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恐怖小说 > 《早安,莉丽斯》小说

《早安,莉丽斯》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09 作者:Jason 发表评论

《早安,莉丽斯》是一本灵异恐怖小说,主要内容:你可曾失去过心爱之人,我是说那种与你共同长大朝夕相处已经深入到你精神世界之中的人。

免费试读章节一 活在过去

已不会再有那样的月夜。

以迷离的光线,穿过幽暗的树林。

将静谧的光辉倾泻。

淡淡地,隐约地照出我恋人的美丽。

普希金《月光》

我不相信任何人,至少近十年里是这样。

我不太爱照镜子,因为我怕看到自己的样子和记忆里差的悬殊。

他们建议我该去晒晒太阳,这样就不会怀疑我看起来有轻微的白化病了,但是哪位白化病患者是晒太阳好的呢?对了,’他们'是指我的医生和护士。

如果说人的一生中有一小部分时间是在记忆中度过的,那么我正活在过去,今时今日的每分每秒又与我何干?我不介意再一次从头开始回顾那些记忆。只是这次,我该将记忆渗透到最浅显的话语中,我希望我

的爱也同样返璞归真......

那天下课铃一响我就被拉了出去,这半个月来都是如此,我最好的朋友格罗瑞亚正急匆匆的拉着我跑到足球场旁的一条长椅上。

"他会经过这里,拿着足球。M

格罗瑞亚口中的人是刚来这里没多久的转校生拉法尔,我闭上眼睛无奈的对她说:

"亲爱的我还没来得及把书包拿出来。""等一会!看,他过来了!〃

她用眼睛示意我他的方向,那一刻开始她肾上腺素开始飙升从她充满红晕的脸上就不难看出。我顺着他的方向瞥了一眼,接着将视线转移到眼前的一块儿草坪上等待着他的经过。

"我希望他能变成一只大雁飞过来!"

我小声对格罗瑞亚说,她皱着眉看了看我手中的本子。

"你就这么急着记那些破东西? 破东西?这也许是我能展示给你的最高尚的思想了。〃我举起手中的本子纠正她对于我富有创造力的蔑视。

"嗨姑娘们!"

拉法尔拿着足球走过来打招呼,他穿着白色的球服白色的袜子白色的球鞋一尘不染。

"嗨拉法尔!今天过的如何?"

格罗瑞亚热情的语调快要把我融化了,我不知道拉法尔此刻是不是同我的感觉一样。

"挺不错的,只不过,我和朋友有约在先,真是抱歉不能陪二位继续聊下去了。"

他指了指远方,无能为力的看着我们。

"回头见,拜莉丽斯!拜格罗瑞亚!"

他对我笑笑,慢跑着去往球场,阳光下他的头发微微泛着红棕色,为什么我会想起松露巧克力呢?

"莉丽斯,你自由了!"

我愣在那儿听到格罗的话回了神,她满眼笑意的站起身,接着对我说:

"我们走吧莉丽斯!"

我冲她点点头。

"感谢你今天这么早就放人家离开了。"

她斜眼看着我,默不作声。自顾自的走了......

"嗅!你又在记东西了!"

我看着希威亚护士摇着头,便将思绪从回忆中摆脱出来,此刻我正坐在床边,我想我盯着对面的那堵白墙已经出神的看了好久了。

"你这个时候打扰我真是个错误。"

我习惯性的压低声音对她说,我的嗓音沙哑且断断续续,这也许是我前两年的职业留给我的后遗症。

"莉丽斯小妲你该吃药了。""没有意义了,如果你真的怜悯我就该给我些氰化钠不是吗?〃

"亲爱的我们在格雷特那。"

我眨眨眼不慌不忙的解释着:

"世界各地都该允许安乐死的执行,不管被动或是主动,看到我这种被心理疾病苦苦折磨的人或是随便哪种患上癌症晚期垂死挣扎的患者你就会发现那些所谓的人道主义全是在胡扯。"

"这关乎自然平衡。"

说完她递给我五颜六色的药片,还有一杯水。我回答道:

"看着人们在煎熬中死去难道真的称得上是人性?何谓自然平衡?我们早早的改造了这个世界,却回过头来还要谈论自然平衡?这简直可笑!"

我服下这些药片,接着感觉胃里翻江倒海。

"安心的睡吧,我可怜的太平王后。M

我听着希威亚护士的话漫漫躺下来,头发散乱的躺在脸上,闭起眼睛,不再打算听见什么声音,即使是错过些很动听悦耳的,也许我只是需要离开我自己一会儿,就一会儿......

回忆再次涌现脑海......

免费试读章节二 现实的抽离

"为什么记这些?M

瓦奥莱特盯着我记下的东西问道。

"如果当我有一天再也无法来到这里却又想念的时候,或者是我将这种日子抛之脑后,我就可以凭着本子找寻记忆里的感受。M

我深吸了一口气。

"森林真好,如果将来可以,我打算永远住在森林里,就好像,现在世界上就我们两个人似的。""管它可不可以,只看你想不想要而已。〃

莱特合上本子递给我继续说:

"你听见了吗?""什么?"

他拉着我一起躺下来,躺在湿润又松软的草地上。

"你听,是风的声音。M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空气中松塔的气味,在风里也许是海边飘来的风,有些潮湿的海盐气味让人心旷神怡,树枝有节奏的律动着,它们摇晃不定,斑驳的阳光撒在我们的脸上,不温不热,也总是变换形状。那个

时候我热爱阳光,我喜欢它带给我的温暖,它真的如诗人们说的那样:引领人类走向光明给人类带来希望驱逐黑暗正义的化身......我把手高高举起,遮住照射在我眼睛上的阳光。

"我白的发红了。你确实太白了,像荔枝的果肉。〃

我被他逗的大笑起来。

"那你呢,你简直就是椰子肉!你白的透明!"

他侧过头盯着我。

"那我这个大椰子可要毁灭你这个小荔枝了!"

说完他眯起眼睛碰触了一下我的瞍。

"不不不,你知道我怕痒的。"

我条件反射似地站起身,然后绷紧身体开始在森林里奔跑,他总是会追上我,然后等我乖乖求饶才会善罢甘休。

瓦奥莱特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最好最好的,只可惜我把他弄丢了,这可能是上天对我的惩罚,惩罚我爱上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当我睁开眼睛看着黑漆漆的屋子的时候,我知道我又回到了现在,回到病房一样的房间里。我从床边坐起来,摸索着熟练点亮床头柜上的台灯,那简直分毫不差,像是孩子生来就会哭的本能。我拿起旁边的本

子和炭笔写了起来:

莱特:

药物唯一的好处是让我梦见你,我必须清醒的记得这种感受,像我说过的,算是我身临其境了,现在是午夜,我不知道时间,愿你在睡梦中平静且安详。

莉丽斯

我把它从本子上撕下来,然后整齐的折叠好,起身去桌子旁拿起那沓用麻绳綁好的空信封。

"卡伦医生永远这么有创意。"

我看着手里已经贴好邮票的信封自言自语地说。是我让我的医生卡伦威尔这样做的,我骗他说这样我的心情会好很多,今天的信封上邮票的图案是一只麋鹿,颜色有些错乱和复杂,毕竟抽象主义也风格迥异,

与我米白色的信封不大吻合。我将折叠成条的信纸放进去,用蜜蜡封口,我一直用"作为印章图案,这些年从未改变过,就好像这些信万事俱备了,就好像瓦奥莱特还在我身边一样。

我拿着封好的信件把它照常放进壁炉上的木盒子里,这是第三千二百一十八封信,然而没有一封真的寄出去过,寄去哪里呢?我盖上盖子注视着这些木盒。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满足的来到窗前,借着台灯昏黄的光轻轻拉开窗帘,只把一只眼睛探出去观察即可,楼下除了大门两旁的灯还亮着,其他地方都只是玻璃映着的我昏黄的影子罢了,而街道不远处对面的那栋房子,看上去在黑夜里死寂的像是已经不复存在了,那才是我的家,不过对它的印象只剩下在脑海里最深之处的了,那是万念俱灰的开始之处。

我马上拉上窗帘,故意不去看自己的影子,我径直朝桌子走去,也许我该喝些水?我感到屋内空气的燥热让我室息,我灌下一口水,希望它能冲破喉咙,带给我一丝清凉之意,我仔细听着自己喘息的声音,杂乱无章中又有几分规律可言。

梦里的感觉又消失了,孤寂和恐惧包围着我,我不愿意再难受一分一秒,我把藏在抽屉夹层里的佐匹克隆拿出来吃了两粒,我张开双手,就像迎接着谁的拥抱,又像是一位指挥家做着倒计时准备。接着身子向后一倾,任凭床垫怎样撞击我的身体,最好是我的大脑,把它撞到失忆就妙不可言了。

我沉沉的睡去,希望继续这场回忆之旅

免费试读章节三 舞会

正直本学期期末我和格罗瑞亚正站在学校的走廊里,她打开柜子问我。

"当然,还有别的人选吗?M"我想,你该进退两难了。〃

她边说边从柜子里拿出一封邀请函。

"这是拉法尔让我给你的。M

她塞到我胸前。

"祝你有个完美的舞会莉丽斯!"

接着她呼的一声关上柜门头也不回的用后脑勺和我道别,我想她早就对我恨之入骨了,但我对此一直粗线条的毫不知情。

回家的路上我边开着车边冲电话喊着。

"我会拒绝你哥的邀请!我当然会!""或者......如果你不拒绝他,我可以和瓦奥莱特一起去啊!〃

费兹的声音里有些期待,她一直爱慕着瓦奥莱特,这人尽皆知,而我却面临着是否要放瓦奥莱特鸽子而和她哥哥拉法尔一同赴舞会的两难境地。

"不如你和你哥去怎么样?"

我试探性的问她。

"拜托!人家想要的是你!"

我捂着脑袋踩了脚油门,挂断电话后我打开音乐,现在我只想听的歌,我从未如此渴望这个乐队来解救我,不过此刻最好是震耳欲聋到我无法思考才好!

还没等我把车停到车库里,我就看见我母亲从家门口急匆匆的拿着行李箱走了出来,我赶快停下了车。

"你这是要去哪儿妈妈?""亲爱的我要去西雅图出差,顺便去看看你爸爸,大概下周二回来。〃

她边走过来边对我说,丝毫没有减缓脚步的意思。

"真抱歉错过了你周四的舞会,我已经给莱特妈妈打了电话,如果孤单,你这几天可以住在她家,礼服她也会帮你挑选的。"

她亲了一下我的脸。

"我爱你宝贝儿!"

然后朝等待她的汽车走去,我摊开手看着她离开,接着赶忙拨通了瓦奥莱特的电话。

"莉丽斯,听说你妈妈又出差了?"

瓦奥莱特刚开口语气里就满是得意。

"是的,但我不会在你家住的。"

想知道为什么?因为莱特的母亲对我非常热情,热情到我好像和瓦奥莱特已经在一起了一样!如果碰上莱特父亲也在家,这种热情将会完全升华成一种家族式情感了,为了避免这种尴尬,我是不会留宿在莱特

家了,以免我和莱特都感到尴尬。"好吧,不过你来吃晚饭吧,你知道我很难向我妈妈解释你为什么没来。"

他小声的说出后半句。

"那就这样,晚点见,告诉她我很想念她。"

我挂断电话后进了家门,屋子里安静的感觉十分熟悉,孤独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放下背包去厨房里接了杯水,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拉法尔的邀请函来。内容如下:

莉丽斯,周四的联谊舞会可以做我的舞伴吗?我在对你发出最诚挚的邀请。

拉法尔至上

"原来他的字写的这么好。"

我不由自主的感叹着看了看卡片后面。

'当一个粗心的司机遇上另一个粗心的司机时,她才相对安全。’

这句话是《了不起的盖茨比》中黛西说的,此刻出现在卡片背面又有什么特殊含义吗?我没再多想,接着拿起本子,披上毯子走到后院的摇椅旁,我的心情复杂到可以绘制出新的乐谱来,这对我来说是无疑是

今天唯一的慰藉。

傍晚我驱车来到莱特家。

"莉丽斯好久不见!"

刚进屋莱特的妈妈就紧紧的抱住我。

"好久不见阿姨。"

我微笑着把手里的一束郁金香递给她。

"你真贴心!总知道我想要什么!"

她轻轻的闻了闻花香。

"您喜欢就好。"

我继续微笑着对她说。

"舞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莱特母亲把一大块牛排放在我的盘子里时问道。

"嗅,差不多了,您知道的每年都一样。""我知道你还差一件礼服。〃

她慈爱的微笑着,露出洁白的牙齿。

"我每年都差您这一件!我得承认您是位出色的设计师,没有您这不会是个完整的舞会了。"

莱特挖了一勺土豆泥提醒道:

"我要提醒你我母亲真正的职业可是翻译官。""但是人的兴趣和天分总是能发挥到极致的。〃

我对他说,莱特看着我接着说道:

"对于学校把这次舞会和学分綁定在一起的决定,我想你同我一样无言以对吧? 可是去年的新年舞会你们两人不是也很开心吗?〃

莱特母亲奇怪的问着。

免费试读章节四 邀请函的暗喻

我回忆起那场舞会,那晚我们两个确实很开心,因为我一直在跟与一个摇滚乐队唱歌,莱特一直在敲架子鼓。也许是喝多了,后来我们提前溜了出来去往一家法国餐厅,在里面一起弹钢琴,除了嬴得顾客的赞

许之外,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我们被获许可以免费在此用餐。不过我想莱特母亲对于后面的事并不知情。

"莉丽斯帮我把苹果汁拿过来好吗? M

莱特突然打断我的思绪。

"当然。(,

我眨眨眼举起手递给他,他的表情告诉我什么都不要说,千万不要!我抬了一下眉毛,没有再说话。

晚饭之后莱特母亲迫不及待的把我拉上楼去,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是送给我的礼服。

"哇,真的太感谢您了!""打开看看吧!〃

我应声打开礼盒,首先我看到的是一条白色的鸵鸟绒披肩,它们像是在适应着新的环境,在空气中轻盈的舞动着,接着我拿出里面的晚礼服来,这件晚礼服就像是混了团牛奶的云雾,我分不清料子里的成分,

但它们摸上去非常顺滑柔软,又富有光泽。是真丝雪纺的?我猜测着。

"先不要急着试穿,你得给莱特一个惊喜。"

我看着这件像雾气一般时隐时现的晚礼服赞叹道:

"这件衣服绝对可以穿去巴黎时装周了! 嗅我的荣幸,你喜欢就好。〃

她又露出慈样的微笑来。

聊了许久之后我决定离开,当莱特母亲发觉我不在这里留宿的时候她难过的就像要失去我一样。

"我会经常来看你的美狄亚女士。"

临走时我对莱特的母亲讲,她亲了一下我的脸颊,接着莱特送我出了门。

"我不介意你是否晚回来,多陪陪我的莉丽斯!"

莱特母亲在门口叮嘱道。

现在是九点一刻,月亮变得皎洁起来,我们走向车库。

"喜欢你的礼服吗?"

莱特敲了敲手中的盒子问我。

"当然,这实在是太美了,你的母亲真的应该成为一位职业设计师。当初我外公外婆不允许她做其他职业,他们一心想让女儿成为一位翻译家,而我的母亲选择了顺从父母之意。""也许当时这项职业前彔更好

吧,不过父母不应该剥夺孩子追逐梦想的权利,我们只活一次啊!’〃'所以我的母亲很鼓励我发掘自己的潜能,我很感谢她。"

我点点头,接着和他借着街道旁昏黄的灯光走到我的车旁。

"我们只活一次。"

他重复着打开车门。

一路上我又想起了拉法尔的邀请函来。

"莱特,你知道《了不起的盖茨比》里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

他一脸疑惑的问我。

"当一个粗心的司机遇上另一个粗心的司机时,她才相对安全。M "就比如你遇见了我,你一直很安全不是吗?〃

他挑了一下眉毛看着我,接着大笑起来。

"嘿别开玩笑!"

我郑重其事的对他说。他问道:

"是不是哪位爱慕之人写给你的? 当然不是!我只是一直很好奇罢了!我搞不太懂那句话。〃

我瞪大眼睛极力的解释着,他继续笑着摇摇头。

下了车在院子里我问他:

"你要喝点什么?""牛奶。〃

我打开门说:

"没问题,想要帮助睡眠"

看着躺在饭桌上的邀请函,我冲进去把它猛的塞到后裤兜里。接着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了瓶牛奶。

他并没有接过牛奶,而是跟隨我走近来,突然搂住我的瞍,我后退着他却步步相逼。

"你真的确定明晚的舞会和我一起去吗?"

莱特轻柔的声调像是在唱歌,我盯着他有些说不出话来。

"当,当然。"

然后他轻轻的从我的裤兜里抽出我刚刚塞进去的东西。

"也许并非如此。"

他边说边接过牛奶。

"哇,真是巧合,我收到了他妹妹的邀请函,这信封都是一个风格的。"

我捂着脑袋坐在椅子上。

"我不知道怎么拒绝他,因为没什么理由不去赴约,而且你看邀请函背面的话,他到底是想表达什么? 果真是他引用了这些话。深呼吸莉丽斯,不如这次,我们就分开去赴约吧?什么?你在开玩笑吗?"

以上就是qq1234小说网为您提供的《早安,莉丽斯》免费章节阅读,喜欢可以关注本站,每天为您推荐好看的小说,彻底解决书荒问题!~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