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分类 > 言情小说 > 《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小说

《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小说

更新时间:2018-07-04 作者:风一样的风流少女 发表评论

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是一部讲述沈疏词陆庭修故事的婚恋言情小说,想看这部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快来QQ1234免费阅读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全文吧。

《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小说

《宠你在心:萌妻也逆袭》小说

我的娘家在郊区,一大片低矮拥挤的民房角落里,拖着箱子经过长长的巷子时,不时有邻居探头出来打招呼,大概是我一身湿淋淋,半张脸还高高肿起的样子太过狼狈,那些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探究。

我不得不加快脚步,几乎是一路小跑冲回了家里。

一进院子,母亲正在水龙头下洗菜,见我回来,她愣了一下,立刻问:“怎么了?怎么弄成这副样子?”

我强忍了一路的眼泪到底没忍住,丢下箱子扑进母亲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母亲在听完我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后沉默了。

许久,她轻轻叹了口气:“回来就回来了,把衣服换了休息一下,很快就能吃饭了。”

这时弟弟沈疏影从阁楼上走下来,他刚才应该听到我说的话了,此时对着我露出一脸不加掩饰的不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妈,您家的水泼出去了还能自己回来,真神奇。”

母亲呵斥道:“就你话多,去把外面的垃圾倒了,别在这里碍眼。”

沈疏影撇撇嘴,一脸不乐意的走了。

我在家住了下来,经过两天的调养,脸上的伤看不出痕迹了,立刻回银行报到。

因病请假三个月,也不知道领导会怎么想。

到了银行找到经理,他看见我时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怪物,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几眼才露出亲切的笑容:“是这样的小沈,根据银行规定,你请假三个月,已经相当于自动离职了……你把东西收拾一下吧,别让后来的人难做。”

抱着箱子走出银行大门,我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待了两年的地方,人情冷暖莫过于此,我知道,银行解雇我并非是我请假违规,而是一百四十斤的我,连职员制服都穿不上了。

失业,离婚,接二连三的打击压得我喘不过气,回到家,在母亲惊疑不定的眼神下,我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假装没听到沈疏影的高声挑衅:“哟,公务员这么早就下班啦,你们领导是不是让你先回来减个肥?不然吓到客户怎么办?”

我用枕头捂着耳朵,心脏像浸在寒冬腊月的冰水,连血液都冻住了。

25岁,我曾经有人人艳羡的婚姻,有前途无量的职业,可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我一无所有。

在家躺了两天,我一点精神都没有,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午夜情绪翻涌的时候,看看自己粗壮的腰身和大腿,再想想过街老鼠一样连门都不敢出的现状,真想找个地方吊死算了,免得留下来让人看笑话。

但好死不如赖活着,老天爷没给我自杀的勇气,证明他留着我还是有用处的。

比如继续受苦。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天家里接到一个电话,是警局打来的,说弟弟打群架捅伤人,要家属过去处理。

我和我妈急急忙忙赶到警局,一进门就被一个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女人抓住,她劈头盖脸的问:“你是沈疏影的家属?”

我茫然的点头,还没弄清楚什么情况,脸上就重重挨了一耳光,女人尖锐的声音在我耳边炸响:“沈疏影捅伤我儿子,这事儿我跟你们没完!赔钱!不赔钱就等着进号子里蹲吧!”

母亲见我被打,连忙冲过来护着我,对方家属以为她要动手,顿时一拥而上厮打起来,现场乱成一片。

最后,在警员的调解下,对方同意私了,要我家赔偿医药费精神损失费一共二十万。

带着沈疏影离开警局,一回到家母亲就关上门,从角落里抽出棍子,一棍子抽得沈疏影跪坐在地上,她一边抽一边大骂:“我养你有什么用!除了闯祸惹事你还会干什么!二十万!赔偿二十万,你这是要我去抽血卖肾啊!”

沈疏影痛得龇牙咧嘴,嘴上却一点都不肯妥协:“你不是还有个女儿吗?让她去卖不就好了!”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我妈,她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抡起婴儿手臂粗的棍子毫不留情的抽在沈疏影身上,一声接一声的闷响听得我牙酸,但我一点都不想去阻止。

他活该!

母亲打累了,扔了棍子坐在地上捂着脸哭:“你这个不孝子,把你养成这样我要怎么跟你死去的爸爸交代啊……”

母亲心脏一直都不太好,我怕她情绪波动太大会诱发心脏病,连忙上前扶起她:“妈,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说这些也没用,当务之急是要想想该上哪儿去弄这二十万。”

母亲一顿,立刻抓住我的手:“疏词,妈没本事,疏影又不争气,现在只能靠你了,你一定要救救疏影,要是让他坐牢留下案底,那他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做人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妈,我……”

“你跟余北寒在一起那么多年,感情没了情分还在,你回去求求他,帮帮我们,现在能救疏影的只有他了!”

我:“……”

我辗转反侧了半夜,到底还是没答应母亲回去求余北寒,在他面前我卑微到了尘埃里,我不能在离婚后亲手把最后一丝尊严送到他跟前让他践踏。

后来的几天我一直辗转在各路亲戚朋友间,把我这二十五年的脸皮和交情都耗尽了,东拼西凑借了五万块,但这些钱远远不够。

母亲因此病倒了,着急上火的她嘴里起了燎泡,躺在床上无精打采,我把药送到她床前,她抓住我的手,眼泪涟涟的问我:“疏词,比起你所谓的尊严,疏影的一辈子就那么不值一提吗?”

那一刻,我溃不成军。

贫穷是一种原罪,它如跗骨之蛆一样跟着我,让我做什么都抬不起头直不起腰,现在更是要为它豁出所剩无几的脸面,更可怕的是,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无法摆脱它。

经过打听,得知今晚余北寒在夜阑酒吧有个酒局,我换了身衣服过去找他。

在酒吧找到余北寒时,他喝得半醉,正搂着白安安在酒池里跳舞,白安安穿了一身镂空露背的长裙,露出纤细的腰身,我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肚子上的游泳圈,心里一阵气馁。

做了半天心理建设,我挤开人群走过去,拉了余北寒一把,他一怔,目光落在我身上时,先是顿了顿,继而露出一丝厌恶,他挥手像赶苍蝇一样:“你来干什么?”

以上是QQ1234为各位带来的小说试读,想看更多精彩章节内容请点击图片下方QQ1234提供的小说全文链接继续阅读。

分享:
相关阅读
读者评论

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谢谢 !

热门评论

暂无评论