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QQ1234小说网!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想你时很甜》小说

《想你时很甜》小说

想你时很甜是一部很优秀的言情小说作品.想要看这部讲述纪谦恒林莞故事的小说就来QQ1234在线阅读想你时很甜吧。

《想你时很甜》小说

《想你时很甜》小说

她那满是字迹的语文课本正摊开放在大腿上,本子的主人这下真的睡着了。

昨天的彻夜复习再到今天一早上的费神,林莞一真的觉得太累了,而这也是因为纪谦恒就在身边,她才能这样全然放心地睡过去。

睡着后的某人并不知道自己的睡颜就这样被某个厚颜无耻地人用手机拍下,还将它一世珍藏。

纪谦恒听着这均匀的呼吸声,轻手轻脚地让她的整个身子都靠在自己的腿上……他伸出手将她脸颊旁那些凌乱的黑丝一一夹至耳后。

他低着头,眼底漾着些细碎的笑意,看着这怀中女孩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什么珍贵的稀世珍宝。

小坏蛋,你就这么不愿意当“纪谦恒女朋友”吗?

急诊部的护士站,刚刚那个给林莞一让座的好心大叔正捂着左臀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当他看见眼前这美好的一幕,内心也逐渐被暖化。

年轻,正好……

是谁家少年郎此时正偷偷亲吻着怀中人的脸庞,动作又是如此的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某个正在熟睡的小女孩呢?

深秋的早阳像是橱窗里橘红色的灯光, 阳光倾洒, 照得人心头一暖。

此时正是课间时间, 二班的学习委员正在讲台上分发着此次期中考的排名。一张16开的打印纸上,上面从上到下依次排序、记录着每个同学各科成绩和总排名。

林莞一这一次期中考考得不错,应该算是一匹名副其实的黑马,从上一次月考垫底的成绩到这一次居然单枪匹马闯进班级前20。

只是当她拿到这张排名表时, 心里并没有多开心。

如果那个你最想分享好消息的人并不在身边,那么喜悦是不是也会随机大打折扣。

没错,纪谦恒在这新的一周里已经有三天没有来上课了。

她知道他去上海参加什么测试, 可是也不需要这样彻头彻尾的人间蒸发吧?

唉~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样音讯全无的行为, 真的会让人很担心的。

还是这礼拜的惯例,林莞一转回头继续骚扰尉洛。

“纪谦恒今天还是没有来?”

“不知道, 待会我去看看……”

“你问过童天浩了吗?”

“问过了,刘伟说他请病假了。”

病假?怎么可能,上周一她陪他去医院打了点滴……纪谦恒的病也好的差不多了。

尉洛看着她这么关心某人, 一脸八卦地问她:“看不出来, 你很关心阿谦啊?”

“你要是一连失踪三天,我也会关心你的。”林莞一机智对答:“再说了, 纪谦恒老是不来,我作业不会写都没人问了。”

“啧啧, 真枉费阿谦平常对你这么好。”他斜眼鄙视着她:“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哼,你这傻大个是不会懂的啦。”

“我不懂啥?”尉洛双手环熊地看着正心虚的她。

林莞一朝他做了个鬼脸,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你当然不懂我是多么的惶恐不安,害怕别人发现我的小心思……害怕时机还未成熟, 他知晓后会离我远去。

……

等她终于见到心心相念的那个人时,情况还真有些令人意外。

这天晚自习的中旬,她本是想着要去厕所,却在走廊的楼梯间听到一段谈话。

刘伟的声音先是传来,还有几分难得的无奈:“等到你再大一点就会知道,高中时努力学习是有多重要。”

“况且你的成绩这么好,老师是真的很看中你的。”

“等你高考过后,你的那些兴趣爱好、电子游戏再发展也不迟的。”

大约过了个两三秒,她才听到纪谦恒的声音:“我知道的,老师。”

“唉,你是个聪明人,自己好好想想吧。”

“老师,我想一个人静静。”

“……”

林莞一躲在墙壁后面听得一脸懵逼,但是听着纪谦恒的语气……情况好像不大乐观。她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总感觉这事和LOL脱不了关系。

察觉到两人的谈话即将结束,她慌慌张张地赶快跑向厕所。等解决完生理问题像往常一样朝着一班后门张望时……纪谦恒并不在座位上。

【我想一个人静静。】

就这样的鬼使神差下,她翘了晚自习转身就去楼下寻找,那个她这几天都心心相念的人。

此时已经晚上8点钟,整个校园都荡荡的,唯有天空一轮弯月正点亮夜空。

其实林莞一并不知道他在哪里,只能这样凭着直觉,漫无目的地绕着学校走了起来。

一中的后门有一片小竹林,月光冷清,更是显得这一带阴森恐怖。

不知不觉地走到这里,她才后知后觉感到有一些害怕……一个人处于恐惧中,脑子总会自虐地想起那一些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这时,从远处吹来了一阵清风,地上的树叶被吹起在空中旋转,发出“沙沙”的声音。夜晚气温太过低,她双手环臂,摸了摸手臂上的皮肤,却是发现已经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林菀一不停地摩擦着自己的手臂,心里念叨着:摩擦生热,摩擦生热……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怎么,竟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烟味。她停下脚步,四处看了看,发现不远处的凳子上,有人正吸着烟。

夜色太浓,她看不清那人的长相,只能凭借着那高大的身形判断出这人是个男生。而他此时手里正拿着未燃尽的烟,烟头在手上泛着一点红光。

学校是禁止抽烟的。按道理说,林菀一现在应该假装什么也没看见、赶快逃离这案发现场。只是胆大包天的某人莫名就被心中那点好奇心驱使着往前走,越是向前走越觉得这个人的背影很熟悉……

夜色越来越浓了,此时的天就像是被那浓墨铺满一般,刚刚那一弯月牙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不见了。

那人背对着林菀一,所以并不知道她的靠近。

尽管周围乌漆墨黑,她还是能看得出那男生有着一头密密匝匝的平头,还有那双黑色的nike篮球鞋。

是纪谦恒……

看着前方人寂寥的背影…她不敢靠近,怕打搅了他,也怕识破他抽烟的场面反而尴尬。

这是怎么了?他们不过五天没有见面而已……

纪谦恒拿起手里的烟往嘴里一吸,轻呼一口气慢慢感觉烟雾到达肺部,再渐渐张嘴吐出。他整个人都被包围在烟气中,烟雾缭绕,脑子却是异常的清醒。

【除非是我死了,否则你想都不要想当什么电子竞技职业选手。】

【阿谦,你就答应你爸爸吧,妈妈求你了。】

纪母当年生纪谦恒时产后大出血,在过后又留下了一系列的后遗症。所有当纪谦恒每次看到母亲不得不吃各种中西医药调养身体时,他都有深深的罪恶感。

那么试问,当孱弱的母亲抱着他的腿求他答应父亲的请求,求他不要再让她的丈夫生气时,他又怎么忍心不答应呢?

呵~可是又有谁是真正站在他的立场,真正地去关心过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就当纪谦恒沉醉在往事中不能自拔,却被身后一道清亮的嗓音给拉回了现实。

“老师来了哦……”

听到这一声音,他并没有一丝慌乱,在将手中的烟熄灭时才抬头看清来人是谁。

那人一头俏丽的短发,一双大眼睛在夜色中格外的明亮,像是那流光溢彩的黑宝石。但最吸引他的,是她此时的微笑,一双红唇弯到最大的幅度,齿若扇贝。

明明心中很是坎坷,却非要装作若无其事,很开心的样子。

“林菀一。”

不过是几天未见,此时再见到她……竟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过来坐。”他朝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

夜色寂寥,别的同学都在教室挑灯夜读,他们反倒是名副其实地偷起懒来。只是往常两人间话多的肯定是林莞一,而现在——

纪谦恒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从来都没有向别人坦露心事的习惯,这一次却格外破例了。

“你上次见过我母亲吧?”

“嗯,阿姨看上去气色很好,很年轻……”

“都只是表象而已。”纪谦恒说话的声音很小声,如果不是此时四周太过安静,别人一定听不清:“她是个韩国华侨,二十岁那年遇上我父亲后就跟着他来中国。”

“全心全意地当着所谓的家庭主妇,可惜……”

“可惜,结果总是差强人意的。”

她的母亲一生围绕着自己的丈夫转,为他洗手作羹汤,为他生儿育女。可是渐渐当她被琐事围绕,容貌一日不如一日,她丈夫归家的时间也一天比一天少。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这个家早已不是原来那样了……

看着身旁这个几乎与夜色融为一体的人,林莞一本以为他在为自己的“电竞梦”黯然伤神,但事实好像不是这样。

心里随之也跟着有些难过,却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她像往常一样摇着他的校服衣袖,声音轻柔:“纪谦恒,会变好的~”

“这世界上没什么过不去的坎,不管是你还是阿姨……以后一定都会变更好的。”

“而且啊,你这么厉害,也一定有办法让所有的事情都往好的那个反向发展。”

“真的?”他看向她,眼里有一丝的不确定。

“真的!”林莞一用力地点了点头:“真的,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是无所不能的。”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

“但反正在我的世界里,你是那个最最厉害的那个人,没有之一。”

耳畔传来的是秋日的风声和她绵言细语的安慰声,纪谦恒一时只觉得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甜着。

他面上却装作一副伤心的模样:“可我怎么……还是有点怀疑自己。”

果不其然,他的右手马上就被某人握住,那人一脸着急,绞尽脑汁地想着要怎么安慰他。

手背上传来的是阵阵独属心仪姑娘的温度,纪谦恒就这样心满意足地笑了,将所有困扰他的烦恼全部抛之脑后。

谢谢你,我的女孩。

--------------------------------------------------------------------------------

作者有话要说:  哇,终于写完啦,下面估计我会放快节奏了……写到一半了,我的男女主居然只亲吻过脸,颊,unbelievable!

32、第三十二章 不解风情 ...

期中考过后, 学校并没有给人足够喘气的时间, 接踵而至的是第二次月考、还有本学期最后的期末考试。

林莞一只觉得近来这一段时间, 纪谦恒变得格外不同。他总是来去匆匆,带着的一身疲惫。

当然,她能八卦了解的对象,还是只有后桌尉洛。

“纪谦恒最近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忙啊……”

“你才发现啊……”尉洛那张黑脸闪现出一个白眼:“都已经过去一个月了, 你居然现在才有所察觉?”

“嗯?”

“纪谦恒在学校附近的公寓租了一套房……”

“是为了更节省时间吗?”

“不是。”尉洛摇了摇头:“是为了更有自己的空间,这样方便打游戏。”

林莞一恍然,又问:“那纪妈妈也会过来陪他吗?”

“当然不, 阿谦从小就被家里放养着……再说, 阿姨肯定是要留在家里陪叔叔的。”

“哦~”

“你是不知道,他已经向老师申请晚自习可以不用来学校。谁知道他又抽什么风, 文科作业不自己做,偏偏要跑来学校抄你的。”

“可能是……”她有些迟疑:“可能是这样更节约时间吧。”

最近这一段时间,他还真养成了抄自己作业的坏习惯, 不过还会顺便教教自己题就是了。

只是在往后的日子里, 她真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人怎么看着一天比一天憔悴。

纪谦恒经常就这样抄着抄着作业,然后便趴在桌子上直接睡着了。

林莞一在一旁看着他, 满脸的心疼不言而喻。她掐着时间,等十分钟过后才将人叫醒。

纪谦恒迷迷糊糊地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 开口就问:“怎么了?哪道题不会了?”

他眼睛都还未全睁开,周身笼罩着“疲倦”二字,伸手就拿过她桌上的卷子看了起来。

“我没什么不会……”将自己的数学卷子抽回,林莞一转而说道:“你快写你的作业, 这要下课了。”

“写完以后,要赶快回家休息。你看看你的黑眼圈,都这么重了。”

“再这样下去,我都想叫你‘纪熊猫’了。”

她的话刚刚说完,就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人轻轻一揉……而那个始作俑者此刻正一脸宠溺地对着她笑,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我知道啦。”

林莞一看着他,有几分呆滞……这人应该还没有睡醒,到底知不知道此刻的他有多撩人?

当下就面上一红,娇羞十足地回瞪着某人。

当然,纪谦恒此时的脑袋和浆糊一样迷糊着,并没有接受到某人的秋波明送。

林莞一拉了椅子靠近他,本想和他再说些活,可扑面而来的那些烟草味却让她微微停顿。她的脸僵了僵,继而才面色无常地继续说着:“其实也不用每个作业都抄,像政治、英语老师就从来都不收作业,她们喜欢在课上直接讲评。”

“好。”

“还有语文……刚刚老师给我发短信说明天不用收作业。”

“好。”

“纪谦恒!”

这一声叫得铿锵有力,让某人虎躯一震,成功地回过神来。纪谦恒问着正皱着眉头的她:“怎么啦?”

话音刚落下,就察觉自己的衣袖被人拉了过去。那个人整张脸都埋在自己的手臂上,小鼻子不停地吸着……随着她的靠近,女孩发丝的香味也若有若无地传至鼻尖。

他不动声色地向后退了些,想让自己保持冷静。

“你是不是又抽烟了?”

“没有。”

“我都闻到你身上有烟味了,你还说没有?”

看着此时化身为名侦探柯南的某人,纪谦恒彻底缴械投降:“真没有,我刚刚从网吧回来,可能身上就沾了些那里的味道。”

他一脸的认真,声音诚恳:“我上次答应过你不抽烟以后,就真的再也没有碰过那个东西。”

“你要相信我,这是真的。”

林莞一在心里幽幽地想着:可是吸二手烟的危害更大啊。

她看着他,心中隐隐不安。他们现在一天以内,能相处的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不过一个小时。

那以后呢?等到高二时分了文理班,两人间的距离一旦变长,他纪谦恒还会记得她吗?

少女的脸上忧心忡忡,她从没有哪个时候比现在更希望自己能留在二班,留在他的身边。看着桌上的数学卷子,又拿起笔做了起来。

……

好像是从那天开始,林莞一开始卯足了劲主攻着数理化。平常上课,她一刻都没有走过神。时时刻刻跟着老师的思路走,二班课堂里总是能响起她的发言声。

等到周末又是马不停蹄地参加各科的补习,卷子刷了一套又一套。

她这样积极学理的心态让各理科老师倍感欣慰,常常在她交上去几乎全对的作业上留下“加油”二字。

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她在学期末的最后一次考试时得到了大大的回报。

拿到手上这张令人满意的成绩单,林莞一终于有了一丝底气站在纪谦恒身旁,假装不经意地问着:“你觉得我高二的时候,读理怎么样?”

本学期的期末考试早已过去,在结束完接下去为数一星期的补课后,他们就能开始放寒假了。

纪谦恒手里拿着的是她此次考试文理两科的排名,因为她这次数学考得奇高,也让她的总成绩十分可观。在整个年段1千人包括重点班的情况,她文科竟然能排上前150名;理科到是差劲了,但也有前5百名了。

看着身旁仅到脖颈的女孩,纪谦恒一脸不解:“怎么会想着要选理科?”他以为她一开始就目标明确要读文的……

林莞一早就准备好了措辞:“读理科挺好的啊,听说高考时能选的专业多,以后出路也很多。”

“虽然我爸想让我读文,但我妈还是非常支持我读理的,她总觉得学理比较有出息。”

“再说了,如果我读文的话就能继续呆在二班,大家还能像原本一样相处着。”

这最后一句才是重点,其实不光他会读理,连许嫣、尉洛等她平常玩的好的人都会在高二时选择理科。

“可你不喜欢理科,我看得出来……你学的很吃力。”纪谦恒心里所希望的就是面前这个女孩能一辈子都开开心心的,不要被琐事所困扰。

“可照你这么说,我也同样不喜欢读书,那是不是就能不学了?”林莞一不服气了。

“好,你想选就选吧。”看着她一脸坚毅的模样,纪谦恒淡淡地笑了:“其实就算你选理科也没有什么不好……至少在学业上,我还是能帮到你。”

H城虽然身处南方,可今年的冬天好像格外的寒冷。脚踩着冰凉的地板,两人尽管站在一片暖阳下,也丝毫抵挡不住阵阵寒意从脚底发起,一路直让背脊发凉。

纪谦恒此时长身玉立地站在走廊,他将手肘放在栏杆上,眼睛眺望着远方。

像这样的大冷天,大多数人都宁愿坐在教室里喝着热水和周围人聊聊天,所以尽管此时是下课时间,走廊里站的人也不多。

林莞一偷偷地将手从自己的口袋中伸出,又转而神不知鬼不觉地钻进了某人的口袋,面上装得一本正经:“我想试一下你的口袋,暖不暖……”

他任由她胡闹,只是挑眉问着:“结果如何?”

结果……自然没有她的窝暖和,她的口袋早就被自己捂热了,纪谦恒的口袋则一片冰冷。

阅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