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农门辣妻》小说

《农门辣妻》小说

《农门辣妻》是一部穿越题材小说,由深雪兰茶所写,文章剧情简介:三十岁的周依苒睡一觉穿越到古代农夫家的小媳妇身上。家徒四壁,穷的揭不开锅,第一天就撕隔壁寡妇,落得饿肚子。夫君虽傻,但是爱她疼她。为了她可以上刀山下火海,她决心做一个合格的妻子,利用自己的能力,与丈夫一起携手奔小康。

第一章 穿越成农妇

“娘子,你咋了,不是饿了吗?快吃呀!”

周依苒坐在破旧的桌子前,双眼瞪得圆圆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这男人叫张大牛,是她的相公,不对,应该说是这个身体的相公,自己只不过是一个魂穿者,跟他一点也不熟。

来这里已经是第二天了,昨晚穿过来的时候,两人正在做负距离的运动,当时的她硬是吓晕了过去。

讲道理,她单身三十年,连男人的手都没有摸过,不过也因为这个原因,每个男朋友交往了没一个星期就分手,有时候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有病。

如今,一来就被男人那啥,她的小心肝真心受不了,到现在都没有缓过神。

只不过是工作太累,打了个盹,就莫名其妙的来到这穷乡僻壤的破地方,她真心想哭。

没电,没自来水,更加别说手机电脑啥的,没有这些,她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下去了。

越想越想哭,兢兢业业,一没做小三,二没杀人放火,三没意外,想不明白穿越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而且还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身上。

不对,不能说是女孩子,因为昨晚已经破了,成为了女人。

张大牛见自家娘子欲哭又没哭的模样,着急了。

“娘子,你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俺给你瞅瞅。”

真的很想回他一句:瞅你个鬼呀!

现在她浑身都不舒服,想想一个活生生的女人,被他搞死了,能舒服到哪里去,坐着都不自在,感觉屁股下面有钉子似的。

张大牛见她没反应,更加着急了,起身便过来,伸手就想拉着她检查检查。

“别碰我。”周依苒打开他的手,瞪了他一眼,看着眼前的吃食,嫌弃起来,“这是人吃的吗?”

咸菜一小碟,大饼一张,干瘪瘪的,一看就知道味道不会好吃。

张大牛听完她的话,脸上的表情很僵硬:“你先将就着填饱肚子。”

“不吃了。”起身便回房,进去重重的把门一关,砰的一声响后,她感觉头顶有什么东西飘落下来,仰头一看,嘴角抽了一下。

茅草搭起来的屋顶,这样的房子能遮风挡雨?表示很质疑。

一阵大风刮过来,这房子会不会被揭顶?

想着以后就要在这里生活,要疯了,胡乱的抓头发。

外面,张大牛看着那紧闭着的门,低头看着桌子上吃的,很伤心。

这一个大饼跟咸菜,还是他跟隔壁大嫂换的。

想着,还是收起来给她留着。

******

晌午,周依苒的肚子实在是饿得受不了了,起床出来,里里外外看了一眼,没有见到那个男人,转身就去了厨房。

走进厨房,她傻了。

土灶,一堆材火,走过去,看了一圈。

橱柜里,就放着两个碗,两双筷子,一双是新的,一看就知道是最近添的。

看了一圈,没有找到任何吃的东西,除了那篮子里的野草,她也不认识是什么,直觉告诉她是能够吃的,要不然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家也是真穷,估计这家里,就她身上的衣服是最值钱的了,衣服还是新的,估计是才买没穿几天。

转身看着锅是盖着的,走过去就揭开锅盖,看到的是早上的大饼还有咸菜,犹豫了再犹豫,最后还是伸手拿了大饼,把咸菜端出来。

放在灶台上,带着质疑,咬了一口大饼。

“呸呸呸,真难吃。”

立即不想吃了,把大饼搁下就出了厨房。

“臭男人,跑哪里去了,这个时候还不回来,这是要饿死老娘的节奏。”

刚吐槽完,他就回来了。

张大牛进门,看到她怨气很重的脸,心里打了一个鼓。

“娘…娘子。”

瞅着他空着手回来,就知道中午又要饿肚子了,突然感觉头一震眩晕。

张大牛见状,连忙过去扶着她。

“别碰我。”即使站不稳,她也不允许他碰自己。

“哟,二丫妹子这是咋了,咋还不准大牛碰你。”说话的人是隔壁的寡妇柳花,死去张铁石的媳妇,二十岁就丧夫,耐得住寂寞才有鬼。

张大牛的饼跟咸菜就是跟她换的,知道是给这个小娘子吃,故意做得很难吃。

张大牛老实,以为跟以前的一样,就没有注意。

周依苒看着她那双狐狸般的眼睛,在张大牛的身上打量,而且那话里,就带着别的意思,本来就心情不好,她这话直接点燃了她心中的火。

“关你屁事,骚货。”直接大声的吼了过去。

“你说谁骚货?”柳花最反感的就是听到别人这样说自己,顿时就变脸了。

“谁答应谁就是咯。”刚才她看张大牛的模样,还挤眉弄眼的,周依苒敢打包票,这女人跟张大牛一定有那么一腿。

“张大牛,你就让你媳妇这样欺负我?”这不,直接向张大牛告状,那声音娇滴滴的,听得她直发呕吐。

“俺…”

“还不承认,瞧瞧你现在的模样。”张大牛话还没有说出来,她直接给打断。

柳花见张大牛把头扭向一旁,冷哼了一声,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以后不准来我家换吃的,饿死你们两个。”

张大牛一听这话,连忙转过头,追上去。

周依苒见状,立即道:“你若走出这个门,就永远别回来了,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门口的张大牛听了自家娘子的话,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柳嫂子生气了。”

“那我还生气了,你没看到吗?”居然还关心别的女人,真想抽他。

“看到了。”张大牛小声的回了一句。

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她还是听到了,对于他这个态度,她越发的生气,因此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既然看到了,那你还想去追她?”

“不追她,以后娘子你吃什么?”张大牛有些委屈的嘀咕着。

周依苒听到这话,把刚才柳花的话结合在一起,然后向他询问。

“今天你给我吃的东西就是她家的?”

“嗯。”张大牛点头。

“那你拿什么换的?”

“俺自己编制的箩筐。”说完便指着一旁同样的箩筐。

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小小的吃了一惊,没想到他还有这个手艺,编制得还挺好。

第二章 这男人傻得很

等等,现在不是欣赏箩筐的时候,这么好的箩筐,就换那么一个破饼加咸菜?搁在现代,这样的箩筐,一个可以卖一张红色毛爷爷。

看着他,询问:“你拿一个箩筐,跟她换一张饼,一碟咸菜?”

见他点头,锤死他的心都有了,一百块钱呀,就换那么一张破饼,想着就想呕血。

越想越气,指着他就说:“你说你个败家男人,一个箩筐你就换了她那么一个破饼,我都怀疑你娘子是被你气死的。”

张大牛愣住,给她纠正:“娘子,你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

“我被你气糊涂了,说错话了行不行?”差点忘记自己此时就是他的娘子。

“娘子,你没事吧!”从早上起来,张大牛就觉得娘子很奇怪。

虽然才相处几天,但是总觉得今天的娘子变了,爱说话了,脾气也大了,好凶。

“别叫我娘子,我现在很不好,感觉要死了。”生气加上肚子饿,她感觉脑袋要缺氧了,想静静。

一听她要死了的张大牛,顾不得旁的了,抱起她就往屋里去。

突然的旋转,吓得她双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脖子,本以为他的身上会有很难闻的汗臭味,没想到他身上没有,而且那种味道感觉挺好闻,就像是那种男性荷尔蒙,吸引着她想靠近。

在她慌神的阶段,他已经把她抱回床上,见她的手还抱着不肯松开,脸红起来。

感觉到张大牛呼吸急促,立即松开手,推开他。

“谁允许你抱我的。”

张大牛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

“俺只是…”

看他俺了半天硬是没说出个什么来,想着他也是担心自己,也就不予他计较了。

躺下,拉起被子往头上一盖。

张大牛见她这般,担心捂出毛病,连忙拉下她盖着头的被子。

“娘子,会捂坏的。”

周依苒看着他,半天才开口:“我想一个人静静。”

张大牛明白了,但是还是不放心她,走的时候叮嘱她:“别捂着,会捂坏。”

“知道了,你快走吧!”有些无语了,这男人关心有些过头了。

张大牛出了房间,把门关上。

想着她早上没吃东西,一定是饿了,转身便去了厨房。

看着灶台上咬了一口的大饼,低头看了一眼地上吐掉的,用手掰了一点饼,放进嘴里刚嚼一口就吐了出来,太咸了。

怎么今天这饼的味道这么难吃,怪不得娘子不爱吃,心想一定是柳嫂子搞的鬼。

丢了怪可惜的,但是这样吃又吃不下,转头看到篮子里野菜,立即有了办法。

……

房里,周依苒饿得前胸贴后背,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越翻越烦躁,最后直接坐起来。

不行,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她得想办法弄点吃的才行,不能就这么饿死在这里。

就算是死,也要死得有价值,饿死算什么事。

打开门出来,闻到空气中的香味,顺着香味来到厨房门口,看着厨房里忙活的男人,愣住。

张大牛发现了她,对她笑了一下:“娘子你等等,很快就好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她想起来自己曾经幻想过的场面,居然跟这个一样,虽然东西不一样,但是意境一样。

张大牛见娘子看着自己发呆,脸红起来,走过去。

“娘子,你过去坐着,别累着。”

她鬼使神差的点了一下头,转身就去了堂屋坐着等。

没有一会儿,张大牛端着一碗香喷喷的东西过来,搁在她的面前的桌子上。

“吃吧!”

看着碗里的被撕成小块,煮涨起来饼,合着什么菜,应该是那篮子里的野草吧!

“这个能吃吗?”她疑惑起来。

张大牛笑了笑:“娘子你尝尝。”

闻着香,加上肚子又饿,管不了那么多了,拿起筷子便吃。

“嘶,好烫。”没注意,夹了一块饼就往嘴里放,忘记这是刚煮好的。

张大牛立即给她倒了一杯凉白开:“快喝一口。”

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就喝了一口,瞬间感觉舒服了很多。

虽然没有吃下去,但是她尝到了,味道挺不错的,便放心大胆的吃起来。

张大牛看着她吃,直吞口水,从早上到现在没有吃东西,就喝了一碗凉白开。

咕噜…

听到声音,周依苒抬起头看着他:“你没吃东西?”

张大牛先是摇头,接着又点头:“俺吃过了。”

“吃过了你肚子还叫?”白了他一眼,撒谎都不会,也是够傻的。

起身放下筷子,转身去厨房,本来是想拿碗给他分一半,看到锅里还有一碗的样子,直接给盛了起来,拿着橱柜里那双旧筷子回到堂屋。

“锅里明明还有,干嘛不吃。”说完直接把满满一碗吃的放在他跟前,筷子往桌子上一搁。

“俺怕娘子你一碗不够。”

听着他这话,她拿筷子的手顿了一下,看来这个男人挺爱这个女人的。

问题来了,既然男人爱这个女人,那原主又是怎么死的嘞?应该不单单是让他给搞死的那么简单吧!

别人穿越都能够记住前主的记忆,她倒好,啥都没有,所以女主怎么死的,她一无所知。

事实上,她想复杂了,二丫就是被张大牛搞死的,咳咳…初尝,没有控制住,所以就那啥…咪西了。

要是周依苒知道原主是这样死的,她真的会震惊到掉眼睛珠子。

见他还不吃,便命令他:“给我坐下把这碗汤饼吃完,不吃完后果自负。”

这是她给这碗野菜汤煮饼起的名字。

张大牛看着她,感觉自己如果不吃完,后果很严重的样子,便拉开板凳坐下,拿起筷子,开始吃起来。

他的手很粗糙,不符合他的年纪,还有伤痕,新的旧的,看得出来他很勤快。

由于太饿,没有注意,吃相有些不太好。

周依苒看着他这吃相,愣住:这是有多饿?

没饿一天估计不会这样吃东西,简直就是狼吞虎咽,一点都不怕烫。

“你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担心他烫着,随口说了一句。

张大牛见她关心自己,抬起头对她傻乎乎的笑起来,接着低头吃东西,不过这会儿斯文了一点,没跟刚才那样。

一碗热乎乎的汤饼下腹,感觉神清气爽,很舒服。

第三章 一起出门

张大牛比她先吃完,见她吃完,便捡碗去洗,而她则是打量着这里的一切。

一室一厅、一厨房一柴房,柴房她进去看了一眼,里面有圈子,应该是一开始打算养什么的,不过现在被柴堆满了。

从柴房出来,她突然想上卫生间,刚才逛了一圈都没有看到,便直接去往厨房。

“卫生间在哪里?”

“卫生间是什么东西?”张大牛反问。

周依苒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这里是古代,古人哪里知道卫生间是什么,挠着额头,想着古人称呼卫生间是什么来着。

想了半天才想到,立即对看了她半天的大牛询问:“就是茅房,快告诉我茅房在哪里?”

“咱家房子的后面。”

听完他的话,立即转身去找茅房。

看着眼前的茅房,她嘴角直抽。

就一个大坑,大坑挨着房子,四周用竹片搭建起来的墙,坑上面铺着竹条编制的板子,边上就留了一个长宽大概三十厘米的正方体洞口。

伸着脑袋瞅了一眼,脸部又抽了一下:这翔掉下去还不得溅起一屁股的粪水?

感觉要疯了,迫于无奈,最终还是脱了裤子方便。

回来的时候,张大牛已经收拾好了,看到她,又是傻乎乎的笑,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傻笑什么。

“娘子,俺出门了。”

“你要去哪里?”一听他要出门,赶紧询问。

“去竹林里砍几根竹子。”

“砍竹子做什么?”看着他手中的弯刀,还是第一次见。

“编箩筐,拿去卖。”之前是嫌弃麻烦,懒得去卖,然后直接拿去换东西吃。

刚开始,娘子没说什么,但是,现在不同,娘子似乎很不喜欢铁石嫂子,他就必须多编一些箩筐卖才行,否则就要饿着娘子了。

“那我跟你一起去。”正好熟悉熟悉这里。

听她也要去,张大牛愣住,傻傻的看着她。

天他直愣愣的瞅着自己,睁大了眼睛:“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难道我还不能出门了?”

“不是。”张大牛很怕她生气。

“不是那就走呗。”周依苒不管他,直接走在前面,出了门。

见娘子已经走出去,弯下身背起一个背篓,跟着出去。

“门不锁?”见他只是把门关起来,就这样走,有强迫症的周依苒问了一句。

张大牛脸有些微红:“家里没啥值钱的东西。”

他这话说得好像挺有道理,这屋里确实没啥值钱的东西。

“那行,走吧!”

张大牛点头,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

隔壁的柳花,瞧着他们成双入对,吐了一口吐沫在地上,转身便回屋里去了。

去往竹林的路上,张家湾的村民看着张大牛带着媳妇一起出门干活,纷纷打趣起来。

“大牛,带媳妇一起干活?”一位大汉,皮肤黑黝黝的,看不出年纪。

“男女配合着干活,才不累。”这话是一位妇人说的,说话的样子很暧昧,说完还挑了挑眉。

周依苒不傻,听得出来她这话中的意思,只觉得这妇人很粗俗。

张大牛傻笑,没有说啥,直到走出张家湾,没人了,才吭声。

“他们说的话你别放心里。”张大牛看起来傻,其实不傻,就是老实,脾气好而已。

“……”她没有说话。

张大牛见她不说话,便没有再说话,手拉紧背带,往前走。

跟着后面的周依苒,一眼望去,竹子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皱起眉头。

“不是说去砍竹子吗?这一眼望去,哪里有竹子?”她感觉自己被骗了。

“距离这里有点远。”其实出门的时候,张大牛就想告诉她实情。

听完张大牛的话,她看着张大牛:“出门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张大牛见娘子生气了,跟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似的,低着头,不说话了。

瞧着他这模样就来气,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已经走出了张家湾,一个人再回去的话,似乎有些不好,撇了张大牛一眼。

“行了,别这副模样,搞得好像我欺负你似的,快走了。”

张大牛偷偷瞄了她一眼后,转身往前走。

一路上,两人没有说一句话,除了脚步的声音,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大概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候,她看到了竹子,距离不是很远,就在前方不远处,看到这些高高的竹子,她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终于到了。”周依苒异常的开心,就跟登山者,到达了山顶的那种感觉。

张大牛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见她脸上,露出笑容,紧绷着的脸,松懈了下来。

“为什么砍竹子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咱家房子后面不是有吗?”她记得自家房子后面也有,不过好像这竹子跟家里房子后面的不一样。

张大牛愣住,看着她,觉得好奇怪。

见他盯着自己看,皱起眉:“盯着我看什么?”

“娘子好像变了个人。”张大牛没脑子的直接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他记得前天就跟娘子说过房子后面的竹子不能用来编制东西,怎么今天还会这样问?

一听他这话,周依苒有些不自然了,掩饰自己的紧张,瞪了他一眼:“那还不是被你气的。”

说着直接推开他,往前走。

见娘子又生气了,张大牛抓了抓头,觉得以后还是少说话多做事比较好,娘子这样老生气,担心她气坏了身子。

走进竹林里,张大牛把背上的背篓放下来,拿起背篓里的弯刀,转身看着娘子。

“娘子,你在这里等等,俺去那边砍几根竹子。”

周依苒点了一下头,在他走的时候,叫了一声。

“现在是几月份?”

张大牛再次愣住,不过很快回答了她:“二月。”

一听是二月,她脸上露出笑容。

张大牛不知道她为什么听到“二月”脸上就露出笑容,鉴于之前的教训,他没有多问,直接转头去砍竹子。

在他走后,周依苒没闲着,她在这竹林里,到处转悠。

找了一圈,硬是没有发现被竹虫啃食过的痕迹,不禁皱起眉头。

“没道理呀,这个月份,就是竹虫孵化的季节。”

第四章 他突然不高兴

张大牛砍了三根竹子,看娘子一个人站在那里不知道在嘀咕什么,皱起眉头。

周依苒突然转过头,看着他,吓得张大牛连忙转过头,拿起地上的一根竹子,剃竹身上的枝丫。

周依苒瞧着他这害怕的模样,翻了一个白眼,向他走过去。

走过来便询问:“你是不是经常在这里砍竹子?”

张大牛抬起头,点了一下。

“那你有没有看到过成窝的虫子,就是在竹子里的那种小虫子?”她用手做了一个虫子的长度。

张大牛点头:“在咱家后面的竹林里看到过。”

“那这里的竹子没有看到过?”

“没有。”张大牛摇头,“娘子你找那个虫子做什么?”

那个虫子看起来很恶心,有次看到直接用火给烧死了,要是周依苒知道他这样做,一定会又说他败家。

其实周依苒以前吃过,觉得好吃就问了一句,人家告诉她的是:二月八月竹子才会有,没有告诉她什么竹子有。

这样看来,也不是什么竹子都会有竹虫。

想着吃的,她开始担忧晚上吃什么了,转头看着张大牛。

“晚上我们吃什么?”

张大牛听了她这个话,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告诉她:“娘子你放心,俺饿着肚子也不会让娘子你饿肚子。”

“那咱们晚上吃啥?”她再次询问,用他说话方式,感觉自己学得还是蛮像,而且还觉得这样说话挺好玩的。

“待会回去,俺去跟全子借一点粮食。”张大牛说的全子全名叫张全子,跟他是好朋友。

听他去跟别人借粮食,心里也算是有个底了,微微点了一下头。

“那行吧!”她只能这样说了,她对这里不熟悉,目前能靠的人也就只有这个张大牛。

看着他踢干净竹子,便蹲在一旁看着他弄。

没有一会儿,三根竹子都剃干净了,看着这三根竹子,她皱起眉头。

“你要怎么弄回去?这竹子我一根都扛不起。”她的意思很明确,反正她是扛不起来。

张大牛听了她的话,笑了起来:“俺能扛。”

看着他说完拿着弯刀转身就去刨冒出来二三十厘米高竹笋,便知道他这是挖回家吃的。

看着他刨了一根又一根,连忙拿着背篓过去,把竹笋捡进背篓里。

张大牛见她过来帮忙,笑了起来。

很快,背篓装满了,张大牛见状,便没有再挖,把弯刀别在裤腰带上,两手一提,背起背篓,转身再去抱着三根摆放在一起的竹子,往肩膀上一放,就这样扛了起来。

周依苒瞅着他很轻松的模样,咽下口水,竖起大拇指,说了一个“牛”字,听她称赞自己,脸红起来。

“娘子,我们回去吧!”

跟在他的身后,周依苒一边走一边盯着他。

“那个大牛,你这样真的行吗?”真担心他被压死,三根竹子就算了,单单那个背篓,就重得不得了,她双手用劲都抬不动。

而他,背着背篓,扛着三根竹子,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的。

不过,他的身体挺壮,就穿了一件破褂子,上面是满满的补丁,也不知道他是不怕冷还是穷得穿不起衣服了。

再看看自己这样,跟他站在一起,特别的不协调。

来的时候,感觉路特别的远,回去的时候,她感觉不是很远,很快就到了张家湾。

进村,就有人向张大牛打招呼。

“大牛,又编制农具了?”

跟大牛说话的是一个大爷,见张大牛应了一声,便看着大牛身后跟着的周依苒,替大牛高兴。

“大牛,这是你媳妇吧?”

“嗯,俺媳妇二丫。”见别人问自己的媳妇,张大牛满脸的笑容。

大爷笑了笑:“这丫头长得俊,大牛你好福气。”

作为女主,她看着他们两个,在这个大爷说完话后,便插话道:“从今天开始我不叫二丫,请大爷叫我周依苒。”

二丫应该是原主的名字,这名字太土了,她可不想以后每天听着别人叫她二丫二丫的。

张大牛跟这个大爷听了她的话,两人都愣住,看着她。

“娘子,这是你的真名?”

大爷没有说话,张家湾的人都知道,张大牛捡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给她取名二丫,捡回来没两天,这女子居然说要嫁给大牛,做他的媳妇,大牛自然高兴,便跟她成了。

此时她这样说,应该是嫌弃大牛给她取的名字,想着就笑了起来。

“好,以后就叫你周依苒,这名字好听,一听就是大家闺秀的名字。”

大爷这样一说,张大牛就有些不高兴了。

“娘子,俺们回家了。”

她跟大爷都看着他,不明他为什么突然不高兴。

“大爷,我们走了。”走的时候,出于礼貌,她跟大爷道了一声。

大爷看着她跟大牛离开,笑着捋了捋胡子。

回家的路上,再有人跟他打招呼,他都没看见似的,勇往直前,大家都觉得他特别反常,而反常的根源,一定是她。

因此,这一路回来,她没少被人打量,一双双的眼睛看着她,周依苒觉得非常的不舒服。

回到家中,张大牛放下竹子,放下背篓,便转身对她道:“俺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他根本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说完就快步的出去了。

看着摇晃着的门,周依苒皱起眉头。

“他这是生哪门子的闷气?”

“肯定是你哪里没做好,惹他生气了呗。”柳花突然出现在门头,看着她,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

看到这个女人,她就来气,懒得搭理,直接转身走进屋里。

柳花见她不搭理自己,冷哼了一声,转身便打算回去,看到那地上的竹笋,想着她在屋里,便走进门,打算拿两个回家炒着吃。

周依苒进屋,口渴想喝水,提着茶壶发现没水,便提着茶壶出来,看到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抱着两竹笋,眼睛瞪得圆圆的。

柳花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出来,被人当场抓到,很尴尬,放下也不是,走也不是,就这样站在原地。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农门辣妻》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