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仙来梦往》小说

《仙来梦往》小说

《仙来梦往》是一部古典仙侠小说,作者:三月新人。文章主要内容:木云运气好。出场带雷,制敌利器“变”出来。然而很久以后,小伙伴们发现木云原来只是个脑子一根筋的剑修,木云要怎么去将自己变成这个世界最强的剑修呢?

第一章 绝境

暗沉的天地间,除了一张张冷漠的面孔,便是刺目的血色喷涌、蜿蜒。

若说什么叫人间炼狱,那么眼前景象便是。

木云一路追随着前面那些女子。

这些女子个个都身手敏捷。

木云忽然想到,自己怎么会想到“人间炼狱”这个词,她明明什么都回想不起。

在这地方已有三日。

木云还是从别人那里知道了自己的名字。

“救命——”

正前方不远处,一只巨蟒紧追着一个十六七岁少女疾驰过来。少女才呼出声来,便遭到前后夹击,被各种利刃击中,又被身后巨蟒一口吞去了头部。

巨蟒也没能够好好消化,便又被一把光剑穿透了心脏。

嘭——

巨蟒心脏部位鲜血喷涌,庞大的身躯重重砸落在地。

光剑飞至木云前头一个着绿衣女子手中。

“木云!”

绿衣女子转脸催促了一声,紧接着纤手一扬,便扔了一把匕首出去,“拿着,一会儿该你上去!”

木云以为自己接不住那匕首,心下还在惊吓当中,结果身体却稍稍倾侧,手已屈伸出去,灵巧地拿住了匕首。

地上的巨蟒浑身涌起丈余高刺目白芒,陡然消失在原地。随同它一齐消失的,还有它心口喷撒出来的血液,以及被它咬去了脑袋的少女尸体。

“翻过那座山便该离开了吧?”有人忍不住开口。

绿衣女子冷冷看了这人一眼,这人赶忙垂下头。

木云紧握着匕首跟在她们身后。前方一座巨大山脉,通体土黄色,是早在她第一日睁眼的时候便远远望见的。

这山脉正中高高矗立着三座高峰,其上倒是有大片大片的碧绿繁茂之色。除去顶端隐在云雾当中无法看清究竟,其它部位倒是基本清晰可辨。

“这山脉有古怪。”绿衣女子吩咐木云,“做好准备!”

似乎是印证绿衣女子的命令,地面陡然剧烈震颤起来。烟尘翻滚中,那座山脉竟屈伸扭动了!

整个天地立即变得昏黄、模糊。

木云将匕首插在就进一棵几人合抱粗的大树上,同时两只手臂紧紧抱住大树的一根粗壮结实的枝干。大树在狂风中剧烈摇晃,几息之后又陡然停止。

木云见着匕首掉落下去,紧接着她整个人也跟着往下坠落。

她所依附的这棵大树,竟也陡然消失不见!

“废物!”

木云在地上还没完全爬起,又陡然被狠狠踹了出去。

前面的山脉完成震颤,赫然变作了一只百余丈高的怪物。这怪物正挥起碧绿且又巨大的三根利爪——正是先前所见的“山峰”。

木云恰巧自它利爪间隙当中穿过。

“吼!吼——”

这庞然大物发出愤怒的闷哼声,显见已被她这小小人类给激怒。

它收回利爪,放在地上,同另一只利爪一起,横撑起整个身躯,紧接着一个巨大的偏平球状物从身体当中擎起,豁开一道巨口。

这巨口当中黑色浆液翻滚,当中腥臭气扑面而来。

木云还感受到一股巨力吸来。她将匕首胡乱扔了,卯足了劲道纵身一跃——竟也灵巧闪出了数丈外。

怪兽顷刻追至,巨口又再度张开。

这时候木云已身处人群当中。眼见着身体被巨力带着往后拖,鼻腔全是腥臭味萦绕,她只不管不顾地攀住绿衣女子身后的一个着白衫裙女子。

“真是废物!”

绿衣少女手里提着两把长剑,旋身迎上怪兽。她身形快极,如同琢磨不定的风,不住在怪兽身上变换位置。

木云看不清也分不出另外的气力去看她的动作。

然而木云牢牢攀住的那只胳膊,只晃了晃,几不费吹灰之力,将她抖落。

“馨玉!”

这时绿衣女子喊出一声。随着这一声,白衫裙女子持剑飞至绿衣女子跟前。

白衫裙女子加入后,绿衣女子独面怪物的压力骤减,紧接着又有几名女子飞身过去助战。

再之后,仅剩的几名女子也都硬着头皮执剑冲了上去。

飞沙走石当中,木云勉强够伏在原地不动。

怪物的攻势凌厉不减,一名女子躲避不及时,被它巨爪直接碾死。

按例,被绿衣少女支去做诱饵的都是接下来要被舍弃的。而这要被舍弃的,都是队伍里当前最无用,最弱的一个。

几个侥幸逃脱的女子齐齐飞至木云跟前。

“你想开些,我们都是想活命的。”有人道。

木云心下悲怒。正因为爱惜生命,所以她们才做好两手准备——一手是尽力杀死怪物,一手是投喂怪兽等怪物离开。

这里的怪物常常突然便显露身形。而一旦它们吃了人,或是尝到了人肉味,便会动作反应骤缓。

这计划没毛病,只是队伍人数越来越少,第一手准备总未有在投喂一条性命前成功。

木云准备闪身逃离。

忽然倏地一声。

“聒噪。”

与此同时,有人冷冷启口。

鲜血喷洒在木云脸上。

白色衫裙女子——馨玉杀了先前说话女子。

木云看向馨玉,却只望见一个冰冷的侧颜。

这边众女立即放弃木云,抢着拽起横躺在血水中的死者,扔去怪物嘴边。

怪物果然攻势骤缓,紧接着大家又一齐成功将它灭杀——这过程其实并不短。

木云重又坐倒在地。

但紧接着她又直起后背,不止是她,所有人都心头寒意腾涌。

一只骷髅头悄然显露在绿衣女子身后。

这骷髅头每回出现在谁身后,便该谁倒霉,而其他人在这时候都是无法动弹的——木云有一种感觉,这骷髅头是有意让她们驻足“欣赏”的。

绿衣女子正是得意,这时候终于勃然变色。

天地间陡然阴沉。

绿衣女子闪身冲离原地,她反应极快。然而那骷髅头却更快,瞬间便多出十数只。每一只骷髅头都在空中翻飞,却只是占着既定的区域,并不飞出去,而后来的骷髅头则顺着绿衣女子的行踪轨迹一个个连接着。

每一只骷髅的眼眶中都喷射出幽绿火焰,天地间除了绿衣女子的惨叫和呼呼火焰翻腾声,便只有沉默。

没多久,绿衣女子便被骷髅头堵住。这时候这些骷髅头才聚拢,将绿衣女子围堵得严严实实。

第二章 很不对劲

骷髅头再散开,已不复有绿衣女子身影。

一时之间,许多个骷髅头在空中来回穿梭,不循章法,不再固守一处。

木云等人个个屏住呼吸,不敢稍有异样。

骷髅头又渐渐组合聚拢。

天色再次灰白朦胧。

一个面容身形都模糊朦胧的黑衣人自骷髅头中行走出来。

黑衣人望过来的时候——木云觉得很奇怪,明明连这人样貌都看不清,她却能感觉到他在望向她这里。

随着黑衣人这一望,众人齐齐跪伏在地。

木云潜意识里想要抗拒,却是如何也不能立起,只觉背部仿若有千钧之力,压得她整个人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头倒是勉强能动一动。木云想看清这人样貌,却是越想看清越是不能。

“你,”黑衣人对着众人随意一指,“出来。”

木云心头一紧,倒是身畔那位白色衫裙女子走了出去。

正是方才随手救了她的馨玉。

“你可以离开。”

黑衣人广袖一挥,馨玉整个人变作一团黑雾,眨眼消失不见。

“至于你们——”

黑衣人话音一顿,冰冷的目光随意自众女身上扫过,道:“便各凭本事吧。”

话落,他又化作那些狰狞的骷髅头,顷刻远去。而他所在之处蔓起星星点点火光。

明明无风。

火焰却以燎原之势向四面八方延展。

那火烫到身体的时候,是一种预感自己再没有以后的绝望。

所有人都在不甘的绝望中惨叫。

……

木云醒来的时候,浑身全都是冷汗。仿若那火烧灼的不是她的身体,而是灵魂。

至于被火焰烫到之后……木云抱着不住钝痛的头,却是如何也想不起。

她便这么抱着头沉思良久,有那么一两瞬,她冒出这样的想法来——

她真的是木云吗?

破烂的石板当中,掺杂着些木头干草以及一些碎瓷瓦砾。

她却深处其中。

这又是哪里?

木云挪了挪身体,顿又感知到背部疼得近乎麻木,拿手一摸,却是满手滑腻。

她将手摊在面前,才又发现其上零星插满细碎瓦砾。

鲜血浸染着根根尖刺,让木云顿时感到浑身都痛。

“你还活着。”

忽然,眼前晃来一只白瓷碗。

碗很干净,里边盛着清水。木云这才又觉察到喉咙里干得冒烟,接过碗,将水喝得一滴不剩。

说话的少年也生得白皙,样貌跟他一身衣着一样贵气,只是……怎么看着都与眼前的景象格格不入。木云将空碗还给少年,便要起身离开。

“这便要走?”

少年冷冷道出一声,紧接着木云一只肩膀便被拿住。她矮身往旁侧晃出去,同时抬手……手还未有具体动作,便又被对方扣住。

木云听到自己手腕咔地一声,断了!

少年手里拿着白瓷碗,冷笑,“既然活着,便多想想活着的道理。”

木云扯了扯干得裂开的唇,“……哦。”

她心里有一个念头在怂恿着她继续抬手,抬起另外一只手……木云也尝试了这么做,可她看着自己平摊的掌面又迷茫起来:她到底要怎么做?

少年冷冷看着她。

木云看了他一眼,讪笑,“你还替我处理了伤处,我确实该好好感谢你的。”

少年愣了一愣,自鼻腔内哼出一声,转身闪离了她的视线范畴。

木云巴不得他走。她瞧着身侧不远处便是院墙,立即便往那边腾跃……结果人才只飞到一半,两只脚却被什么东西缠住,砰地一声,将她狠狠拉回原先所在。她在地上吃了一脸灰尘,顿觉胸腔中怒火烧灼,当即单手支地再猛地往后扭身劈手,解除双脚上头束缚。

缠住她的却是两根细竹条,分别拿在两个小童手里。

木云这次仅凭着虚晃出一只手掌,便将这两小童打得倒在地上吐血。木云心下惊诧,却也知道这并非困惑的好时候,赶紧又腾身继续逃跑。她直觉这里并非什么良善之地。

眼见着就要逃脱出去,院墙上头陡然刮起一道光墙,愣生生将她打得两耳轰鸣,又再次倒飞回去。

木云两眼发黑,喉咙里阵阵腥甜上涌。她隐约听到少年又吩咐那两个小童把她拖至一张石板床上。石板床寒彻透骨,她两眼睁不开,便这么冷飕飕哆哆嗦嗦地迷糊了许久,才渐渐没了意识,彻底昏睡过去。

她再又有些意识时,隐约又望见那骷髅头里行走出来的黑衣人。紧接着,她感受到一道暖流自心口处灌入,继而流转全身。

“……所幸这些都只是……你便……吧。”

木云迷迷糊糊听见有人对她说着什么。那道暖流复苏了她的生机,令她舒服得哼哼,又再次昏睡过去。

……

木云再次醒转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两小童架着行走,耳畔吵吵闹闹俱是人声,随着纷乱人声起伏的还有间或一两声怪兽怒吼。

“终于睡醒了!”两小童齐声说道。

他俩松开木云,当中那个圆圆脸小童道:“时候正好,走去那边,到那边看台去!”

另一个面上神色淡淡,像个小老头一般沉稳的小童则朝着斜前方喊了声“公子”。

木云顺着他们示意的方位看去,立即便锁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个被喊作公子的少年。她忽的心生疑惑:隔着那样远,她竟也能够望见?

但她随即又想到自己在那叫不出名字的地方也同样望得远。

“但我为何会想这无用之事?”木云心下又再次生发新的困惑。

“木云,来这里。”少年拿手叩了叩他旁边的座位。他声音不大,但木云却觉得跟在面前两小少年刻意抬高声调说话一样清晰。

木云很不情愿过去,但却仍是不自控地挤过兴奋高亢的人群。她到少年所指示的位置上坐下后,便听他又道:“隔空传音也不清楚?”

木云见他目光专注于台下被关得牢实的怪兽身上,便认定他这是自说自话。她努力摆出镇定感恩的姿态,问:“这里好热闹——你治好我的伤,确实是个好人!”

少年皱眉,随即冷声道:“没人教过你如何讲话?”

木云老实回答:“我不记得是否有人教过我。”

少年半晌无话,之后又转脸对木云微笑,“既然你也有心感恩,那便好生看着,别叫我失望。”

“嗯。”木云应道。

少年笑起来的样子很暖,木云心里却一点儿也暖不起来。不止不暖,她还觉得这少年有病。若是她,同种情形下,她绝对笑不出来。

台下的怪兽一丈来高,样貌同她有限的记忆当中的那些大同小异,大概是属于同一个品种。木云心下没来由恐慌起来,但随即又想道:我何必惧它?

她觉得自己这状态很不对劲。她应该并非一个贪生怕死之人,但她又立即想到在那黑衣人主导之处自己的表现,好吧,她大概是个偶尔会怕死的。

底下那兽人低沉的吼叫声越发频繁,木云又渐渐觉着压抑,心口如同被什么东西摁住。这感觉有些熟悉,但她却想不起来在哪里生发过这种感觉。

木云拿手捂住心口。

“调整呼吸,一心只看着那边。”少年对她道。

木云额头汗珠渗出,少年似是看不过眼,又手把手耐心教授了呼吸诀窍。

这之后木云果然感觉好受了些。

“诸位,”一个清脆婉转的女声陡然响起,“我又来了。”

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一个面容娇媚,眼神灵动的女子扭着细腰行至牢笼跟前,伸出几根嫩白的手指在牢笼柱子上轻轻一叩,便传出咚的一声——牢笼门开了。

人群一阵欢呼。

女子却在怪兽俯低的硕大脑袋上揉了揉,及至怪兽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叫声,女子这才含笑走下台。

人群越发激动起来。

一个壮汉战战兢兢上了台,喧闹声更是达到了沸点。

壮汉上台之后,缩在边角,迟迟不敢上前。而怪兽看向他的时候居然露出了一个跟人很像的神情——鄙夷!

第三章 作为一个有原则的人

除去狰狞的面容以及面上、身上一道道怪异的棕色纹路,怪兽有人一样的手臂,腰脚,一样的变化多样的……表情。

竟有如此多与人相似之处!

木云看了少年一眼,少年正好也转脸看她。

少年声音有些冷:“做什么?”

“没。”

木云赶紧重新看回台上。

台上一人一兽还兀自待在自己那方地面上。壮汉面上镇定了些,手里的大刀握得很紧,只是身体却越发不听使唤地哆嗦了。

“吼吼吼……”

怪兽益发躁动,怒吼声越来越频,到后头竟是发出了属于虎类的吼叫声。

那一声虎啸出来的时候,壮汉直接被震飞至高空。壮汉再落下时,台上便已蔓延出一滩掺杂着血色的水迹。

“这便完了?”

“真是!”

……

看客们说不出的扫兴。

木云扯了扯少年的衣袖,声音干涩道:“你有没有觉得……这怪兽好像是悄悄地长出了尾巴、耳朵——”

“啪嗒”一声,木云的手被打了回来。

少年冷声回应:“好好看着,否则即刻遣你上去!”

木云看着已然肿起一大块的手背,克制住想要去揉一揉的冲动。她将这怕疼的念头推开,又暗自消化对方这话里透出来的讯息。她尝试在座位上挪了挪身子,果然,便被少年一把扣住了手臂。

木云吃痛哼出一声,问他:“做什么又打我?”

少年面上神色变了变,随即低声警告道:“别耍小花招!”

木云扶着胳膊,别过脸。她一定是被什么东西控制了心神,一定是!

台上又上来了一位干瘦的老汉。

之前的壮汉在被怪兽撕碎前,被台下几个拿叉钩的仆役及时钩下了台。

人群又安静下来。

砰!

干瘦老汉一上来便迅猛出击。击中实处后,他身形往下方疾闪,紧接着又“砰砰”两声打出。

“吼吼——”

怪兽被激怒,发出震天怒吼。它踏出腿去,粗壮的手臂朝着干瘦老汉挥扫,伸出根根藏在肉掌中的利爪。老汉弃了空拳,手里忽然又多出一柄长剑。

利爪扣上长剑,发出嘎啦啦刺耳声响。

老汉渐渐有些力不从心。

怪兽忽又一声急吼,竟是身形一小,变成了一只身长七八米的黑虎。黑虎身姿敏捷,一下子便将老汉掀倒在地,血盆大口俯冲过去,正是直取老汉颈部动脉。

然而却在这时候,一道寒芒陡然贯穿黑虎下颚。

看台上一片欢呼叫好。

木云却听得身畔传出一声冷嗤。

木云转过身,问:“莫不是那老虎还有后招?”她当然也已看出来,不过潜意识里总有个感觉要让她说出这无脑之话。

少年怒瞪了她一眼。木云也瞪着他,她其实也并非是瞪他,她是恼怒于潜意识里那个想要控制自己的“感觉”。

眼见着对方眼眸逐渐凶狠得不似个人,木云回过神来,任由那“感觉”控制着自己,做出骇了一跳的模样,转向看台,正襟危坐。

高台上,黑虎的下颚多出一个血洞,而那柄弄出这杰作的长剑却已分尸两截——一截插在老汉的左边大腿正中,一截则钉在他右手掌心。

老汉呼不出声。

黑虎的一只利爪正牢牢踩踏住老汉的口鼻,而雪亮的利齿已准备好切断他的脖子。

然而,却在这时候,黑虎身形一晃,竟是歪倒在一旁。它做出努力,竭力想要侧起头部,继续未竟之事,却终是不能。

黑虎在地上不甘地怒吼,看台上也是群情激愤。

最终,这些愤慨变作了一个一致的呼喊声——

“打死怪物!打死怪物!打死怪物……”

仿佛是为了验证这呼声,黑虎的身形渐渐又化作了怪兽的模样——准确来说,是兽人的模样。

之前勾走壮汉的钩子再次出现,这次又灵活地救下了老汉。

看台上的人群还沉浸在愤怒当中,甚至有人尝试着更近距离地砸那兽人。

先前放出兽人的娇媚女子扭着细腰上台。

“十一娘我同大家一样的心情……”女子笑意当中悲愤难掩。

“走。”

少年拽着木云离了座位,往场外行去。

木云对着恰巧出现在出口处的两小少年高喊:“嘿,真是巧呀!”她心里其实已然怒了:她竟又做出这等无趣之举!

兽人场内到处都有擎着火把的守卫,两个小童的脸在火把的映照下益发红润。木云猜想这是受她引诱的缘故。

少年将木云带至一间简陋的杂货摊,让她挑几样用得上的东西。

木云一眼扫过去,没一样看得上的东西,尽是些低劣的甚至都不能称作为法器的武器和防护甲胄。她现下正受对方控制,不可再贸然行动,适时低头服软也未尝不能。

于是,她又放任那“感觉”出来卖蠢。

“这个,不好拿。”

“那个好像也不合适我。”

“这一个尖刺太多,容易扎手。”

“这个嘛,分明是给男人用的,我肯定用不好……”

……

木云这般“任性”地挑了一通,连自己都忍不住要发怒,终于惹怒了里头坐着的摊贩。

“不懂就别乱摸!”他气得从杂物堆里站起来。

这摊贩带着斗笠,露出上挑的下巴,双手环胸,一看就不像是个好说话的。

木云却在这时候拿住一顶玉石帽子不放,“我要这个!”

摊贩哼出一声,“八十块蓝灵石!”

木云抱着玉石帽子,看向少年,“我要这个。”

少年却没应,看着玉石帽子微微蹙起眉头。看他这样,木云心里直觉要遭,早知道她就不任那“感觉”出来作。

没办法,事已至此,只能这样。她向来是个很有原则的人。

木云硬着头皮道:“我就拿着这个感觉踏实。”

摊贩斜眼了看她一眼,抢先道:“我这锁魂帽你怕是用不起。”

“你怎么知道用不起?你懂我,还是你懂我……”木云转脸问少年,“你叫的什么?”

“薛佑。”少年却不看她,他随即扔出去一只玉佩,“再选两样东西。”

摊贩接住玉佩,连忙细辨成色。

木云见他这样便冷了脸,这种市侩之人真是俗不可耐。她赶紧拿了就近的一把小剑和一件兽皮防御衣。

“我们走。”

少年一声令下,两小少年连同木云都齐齐随他转身。

木云在他身后慢腾腾挪着脚步,想着:“我做什么要听他的?”

这么一想,两手一空,玉石帽子砸落在地。

“哎,这玉佩——我说你这人故意的是不?”

摊贩捏着玉佩正要说什么,冷不防的见了锁魂帽落在地上,顿时便掀了斗笠狠狠甩在地上。

木云见晶莹剔透的东西落在地上却是纤毫未伤,心下惊诧。她竟已沦落到连只寻常武器也辨不出好歹来?

“手滑。”她没好气道。

她心下忽的刮过一个不妙的念头:莫非,她被人夺舍了?

为试验这念头,她便又放出那干扰自己的“感觉”。她不惧死,难道还会惧怕这企图扰乱她心意的怕死怕疼的“感觉”?

木云跟着少年行了好一段路后,终于打破静默讪笑道:“雪佑?你这名字……挺别扭的哈?”

薛佑冷冷看了她一眼,“彼此彼此。”

隔了半晌,木云又问:“你好像挺有钱?”

薛佑驻足,看着她,“所以你砸了新买的锁魂帽?”

木云干笑两声,“就是手滑,手滑。”这人面部肌肉收敛的时候,确实有一股骇人的气势。不过,她做什么要怕他?

木云几乎又要后悔放任这该死的“感觉”。

她转脸瞧见两小童俱是一副憋着笑的模样,顿时再无法维持面上笑意。但是,她得克制,不能让对方看出她有生气。

第四章 偿还

“圆圆脸,笑什么?”

“还有你,小老头,嗯?”

木云佯怒对两人吼。

圆圆脸和“小老头”俱是又羞又恼。

薛佑伸手在他俩头上揉了揉,转脸对着木云的时候已是冰冷。

“你注意一些。”他道。

木云觉得他这时候的模样隐约有几分那时候的黑衣人的模样。她心下不禁一哆嗦,只觉一股冰寒之意通体倒灌而来,整个人不知为何,竟已跌坐在地。

“走吧。”薛佑却是一笑,伸手搭了她一把。

……

一路无话随薛佑回到他那间僻静宅院。木云抬眼一看,发现那方残破倒塌的地方已然完好复原,改作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屋舍。走近一些,她又发现这竟是一间冰室。

“这复原改造能力似乎不错。”木云心想着,同时心下对薛佑的怀疑又更深了一层。

“那一日你从天而降,砸毁了我一间房屋,”薛佑神色淡淡地转脸对木云道,“你不知那是我父亲留给我的宝物,我又是个不爱计较的,便只让你替我拿了兽人场的……怪物。”

木云想起她在昏迷不醒的恍惚中听到的什么协议。

她胸口再次腾起一股怒意,但又……觉得无话可说。于是她又再次放任那“感觉”出来。

木云听见自己恬不知耻地撒娇:“可你这间屋子不也修好了么?”

薛佑又笑,却不说话。木云望着院中叶尖泛黄的草植,只觉内心也跟着瞬间苍老。对方不止掠夺了她的记忆,还妄图改变她这个人……

“现在这间房屋是主人耗费了不少法力才成的!”圆圆脸叫嚷道。

“小老头”少年直接拿白眼看了木云一眼。

木云眉心一跳,险些没忍住剜去那对散发出浓浓世俗气的眼珠。

她随即冷声道:“不就是一只怪物?去便去!”

######

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绕进深巷,迈进一家寻常小院。

小院里几个老汉还在摇着扇子说大话。

一个说同兽人骂过架。

一个说看过一群兽人互相打架。

一个说在兽人窝里拿了只兽人崽子,结果小崽子死在半路,他又被兽人们追,便只好扔了那小崽子独自回来。

还有一个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进来的人推出了院子。

“张大爷,李大爷,高大爷,”来人一下子推出去三个老汉,“你们明天再来唠嗑啊!”

“你这死孩子!”

说拿过兽人崽子的老汉抄起手里的拐杖便往来人身上打。

两人一打一躲,进了屋。

躲的人将老旧的灰褐色大门落了栓,便又将被打歪的斗笠一揭,疾行到里屋。

打人的老汉已坐到里屋。

“今日又有新发现了?”他没好气地问。

“这回绝对是您老爱听的!”

急匆匆进来的人话语中难掩兴奋之意。但他得意忘形,被老汉趁机偷袭狠敲了一记在背上。

“哎——大伯,这样刁钻的位置您也能打着——”

他还要再说,对方手里的拐杖又刮了过来。

来人挨了几记,终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口里大呼“饶命”。

老汉从鼻腔里重重哼出一声。

“饶命饶命!”老者念叨了两句不禁越发恚怒,手里的拐杖又继续往跪着的人背上打,“成天不务正业,只会窝窝囊囊喊这一句!”

跪着的人“哎哟哎哟”惨叫,一声比一声叫得响亮。

老者打了几下把拐杖一扔,抬起一只手颓然摆了摆,“就那几下打得你都不痛,你却还叫得出口,罢了罢了——把你的新发现拿出来说说。”

跪着的人立即起身拾起拐杖,恭恭敬敬地塞回老者手里,开始绘声绘色地叙说——

“是这样的,我今日在市集终于卖出了一单大的,一个玉石帽子,就是锁魂帽!还有——”

他话还未完,才站直的身子便又被打趴在地。

老者又怒了,“说重点!”

“不正在说么?哎哟——我说我说……”

……

#########

阳光自玉石当中透过,将整个帽檐疏淡的剪影投放在地面上。

木云拿着玉石帽子看了整整一个时辰。

“小老头”少年走过来,忽的就劈手将玉石帽子夺了去。

“装模作样,吃饭了!”“小老头”少年冷哼了一声,一面往回走,一面又嘀咕道:“站着都能睡着,这能耐也是没谁了。”

“我那是在钻研……”木云伸展伸展两只胳膊,顺便又打了个呵欠。做完这些,她又暗恼:我竟又被那个“感觉”给控制了?不行,再这么下去……

正恼着,她又忽然作归巢鸟雀般往圆圆脸少年那里飞去,口里喊道:“好香啊,圆圆脸真是太厉害——”了!后头的话被木云及时打住,算是勉强挽回了一点自尊。

但是……真的好香!

木云把圆圆脸往旁边一推,犹犹豫豫将手伸出去……结果手还未摸上烤鸡就被薛佑一巴掌打回去。虽说手背又被打肿,但她心下却松了一口气。

看来,适当放任那“感觉”出来作,也未必是桩坏事。

薛佑淡淡制止道:“不着急。”

“哼,装模作样!”

木云放任自己把明明很有气势的声音,发得娇嗔婉转。

圆圆脸将烤鸡撕成厚薄适宜的条条,放在一旁备好的酱料里搅拌几下,撒上芝麻,再分别装了四只玉盘。

烤鸡自身的香气同酱料糅合在一起,逗引得木云更是饥肠辘辘。薛佑端起一盘之后,木云立即抢了堆得最高的那一盘。

圆圆脸拦都拦不住,有些气恼,“那是给梓玉的!”

梓玉便是“小老头”少年。

木云口里嚼着喷香的鸡肉,脑子里想的也是鸡肉。鸡肉为何这般好吃?她似乎从未了解过有关鸡肉吃法的事……

“呜……呜呜……呜呜呜……”

“小老头”少年梓玉忽然莫名悲伤,眼泪哗哗直淌。

木云兀自吃得欢快。

薛佑起身将自己那盘鸡肉匀了大半给他,“不哭,回头再烤一只。”

圆圆脸也起身要匀鸡肉梓玉,不过他却摆摆手,抱着盘子扭过身去,口里哽咽道:“我,我才不是要她那一盘!我只是……想我阿爹阿娘了……”

听他这么说,圆圆脸也瘪了嘴想要哭,“我也想我阿爹。”

这一场莫名而来的悲伤情绪带来的后果是,喷香的烤鸡全进了木云一个人的肚子。

木云见薛佑蹲着身子搂抱着两小少年的样子,不禁心生羡慕。不过她很快又撇下这情绪,心想道:我又不可爱!

……

夜里风很大。

木云翻来覆去睡不着。

于是,她翻着翻着就一头栽落在地。

“小老头”少年梓玉立即惊醒,居高临下望向她,“你做什么?”

木云将手里拿着的衣裳抖了抖,应道:“加件衣裳。”

衣裳穿好也没见她上来,梓玉又问:“你不上来睡?”

“高处不胜寒。”木云没好气道。

梓玉觉得没必要搭理她了,嘀咕了一声,“估计是吃饱了撑的。”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仙来梦往》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