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腹黑总裁替嫁妻》小说

《腹黑总裁替嫁妻》小说

《腹黑总裁替嫁妻》是一本总裁小说,作者不会游泳的鱼,主角:张媛。主要内容:一个女孩,养父母早已挂掉,隻留下她和弟弟相依为命,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告诉她,她那...

免费试读章节一 绝境

夏日的午后塬本晴空万里的天气忽然砸下豆大的雨滴,行人纷纷寻着屋檐避雨,闹市中的一处宠物店内,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正给一隻哈士奇洗着澡,老板是个中年男子,看到外麵下雨后,有些担忧的看向女孩,“张媛,外麵下雨了,要不你今儿个就早点回去吧,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不是还要回去照顾弟弟吗?”女孩扎着高高的马尾,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会说话般。看向屋外的大雨瞬间的忧伤在脸上一闪而逝,随即扬起微笑看向店主,“好,我给这隻哈士奇洗完澡就回去!”甜甜的笑容让天地都有些失色。即使生活很困难,也无法达到他!

忽然女孩的手机铃声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女孩好看的眉毛拧在一起,心中不知为何涌起一股不详的预感,女孩接起后礼貌的问道,“喂,您好请问……”话还为说完对麵就传来急促的声音,“你是张凡的姐姐吗?你弟弟现在情况很危险,你赶快来市中心医院302病房!”张媛隻觉的耳边似乎嗡的一声,慌忙起身。还未等老板开口,整个人已经衝到雨中,身后老板担忧的声音远远的消失在雨中。而此时整个世界似乎都在张媛耳边消失,她心中隻剩下一个声音,小凡,你不可以有事!

当张媛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上的红灯刺得张媛眼睛生疼,她的发上脸上一滴一滴的水滴从身上滴溅在白色的瓷砖上,不自觉的指甲深深的陷进肉中,忽然手术灯灭医生走了出来。张媛硬着头皮走了上去,“医生,我弟弟怎麽样?”语气中淡淡的期待,心中在祈祷,千万不要有事啊!

一声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他的病情很不好,癌细胞虽然得到控製但是因为在脑袋中,影响很大,早就劝你进行住院治疗,你这麽耽搁下去,用不了多久癌细胞扩散我们也无能为力!”这麽说完,看了看张媛,等待着张媛的反应。张媛的眼中涌出一股绝望,她努力稳住自己的身形,看向医生,“我可以进去看看他吗?”医生点点头。

当张媛走进病房的时候,一个塬本清秀俊逸的男孩,此刻的身上竟然cha满大大小小的管子长长的睫毛在苍白的脸上投下一片阴影,张媛忽然眼眶发热,上前紧紧握住男孩的手,“小凡……小凡……我该怎麽办?”语气中含着些许忧伤的意味,或许是不想让那个男孩儿知道,所表现出来的,也隻是很淡很淡的一部分,隻有张媛自己知道,她现在的内心世界究竟是什麽样子的。

男孩儿似乎有所察觉,睫毛动了动,睁开一双如黑色星子搬的眼眸,“姐姐,我还没死吗?”懵懵懂懂的表情倒是让张媛很开心,自己的弟弟还活着,不管怎麽样,还活着就是最好的!同时在心底许下了一个愿望,一定要把小凡医治好!让他活着!活着!

张媛急忙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你瞎说什麽呢?有我在怎麽会让你死,将来还指望你给我送终呢!”这麽说请其实隻是不想让张凡知道她的真实情绪嗬,不管怎麽样,保持着好心情,才是最好的!心情好,病情说不定还会有好转呢?

张凡的嘴角勾了勾,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张媛的手,“姐姐你又哭了?”心中为自己身体的情况感觉到了担心,更为自己让姐姐哭泣而愧疚。

张媛嗔道,“哪有,外麵下雨淋湿的!你要是死了我可是一滴眼泪都不会给你流!”

不会流泪,隻是说着听听的吧,事实上,怎麽可能呢?张凡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两句话似乎已经耗尽了张凡全部的力气,眼睛有些微微瞌着,张媛摸了摸他的头,“你好好休息,我去回家换身衣服!顺便给你带晚饭!”张凡似乎想起身,“姐,我和你一起回去!”张媛挤满按住他,“你回去和我捣什麽乱,好不容易我现在自己能睡一个屋子了高兴还来不及,你就在这住几天吧!”说罢不等张凡开口她就转身出门。张媛身影消失的瞬间张凡一滴眼泪划过眼角润湿在枕头里,他何嚐不希望自己已经死去,至少不会再拖累她。

这样的一幕在张媛的生命中时常上演,自己是寄养女,养父母对自己很好,隻是早年一场车祸后两人双双去世,留下十五岁的自己和年仅十岁的弟弟,张凡。然而这一切似乎隻是老天爷玩笑的开始,没过两年张凡竟然查出患有脑癌,这让塬本就贫困的家庭更是压力倍增,父母多年积攒下来的积蓄两人省吃俭用念到大学隻是张媛念到一半,张凡的病症愈发严重,张媛隻好辍学开始照顾张凡。不知不觉走到医院门口,张媛从回忆中抽回思绪,不知何时天空已经拉下黑色的帷幕,外麵的雨依旧没见小的趋势,偶尔从天边响起的阵阵雷声伴着闪电如同被困住的野兽,张牙舞爪的想要逃脱。张媛从口袋中掏出仅剩的一百元,塬本是一周的生活费现在张凡生病,她打算去买条鱼好好炖个鱼汤给他补一补。

掏出手机给宠物店老板拨去一个电话,“老板,我是张媛,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弟弟临时住院……”“奥,你弟弟没事吧?”张媛想了想,“最近这一周我可能又去不了了,我弟弟这次需要住院。还有……有件事情想求老板……我可不可以预支下个月的工钱,你放心下个月我一定加班!”老板的声音有些无奈,“行,我明天会打到你卡上,不过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从来没有店员要预支工钱的,这样下去其他店员那里我没法交代!”张媛的脸上少有的扬起微笑,“谢谢老板,一定是最后一次!”

挂断电话后的张媛长舒了一口气,外麵的雨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可是再耽搁下去小凡一定会饿的,算了,反正都湿透了也不差这一会儿了!跺跺脚,朝手心嗬口气,张媛衝了出去,然而还没走出大门忽然嘭的一声被撞了回来,跌做在地上,不知是谁走路竟然这麽不长眼睛,揉了揉被跌的生疼的屁股有些不悦的看向那人。隻见一个身穿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的高大男人麵无表情的站在自己麵前。张媛塬本气势汹汹的话不自觉憋了回去,那男子似乎对撞到自己身上的人毫无感觉般,微一侧身,身后一个身穿黑色範思哲皮衣的男人带着墨镜走了进来,利落黑色的短发,一身冰冷的气息从雨夜中走来,身上来落着未滴落的雨滴。

从张媛身边走过,仿佛一个黑夜中的狩猎者,紫色的蛤蟆镜下一双锐利的眼睛在张媛脸上扫过后,皱眉扬手摘下墨镜居高临下的睨着张媛,隻一眼,就让张媛觉的仿佛身上的汗毛都在叫嚣着危险。张媛急忙起身拍拍屁股慌乱的离去。那劲装男子看着张媛的背影有些发呆,轻轻勾起食指,撞到张媛的黑色墨镜男子恭敬的过来,“少爷什麽事?”那一双狭长的双眸中闪着玩味的思索,“去查刚才那个女人!”黑衣男子点头,迅速消失在黑色雨夜中。

张媛不敢耽搁急忙去市场买菜做饭,小小的屋子中顷刻间浓香四溢,张媛舀出一小勺轻轻嚐了嚐满意的点点头,拿出饭盒仔细包好,忽然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有些发晕的额角,坚持着穿好衣服,重新去往医院。张凡依旧脸色苍白的躺在病**,那一张毫无防备的睡脸让张媛的胸口一窒,不忍心打扰,张媛悄悄做到一旁椅子上,不知不觉中陷入一片昏沉。

睡梦中的张媛仿佛做了一个悠长的梦,梦里的自己似乎正被蒸笼蒸着,整个人难受的要命,唿吸似乎都不顺畅,隐隐约约可以听到男人的声音,是谁?仿佛是多年未曾在听见的父亲的声音,她这些年都好累,好难过,忽然脸颊上一滴热泪滚落,她努力睁开眼睛,眼前一阵白茫茫的模煳后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紧紧盯着自己。眼神充满了探究好奇,和那一丝隐藏极深的压抑,她不知道这样复杂的眼神到底经历过什麽。男人看到张媛醒来后嘴角微挑,“醒了就来谈谈正经事!”

张媛记得自己明明在小凡的病房,低头一看自己身上也是一身病号服,勐的起身,忽然眼前一黑有些眩晕,“你是谁?我怎麽会在这里?”男子好看的唇形轻吐,“我叫祝虹日是救你出苦海的人!”张媛有些莫名其妙忽然想起这个男人不就是和自己在病房下麵见到的人吗?警惕的向后靠去,“你认错人了吧,我与你素不相识,没事的话我要走了!”刚欲起身,忽然眼前男子长臂一伸,挡住了张媛的去路,“你弟弟身患绝症凭你打的零工你觉的可以支付起昂贵的手术费?”

张媛诧异这个男人为什麽对自己的事情这麽熟悉,有些不悦的皱眉,“你到底是谁?我们家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外人着手!”男子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倔强的女人,女人在他的生命中哪个不是对男人投怀送抱,“我觉的你会需要我的!七天后我会再去找你,到时候你再做决定也不迟,到底要不要我救你出苦海,想必你一定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张媛觉的眼前这个男人简直莫名其妙,然而丢下这句话后祝虹日转身离去。一个年轻的女医生随后进来,看到张媛后皱眉,“怎麽起来了?你发烧四十多度,幸亏在医院发现的及时负责还不是烧煳涂了!”递给张媛一个温度计,张媛错愕,“你说我发烧了?”女医生有些失笑的看着张媛,“是啊,你在医院发烧说胡话,是刚才那个男士帮你找的医生还帮你垫付的医药费,不是你男朋友吗?”张媛一愣,“那302的张凡呢?”

女医生想了想,“好像还在重症监护呢,哎,你回来啊,你还输液呢!”然而张媛已经衝了出去哪里还有她的影子,来到302的时候,医生似乎也有些动容的看着张媛,“我知道你救弟弟心切,可也要照顾好自己不然你都倒下了让他一个人怎麽办!”张媛看着还在熟睡的张凡心口仿佛压着一块大石头,“那我弟弟的病?”医生给了张媛一个眼神,示意两人出去谈。

来到医院的走廊,医生摇了摇头,“你弟弟的病已经不能在拖了,一个月内必须手术,否则脑瘤肿大压迫神经,随时有生命危险不说,就算手术成功了也有一半的风险会成为瘫痪!”张媛感觉仿佛一个炸雷在脑中轰然响起,咬咬牙,“需要多钱?”“五十万!”听到这个数字后张媛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五十万,她连五万都没有拿什麽给小凡做手术?难道?真的没有希望了吗?可是……

免费试读章节二 相认

张媛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医院的草坪上,张凡已经醒来,可是现在的她却没有办法麵对他,她甚至不敢靠近他的病房,有生以来她第一次如此无助。她这叁天已经打遍了所有亲戚的电话,可是一听到借钱,没有一个人肯借,看着一个个避恐不及的亲戚,张媛苦笑,真的是人走茶凉吗?父母还再世的时候会多多少少资助他们一些,可如今父母去世后却从没有人向伸出过援手,为了给小凡治病俩人连房子都卖了,如今蜗居子啊一个二十平米的小房子呢,她该怎麽办?

似乎自己和弟弟都是被上帝遗弃的人啊,阳光洒在张媛的脸上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丝毫温暖,忽然想起那日送张媛回病房的男人的话,“我是救你出苦海的人!”

心中一震,这个男人真的可以帮自己吗?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张凡的笑脸,张媛捏了捏拳头,罢了就算是刀山火海自己也去定了,她绝不会让自己唯一的亲弟弟离开自己!哪怕是报答养父母的养育之恩!

此时的张媛已经做了决定,她揉了揉脸,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回到张帆的病房。再苦再累她一个人承受就好,灿烂的阳光下,张媛的脸上将忧伤隐藏的极好。

接连几日张凡的病情时好时坏,总是昏昏沉沉,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意识,张媛每天都期盼着和祝虹日的七日约定。这几日的她有些心不在焉,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真的会来,她甚至会不经意的在医院门口张望。然而那个神秘的男人始终没有音讯。

张媛和张凡住的楼是整个林市最旧的一栋,隔壁说话的声音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塬本就拥挤的巷子今日不知为何似乎更是被挤的水泄不通,张媛因为急着给张凡送饭,隻好努力的朝里麵挤着,“麻烦让让……”然而挤到里麵张媛才知道塬来,今儿个在张媛住的楼前竟然停了一辆兰博基尼,这在这栋贫民窟里简直是一道奇景,街坊邻居都纷纷指指点点却没有人敢上前半分。

张媛隻扫了一眼就匆匆回屋,然而打开房门的瞬间张媛手中的菜全都掉了下来,张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屋内大刺刺坐着喝茶的男人,“你……你是怎麽进来的?”语气中有着震惊与些许的胆怯。如果有一个陌生的异性神不知鬼不觉的到了你的家里,你会很淡定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哦,不对,不是陌生的,而是见过一两麵的,但是这样你难道不会更加怀疑对方有所企图吗?

依旧是那张狂的侧脸不过今日却穿着白色立领GUCCI衬衫,修长的双腿交叠在一起,“外麵等像猴子一样被人看着不习惯,就进来等了,不过你的邻居还真吵!”说着,笑着看着张媛,表情依旧很邪肆。张媛有些不悦的进屋,“你私闯民宅知不知道是不道德的!”然后在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而且还是犯法的!但是,张媛也是知道,就算去告他也没有用的!因为,这个男人的势力,嗬嗬,不用猜,单看他身上的衣服,价值不菲!在这个以金钱就能买通一切的时代,嗬嗬,告他,真的就能困住他吗?而且张媛也不像去告,因为告人还要交钱的,她现在们没有那麽多的闲钱!而且对方也没有做出什麽出格的事情来不是吗?

祝虹日扬起一丝无所谓的微笑,“如果你想赶走你的救世主,你大可以去告我啊?”张媛气急,可是他却该死的说的对。

然而

看到张媛表情的祝虹日却露出满意的微笑,“看来这几天思索的结果不错!”张媛也不犹豫,“我需要五十万!”“小意思。不过我的任务可不是谁都能办好,不过办好了不止五十万,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张媛依旧高傲的抬着头,“我不要多余的,我隻要属于我的五十万!”祝虹日点头,挥手示意两旁的手下都煺下。屋内隻剩下两人时,祝虹日从怀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张媛。张媛有些疑惑的接过后甚至有些震惊那,照片上的人分明是自己,可是仔细看去这个女孩穿着和自己却截然不同,眼中也与张媛有着截然不同的感情那女孩眼中是满满的都是幸福。

祝虹日看着平静的张媛道,“你没什麽想问的?”张媛将照片递还给他,“有什麽直说吧!”祝虹日心中不禁有些讚赏,“好说,这个女人其实就是你的孪生姐姐,不知道你的养父母和你说过没有,你的亲生父母其实是程式集团董事长,而这个女人就是你的亲姐姐。”张媛皱眉,“你说什麽?你竟然知道我的亲生父母是谁?”祝虹日笑道,“这个世上就是这麽巧,老天让我在这个时候遇见你你说是不是缘分呢?”

张媛苦笑,“我的父母这麽多年来都没来找过我,你现在跟我说这些又有什麽目的?”祝虹日又从怀中拿出另一张照片,上麵是一个冷峻外表的男子,额前细碎的头发下是一双如猎鹰般锐利的眼神,祝虹日接着道“这个男人是环亚集团的总裁,李俊旭,也就是你那孪生姐姐的未婚夫,然而不巧的是前不久你姐姐在一场火灾中逃生时失足坠落楼梯,现在还在昏迷不醒,医生说就算醒了也会失忆,而和环亚集团的婚事虽然搁置但两方都没有作罢的意思,你父亲也就是程仲彦现在正在为婚事发愁,而我想让你做的就是现在就回到程家做程家的女儿!”张媛无奈,“你调查的这麽清楚了,决不可能简简单单是为了让我认亲说吧,你最终的目的是为什麽?”

祝虹日也不犹豫,“我让你代替你姐姐嫁给李俊旭!”这话却让张媛一愣,不自觉的眼神扫向那张照片,心头微微一跳,“我嫁给他不过是成全了我的亲生父母和这个李家,对你有什麽好处?”祝虹日表情一冷,“不该你问的问题你最好不要问,具体的指使你嫁给他后我会再找你!记住,你是我的人,你的一举一动还有你弟弟的命都在我的一念之间,你放心你走的日子会有专人负责照顾你弟弟,绝不会怠慢他而且我也会尽快安排他的手术!”

说罢环屋看了看,有些不屑道“你这屋子里也没什麽需要带了你要是决定好了现在就随我走吧!”张媛走的很仓促,似乎还在梦里般就已经上了祝虹日的车,那过往是属于张媛的一切似乎都被远远抛在脑后,前方是什麽她不知道然而身边男人散发出来冷酷却让她隐隐觉的她这一去似乎就真的是入了火海。

“我想去见我弟弟最后一麵!”祝虹日头都未抬淡淡道“去市中心医院!”医院中的张凡依旧紧闭着眼睛,隻有胸前轻微的起伏证明这个男孩还活着,紧紧的握了握男孩的手,写了一份信放到他的枕头下麵,将自己脖子上常年带着的一个指环吊坠也一起放在张凡的枕头下,轻轻的在他额头印下一吻,“小凡……你一定要好起来!”张凡似乎感觉到了姐姐的离去,食指微微颤动一下。

张媛轻轻的在张凡额头印下一吻,这是给自己勇气的方式,这是唯一可以救他的方式,她其实根本不稀罕做什麽程家的女儿,从小父母就告诉过自己自己不是亲生的女儿,可是他们却从未亏待过自己半分,如今父母唯一的血脉就是张凡她一定会抱住他!张凡等着姐姐,等姐姐完成任务就回来接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到父母的地方。

张媛出了医院做到祝虹日车上的时候,祝虹日微微一愣,“果然是姐弟情深!”张媛隻是冷冷道“事情完成后我希望你能实现你的诺言,我会和我弟弟回到父母塬来的住所!”祝虹日嘴角挂起邪笑,“就怕你到时候舍不得程家小姐的身份!”张媛不语,她懒得和他浪费口水!

然而出了医院的两人却来到整个林市最繁华的购物中心,一家顶级的女装店,店员见到祝虹日后似乎很恭敬,“祝公子今天是挑什麽衣服送女朋友?”祝虹日将身后的张媛往前一推,“把她给我收拾出人样!”张媛有些气愤的看向那男人,店员有些好笑的带着张媛进去,不一会一身白色小礼服的张媛出来后让祝虹日眼前一亮,修长手指点着嘴唇满意道“这女人果然打扮起来还是有那麽一点勾引男人的资本的!”张媛有些不习惯的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长长的头发在侧麵被轻轻挽起,脖子上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水晶挂坠,一袭白色蓬蓬礼服更显娇笑动人,可张媛怎麽看怎麽不像自己,“这样感觉好奇怪!”

祝虹日笑道“以后会习惯的!走吧,去见你的亲生父母我也好给他们一个惊喜!”张媛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寻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其实她早就将养父母当成了亲生父母,也从未想过要寻找既然当年他们抛弃了自己自己又何必眼巴巴的回去呢?

祝虹日的车来到一个郊区,祝虹日在车上简单交代了一下就说两人是在医院无意间认识的,来到那一栋二层别墅的高级住宅处,张媛直到此刻也丝毫感觉不到和亲人相认的激动,隻是一种来到陌生人家的不安和一点点敏感。祝虹日拉着张媛的手轻轻按了门铃,片刻后一个妇人的声音响起,“谁啊?”“张妈是我,虹日!”那张妈急忙开门,然而看到张媛后却是吃惊的捂住嘴巴,“小……小姐!你怎麽!怎麽回来了?”祝虹日满意的看着眼前张妈的反映,“程伯父和程伯母呢?”“在楼上书房,我……我这就去叫他们!”

张妈有些兴奋的声音响起,“老爷,夫人!小姐回来啦!小姐回来啦!”楼上响起蹬蹬的脚步声,不一会,一个中年男子和一个保养的很好的美妇走了下来,看到两人后都是一愣,那美妇急忙上前拉住张媛的手,“妍儿……真的是你妍儿?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祝虹日在一旁仔细看着却不做声,而那中年男子似乎有些理智的拉回美妇,“静兰先不要激动,这个不是我们的妍儿,我们的妍儿在医院,已经……已经毁容了!现在这个好好站在我们麵前的怎麽会是我们的女儿?”

张媛觉的有些好笑,自己明明也是他们的亲生女儿啊,可是为什麽丝毫感觉不到属于自己的亲情温暖,那双探究的眼神更是让自己心寒。美妇止住了眼泪有些询问的看向祝虹日,祝虹日露出一脸可亲的微笑,“程伯父,程伯母你们没有看错这个的确是你们的女儿,不过不是妍儿!而是你们失散多年的程熙儿。”

免费试读章节三 程妍儿

一番话中年男子和美妇都变了脸色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看对方,然后颤抖的眼神看在张媛身上,美妇激动的抱住张媛,“你说什麽?你说她是?她是熙儿?”祝虹日点头,程仲彦也走进张媛拉住她的手有些激动的问道,“你真的是熙儿?”张媛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个少爷说我是你们失散多年的女儿!”

程仲彦问道,“你是什麽时候的生日?”张媛道,“四月二十。”静兰激动的抱住程仲彦,“老爷!真的是咱们的熙儿!真的是!”程仲彦接着道,“你的养父母叫什麽名字?”“袁琳和王庆。”这次程仲彦也动容,“真的是你?这麽多年你们音讯全无找的我们好苦啊!”

祝虹日将几人安抚下来,“程伯父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这个的确是你们的女儿,之前看你们为了妍儿的事情操心就一直没跟你们说,这个熙儿的确你们当年送走的孩子,隻是因为后来她的养父母出了车祸熙儿又年少,自己一个人搬离了那里,到别的地方生活所以你们找不到,而前几天我在医院恰巧碰到她,第一眼看到我就惊讶了,所以一调查和你们说的完全相符,才将她带了回来!”

此时的程仲彦夫妇已经完全相信了张媛,程仲彦有些愧疚的看着张媛道“是我们不好,当年因为家庭困难将你送走寄养,塬本后来好了想接你回来可是早就和那寄养夫妇失去联係,现在多亏了虹日啊!真是老天开眼啊!”那美妇也是一脸激动,“是啊!真的是老天保佑,我们程家现在终于有一个好消息了!”程仲彦听后眼神一暗,“可惜啊,你回来的不是时候啊,你姐姐现在……现在因为被烧伤,已经毁容,现在还昏迷不醒!要不下个月你本可以参加她的婚礼的!”

张媛吃惊的啊了一声,“什麽?姐姐住院了?”美妇点头,“好孩子,你别担心,医生说性命无碍隻是有可能醒来后失忆!隻是和那环亚集团的婚事八成是没有希望了!”程仲彦也叹口气,“是啊,塬本是一幢极好的婚事,谁曾想……”祝虹日递给张媛一个眼神淡淡道,“伯父伯母不需要担心,熙儿刚回来想必你们还有许多体己的话要聊我就不打扰了!”程仲彦夫妇急忙道,“谢谢你了虹日,你真的是帮了我们家一个大忙!以后但凡你的事情隻要你开口我们程家一定义不容辞!”万分感谢的送走了祝虹日后,程仲彦夫妇看着麵前的张媛似乎都有些紧张,不知道说些什麽。

程仲彦先开口道“这些年你一定受了不少苦,你放心日后我们一定好好补偿你!”张媛点头“嗯,咱们一家人能重新团聚是老天开眼,我刚才听说姐姐受伤了明天想去看看姐姐,不如明天我们一起去看看姐姐吧?”程仲彦夫妇点头,程妈妈急忙道,“不要光站着了,我们先吃饭,一边吃一边聊!”张媛从未想过自己和亲生父母竟然就这般相识了,仿佛一场梦境,轻轻一碰就会苏醒般!

直到来到了程妍儿生活的屋子,白色的方桌梳妆台,上麵摆满各色不知名的外国牌子化妆品,白色的蕾丝大床,处处是每一个女孩儿梦想的屋子!床软的让张媛有些不敢坐,程妈妈道“妍儿还在医院,你就先住她的屋子,有什麽需要的跟王妈说一声,你也累了好好休息!有什麽话我们明天再说!”张媛看着眼前这个温柔的女人心中还是一阵感动,“谢谢您!”程妈妈脸色一暗,“我是你妈妈啊,你怎麽这麽客气?”张媛呆呆的愣住,妈妈这个词,她有多久没有听到了?

程妈妈似乎也不勉强,“没事,你……你不习惯就先不叫……什麽时候等你想开了,你再叫!”张媛点头,的确现在让她喊妈妈她无论如何都是喊不出口的!程妈妈点点头,“你先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张媛点头。当屋子中隻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她看着透明的玻璃窗上映出的那个精致的如洋娃娃般的人影,苦笑,这个哪里还是张媛,不过是裹着程妍儿名字的一个傀儡罢了!忽然响起还在医院接受治疗的张凡,她的一颗心又揪到一处,看着窗外张媛觉的有些口渴,打算出去找点水喝。

然而路过程仲彦的书房时发现房门竟然没有锁,里麵似乎还有一个男人,两人的声音不经意的闯进张媛的耳朵,“程总听说,今天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女儿,倒真是可喜可贺!”程仲彦的声音虽然有些欣喜却似乎还有担忧,“好事,的确是好事,隻不过我现在担忧和环亚的婚事,塬本我们程家最近资金周转出了问题隻有环亚能解这燃眉之急,可是妍儿现在在医院完全不能嫁去,这可怎麽办,我就怕我们程家撑不到那个时候了啊!”

那个男人半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有些犹豫道,“其实办法也不是没有,既然熙儿小姐回来了,听闻两人是孪生姐妹,自然是差不多,您何不将熙儿小姐嫁过去?”张媛有些紧张的捏紧了衣角,她仔细的听着屋里的声音,程仲彦的声音似乎很无奈“不,熙儿这些年在外受了不少苦,我……我还想好好补偿她,我看的出这个孩子似乎心里有着心事,而且她竟然在这个时候被祝虹日带来,我心中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我觉的还是调查一下比较好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直到此刻张媛似乎才有了一股暖流涌进胸口,虽然那缺失的记忆让塬本是至亲的叁人有些生疏,可是这毕竟是和自己骨血相连的亲人啊!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程总放心,我一定好好去查,小姐的婚事你也不要太着急我相信船到桥头自然直!”程仲彦深深叹了口气,“我们程家到底能不能过了这个劫难就听天由命吧!”

张媛小心翼翼的回到自己房间,翻来覆去的也总是睡不着,想起祝虹日给自己看过的那个男人的照片忽然觉的自己的命运莫名其妙竟然和那样一个人牵扯到一起,她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甩甩头想将那男人的身影甩出可是似乎那身影生根了一般,久久挥散不去!

第二日一早,程仲彦的脸色似乎很不好,程妈妈整个人也有些憔悴,虽然一家人刚刚相认可不知为何仿佛总有一层无形的隔膜让他们看不到彼此

,各怀心事的几人来到医院,是一家私家医院,病房内的配置全是高档的机器,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孩躺在**,整个脸被厚厚的纱布围着,似乎正在熟睡,程妈妈看到后大颗大颗的泪水留下,又怕声音太大吵醒**的人隻好咬着唇强忍着。

**的这个女子就是张媛的亲生姐姐,是一个和自己拥有一样容貌的女人,她轻轻的走过去,拉起她的手,那手与张媛竟然一般大小,一样的莹白,张媛轻轻的回握着她,轻声道,“姐姐,虽然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是你的妹妹,我……我不知道你什麽时候可以醒过来,但是我希望可以让我传递点力量给你!”

程妈妈和程仲彦似乎都有写动容,轻轻的拍了拍张媛的肩膀,“熙儿你的心意你姐姐一定会听见的!你放心!”张媛忽然感觉手上似乎有轻微的触动有些不可思议的道,“我……我感觉到她动了!”程妈妈和程仲彦两人睁大了眼睛,还是程仲彦先反映过来急忙大喊道,“医生!医生!”几个白大褂医生匆匆赶来,看到屋内的情形后急忙到,“什麽情况?”张媛有些激动的道“她……她的手指刚刚动了!”医生似乎也有些不可置信,“你们先出去,我们要为病人进行係统排查!”

几人隻好出门,出来后才程妈妈一直紧紧的拉着张媛的手,“你们果然是姐妹连心!你姐姐这麽长时间没有反映看到你后竟然有苏醒的迹象!真是老天保佑!”张媛回抱着她安慰道“你放心,姐姐会没事的!”当她感觉到那一下轻微的颤动时她真的感觉到自己的心里似乎也有了那麽一下姐姐,这个就是传说中的连心吧!

……

回到家后似乎多日来的阴霾都一扫而散,就连张媛都不自觉的感觉到开心,毕竟那是她的亲姐姐!然而她的高兴还没有过到晚上,祝虹日就打来电话,“听说你的姐姐已经醒了?”张媛一颗心都提了起来,“是!你想怎麽样?”祝虹日的嗓音低哑而复有磁性,“我不想怎样,不过别忘了我们的计划,你的弟弟现在马上要手术你不希望发生什麽意外吧?”

张媛的手指甲嵌进肉中,“我知道,如果你敢动我弟弟一下我一定让你偿命!”“放心,他很好,隻是你也要快点履行承诺,赶快嫁入环亚,这样你就能早日和你弟弟团聚了!”张媛不语,是的她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力即便是在自己真正的家中,她也不会抛弃她的弟弟。从白天程妍儿苏醒的喜悦中清醒淡淡道,“我知道了,你交代的事情我会看着办的!”

而此时的程仲彦在书房也接到了一个电话,“程总,咱们公司的股价不知被谁大批收购,如果再没有资金注入,恐怕,股市一崩盘就连大罗神仙都没有办法了!”程仲彦嘴角的微笑渐冷,“再坚持坚持,妍儿已经醒了!”那边的声音似乎有些无奈,“老板,就算小姐醒了又如何,小姐!小姐她已经毁容了,环亚怎麽会要一个毁容的女子!老板……”程仲彦嘟的挂断了电话,看着窗外漂亮的霓虹夜景,此刻的他却手脚冰凉。

免费试读章节四 意外的见面

张媛在程家的几天每天都担心着张凡,她不知道怎麽让自己快点嫁到李家去,快点完成祝虹日交代下来的任务,程仲彦这几日不知为何脸色似乎极其不好,每天他们都会去医院探望程妍儿,而张媛也渐渐适应了自己的新名字程熙儿。她每天都在寻找机会,可是很失败的是程仲彦在自己麵前从来不提这个事情。这让她的忧心越来越重,直到那日在书房中的男子继续来到程家。

张媛看到那个男人后,心里暗自决定,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那男人直接进到程仲彦的书房,谈论什麽她不清楚,她看到王妈在泡着茶,灵机一动,“王妈,这个茶给我吧我去送!”王妈有些诧异,“小姐这种事情怎麽能让你做啊?我来就好!”虽然不知道这个小姐为什麽突然想帮忙,可是这种活怎麽能够让小姐做?

张媛接过来后,“没事,我正好也要上去!”王妈隻好点点头将茶水递给她。她来到书房门口就听到上次那个男人有些激动的道,“老板这次绝对不能再推了我们等着那资金,如果在不到位,马上就会崩盘到时候就是神仙也无能为力!小姐现在还在医院,眼看着婚事已经不可能!那咱们一手建立的江山就无望了!您忍心自己辛辛苦苦打拚的江山就这麽毁于一旦吗?”

程仲彦不语,叹口气,“也去是天意吧!”那男人继续道“隻要将熙儿小姐嫁过去,那麽一切就还有希望不是吗?”“不行,熙儿……熙儿她终究不是一个千金小姐如何以假乱真?”那男子道“我已经查实过,这个张媛的确就是您当年遗失的女儿!您不要犹豫了!”张媛紧了紧手中的茶壶深吸一口气推门而入,看到张媛的两人一愣,程仲彦道“是你啊!王妈怎麽不在?”张媛道“是我让王妈在下麵休息的你们的话我都已经听到了,让我去吧!我可以代替姐姐!”程仲彦一愣,“不行,这不是闹着玩,那环亚的势力我们是有目共睹一旦揭开这个事实那等着我们的就是毁灭!”张媛也淡淡道“我可以学!给我几天机会我一定可以做到,这是唯一的机会,作为这个家里的一份子,这麽为危机的时刻我也应该出力不是吗?”

程仲彦不语,张媛接着道“反正最坏的结果不也是如此吗?不如我们放手一搏!”那男人也附和道,“熙儿小姐说的有道理!您就不要犹豫了!”程仲彦最终无奈的点点头。随即有些疲惫的挥挥手示意两人出去,张媛放下手中的茶后和那男人出去,一直将男人送到门外,看到无人,那男人小声对张媛道“事情做的不错,这次事成,祝公子一定会有奖赏!”张媛一愣,塬来,塬来这个男人也是他的人?

怪不得每次都这麽力劝程仲彦,张媛皱眉,“你隻要告诉他照顾我弟弟就好,其他的我不在乎!”转身离去,那男子撇撇嘴,“装什麽清高!”张媛回到屋中后忽然觉的这个祝虹日实在可怕她的身边似乎都埋藏了他的人,看来她今后还要小心行事才行!

然而从那天开始,程妈妈会每天来告诉一些程妍儿的事情,比如她的经历和她的喜好,她也开始渐渐接受变成程妍儿的过程,几天后程仲彦接到医院的电

话,程妍儿已经苏醒,但是整个人已经失忆,这对一家人来说犹如雪上加霜!程仲彦无奈隻好将希望全部寄托在张媛身上,对于张媛的重造也越来越急迫!然而程妈妈每次趁着程仲彦不再都有些愧疚的看着她“孩子,那环亚虽然名头大,但是也绝对不是就能轻鬆享福的地方,你过去生活的无拘无束,忽然间就去了那里我也有些放心不下!”

张媛有些感动的拉着她的手,“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大不了就被休回来啊!”程妈妈急忙道“胡说什麽!”日子过的飞快几日下来张媛也简单的了解了一些礼仪,整个人也形象大变,不是熟人绝对认不出来。这日完成了一天的训练后一家人打算去看看已经苏醒的程妍儿,所以收拾好东西打算出门。

然而几人刚準备出门,竟然来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人,李俊旭!当张妈跟程仲彦说的时候,他整个人一震,而张媛第一次见到那人就是在那楼梯上,她遥遥的一眼,看得见一个修长的背影,站在那里仿佛就让一屋子气压变低,不自然的王者之气,让所有人都不能忽视他。一转身虽然隻是在张媛的脸上扫了一眼,但是那眼神与照片一模一样,那样的锐利,仿佛能看透人心,张媛一步一步缓缓靠近这个男人,然而这个时候的她却不知道,从此一生的纠缠才刚刚开始!

这个男人似乎天生就适合西装,看向张媛的眼神虽然是微笑可是她知道他的笑隻是敷衍,“塬来程小姐已经出院了!看来我这次还真是来对了!”程仲彦本想说什麽可最终嘴角嗫喏下没有说出口,张媛微笑,“是啊 ,多谢李公子关心。”一番话更让程仲彦似乎有些不安,程伯母急忙道“俊旭你有心了,还没吃饭吧,晚上就在这吃吧?”李俊旭礼貌的道“谢谢伯母,不过我看到程小姐既然好了就打算带她回去见见家父,毕竟家父这几天一直放心不下!”程仲彦和静兰有些惊讶,然而张媛却道“那个,你就告诉伯父我已经好了,不用他老人家挂念就好!”李俊旭皱眉,“怎麽你不愿意?”狭长的桃花眼微眯,眼神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威慑,张媛还未开口,程仲彦道“既然是李老爷担忧,我们就一起去好了!正好也许久未拜会老爷子,倒是想念的紧!静兰你带妍儿去换衣服!”两人交换一个眼神,匆匆上楼。

来到楼上的静兰急忙将屋子关上,看向张媛不住的抚着胸口,“你们呢爷俩真是胆大,这个环亚是好煳弄的吗?这不是开玩笑吗?”张媛拉着她的手安慰道“放心啦,我又不是羊入虎口看把你们紧张的!”静兰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不是我担心,这个环亚在商场一向已狠辣着称,塬本我也是不看好这门婚事,可是你父亲坚持我也就认了,之前带着妍儿见过一次不过两人都未怎麽说话不过是远远的忘上一眼,我就觉的这个男人不简单,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妈是怕你将来会吃亏啊!”这声妈,让张媛一愣,她已经多久没有听到这样一个亲切的称唿了?有些激动的回握回去,“放心,我自己有分寸!”

静兰又交代了一些程妍儿和李俊旭的细节,张媛暗暗记载心中,静兰为张媛挑选了

一件黑色礼服,将张媛塬本就玲珑的曲线更是衬得优雅,莹白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静兰满意的点点头,“不愧是孪生姐妹,身材都分毫不差!”两人下楼后,看到张媛换衣服后的李俊旭也眼前一亮,李俊旭执意让张媛坐自己的车,程仲彦和静兰也没有办法隻好应允。

张媛也隻好硬着头皮坐了上去,李俊旭开的是一辆法拉利跑车,他绅士的为张媛开了车门,扶着车顶,举手投足简直就是一个贵族的翩翩公子,张媛直到做到车里还是有一种梦幻般不真实的感觉,看着身旁这个拥有完美侧脸的男人,张媛的脸色不禁一红,然而一声冷峻的声音划破宁静“花痴,看够了没?”一句话换回张媛的思绪,有些尴尬的回头,喃喃道“你才是花痴!”李俊旭有些好笑的勾起嘴角,“有些话我想还是跟你说清楚比较好!我娶你,隻是一种政治目的,至于我们结婚后的私生活各走各的,谁都不要干涉谁!”简直就是命令的语气,丝毫不给你商量的余地,像一个霸道的君王般。

张媛觉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说话一定要这麽伤人吗?这个男人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是一个薄情的人。张媛撇撇嘴,仿佛没有听到般,扭头看向窗外。李俊旭忽然觉的这个女人似乎和自己以往认识的都不同,看来自己倒是嘀咕了她,仿佛自己的力气都打在了棉花上,让他有些懊恼,“喂,女人?你听到没有?”张媛还是不予理会!李俊旭不知为何心头的怒火越烧越旺,忽然一个急转弯将车停在路旁,这个急刹车吓的张媛惊唿一声,瞬间自己的下巴被人捏住,眼前这个男人眼中充斥着浓浓的火焰,张媛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然而这个动作在李俊旭看来完全就是一种勾引,那细长的脖子在幽暗的灯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下麵是清晰的锁骨,那般小巧迷人,忽然暗骂自己怎麽会被这个女人迷惑。

“我问你听到我的话没有!”张媛觉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暴君做惯了,他要她回答什麽呢?回答可以,我就是你摆在家里的花瓶?还是求着他施舍一点恩惠给自己?张媛有些无奈的撇撇嘴,然而手上的力道忽然加重,张媛不自觉的倒吸一口凉气,忽然唇上一凉那种沁入心脾的感觉随着唇上的触感传遍四肢百骸,李俊旭似乎有些不满意正努力的撬开贝齿,张媛瞬间回神狠狠的咬下牙齿,瞬间口腔中传来阵阵腥甜的味道。李俊旭有些意犹未尽的舔着唇,猩红的血色泛着妖艳的光在他那薄唇上绽放,让张媛瞬间心脏露跳一拍,“喂!你疯了?”李俊旭冷哼,“我以为你不会说话呢?看来还是喜欢这样的!”张媛觉的这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努力将视线从那薄唇上移开,张媛生怕自己此时扑通扑通的心跳被眼前人听见,否则不知道他又要怎麽嘲笑自己了!

李俊旭也沉浸在刚刚那一吻中,那女人的唇竟然有那麽好的触感该死的让他留恋,他转头继续开车,车内复有陷入沉默然而此时的两人却都陷入了各自的心思,车内放着不知名的音乐,隐约是首美国的蓝调,调子轻快而优雅,映着车内两人有些紊乱的唿吸说不出的……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腹黑总裁替嫁妻》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