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帝少的宠妻计划

帝少的宠妻计划

《帝少的宠妻计划》是十六夜少主写的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角安夏儿陆白:陆白,亚洲第一跨国集团帝晟集团总裁,商业界最可怕的男人。传闻他身后有着最庞大的金融帝国,身边从未有过什么女人...

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第1448章 紧张的茶会

弗隆多从女王办公机构处出来后,柯罗韩特王子的管家黑斯正等在外面。

弗隆多看着他,“黑斯管家有事么?如果你有其他的事,恐怕我不能帮你忙了,但你可以亲自凛告陛下。”

黑斯看着弗隆多平静的脸色,“听说,你要被罢官?”

“已经罢了。”

“……”黑斯顿时震惊,但又缓缓地叹了口气,向他鞠了一下,“感谢你,弗隆多先生,若不是你,恐怕王子的案子陛下是不会让人查的。”

“我不过是做了我认为对的事。”弗隆多说,“还有你说得对,我现在确实已经不是内阁幕僚长了,如今柯罗韩特王子已经不在了,黑斯管家你后面是继续呆在皇宫还是作其他打算?”

黑斯叹了一口气,看着这座雍容华贵的皇宫,“曾经,我是以辅佐王子坐上王位为目标,准备一生追随他,现在的话,我也会送他到葬礼结束,我会陪王子到最后。”

“是么。”

没有任何情绪的话,弗隆多说完便从黑斯旁边经过了。

走下台阶,他的车候在女王办公机构大门外,在他上车时,所有卫兵都对这个最受人敬畏的慕僚长鞠躬。

弗隆多的车刚离开,费德罗就跑过来了:

“怎么,听说陛下非常生气,弗德罗先生要被……”

“他说他已经不是闪阁幕僚长了。”黑斯道。

“什么?”

“可能真的被革职了。”

“……”弗隆多惊得说不出话来,过了半天才说道,“陛下真那么绝么?弗隆多先生简直就是她的左右手啊,这么多年以来,若不是弗隆多先生,陛下她何以能将政事管理这么好。”

黑斯叹了一口气,“因为这回弗隆多先生触了陛下的逆鳞吧,陛下并不想查王子的案子,但弗隆多先生趁她回了国王岛时忤逆了她的意思。再加上罗丹也被牵扯了进来。”

费德罗心里纠结起来。

想着他让他的堂弟安德森警探进入皇宫,并且去柯罗韩特王子的藏书室……是不是做得不对?因为他私自让安德森警探来皇宫才抓到了罗丹。

这才让女王更加气怒,所以才一气之下革了弗隆多的官位?

“听说。”黑斯眼角扫向这个皇宫总管,“昨天是你私下同意让那个安德森警探去王子的藏书室了?”

“……”费德罗咽了咽,“我只是觉得他分析得有理,所以想让他试一试,看他是否真能在皇宫中抓到返回来的罗丹。果不其然罢了。”

“哦?”黑斯拖一个音,不知是不是怀疑了这个费德罗与那位警探私下有什么关系。

因为一个皇宫总管,想要徇私买通他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除非是有关系。

“听说,是黑斯管家你利用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日夜查看皇宫的监控记录,才从那晚的监控中发现了端倪?”为转移这个话题,弗德罗又问黑斯。

黑斯想起刚才费德罗的话,叹下一口气 ,“我也只不过做了我认为对的事,我是王子的私人管家,王子遇害后,不论别人上不上心查他的死,但我肯定会去查。”

看着他目光愈发透露出来的坚决,费德罗道,“那黑斯管家,柯罗韩特王子的死已经查出来了,是罗丹勾结南宫焱烈所刺杀。待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结束,你还会留在皇宫中么?”

“我有留在皇宫中的理由么?”黑斯不明显地笑笑。

“黑斯管家谦虚了,现在我负责整个皇宫的卫兵,那些卫兵有金敬重你我很清楚。”费德罗说,“毕竟之前负责皇宫卫兵的人可是柯罗韩特王子,想必柯罗韩特王子他是时常让你代为管理卫兵吧。”

“王子所交代的事,一件我也不会怠慢。”

“所以,你以后可以继续留在皇宫。”费德罗说道,“既然王子他不在了,上面也会给你安排其他的工作岗位。”

黑斯道,“你就不怕我留下来,抢了你的饭碗?”

“你说是我这个皇宫总管?”费德罗笑道,“有些岗位,有能力者居之,如果上面认为黑斯管家你来当会比我更合适,那我愿意与你竞急。”不想黑斯却不在意,“算了,我对什么皇宫总管没什么兴趣,我只是想为王子效劳而以。至于之后还留不留在皇宫……”他看着皇宫远处的天空,目光复杂,“到王子的葬礼结束再说吧,对王室和女王忠心如

弗隆多先生,如果他之后都被逐出了皇宫,我想我也没必要呆下去。”

“弗隆多先生逐出皇宫倒不至于,至少目前不会。”费德罗道,“现在我们并没有接到弗隆多先生马上离任的通知,如果陛下没有说马上让他离开,按皇宫离职的制度,他至少会任职到这个月结束。”

考虑了一下,又道,“不过惹怒了陛下,弗隆多先生这一个月不会再受重用就是了,可能会被派去做些其他不重要的工作。”

“这比马上离职还让人难以忍受吧,原本只居于女王之下的内阁幕僚长,让去做下等工作的话这就是羞辱吧!”黑斯抿了抿唇。

上午女王的茶会上。

秋日的阳光像金子一样照耀着女王的宝座,照耀着女王头上的王冠,白色歆宝石的大理石茶餐桌呈方型摆在皇家花园中。

女王坐在上座,后面站着侍女以及随行官,她左边是西比拉公主,左右是几个王室成员。

陆白和安夏儿,珀切福斯家的人坐在女王的对立面。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警方的代表。

斯特戈尔摩的警方总部局长,和查出柯罗韩特王子遇刺一案以及抓到罗丹的警探—安德森。“昨天的事,我已经看过了报告。”女王的声音从上座中传来,“首先,对于安德森警探破了柯罗遇刺一案,并抓住了涉及刺杀王子的罗丹,在这应该给予嘉奖。斐特局长,传我的意思,这位安德森警探升三

个警衔。”

“陛下英明。”斐特局长说。

“谢陛下。”安德森警官道。

两个人都站了起来敬礼。“大家看看,这就是我瑞丹的警方,名不虚传吧?”女王微笑着问其他人,“在我回国王岛一天,警方他们就已经破了王子一案。”

第1449章谁撒谎?

“陛下,确实,咱瑞丹警方的办案办度是国内外出名的。”有王室附和地说道。

“陛下,这说明他们确实有尽办。”艾尔说完,他旁边的候爵就皱了下眉,用压低的声音道,“你这话不该说。”

作为侍奉女王多年的贵族,候爵岂会听不出来,此刻女王的夸赞只是暴风雨的前奏。

“确实是尽力了,作为瑞丹的警方,自然要尽力。”女王端着高高在上的威严说,“这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她又带起笑看向陆白所在的方向,“陆先生并非瑞丹人,只是贵宾,听说他这几天也在派人搜查罗丹的实验室,进而找到了罗丹私藏违禁药物的证据。作为一个贵宾会如此为我瑞丹尽力,我代表女王在此对

陆先生表示感谢,也请其他的王室好好看看,这几天,你们是在做什么呢?”

其他王室低头的低头,沉默的沉默的。

因为他们都听出了女王的批责。

是因为昨天弗隆多让人查柯罗韩特的案子,甚至带人去珀切福斯家族抓罗丹,他做出如此之大的越权之事,这些王室居然为没有人站出来!

而女王明着是感谢陆白,暗里也是说他管闲事。“陛下不必客气。”陆白语气平淡,“罗丹和西蒙勾结南宫焱烈,以及你身边这位假‘公主’,劫走了我夫人,我自然不可能不管。别说她是珀切福斯家族的三小姐,即使她是你们王室成员,敢对我夫人下手,

我也不会顾及什么。”

西比拉的脸色马上沉了下去。

“假公主,怎么回事?”其他王室交耳议论了起来。

“艾尔,怎么回事?”候爵也皱眉对身边的艾尔。

艾尔微笑着,“父亲,这是陆白所查出的另一件事……”

“什么?”

候爵马上看向女王身边的西比拉公主。

南宫蔻微刚想说什么,女王便举起手拦住了她,而是用平静的语气问陆白那边,“说到这,还没有恭贺陆少夫人平安归来呢,陆少夫人,这几天,让你在瑞丹受惊吓了。”

“谢陛下的问候。”安夏儿道,“惊吓谈不上,毕竟我也是风浪里过来的人,什么样的人都见识过。只是有些惊讶,想不到在陛下的王宫中,还会有如此胆大妄为的人。”

“还有。”安夏儿撕下脸上贴的纱布,在阳光下微笑道,“我也不是完全无事,如大家所见,劫走我的那些人划伤了我的脸。这笔账,我是不可能不跟她算的!”

周围的议论声更大了!

南宫蔻微瞳孔瞠大,为什么,为什么她脸上的只是结痂了?为什么没有烂掉?

她当时明明狠狠地划了安夏儿脸上两刀,这点程度,很明显不是南宫蔻微所想要的——

她想要的是当时划伤安夏儿的脸后,安夏儿流血不止进而死掉,或者是伤口发火溃烂!最后面目全非,无颜站在众人面前!

安夏儿目光露出冷冷的微笑,看着南宫蔻微,“这位西比拉公主,你没有想到,我能回来吧?很失望么?”“我不明你说的话。”南宫蔻微面对整个茶会上的人,维持着她的形象,不明白地道,“陆少夫人是在怪我先逃回来了么,没有救你么?陆少夫人,请不要怪我,当时我实在太害怕了,挣脱绑匪的关押后,拼

死才逃了回来……”

“你说话真是不心虚呢。”安夏儿道,“你逃回来?你是罗丹送你回来的,在你回来之前,你还划伤了我的脸。你与罗丹他们是一伙的。”

“我说明两个问题!”南宫蔻微咬牙道,“你是公主我也是公主,对我以‘你’相称,陆少夫人是不是太无礼了;二,你说我划伤你的脸,以及与罗丹是一伙的,陆少夫人你有什么证据?”

“那我也回答你两个问题。”安夏儿一一反驳道,“第一,你不是公主,你不配在我面前自称公主;第二,我本人就是最大的人证,你在我面前亲口称承认了,你并不是西比拉公主,而是另一个女人……”

“住口!”南宫蔻微愤怒道,“这一切都是你血口喷人,母亲,她太无礼了!”

女王脸上也失去了笑容。

干扁的唇涂着唇脂,紧抿着,忍耐着。

“我血口喷人?”安夏儿看了一眼安德警探那边,“警方知道,你当时说你是从斯特戈尔摩城效区的一个废弃仓库逃回来的。而我一直都被关柯罗韩特王子的藏书室。”

“那就是我逃脱后,那些匪徒将你转移了!”南宫蔻微道。

“我没有转移过,我在柯罗韩特王子的藏书室还看到了你和罗丹,之后罗丹将你送回去了。”安夏儿道,“你在撒谎。”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撒谎而不是你撒谎?”

在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时,女王摆了一下手,“众位请安静。”

周围的声音落下,女王道,“这就是我请大家来到这个茶会的原因,有些事需要当面理清楚,该感谢的人我会感谢,但如果是恶意中伤我与以及王室的人,用陆先生的话来说,我也不会不管。”

“所以陆先生,你说我身边的西比拉是位假公主,原因就是因为陆少夫人的话么?”女王问向陆白,“还是别的意,是想说她作为一个公主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所以说她是个假公主?”“我的意思是前者。”陆白不客气地道,“你身边这位不是陛下你的女儿,她只是一个与罗丹和西蒙勾结,绑架了我妻子以及伤了我妻子脸的人。我不认为她有资格坐在陛下你的茶会上,至于证据,前天这位假公主刚回到皇宫时,我应该提醒过陛下你可以自己去验证。

不过照现在看来,陛下一定是太劳累了,还没有去验证这个女人的身份吧?”

“陆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南宫蔻微说着便哭了起来,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连眼眶都红了。 “那陆先生,你相信你的妻子,我也相信我的女儿。”女王说道,“我无端为什么要怀疑我自己的女儿是假的?如果我去查找证据,那就说明我是在质疑我的女儿,这不是一个母亲该做的事。”

第1450章不肯舍下自尊

“母亲。”南宫蔻微捂着脸靠在她肩上,欣慰地哭起来,“你不要生气,陆少夫人一定是对我有所误会,所以才会……”女王安慰式地拍了拍她,继续说道,“陆少夫人,对于你的脸受伤的事我感到非常难过,你是在皇宫被人劫走的,我愿意尽最大的能力找最好的医生为你医治。但是陆少夫人,以及陆先生,没有确切证据的

事,我是不会相信,所以,二位也不必再提了。我身边这位就是我的女儿西比拉公主,无庸至疑。”

艾尔给了陆白那边一个目光,这个假公主……果然挺难办呢!

竟然能让女王这么信任她!

陆白喝了一口面前的茶,冰冷的眸子倒没有什么变化,这个女人的演技他是知道的。

看来昨天回到国王岛,她也向女王说了什么吧,这个女人还真想保住她的公主之位了?

但安夏儿并不想就此作罢,“刚才,西比拉公主说我有什么证据证明是她撒谎而不是我撒谎,是么?”

“陆少夫人,这也是问题。”女王也回答她。安夏儿看了一眼安德森警探那边,“听说警方和皇宫的费德罗总管已经去看过西比拉公主提供的那个废弃仓库了是么,说是警方看出了那只是一个临时制作的现场?那很明显,西比拉公主并非从那逃脱的吧?对于这一点,她已经撒谎了。”

昨晚安夏儿自然问过了陆白关于这几天发生的事。

安德森警探站了起来,“对,以我查案多年的能力,我能断定那只是一个临时所制作的现场……”他话未完,他旁边的斐特局长马上用手肘轻不见见地撞了下他。

女王一开始便是先提升他的警衔,很明显就是想让警方为她说话,而不是为安夏儿作证。

女王抬了抬高傲的脸,“安德森警探,你确定是断定?而不是推断?虽然你办案多年,但是百密不免一疏,又没有其他证人证明那只是一个临时制作的现场,那安德森警探你现在也不能断定吧。”

女王的无理争辨,已经让周围的人再度明白了,她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替西比拉公主开脱了!

安德森警探想再说什么,已经被上司给阻止了。

作为两个警方的代表,能受邀来参与女王的茶会,这是无上的荣耀——前无所有的例子!

他们明知女王不想他们再说下去,又怎敢当面逆着女王的意思。既然安德森警探为正义不顾一切,他的上司斐特局长也不愿去顶撞女王。

“两个警官坐下吧。”女王说完,又微笑着扫了一眼整个茶会上的人,“既然没有绝对的证明说我身边的西比拉是假公主,那我不希望再听到其他谣言,这是今天茶会的第一件我要说明的事。”“第二件事。”女王又说道,“可能在座的各位已经注意到了,平时总在我身边的左右手弗隆多先生并不在这。在这我给大家说明一下,昨天警方非常得力地破了柯罗遇刺一案,并且查到了犯下多项罪名的罗

丹,这是警方的能力,弗隆多让警方及时去查案,也没有错。

但是,弗隆多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越权让警方办案。”

周围的议论声又响起来了。

安夏儿心里只想笑,还说弗隆多没有去国王岛通知她?去通知了她,只怕她会阻止查柯罗韩特遇刺的案子吧!“他没有事先到国王岛通知我,事先取得我的同意,这就是他的罪。”女王无情地道,“敢越权于女王,这是重罪,即使他是内幕僚长也一样,王家威严不可逾越,我今天上午在办公室已经正式革除了他内

幕僚长一职,以及女王秘书一职,到这个月月底,他会离开皇宫,退出政坛,从今以后将不会有机会在我身边任职。”“陛下。”陆白淡淡地开口问她,“我怎么听说,之前你并不热衷于让警方查柯罗韩特王子的案子?也许你有你的原因,但弗隆多先生体恤你的难处,而代你让警方查了,你是否不该有如此严厉的处罚?弗隆

多先生政绩赫赫,恕我直言,失去那一个内幕僚长,是瑞丹的损失。”

“陆先生!”女王再次回答道,“我不知你是从何听说我不断想查柯罗的案子,纵使他生前与我这个母亲有诸多矛盾,但他也还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会不让人查?”

在场的不是王室就是贵族,只有两个警方的代表。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女王这话口不对心。

她没有将柯罗韩特王当成儿子,也没有想过要让人查他的案子……但是,大家没有面上戳穿这个女王!“还有,革除弗隆多官们的事,是我瑞丹的政事。”女王又道,“也许陆先生你有你的看法,但是,我瑞丹有我瑞丹的法制,恨藐视王室权威的人,不论官位大小,一律当罪处治。陆白的热情,我只能在这谢

了,但是,还请你不要插手我们的内部的事。”“不,作为一个贵宾,我只是跟女王陛下你提一个意见。”陆白目光冷冽而又疏远,“当然,考不考虑是陛下你的事。但如果陛下你执意自己的做法,后面再出来什么事,我可能就帮不上陛下你什么忙了,到

时还望陛下不要见怪。”

如果,陆白与女王之间的关系已经破裂了,仅维持着表面一层薄薄的客套。

陆白的话很清楚,这个女王现在要一意孤行,后面出了什么事想再请他陆白帮忙,那是做梦了!

女王自然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努力维持着女王颜面的她当着整个茶会上的人,是不可能舍下她女王的自尊的:“当然,我是瑞丹的女王,一切事我都可以作主,就算出了什么事我也承受得起任何代价。陆先生,你们作为瑞丹的国宾,我尊敬你们,陆少夫人的事我很抱歉,但如今陆少夫人也救回来了,你们若是不想

留下来出席柯罗的葬礼,要离开瑞丹的话,我也不会强求。”

这是变相地在下逐客令了。意思是陆白他们这些客人若是留下来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出席柯罗韩特王子的葬礼。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