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总裁小说 > 《蚀骨承欢》小说

《蚀骨承欢》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11 作者:marco 发表评论

为了让小三进门,老公将它当成礼物送到陌生男人床上。黑暗中,男人肆意玩弄,后来在他的宠溺中慢慢沦陷,却发现自己不过是个生产工具,她绝望的离开,发誓此生不碰爱情..

第一章 危险气息的男人

雨夜。

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轿车在公路上飞驰。

乔欢颜蜷缩在后座,惊恐的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

窗外一掠而过的灯光,勾勒出男人极致俊美的侧脸,幽冷如星的眼眸紧盯前方,修长的手指轻握方向盘,雪白的衬衫袖口下,银色的江诗丹顿手表映着街灯,不时晃过一抹金属冷光。

车窗半敞,暴雨倒灌而入,将乔欢颜浇得浑身湿透。

“先生,我把钱全给您,放我走好吗……”她的声音带着一丝颤音,“求您……别杀我。”

汽车一个漂亮的漂移。

乔欢颜向前一倾,差点撞到椅背上,耳朵里飘入一个磁性悦耳的声音。

“你觉得,我是缺钱的人?”

动听的声线犹如钢琴低音,带着一丝讥讽。

乔欢颜心底一颤,这是自她上错车以来,陌生男人开口说过的第一句话。

既然不是为劫财,那么就是……

早就听说一些有钱有势的男人追求刺激,喜欢用变态的方法玩女人!

一想到这里,乔欢颜立刻恳求,“先生,我已经结婚一年了,生过孩子,只会败您的兴……”

“我知道。”男人语气淡漠。

这回答间接证明了乔欢颜的担忧,苍白的小脸更是面无血色,顿时不顾一切的哀求起来。

只可惜不管她再说什么,男人都没有再开口。

汽车驶入郊区,乔欢颜看着漆黑一片的道路,更加惊恐。

如果不是赵向南不接电话,她又怎么会在深夜加班后独自打车,却阴差阳错的误上了这辆停在公司楼下的黑色慕尚。

望着前方沉默的男人,乔欢颜内心的恐惧越来越大,各种被分尸的念头轮番出现在脑海,终于尖叫,“停车,不然我就跳下去!!”

男人不耐烦的踩下刹车,“乔欢颜,你给我安静一点!!”

喊声凝固在喉咙里,乔欢颜惊愕几秒,“你认识我?”

她没有失忆,也不健忘,可她发誓这辈子从没见过这个男人,他为什么认识自己?

“下车。”男人偏头。

乔欢颜赫然发现车子停在一幢豪华别墅面前,顿时僵住。

男人下车,拉开后车门,粗暴的将她拽下来。

“你要带我去哪里,你究竟是谁?”乔欢颜胳膊疼痛,拼命挣扎着。

男人不耐烦挑眉,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进别墅,然后进入二楼卧室。

“放开我!”

乔欢颜挣扎着,身躯被重重抛到床上。

台灯亮了,男人脱下身上湿透的黑色西服外套随手一扔,然后转身。

湿透的白衬衣紧贴在他精壮结实的躯体上,六块腹肌若隐若现,纽扣解开两颗,蜜色的肌肤上沾着透明的雨滴,引人遐思。

乔欢颜狼狈的抱住身体,白纱连衣裙粘在身上,透明得几近没穿!

更要命的是,她今天穿的是一套半透明黑色蕾丝内衣,就像一览无余。

而男人根本就没看她一眼,随手拿起遥控器。

‘嘀’

大床对面顿时投影出一幅清晰的画面,一对男女光着身子纠缠在一起,气喘吁吁。

乔欢颜臊得正要移开目光,可当看清屏幕上男人时,顿时如遭雷击!

那赫然是她心心念念的赵向南!

今晚他没来接她,原来是去跟别的女人上床!

乔欢颜看得浑身发冷,耳朵嗡嗡作响。

屏幕上的女人像蛇一样缠在赵向南腰上,愉悦的浪叫,“向南……再深一点……嗯……好棒……”

这女人!

乔欢颜一下子捂住了嘴!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乔欢颜简直无法把那个总是刁难自己的女上司,和眼前女人联系在一起。

仿佛心中的所有谜团在这瞬间被解开,难怪……女上司总是让她加班,让她擦鞋拎包扫厕所,当着全部同事的面训斥她是‘贱货’!

屏幕画面清晰,还有配音。

“宝贝,明天你继续让那女人加班,咱们开房爽个够……”

“……向南,今天她想叫你接,我吃醋!明天上班我训死她……”

“别醋了,上个月送你的钻戒喜欢吗,明天我再买个更贵的。”

乔欢颜失魂落魄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光秃秃的手指。

自从认识赵向南以来,他连一朵玫瑰都没送过她,一切开销都是她不多的工资倒贴。

可乔欢颜却清楚记得,女上司上个月戴了一颗比鸽子蛋还大的钻戒,价值百万!

屏幕上的男女已达忘我境界,叫声越来越大,乔欢颜怔怔的盯着屏幕,泪水落下。

下巴被粗暴扳起,瞳孔中映入一张倾城俊美的脸。

“现在就哭,一会儿还怎么哭得出来?”

乔欢颜的下巴被捏痛,惊恐的甩了一下头却没挣脱,反而被捏得更紧。

“你想干什么!”

男人的眼底有着浓浓的噬血,“别装傻,我喜欢直接上。”

乔欢颜惊恐万分,想推开他,身躯却被重重的压住,从男人身躯传来的炽热温度透过湿透的衣衫,电流般传到她身上,引起一阵战栗。

男人只用一只手就把她手腕抓住,单手解开腰上的皮带,缠住她的手腕,牢牢绑在床头。

乔欢颜被绑了双手,惊恐的蹬着腿。

可男人一把抓住了她的脚踝,朝两边一拉。

这一刻,乔欢颜几乎羞愤至死,死命挣扎起来。

男人用膝盖压住她的腿,撩起裙摆,伸手进去用力一撕。

裂帛撕响!

一股凉风从下方拂入,乔欢颜尖叫一声,拼命想并拢。

“装什么处?”男人冷笑,用力将她的双腿大张到极至,讽刺道,“你不是结过婚吗?还生过孩子?这地方还怕被男人看?”

“不要!”乔欢颜动弹不得,泪水大颗落下,“我……我用别的方法帮你,除了这个怎样都行!求你放过我。”

“那些花样,我玩腻了!”男人冰凉的指腹从她脸颊上滑过,清冷声音隐含讽刺,“现在我更想尝尝,结过婚的女人是什么滋味。”

“不!”

一股强烈的疼痛顿时席卷了全身,痛得她情不自禁的蜷缩起身体。

男人动作一停,深黑眼眸闪过戾气,狠狠扳起她的下巴,“乔欢颜,你究竟是不是赵向南的女人?”

第二章 把避孕药吃了

此时的乔欢颜已经无法回答,初破的剧痛让她浑身崩紧,而内心的绝望更是一阵阵汹涌。

整个脑袋只回荡着一个念头。

赵向南一定不要她了!

他本来就不爱她,现在一定更厌恶她!

男人连问两声,却只看见乔欢颜一脸呆滞,一把揪起她的长发。

头皮上的疼痛,让乔欢颜浑身一激凌,刚回过神却觉得体内又一阵裂痛,顿时皱起了眉。

“现在能回答我的问题了吗?”男人粗暴的一下,用动作提醒她。

“你这王八蛋、混帐、牲口……”乔欢颜疼得浑身战栗,悲愤之下忍不住疯狂的咒骂起来。

她保留了二十二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一个陌生男人无情的夺走,而她这段小心翼翼捧在手心的婚姻,就如同早有裂痕的花瓶,轰然碎裂。

男人脸色冷酷的听着从她的骂声,忽然冷笑,“看来是我干得还不够,没让你爽。”

说着,重新压住她。

这一夜,乔欢颜彻底体验了地狱的滋味,这男人无止境的索取,用各种羞辱的姿势折磨她,无论她哭喊还是哀求,他都无动于衷。

屏幕上的赵向南纵情狂欢,而她却被另一个男人压在身下,做着同样的事。

屈辱、羞愤……在乔欢颜心里转化为一种恐惧。

她会失去这段珍视的婚姻吗?

她是那么在乎赵向南,可以对他在外面的一切风流事都能视而不见,可是赵向南却不会接受一个不清白的自己。

黎明时分,乔欢颜带着浑身的青紫痕迹,终于体力不支的昏了过去。

“……向南……”

在昏过去之前,乔欢颜在昏沉中喃喃的喊出这个名字。

男人的剑眉微微一蹙,拽着头发把她拖起来,冷酷的说道,“记住,我的名字叫江承泽!”

可是乔欢颜已经失去知觉,任由他摇晃也一动不动,凌乱的长发披在他的胳膊上,苍白的小脸带着泪痕,腿上是触目惊心的痕迹,就像一个残破的人偶。

江承泽不耐烦的瞟一眼,直接就把怀里的女人抛开,脸色沉冷的起身,走到窗口抽烟。

缓缓喷出一口烟雾,他俊美极至的脸被夜色笼罩,眼底阴霾交织。

狠狠玩弄了赵向南的女人,可他心里却没有半点报复的快感,反而更加烦躁!

根据调查,这女人的确是赵向南结婚一年的妻子,可居然还是个处。

抬眼瞟了一眼床上的女人,娇小的身体蜷缩在一起,长发凌乱,看着有些可怜。

江承泽在水晶烟缸里拄熄烟头,他想羞辱她,可现在觉得根本就没达到目的。

她朦胧的泪眼,以及细细的哀求声,像是火上浇油,让江承泽一瞬间失控,忘了初衷。

江承泽蹙眉,打电话叫来保姆。

“把这女人弄走,天亮后别让我看见她。”

说完,他大步走出卧室,甩上了门。

乔欢颜是在中午时分醒的,发现已躺在另一间房的床上。

衣服被换过,而昨晚那个恶魔般的男人已经不见。

一个女佣推门而入,“你醒了?”

乔欢颜猛的抬起下巴,“那男人去哪儿了?”

她想杀了他!

“您找江先生?他昨天刚从国外回来,今早就去公司开会了。”女佣说着,指指床头。“江先生吩咐,这个是给您的。”

乔欢颜冷眼瞟去。

床头有一盒避孕药,上面还压着一张白纸,纸上显眼的位置写着一个名字,字体清逸流畅,看来是刻意想让她看见。

江承泽!

“需要帮您联系江先生吗。”佣人问。

“不!”乔欢颜毫不犹豫的吃下药,然后翻身下床,却双腿一酸差点摔倒。

她勉强站直身体,伸手拿过那张纸,在佣人惊愕的注视下,‘刷刷’两下撕成碎片,“告诉姓江的,这辈子别再出现在我面前,否则我不会放过他!”

说完,她忍着身体的不适,快步走出了门。

乔欢颜走出别墅,周围是碧绿的森林,环境十分幽雅。

可是眼前的美景却并没有让她有半分轻松,乔欢颜思考许久终于做下决定,她不能让人知道昨晚发生过什么,只要江承泽不再招惹她,就当自己被狗咬,否则赵向南一定会和她离婚的。

她和赵向南的婚姻,是在她的死缠烂打之下,再加上男方喝多了,才勉强跟她领了证。

婚后,赵向南经常夜不归宿,也根本不碰她。

乔欢颜知道赵向南不爱自己,可她却愿意默默忍受他在外面风流,只希望他有朝一日能回心转意。

这,大概也就是女上司宋诗晴随时在办公室里骂她‘贱货’的原因。

乔欢颜苦笑,真没想到赵向南的情人居然是自己的上司,难怪自从她入职以来,宋诗晴对她十分刻薄,甚至命令她当众跪地擦鞋,原来自己是她的情敌啊。

不过……她在赵向南心里没地位,也难怪宋诗晴看不起。

看着自己浑身的痕迹,乔欢颜没敢回家,打车准备找个酒店冲洗一下。

车子开到一半,手机却响了。

乔欢颜拿出手机,看着来电显示的那个名字,一阵反感。

宋诗晴。

手机像催命似的响着,乔欢颜犹豫半晌,接起手机,“喂?”

刚出声,那头就传来宋诗晴气极败坏的呵斥声,“都几点了还不来公司,不想干就滚,公司不养贱骨头!”

“我今天不舒服,想请假。”乔欢颜一想到昨晚的画面,心里犯堵,不想见她。

“找野男人就找野男人,少找借口装病!”宋诗晴却冷笑一声,“要是你去做人流,或者堕胎,我倒可以准你的假。除开这两件事,你只要没死就给我滚到公司,有好事等着你!”

说完不由分说的挂了电话。

乔欢颜这才想起昨天的服装设计图还没有完成,不得不调转车头来到公司。

刚踏进办公室,同事就迎上来,小声说道,“欢颜你可来了,宋巫婆又在经理面前告你状,晶晶帮你说了句好话,转过头就被她叫进办公室大骂,现在还没出来呢!”

第三章 帮我搞定客户

乔欢颜抬头向主管办公室看去。

“……乔欢颜犯贱,你还帮她?你个贱货!”宋诗晴正对着一个女孩大骂。“现在开除你,工资就别领了。”

“我妈还等医药费呢。”晶晶吓得一下子跪地,抱住宋诗晴的腿哀求。

宋诗情尖叫一声,抬手要打!

‘咣当’

办公室大门被人一脚踹开,宋诗晴一抬头,脸色顿变,“乔……”

“宋诗晴,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乔欢颜两眼怒视着对方,捏着拳头走了进去。

宋诗晴愣了愣,气得一下子站起来,“敢踹我的门,有野男人撑腰是吧,竟敢对我吼!!”

乔欢颜冷冷一笑,“我是正室,的确有老公撑腰,我不死,小三永远也上不得台面。”

看着她的眼睛,宋诗晴竟然一阵心虚,僵立当场。

“宋巫婆老欺负欢颜,今天总算吃瘪……”

“看不出欢颜真厉害,一发威把宋主管都骂傻了。”

门外议论声飘进来,宋诗晴咬牙骂道,“你再得意,爸妈也被撞死,死得好!”

乔欢颜扬手就是一耳光!

满场皆静。

所有人不敢置信的盯着乔欢颜。

平时被宋诗晴指着鼻子骂的乔欢颜,竟然打了主管?

宋诗晴捂着脸愣了几秒,气极败坏的要打回去。

“昨晚的事我知道。”乔欢颜冷冷的一句话,让对方的手僵在半空。

然后转身,向外走去。

“贱人,你被炒了。”背后传来宋诗晴歇斯底里的尖叫。

乔欢颜不回头,“我辞职,工资赏你了。”

一路走到公司外,乔欢颜才浑身一软,强撑的气场刹时消失,一阵心慌。

她扳回一局,可又能如何?宋诗晴可以扑到赵向南怀里告状,而她呢,连个遮风挡雨的臂膀都没有,打落牙齿只能和血吞。

欢颜,你不能输。

乔欢颜给自己打气,可依旧没底气。

手机响了。

乔欢颜接起,“喂?”

那头传来一个冰冷的男声,“你在哪里?”

乔欢颜脸色蓦变。

“过来见我,现在。”男人说,不容拒绝的语气。

乔欢颜的心脏怦怦狂跳。

是他!

江承泽!

她不知道对方怎么会知道她的手机号,可她现在根本不想见他,连听到声音都会觉得惊慌!

她猛的挂掉了电话,立刻关机。

这个恶魔般的男人,她再也不想看见!

身上的痕迹还很明显,乔欢颜只好在酒店洗漱一下,打算回乔家。

至少赵向南问起来,她还能说得出个去处,免他多疑。

傍晚,乔欢颜推开了乔家大门,自从离开孤儿院之后,她在这个家里住了整整十二年。

刚进客厅,乔欢颜便愣住了,“向南?”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扭过头,斯文的面孔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玻璃镜片后是一双不耐烦的眼睛。

“你还知道回来!!”乔父怒气冲冲的冲她吼。

乔欢颜解释,“我上班。”

“上班?”赵向南冷笑,“昨晚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我在家等了你一夜,你去哪了?”

乔欢颜一愣,不知如何回答。

正因为昨晚是结婚纪念日,她才给他打电话,可是那时赵向南明明在宾馆和宋诗晴开房,根本没有回家。

乔欢颜便撒了个谎,“我加班太晚,所以……”

“乔欢颜,你还真会骗。”赵向南讽刺的打断,“家里有监控,显示你一夜未归。”

乔欢颜惊愕,“你监视我?”

“我经常不在家,当然要防你。”赵向南从鼻子冷哼一声,“总算被我逮了个正着,既然你不守妇道,那这张离婚协议你签了吧。”

乔欢颜浑身一颤。

他要跟她离婚?

“向南,我们回家再说。”乔欢颜忙说,她不想离婚。

“我早就腻歪你了。”

“你赶紧给向南道歉!”乔父再次咆哮。

乔欢颜低声下气,“对不起,昨晚的事我会解释的。”

赵向南面无表情的站起,“可我不想和一个荡妇生活,离婚!”

说完,扭头就向门外走去。

“向南……”乔欢颜跌跌撞撞追出去,却只见车影绝尘而去。

乔父阴着脸走过来,“早知道你水性杨花,我们乔家绝不会收养你,就让你死在孤儿院!!”

乔欢颜想解释,可一想到昨晚的事,只能紧抿嘴唇。

“你不能和赵向南离婚。”乔父恼怒,“公司现在入不敷出,我好不容易才说服赵向南投资,要是你离婚,我上哪去弄钱。”

他睨了一眼,“乔家的养育之恩你还没报,要是敢离婚,就别再进乔家的门!”

“知道了。”乔欢颜内心苦涩,低低的说。

她一直以为赵向南的公司亏损,用自己微薄的工资补贴家用,可没想到他给宋诗晴买钻戒,给乔氏公司投资,却不给她一分钱。

“你回家和赵向南跪地道歉。”乔父说着顿了顿,意味深长,“弄点药吃,尽快怀个孩子。”

乔欢颜垂下眼帘,赵向南根本不碰她,怎能怀孕?

走出乔家大门,夜风吹来,冻得她打了个哆嗦。

不知道是风凉,还是心冷。

她几乎用尽所有力气,可是却捂不热赵向南的心。

手机的铃声划破寂静。

看了一眼,乔欢颜欣喜的抓起手机,“向南?”

“你现在过来。”赵向南声音急促。

“好!”乔欢颜想也不想就点头,哀求,“你听我解释,不离婚好吗?”

“你先来,这事以后再说。”

乔欢颜一瞬间有些鼻酸,这男人到底还是在意她的!

此时就算赵向南现在让她上刀山下火海,她也毫不犹豫。

半小时后,乔欢颜按照地址,来到一幢豪华大楼外。

看着门口站着的那些暴露女人,她内心打鼓,可还是走进去。

来到十楼,便看见赵向南等在走廊上。

“快快!”赵向南就像抓到救命稻草,拉着她就往一间包房走,“欢颜,这个合同对我非常重要,你一定要搞定那几个客户。”

说着把她往里一推。

乔欢颜踉跄撞进包房,看见里面是一片狼藉,男男女女搂成一团,有个女人甚至坐在男人的膝盖上,嘴对嘴的喂酒。

她吓得正要后退,却发觉有道目光牢牢盯着自己。

乔欢颜下意识的抬头,顿时愣住。

正中央的黑色沙发上,江承泽一身纯黑西服,双腿交叠的优雅坐着,修长的手指端着半杯红酒,目光戏谑的盯着她。

那完美的菱形唇角,勾出一丝嘲讽的浅笑,俊美矜贵的面容更添一丝神秘。

江承泽薄唇轻启,无声的对她说了一句。

乔欢颜读懂了他的口型,顿时浑身战栗。

‘你逃不掉’

第四章 我对你没兴趣

“这几个人都是我的乙方客户。”赵向南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配合一点,他们才肯签字。”

说着指了一下江承泽,低声叮嘱,“尤其是这个人,只要他点头,合同就十拿九稳。”

说完,赵向南把乔欢颜向前一推,讨好的笑道,“江总,会所里的女人你都不满意,那这个怎么样?”

乔欢颜心脏一刺,原来赵向南居然把她当成陪酒的女人!

“还行。”江承泽轻瞟一眼,语气没什么起伏。

见他没有再拒绝,赵向南终于松了一口气,在乔欢颜耳边低声说,“快去。”

“江总,原来你喜欢这一型的。”一个男人搂着女人笑道,“口味真够刁的。”

江承泽轻描淡写的摇晃着红酒,淡漠开口,“女人,在床上都一样。”

包厢里爆发出一阵放肆的笑声,让乔欢颜倍感屈辱。

江承泽却抬起头,眼神似笑非笑。

和他目光一碰,乔欢颜的心脏顿时漏跳一拍,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猛的转身抓住赵向南的衣袖,“向南,我……我不行,让我走吧。”

她惧怕这个男人,在他洞悉的目光下,觉得自己无所遁形。

赵向南从牙缝里迸出几个字,“你要是走,回去就离婚。”

说着,把她拉到江承泽面前,赔笑说,“江总,这是新来的,不懂规矩。”

接着就把她朝前推。

乔欢颜站立不稳,一下子坐到江承泽的怀里,条件反射般推开男人,立刻站起来。

“乔欢颜!!”赵向南的目光里喷着怒火。

“我……”乔欢颜颤抖的说了一个字,就被江承泽淡淡的声音打断。

“算了,我也没多大兴趣,让她陪别人吧。”

乔欢颜顿时如蒙大赦,连忙逃离。

看着她慌不择路的背影,江承泽的黑眸里掠过一丝冷笑。

她真以为,能逃出他的掌心?

二十分钟后,乔欢颜已经被迫喝下了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蚀骨承欢》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