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女探宋七梧》小说

《女探宋七梧》小说

《女探宋七梧》是一部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由小妖姊姊所写,文章剧情简介:宋七梧是明城市警察局特邀的侦探顾问,协助他们破获了很多案件,但是这一次案件有点特殊,在对线索的整理和对案件的深入追查中,各种灵异事件伴随而来..

第一章 救人

这是夜里两点,龙随云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女孩冲进了医院的急诊科,女孩披散着乌黑的长发,一张巴掌大的脸上毫无血色,素白的连衣裙已经被血液染红,一只手无力的下垂着,胸膛微微的起伏证明她还活着。

龙随云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血水和污秽弄得脏兮兮皱巴巴,但他丝毫不在意,长满胡渣的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健步如飞,口中大喊着:“医生,快救人!”

导诊台的值班护士迅速拉来一个平车,将女孩放到平车上,女孩的脖子上一下一下的往外泵血,流得到处都是,护士小跑着把平车推进了急救室,地面上全是龙随云留下的并不完整的血脚印。

“怎么伤的?”医生问。

“刀伤!”龙随云简短的回答。

事实上,他目前也只能判断出是刀伤,伤口时间不超过一刻钟!

医生正在抢救,龙随云在急救室外等候的空档已经给警局的同事打过电话。

警局和市医院离得不远,警员张淼和何莫莫不到半小时便赶到医院。

“龙队,怎么回事?”张淼今年三十出头,是龙随云手下的得力干将,接到龙队的电话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龙随云表情严肃,总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听到张淼的问话,他抬头看了一眼:“碰到一个受伤的女孩,我把她送过来了。”

何莫莫听到他的话急忙追问:“怎么伤的?”边问边在龙随云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显然,她很感兴趣!

一个女孩受了伤,情,仇,劫财劫色,自伤……太多太多了,一个伤口就是一个故事,而她就喜欢挖掘故事。

“这就是我叫你们来的原因!”龙随云皱了皱眉头,不怒自威,他示意张淼也坐下。

两人直直看着龙随云,等待着他的下文。

果然,龙随云又接着开口:“总的来说,伤有两处,一处是脖子上的动脉,一处是手腕上的静脉,但手腕上的伤不止一个,很多个刀口。”顿了顿,他又继续道:“应该是他伤!”

张淼和何莫莫两人有同样的想法,但没有出声。

是啊,如果是自伤,她为什么要在半夜一点多在街上自伤?还割颈?

“喔!派人保护现场了吗?”像是突然想起,龙随云又开口问道。

“放心吧龙队!已经派过去了!”张淼拍拍胸脯,在接到电话的第一时间里,他已经问清了地址并派人去保护现场,这是龙队教他的,他谨记并严格执行。

两个半小时之后,医生出了急救室,把病人的情况如实相告。

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因失血过多,还处于昏迷状态。

受害者未清醒,就意味着这个事件暂时无法从受害者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医院这边暂时无事,留了两人在医院守着,龙随云带领着张淼几人到了事发现场,已经有警局的同事在了,龙随云是第一个接触到事发现场的人,但当时只忙着救人,因此没有收集线索。

“有什么发现吗?”龙随云拉起走了过去,地面上有很大一滩血。

“只找到一个手提包,应该是受害人的,其余没什么发现,我们翻遍了周围可以翻的地方,没有找到凶器。”说话的叫陆相予,刑警支队队员之一。

……

回到了警局,负责这个案件的刑警队开了个简短的会议。

“张淼,介绍一下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情况!”龙随云坐在办公室上首,手中拿着一支笔,在办公桌上一下一下的敲着。但众人并没有受到影响,似乎是习惯了这种声音。

“是!”

张淼站起来走到办公桌对面的黑板前,把调查结果详细介绍,并在黑板上做着演示:“伤者的右颈部有一个三毫米的伤口,初步判断是某种小型刀具的刀尖造成,而且是属于刺伤,由于伤口太小,所以喷出的血柱也小。除此之外,受害人右手腕有六道伤口,五至六厘米,应该是同一把刀具造成。伤口大小和深浅相差不大,属割伤。值得庆幸的是,受害人在被害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碰到了咱们的龙队长路过,将她送往医院保住了性命。否则她将会失血而亡,毕竟是七个伤口,动静脉一起流血。”

龙随云敲桌子的笔随着张淼话音的结束而停顿下来,低沉的嗓音自带一股领导者的气势和沉稳。

“在现场找到的物品有什么线索?”他又问。

“现场只有一个白色女士手提包,里面有手机一部,钥匙一串,钱包一个,钱包里有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还有几张名叫‘黑夜狂欢’的酒吧名片和500块现金,根据身份证的信息,受害者叫袁梦,20岁,明城本地人。”

一口气说完受害人的身份信息,张淼又接着说:“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袁梦受到袭击的位置是在朝夕路末断的,四周有很多高大的常青树,再加上是夜里一点多,那条路几乎没有人,所以没有目击证人。现场没有凶器,没有异常特殊痕迹,而且受害人的财物并没有丢失,可以排除劫财伤人。”

“嗯,很好!”龙随云仔细听完了何莫莫的总结,敲桌子的笔已经停了下来。

理清思路,龙随云便一一吩咐下去:“张淼,你带人去‘黑夜狂欢’调查一下袁梦是在那里上班还是去玩;童钰,你尽快筛选出伤者手机里的可疑信息和号码,通话频繁的或者邀约信息的;何莫莫你再去一趟医院,确认袁梦有没有受到过性侵;相予,你去看看朝夕路周边的所有监控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是!”

四人齐声道,声音里充满干劲,跟着龙队就是好,不管什么案子都能快速找到突破口,他们只需执行命令就行。

“等等!”

几人正收拾东西准备散会,这时,一声清脆悦耳的嗓音响起。

几人抬头疑惑的看向声音的主人。

难道还有什么漏掉的地方?

第二章 简单的“异常”

说话的是名女子,二十五六岁的年纪,留着一头干练的齐肩微卷短发,乌黑秀丽,衬托出她的脸庞愈发的白皙透润,黝黑发亮的眼眸里仿佛藏着一汪寒潭水,清冷绝美的面容不带一丝多余的表情。

女子身上穿着一条天蓝色的牛仔裤,一件简单的背心外套一件粉色皮衣,平底的休闲鞋一尘不染,与警局的统一黑色警服格格不入,却自成一道靓丽的风景。

不认识的人看见她,只怕以为是一个在校的女大学生,可只有在场的人知道,说话的女子是明城警局特邀的顾问,她有着对罪犯最灵敏和最不可思议的嗅觉,帮助他们破获过很多案件,即便局长也不敢小瞧的人物。

她静静的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不常说话,一说,必定是重点!

“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宋小姐。”龙随云客气的问道。

“龙队长,我认为,有一点很重要!”

宋七梧说出自己的见解。

“什么?”龙随云疑惑。包括在场的众人也疑惑,还有哪一点很重要?

“如果我是凶手,我要杀一个人,无论是割破颈动脉还是手腕上的尺桡动脉都可以达到目的,尤其是颈动脉,只要伤口再深一点,就可以使血液喷涌而出,快速死亡。可凶手为什么要刺破颈动脉的同时割破手腕静脉呢?”宋七梧微凉的眸子盯着桌子,但瞳孔里却没有焦距,漫不经心的语气好像在讨论今天的饭好不好吃,而不是一桩案件。

几人同时一愣,对啊!他们怎么没有想到?这么简单的“异常!”

但是,龙随云接下来的话打消了他们的怀疑,毕竟,类似的事情以前也发生过!

“宋小姐,你说的不错,这的确是一个问题,考虑有三种可能,一,不排除是随意而为;二,凶手想让伤者死得快一点;三,这就要看凶手的动机了,或者是报复性仇杀。”龙随云表示认同,同时也说出了三种可能性,即便他们知道搞清这个问题很重要,但现在首先需要先找出嫌疑人,另外也希望伤者早点清醒过来。

“嗯,没错,好,你们先忙你们的,我和何警官去医院看看伤者。”

她总觉得,凶手的伤人,或者说杀人手法很怪异…

——

宋七梧和何莫莫到了医院,何莫莫去找医生,检测袁梦是否遭到性侵。

而宋七梧坐在病床旁边,静静的看着,白色的病床,氧气罩下是一张毫无血色的面容,各种监测仪器连在娇小的躯体上,脖子上手上包着纱布。

床上的人一动不动,呼吸微弱,却不难看出是个漂亮的姑娘,凶手为什么要用那种方法杀她?

何莫莫回到病房,宋七梧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她摇了摇头。

交代了看守的警员,两人回了刑警队。

而另外一边,张淼几人到了“黑夜狂欢”,现在是白天,顾名思义,酒吧是不营业的,张淼出示了警员证,顺利见到负责人。

负责人叫赵坤,三十五六的样子,穿着一身灰色西装,见到张淼,笑容满面的将两人迎进接待室,双手不停的搓着。

张淼拿出一张照片:“认识这个人吗?”

赵坤抬眼嫖了一眼照片后就垂下眼帘回答道:“不认识!”

张淼和随行的警员对视一眼,接着说道:“她死了!”

“啊?怎么可能,我昨天还见过……”说道一半,赵坤猛的反应过来,脸色涨红,尴尬的杵在那里。

张淼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不是说不认识吗?”

赵坤没有说话,心里有些打鼓,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什么死了?这又跟他有什么关系?虽然……

“别紧张,”张淼示意他放松,“我们只是来了解一些情况的。”

……

“她是在这里上班?”看那个女孩的妆容打扮和衣着,不像是在这种地方工作的,可她包里为什么会有这里的名片呢?张淼疑惑。

“是,她在这里唱歌,来了半年了,唱得很好,很多顾客都喜欢听她的歌。”

“那你呢?你也喜欢吗?”既然大家都喜欢,作为负责人的赵坤也没道理不喜欢。

“我……咳,我也喜欢,好听的歌谁不喜欢是不是?”赵坤以手握拳掩在嘴边轻咳了一下。

张淼睨了赵坤一眼:“那她的人际关系你了解吗?”

“我不了解他的人际关系!”赵坤摇了摇头。

“嗯,那你最后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她昨天有来上班吗?”

“就是昨天下午八点,也就是酒吧营业时间,不过她后来又提前走了,说是有事。”赵坤回忆道,袁梦还是来跟他请的假。

“是为什么事知道吗?几点走的?”

“这就不知道了,她很少请假的,昨天可能真有事,我就准假了,她一点走的,酒吧两点打烊,还引起了好几个客人的不满。”

“那她住哪里你知道吗?”张淼继续问。

“我不知道她住哪里!”

“你一直都在酒吧没有离开过?”

“是的!”

“好,谢谢赵先生配合,如果想起什么请跟警方联系,再见!”张淼问完了想了解的情况,向赵坤道了谢便起身离开。

“应该的,应该的,慢走!”

——

血!

好多血!

好痛,生命在缓缓流失,仿佛看到了死去的父母!极致的痛苦与恐惧充斥着身体!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

哒!哒!哒……

还是那个脚步声……

是他……是他来了!!!

这是哪里?是梦境,还是现实?为什么动不了?

不要!!!

救我!!!

……

“龙队,龙队!”何莫莫清灵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龙随云抬起头,喔!他怎么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龙队,昨晚没有休息好吧?来杯咖啡?”何莫莫将手里的咖啡递给龙随云,心里奇怪龙队平时作风严谨,纪律严明,怎么会在办公室睡着了?

“不用,谢了!”龙随云搓了搓脸,活动了一下筋骨,拒绝了何莫莫的咖啡,“调查的怎么样了?”

第三章 他在撒谎

“检查结果显示受害人并没有遭到性侵,也没有受到猥亵而反抗的痕迹,所以也可以排除因色杀人了。”何莫莫喝了口咖啡,露出眯眼享受的表情。

“张淼他们还没有回来吗?”

正说着,门口已经传来张淼兴高采烈的声音:“龙队,莫莫,我们回来啦!”

何莫莫眼睛一亮,她知道张淼肯定有发现,因为他每次调查有线索回来都是这幅德行!

“龙队,我这次去,见到了酒吧负责人,发现了一些事情!”

身后的朗辉疑惑:“张淼哥,你发现了什么事情啊?我一直跟着你,我怎么没发现?”

“哈!所以说为什么你得管我叫哥呢!你还嫩呢,学着点啊!”张淼得意的大笑,拍了拍朗辉的肩膀,以前辈的姿态指点迷津。

朗辉挠了挠头,满脸疑惑,他是刑警队新来的实习刑警,人勤快又好学,张淼也愿意带他。

“行了,别贫了,说说你有什么发现?”龙随云打断了张淼的话,他要再不拉回正题,张淼这小子又要开始喋喋不休的“教育”实习生了!

“是!”张淼示意朗辉拿出拍摄好的录像,屏幕上出现了两人的对话画面。

这是他们刑警队调查的一种方法,将调查情况录下来,拿回来进行讨论,尤其是让宋七梧观看,以犯罪心理学进行剖析。

“你们看,从赵坤见到我们,他就在不停的搓手,这说明他当时比较紧张,以他这样身份的人,只要没犯事儿,一般见到警察是不会紧张的。可他的表现说明他知道警察上门为了什么事,或者是犯了其他与此次案件无关的事!”

张淼说到这见几人露出认同的神色,有些高兴,他又看了看宋七梧,她没有反驳,说明自己用犯罪心理学来分析的结论是对的!

他接着说道:“当我在问道赵坤是不是也喜欢听袁梦唱歌的时候,他有些尴尬的咳了一下,然后抬手掩鼻,这是典型想掩饰什么的动作啊,我觉得赵坤很可能对袁梦有意思,说喜欢她唱歌可能只是掩饰。至于其他的问题,我判断他说的应该是真话!”

“嗯,那也就是说赵坤很有可能跟袁梦有情感或其他方面的牵扯?”龙随云问。

“没错!”

“宋小姐,你怎么想法吗?”龙随云又问了宋七梧的意见,希望她能从录像中发现一些线索。

窗台边椅子上的人,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坐姿,神情慵懒,淡淡的开口:“有两点!”

众人又心中雀跃,只要宋小姐有发现,就说明案子有线索可寻,都期待的看着她。

宋七梧已经习惯了刑警队众人对她行注目礼,微微笑了笑,开口:“第一,赵坤知道受害人的人际关系;第二,他也知道受害人住在哪里!他在撒谎!”

张淼,何莫莫几人双眼做桃心状,宋小姐太厉害了,不亏是《犯罪学》《犯罪心理学》双博士,一眼就能看出别人有没有撒谎!

他们也是刑警队数一数二的优秀警员,对于案件侦破,技术手段等的运用和掌握已经非常娴熟,若论对犯罪心理的剖析他们只能自叹不如。

“宋小姐,赵坤哪里表现出来的?我怎么没有发现?”张淼好奇的问。

这下轮到何莫莫打击他了:“刚才是谁数落人家实习刑警的?现在轮到你懵了吧?哈哈!”

见师哥师姐的话题牵扯到自己,朗辉不好意思的又伸手挠了挠后脑勺。

张淼对于何莫莫的打趣难得的没有反驳,只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盯着宋七梧。

“你知道受害人住在哪里吗?”宋七梧没有回答张淼的问题,却是问了一个大家都不知道却想知道的问题。

“不知道啊!”张淼下意识的就回答。

“这就是答案!”宋七梧解释道:“一般情况下对于一个问题否定的回答,正常人都是简单明了的,但是赵坤对于你的问题的回答却是生硬的重复,这是典型的撒谎的其中一种表现,因为他在回答的时候既要你相信他,他的心里也要做自我说服!同样的,他说自己不清楚受害人的人际情况也是一个道理,后面你问他是否一直在酒吧没有离开过,他的回答是‘是的’,而不是‘我一直在酒吧没有离开过’,说明这个问题他没有撒谎,只要找到他不在场证明就可以排除他的杀人嫌疑,但不排除他跟受害人有其他关系!”

宋七梧说完发现大家还在看着她,绕是淡定如斯也不免有些尴尬,伸手轻轻的敲了敲桌子,众人才回过神来。

不怪他们失态,实在是她的讲解太受用了,他们不是第一次这样听她剖析人的心理,但每一次都有新的东西让他们学习。

尤其张淼,对犯罪心理学很感兴趣,本以为跟着宋七梧学习这么久,他也可以出师了,没想到还是连宋七梧的一半也没有学到,实在是大受打击。

朗辉听完了宋七梧的讲解,非常的崇拜她,很想多问一些问题,但是以他憨厚老实的性子见宋七梧不苟言笑,总觉得她高冷不可接近,便打消了念头。

“童钰,你那里呢?”龙随云又问道,不知道受害人手机里有没有什么可疑的线索。

“受害人手机里的号码只有寥寥几个,里面没有任何短信和通话记录,可能是被删除了,技术科恢复一周内的记录之后发现受害人只拨打和接听过一个号码,其他的号码我们拨打过,他们都表示近期没有与受害人有往来,还有一个号码暂时没有打通,和通话记录里查到的是同一个号码。”

“嗯,那个号码继续跟!”龙随云吩咐,“相予,你那边有什么发现吗?”

受害人遇袭的那条路是有摄像头的,应该能拍到一些东西。

“我到监控中心调取了昨晚一点半以前的监控,发现受害人是1点15分左右经过那条路的,到达之后一直在原地徘徊,像是等人,然后1点25分的时候受害人突然往前走,之后就是监控的盲区看不到了!”陆相予将调查到的情况如数汇报。

第四章 失踪的朋友

有些可惜,如果再往后一点,说不定就可以看到凶手了。

看得出来,凶手很狡猾,他清楚那条路的监控情况,特意选择在盲区实施杀害。

“对了,龙队,你昨晚怎么会去那里啊?我记得你家不经过那条街啊!”一直没说话的张淼突然想起,他是个憋不住话的,就开口问道。

龙随云有些惊讶,也有些茫然,似是没想到张淼会问这个问题:“随便走走,不知不觉间就走到那里了,可能上天觉得她命不该绝吧!”语气中有些打趣的意味。

众人惊讶!龙队一向严肃,什么时候学会开玩笑了?难道是因为宋小姐的缘故?

“好了,既然知道了赵坤说了谎,那尽快安排人去监视,另外,再换个人晚上去酒吧调查下其他人,受害人在里面工作半年,肯定多少有认识的,看有没有跟她走得近的。”龙随云吩咐道。

尽管知道赵坤撒了谎,现在再去问他想必他有所准备,不会轻易说出什么,还不如直接监视他的一举一动,先从其他人着手。

“这次,换我跟童钰去吧,我们晚上便衣去。”陆相予主动请缨。

“行,小心点。”龙随云不放心,叮嘱道,虽然两人便衣去,难保不会被赵坤的人发现。

“放心吧!龙队。”

龙随云回到家,将手上拿的外套丢进了洗衣机,衣服上全是血,还好是黑色的,看不出来,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躺在沙发上喝着牛奶看电视。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工作有些力不从心,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看来等这个案子结了得抽空去趟医院好好检查一下。

第二日。

龙随云早早的来到了警局,其他人都还没有到,进来时候,正好遇到一个值班警员带着一位女子向他走来。

女子一身休闲的打扮,颇有姿色,此时眉宇间却有些焦急,龙随云见惯了,来到警局的,没有谁不焦急。

“龙队,这位女士报案说她的朋友失踪了,我们一问,才知道她说的人跟这次的受害人应该是同一个人,我就带她过来找你了。”警员介绍着情况。

女子一听,顿时着急问道:“警察同志,你什么意思?梦梦她怎么了!”

“你别着急,把事情再详细跟这位警官说说,他是我们刑警队的队长。”警员安慰道。

女子跟着龙随云进了办公室,问了情况。

原来,女子是受害人袁梦的好朋友,叫秦莺语,两人居住在一起,昨天今天都没有见到袁梦,电话也打不通,她便想着赶紧报警,因为袁梦虽是本地人,却父母双亡,无亲无故,她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平时也不会夜不归宿,即便要去哪里都会跟她说的,因为她只有秦莺语一个朋友。

龙随云想到之前童钰打过袁梦手机里所有的电话,只有一个没有打通,便猜测那个号码可能就是秦莺语的。

证实以后,他问秦莺语:“昨天下午我们用袁梦的手机打过你的电话,但打不通,你昨天下午在做什么?”

“我昨天下班早,跟朋友出去玩了,手机没电关机了。”秦莺语解释道,随即她不等龙随云再问,就迫不及待的说道:“你们一定要帮我找到梦梦,警察同志。”

“你先别着急,听我说,你的朋友袁梦没有失踪,是遭到了杀害,不过已经救过来了,现在还没有清醒,在市医院住着。”龙随云尽量简洁明了的告诉秦莺语事情的经过,免得她听不完整句话就开始打岔。

“什么?天哪!怎么会?梦梦她那么善良,那么好,怎么会有人要杀她啊?我要去看她,你能带我去吗?”秦莺语又震惊,又害怕,脸上满满的担忧,急切的想去医院看袁梦,期待的望着龙随云。

“你别激动,一会儿我也要过去一趟,顺便带你去,但是你先配合我询问你几个问题好吗?”龙随云安抚道,顺便将该做的事情做掉。

“好,你问,我知道的都告诉你。”

清了清嗓子,龙随云委婉的开口:“你知道袁梦近期有没有跟什么人来往,或者得罪过什么人吗?”

在酒吧那种地方,任你再洁身自好,免不了遇到地痞流氓,或者看上她姿色想占便宜的,她一个弱女子,没有人保护,得罪了一些有钱有势的,难逃报复。

秦莺语想了想,点点头:“从我认识她开始,她就没有跟什么人来往过,至于得罪的人,我不知道赵坤算不算?”

“哦?说详细点?”

秦莺语端起水喝了一口,又继续说道:“你知道,袁梦长得漂亮,歌又唱得好,很多人喜欢她,但她都拒绝了,其中包括我们酒吧负责人赵坤,他也喜欢梦梦,但梦梦不喜欢他,也不想跟他有牵扯,就拒绝了。我觉得他有可能怀恨在心,做出伤害梦梦的事。”

秦莺语双手抱着水杯,不停的喝着。

龙随云一直看着她,瞟了一眼她拿杯子的手:“仅仅是爱而不得,还不至于让赵坤做出杀人的事,秦小姐,你要知道,任何一件事情的隐瞒,都有可能造成我们破案的阻碍,你想想看,你的朋友还在病床上,没有醒来。”

秦莺语聪明的明白了龙随云的意思,她想了想,又怯怯的开口:“其实……梦梦有一次差点被赵坤**!”

龙随云听了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情绪,愤慨或者同情,作为一个警察,这类事情见怪不怪,如果表现过激,会让受害人或者受害人亲属心里产生排斥,从而隐瞒一些细节,这无疑对破案不利。

“差点?也就是说他没有成功,是谁救了她呢?”他之所以这么问,是觉得袁梦这么柔弱的一个女子,如果赵坤铁了心的要强迫她,她是很难反抗和逃脱的。

“是的,其实也没有谁救她,是正好那天被我撞见,赵坤才没有继续,后来赵坤警告我和梦梦不准报警,否则就不放过我们,我和梦梦无权无势,就算报警也没有证据,说不定还会被他反咬一口,所以就这样忍气吞声了,自那之后,我和梦梦才成为朋友的。”秦莺语有些害怕,如果真是赵坤伤害了梦梦,说不定自己也会遭到伤害,索性一五一十的告诉龙随云,寻求帮助。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女探宋七梧》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