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大红棺》小说

《大红棺》小说

小时候不懂事在坟头戏耍,招惹了不干净的东西,一起的小伙伴接连出事,爷爷为了救我..... 戏坟头,招鬼债,大红棺,上鬼妆,遇河鬼,这是一个灵异的世界,胆小慎入!

第一章 尿坟头

在农村,有很多的禁忌,有些事千万不能做,不然会惹来大祸。

小的时候在乡下爷爷家没有什么玩的,不是抓泥鳅,就是跟着一群小伙伴们去山上玩。

那时候胆子大,也不知道怕,整天和一群小伙伴在村边上的坟山中转悠。

有一次刚好在一座石棺上休息,憋不住尿,就将尿撒在了石棺前边的坟头上,这一尿就惹出了祸。

后来,几个小伙伴先后出了事情,要么一睡不醒,要么疯疯癫癫。

我那时候很害怕,但又不敢跟家里人说,直至有一天晚上,我做噩梦了!

梦中,我梦到小伙伴们跟着一个女人来找我,二话不说上来就打我,然后就要托我走,我一下子就吓醒了,心中越想越害怕,抱着爷爷就哭,也不敢隐瞒了,把尿坟头的事情还有梦到的东西,都跟爷爷说了一遍。

爷爷听后大怒,连夜就给我爸妈打了电话,第二天一大早,我爸妈就来了。

我记得那天雨下的很大,爸妈来了之后,爷爷穿上蓑衣就出门了。

回来的时候,他脸色很难看,拿起剪刀剪了我的指甲和一些头发,放进了一个红纸包中,转身又出去了,一直到傍晚才回来。

回来后,爷爷把我爸妈叫了进去,没一会儿我就听到了妈妈的哭声,

等他们出来后,爷爷从兜里拿出了一块玉给我戴上,就让爸妈带我走了。

那天晚上,回到县城家里,我又做噩梦了,还是那个女人和小伙伴,他们依旧追我,我努力的跑,努力的跑,然后就跑到一条河里,再回头的时候,那个女人和小伙伴就不见了。

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有做过噩梦,爷爷也很少让我去乡下,想我了,就来我家里看我。

至于那些小伙伴,我没有再见过,问过爷爷,爷爷决口不提,久而久之,这个事情我也忘记了。

此刻,我坐在一庙宇前,看着爷爷留给我的遗嘱。

是的,爷爷走了,走的时候很安详,临走的时候,把这遗嘱交给我,嘱咐我在他头七后到后山的龙王庙里再看。

遗嘱中,爷爷再次提到了当年的事情。

我和小伙伴当年尿的那个坟头,是一个女人的坟,她生前很悲惨,所以死后有怨气,平常没人罪她,她也没理由害人。

但我们这一尿,给了她理由,所以她带走了另外几个小伙伴。

爷爷之所以不提这事,是因为他们后来死了。

而我,本来也要被走的。

我活下来的原因,是爷爷冒雨去后山龙王庙给我定了亲。

说我二十四岁的时候,会有一个女孩拿着一个红纸包来找我,叫我千万不要拒绝,不然小命难保,因为我惹了鬼债,而这鬼债,我并没有还,只是被那个女孩挡住了,如果拒绝女孩,就没人给我挡鬼债了,到时候女鬼还会来找我。

至于那个女孩,就是龙女,让来去龙王庙,就是拜拜自己的岳父岳母,跟他们先见一个面,然后打扫一下。

我看到这里,心中苦笑,摇摇头,受了十几年的教育,无神论,深入我心,也就爷爷那一代的人才会那么迷信了。

想着,我看了看庙里的神像,拿出火机给遗嘱烧掉了,转身就走了!

之后,我跟爸妈在村里呆了几天就离开了,因为公司那边出了事情。

刚回到我工作的城市,老总就给我打电话,让我立马赶往工地,说工地那边死了人,现在警察在那边处理。

我应了声之后,就往工地去了。

到的时候,工地上围满了人,几个工地保安看到我过来,就带着我去了办公室。

而此刻,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年轻的女警,是这次案件的负责人林琳。

简单的客套后,我了解了一下大概。

好像是有工人从楼上掉下来了,而死前,这工人和人是发生争吵的,现在那些人不见了,她需要我提供相应的资料。

我对于这些事情也见怪不怪,我从大学毕业就接触地产行业,能干到现在这个位置,自然有自己的本事。

目前事情还不了解,肯定不能瞎说,就跟林琳打了一下太极,说资料肯定会给她,但自己刚接手这个事情,需要时间来查一下,一定会全力配合她。

林琳这人似乎有些高冷,听完后点了点头,说等我消息,不过现在天色晚了,尸体晚上可能要留在这里,晚上让我们保护一下现场,明早他们就来做现场尸检,这样可以保证现场不被破坏。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想要拒绝,因为这不符合规矩。

可没等我开口,林琳二话不说就走了,我叫她她也不搭理我。

无奈,我只能叫来保安队长,让他去和工地工人说,让他们晚上不要靠近那片区域。

交代了之后,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多了,刚想出去的时候,保安队长老陈拉住了我,那脸上有些犹豫。

我就问他怎么了,让他有话就说。

老陈就开口道:“小吴总,有个事情我要提醒你一下,这工地原本不是咱们公司一家承包的!”

“对,这个事情我知道,这个项目很大,几年前是让几家公司来分开建设的,只是后来因为资金问题,另外几家不干了,咱们公司前几个月有钱,就将整个动工权拿了下来,我来的时候看了资料的,这有什么问题么?”

我说到后面,问了一句。

就见老陈头舔舔嘴,回答道:“问题是没问题,但有件事你不知道,其实这块地几年前就已经动过工,开工的时候,是咱们几家公司一起动的手,刚动工那天就挖出了一具大红棺,这件事,我想你不知道吧!”

他这话一落,我人一愣,眼神有些古怪,皱眉道:“有这事情?”

“嗯,当时这个事情闹的还挺大,因为干这个的讲究一个开头红,下地就挖出棺是不吉利的,尤其是那些工人,都挺迷信,就不干了,当时咱们公司和其他几家公司没辙,只能重金请了另外的工程队,但很快又出事情了,死了不少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陈语气有些阴沉。

“死人?这个事情资料上没记载啊?”

“这肯定不会上资料啊,要不还会有工人来干么,其他几个公司不要这工程也是因为这个,据说,这块地以前是一个村子,村子发生过一个大惨案,后来村子里的人就搬走了,好像是因为闹鬼,前几年死的人,我听说也是被鬼勾了魂才死的!”

他说到这的时候,门外突兀出来一阵风,把开着的门给关上了。

这砰的一声给我和老陈吓了一跳。

缓了缓情绪,我看了看门,回头看老陈,这家伙有些哆嗦,再回忆老陈的话,感觉有些荒谬,就对老陈道:“老陈,年纪大了胆子你也小啦,就一阵风而已,还有,你也是公司老人了,这一次调你来这里,是我申请的,工资都给你翻了倍,这些话你别再说了,对公司影响不好,传到老板那里你可要遭殃!”

“我这不是怕么,今天出这事情,刚才就有工人嘀咕,工头还找过我,问我要不要做场法事之类,说他们和工人可不敢在这边呆着,太邪门,毕竟当初那个事情外人不知道,他们干这个的,可都知道一些,我知道你是知识分子,不相信这些,可有些东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老陈说到这里,语气有些严肃。

我听到这里,长出了一口气,对于我来说,这纯属无稽之谈,这几年在公司我也接手了不少项目,也碰到过一些奇怪的事情,但最后都只是工人自己吓自己。

这一次这个工程开工,老板点名让我干,我是很高兴的,因为这个工程绝对是大工程,只是开工的时候,爷爷过世,我就耽搁了一下。

至于今天的事情,我感觉纯属巧合。

想了想,我对老陈道:“老陈,这个事情你还是不要再提了,这个工程对公司很重要,你去告诉几个工头,别有什么花花肠子,有什么话到我这里说,不是说闹鬼么,刚好,我这几天有空,就待在这儿陪着你们,要出事也是从我开始,晚上,我就不走了,陪着大家在工地,你去把话传一下,顺便让火房那里明天多烧几个菜,我和几个工头碰碰面!”

我这么说,老陈还想说什么,我又出声道:“我今天很累了,还要看资料,你也别多想了,出去忙吧!”

见我这么说,老陈似乎有些无奈,点了点头出去了。

看他离开,我摇摇头,看着办公室的文件呢喃道:“哪来这么多鬼,要真有鬼,我是负责人,要来也来找我啊!”

说完后,我在椅子上坐下,看起了资料,这几天耽搁了,一些材料报表要仔细看看。

这么一看,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可能是赶回来太急,人有点疲乏,就靠在椅子上休息。

刚按自己的太阳穴醒神的时候,老陈进来了,我问他工地怎么样,他说大家都睡了,来办公室休息一下,这里离着案发现场近,有什么事情也可以及时过去,还能看着那边!

我也没多话,让他在办公室沙发上休息一下,他就躺到了沙发上睡了起来。

随即,我继续看报表,看着看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趴在桌子上也睡了过去。

这一觉,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到老陈坐在我办公桌对面在化妆,我还笑他发什么神经,一个大老爷们化什么妆。

可我刚说完,就发现老陈边上多了一个红袍女人,他上去就掐老陈的脖子,我一下子急了,起身就要去拦。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轰鸣声突兀响起,我人一个激灵,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连忙看向对面,哪里有老陈的身影,暗出了一个气,原来只是一场梦!

再看沙发,老陈已经出去了。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摸了摸肚子感觉有点饿,就起身去火房,因为工地的吃饭时间都比较早,这会儿应该有吃的了。

伸了一个懒腰,我出门去了火房,刚过去的时候,火房阿姨还在做菜,见我过来她转头看向我。

然后,她脸色就变了,指着我哆嗦道:“你,你是谁!”

我刚坐下想拿筷子,听她这么说,微笑道:“我啊,是这个项目的负责人,阿姨,你放心,不是来白吃的!”

“不,不是,你的脸,你的脸!”

这阿姨说着就往后退,脸上满是恐惧。

我看她这模样,感觉不对劲,连忙拿出手机,开了自拍模式,当看过去的时候,我吓的直接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第二章 祠堂红棺

下一秒,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心中惊骇。

刚刚看到的那张脸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红妆艳抹,这个词汇从我的思维中冒出。

看向手机,我有些犹豫,缓了缓情绪,摄像头再次对准自己。

只见屏幕中,我的脸上化着浓厚的妆容,仔细看,这是女子的妆。

咽了咽喉咙,再看向烧饭的阿姨,她这时候后退,眼神古怪看着我。

我没多话,起身就往办公室那边跑。

等进了办公室我立马关上了门。

一进门,我就翻柜子,但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看到化妆品之类的东西。

坐在办公椅子上,我心中后怕,难道真的闹鬼?

不可能的,这世界上不可能有鬼魅。

这么想着,我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当安静下来的时候,我想起了昨晚的梦。

依稀想起老陈昨晚坐在我面前化妆,难道说,我昨晚不是做梦,是真的,是老陈给我化的妆?

不行,得找老陈问个清楚。

这么想着,我先将脸洗了个干净,出门就往工地值班室那边过去。

等到了值班室门口,就看到房门紧闭,透过窗户往里面看,老陈在睡觉,心里不由一阵火大。

因为工地上的铁器设施比较多,难免会有一些有小心思的人,所以我们公司才会在工地设立保安部门,为的就是看住铁器设施,而这里有三个保安,一般都是轮着值班的。

昨晚老陈到我这里休息过,现在应该是他值班,这会儿看他睡觉,加上我身上的事情我认为和他有关,所以有点生气。

当即,我敲了敲窗户,可老陈一点动静都没有,人一下子更火了,到了门前就踹。

但踹了几脚,里面的老陈还是没有反应。

我喘着粗气,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再透过窗看老陈的时候,老陈还靠在椅子上大睡。

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刚好这时候有几个工人走过来,我连忙上前喊了他们,给他们看了工作证后,他们开始撬门。

当门打开的时候,里面传来一股古怪的味道,好像是水臭味。

我没多想,过去就摇老陈,可摇晃了几下,老陈依旧没反应,而且他身上满是水,好像跳进过河里一样,湿透了.

当即,就有工人上前探他的呼吸,下一秒,这工人脸色大变,吓的后退,看向我道:“吴总,老陈死了!”

我听到这话,人吓的一个哆嗦,连忙松开老陈。

再看老陈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感觉老陈的嘴角在笑。

我二话没说,就跑出值班室,哆嗦的给林琳打了电话……

大概半个小时后,在办公室中,林琳坐在我的对面,我没有隐瞒,将昨晚和老陈接触,还有老陈半夜来我这里睡觉的事情都说了一遍。

说完后,林琳眯眼看着我:“没别的了?”

“没别的了,早上的事情刚才在值班室我已经跟你说了,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说着话,心中恐惧,想着老陈昨晚对我说的话,我现在有点信了。

想着呢,林琳开口:“那行吧,案件我们会处理的,不过今天你得待在这儿,哪里都别去,等会儿法医就会过来验尸体,你提供的情况,我们也会去查实,你先好好缓缓情绪吧,我看你的精神不是太好!”

她这么说,我也没多话,点了点头,随即林琳出了办公室。

等她走后,我坐在办公室里,是越想越不对劲,就给老总打了一个电话,刚接通,没等我开口,老总在那边出声道:“小吴,你那边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集团的公关部会去处理这些事情,你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支开那些警察,立马去工地后面,那里有一座没拆的祠堂,里面有一口大红棺,将它烧了,记住,一定要看着它烧完!”

我听到这里有点蒙,下意识问:“赵总,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个不是你问的,你只要照着做就行了,给我把事情办好,办好之后,这个工程你不用跟了,我这里给你准备了一笔钱,你拿钱好好去玩,回来之后,我会拿其他项目给你跟进的!”

说完,那边就挂了。

我听着盲音,久久没有回神。

我不傻,赵总刚才声音中有着焦急,看来这里面真的有事情。

没多想,我起身就往门外走,出来的时候,林琳他们还在处理事情,我转身就去了工人宿舍,叫了几个工人就往工地后面赶。

等到了工地后面的时候,我看到了一间残破的祠堂,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我感觉到了这里,周围都阴冷了许多。

看了看身后的几个工人,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破败的木门,看进去的时候,就看到破败的祠堂中停放着一口大红棺。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口红棺的时候,我本能的心中恐惧。

回头看身后的工人时,他们脸上都有着不自然,其中一个壮实的青年开口:“吴总,干这种活啊!”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么,就是让你放把火烧了它而已,拿汽油,烧了之后,答应你们的钱一分我都不会少!”

我看着他严肃说着。

这工人听后,眉头微皱,最后咬了咬牙道:“你记住你说的!”

然后他招呼另外几个工人,提着汽油就进去了。

就见他们往那大红棺上浇汽油,大概几分钟后,一个工人拿了火,他刚要点火的时候,祠堂正厅忽然就塌了。

没有一丝前兆,我几乎看着这几个工人被淹没,人彻底呆愣。

好几秒,我才反应过来,冲上去就要救人,可这时候天空阵阵雷声响起,我看向天空的时候,雨滴快速落下,很快形成了大雨。

瞬间,我人被淋湿,刚抓住一块木板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大石块,看过去的时候,这是一个石龙头,刚想移开的时候,天空一阵闷雷做响,我吓了一跳,人下意识后退。

当我再想上去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呵斥声:“你在干什么!”

回头一看,林琳带着七八个警察站在外面,我一看到他们,立马开口:“快,快救人,好几个工友被压在了下面了!”

我一说完,林琳脸色就变了,二话没说,就冲了过来,对着身后人喊:“还愣着干什么,救人啊!”

然后几个警察冲了上来,我也没愣着,跟他们一起开始搬东西。

大概十几分钟后,我看到了那几个工友,只有一个工友活着,他手上死死抱着那颗我看到的石龙头,身子在颤抖,哆嗦道:“鬼,有鬼,有鬼啊!”

第三章 红棺来历

我听到他的话,连忙上前,瞪眼问:“鬼,什么鬼,鬼在哪里!”

下一秒,那工友回头看向大红棺,我看过去,其余的工友,一个个都趴在大红棺上,全身出血,鲜血从红棺上下落,仿佛在冲刷之前浇上去的汽油。

而这一幕让我彻底崩溃,因为我们是来烧红棺的,但现在他们的姿势,是在保护红棺。

仔细看去,其中一个工友右手被砸烂,那手上拿着火机,再看他的脸,眼睛瞪大,满是恐惧,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想着呢,林琳这时候走到我边上,她此刻十分的狼狈,对我冷冷道:“这个事情,你们公司要给我们合理的解释,我们也会取证,现在,你先离开现场,这里我们的人会接手!”

说着话,她招呼人去抬受伤的工友,我什么话都没说,因为我已经蒙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来的。

刚走过一块泥地,想要去工地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老人,他手上拿着一把黑色的伞,目光怔怔的看着祠堂那边。

我从他边上过去的时候,他忽然出声:“祠堂龙头都掉了,大凶,大凶啊!”

听到这话,我顿住了,连忙看向老人,刚好这时候老人也看向我。

只见他满头白发,满脸褶皱,但那双眼睛却跟鹰一样锋利。

见我看来,他忽然一笑,对我道:“小伙子,赶快离开这里吧,你想烧它,它已经知道了,本来你是不相干的,但你这么做,给你自己招了祸,快点跑,能跑多远

跑多远吧!”

我听他这么一说,立马问:“它?它是什么东西!”

“河鬼,只有龙可以镇住的河鬼,你闯大祸了!”

老人说完,摇了摇头就要离开,我听着他的话,上去一把抓住了他。

“大爷,您说什么,您仔细说说!”

“我说了,你会信么?”大爷看了我一眼,淡淡开口。

这要是换成昨晚,我肯定还不信,但就一天不到的时间,死了那么多的人,我就是不信也不行了,因为这些事情里处处透露着诡异,尤其是我早上的妆,我现在想想都感觉后背发凉。

当即,我回答:“我信,大爷,我要知道里面的事情,希望您告诉我,我,我怕!”

说到后面,我也不装了,因为现在我是真的怕。

见我这么说,老大爷看了看周围,出声道:“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来吧!”

说着话,老大爷迈步就往边上一条小道走,我也没多想,跟在他身后。

大概七八分钟后,我跟着大爷来到了工地后方河边的一处老房子里。

看着破旧的老房子,我有些诧异,因为工地开发,周围的住户都已经搬走了,这个大爷怎么还能住在这里。

想着呢,大爷招呼我坐下,他自己则坐在一把太师椅上。

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他缓缓道:“不要奇怪,这个房子不影响你们工程的建设,我自己跟你们老总说过了,他同意的!”

我听到这里,眼神有些古怪。

“您认识我们赵总?”

“你说二娃么?”大爷说的时候,脸色有些阴沉。

我有点楞,问“二娃?”

“对了,这是那小子的乳名,你不知道也不奇怪,你口中的赵总,就是我的孙侄子二娃,他就是这个村子出去的,可是这个小子不成器啊,做生意把主意都打到了老家这里!”

大爷说着,似乎有点气愤。

我有点吃惊,这个事情我还真不知道,赵总竟然是这里的人。

想着呢,就见大爷舔舔嘴唇道:“好了,这些先不说了,小伙子,你不是想知道大红棺的事情么,说起来,这是天意,该你碰上了,你躲也躲不过去,事情我就跟你说,至于你能不能保命,就看你自己了!”

大爷说到后面的时候,我问:“大爷,真的那么严重?”

“只有更严重,我这还是往轻了说,你先将你遇到的事情,具体跟我说说!”

见大爷这么说,我也没有隐瞒,将昨晚到早上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等我说完后,大爷皱眉:“你确定早上你脸上化了浓妆?”

“对,是那种女人的妆,我可以确定我办公室没有化妆品,大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有些焦急,心里满是老陈和几个工友的事情,因为我不想跟他们一个下场。

听到我的话,大爷看着我眯眼,随后开口:“小伙子,你能活着真的很出乎我的意料,我知道我这么说,你是不理解的,就先和你说说这大红棺的来历吧!”

我见他这么说,没有接嘴,听着他说下去,之后,大爷跟我说了一个故事,听完后,我后背发凉,额头冒汗。

按照大爷的言语,大概在两百多年前,这赵家村还是一个小渔村,坐落在河边,与世无争。

虽然说大家的生活不是很富裕,但还算安宁。

但在一个盛夏夜晚,小村子的宁静被打破。

事情的起因,是村子里来了两个外人,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女的美丽。

当时他们来的时候,男人身上是有伤的,村里人虽然害怕,但最后还是救助了他们,不仅治好了男子的伤,还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小屋子居住。

那阵子,村民们隔三差五就给这男女送饭,这对男女对村民那是感激不尽,千恩万谢。

伤好了之后,男子带着女子去了村长家,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他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跑到这里,是因为自己外出游玩的时候遇到了仇家,被一路追杀,才逃到了这里。

现在伤好了,他想回家,顺带好好感谢一下大家。

当时,他就拿出了不少银票给村长,那老村长朴实,没有收,男子和女子不好意思,最后女子说给他们唱一出戏好了,说她自己原本是一个角。

恰好,老村长就好这一口,毕竟那时候大家对于戏曲还是很喜欢的。

所以这个事情就定下了。

之后,男子和女子很用心,毕竟是感谢村民的,男子就花钱请了一个戏班子过来,同时拿钱给了村里不少青年,麻烦他们去外面买一些酒菜,看戏的同时宴请他们吃饭,略表心意。

问题在这时候出现了,村里的老人们不要钱财,并不代表所有人都这样,比如帮男子去买东西的青年们,他们一开始认为这对男女是落难鸳鸯,哪里知道他们有这么多的钱财。

想着他们平日里的帮助,并没有得到实质的回报,这些人心里就不舒服了。

就在宴请他们的当晚,当酒足饭饱戏曲结束后,几个酒劲上头,心中怀揣着不满的青年,潜入了男子和女子的房子里。

而青年和女子,对于帮助自己的村民们是没有任何防备的,没有发生一丝的搏斗,男子就被几个青年杀害了,而那个女子,因为长的漂亮自然也没被放过,先是被几个青年侮辱,而后杀害!

就这样,原本一场大义恩惠的事情,变成了一起惊天杀人大案。

也许是酒醒了,几个青年在做完这些事情后也怕了,慌忙离开了现场。

等到第二天的时候,老村长等人来送行,可等了半天都不见男子和女子出来,老村子就敲门,可敲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回应,就让人撞开了门。

等进去后,来送行的人们都吓蒙了。

房子内,男子脖子断裂倒在地上,一边的床上,女子嘴巴被一块布捂着,身上盖着一件戏袍,眼睛瞪的老大,满脸惊恐,死不瞑目!

这一件事,无疑是惊天的,毕竟在这小渔村里,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老村长一开始以为是男子的仇家找上门了,根本没往村子里的人想,就要报官。

可就在他要派人去报官的时候,有一个胆大的村民看了看男子的伤口,发现这伤口很像他们村子的鱼爪勾造成的。

老村长听后,立马去翻找男子身上的财富,发现之前给他的银票都不见了,这一下他立马明白了过来,气的大怒,但就是这么一气,导致他急火攻心,人当场就倒地了,不省人事!

而他这么一倒,村民们没了主心骨,发现这个问题的村民,就将自己发现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一下,村民们都怒了,但愤怒的同时,大家都在考虑自己家的孩子是否参与了,一个个就沉默了。

最后,大家商量了一番,将男子女子风光大葬,至于是谁,他们就没有去查了。

就这样,一件惨绝人寰的命案被一群自私的村民掩盖。

那些杀人者知道后,也是长出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村长醒过来,他醒过来后,立马问男子和女子的事情,村民们将大家商量后的结果告诉他,村长差点没再气倒,怒骂说一定要查清楚,却遭到了村民们的反对。

老村长知道他们的想法,一气之下,就要去报官,可却被村民们拦了下来,一个个村民就给他下跪,说都是村里的娃,犯了错是有的,要是被抓走可是要掉脑袋的。

老村长这一下也心软了,被村民们逼的没办法,只能同意了下来,但杀人者必须找出来,让他们去坟前磕头认错,也必须严惩。

很快,杀人的几个青年被找了出来,老村长将他们吊打了好几天,并且,在男子女子下葬的时候,让他们给他们磕头认错,将拿到的财物也归还回去,还搜罗了不少村里的值钱东西放入棺中,算是赔罪。

就此,这个事情算是告了一个段落,村里人都以为这个事情结束了,但没想到,这是噩梦的开始。

就在一个月后,那是一个大雨的夜晚,几个杀人的青年忽然疯了,他们拿着利器疯狂杀害了自己的家人,在杀人之后,统一到了女子和男子的坟前自杀。

这事情一发生,老村长就知道不好了,肯定是那男女的冤魂来索命了。

想着村民们的处事方法,他预料到事情还没结束,就带着活着的村民们去坟前认错,可给男女坟头上香的时候,那香根本点不着,这说明男女冤魂拒绝他们的认错,这一下老村长急了,事已至此,必须要解决,不然村里的人还得出事。

无奈,他让村民们凑了钱请了一个术士回来,将事情跟术士说了之后,术士一开始不想接这个活,但架不住村民们的请求,只能答应下来,毕竟都是人命,村民们说起来也是无辜的。

之后,术士跟男女鬼魂谈判,但很快被拒绝,无奈他只能出手,在一番大战后,男鬼被打散,女鬼被抓住。

本来术士是想打散女鬼的,但想想还是留下了她,怕自己惹下太多的因果。

在跟老村长商量后,老村长同意了下来,说是自己村里的人犯错,之前就当还债了。

那术士见老村长这么说,心中也是甚是欣慰。

为了以防他走后女鬼再次作乱,他推算了一下女鬼的五行,说她五行属火,不能土葬,得葬在水里。

但因为两者相克,为了不伤及女鬼的魂魄,还要用红棺包裹,护佑她魂魄不散。

老村长听后,想都没想就让村民们去办了,可就在一切事情结束后的那天晚上,河里出事情了。

还好术士没走,他过去看了之后说女鬼怨气太大,鬼魂发生了质变,从一个恶鬼,成为了一个河鬼,建议老村长立马将她消灭,不然会有大祸。

可老村长心怀愧疚,说到底是自己村子的人做错了事情,杀害了他们。

现在已经打散了一个男鬼,再打散一个女鬼,他于心不忍。

就请求术士能不能想个办法。

术士无奈,只能答应,告诉村长,水中有神,为龙,如果不杀死女鬼,就必须要龙像镇压。

同时,术士告诫老村长和村民们,一旦龙像镇棺,那么龙像就不能再移动,村子周围的山脉也不能动,因为他用的是一个风水阵,结合起来镇压棺中河鬼的,一旦风水变化,就压不住那棺中女鬼了,这要是女鬼怨气散了还好,不散的话,会死很多人,还会殃及无辜!

老村长那时候也犹豫,但最后还是咬牙应下了。

就这样,在村子的河边多了一座龙雕像,从那之后,村子恢复了安宁。

这个事情,从老村长这一代也就传了下来,可到了大爷这一代后,下一代的子弟根本不信这些玩意。

加上城市在开发,周围的风水就被破坏了。

前几年,整个村子搬迁,村子里的人先后离开,大家将这个事情彻底忘记了,只有老大爷记得这个事情,他为此找过赵总,赵总根本就不听,将龙像给打破。

就这样,前几年出了事情。

为此几家公司花了不少钱平事封锁消息,同时,将大红棺挖了出来,放到了村子的祠堂里,找了几个术士重新布置了一个小阵法,算是勉强安宁了下来。

之后,工地停工,这个事情也就慢慢被人淡忘,但不知道为什么,前阵子工地再次开工,老大爷知道后,就去找了赵总,赵总说这个事情他会办,让他别急。

而这些事情,赵总从始至终都没有跟我说过,才酿成了现在的大祸。

想到这里,我心中惊恐,问老大爷:“大爷,那我会有什么结果!”

“你还记得你说的女人妆容么,那是鬼妆,当年只要有人人上了鬼妆,一定是先疯后死,这是村里老人说的,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没事,但今天你想烧棺,那河鬼肯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了,真是造孽啊!”

大爷说到后面叹了一口气。

我听到这里立马急了:“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大爷,我求求您,我不想死啊,我也不是故意去烧棺的,是赵总让我烧的啊!”

说到后面我都要哭了,看着老大爷开口。

“唉,办法倒是有一个,不过那很荒唐,是当年那术士说的,说要是找到一条龙,那这个女鬼就会被彻底的镇死,因为她成了河鬼,河中鬼不服地府管,不服天教,只有河神能对付她,而河神在我们华夏就是龙,可这玩意,天地间哪里有啊,再说就是有,也要能找到才行!”

大爷说到后面摇头。

我听到这里,彻底的懵了,找龙?

这怎么可能!

第四章 冲着我笑

这一下我急了,立马开口:“大爷,还有没有别的办法,我本来连世界上有鬼都不信,怎么可能找到龙啊!”

见我这么说,大爷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我道:“没有龙,找家龙王庙吧,能躲多久躲多久,不然,我怕你今晚就小命难保!”

他说到后面的时候,一脸严肃。

而我一听到龙王庙,脑子里立马想起了老家后山的龙王庙,再看看时间,刚好下午两点,赶到家里还来的及时。

顿时对着大爷道:“大爷,您说真的?”

“嗯,只要有龙像的地方,这河鬼就不敢造次,她是水鬼,不敢得罪水神的,现在,你也只有走这条路了,先保住你自己的小命!”

大爷这么说,我连忙点头,没有过多耽搁,跟大爷告别,我就往工地跑。

可走到一半的时候,我想到了林琳的话。

之前烧红棺死人,她不让我出市了,这要是回去被她碰到,肯定不会让我走的。

想到这里,我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足足跑了几十分钟,我才来到一条马路上,一路狂奔,等进入街道,我就去了十字路口,拦下了一辆的士上车就报了地名。

下一秒,一个中年大叔回头,看向后座的我道:“小伙子,这么远,价钱可不便宜啊!”

“钱都好说,快点就成,我赶着回家,钱我给你一千,一千够了吧!”

我情绪有点激动,对着中年大叔出声。

他见我这么说,没再二话,直接发动车子往大道驶去。

一路过来,车内无声,我跟这大叔并没有交谈,脑子里满是昨晚到今天的事情,尤其是大爷说的话,在我脑海里不断回荡。

心中对于赵总不免有了一丝愤怒,他这是将我往火坑里推啊。

想着呢,手机这时候震动,我看了一眼,是赵总的电话,心底的怒火一下子升起来了。

一接起来,就听赵总在那边开口道:“小吴,你去哪里了,那个办案警察一直在找你呢,还有,你是怎么办事的,烧个棺材你都能给我烧出这么多事情来,你还能不能行了,啊!”

我一听这话,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回答道:“赵总,这烧棺材为什么烧出这么多事情你不知道原因么?你可真够毒的,自己不来烧,让我烧,我现在都被你害死了!”

话落下,那边的赵总显然一愣,随即咆哮道:“你怎么跟我说话的,明明自己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现在还来责怪我,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对,我是不想干了,有命赚钱也要有命花,你这个王八蛋,明明知道里面那么多事情,你竟然不跟我说,你这是坑我,活活坑死我,不对,你还坑了那些工友,还有老陈,他们都是你害死的,你这个无良奸商!”

下一秒,我彻底怒了,他自己知道这种事情,还让我干,害我惹上了那河鬼,现在还跟我大吼大叫。

要是别的事情我忍忍也就算了,但现在关乎我的命,我怎么还能惯着他。

而听我这么一吼,赵总的声音忽然就降低了下来,在那边出声道:“是不是谁跟你说了什么!”

“是的,而且是你的长辈,二娃!”

我这一下彻底放开了,反正都得罪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话落下,赵总那边传来了嘈杂声,几秒后,他开口道:“你刚才叫我什么,跟你说事的人是谁!”

“你说是谁,那个人叫你孙侄子,赵总啊赵总,你够可以的,这些事情你从来没跟我说,现在我没时间跟你算账了,我得保自己的小命,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把我在公司的那点奖励尾数打给我,至于这活,我也干不下去了,人家干活赚钱,我干活要赔命,太不划算了!”

说到后面,我就要挂电话,可这时候赵总在那边急忙道:“小吴,你等等,你别急,你刚才说跟你说这些事情的人是谁?他叫我孙侄子?”

“嗯,是一个老大爷,算起来是你的长辈,住在工地的河边小屋子,说不影响工程,你自己允许的!”

我没好气说了一句。

刚说完,就听赵总在那边开口:“你说什么胡话,那工程多重要你不知道么,还有,我确实是赵家村的人,但我告诉你,村里已经没有一个人了,你说的那个房子,如果我没记错,应该是停尸间,那是当时另外几个公司拆剩下的,至于你说的长辈,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我大爷爷,可他老人家几十年前就死了,怎么可能还跟你说话,你小子白日见鬼呢!”

短短的话落下,我人彻底蒙了,下意识道:“赵总,你别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我这边还有不少死去长辈的照片,不信你自己来看,臭小子,自己被鬼迷了还不知道,跟我在这吵呢!”

赵总说着,我后背发凉,那我之前看到的是什么,是鬼?

想着,我咬牙道:“那我问你,红棺里有河鬼是真的吧,出来会害人是真的吧!”

“对,这是真的,但这只是我们赵家的传说,有没有这事都说不定呢,你在这瞎起什么哄,我可警告你,你不干归不干,但这种事情你少拿出去编排,要是被我知道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至于你去哪里,我可不会关心,就这样!”

说完,赵总就挂了电话。

我听着盲音,人久久没有回神,回想之前和那大爷的一幕幕,我全身毛骨悚然,如果真的是赵总说的那样,那我也太倒霉了一点吧。

这一下,我是真的迷茫了,不知道该相信谁。

最后,我想到了老陈和工友们的死。

不管听谁说,我自己看到的是真,还是先去龙王庙安全一点,哪怕赵大爷是鬼,他也没害我,要是想害我,我根本就出不了那屋子。

想到这里,我坚定了几分,怀揣着恐惧,我看向窗外,看着天色渐渐变黑。

也许是高度紧张的缘故,人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而这一觉,我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穿着红衣戏袍的女子在我身后追我,我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当跑到河边的时候,这女子忽然站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这一幕很熟悉,回头看去的时候,我看到了一张惨白的脸,她的双目没有眼黑,正冲着我笑,吓的我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刚醒来就感觉胸前一凉,手下意识摸向了脖子上的玉,不知道为什么,抓着玉的时候,我莫名的心安!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大红棺》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