵住,扯了扯嘴角,“黎九,你太放肆了,我们一群人,而你只有一个人。”

毒气弹,防护罩。

周围被防护罩包围,毒气蔓延,不出一刻钟,黎九必死无疑。

毒气将黎九重重包围,结界隔离着黎九。

“死有余辜,便宜她了,博士说了,将她的尸体带回去,他要研究。”

就在这时,四周突然陷入了一片漆黑,好似地狱提前到来。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惊惧将身心尽数笼罩之后,黑暗的尽头忽然亮起了一丝微弱的荧光。

那些人忍着头痛,抬眼去看,然而,那撞入眼底的景象让他们几乎要昏厥过去。

随着光亮出现的,是一个浑身浴血的少女,低垂着头,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来!

“尸体也不放过,博士不亏是博士,那么就陪我一起毁灭吧。”

博士,组织里恶魔一样的存在,他喜欢改造,将人改造机器甚至动植物,嗜血为乐,是一个疯子。

“黎九,你姐姐因为你的行为,已经被彻底改造,你也想让七号也成为傀儡?”那人想从对方脸上看到一丝绝望的神情,然而,结果让他非常失望。

我黎九没有她那样的姐姐,算计自己的亲妹妹,连亲生父母都不放过,她这样的人不配当我黎九的姐姐。

黎微儿,自从发现自己会控制植物生长,就将自己出卖,让世人以冷眼相待她,自己像一个怪物存在,后来为了救黎微儿,她步入组织,只是没想到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从一开始,黎微儿就没有危险,她将自己骗到实验室换取权利,财富。

黎微儿不喜欢她的话,完全可以远离她,可就是利用亲情来拿捏她,黎微儿不想撕破仁善贤明的假面具,不想被世人诟病,却狠毒地夺走了她的性命!

黎九眼里流露出了几分黯然伤神,红眸代表不祥,更何况拥有令人恐惧羡慕的异能,她被关起来研究,整天与药物为伴,终日不见阳光,是七号将她救出来的。

可她的身体一大半被机器代替,和活死人没什么两样,与其行尸走肉的活着,不如将他们毁灭。

“呵呵,拿她威胁我,你的的智商堪忧。”她明明在笑,可那笑容,比寒冰还要冷冽。

明明感觉不到她身上半点怒意,可也感觉不到其它气息。

这样才是最可怕的!

完全不知道眼前的人此刻的心情,可死亡又步步靠近。

“吾黎九以血为契,以心为引,以灵魂为代价,地狱火——现!”冷冷吐出这些咒语,带着森冷的杀机,像是死神的宣判。

烧吧,烧吧,烧毁这肮脏的地方。

熊熊大火,远处的基地也燃烧着,他们的心血全部毁了。

面前的这一幕消失了,转向另一个片段。

妖娆的彼岸花飞舞在空中,七号抱着之前那个叫九儿,九儿的身体正在变得透明,“七号,好好活下去,我在天上会守护着你。”

七号低着头,不再看她,再抬头,笑了,笑得就像那盛开的罂粟,红的妖冶,眼角流露淡淡的泪水。

消失了,面前的画面全部消失不见。

世间诸事原来早在相遇之前就已规定好结局,难以更改,难以琢磨,任何一场相遇其实都没有独特的意义,死亡不是结束,只是另一种开始。

你是落入我世界里的星辰,将我灰暗的心灵撞疼,冰封许久的心为你而炽热;你是我今生要守护的人,爱你护你我们共此生,为你疯狂为你痴傻。——黎九

——幽冥大陆

奴隶市场

“狗奴才,你竟然敢拿死人来凑数,信不信老子打死你,连老子都敢骗,不想活了?”

“不敢,二爷,小的不敢,给小的天大的胆子都不敢骗二爷您,你可是叶府的管家,小的孝敬都来不及,小的冤枉。”

“那这人是怎么回事?没有呼吸,老子眼睛没瞎!”

“该死的狗儿子,竟然敢装死,看我不打死你!”说话间抽出鞭子朝着墙角的黑漆漆的人儿甩去。

迷迷糊糊,耳边可以的听的到奇怪的对话,本能的感觉到有危险的气息在慢慢的靠近她,可无论如何都睁不开眼睛,像梦魇。

可恶!

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危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就在鞭子快要碰触到她的那一刹那,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快速闪开,直逼奴隶主。

醒来之后,才发现刚刚发生的事情原来只是一个梦,可为什么那么真实。

当脑海中掠过这些过往的画面,能感觉到头所残留的阵阵悲鸣。

少女紧皱着眉头,整个身体紧绷着,拳头紧紧握着,时刻注意着周边的动静。

“你想杀吾?”

身体五脏六腑已损,尤其是双手,已经骨折了,疼痛并不能够刺激她的神经,她只是觉得双手使不上劲,非常的麻烦。

奴隶主眼中快速划过一抹杀意,二爷冷冷地看着。

奴隶主被她的眼神震慑住,随后又觉得自己怎么能因为一个废物的眼神而感到害怕呢,“奴隶本来就是祭祀物,连狗都不如,老子杀你不需要理由,废物受死吧。”奴隶主眼中带着不屑。

少女觉察到了危险,她紧守着最后一道心神,用尽全力,手中的种子毫不犹豫的朝着扔了过去。

奴隶在这个大陆上连奴才都不如,地位低下,在魔兽眼里是食物,在那些平民百姓眼里是狗。

那人脸部一僵,浑身打颤,这人的气息怎么这么可怕。

脖子上寒意闪过,他抬头看去,刚才不见踪影的身影,此时站在他面前!

怎么可能!

众人惊悚到了极点,恐慌看着这个浴血少女。

少女眸底的冷光更甚,脱口而出,“木之灵——刺!”

这是习惯性反应,生来带有,要她命者,杀无赦!

一口鲜血立时从奴隶主的口中喷了出来,紧接着头一歪便彻底断了气息。

木藤缠绕着奴隶主的尸体,吸收,连骨头都不剩。

二爷目光一凛,却在忽然之间浑身一颤,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吾名什么,不说,尸骨无存。”走向那名二爷的人,少女那双眼睛,冷漠如幽冥寒冰!

她失去了记忆,除了知道黎九和七号这两个人。

自己是谁?这里又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记忆一片空白。

“是你姐姐将你送到此地的。”

她的脸色瞬间冷冽,冷冷看了他一眼,眸光中闪过杀意。

这个人,惹不得!

所有人立即愣住,感觉到她身上强大渗人的肃杀气息,众人瞬间清醒过来,心里暗暗惊叹道。

第二章 吾命缺九2

姐姐?

在听到姐姐这两个字时,少女的心好像被针刺了一下。

不认识!

没印象!

没兴趣!

她是问自己的名字,而不是问她姐姐,更何况她也没打算时间听。

“吾名什么,第二次。”一件事情不喜欢一而再再而三的问。

觉察到少女脸色的不悦,二爷急忙拿出账单查,做他们这一行的,遇到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

只是他这次没有想到,这柔柔弱弱的人,突然死去的废物小姐,再次醒来时,会如此的强势,如此的厉害。

牢笼里的奴隶,目睹的一切,此刻不敢出声,惊恐万分地看着面前这少女,他们在少女刚刚来的时候,曾欺负大骂过她,现在一个个都闭声,生怕少女找他们算账。

只是他们不知道,少女失去的记忆,他们与她只是空气一般的存在。

这一条街上到处都是人口交易,却没有一点哭泣和呼救的声音。

那些奴隶都是一副生无可恋,目光空洞,看不出人的感觉。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还有这一身的伤口,血液不断地滴下来,周围散发着浓烈的令人作呕的气息。

臭味,腐烂味。

如果她没有醒来,估计刚刚那人一鞭子打下去,她可能岌岌可危了。

空白的记忆,让她有点迷茫,但迷茫只是一段时间。

眼下,先知道自己名字,让自己名扬天下,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站在最耀眼的地方让他们看见。

“木黎九!”二爷的声音先传来,随后拿着本子来到少女面前。

黎九?

那不是梦中的人,只不过多了一个木字。

少女拿起本子,翻阅。

木黎九,木府养女,因偷窃木府嫡女的玉牌被贩卖。

“玉牌是什么?”

“玉牌是身份的象征,好的玉牌可以让你在天下道路行走畅通。”

偷窃玉牌?

以她的能力,可以获得更有价值的玉牌。二爷心里嘀咕着。

木府,暗国四大家族之首,地位和皇族有的一拼。

玉牌,木府。

“我带走一个奴隶,你可有不服?”

“服,服,服,黎姑娘想带走谁都可以。”二爷现在只想让面前这个煞神赶紧离开,不然一个不小心,尸骨无存。

这少女诡异的很,惹不起。

只是这姑娘想带走谁?

“他,我要了。”

少女指向那一动不动的脏兮兮的奴隶,他的衣看不到一丝完整,伤口感染,鞭子痕迹遍布,残衣红色,血染成的红色,那一幕红色,红的触目惊心,红色的眼眸,红眸代表不祥。

“这……这,他是亡灵……算了,也好。”二爷打量了一眼她的神色,在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之后,皱眉,这红眸奴隶已经奄奄一息,就算救活,世间也没有人会接受他的存在。

亡灵世间少有,他们见不到光,他们周围死气沉沉,不能吃人间的美食,只能吃死人的灵魂,这是对死者的不尊重,世人怕自己死后的灵魂被亡灵法师吃掉,就决定将亡灵法师赶尽杀绝,大陆不欢迎他们,亡灵法师过着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日子。

这少年在这里很久了,没有人敢赶他走,因为会有诅咒,所以就任由他自生自灭,木黎九将他带走,也算帮了他一个忙。

“跟着我,还是留下。”

红眸少年的眼中闪过莫名的光芒,看着少女时,却依旧是深邃的望不到底。

第三章 吾命缺九3

“你不害怕诅咒?”他咬紧嘴唇,冰冷冷的,十二三岁,本是天真烂漫花开的季节,可心早已沉入大海。

世人谤他,欺他、辱他、笑他、轻他、贱他、恶他、骗他,皆因为这红眸,还有家族的血脉。

如果因为这血脉,让世人追杀,他不服!

血脉不是由他来决定的,如果可以选择,谁愿意承担这责任。

人族对亡灵的恨,是深入骨髓的,是毁天灭地的,不管那亡灵有没有错,人族都会将他抹杀,灵魂也烧毁。

亡灵是魔族后裔,当初五位创世神,以自己的能力创出后代。凡魔族都是俊美无比、高傲、崇拜力量、黑色长发,眼睛为红色,能力以眼睛的颜色深浅计算,红色越深,能力越强。

亡灵是魔族的后裔,魔族也曾经是神族,因为诅咒,他们不能在阳光下行走,不能吃食物,这是创世神的诅咒,魔族必须靠喝人血来维持生命,这是罚人族也是魔族,而亡灵者就不该存在的东西,亡灵中的幽冥人是魔神的产物。

亡灵中的幽冥似魔非魔,似神非神。

与幽冥接近者,会收到诅咒,孤独终老或者死亡。

杀害者,则修为大增,寿命减短。

幽冥是神也是魔,世人处之而后快。

“诅咒,世人愚昧无知,难道你也是?”她可不信什么诅咒鬼神之说,“这个世间没有绝对的善恶,比诅咒更可怕的是人心。”

少女说话很平淡,话落在少年耳中,红眸少年心中早已波澜不惊。

“为何选我,我修为被废帮不了你什么,红眸异类会引来无数追杀,与你只是累赘。”红眸眼里闪过暗淡,只是很快被冷漠包围。

非我族类,其心必诛。

他不相信面前之人,不对,他不相信任何人。

少女瞥见少年后脑上有一处血肿,少年全身多处青紫瘀伤,左手臂肌肉挫伤,动一下能疼出一身汗。

本就皮开肉绽,失血过多,再加上消耗所有的力气逃到此地,接触到地面,就浑身解脱,一动也不想动,所以他才一直待在这角落

在听到红眸少年这句话时,她的目光落在那少年的红眸上,“无所谓,也就无所畏惧,荒谬无知的东西,你越在意,就越是恐惧。”

“成为我的人,或者成为死人。”选他,只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我跟你走,吾名苍穹。”

“忘记过去,你现在名邪冥。”

“木之灵——枯木逢生。”

温度刷刷下降,仿佛从初春的温暖突然降临到了冷风凛冽的寒冬腊月,让红眸少年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一股冷嗖嗖的寒颤。

枯木逢生即涅槃重生,脱胎换骨,代价则是灵魂的鞭打。

很好的治愈术,却不能治愈自己。

红眸少年能感觉到无数光电jin ru身体,在体表和筋脉中流动,最开始的时候是修补筋脉,打通了语塞的地方,现在修炼结束的时候,还会有星星点点的停留在体内,颜色比外面暗淡不少,但还是能感觉出其中蕴涵的力量。

“如果连这么一点点苦也吃不了,要你有何用。”少女的眸子颤了两下,嘴角勾唇自嘲的笑意。

“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如果你弱小,又没有庇护,那么注定要被淘汰!”黎九面无表情,好像在说一个并不残忍的事实,“如果你不想再这么悲戚地过下去,你就只有变得更强,强大到让那些害你的人,瞧不起你的人,统统都臣服在你脚下,心甘情愿地,比如让我臣服!”

邪冥脸上的扭曲没了,眸子里的血意越发刻骨。

“背上我,找一个僻静的地方。”

第四章 吾命缺九4

浩瀚的夜空,悬挂着一轮朗月,不过月亮并不是很圆,而且像是被乌云挡住似的,并不是很亮,阴冷潮湿的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作呕的尸臭味。

邪冥背着少女来到乱葬岗,一股桐油的味道和尸体烧焦的味道四处弥漫着,这里的灵魂能吃饱。

闭目的黎九闻到刺鼻的味道,睁开的眼睛。这夜,静且沉。

乱葬岗,为何来这。

这乱葬岗虽僻静,但阴气太重,待久晦气。

这里每天都会有不少的尸体堆放在这里,有的任其腐烂,有的则是随便挖个坑埋掉。

觉察到背上的人动了一下,邪冥将她靠在树,沉默了片刻,才有些艰难地开了口,“我会安葬好你,给你立墓碑,给你烧大笔的纸钱,你……一路走好。”原以为这里的灵魂足够治好这人。

一个陌生人对另一个陌生人出手相救,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他不喜欢欠恩,一报还一报。

这人的伤已经无法治愈,她死后,他就恢复自由。

“邪冥,吾可以让你脱胎换骨,亦可以将你碎尸万段。”黎九的声音不带丝毫情感的响了起来。

一路走好?他敢杀她试试!

不留二心之人,她可以救他,亦可以毁他,如果不是因为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她不会费秘术救之。

单单这一句,便让邪冥浑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只剩下从骨子里蔓延出来的寒意。

我们果然是一类人。

邪冥漆黑的瞳眸闪过一片冰寒,嘴角却是扯出了一抹微笑,“现在我为刀俎,你为鱼肉,你最好别起碎尸万段的心思,恩将仇报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

现在的黎九已经不是冷可以形容的了,完全就是极度冰霜!

“很好。”

他已经成功的惹她生气了,黎九意味深长地说道,“你的命是吾给的,吾死,木之灵将吞噬你的灵魂。”

“主仆契约!”

主仆契约:主死仆死,仆死主人无碍。主仆契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主人可以感知仆的地点,可以得知仆是否安全。

大陆上的人不会将仆人当回事,久而久之人们也不再使用。

黎九不知道主仆契约是什么,直接屏蔽。

“你可以试试挑衅吾的代价。”

算我欠你的!

邪冥很不甘心,命竟然捆绑一起。

邪冥一面吞噬着飘浮在乱葬岗上的灵魂,一面给黎九治疗。

点银白的、灵动的光,在空中飘浮,生命之灵像是从天上洒下点点繁星,照耀着屋子。

亮光飘忽地穿来穿去,它们飘向黎九,绿色的微光包裹着,伤口在慢慢愈合。

邪冥一脸嫌弃,好不容易恢复记忆,捡回一条命,现在为了一个人类,把自己半条命搭上。

邪冥跌坐在了地上,手指深深地陷进了泥土之中,缓缓闭上了眼,在他被这人治疗的时候,他恢复的记忆。

也许因祸得福,涅槃重生。

他的修为被废,现在回去是羊入虎口。

这人让他可以修炼,重新修炼也何尝不可。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名字,不免有些尴尬,总不能一直不知道。

“黎九,黎明的黎,九五之尊的九。”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帝君盛宠:逆天傀儡师》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